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岁月流转爱已凉》林晓顾天泽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岁月流转爱已凉》林晓顾天泽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1)我的秘密

  人不能做错事,即使你以为多么隐秘,那都是自欺欺人的假象,而真相就是你的秘密被人拿捏在手里,成为了威胁你的把柄。

  而我,就是被威胁的那一个。

  我叫林晓,是一个25岁结婚两年的已婚女人。

  今天和往常一样,我8:30分就到了公司,只是刚走到办公室,秘书小刘就给我拿来一封信件,说上面写着急件。

  我疑惑的接了过来,放下手中买的早餐,急忙的拆开来,结果一打开,信件里就滑出了一张照片。

  我捡起来一看,瞬间吓得跌坐在椅子上。

  那是一张几乎全裸的照片,也是我埋藏在内心深处最大的一个秘密。我颤抖着手翻过了照片,看到了上面写的一串字。

  "明天下午两点,去微爱酒店前台,拿3208的房间卡进去等,不然就把照片给你老公。"

  我慌乱的摇着头,不可以,不能被我老公知道,虽然这段往事也和我老公有所关联,但以他那么保守的个性,一定会接受不了的。

  我老公叫卓辉,我们是大学同学,还没毕业前,非常有经济头脑的他就开始筹办公司了。

  但我们俩都是穷学生,家境也是普通家庭,万事开头难无非就是个钱字,看着他一天天消瘦,为了钱到处奔波,我下了狠心,背着他上网办理了裸贷。

  虽然害怕又恐惧,但在看到卓辉拿到那笔钱时,欣喜若狂的抱着我转了两圈时的样子,我认为一切都值得。

  卓辉很聪明,知道这几年政府提高了医疗质量,所以眼光独到的选择做了医疗器械的生意。

  我那点裸贷钱根本不够买一件产品,只是租了个办公室,弄得像模像样,然后卓辉了解行情,做中间人牵线,赚差价而已。

  等我们毕业后,拿着赚来的第一桶金开始了我们真正的创业之路,虽然不算混得有多好,但至少我们还算是成功了,公司也从只有我们两人的皮包公司,变成了现在的十人。

  我们两人分工合作,他跑外联,我则管理公司内部运营,两年来我们夫妻也遇到过挫折,承受过失败,但一直夫妻同心,从未选择放弃。

  如今公司好不容易进入正轨,从负债累累变成了盈利,却突然还出了这档子事儿,我能不崩溃吗?

  一上午我都魂不守舍,就连秘书小刘也看出了我的不妥,问我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干脆回家休息好了。

  我想想也对,待在这里我满脑子都是那张照片,什么事都做不了,不如回家。于是告诉小刘有事打手机,我先回去休息了。

  开着车我盲目的游走在大街上,居然鬼差神使的竟来到了"微爱酒店!"看着从里面走出来的亲昵男女们,我想我是疯了才会来到这里。

  因为"微爱"是出了名的约炮圣地,本市最大的情趣酒店。

  我拍打着方向盘,失声大哭起来,到底是谁偷走了我的秘密,还以此来要挟我,而让我来这样的地方,想做什么不言而喻。

  哭着哭着我没了声息,红着眼抽搐着瞪着酒店大门,秘密之所以让人恐惧,是因为它是秘密,只有当秘密不再是秘密时,就无所畏惧了。

  我手忙脚乱的从兜里掏出了手机,对着快捷1键按了下去。

  我决定坦白,告诉卓辉我封存已久的曾经,我想他会理解的,毕竟当初我做这事也是为了他,他应该懂我。

  电话通了,传来了卓辉温柔的声音。

  "老婆,我保证我马上就去吃饭,你不用担心我会忘记。"

  我恍惚的楞了楞,才忽然想起这是每天的例行公事,卓辉因为跑外勤,我总担心他不能按时吃饭,所以一到中午就会打电话提醒他,难怪他一接电话就会说这个。

  "好……记得就好……我……"我捂住了嘴,看似那么简单的决定,原来说出来需要这么大的勇气。

  我怕,怕失去现在所有的一切,我来之不易的幸福,辛苦打拼的公司,和我努力经营的婚姻。

  我更怕卓辉会在意,内心有根刺,让我们再也回不到从前……

  "怎么了老婆,吞吞吐吐的可不像你的性格。"

  卓辉真的很了解我,我属于一根肠子通到底的人,肚子里没什么弯弯拐拐,向来都快言快语,今天的我的确很不像我。

  "哦……没事,我有点不舒服,所以准备回家休息,想说给你说一声。"

  我最终还是没有勇气对他和盘而出,卓辉在听到我说的话后,着急的让我速度回家,说他谈完事情后就马上回来看我,还叮嘱我去药房买点药,实在不舒服就上医院。

  听着他关心我的话语,我更加的痛苦不已,捂着我抽泣的声音,说好,我知道了就急忙的挂断了电话。

  我绝望的靠在驾驶座上,睁着眼空洞的望着天空。

  我到底该怎么办,对方连个联络方式都没有,即使我想和他谈都没有一个机会,除了明天直接来酒店。

  逃避解决不了问题,我除了面对没有任何出路,我坐起身扯了两张抽纸擦干了泪,深呼吸一口后,我启动了车子。

  就在这时,我忽然不敢置信的望着酒店的大门,因为我看到了卓辉!(2)内心煎熬

  我以为是我眼花,使劲的揉了揉眼睛,才发现不是眼花,真的是卓辉,他穿着今早出门的那一身笔直西装,和一个身材臃肿的中年妇女靠着耳朵在说着什么。

  我看不透彻那个女人的脸,只看到她被卓辉弄得频频笑场,还用手捶打着他的胸口,虽然卓辉只是礼貌的笑让,并没什么不规矩的举动,但我的心还是揪在了一起。

  毕竟这是"微爱酒店,"享负盛名的约炮圣地,卓辉谈事情谈到了这里,我实在无法不胡思乱想。

  我又急忙抓起了手机,再一次给卓辉拨了过去,看着他从兜里拿出手机,也看着他接起了电话。

  "老婆,买了药了吗?是不是还是很不舒服?"

  他接电话的口吻和往常一样,丝毫没什么不妥,旁边的女人也没什么反应,等待着他打电话。

  看来……的确是我想太多,误会他了。

  "买了,我打来就是告诉你,别担心我,我睡一觉就好了。那个……老公,你现在在哪里啊?"

  "我刚谈完事情,准备陪客户去吃饭,下午本来还有两家医院要跑,但是我担心你,吃完饭我就回家,你乖乖吃药,然后睡一觉,好吗?"

  "嗯,我知道了,你快去吃饭吧,不用担心我。"

  挂断电话后,我看着卓辉和那个女人继续说着话,等到一部计程车来,他们两人才上车离开,我随即也发动车子朝着家的方向开去。

  回去后,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暗示,还真感到有点头晕不舒服,我泡了热水澡捂在被子里就沉沉睡去了。

  等我醒来时,发现卓辉坐在床边,正怔怔的望着我,看到我睁开了眼,他温和一笑,抬起手抚摸着我的脸颊。

  "好点了吗,老婆?"

  "老公,几点了?"我想坐起身来,卓辉按住了我的肩膀。

  "下午四点多,你不舒服就再多睡睡,起来干嘛。晚上我去给你做点粥,免得你没胃口。"

  望着卓辉情深款款的样子,我内心一阵搅动,抓住他的手,就想把秘密脱口而出,可卓辉却一下子笑了起来。

  "老婆你知道吗?今天那个女客户,年龄不小了,人却幼稚得很。本来和她老公结婚10多年,相安无事,最近脑子有病跑去和她老公坦白,在婚内有一次喝醉一夜0情的事,导致她老公如今和她闹离婚,你说傻不傻,笑死我了。"

  我却笑不出来,甚至连抓着卓辉的手,也轻轻的滑落了。

  没错,没有一个男人能容忍自己的老婆做出任何逾越的事,即使我当年是为了卓辉,就算他真的勉为其难的接受,也原谅了我,可心中那根刺不会轻易的拔去。

  就算是不离婚,我们应该也不会像现在这么和谐了。

  "老婆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又不舒服了,快,躺下休息。"

  卓辉一如既往的紧张着我,扶着我的肩膀给我盖好了被子,我忽然伸出手环住了他的脖子,大力的拉扯使他整个人压在了我身上。

  他还没开口,我就猛然的吻了上去,就像是索取般,我吻得用力,也用心。

  卓辉呆了呆,但马上就给予了回应,抱住我的头给予了我一个深吻,我抓住他的西服开始拨弄,有点急躁的想剥离他的身体,他也顺着被子摸到了我的胸。

  几下揉0捏致使我们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

  "老婆……你……今天好主动……"

  我们夫妻间的床事,其实我属于保守型,比较被动,每次都是卓辉主动挑逗,然后我才开始回应。

  像今天这样,我的确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我不知道我怎么了,我只知道我是他老婆,他是我老公,我的一切都应该只是他的。

  明天去了微爱酒店不知道会面对什么,我怕了未知的结果,所以我要在今天好好的拥有着他。

  "老公……我想要你……"(3)赴约

  卓辉三两下脱光了衣服就溜进了我的被子,滚烫的身躯贴着我的身体,不一会儿我身上也没了束缚,房间里渐渐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喘息声。

  这一做就做了足足一个多时辰,直到我们两人都精疲力尽才最终结束,他想抽离出我的身体,而起却一把抱住了他,不让他离开。

  他愣了愣,附在我耳边轻声说,"老婆,你吃药了吗?现在是不是安全期?"

  他之所以问这个问题,是因为们早就说好了,这几年是事业打拼期,不适合要宝宝,因为没那个精力和时间。

  我含着泪闷闷的说道:"没事,有了就生,大不了让你妈带,反正她也念了好久想要个孙子。"

  我想要卓辉的孩子,因为我太怕会就此失去他,或许有了孩子,及时以后卓辉知道了,至少看在孩子的面上,会不忍心拆散这一个完整的家。

  我知道我自私了,可就让我自私一次吧,为了我的婚姻和我爱的男人。

  可没想到卓辉却忽然抽离出,身上瞬间少了他滚烫的温度,我微微一怔。

  "别任性,我们这个时间哪里能兼顾孩子,我去给你拿药。"

  虽然很失落,但我也能理解他的想法,只能紧抿着唇不说话,看着他裸露着身躯去开床头柜拿避孕药。

  只是,我的目光忽然停顿在了他刚才被我脱下的西装上,因为在领口处,我居然看到了一丝似有所悟的口红印。

  这一瞬间,我僵硬了全身。

  "老公……你刚才,是和那个女客户吃的饭吗?还去了哪没有?"

  我尽量保持着平静的声音,但依然掩饰不住我的紧促。听到我话的卓辉仰起头,疑惑的看向我。

  "不是给你说了吗,就是那个傻傻的女客户,吃完饭我就马上回来看你了,没去哪里啊,怎么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药片,然后走去厨房给我倒了一杯温水递给了我,我接过药直接就吞了下去,但眼睛依然还是锁在他的西装领子上。

  卓辉似乎也发觉了,顺着我眼睛看去,他慌忙一把拽起了衣服,认真看了半响后,蹙起了眉宇。

  "老婆,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蹭上的,你可别胡思乱想。那个女客户都40多岁了,我怎么可能会和她有什么?"

  卓辉有点气急,音量比平时高了几个分贝,我相信他的话,毕竟亲眼所见,可是领子这个地方,不是有过亲密的接触,又怎么可能蹭上口红印。

  "哦,我想起来了,在酒店大厅时,我因为转身太急,撞上了一个女服务员,她的个子比较高,应该是蹭到了她的口红。当时她一个劲的道歉,我还觉得她也太战战兢兢了,现在才知道原来她那么惶恐的原因是什么。"

  我抬了抬眉,既然他提到了酒店,我自然不能装作不在意,"你谈事情为什么会去酒店?"

  这下卓辉更着急了,一把从我手里拿过水杯,整个人压在了我的身上,紧紧的抱住我。

  "还不是那个女客户约的地方,说她昨晚就在那里睡,懒得跑来跑去了,让我去酒店大厅等她,我自然没办法拒绝,只能答应啊。老婆,我要是真有什么,就不会说在酒店了,你可千万不要瞎想啊。"

  我享受着卓辉对我的紧张,那种被在乎的感觉让我感到了幸福,我伸出手抱住了他宽厚的脊背,抬起头吻了吻他的唇角。

  "好了,我不相信你还能相信谁,下次小心点,要是哪天我身上也带着这样的印记回来,看你生气不?"

  卓辉本还松缓的脸颊,忽然紧绷起来,一口咬在了我的肩头上,让我忍不住发出了痛呼声。

  "让你乱说话,下次再拿这样的事情和我开玩笑,看我怎么修理你。老婆……你只能是我的,这辈子都只能是我的,别的人休想觊觎你一丝美好。"

  听着卓辉对我的情话,我的心陡然沉了下去,一想到明天……我抱着他的手就更加的用力。

  第二天下午,我准时来到了微爱酒店前台,向前台小姐索要3208房间的房卡,前台小姐低头看了看登记,微笑着说你是林小姐吧,请稍等。

  我没说话,脸色白得可怕,当前台小姐再次抬头之际,手中多了一张门卡,我僵硬的接过后,说了声谢谢,然后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向了电梯。

  来到房间门口,我站定身躯深呼吸一口,颤抖着手插入了门卡,随着滴滴的声音,房间锁打开,我闭着眼推门而入。

  当门自动锁上时,我才睁开了眼,果然不愧为本市最大的情趣酒店,映入眼帘最为夺目的就是那张圆形水床。

  旁边还有一些各式各样的情趣用具,就算是结婚已经两年的我,也看得我脸红耳赤,浑身发抖。

  房间里没人,但在床头柜那里我又看到了一张我的裸照,三步并作两步的冲过去一把抓起了它,翻开后面果然有留言。

  "去浴室。"

  就着三个字?我忐忑的看向了浴室的门,撕烂了照片后放在了皮包里,走向了浴室。

  小心翼翼的推开浴室门,还是没人,里面有一个方形的电动按摩浴缸,而在浴缸中间又有一张我的裸照!

  我简直要疯了,冲过去捡了起来,自然的翻开了背面。

  "洗澡,然后去柜子里换上里面的衣服。"

  我想大声的质问,你是谁,你到底想干什么,但空荡荡的房间根本不给我怒吼的机会。我没听他的指示,直接跑去了衣柜,打开后,我差点把嘴唇咬破。

  一件几乎半裸的情趣内衣,上面还是放着我的裸照,我发疯的把衣服和照片同时扔到了地上,疯狂的踩踏着,就好像要把我的秘密埋入地底一般。

  但踩完以后呢?

  我绝望又无力的跪了下去,忍着在眼眶中打转的泪,捡起地上的照片翻转了过来。

  "知道你会先看衣服,但看了又怎样呢?不按照指示来后果自负。换好衣服,打开酒柜,一瓶83年的拉菲,够你享受了。"

  这辈子我从未有过这样的无助感,对方根本不给我任何商量的机会,我哆嗦着手捡起了地上的衣服,就像个没有灵魂的躯壳,一步一步走向了浴室。

  当我洗完澡换上那件几乎衣不遮体,甚至还把整个身体曲线暴露无遗的衣服时,镜子中的我,看起来根本就不是我。

  我用两手环抱在胸,尽量遮挡住自己的傲人曲线,然后走到了酒柜,打开后果然里面有他说的红酒,旁边依然还是一张我的裸照。

  "喝了它,然后摆出最撩人的姿势自拍,你就可以走了。"

  就这样?

  虽然有点惊讶,但我还是很开心,毕竟他只是说了自拍,并没说要发出去给别人,所以他就是让我来这里,自己羞辱自己一番吗?

  不管了,我只想快点离开这里,所以我拿起红酒倒了一杯,闭着眼一口就喝了下去,然后再拿出手机,羞涩的转过头,对着自己若隐若现的身体自拍了一张。

  终于一切结束了,我慌张把那些裸照全都收在了包里,然后准备脱掉身上的情趣内衣换衣服走人,可不不知道为什么,我猛然感到一阵头晕,几乎要站立不住,踉跄的跌倒在了床上。

  而这时,房门居然响起了开锁声。(4) 迷欲

  怎么会这样,不过是一杯红酒而已……我的头居然这么晕,而且……身体似乎有一种难以叙述的感觉。

  红酒!一定是那瓶红酒!骗子,我就说怎么会做了这么一堆事情之后,让我自拍就放我离开。

  是我太蠢,居然轻信了这个魔鬼的话。

  我撑着身体看着从门外慢慢走进来的男人。他的出现让我心里升起一股慌张,我突然想起身上还穿着半裸的情趣内衣,在他毫不掩饰的注视下,我扯过床上的被子将自己包裹住。

  "你……你是谁?是你对不对!照片……照片是你寄的,是不是!"我强撑着身子,蜷缩到床的角落,忍着心里莫名升起的恐惧。

  "你也不过如此。"

  他嘴角勾勒出一抹浅笑,走到酒柜面前自顾自拿起另外一瓶红酒打开,倒入酒杯,坐在沙发上慢慢摇晃着。动作熟练,无形中带着一股优雅。

  面对他这样的回应,我就像是在经历一个等待判刑的过程一样,让人十分煎熬。

  酒杯里的酒被他一饮而尽,几颗细小的酒珠顺着男人的喉结流向他衬衫深处,让我不由得对他产生了龌龊的想法。

  他将外套脱下放在沙发上,而后站起来慢慢朝我走来,站在床边,在我的注视下,解开他的衬衫扣子,一颗,两颗……

  直到他将衬衫丢在地上,露出他傲人的鱼尾线和腹肌。

  他的眼睛似乎有种魔力,将我全数吸了进去,我只是觉得自己身体开始燥热起来,想要寻找一丝凉意,却鬼使神差的扑到了他的身上。

  当我碰到他身体时,脑子里最后残留的清醒被泯灭了。

  "还真是……主动……"他嘴角的笑容逐渐加大,我能感觉到他语气里的讽刺,但我却不受控制的想要更多的东西。

  我环抱住他的腰,手逐渐开始在他身上胡乱摸索着,想要填满自己内心的空虚。

  就算是这样,我却一点也没有得到满足,我想要更多……

  他冷眼看着我,丝毫不因为我的动作而有任何的回应,眸子也没有染上任何的情欲。

  "林晓……你还真是淫0荡得很。"

  听到我的名字从他嘴里吐出,我竟然在此刻有些觉得我的名字从来没有此刻这么好听过。

  我带着一丝哭腔,眼里全是隐忍不住的欲望,"我好热……帮我……"

  见他没有任何动作,我快速将手伸到他皮带处快速扒拉着,原本简单的皮带在我手上却怎么也解不开。

  "你还真是个骚货……"他将我的双手拉起,将我往床上一丢,快速将他的皮带解开,把下面全都脱下丢在地上。

  我用手撑着从床上起来,揽入眼里的竟然是他的那个玩意,看到他的size的时候我脑子突然闪过一丝清醒。

  所以我现在是在做什么……卓辉还在家里等我,我怎么……

  我忍住心里的燥热,往旁边爬去,想要逃离这个地方,却猛地被他抓回来摁在床上,"林晓,刚才是你自己凑上来勾引我的,现在想跑?来不及了!"

  到现在我才感受到他炙热的呼吸声,他吐出的气息里带着一股淡淡的酒香,让我不由得慢慢沉迷在里面。

  但是他那惊人的size让我有些害怕,如果真的……会把我撑坏的吧……

  他似乎看穿了我心里的想法,伏在我的耳边,吹了一口暖气,暧昧的语气让我不由得全身酥软。

  "会不会撑破,试一试就知道了……"

  被他突然看破我心里的想法,生出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他怎么可以说出这么羞人的话。

  我微微有些挣扎,却让他的身体和我的身体贴得更紧了,他沙哑的声音再一次传入我耳,"女人,你这是在点火。"

  "我……热……"我心里的那一股燥热又涌了起来,慢慢将手放在他的腰上,四处抚摸着。

  他邪魅一笑,低头咬住我的耳垂,吮吸着,他用双手托住我的腰,将我从床上抱起和他面对坐着。

  我已经被他撩拨得全身瘫软在他怀里,只能靠着揽住他脖子的手臂撑着。

  看到我的反应,他似乎有些兴奋,我感受到了他下面的变化,脸上慢慢带出一抹红晕,心里也升起少许的羞耻感。

  我强撑着已经起了反应的身子,将他推开,将被子把自己死死裹住,颤抖着声线,语气里还带着满满的情欲,"不……我们不能这样……"

  他双手扯着我的被子,将它撕碎,被子里的绒毛从里面飞出来,落在我已经不知什么时候被褪去情趣内衣的身上。

  他眼里带着几丝情欲,慢慢的靠近我,双手拦住我的腰,一下拖到他身前将我的身体和他紧贴在一起,咬住我的唇,吐出让我不敢挣扎的字。(5) 沉沦

  "你再挣扎试试看,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我不敢再动,但心里却升起浓浓的委屈,眼泪也不由自主的往下面掉。

  当他注意到我的情绪时,我看到了他眼里升起的烦躁,他紧抱着我,我们双双落在床上。

  他不知从哪里拿出情趣手铐,将我的双手固定在床边,他的双手像被施了魔法一样,在我身上跳动。

  现在的我完全被药物驾驭,脑子里一团浆糊,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知道迎合眼前这个男人。

  我升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这种感觉和卓辉带给我的不同,眼前这个男人带给我的更猛烈,更让我感到密密麻麻的快感。

  他就像早就知道我的敏感地带一样,双手慢慢地挑逗着,让我忍不住想要出声,"嗯哼……"

  我的反应他似乎非常满意,他嘴角扯出一抹如春日般的微笑,当我以为自己可以不用再和他继续下去时,他却吐出讽刺的字语"林晓,你还真是骚货,没有男人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我成全你!"

  他的话刺激着我的神经,我将头扭过去,闭上眼睛不愿意再去看到自己现在的处境。

  见久久没有动静,我才睁开眼睛,却看到他一个挺身让我感觉到他的分身在我的身体里面迅速膨胀。

  "还真是一点也不像结婚好几年的女人,有点意思。"他在我身上开始律动起来,将我双脚拉起夹在他的腰上。

  这样的姿势让他的进入更加猛烈和强劲, 我想要伸手拦住他的脖子却想起自己的手还被拷在床边。

  他开始放慢身下的动作,最后将他的分身离开我的身体,面对突如其来的空虚,我迷离着眼,想要贴近他,想要更多,却被他连脚一起固定在床上。

  我不能忍受这样的煎熬,我将自己心里最后一点残留的尊严丢弃,发出的声音让我自己都觉得羞耻,"不要走……给我……"

  "骚货。"他眼里带着讽刺和一丝让我感到惊讶的恨意。这样的神情让我模糊过来,我从来没有和他见过,为什么会从他眼里看到那一抹恨。

  我却因为身体里的燥热和现在脑子里像浆糊一样搅动着而没有更多的思绪去看清。

  不等我反应,他走下床去柜子上拿来情趣用品放在我眼前,将他的分身重新融入我身体,突如其来的进入让我咬住嘴唇,抑制住那差一点脱口而出的呻呤。

  他将我的腰托起,放在他跪在床上的腿上,将蜡烛点燃脸上带着讽刺的微笑,我看着蜡烛一点一点化成蜡滴在我平坦的小腹上,那瞬间的痛使我脸上的潮红更深了一分。

  蜡烛在他手中把玩着,他顺着我的腰将蜡烛滴了一条曲线,我疼得连最后的一丝欲望都消散。

  他却丝毫没有满足,在将蜡烛滴在我小腹的同时,将他的分身在我身体里律动起来。

  这是个恶魔,怎么可以这样……

  他将蜡烛吹灭丢在地上,趴在我身上开始了新一轮的撞击,他一次比一次强烈,让我慢慢沦陷在了里面。

  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就连卓辉都没有带给我过……

  他熟练的技术让我不由得慢慢沉陷在其中,跟着他一起动了起来。

  我不知什么时候被他折磨到晕了过去,当我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六点了。

  我的四肢上的束缚已经被解开,如果不是小腹上凝结的蜡,和下身传来的疼痛感,我会怀疑这是一场梦。

  房间里被撕破的被子变成了崭新的,就连茶几上的红酒和地上散乱的东西都已经完全恢复了刚进来的样子。

  就连几个小时前出现的那个男人也不见了,一点也没有他来过的影子。

  之前的疯狂似乎只是过眼云烟,但我却知道,这是真的,我和那个男人真的做了,我出轨了……

  那个男人是谁,我现在一点也不想知道,我在乎的是,卓辉会不会原谅我,他会原谅我吗……

  卓辉一定会原谅我的,一定会的,我回去就和卓辉说,他会原谅我的……

  我迅速将衣服穿上,从床上下来,却因为刚才过度的疯狂,双脚酸软,跌坐在了地上。

  脚边的一张字条跳入了我的眼里,我慢慢拿起它,翻转过来,上面的字嚣张到让我感觉到无法呼吸。

  我无法接受,这样对我不公平……

  他是个恶魔,怎么可以这样……为什么,昨晚都已经做了,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我……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岁月流转爱已凉》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932.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