感恩

您的当前位置: 感恩>>友情文章 

最近更新

毛泽东和刘亚楼的将帅情谊
   毛泽东和刘亚楼的将帅情谊   作者/石凤才   毛泽东说:为建立一支强大的空军干杯   1949 年4 月,正当刘亚楼准备率14兵团挥师南下时,党中央通知他留下来,负责组建人民空军。7月31日下午5点半左右,叶子龙把刘亚楼、王弼、吕黎平领到毛泽东的办公室。   刘亚楼把航校现有的"家底"和建立空军的设想,向毛泽东作了汇报。毛泽东仔细地听着,一边吸烟,一边用笔记下一些数字,有时还插上几句话,询问一些不大熟悉的航空用语。刘...
我的朋友很多,少一个也舍不得
  我的朋友很多,少一个也舍不得  ● 张嘉佳  初中没事的时候爱去打游戏。街机厅里,“街霸”游戏机前人山人海,我每次都让哥们儿黄豆去排,自己在旁边猛敲赌博机。黄豆个子矮矮的,其他没印象。  一旦轮到位置,黄豆就疯狂地喊:“快快快!”我撒腿跑过去,投币,发各种绝技。黄豆把脑袋挤在一侧,目不转睛地看着,主要任务是加油叫好。铜板打完了,伸手问他要,他会准备好两三枚,依依不舍地交给我。  后来学校流行踢足球比赛,我们每天放学都从日薄西山踢到伸手不见五指...
管理你的101个朋友
  管理你的101个朋友  作者/ice  ★20个工作上的朋友  功能:解决工作难题,了解业内最新信息,找新工作的好帮手。  缺点:经常会有利益关系,最好不要做闺蜜  管理方法:保持距离,每周见一次面  如果你年龄超过25岁,换过两份以上工作,那么在职场的人脉资源上,你起码应该有20个。工作朋友的最大用处并不是在午夜时分倾听你的心声,而是在你工作着火的时候能迅速伸出援手,帮你保住饭碗,或者是干脆帮你找到更好的新东家。  对于工作上的朋友,需要提醒自己的是:不要走得太近。因为你们都在同一职业领...
祝你幸福
  祝你幸福  ○ 连海兰  天,灰蒙蒙的一片。月亮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整个都漆黑一片。风又大了,好像要下雨了,祝福紧了紧身上略为单薄的棉衣,向车棚走去。  已经很晚了,祝福骑到巷口时,那位卖馄饨的老爷爷还在。祝福摸了摸自己的口袋,甩甩头,和老爷爷打了声招呼,推着自行车向巷子里面走去。  巷子里很安静,只有一盏微弱的路灯照着。昏黄的路灯,却让祝福感觉到了点点温馨。祝福一直觉得,如果这条路再长点就好了。巷子的尽头,是祝福的家。一扇锈得掉漆的红色的铁门,佯装着喜庆。推开铁门,随之而来的咿呀的声音在...
那些我所知道的秘密
  那些我所知道的秘密  文/小酉Eric  有一场穿越,是从母亲本来就孱弱的身体终于再也无法支撑起我和哥哥的成长开始的。  医生说,患了忧郁症的母亲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否则,只会加剧恶化。于是,16岁的哥哥被送往了奶奶家,而13岁的我则被舅舅接走。  在我的记忆里,父亲这个角色一直缺失,像一个永无谜底的谜。  自从踏进扶亭——这个承载了母亲所有的青春年少成长时光的小镇,我发现,或许,每个人的成长都是需要很多个秘密来给养,甚至长大后,每个人依旧需要属于自己的秘密,才能活得...
给你幸福的面包店
  给你幸福的面包店  文/迟小司  一  杨小蓝的家在学校对街向左一百米的一栋楼里,一个月前那里新开了一家叫“幸福微风”的面包店,每天早上杨小蓝都会从“幸福微风”里走出来,在不远处的一家小摊子买一个五毛钱的煎饼和一杯豆浆。  为什么我会那么了解杨小蓝呢?因为 “幸福微风”是我家开的面包店,还顺带买下了那一栋楼。简单说,杨小蓝一家,现在是我家的一户房客。  搬了新家之后,我就办了转学手续,转进了一中,和杨小蓝一个学校,每天...
怀表往事
  怀表往事  ◎吕清明  小时候我最喜欢躺在爷爷的怀里,把爷爷的怀表放在手里把玩,光溜溜的表盘上还留存着爷爷温暖的体温,把表贴在耳间,时针行走“滴答滴答”的声音是那样悠扬,听着听着,我渐渐进入梦乡。  自打记事起,爷爷的怀表总是揣在怀间,表链坏了无法再修,爷爷就用细麻绳系在表盘上。爷爷是个老木匠,每到农闲,他就在院子里做桌子、椅子等家具,拉到集市上卖掉补贴家用,爷爷做活时,我总是在身边玩耍,徜徉在雪白的木花里,总是感到趣味无穷,最让我欣喜若狂的是,爷爷总会用剩余的木料...
异性友谊是美酒
  异性友谊是美酒  人一生除了爱情、婚姻之外,没有感受过或享受过其他的异性友谊,这种人的生活注定是寂寞孤独的,也很单调平凡。异性之间的友谊之所以美好,首先因为它只是友谊,没有多余的杂质。你可以做到吗?回答是肯定的:可以!而且,必须做到!  异性友谊是美酒,比爱情、婚姻更芬芳,比同性友谊更醇香。恋爱、婚爱的空间比较狭小,往往本能地带有自私性;同性朋友的趣味比较单调,而且难免有利害关系。异性友谊往往是一种轻松的情感,宽泛的情感,因之也可能游历在共同事业,共同快感的美好风光中。  异性友谊的性别差...
友谊像甘蔗一样甜美
  友谊像甘蔗一样甜美  前不久回老家,有一天在家时,大妹告诉我,我的一个老同学,要请我吃饭,并把我的手机号码留给了那位老同学。老同学姓唐,想想怕是有三十多年,我们没有见过面了。一些印象像闪过的黑白电影一样,一会儿清晰一会儿模糊。我的心里又好像击起阵阵涟綺,大脑努力的搜寻,记忆的闸门豁然打开了。  这是我上初中时的同学,那时候也就是人生岁月中一段最精彩、最清纯、最富憧憬的时间。它就像刚刚生长出不久的那些水灵灵、青嫩嫩的小竹子,会把天空看得洁白无瑕,会把大地看成是舒适的温床的年龄,完全不知道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