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火辣谋士》陈浩然唐思瑶叶晓璐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火辣谋士》陈浩然唐思瑶叶晓璐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001 湿身美女

  临安市,肯德基延安路分店。

  几乎所有的雄性牲口都被女伴拧得呲牙咧嘴,却又忍不住时不时的把目光瞄向窗口的位置。

  只见,两个气质迥异的美少女靠窗而坐。

  左边是一个穿着橙色的T恤和七分裤的乖乖女,小山一般的豪乳把有些肥大的T恤高高的撑了起来,颤巍巍地看得人口干舌燥。

  她对面的同伴,跟她一比完全就是两个极端,虽然精致的小脸更加漂亮几分,但是好好的头发却扎得乱七八糟,黑色的无袖背心连衣裙上面画着大大地骷髅头不说,身上还乱七八糟地挂着一些金属链子,但从其眼神中得叛逆气息和不时流露出得优雅,倒是更像一个在玩叛逆的富家女。

  现在,这两个美少女俨然已经成为肯德基最亮丽的风景线,只是,两个美少女之间的气氛,看起来不是很融洽。

  唐思瑶郁闷地看着苏姗,很是不爽地撇了撇嘴,指着柜台附近打扮老土的陈浩然说道:"呶!看到那个家伙了没,你要是敢上去泼他一杯水,然后大喊流氓,这一次本宫就听你的,否则你就听本宫的!"

  陈浩然个子不算高大,但是却也有一米七多,小麦色的皮肤,干净利落的短发,再加上剑眉星目的,虽然不算帅,但是看着却也顺眼。

  只是那一身装扮却很老土,被汗水打湿的白t恤、洗的发白牛仔裤、帆布板鞋,再加上那掏钱的动作,看起来很心疼的样子,没有人会觉得他是个有钱有势的人。

  苏姗本能得给陈浩然脑补出一个坎坷的身世,比如单亲家庭,老爹或者老妈还卧病在床,整个家就靠着他一个人赚辛苦钱维持生计。

  一想到这,苏姗一张脸当下就拉了下来,盘起胳膊拖住了小山一般的豪乳,撅着小嘴说道:"唐思瑶,不准你乱欺负人,还有你别想勾引我跟你一起堕落。"

  唐思瑶眼珠子一转,接着说道:"要不这样,我们打赌,本宫上去泼他一杯水,然后大喊流氓,如果那个家伙跟本宫翻脸,你就听本宫的,如果不翻脸,本宫听你的!"

  "这个不好吧,平白无故泼人家水。"苏姗显然没有反应过来这完全是一回事。

  "要是那家伙不翻脸,本宫给他道歉,再赔他一身新衣服,行了吧!"唐思瑶生怕苏姗不同意,说着就端起冰镇可乐向着陈浩然走去。

  周围的人见状,看向陈浩然的目光有些怜悯,但是更多的却是等着看好戏。

  今天,陈浩然有点小郁闷,退役之后他就做了《江浙都市报》的记者,本来以为可以有机会采访一下大明星,然后聊一些暧昧的话题神马的,谁想一不小心得罪了部门领导,直接被发配做市场调查。

  要知道现在可是6月啊,整个临安都跟大蒸笼似的,虽然可以苦中作乐地看看雪白的大长腿,甚至借着调查的由头,趁着美女填表的时候,欣赏一下那一低头的乳沟,可是谁想今天愣是没看到几个上档次的美女。

  眼见大晌午的,街上又没几个人,陈浩然直接擦了一把脸上的汗珠子,钻进了肯德基,享受免费的空调。

  一双眼睛跟雷达似的扫描了一圈,立马就发现了坐在窗口的两个美少女,这一个发现,让陈浩然破天荒的决定买一小杯可乐,毕竟他一会儿可是要看美女的,要是什么都不买,岂不是太影响形象了?

  陈浩然端着自己的冰镇可乐刚坐下,还没有来得及摆一个最帅的姿势,就见叛逆美少女起身向着他走了过来。

  陈浩然很是兴奋,从唐思瑶的目光就可以看出来,这个小美女是来找他的。

  虽然唐思瑶的胸有点小,但是只要稍微养成一下,就可以达到他心中的完美标准,到了那时……

  陈浩然忍不住YY了一下,当下就调整了一下坐姿,打算展示出自己最有范的一面,提升一下自己的印象分。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看着唐思瑶眼底的那一丝狡黠,陈浩然感觉有点不妙。

  陈浩然忍不住瞄了一眼坐在原位的苏姗,苏姗眼底的不忍之色,让陈浩然忍不住暗暗警惕。

  "帅哥,你是记者吧,本宫从小就特崇拜记者,本宫能不能坐在这儿?"唐思瑶看了一眼陈浩然胸口的采访证,指了指对面的座位说道。

  又是一个被清宫剧毒害的花朵,陈浩然心里感叹了一下,然后点点头,起身就要帮唐思瑶拉开凳子。

  就在这个时候,唐思瑶哗的一下子将杯子里的可乐泼向了陈浩然,然后扯着嗓子大喊:"流氓!"

  整个肯德基的人,或厌恶,或同情地看向陈浩然,唐思瑶也是一脸得意得等着陈浩然翻脸。

  可是唐思瑶脸上得意的笑容还没有完全绽放,就感觉身上一凉,甚至还有几个冰坨子顺着领口滑进了她那不勉强挤出来一点的乳沟。

  在这一瞬间,整个肯德基彻底静了下来。

  只见陈浩然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张桌子,唐思瑶泼出去的可乐和冰块全被桌子挡了下来,然后反射到她身上,被打湿的连衣裙紧紧贴在她身上,整个身段变得很是曼妙不说,甚至可以依稀看到里面嫩白的肌肤。

  "你,你……"唐思瑶脑袋有点转不过弯,这肯德基的桌子最起码也要四五十斤,一般人想要搬起来都挺费劲的,可是现在在陈浩然手里,竟然跟一张纸片似的。

  不要说她,整个肯德基的人,也都傻眼了,因为他们注意到,陈浩然是一只手抡起来的,这把子力气,让他们心里有些发毛。

  "小妹妹,这个游戏很不好玩。"陈浩然轻轻得把桌子放回原地,顺便喝了一口冰镇可乐,然后有些可惜的看着唐思瑶的胸口说道:"黑丝小罩罩很漂亮,可惜你的胸太小了。"

  "你,你混蛋!"唐思瑶气得直跺脚,从小到大,她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亏?现在泼人水不成反被泼,还被人说胸小,当下差点气炸了肺。002 被耍流氓

  "瑶瑶!"苏姗害怕唐思瑶吃亏,连忙跑了过来,一把拉住唐思瑶,然后对着陈浩然连连鞠躬道歉:"大哥哥,你不要生气,瑶瑶只是跟你闹着玩。我替她向你道歉了。"

  刚才苏姗跑过来的时候,那不断上下颠簸起伏的豪乳几乎让陈浩然看花了眼,这完全是童颜巨乳啊,趁着苏姗鞠躬道歉的时候,陈浩然顺着苏姗的领口看去,那两个倒尖锥一般的白皙巨乳更是让陈浩然的眼珠子差点掉进去。

  苏姗眼见陈浩然盯着她没有反应,心里当下更慌了,人家抡桌子跟玩纸片似的,要是要把她们怎么样,她们可是一点反抗力都没有,"大哥哥实在对不起,您别生气,求求您了。"

  "呃!没事,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可以原谅她,但是她必须向我道歉。"陈浩然不舍的收回目光说道。

  "什么,让本宫向你道歉?凭什么?你泼了本宫一杯可乐,还调戏本宫,还让我道歉?"刚才苏姗给陈浩然道歉,她就已经很不爽了,现在还让她道歉,当下立马就毛了,"死流氓,你给本宫等着。"

  "瑶瑶!"苏姗看着陈浩然冷下来的脸,被吓了一跳,连忙对着陈浩然说了一声对不起,然后拉着唐思瑶就往外走,"赶紧走吧,要是人家真的要欺负我们,我们跑都没地方跑,还有,你再不走都被人看光了。"

  "不行,今天本宫必须出了这口恶气。"唐思瑶抖了抖连衣裙上的可乐,让连衣裙不在紧紧贴在身上,然后瞪着陈浩然,拿出手机打电话:"陈叔叔,本宫……啊不,我是是瑶瑶,我被人欺负了,嗯,就是一个混蛋对我耍流氓,你要帮我哦!嗯,我在延安路肯德基。"

  这边苏姗眼见唐思瑶开始犯倔,不由看向陈浩然:"你赶紧走吧,要不警察来了,你肯定吃亏。"

  "你还帮他说话,你知不知道,刚才这个死流氓都看你的胸了。你个蠢妞!"唐思瑶气得直跺脚。

  "啊!"苏姗连忙捂住胸口,一脸戒备的看着陈浩然。

  陈浩然没有想到,他那么不着痕迹的举动还是被发现了,不由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低下头盯着眼前的美腿猛瞧。

  "大哥哥,我再也不帮你了,你爱走不走。哼!"苏姗气哼哼瞪着陈浩然。

  话音刚落,只见一辆警车停在了门外,一高一矮两个警察,刷的一下子拉开车门,就冲了下来。

  整个肯德基的人一个个怜悯的看着陈浩然,虽然陈浩然你力气很大,但是你力气再大,能跟国家暴力机关抗衡吗?

  陈浩然看着如狼似虎地往肯德基里冲的警察,收起了脸上的轻笑,本来他也只是想逗逗这个叛逆的小妞。谁想她竟然真的把警察叫来了,看这样子,还想给自己扣一个流氓的帽子。

  "哼,死流氓!你刚才不是很猖狂吗?你现在再猖狂一下给本宫看看,看本宫怎么收拾你……"正当陈浩然思绪飞转时,唐思瑶得意叫嚣起来。

  陈浩然当下眉头一皱,眼底闪过一道寒光。

  唐思瑶顿时感到一股寒意,吓得后退了一步,但是看到冲进来的警察,当下又壮起胆子说道:"怎么,警察来了,你还想耍流氓?告诉你,我陈叔叔可是公安局的局长,会抓你坐牢的!"

  "年轻人,服个软不算什么,民不与官斗啊!"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陪着孙女吃肯德基的老爷子见状,劝了陈浩然一句。

  陈浩然闻言点了点头,直接喝光了杯子里的冰镇可乐,扫了唐思瑶一眼,"无聊。"

  说完,转身欲走。

  唐思瑶哪肯放陈浩然走,当下连忙一揉眼睛,眼泪哗啦啦的就掉了下来,拉着高个子警察控诉陈浩然:"警察叔叔,就是他对本宫……我耍流氓,现在你们来了,他还这么嚣张,你们一定要帮我出气啊!"

  高个警察张树伟是陈局长的嫡系,今天在附近巡逻,一接到陈局长的电话就赶了过来,一听这话,顿时勃然大怒:"好大的胆子,青天白日的,竟然敢耍流氓,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给我蹲下。"

  张树伟虽然不认得唐思瑶,但是能够让陈局长亲自给他打电话,他哪还猜不到唐思瑶背景不凡,本来他还担心是当官人家的孩子故意欺负人,还是在肯德基这样的地方,事情有些不好办。

  但是让张树伟万万想不到的是,唐思瑶一身湿哒哒的衣服,完全一副被耍了流氓的样子,当下就松了一口气,这样处理起来,也利索多了。

  张树伟说着,就拿出了手铐,向着陈浩然走去。

  "等一下,你们凭什么啥都不问,就抓我?"陈浩然眼见这两个警察如此不分青红咋白,不禁脸色一沉,冷声质问道。

  "凭什么?这事明摆着的,还用查吗?"张树伟‘正义凛然’地说道。

  "警察同志,他们也就是闹了点小误会……"刚才劝说陈浩然的老爷子忍不住开口替陈浩然辩解。

  可是他的话没有说完,就被张树伟一挥手打断了:"你是警察,我是警察?真相清楚明白的摆在眼前,你难不成跟他们是一伙的?"

  张树伟的话差点把老爷子气的背过气去,就连苏姗听到这话,也皱了皱眉,刚想开口,就被唐思瑶一把拉住了:"你到底跟谁一伙的!你要是再卖本宫,本宫就再也不理你了!"

  苏姗把嘴边的话又憋了回去,低着头不好意思看陈浩然。

  张树伟一听这话,当下心里更得意了,心想只要哄好了这个小公主,说不得陈副局长就会重用他,当下狞笑道:"小子,你要是不想多吃苦头,就乖乖的跟我走!"

  陈浩然冷眼看着眼前这一切,心里除了出奇的愤怒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悲哀。

  这就是他和他的兄弟们用性命守护的国家吗?

  陈浩然叹了一口气,拿出电话,拨通了那一个他很不情愿拨打的电话。

  手机里面里传来一阵清脆的女声,话里比他还不情愿……003 小美女的报答

  手机里面里传来一阵清脆的女声,话里比他还不情愿:"陈浩然,我说了我们之间不可能,不要死缠着我。"

  "我没有缠着你,只是想让你帮个忙?"陈浩然郁闷的皱了皱眉。

  "说!"

  "我被人诬陷耍流氓,现在警察要抓我!这事你帮忙处理一下,算我欠你一个人情。"陈浩然的话也十分言简意赅。

  "做市场调查,都能被诬陷,你要多遭人恨!"女人的话没有半点关心的意思。

  "叶晓璐,我不想找别人帮忙,算我欠你的!"陈浩然叹了一口气。

  "这是你说的,我可没有逼你,知道以后在我爷爷面前怎么说话了吧!"叶晓璐的声音里面饱含着一股别样的兴奋。

  "知道了。"陈浩然道。

  "记着,明天去我爷爷那!"叶晓璐道。

  "嗯!"陈浩然道。

  很快,张树伟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张树伟很是忐忑地看了陈浩然一眼,然后接通了电话,没说几句话,他的脸色就变了,紧接着一层细密的汗珠子从他额头上冒了出来。

  唐思瑶看着张树伟的样子,心里感觉有点不妙,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不停地打量陈浩然,她实在想不明白,这个混蛋的后台看起来比陈叔叔还厉害,为什么他却混的这么惨。

  "陈先生,实在对不起,这些都是误会,我检讨,我反思……"一挂电话,张树伟又是点头又是哈腰的对着陈浩然道歉,此刻他心里郁闷的不行,你说你一个电话,就可以让陈局长改口,你何必把自己弄得这么土鳖,你这不是明摆着坑人吗?

  张树伟突然之间的转变,惊掉了一地眼球,无论是刚才帮陈浩然说话的老爷子,还是其他的顾客,或者肯德基的服务员,无不一脸敬畏的看着陈浩然。

  显然,在他们心里,陈浩然已经变成了十分低调的官二代,还是十分厉害的那种。

  陈浩然面无表情的看了张树伟一眼:"道歉就不用了,我只想告诉你,你既然穿了这身警服,就不要给这身警服抹黑,否则到时候谁都救不了你!还有她们两个……"

  眼见陈浩然不想放过唐思瑶,张树伟当下脸色一变,然后咬着牙说道:"陈先生,您别跟她们一起见识,都还小,毕竟这个年纪的孩子比较叛逆,玩心太重,她们也没什么坏心思,当时也就是想逼着你道歉而已。"

  "行了。"陈浩然说着看了唐思瑶一眼,"小妞,希望你记住今天的教训!"

  "你……"唐思瑶气的直跺脚,刚想反驳,就被张树伟拉住了。

  "小祖宗,你就少说两句吧!"张树伟擦了擦头上的汗珠子,然后一脸祈求的看向陈浩然。

  苏姗也是可怜兮兮地抱住陈浩然的胳膊,来回摇晃着说道:"大哥哥,瑶瑶本性不坏的,就是喜欢搞恶作剧,您别跟他一般见识好吗,姗姗求你了。"

  "好吧,我答应你了。"享受着酥胸的按摩,陈浩然的骨头都酥了,当下忍不住就答应了。

  "大哥哥,你真好。"苏姗笑着跳开了。

  陈浩然心里很是可惜了一下,下一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享受到少女酥胸的按摩。

  离开之前,陈浩然很是留恋的瞄了一眼苏姗的酥胸,羞得苏姗直接把脸埋到了胸脯里面。

  唐思瑶看着陈浩然离去的背影,很是不爽的挥舞了一下小拳头,"死流氓,你等着,本宫跟你没完。"

  "瑶瑶!"苏姗说着撅起嘴巴。

  "哼!苏姗,你个专业卖队友的,不会是看上那个臭流氓了吧!对了,刚才打赌我赢了,这次你必须听我的!"

  "……"

  陈浩然晃晃悠悠的离开了肯德基之后,又钻进了附近的购物商场,看美女之余,还可以蹭免费的空调,至于市场调查,等四五点之后再说吧。

  就在陈浩然品鉴一双极品美腿的时候,他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看了看号码,只能无可奈何的接了起来:"周老大,我在延安路晒了一个星期了,也差不多了吧!在晒下去,你就要花钱给我买花圈了,为了给报社节省资金,是不是把我调回去?"

  "陈浩然,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你跟马副经理天生反冲吗?先是吃了你带的午餐,腹泻了一个星期,这也就算了,最多扣你点奖金,这才刚回来,又被你整的摔成了脑震荡,活该你被发配!"电话里面传来周睿智哭笑不得的声音。

  "周老大,这跟我没有关系,他腹泻,是因为他肠胃不好,摔成脑震荡,是他自己往西瓜皮上踩啊!"陈浩然说一本正经,但是一想到马副经理当时的狼狈,就忍不住咧嘴笑开了。

  "行了,行了,刚才苏社长打来电话,说你做市场调研的时候都不忘见义勇为,给我们报社增光添彩了不少,让我把你调回来,赶紧回来吧,任务结束了!"周睿智道。

  "见义勇为?"陈浩然搔了搔后脑勺,他什么时候见义勇为了,他自己怎么不知道?

  "行了,你就别装了,你在肯德基英雄救美的事,苏社长都知道了,现在还跟我装蒜,赶紧的,给我滚回来。"周睿智道。

  "行!我马上回去。"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被诬陷耍流氓,变成了英雄救美,但是这也是好事,傻子才会否认。

  这边陈浩然刚挂掉电话,就发现手机上面有一条未读短信,"浩然哥哥,我是姗姗,你千万生气了啊!姗姗替瑶瑶给你道歉了,还有,一会儿周叔叔会给你打电话,问你英雄救美的事,千万别穿帮啊!哎呀,瑶瑶过来了,不说了。"

  最后是一个很可爱的笑脸。

  看着最后的笑脸,陈浩然脑海里面忍不住浮现出苏姗姗那萌萌的样子,当然他印象最深的还是那小山般的酥胸,童颜巨乳啊!

  等等,苏明翰,苏姗,他们不会是父女吧!否则她怎么会这么快搞到自己手机号?还可以把自己调回报社?

  陈浩然笑着摇了摇头,随手回了两个字,"谢谢!"004 美女同事

  回到报社,跟几个同事打了下招呼,陈浩然就开始整理这次调查的资料,一会去周老大那里要用。

  他所在的部门是广告部,部门副经理马成才是报社总编马如虎的侄子,这种裙带关系,在企事业单位中早已经是家常便饭,报社高层也懒得去追究。

  而广告部的老大就是周睿智,年纪和苏明翰差不多,四十多岁,年富力强,直接掌控报社三分之一的广告客户,所以就连马如虎也不敢轻易得罪他。

  正整理资料的时候,北怀玉来到她身边,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陈浩然摸了摸鼻子,然后跟着北怀玉来到了楼梯间的拐角处,"玉姐,啥事这么神神秘秘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俩偷情呢!"

  北怀玉美目一瞪,嗔道:"你越来越不老实了。"

  "你可不能冤枉我,我最老实了。"陈浩然自夸道。

  "没脸没皮。"北怀玉虽然这么说,但是还是一脸关切的说道:"我告诉你,马成才回来了,你小心点。"

  北怀玉是整个报社的社花,刚刚25岁,身材和相貌都无可挑剔,特别是长长的头发盘起来之后,更显知性美,私下被报社的牲口们称为御姐。

  不过最让人瞩目的是她的工作能力,独自一个人几乎扛起了广告部的半边天,称为整个报社仅次于周老大业务骨干,要不是被马家叔侄压着,恐怕早升上去了。

  这样的御姐,自然成为了群狼狩猎的目标,副经理马成才更是追求不成,公然在办公室里面骚扰,陈浩然看不过去,直接在马成才的饭里面撒了一把泻药,让他在医院里面躺了一个星期。

  谁想这个马成才色胆包天,刚出医院就又骚扰北怀玉,陈浩然直接将吃了一半的西瓜丢到了马成才脚下,直接把马成才摔昏了。

  这一下,陈浩然也算是跟报社马氏一系结下了梁子,总是被派出去完成一些费力不讨好的工作。

  陈浩然看着北怀玉关切的神色,心里一暖,笑眯眯的看这北怀玉高耸的胸脯上那一粒即将崩开的纽扣,说道:"那个家伙我倒是不担心,不过我现在真的很担心你!"

  "担心我?"北怀玉以为陈浩然担心马成才找她的麻烦,心里一阵感动,"放心吧,你没来报社的时候,他们不也没沾到我便宜?"

  "我是说,你再不换一件合身的衬衣,那对宝贝就全曝光了。"陈浩然目不转睛的盯着北怀玉的胸脯说道。

  北怀玉玉脸一红,娇嗔道:"流氓,还看!"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陈浩然当下更加直接的看向北怀玉的胸口,好像要看穿北怀玉的白衬衣似的。

  "你胆子越来越大了,我得离你远点!"北怀玉美目横了陈浩然一眼,带起一阵香风转身而去。

  陈浩然摸了摸鼻子,骨头轻飘飘来到周睿智门外,敲了敲门,听到声音后推门而入。

  周睿智大大咧咧的坐在办公桌后面,跟黑老大似的,看不到半分斯文人的模样,看到陈浩然,当下又是一阵苦笑:"废话我也不多说,这年头找一份好工作不容易,你跟马成才关系搞得太僵了,对你没好处,你自己好好思量一下!"

  陈浩然直接拿起周睿智办公桌上芙蓉王,抽出一根点上,狠狠的抽了一口,"周老大,你这可是冤枉我了,那些都是意外好不好,他自己非要往西瓜皮上踩,我有什么办法。"

  "你小子,少跟我装蒜,实话告诉你,我马上就要调任营运总监了,以后广告部很有可能是马成才说了算,你以为你还会有好日子过?要不我把你调到新闻部?你当初刚来的时候,就想进那个部门。"周睿智认真看着陈浩然,眼神里的关心没有丝毫做作。

  陈浩然心底涌起一股暖流,耸了耸肩膀说道:"马成才还难不倒我。嘿嘿,周老大,先恭喜你了,记着到时候请客啊。"

  "说你什么好,不过你有信心就行。"周睿智说到这里灌了一口茶,然后笑眯眯的说道:"你小子给我说说,你的桃花运怎么那么强,走到哪里都能英雄救美?"

  "也没啥,就是有两个小流氓调戏一个叫苏姗的妹纸,我上去把人打跑了而已。"陈浩然说这句话的时候,紧紧盯着周睿智的脸。

  "我艹!"周睿智终于忍不住爆了粗口,然后从办公桌后面绕过来,搭住了陈浩然的肩膀,"你小子的运气,真是让人嫉妒,你知道那个丫头是谁吗?"

  "谁?"陈浩然道。

  "苏社长的掌上明珠,"说到这里,周睿智一阵坏笑,"怪不得你小子不把马成才放在眼里,你不会早就知道了苏姗的身份吧。"

  "以前只是猜测,现在才确认。"陈浩然没有隐瞒的意思。

  "你小子!"周睿智比了比大拇指,"你要是拿下了这朵花,别说马成才了,就算是马如虎也得变成虫子啊!"

  "我说,周老大,你思想健康点好不好,人家才十七八岁,我呢,24了!"陈浩然很很鄙视了周睿智一眼。

  "装,继续给我装,你敢说你没这心思?"周睿智一脸不相信。

  "周老大,形象,形象,你看看你现在哪里像一个报社领导。"陈浩然道。

  "你把我当过领导吗?"周睿智瞪了陈浩然一眼,然后摆了摆手,"滚吧!没意思!"

  ……

  陈浩然刚回到座位上,刚换了一身衣服的北怀玉,就端着一杯水放到了他面前,半趴在陈浩然的桌子上,关心的问道:"周经理没说你什么吧!"

  白色的连体裤虽然很宽松,但是却遮掩不住北怀玉那傲人的身段,甚至这种偶然间凸显的曼妙,更显得勾魂,让人恨得抱在怀里蹂躏一下。

  陈浩然顺着北怀玉的领口瞄了一眼那深深的乳沟,冷不丁说道:"深啊,太深了!"

  "深?水深吗?这个不用周经理特意说吧。"北怀玉皱起了好看的眉毛。

  "咳咳!"陈浩然干咳了一声,然后对着北怀玉招了招手。

  北怀玉眼睛一亮,一低头把耳朵送到了陈浩然嘴边。

  一股淡如兰花的清香飘来,那晶莹的耳垂看得陈浩然心里痒痒的,几根柔顺的发丝垂落,陪衬的皮肤越发的白皙,一时间让陈浩然忘记了说话。

  "你倒是说啊,到底是是怎么回事?"北怀玉回眸横了陈浩然一眼,长发甩动之间,划过陈浩然的鼻尖,让人心里忍不住一荡。005 小人的算计

  陈浩然回过神来,咽了一口唾沫,"告诉你一件大事,周老大要升了,营运总监。以后市场部十有八九是马成才说了算,你说我们以后算不算水深火热了?"

  "你怎么打算?调别的部门?"北怀玉眼底闪过一抹异彩。

  "我倒是想啊,可是别的部门没有广告部赚钱啊,咳——"说着,陈浩然装模作样的叹了一口气,"你呢?"

  北怀玉眉目间,闪过一股莫名的笑意,说道:"有你在,我还用担心?再说了,马成才能不能上去还两说呢?"

  陈浩然无语的直翻白眼,"玉洁,我觉得女人,还是不要太聪明的好!"

  "荒谬!笨笨的好被你们骗吗?"北怀玉美目一横,用葱白的手指点了点陈浩然的脑门。

  "咳咳,玉姐瞧你说的,我是那样的人吗?"陈浩然一阵干咳。

  "你不是,谁是?"北怀玉得意的扭了扭纤细的腰肢。

  陈浩然无言以对,斜眼看了北怀玉的屁股一眼,本就不错的弧线,这么半趴着真让有有一种捏两把的冲动。

  "大家把手上的事放放,马经理让我们去会议室开个会。"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在办公室里面传开了。

  陈浩然和北怀玉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一股不以为意的笑意。

  所有人都到了好一会儿,马成才这才迈着八字步晃了进来,端着架子的坐在首位,"我不在这段时间,大家的表现让人很失望啊,难道我不在,你们就不知道干什么了吗?"

  马成才年纪跟陈浩然一样大,相比陈浩然却是一个十足奶油小生,但是端起官架子来却是端的十足,上来先是一通说教,听得陈浩然直打哈欠。

  "特别是某些人,拿着报社的钱不干活不说,就知道给报社抹黑,在这里就不点名了,但是提出警告一次。为了杜绝此类事情的再次发生,每个人写一下本周的周总结和下周的工作计划,要知道……"

  所有人齐刷刷的看向陈浩然,今天周睿智没有参加这个会议,不由让整个广告部的人开始揣摩职场的某些变化,对于老员工来说,任何微妙的变化,都会让他们明白很多事。

  整个广告部,亲马派只有四五个人,剩下的二十多号都团结在周睿智周围,不过大家相互之间也算和和气气,不得罪人也是职场的重要生存法则之一,而像陈浩然这样,没有派系的员工,也就只有北怀玉了。

  "马副经理说得对。"陈浩然实在不想听这些废话了,连忙鼓掌。

  亲马派一个个不屑的冷哼了一声,然后谄媚的看着马成才,而亲周派的人却是向他投来怜悯的目光,眼神同时掠过北怀玉的面容。

  北怀玉也懒得听马成才啰嗦,只是在纸上写下一行秀丽的小字,然后推了过来。

  这个时候,陈浩然正好把胳膊从桌子上收回来,一下子蹭掉了纸片,陈浩然本能的去接,谁想一下子摸到了北怀玉的大腿上。

  虽然隔着裤子,但是那滑腻的触感,依旧让陈浩然舍不得放手。

  北怀玉的玉脸唰的一下子,泛起一股迷人的红晕,连忙把陈浩然的手推开,然后把纸条重新递给陈浩然。

  "晚上有空吗?一起吃个饭。"看到这句话,陈浩然忍不住摸了摸鼻子。北怀玉是典型的事业型的女人,这样的女人不会依附任何男人,但是这样的邀请,让人不得不多想。

  "香不香!"北怀玉突然语气莫名的说道。

  "呃!咳咳……"陈浩然这个时候才发现,他摸鼻子的手,竟然是刚才摸过北怀玉大腿的手,这个动作,难免让人误会。

  "如果就我们两个,我有空。"陈浩然想了想,回了一句。

  北怀玉看了陈浩然一眼,"别多想,只是感谢你两次出手帮忙而已。"

  "OK."陈浩然一阵暗笑,骨头发酥的把纸条推了回去。

  就在这个时候,北怀玉突然用高跟鞋踩了他一下,陈浩然一脸疑惑的看着北怀玉。

  北怀玉无奈的横了陈浩然一眼,然后目光扫了一下马成才的方向,陈浩然二话不说,直接鼓掌道:"马副经理说得好,说得对。"

  "好,陈浩然,既然你也同意,那就这么定了,希望你把这件事办好,否则我也没有办法把你留在广告部了。散会!"马成才戏虐的看了陈浩然一眼,就转身而去。

  亲马派一脸幸灾乐祸的跟了出去,而亲周派却是怜悯看了陈浩然一眼。

  陈浩然有些晕了,扭头看向北怀玉,刚才马成才说的什么,他一句都没有听到啊。

  北怀玉一脸同情的看着陈浩然,"你刚才怎么就不注意听。"

  "我不是在和你传纸条吗?"陈浩然很是郁闷的说道。

  "你真是笨死了,连一心二用都不会。"北怀玉嘀咕了一句,然后敲了敲马成才留下的资料,"雅芳亚洲区总裁司琳娜,下周一将会抵达临安,洽谈后续的广告投入,这位客人来自意大利,是一个十分挑剔的人,而且不会中文,也不请翻译,所以这件事很难办!"

  "不错啊,马成才的手段终于上了点档次!"陈浩然摸了摸鼻子说道。

  "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你难道没有听出来吗,你要是谈不下来,马成才就要把你赶出报社。"北怀玉气急得拧了陈浩然一把。

  "玉姐舍不得我?"陈浩然呲牙咧嘴的看着北怀玉。

  "呸!你越来越放肆了,只是你走了,我还要重新找打手。"北怀玉心虚地拍了陈浩然一下,"这一次马成才,故意整你,周末晚上整个报社没有采访任务的人,都会去外地开会,就连苏社长也会亲自过去,所以你要么找个翻译,要么准备后路!"

  陈浩然点了点头,随手翻了一下资料,果然这一次的任务还不是一般的难,这个广告业务已经谈了半年多,却没有丝毫进展,本来报社已经打算放弃了,谁想竟然被马成才翻出来给自己下套。

  "希望这个司琳娜是一个美女,否则这一次还真的难办了。"陈浩然随手合上资料,拍了拍北怀玉的香肩,"妞儿,走啦。"

  北怀玉看着陈浩然的背影,心里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火辣谋士》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930.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