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狂峰铁卫》陈战袁梦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狂峰铁卫》陈战袁梦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兵王之殇

  七月初,黄昏。

  "死有轻如鸿毛,也有重如泰山,陈战的死…比泰山还要重!"

  华夏东南军区特种作战旅,后山军魂陵。

  三排五列,身体强壮如精钢铁铸般的十五名战士,一脸沉痛,身形笔直如一杆杆冲天矛枪。

  他们身后站着数百名武装战士,手拿冲锋枪,枪口朝天,一脸冷凝。

  军魂陵前一位身穿戎装的白发老将军,肩膀轻轻颤抖着,一颗亮眼的将星闪着光芒,坚毅的目光直射眼前新修的墓穴。

  东南军区总司令,洪志。

  "首长!队长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我们要报仇!"

  身后的战士如雷般吼叫,歇斯底里地宣泄着自己的愤怒和不甘。

  "报什么仇!!"

  老将军红着双眼,猛然回头,却没人看到他眼角甩掉的一滴泪水。

  "军人保家卫国,战死沙场,是他的最高荣誉!陈战拯救了整个军团,他的死…会被载入史册!"老将军声音颤抖,虎目含泪,却强忍着不让它落下。

  仇,不是不想报,而是不能报。

  他们是军人,一切行动都要服从命令。

  战士们再也控制不住哽咽的声音,甚至一名战士直接扑到墓碑之前,嚎啕大哭:"战哥!你快睁眼看看兄弟们吧,我们都在等着你啊!"

  昏暗的环境中,撕心裂肺的吼叫,让人无比心痛。

  此刻,压抑的愤怒全部化为泪水,挥洒在墓碑上那笑容依旧灿烂的照片上面。

  声嘶力竭的哭喊,引得所有战士泪如雨下。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这帮铁骨铮铮的男人,华夏最出色的特种兵,从未有过如今天这般的痛彻心扉。

  远处山坡,身形如一道利剑般笔直的人影默然站立,脸庞上狰狞的棱角时隐时现,如朗星一般璀璨的双睛一瞬不瞬,直勾勾盯着墓穴方向。

  只不过,人影的左臂挂着绷带,斜斜垮在肩膀上,还打着厚厚的石膏,看起来伤的不轻。

  也不知站了多久,人影忽地惨然一笑,默默说道:"看着自己的墓穴,这种感觉…还真是奇怪呢!"

  山风冷咧,如泣如诉,似乎在祭奠着太平洋那一战中死不瞑目的战士亡魂!

  "第九禁区!总有一天,我必让你们灰飞烟灭!"

  "阿军、虎头,你们的血,一定不能白流!"

  陈战语气森寒,右拳紧握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似在发誓,又似在时刻提醒自己。

  神秘的国际组织‘第九禁区’,在太平洋公海布下天罗地网,重创执行任务的战虎中队,甚至差点让陈战殒命。

  直到现在,陈战都不知道对方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只知那艘被海盗抢走的货船是他们的目标。

  但,一艘普通货船根本不值第九禁区这种国际巨擘出手,这里面有很大的疑点。

  身在军中有诸多限制,陈战无法自由行动。为了报仇,为了查明真相,他索性借着在太平洋失踪假死,放弃了军人身份。

  「军人,之所以被人尊敬!并不是因为军人这两个字,而是因为军人所担负的责任。」

  「保家卫国,扫除奸佞!」

  陈战回想着洪志老将军的淳淳教诲,眼眶渐渐变红。

  哒哒哒哒!

  山下,一阵密集的枪声响起,数百战士朝天开枪,祭奠着军中第一战神,陈战!

  "战哥!一路走好!!!"

  嘹亮而沉重的喊声直欲冲破天宇,将云彩都惊的卷动开来,露出一抹鲜红的惊蛰。

  ……

  十月,天气稍凉。

  华夏,临江市,通达集团大厦外。

  天色渐暗,下午六点多,正是忙碌而又休闲的下班时间,很多衣着光鲜的城市白领急匆匆走出办公大楼,脸上洋溢着轻松而又兴奋的神色。

  纷乱的人群中,一道身形笔直的人影特立独行,显的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

  陈战习惯性背一个行军包,穿一身沙漠迷彩服,脚上还踩一双绿色帆布军旅鞋,就那么突兀地停身在吵嚷的人群之中。

  他的一身另类打扮,引来路人一道道怪异的眼神,说的直白点,就是造型有些土,跟不上时髦的时代。

  不过,陈战根本不在意路人的目光,伸手摸了摸唏嘘的胡渣子,随即摘下墨镜,抬头看着高耸入云,足有六十多层的通达大厦,眼神微微一亮:"袁梦公司的大楼可真够气派的!"

  一想到那个孤冷高傲,品学兼优,被称为校史上最有智慧的校花同学袁梦,陈战的心里便浮起一丝苦笑。

  人家是校花,他却是笑话。

  上学时,人家品学兼优,他却打架斗殴,还曾经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当众奇葩地表白过一次,当然结果以惨败告终。

  不过话说回来,如若不是袁梦对陈战造成的沉重打击,也不会让他下定决心去参军,从而成就他在世界军事战场上无与伦比的统治力。

  经过几个月修养,陈战身体基本好转,今天来到临江就是为了查清楚三个月前的太平洋惨案。

  ‘第九禁区’布下埋伏重创了战虎中队,他们不惜与华夏最精锐的特种部队对着干,也要抢走商船,证明那艘船关系重大。

  陈战查过船舶有关的情况,并没有眉目,据情报显示,太平洋被劫货船里的某些货物,似乎和他的老同学袁梦所在公司有些关系。

  一来为了查清楚原因,为兄弟们报仇;二来潜意识中不想袁梦陷入危险,于是陈战只身一人回到临江,准备先行潜入通达集团暗中调查。

  通过一些关系,陈战得到一个机会,通达集团保安主管的位置正好空了出来,和他专业对口。

  不过,听说通达集团的保安部极难进入,要求很严格,也很专业,陈战不敢大意。

  收整心情,正当陈战准备迈开步子进入大厦时,马路上忽然传来女子惊慌的喊叫。

  "啊!"

  吱!

  车辆刹车急响,几道凌乱的脚步声响起。

  "你们干什么?"女子急呼。

  "干什么?上车,我们老板想见你!"一个粗鲁的男人沉声道。

  陈战身体一紧,立即扭头看去。

  只见一名绑着马尾辫,穿着短裙的性感女子正在车前拼命挣扎,却被两名戴着墨镜的强壮男人强行拖上一辆越野车。

  女子侧颜极美,露出的脖颈洁白丰润,虽然形象只是一闪,亦能看到她玲珑的身材和吹弹即破的白皙肌肤。

  啪嗒!

  一只高跟鞋掉在车外。

  砰!

  车门被狠狠关上,车辆一个急冲,引擎声如龙似虎,呼啸而去,惹的行人纷纷避让。

  看到这一幕,经过的路人全都吃了一惊,纷纷朝旁边躲开,生怕被那几个大汉注意到自己。

  哗啦一声。

  突然散开的人群,让陈战的身影更显突兀,一股凌厉的气势从他身上一闪而没。

  "袁梦?"陈战终于看清人影,心头一惊。第1章:兵王之殇

  七月初,黄昏。

  "死有轻如鸿毛,也有重如泰山,陈战的死…比泰山还要重!"

  华夏东南军区特种作战旅,后山军魂陵。

  三排五列,身体强壮如精钢铁铸般的十五名战士,一脸沉痛,身形笔直如一杆杆冲天矛枪。

  他们身后站着数百名武装战士,手拿冲锋枪,枪口朝天,一脸冷凝。

  军魂陵前一位身穿戎装的白发老将军,肩膀轻轻颤抖着,一颗亮眼的将星闪着光芒,坚毅的目光直射眼前新修的墓穴。

  东南军区总司令,洪志。

  "首长!队长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我们要报仇!"

  身后的战士如雷般吼叫,歇斯底里地宣泄着自己的愤怒和不甘。

  "报什么仇!!"

  老将军红着双眼,猛然回头,却没人看到他眼角甩掉的一滴泪水。

  "军人保家卫国,战死沙场,是他的最高荣誉!陈战拯救了整个军团,他的死…会被载入史册!"老将军声音颤抖,虎目含泪,却强忍着不让它落下。

  仇,不是不想报,而是不能报。

  他们是军人,一切行动都要服从命令。

  战士们再也控制不住哽咽的声音,甚至一名战士直接扑到墓碑之前,嚎啕大哭:"战哥!你快睁眼看看兄弟们吧,我们都在等着你啊!"

  昏暗的环境中,撕心裂肺的吼叫,让人无比心痛。

  此刻,压抑的愤怒全部化为泪水,挥洒在墓碑上那笑容依旧灿烂的照片上面。

  声嘶力竭的哭喊,引得所有战士泪如雨下。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这帮铁骨铮铮的男人,华夏最出色的特种兵,从未有过如今天这般的痛彻心扉。

  远处山坡,身形如一道利剑般笔直的人影默然站立,脸庞上狰狞的棱角时隐时现,如朗星一般璀璨的双睛一瞬不瞬,直勾勾盯着墓穴方向。

  只不过,人影的左臂挂着绷带,斜斜垮在肩膀上,还打着厚厚的石膏,看起来伤的不轻。

  也不知站了多久,人影忽地惨然一笑,默默说道:"看着自己的墓穴,这种感觉…还真是奇怪呢!"

  山风冷咧,如泣如诉,似乎在祭奠着太平洋那一战中死不瞑目的战士亡魂!

  "第九禁区!总有一天,我必让你们灰飞烟灭!"

  "阿军、虎头,你们的血,一定不能白流!"

  陈战语气森寒,右拳紧握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似在发誓,又似在时刻提醒自己。

  神秘的国际组织‘第九禁区’,在太平洋公海布下天罗地网,重创执行任务的战虎中队,甚至差点让陈战殒命。

  直到现在,陈战都不知道对方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只知那艘被海盗抢走的货船是他们的目标。

  但,一艘普通货船根本不值第九禁区这种国际巨擘出手,这里面有很大的疑点。

  身在军中有诸多限制,陈战无法自由行动。为了报仇,为了查明真相,他索性借着在太平洋失踪假死,放弃了军人身份。

  「军人,之所以被人尊敬!并不是因为军人这两个字,而是因为军人所担负的责任。」

  「保家卫国,扫除奸佞!」

  陈战回想着洪志老将军的淳淳教诲,眼眶渐渐变红。

  哒哒哒哒!

  山下,一阵密集的枪声响起,数百战士朝天开枪,祭奠着军中第一战神,陈战!

  "战哥!一路走好!!!"

  嘹亮而沉重的喊声直欲冲破天宇,将云彩都惊的卷动开来,露出一抹鲜红的惊蛰。

  ……

  十月,天气稍凉。

  华夏,临江市,通达集团大厦外。

  天色渐暗,下午六点多,正是忙碌而又休闲的下班时间,很多衣着光鲜的城市白领急匆匆走出办公大楼,脸上洋溢着轻松而又兴奋的神色。

  纷乱的人群中,一道身形笔直的人影特立独行,显的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

  陈战习惯性背一个行军包,穿一身沙漠迷彩服,脚上还踩一双绿色帆布军旅鞋,就那么突兀地停身在吵嚷的人群之中。

  他的一身另类打扮,引来路人一道道怪异的眼神,说的直白点,就是造型有些土,跟不上时髦的时代。

  不过,陈战根本不在意路人的目光,伸手摸了摸唏嘘的胡渣子,随即摘下墨镜,抬头看着高耸入云,足有六十多层的通达大厦,眼神微微一亮:"袁梦公司的大楼可真够气派的!"

  一想到那个孤冷高傲,品学兼优,被称为校史上最有智慧的校花同学袁梦,陈战的心里便浮起一丝苦笑。

  人家是校花,他却是笑话。

  上学时,人家品学兼优,他却打架斗殴,还曾经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当众奇葩地表白过一次,当然结果以惨败告终。

  不过话说回来,如若不是袁梦对陈战造成的沉重打击,也不会让他下定决心去参军,从而成就他在世界军事战场上无与伦比的统治力。

  经过几个月修养,陈战身体基本好转,今天来到临江就是为了查清楚三个月前的太平洋惨案。

  ‘第九禁区’布下埋伏重创了战虎中队,他们不惜与华夏最精锐的特种部队对着干,也要抢走商船,证明那艘船关系重大。

  陈战查过船舶有关的情况,并没有眉目,据情报显示,太平洋被劫货船里的某些货物,似乎和他的老同学袁梦所在公司有些关系。

  一来为了查清楚原因,为兄弟们报仇;二来潜意识中不想袁梦陷入危险,于是陈战只身一人回到临江,准备先行潜入通达集团暗中调查。

  通过一些关系,陈战得到一个机会,通达集团保安主管的位置正好空了出来,和他专业对口。

  不过,听说通达集团的保安部极难进入,要求很严格,也很专业,陈战不敢大意。

  收整心情,正当陈战准备迈开步子进入大厦时,马路上忽然传来女子惊慌的喊叫。

  "啊!"

  吱!

  车辆刹车急响,几道凌乱的脚步声响起。

  "你们干什么?"女子急呼。

  "干什么?上车,我们老板想见你!"一个粗鲁的男人沉声道。

  陈战身体一紧,立即扭头看去。

  只见一名绑着马尾辫,穿着短裙的性感女子正在车前拼命挣扎,却被两名戴着墨镜的强壮男人强行拖上一辆越野车。

  女子侧颜极美,露出的脖颈洁白丰润,虽然形象只是一闪,亦能看到她玲珑的身材和吹弹即破的白皙肌肤。

  啪嗒!

  一只高跟鞋掉在车外。

  砰!

  车门被狠狠关上,车辆一个急冲,引擎声如龙似虎,呼啸而去,惹的行人纷纷避让。

  看到这一幕,经过的路人全都吃了一惊,纷纷朝旁边躲开,生怕被那几个大汉注意到自己。

  哗啦一声。

  突然散开的人群,让陈战的身影更显突兀,一股凌厉的气势从他身上一闪而没。

  "袁梦?"陈战终于看清人影,心头一惊。第3章:黑色小内

  砰砰!

  车门打开,两人拽着袁梦走出来,一脸的凶相。

  "小子你追我们干什么?找死?"六子表情狰狞,从腰里抽出一把折叠刀,恶狠狠地叫道。

  陆哥眼神很阴沉,上下打量着陈战,暗暗戒备。

  "把人放了!"陈战停下脚步,扬扬下巴。

  此时,袁梦终于看清陈战的相貌,忍不住吃惊地张大嘴巴,失声道:"陈战?真的是你!"

  她万万没想到,竟然会在这种情况下遇到陈战。

  陈战给了袁梦一个安慰的眼神,示意她稍安勿躁,不要害怕。

  袁梦隐隐知道这些人是谁的手下,明白他们出手很黑,绝不好惹,担忧地叫道:"陈战!快报警!"

  "报警?"六子嗤笑一声,指着陈战叫道:"我劝你赶紧滚蛋!别他么找不自在!"

  一边说一边拎着刀朝陈战走去,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

  此地连个人影都没有,就算把你收拾一顿打个半死,然后扔到荒郊野外,都没人知道。

  "小子…"六子来到陈战身边,刚要嚣张地说句狠话,却突然发现人影一闪,动作都没看清,自已就飞了出去。

  砰!

  陈战直接一个前踹把六子踢出去好几米远,手中的折叠刀同时甩到空中。

  "啊!"

  六子只顾得上惨叫一声,便痛的痉挛蜷缩成了虾米,甚至连发声的力气都没了。

  刷!

  一个前扑将刀子接到手中,陈战脚尖点地,身形就像迅猛的豹子,顷刻间来到陆哥身前。

  "什么?"

  陆哥眼睛瞪的滚圆,完全没想到对方身手如此了得,根本没反应过来,冰冷的刀尖便抵在他的喉咙。

  锋锐的刀刃轻触皮肤,带来一阵冷意,让人不寒而栗。

  "朋…朋友!朋友!有话好好说!!"陆哥急忙双手举过头,小心翼翼地扬着下巴,生怕被刀子伤到。

  看了袁梦一眼,陈战朝她使个眼色:"过来!"

  袁梦急忙甩掉只剩下一只的高跟鞋,快速冲到陈战身后,这才大大松了一口气。

  看着陈战眼中的冷意,陆哥头皮发炸,急忙求饶:"朋友,别…"

  砰!

  陈战二话不话,一个高踢腿踢上脑袋,直接把他踢晕了。

  "啊!!!"

  司机忽然冲出来,手里高举着一根铁棒,猛地朝陈战砸来。

  啪!

  陈战随手弹开铁棒,然后狠狠抽出一巴掌,将司机抽的原地转了两圈,软绵绵地栽倒在地。

  "张…张老板绝不…"司机抽搐了几下,眼睛一翻彻底晕了过去。

  转眼间,三名凶神恶煞的歹徒便全被陈战打倒,看样子一时半会儿也醒不过来。

  "你没事吧?"陈战回过头看了袁梦一眼。

  双手按在胸口,平复着情绪,袁梦性感的小嘴微微颤抖着,但眼神却很明亮。

  "没…没事,陈战,真的是你啊?"袁梦还觉得自已在梦里呢,揉了揉眼睛才确定,真的是陈战救了自已。

  在学校时候陈战就能打,经常在街头欺负小混混,没想到如今身手更了得。

  "嗯!先不说这个,这些人为什么绑你?他口中的张老板是谁?"陈战目光闪动了几下,忽然问道。

  "我也不太明白,或许…和那件事有关吧?"袁梦轻皱秀眉,吞吞吐吐,并没有说什么,紧接着话锋一转:"你怎么来临江了?你不是去当兵了吗?"

  虽然有些疑惑袁梦的态度,但陈战并没有深究,只是淡淡地笑道:"退伍了!",然后道:"先离开这儿,回去再说!"

  一边说一边来到摩托前,一抬腿跨上去,拍拍后座,笑道:"走!抢了一个哥儿们的摩托,我得还回去。"

  这种摩托是那种单人的高赛,基本没有后座,除了驾驶员充其量能勉强挤下一人。

  看着狭窄的后座,袁梦犹豫了几秒,如果坐上去必然会与陈战的身体紧紧贴合,那场面很让人脸红心跳。

  "走啊?"陈战回头疑惑地看着发呆的袁梦。

  "哦!"袁梦咬着嘴唇,急忙迈腿跨上去。

  刺啦!

  却没想到,迈腿的力度过大,本就在挣扎中刮开一道口子的短裙,直接被扯坏了。

  "啊!"袁梦羞的满脸通红,急忙捂住重要部位,快速坐了上去。

  "咳…"陈战的鼻血差点冲出来,急忙转回头,脱口而出:"我什么都没看见"

  袁梦脑袋上闪过几道黑线,无语地翻了一个白眼,脸红的都快滴出水来,这个陈战还是和上学时候一样口无遮拦。

  陈战快速脱下自已的迷彩服,里面只穿一件背心,露出精壮结实的后背,向后一递:"给你!"

  "哼!"袁梦接过衣服,赶紧围在腰上,挡住短裙撕开的大口子。

  嗡!

  "坐好!"

  陈战说完一拧油门,摩托车瞬间窜了出去,根本忘了袁梦还未坐稳。

  "啊!"

  狭窄的后座勉强能容下一人,袁梦本就只坐着半个屁股,差点被惯性甩出去,只好拼命向前抱去。

  十几分钟后,一路饱受‘折磨’的陈战总算载着袁梦回到通达集团大厦门口。

  袁梦长呼一口气,不等摩托停稳就跳了下来。

  陈战若无其事地说道:"到地方了!"

  随即扫了一眼,发现被抢摩托那哥儿们早就不见了踪影,于是便将摩托推到路旁的栅栏锁上,想必那哥儿们自己会回来认领。

  "哦!"脸色通红的袁梦,赶紧将腰间的衣服扎的更紧一些。

  "陈战!你怎么会来临江?"袁梦轻拢发丝,借着转移话题来掩盖自己尴尬的表情。

  "为了生活嘛!退伍后来临江找工作呗,听说通达集团召保安主管,正好和我专业对口,就来试试!"陈战目光闪动了几下,笑了笑。

  袁梦恍然:"原来是这样,那或许……我能帮你一个忙!"第4章:吃饱撑的

  "哦?"陈战眉头一挑。

  "我是通达公司的科研部长也是主管,应该能和招聘部说进去话。"

  "那感情好啊,有老同学帮忙,我就却之不恭了!"陈战装作不知袁梦的身份,一脸惊喜地点头。

  袁梦终于放松下来,却突然痛哼一声,不由自主地半跪在地上。

  "怎么了?"陈战一惊,低头看去,不由暗道糟了。

  袁梦的高跟鞋早就丢掉,跑了这么久,脚上不知扎了什么,此刻鲜血直流。

  别说走路,痛的她连连倒吸冷气。

  "我办公室有急救包,你帮我去取一下吧!"袁梦痛的脸色铁青,嘴唇都在发抖,双手狠狠压着脚心。

  夜色已经降临,把袁梦一个人扔到大街上,陈战可不放心,他目光闪了闪忽然大手一伸直接把她抱了起来。

  "啊!你干什么?"袁梦一惊。

  "你血流不止,必须马上止血,办公室在几楼?"

  "放…放我下来!"袁梦快疯了。

  大庭广众之下,被一个男人如此亲密地抱着,还是在自家公司门口,简直丢死人了。

  陈战才不管那些,径直往大厅走:"快说办公室在几楼?"

  袁梦无语之极,急忙说道:"B座十六楼!"

  抱着袁梦,陈战一脸淡然,冲入大厅直奔电梯。

  还没有下班的一群职员全都看傻了。

  "那…那不是袁部长吗?"

  "我眼睛没花吧?袁部长…就让一个男人这么抱着进了公司?"

  本就是下班时间,大厅里挤了不少男男女女,全都像是看到了新大陆,叽叽喳喳兴奋地吵翻了天。

  袁部长是谁?通达公司科研项目部主管,集团的精神支柱技术领袖,国内机械物理自主研发领域的尖端人物,更是临江市出了名的大美女。

  这样一位对男人从没有好脸色的传奇女神,竟被一个男人在公共场合抱着,简直就是爆炸性的大新闻。

  公司内部的微信群立即炸了锅。

  漂流的鱼:你们看到没?袁部长被一个男人抱着上楼了。

  傻比:你可得了吧,袁部长那冷若冰霜的样,会让男人抱?就算她愿意,有人敢吗?还是众目睽睽之下?你吃多了吧?发这样无聊的消息。

  船长:傻比!我总算知道你为什么给自已起这名字,简直实至名归。

  傻比:我愿意。

  二月刀花:行了!行了!大家看图。

  叮!

  一张袁梦红着脸,将头埋在陈战胸口的图片出现在群里。

  图片中,陈战正迈开大步冲进电梯,袁梦就那么一动不动任由他抱着。

  而且,袁梦腰间围着的迷彩服是什么鬼?

  拿男人的衣服围在腰上,那可是男女朋友亲密的体现之一啊。

  傻比:我见鬼了!

  船长:怎么样?我没说错吧?

  叮叮叮叮!

  数十条消息在微信群里传疯了,整个B座大楼都快要沸腾。

  就在这时,一道语音出现在群里。

  刘总:你们吃饱了撑的?都给我干活去。

  一时间,微信群悄然无声,再无一人敢发一条消息。

  十六层副总办公室,一位长相还算英俊,皮肤白皙,大约三十岁,眼睛细长蓄着小胡子的男人手拿手机,脸色却黑的要命。

  "这小子他么是谁?"刘一山紧皱着眉头,一瞬不瞬地看着手机里的照片。

  咚咚咚!

  有人敲门。

  刘一山不耐烦地叫道:"进来!"

  一名身高体壮,身材臃肿的大胖子,晃晃悠悠走进来,"刘总!应聘保安主管的人都到齐了,什么时候开始?"

  "人到齐了?"

  刘一山抬手看了看表,将桌子上的文件弄整齐,然后用手捯饬了几下头发,揪了揪衬衫领口,还顺带着在旁边的镜子里摆了几个造型。

  大胖子急忙点头:"齐了,总共十六个人,各项资料都审核完毕,初选也过关,就等您去亲自面试呢。"

  刘一山整理好衣服,抬腿往外走,不耐烦地说道:"让他们明天早上来。"

  "明白了刘总!"大胖子点头。

  走到一半,刘一山忽然停下来,看了大胖子一眼,用古怪的口气问道:"王胖子,你看到…微信群里发的照片了吗?"

  王越一愣,脸上的肥肉挤到了一块儿,小眼睛转了转,立即领悟过来,急道:"刘总,我马上去查那小子的来历。"

  "嗯!"刘一山脸上堆笑,满意地点点头,转身就走,心道王胖子还是足够机灵的。

  王越赶紧打开手机,盯着屏幕看了几秒,急忙屁颠屁颠跑出去,拐了一个弯,直接走向走廊另一边。

  袁梦办公室。

  陈战拎着急救箱,翻了半天,找出一些止血棒和棉签,又弄了一些碘酒,将袁梦的脚心伤口略作处理,用绷带小心翼翼地缠了几圈,这才停下动作。

  袁梦修长圆润的美腿横在椅子上,让陈战的心跳略微加速,他目光闪动了几下就转过头去。

  "休息半小时!"

  袁梦低着头,脸色有些潮红,思绪转了几圈,忽然说道:"那什么,我帮你跟招聘部打声招呼吧,你可以直接去应聘!"

  "好啊!要是我被录取,就请你吃饭!"陈战笑了笑。

  一瘸一拐地来到办公桌前,袁梦打通内线电话。

  以袁梦的身份,走内部渠道插一个名额进去,还是很轻松的。

  可这一次显然遇到了难题,袁梦挂了电话,歉意地笑了笑:"陈战!恐怕你要亲自去一趟招聘部了,管人事的刘总明天要当面考核。"

  袁梦也不知刘一山今天怎么了,口气很硬,让陈战明天早上亲自去见他。

  "没事!我自已去就行!"陈战无所谓地摆摆手,然后看了袁梦脚一眼,说道:"记得晚上再擦点药,明天就没什么事了。"

  "谢谢!"袁梦苦笑一声,今天要不是陈战,她可就真的危险了。

  张南刀因为那件事,已经请了她不下八回,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这次估计是真的发了怒。

  一想到张南刀,袁梦的眉头就轻轻皱了起来,有些心烦意乱。

  "明天就会消肿,我的纱布绑的有些紧了!"陈战还以为袁梦脚疼,摸了摸鼻子,走过去将她脚上的绷带松开重新缠了一遍。

  袁梦身体绷的很紧,直到陈战完成一系列动作才稍稍松了一口气,然后盯着陈战,似乎有话说。第5章:我去洗澡

  或许是为了舒缓一下略有些尴尬的气氛,袁梦轻咳一声,脱口说道:"那什么…陈战,你刚来临江,还没有住处吧?天色不早了,先去我家将就一晚吧。"

  说完这句话,袁梦就后悔了。

  她其实没别的意思,只不过遇到老同学,难免感情上有些亲近,再加上陈战今天救了自己,更只是心存感激而已。

  "好啊!正好身上没什么钱,住店多贵啊,住你家挺好。"陈战嘿嘿一笑,脑袋点的就像小鸡啄米,这真是困了送来枕头,正合心意。

  既然话都说出去了,袁梦也不好改口,只能带着陈战先去家里住一晚上。

  不过,她决定了,明天就想办法帮陈战在公司安排一间宿舍。

  陈战当年追过袁梦,还当众表白,却最终被拒绝,若是同住一室,难免会尴尬。

  听到两人要走,趴在门外偷听的王越小心翼翼地离开,虽然听不清楚说什么,但还是捕捉到几个关键词。

  "晚上回家睡觉?"王越心跳加速,这事可不得了,必须和刘总汇报。

  陈战充当司机,载着袁梦返回她住的地方,一个古色古香,颇有些复古气息的富人小区。

  在小区的二档餐厅随便吃了一口饭,袁梦心情古怪地将陈战领回了家。

  这还是袁梦第一次将男人带回来,心里头觉得怪怪的,甚至躲躲闪闪,生怕被邻居发现。

  "快进来!"做贼似地将陈战拉进屋,袁梦赶紧关了门。

  陈战促狭地笑了笑:"我们又不是偷情,至于这么小心么?"

  袁梦翻了一个白眼:"少废话!快进来!"

  啪!

  随手按开墙灯,陈战跟着迈步而入,看到面前情景,眼睛不由一亮。

  四室两厅的大格局,精装修,欧美范儿,家具豪华,拎包入住那种。

  因为是公司的福利,所以袁梦也没什么选择的余地,要是让她选择,一个人肯定住不了这么大的屋子,最多两居顶天了。

  进门迎面便是落地大窗,能看到临江美丽的夜景,灯火辉煌,无限深邃,让人难免浮想联翩。

  "霍!果然是土豪,临江买这么一套房子,没有几千万下不来吧,我说袁梦,你只是一个主管,能赚这么多钱吗?"陈战一边看,一边若有所思地笑问道。

  "公司发的房子!"袁梦没有多说,连鞋都没脱,就领着陈战来到一间空卧室。

  "发的?你们公司真有钱,我有这种福利吗?"陈战探头看了看房间,似乎很满意。

  袁梦笑了笑:"别做梦了,能进入公司再说吧,晚上你先住这里,记住!不准乱跑、乱看、乱动,乱摸懂吗?"

  "放心吧,我是那人吗?"陈战撇了撇嘴。

  "不是才怪!"袁梦无语,忍不住想起上学时那些事来。

  毛手毛脚的陈战调皮捣蛋,因为从小在国术馆练习武术,所以身体素质非常好,经常打架斗殴还调戏女同学,没少挨校长批评。

  不过,一想到自己与陈战是同学,袁梦那一丝戒备也就放下了,急忙脱了鞋,将外衣挂起来,一边说道:"别说,陈战你来的还挺巧,前段日子,班长还在群里组织同学在临江聚会呢,正好你可以参加。"

  "哦?那个白眼狼要请客?"陈战目光如电,在屋子里转了一圈,袁梦没有发现,他的手里握着一台小巧的探测仪。

  "什么白眼狼啊,班长当初多照顾我们。"袁梦换了双拖鞋,给陈战扔了一双,将像瀑布一样的头发绑起来,清清爽爽地站到了落地大窗前,大大地伸了一个懒腰。

  看到身形高佻迷人,前后都有料的袁梦,陈战心神一阵恍惚,他赶紧将脑袋里一丝不切实际的想法扫出去,摸了摸鼻子,嗤笑道:"那是照顾你好吧?再说了,人家可是富二代,现在估计早就继承家族产业大富大贵了,同学聚会?不过就是想显摆罢了。"

  袁梦神情微微一滞,这才想起来陈战现在一穷二白,只是一个刚刚退伍的穷军人,这种情况下聚会或许会很尴尬。

  毕竟班长罗江拉进群里的也都是那些混的不错的同学。

  "没什么,就当去玩呗,见见同学也好,对了,你加一下群,不少同学都挺想你呢。"袁梦不忍心让陈战心情失落,忽然说道。

  "再说吧!"陈战闻言哑然失笑,他们会想我?不用白眼瞅我就烧高香了吧。

  陈战从小便是孤儿,从孤儿院出来后便在国术馆打杂,被馆主发现挺有天赋,便收了做徒弟。

  出身贫苦,无依无靠的陈战,从来都是同学们嘲笑的对象,不过他一身硬实力,却也没人敢欺负。

  直到后来参了军,陈战便彻底消失在同学们面前。

  大家只知道陈战在军中混,根本不知他混到了什么程度。

  更加不知,陈战的威名早已传遍世界各地,被称为华夏第一狂兵,敌人每每提起来都只有胆颤心惊和惶惶不可终日。

  只要陈战参与的战斗,全都是无往而不利,无论出外维和,还是战场撕杀,他简直就是一只恐怖的怪兽,凶狠而冷酷。

  当然,那种枪林弹雨的生活,与民间相距太过遥远,身在和平国度的人们,永远无法了解陈战到底经历过什么。

  悄悄将探测仪收起来,确定袁梦的住所没有窃听器之类的东西后,陈战也稍稍松了一口气。

  本来想将陈战拉入同学微信群,看他没反应,袁梦也就作罢。

  "对了,今天你被人绑了,这事真不需要帮忙吗?那帮人是谁?"陈战装作随意地问道。

  "你不用操心了,我会处理的。"袁梦自顾自收拾东西。

  陈战想了想:"我有一些朋友,要是需要帮忙或许可以帮的上。"

  袁梦笑了笑,心中不以为意,又在说大话,张南刀在临江无法无天,你怎么帮?你那些朋友又有什么能力。

  看到袁梦一脸不屑的表情,陈战也就没说话,只是笑了笑。

  "那…你先睡吧,我去洗澡!"

  眼看气氛变得有些尴尬,袁梦赶紧不好意思地指了指陈战的房间。

  "我又不偷看!"陈战笑了笑,走到落地大窗前,眼神有些迷离地看着繁华如景的临江市。

  陈战从来都是特立独行,即使上学时也一样,与人群格格不入。

  袁梦想了想,陈战那时候虽然顽劣,但也没做过出格的事,也就放了心。

  忙了一天,一身的汗味儿,袁梦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去洗去一身的疲惫。

  听着浴室水流的哗哗声,陈战却没有任何旖旎不良的想法,看着夜晚九点依然车水马龙的街道,脑海中却想起一道道熟悉的声音。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狂峰铁卫》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940.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