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浪人才情》杨志远张霜晨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浪人才情》杨志远张霜晨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 酒吧买醉

  我记得那天是周六晚上,学校没课我就一大早来到了表姐这边。

  表姐比我大四岁,我刚上大学的时候她已经出来工作了,在N市这边一家证券公司上班,属于那种金领级别的人物,有车有房,车是全款买的,房子还在还房贷。

  她长得更是像个狐狸精一样,每天上班都要打扮的花枝招展,她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收集各种高跟鞋和各种豹纹衣服,连内衣内裤她都要豹纹的。

  我是在N市这边读大学,哪个学校就不说了,反正好歹也是个211大学。

  上了两年大学我一直都是跟表姐住在一起的,那段日子不堪回首。

  所谓痛并快乐着也不过如此了!

  不过在她家里也没什么玩的,每天除了看电视玩电脑之外完全不知道干什么。

  那天表姐刚好加班,她白天在公司处理点事情去了,晚上她一回来就拉着我说要去酒吧。

  我当时没答应,但耐不住她那死缠烂打的脾气,最后我只能妥协。

  N市这边最好的酒吧当然就是1912了,可我知道那里的消费贵的吓人,随便一个卡座最低的消费都要一千五,不过表姐说既然要玩那就玩的开心,不要管钱什么的。

  我当然是没什么意见,反正花的又不是我的钱。

  表姐出门的时候打扮的依旧很妖艳,高跟鞋,吊带裙,长发微卷披在肩上,极其的妩媚,而且身材也很高挑,净身高一米七二,即便是画着淡妆,但一眼看过去依然会觉得她美得很惊艳。

  跟表姐下楼之后,她二话不说把我塞进驾驶席,还很不要脸的跟我撒娇道:"姐姐穿的高跟鞋,你忍心让我这么大一个美女踩油门踩得脚痛吗?"

  看着她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别人可能会被她的外面所迷惑,但我可是最了解她的,这娘们完全就是个苏妲己,狡猾的简直没天理,所以我不得不怀疑她今天是拉我来当司机的。

  我一上车就猛地踩了一脚油门,想故意吓吓她。

  表姐丝毫不害怕,跟我妩媚说道:"弟弟,想跟姐姐殉情吗?"

  我放缓车速,转头直接骂道:"张霜晨,你丫不这么阴阳怪气会死吗?"

  表姐立马朝我抛了一个媚眼,笑道:"会死啊,但死也要拉着弟弟殉情啊!"

  我很无奈回道:"你大爷的,你想死我还不想死呢。"

  "哟,敢在姐姐面前大胆了,信不信我把你小弟弟剪了?"

  "我的祖宗了,你能不能正常点啊,我真心受不了。"

  "别叫祖宗,多难听啊,叫姐姐就好!"

  类似这种对话,几乎每天都会上演,而且每次都以我失败而告终。

  所以这次我也学聪明了,果断闭嘴不搭理她了。

  原名叫张霜晨的表姐说着说着大概也是觉得没意思,所以慢慢的她也跟着闭嘴了,而且还拿起手机玩起了俄罗斯方块,时不时大喊一声,活像个神经病。

  到达酒吧这边后,我跟她一起下车,然后她二话不说立刻就挽住我的手臂,说是让我当她的护花使者,我没拒绝也没搭理她,主要是怕这娘们等下又来死缠烂打了。

  走进酒吧后,一股迷乱的气息扑面而来,才九点钟,里面就爆满了。

  张霜晨拉着我杀出一条血路,最终在靠近吧台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服务员过来点单的时候,她是毫不犹豫就要了三瓶昂贵的红酒,连果盘点心都没要。

  跟她面对坐下之后,老子还没准备好,这娘们就自顾自倒了一杯,也不勾兑任何饮料,她就这样一口喝了下去,愣是把我给唬住了。

  她喝完立马又给我倒了一杯,而且很大声的命令道:"喝,今晚不醉不归!"

  看着她这副不共戴天的架势,我很没好气的大骂道:"你个娘们还要不要命了?老子等下要开车呢!"

  张霜晨大手一挥,霸气道:"怕个毛线啊,姐上面有人,抓进去了分分钟把你放出来。"

  我呵呵冷笑道:"信你老子就真的傻逼了。"

  张霜晨猛然鼓起眼睛,怒道:"你不喝是吧?不喝我死给你看。"

  她说着还真把桌子上那瓶红酒给举了起来,看这架势好像真要往自己脑袋上砸过去。

  我无可奈何之下,只能如他所愿一口闷了那杯红酒。

  结果一发不可收,不知不觉就一瓶半下去了,然后这娘们就彻底酒疯了。

  她先是脱掉自己的高跟鞋,然后摇晃着身子来到我面前,一把就搂住了我的脖子。

  "弟弟,姐跟你说,姐的酒量那可是相当好的,万杯不醉说的就是我。"她脑袋趴在我耳边,很亲密的跟我说了一句。

  我一把推开她,苦笑道:"不能喝就别逞强,说吧,什么事让你不爽了?"

  张霜晨哈哈一笑,再次扑到我身上来,满嘴酒气的跟我说道:"那傻逼经理都他妈结婚了,还老想着姐的身体,姐今天在他办公室泼了他一脸,太解气了,估计明天他应该就会把我赶出公司了,不过没关系,我要是没工作了,我还有我弟弟嘛,你说是不是?"

  我轻轻皱眉,问道:"她占你便宜了吗?"

  "开玩笑!"她又是大手一挥,"就他那傻样子我会让他占我便宜,就是要占便宜我也得让弟弟你先占啊,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肥水不留外人田嘛,对,就这句话没错。"

  我再次把她推开,让她靠在沙发上,叹气道:"行了,疯够了就回去吧!"

  "什么?回去?"这疯女人爬起来再一次搂着我的脖子,撒娇道,"这才多久啊,再陪姐姐玩会呗?只要你今晚让姐姐开心了,姐姐回去就给你来个独家的内衣秀,你想不想看啊。"

  听到她这么一说,我一口老血差点吐了出来,不过仔细一想,我还真他妈有点心动了,我记得这娘们那衣柜里有一柜子的内衣内裤,而且各式各样的款式都有,如果真让她穿着在我面前走一下的话,那得多幸福啊!

  可想着想着,我很快就把这个念头打消,直接来了一句:"走,必须得回去。"

  表姐大概是知道我来真的了,所以这次她也没再跟我闹腾了,而是站起身跑到对面老老实实坐下了,估计也是没太大精力了,她就把脸贴在桌子上吹着泡泡玩,其实哪里有泡泡,满嘴酒气还差不多。

  吹着吹着她可能是觉得无趣,随后很快她又把目标转移到酒杯上面了。

  我看着她像个小孩子一样在自娱自乐也懒得搭理她,反正只要她不发酒疯什么都好。

  接着我拿出烟点了一根,点烟的时候无意间撇到了隔壁桌一个男人。

  我之所以注意他,是因为这个男的是一个人坐在那里,而且也没喝酒,就手上夹着一根眼,看他的样子应该是在三十出头的样子,穿的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在这酒吧里显得十分上不了档次。

  要换作一般寻欢作乐的单身男子,不点瓶几千半万的红酒都不好意思跟周围的妹子打招呼。

  要知道,现在这年代早就不流行男的装逼那一套了,如今的夜场女子哪个没有火眼金睛?她们只要一眼撇过去几乎瞬间就能估算出你这个人的身价,像刚刚这位男子完全就是自取其辱啊,也活该单身一人坐了这么久。

  在我稀里糊涂瞎想的时候,张霜晨这疯女人依旧还在玩着她的酒杯,在每次要掉下去的时候都是我给她拿了回来,然后她继续玩,乐此不疲,反正我是完全猜不透她那脑子里到底是在想着什么。

  就这样坐了大概有半个小时后,我实在憋不住去了一趟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把我吓了一跳。

  因为这疯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也跑了过来,而且是直接跑进了男厕所,把旁边那两个正站着撒娇的大老爷们给吓得尿都尿不出来了,可这疯娘们还丝毫不在意的跟他们笑着道:"你们继续,无视我就行了。"

  我脸上挂不住,立即拉着她走出洗手间,边走我边跟她问道:"你跑这来干嘛?"

  表姐傻逼兮兮跟我笑道:"就是想吐了。"

  我叹了叹气,"那你吐了吗?"

  话音刚落,这疯娘们瞬间吐我一身。

  我实在忍不住一巴掌抽在她脸上,然后跑回去把衣服上的东西洗了一下。

  可等我再次出来的时候,我又傻眼了。

  刚刚那位单独坐在我旁边的男子跑到我的位置上正跟张霜晨聊得特别起劲。

  我心里很不是滋味的走过去,跟这家伙说道:"兄弟,这我的位置。"

  他抬头跟我笑了笑,立刻伸出手很大方跟我说道:"我叫杨斌,你呢?"

  我轻轻皱眉,没开口说话也没去跟他握手。

  估计这家伙是自己觉得没意思,他站起身跟我微笑道:"你姐说心情不好,你得安慰一下。"

  我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来了一句:"要你管?"

  这男的也不生气,而是跟我笑了笑,然后就坐回自己的位置叫服务员过来买了单,再然后他就很潇洒的走出了酒吧,装逼简直装到一种境界了。第2章 一线之间

  看着这家伙走出去后,我坐下再次点了一根烟,看着台上那个唱歌的大美女,论长相比张霜晨还要漂亮,但论气质她显然比不上张霜晨的出类拔萃。

  就在我稀里糊涂乱想的时候,表姐猛然从桌子下一脚踹在我腿上,很愤怒跟我说道:"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

  我连忙回过头,苦笑回道:"确实没什么好看的,比你差远了。"

  这疯女人大概是被我说的高兴了,她放下手中的杯子,再次走过来一屁股就坐在我大腿上,然后不断的磨来磨去,我只能死死夹紧双腿丝毫不敢动弹。

  可荷尔蒙这种东西哪能是随便就能憋得住?最终那玩意还是没夹住跑了出来,我很尴尬的看了一眼表姐,再也不敢动弹了。

  只是还没过多久,张霜晨这疯女人猛然起身一屁股狠狠坐了下来!

  那一下差点把我弄死,也好在我用双手顶了一下,否则被她这一屁股坐下来,这玩意十有八九是要报废的。

  张霜晨在得逞之后笑的更大声了,看她这架势完全是不把我弄死她是不罢休啊。

  我很没好气的把她从身上推开,按灭烟头打算再坐一会带她回家的。

  这娘们没东西可完了就很霸道的从我袋子里把拿包烟拿出来自己点了一根,我拉都拉不住。

  不过看她抽烟的样子还是挺赏心悦目的,没有风尘味,反而还有种另类的妖媚。

  一直到差不多十点钟的时候,我狠狠拽着她跑去把单买了,然后走出了酒吧。

  她一路上都在胡言乱语的跟我说酒话,反正我是一句都没听清楚。

  来到门口的时候,她大概是想吐了,猛然弯腰但没吐出来,可这一下没注意却撞上了刚刚从门口进来的一位老男人。

  这老家伙起初大大咧咧的骂了一句傻逼,但在看到表姐的容貌后,她那色心就露出来了,还很奸笑的问道:"小姐你没事吧?"

  张霜晨直接呸了他一脸,大骂道:"滚蛋,好狗不挡路不知道啊!"

  老家伙脸色瞬间难看起来,我站在一边心里暗自叫苦,只希望别闹出什么事来。

  只是等我准备想开口的时候还是晚了,对面这老家伙伸手就想来抓张霜晨的肩膀,但表姐岂能让他得逞,直接一脚狠狠踹了过去,穿着高跟鞋的她愣是把那老家伙给踹的差点跪在地上了,不过好在没踹在他胯下,否则那就真完蛋了。

  在老家伙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我拼命拉着表姐就跑。

  只是才走两步远,这傻逼娘们突然停下脚步,然后迅速把脚上的高跟鞋脱掉扔了过去,第一个高跟鞋砸在那老家伙的肚子上,第二个高跟鞋就刚好砸在那老家伙的额头上,我当时就觉得这下惨了!

  张霜晨大概也害怕,她扔完两个鞋子后,光着脚丫子拉着我跑了起来。

  好在我们上车之后,那家伙也没追过来了,否则今晚上那就真的牛逼大发了!

  开车的当然是我,不过这车开的很是心惊胆颤,生怕碰到交警了,刚刚喝了那么多酒,要是真被抓到那可不是吊销驾驶证这么简单的,拘留十五天可能都没人给我送饭。

  张霜晨病怏怏的坐在副驾驶席,想拿出手机玩俄罗斯方块,可每次连手机解锁都没解开,最后她一怒之下直接把手机往后座上一甩,然后突然神经病一样把手摸到我大腿上,嘴里还笑哈哈道:"弟弟,我好热怎么办?"

  我转头怒道:"老子在开车,你他妈给我老实点行吗?"

  表姐嘿嘿笑道:"我又没干嘛,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我狠狠瞪了她一眼,大骂道:"你他妈是不是有神经病?"

  表姐使劲点头,"对啊对啊,你有药吗?"

  我气不打一处来,"我药你一脸,给我滚开。"

  大概是真怕我来个车毁人亡,表姐把手从我大腿上拿开,然后靠在座椅上开始念六字真言了。

  车子没开车多远,她缓缓睁开眼睛,说道:"弟弟,我好想吐了!"

  我轻轻皱眉,回道:"你再忍一下,马上就到家了。"

  她没说话,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想吐却又不敢吐在车上。

  我没办法,只能把车停在路边,拉着她下车来到一个垃圾桶面前,这疯女人跑过去整个人抱着那垃圾桶,吐得稀里哗啦,我生怕她整个人摔进去,就伸出双手抱着她的腰部。

  吐完之后,她一屁股坐在地上,边喘气边跟我说道:"我感觉我还能喝!"

  看着她坐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样子,我脱下自己的那件衬衫披在她肩膀上,鄙视道:"就你这点酒量还喝酒,你要是今天一个人来的话,我估计你回都回不去了,以后别逞强了行吧?"

  表姐一把拉着我坐在她身边,然后她脑袋靠在我肩膀上,使劲往我脖子里蹭啊蹭!

  微风拂面,大概是酒醒的也差不多了,她眼神迷离的望着马路上的车来车往,笑着道:"还别说,这酒喝得可是真爽啊,我酒量虽然不行但酒品从来就没怂过,弟弟,你承不承认。"

  我无奈点头,根本不敢不承认啊!

  表姐发了一会呆,然后突然就双手搂着我的脖子,一副很饥渴的样子。

  我也没敢跟她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只能老老实实一动不动,真的是比柳下惠还柳下惠了。

  路过的行人大多都会往我们这边看一下,但每次都被这疯女人给骂跑了。

  两个傻逼就这样依偎着坐在大马路边坐了半个小时。

  带着她回去后已经差不多十一点了,我叫她去洗澡她死活不肯去,而是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最后是我先去洗了澡出来,本来我以为她应该是差不多睡着了,可等我出来的时候,我竟然看到她不知道又从哪里拿了一瓶啤酒出来自顾自的喝个不停,电视里正在放一部很狗血的韩剧,她边喝酒边看电视边哈哈笑个不停。

  我走过去坐在她身边,从她手里把酒杯抢了过来。

  这次她倒是没发火,而是两眼很专神的注视着我,那张漂亮的脸蛋朦胧如水,我看着看着就有点受不了了。

  "弟弟,你觉得姐姐漂亮吗?"她突然跟我问了这么一句很傻逼的问题。

  我先是一愣,随后下意识点了点头。

  紧接着她又问道:"那你为什么不喜欢姐姐?"

  看着她那蛮认真的样子,我尴尬笑道:"你都说了你是我姐,我能喜欢你吗?"

  张霜晨撇了撇嘴,似乎很失望,又跟我问道:"你女朋友呢?"

  我跟她笑了笑,"在学校呢。"

  她很快来了兴致,"你觉得我跟你女朋友比,谁漂亮?"

  我很不耐烦的回道:"能不能不问这么傻逼的问题?"

  "不行,我就要问,一定要问。"这娘们开始耍泼打滚不罢休了。

  我轻轻叹气,回道:"要漂亮肯定是你漂亮,她应该是哪一点都比不上你。"

  这疯女人刚刚还笑的花枝乱颤的脸庞立马就平静了下来,她很认真的看着我,轻声道:"弟弟,我喜欢你啊!"

  我心里一震,不知道这疯女人是在说酒话还是在发酒疯。

  而就在我正准备赶她去洗澡的时候,她猛然一把扑上来,直接朝我吻了过来。

  很强势很也霸道,我根本来不及反应,吻是吻到我了,可惜的是她那接吻的技术实在是有待提高。

  据我所知,表姐从来没有过男朋友,所以她不会接吻也情有可原。

  我现在是处于被动状态,但被一个这么大的美女不断的挑逗,我觉得这柳下惠实在是当不下去了。

  在她双手狠狠搂着我脖子的时候,我反手也一把抱住了她。

  由被动转为主动那也仅仅只是欲望跟理智的一线之间而已!

  去他妈的伦理道德,先上了再说!第3章 一点都不容易

  跟张霜晨在一起住了两年,我不是没想过打她的主意,这倒不是说我思想很龌龊,而是这疯女人长得太诱惑人了,估计是个男人见到恐怕都会受不了,再加上我又有那么一点御姐控的倾向,这能不想吗?

  不过再怎么想都好,以前我从来不敢对她有什么过激的举动,甚至是跟她说话的时候也不敢轻易的冒犯,顶多也就爆两句粗口。

  而今天晚上,是她先勾引我,是她先说喜欢我的,完全没法忍啊!

  在把她按倒在沙发上后,我开始变得疯狂起来。

  只是还没等我用力,张霜晨在嗯哼一声后猛然把我推开。

  然后她立马坐直身子,把肩上的吊带放回去了。

  这时候,我脑子也一下子清醒过来,有点不敢面对她了。

  此时已经彻底酒醒的她伸手拍了一下我肩膀,调侃道:"弟弟,怎么样?舒服吗?"

  我转头很没好气盯着他,怒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她哈哈笑道:"就是想调戏一下你,太好玩了。"

  我靠在沙发上无力道:"张霜晨,你他妈以后再跟我玩这种把戏老子真会把你扑到的。"

  张霜晨似乎一点也不害怕的跟我笑道:"来啊,只要你有那个胆子,反正咱两也没什么血缘关系,对我来说,第一次给谁不是给?给你我觉得还不亏呢,给别人他妈的老子还不愿意。"

  我长吁一口气,再次骂道:"你个娘们作贱自己给谁看?"

  这疯女人突然神经质一般笑了起来,说道:"给谁看?除了给你看之外谁还能看得到?老娘天天在公司装的像个良家闺女,天天在公司承受着那些傻逼玩没玩了的勾心斗角,我他妈都快想吐了!"

  这一刻看着她那很凄惨的笑容,我突然有点心疼她了。

  表姐说着说着眼眶就逐渐红了起来,我慢慢挪过去搂着她的肩膀,却始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在两人沉默了一会后,女疯子果然是女疯子,这疯女人很快恢复正常,她脑袋靠在我肩膀上,嘴巴不停的在我脖子上蹭来蹭去,甚至连舌头都伸出来了,我轻轻皱眉,完全没法忍受道:"张霜晨,我再一次警告你,千万别玩火自焚!"

  张霜晨哈哈笑道,这次她倒是没得寸进尺了,而是拿起桌子上那半瓶啤酒一口就灌了下去。

  我想去抢,但一想到她今天心情不好,所以我也就放弃了。

  只是我太低估了这女疯子的情绪,她在把这一瓶酒喝完后还不罢休,愣是跑去冰箱拿了十几瓶啤酒过来。

  我能怎么办?除了陪她喝之外我再也找不到别的办法了。

  女疯子一旦疯狂起来往往都是不可理喻的。

  张霜晨在第二次醉了之后,虽然没像上次一样对我动手动脚的调戏,但她嘴上却老是说些不着边际的话,什么没人疼没人爱,什么老娘好寂寞,最后甚至连自己还是个处女都跟我坦白出来了。

  说实话,这个时候我脑子也开始发热了,我甚至相信自己如果真的要把她怎么样的话,她就算拒绝那也绝对只是象征性的,就她现在这鸟样子我完全是可以对他胡作非为的,只是我那理智一直死死压抑着欲望的,现在也只剩下最后一层窗户纸了。

  就是不知道这一层窗户纸到底会是谁来捅破!

  张霜晨在喝完最后一杯啤酒后,像个神经病一样坐在地板上,满嘴的酒气,白天那副完美的形象再也荡然无存了。

  我一直觉得,作为一个女人,抽烟喝酒只要点到即止就行了,像男人一样玩命去搞这些东西,那你就是再漂亮肯定也要减分的,所幸张霜晨抽烟永远点到即止,喝酒也是偶尔才发酒疯,否则我真要被她给活活玩死。

  最后我拿出烟点了一根,陪她一起坐在地上。

  我在看电视,她在看我。

  可这种温馨的场景还没持续五分钟,张霜晨猛然一个肘击往我胸脯上袭来,我躲避不及,愣是被她搞了一下。

  我一头雾水的看着她,她笑呵呵竟然再次一巴掌朝我扇了过来,我当时那个火大的,反手回去一巴掌扇在她脸上,不轻不重,不过还是扇出了声音。

  张霜晨有瞬间的愣神,但紧接着她又神经质的笑了起来,还大声跟我说道:"弟弟,玩点刺激的呗!"

  当她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我就知道那层窗户纸已经被她给捅破了。

  张霜晨头发凌乱眼神幽幽的盯着我,嘴角微翘,样子开始有点醉眼迷离了。

  我死死压抑着心中的欲望,不清不淡的说道:"以后待在家里吧,别想着再嫁人了"

  她立即转头一脸茫然的看着我,似乎很惊讶又似乎很欣喜。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句话,反正说出来后只觉得特别的尴尬。

  接着又是短时间的沉默,最后是张霜晨先站起身,她靠在沙发上两目无神的盯着电视,或许是累了,又或许是迷茫了,总之她躺在沙发上没一会就彻底睡着过去了,我跑去房间给她拿了一张毛毯盖上,然后我又点燃一根烟坐在她面前,安静的盯着她沉睡的样子。

  这个世界上,男人大多都是为自己活,可女人不一样,她们小时候为父母活着,长大了为丈夫活着,然后为小孩活着,所以女人苦心经营一个形象真心不容易,张霜晨在外面装的很正儿八经,装的很良家闺女,可在我面前她实在是没有任何形象可言了。

  看似风光靓丽的她容易吗?

  其实一点都不容易。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张霜晨依旧还躺在沙发上睡觉,看着她那张精致的脸庞,我完全是下意识伸手在她脸上摸了一把,其实也想去亲一下的,只是酒醒之后再也没那个胆子,也没那个龌龊心思了。

  我去楼下买了两份早餐上来,自己吃了一份,留了一份给张霜晨。

  今天刚好是周末,我不用去学校,表姐也不用去公司,本来我是想着在客厅看电视的,可又怕吵醒还在沙发上熟睡的张霜晨,所以我只好来到书房这边玩电脑,我上网也就逛逛论坛玩玩贴吧而已,有时候一个牛角尖钻进去经常出不来。

  大概到差不多上午十点的时候,我一直登陆着的QQ突然响了起来。

  我点开看了一下,是宿舍一哥们发来的信息,这家伙原名叫侯宇,我们都叫他猴子,典型的东北汉子,喝酒简直是牛饮,反正至今为止我都没见过他有喝醉过,哪怕是喝醉的迹象都没有过。

  他给我发信息就是问我在哪里,我直接告诉他在表姐家里,随后这家伙又给我发来一条信息,说今天是我女朋友的生日,他问我有没有什么活动。

  我当时完全一愣,我女朋友生日为什么我不知道?

  之后我也没跟这家伙扯淡,直接拿出手机给女朋友打了一个电话过去,可惜打了几次都没人接,然后我就点开好友给找到了女朋友的QQ号,刚点开对话框我就看到她的个性签名已经换了一条,祝我生日快乐!

  我心里一惊,觉得自己太罪过了,竟然就这么把女朋友的生日给忘了。

  随后我赶紧跟猴子发了一条消息过去,"叫大家到宿舍集合,就说有重要事情,我马上赶去学校!"

  猴子立马回道:"大家都在呢,你赶紧过来吧!"

  下了QQ后,我换了一身衣服走出书房,张霜晨还躺在沙发上睡的很死。

  我走过去帮她拉了一下毛毯,随后我就写了一张纸条贴在了电视上。

  "疯女人,昨晚上的事咱们都忘记吧,我女朋友今天过生日,我得去一趟学校,晚上可能不回来了,你自己搞饭吃啊!"第4章 我想你了

  坐公交车来到学校后,我直奔寝室,一打开门就看到那三个家伙坐在猴子那台电脑面前聚精会神,连我走到他们身后了都没反应。

  接着我就猛地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大声道:"下次看这个的时候你们能不能把门给关好?"

  "原来是寝室长回来了啊,来来来,一起过来看!"

  说这话的是手枪,原名冯天,老家是四川达州那边的,人长得很帅气,大学读了两年,就他祸害过的女孩子两只手肯定数不过来了,我们之所以叫他手枪,是因为有一次大半夜他睡得那张床摇个不停,把我们几个都吵醒来了,其实那次是他脚板很痒,这家伙抓了一晚上,而我们就死活说他在打手枪,然后这个绰号就这么出来了。

  我很没好气的撇了他一眼,怒道:"看你妹,把电脑赶紧关了,今天有重要事情要商量。"

  "啥事搞的这么严肃啊?不会是看上哪个妹子了吧?"坐在猴子旁边的杨哥说了一句,这家伙原名叫杨玉华,老家是河南那边的,人特别憨厚老实,反正在宿舍就是个活宝,经常动不动就蹦出一个冷笑话,我们之所以叫他杨哥其实并不是因为他有多老,而是他长得太成熟了,并且还带着一副厚重的黑框眼镜,走到学校里很多人都还以为这是哪个教授。

  听到他这么一说,我很无语道:"什么看上哪个妹子啊,我有女朋友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穿着一套名贵阿迪达斯的猴子嘿嘿笑道:"有女朋友又怎么样?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还有什么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这话多了去了,你看手枪这家伙,从来都是几个目标一起下手,人家屌不屌?屌炸天了啊,我反正是要向他学习。"

  坐在我身边的手枪一听到这话,很没好气的说道:"你他娘是把我当反面教材是吧?"

  "哪敢哪敢,老子这是把你当正面教材好不?"猴子针锋相对的说了一句。

  这时候,很少开口说话的杨哥也插了一句:"我觉得你们两个到底可以搞一块去。"

  我大笑一声,紧接着说道:"行了,你们也别吵了,我来说说我的事吧,是这样的,今天我女朋友过生日,要不是猴子这货提醒我的话,我都忘记了,刚刚打她电话她也没接,估计这会正在生气,所以我就想着给她个惊喜,你们觉得啥惊喜才能让女孩子比较感动?"

  三个人想了一会后,手枪最先开口道:"要是我的话直接开个房送她两个避孕套得了!"

  "这事估计也只有你这种畜生能做的出来了。"很喜欢跟手枪顶嘴的猴子毫不留情的打击了一句,"要我说,既然想玩惊喜那就不能落入俗套,什么送花啊唱歌啊宿舍楼下搞大阵仗什么的都过时了,既然要玩咱们就玩点新鲜的。"

  杨哥紧接着说道:"我比较赞同猴子的,至于怎么玩你们几个商量吧,我这种屌丝处男就不瞎掺合了,给你们跑腿还行。"

  我苦笑一声,说道:"其实玩来玩去还不就那几样玩意,花要买蛋糕要买,就看怎么给她送去了"

  我这话一说出口,他们三个一致点头,但讨论来讨论去依旧没讨论出个什么。

  最后没办法,是猴子帮我做决定道:"别扯淡了,都听我的,等下咱们去学校外面那个至尊KTV订个大包间,赵志远你自己等下去花店买一捧大玫瑰花,越多越好,直接跑去你女朋友楼下去找她,然后再带她一起去KTV,我们会在那里等你,礼物什么的我们哥几个都帮你准备好,行吧?"

  手枪第一个点头道:"我看没问题了。"

  杨哥这货突然来一句:"对了,你女朋友叫啥名字?"

  我苦笑道:"李婷婷,就是外国语学院的那个啊?"

  杨哥惊讶道:"卧槽,你小子深藏不露啊,那个李婷婷据说是系花啊,牛叉!"

  我尴尬笑道:"跟她交往也才一个月时间,目前也只停留在拉手的节奏,而且这还得感谢猴子帮我介绍。"

  杨哥嘿嘿笑道:"猴子,什么时候也给我介绍一个啊?"

  猴子很鄙视道:"你还是算了吧,老老实实撸管去,赵志远这女朋友是我以前高中同学,所以我才介绍给他的,懂了吗?"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我一直跟他们几个待在宿舍里,张霜晨那个疯女人也没给我打电话发信息,估计是觉得昨天太疯狂了,可能不敢给我打电话,要是平常的话,这疯女人基本上是一天要给我发十几条短信。

  下午的时候,猴子早早就打电话把KTV包厢订好了,杨哥整个下午就在宿舍打扮自己去了,说是今晚上可能会有不少女孩子要来,还说一定要勾搭上一个,手枪这家伙就到处联系妹子,他是打算要一次性找四个女的过来喝酒唱歌的。

  我是在六点的时候出门,来到学校外面一家花店买了一捧很大的玫瑰花,九百九十九朵买不起我就买了一百九十九朵,花了我五六百大洋,然后我很傻逼的就捧着花回到学校宿舍,三个家伙又是对着一阵猛拍照,然后微信朋友圈里各种转发各种点赞,骚的不能再骚了。

  七点的时候,我们几个一起出发,他们三个是直接赶往KTV那边,就我一个人捧着一大捧玫瑰花来到隔壁的女生宿舍楼下,路过的行人大多都会向我投来视线,有羡慕的,有鄙视的,甚至还有说我傻叉的,我当然是自动忽略。

  好在这次给李婷婷打电话过去的时候她终于接了,可她说自己外面,要等可能一个小时才能回来,之后我也没跟她说什么,更没有告诉她我就在她楼下等她。

  挂掉电话后,我很小心翼翼把花放在地上,然后自己就蹲在地上抽着烟。

  她说一个小时回来,可我愣是等了两个小时还没见到她人影,地上的烟头已经洒满了一地。

  在把最后一根烟叼到嘴上后,我拿出打火机在点烟的瞬间,眼角余光突然发现从面前走来了一男一女。

  男的长相帅气,属于那种能让很多人嫉妒的帅哥,女的身穿碎花长裙,脚上瞪着一双平底凉鞋,扎着马尾辫,很清纯的一妹子。

  女孩挽着男孩的手臂,两人相谈甚欢的朝我这边缓缓走来。

  我抬头望过去,能很清晰的看到女孩脸上洋溢着的幸福笑容。

  可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了,因为这个女的正是那个跟我交往一个月连嘴都没亲过的女朋友李婷婷。

  没过多久,李婷婷也终于看到我,她立刻松开身边男孩的手臂,瞬间停下脚步。

  我深吸一口气,丢掉烟头,在路过行人的注视下从地上捧起花就朝她走了过去。

  有些事情是不可能逃避的,所谓的成熟无非也就是这样一步一步走出来的。

  来到李婷婷面前后,我强挤出一个笑容跟她说道:"你说一个小时回来,结果我等了两个小时,但终归是等到你了。"

  李婷婷没说话,而是死死咬着嘴唇。

  我伸手挠了一下后脑袋,轻笑道:"这花是送给你的,祝你生日快乐,顺便也祝你幸福!"

  花递过去了,可是她并没有接。

  我愣了一下,把花放在地上,然后挺直腰杆最后跟她说道:"就当是这辈子的花一次性送给你了!"

  毅然转身,我没有丝毫犹豫。

  一直来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我终于拿出手机给张霜晨发了一条信息过去,"姐,我想你了!"第5章 失恋了

  短信很快石沉大海,我也不知道张霜晨有没有看到,如果是平常的话,她看到短信肯定会回,只是现在我们之间已经捅破了那层窗户纸,这样一来肯定会觉得有点不敢面对对方,所以即使她看到短信不回我也觉得很正常。

  从学校出来后,我没给寝室几个哥们打电话,而是直接一个人跑到了KTV,猴子见我一个人,连忙问道:"李婷婷呢?怎么没来?"

  我跟她笑了笑,很平静的回道:"我们已经分手了。"

  "啥?分手了?"手枪很惊讶的看着我,"这生日party还没开始呢?到底怎么回事啊?"

  紧接着我就把刚刚在女生宿舍楼下所有的事原原本本都说了出来,没有隐瞒什么,也没有夸大其实。

  等我说完后,这三个家伙很快安静下来,最后是相对来讲比较成熟稳重的杨哥说道:"分了就分了,没啥大不了的,手枪你赶紧打电话给你那些妹子,没来就别叫她们来了,猴子你去叫服务员再拿两打酒过来,咱们今晚就陪志远喝个痛快,不醉不归怎么样?"

  说喝酒,猴子当然是举双手双脚赞成,他立即跑到外面叫服务员拿酒去了,手枪也赶紧拿出手机打电话叫那些妹子别来了,然后整个硕大的包厢就只剩下我们四个人了。

  说喝酒就真的只顾喝酒去了,霸气的猴子从来都是拿瓶子喝,连最没酒品的手枪这次也是豁出去了,杨哥就更不要说了,相反我自己倒是没喝酒的心情。

  我很撇脚的唱了一首分手快乐,整个过程都在走调,勉强算是唱完了,我没哭没闹心里只觉得很平静。

  俗称麦霸的手枪最喜欢陶喆,几乎每首歌他都唱的很好,五音不全的猴子很搞笑的来了一首《爱情买卖》,真的是唱出了我所有的心酸。

  杨哥最后来了一首《山路十八弯》,唱的惊天地泣鬼神。

  在喝的差不多的时候,我们四个人都站起来到屏幕面前,以一首周华健的《朋友》开头,然后是《我的好兄弟》,再然后《睡在上铺的兄弟》,越老的经典歌曲唱的越是投入。

  这一晚,注定会在我心里留下很重要的痕迹。

  大概在十点四十左右才从KTV出来,除了手枪喝的醉醺醺外,我们几个都没醉,反正我是越喝越清醒。

  踩着点来到学校大门口,大老远我就看到了一辆很熟悉的车停在远处,起初我以为自己看错了,等走过去后我才发现这辆雪佛兰还真是张霜晨的,因为那个车牌号码我是再也熟悉不过了。

  我看到了,猴子跟杨哥两个自然也看到了,他们几个因为都去过张霜晨家里玩,所以都比较熟悉,手枪这家伙还一度被张霜晨给迷得神魂颠倒,要不是因为他现在喝醉的话,估计这会他早就跑过去跪舔了。

  "去吧,晚上要是回不来的话,明天早上点名我帮你顶一下。"永远都是热心肠的杨哥很快跟我说了一句。

  猴子拍了拍我的肩膀,故意感慨道:"老子他妈的怎么就找不到这么好的表姐啊,你小子还愣着干什么,你不去我去了啊?"

  被猴子这么一说,我把手枪交给身边的老杨,然后快速跑到了那辆雪佛兰旁边。

  透过车窗玻璃我看到张霜晨脑袋趴在方向盘上正睡得香,那张漂亮的脸蛋略微有点憔悴,但她嘴角却挂着淡淡的笑容。

  我趴在车窗玻璃上看了很久,都有点不忍心把她喊醒来,之后我就靠着车身点了一根烟,看着猴子他们几个都走进学校后,我才转身敲了一下玻璃窗。

  张霜晨不知道是没听到还是睡的太死,她轻轻皱眉,转过脑袋又继续睡。

  紧接着我又再敲了几下,她才终于抬头。

  张霜晨在看到我的时候很欣喜若狂,她揉了一下脸庞,立即摇下车窗跟我笑道:"总算等到你了,愣着干什么,赶紧去那边上车。"

  我跟她笑了笑,跑到副驾驶席坐上,系好安全带后,我跟她问道:"疯女人你又发什么疯了,跑来我学校干嘛?"

  张霜晨嘿嘿笑道:"你不是说想姐姐了吗,那就是天大的事也要来陪你啊,说吧,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

  我自嘲一笑,并没有开口说话,主要还是不知道怎么把这种事说出口。

  张霜晨转头跟我笑道:"我猜不是失恋了就是失恋了,对不对?"

  我苦笑,"你知道还问?"

  张霜晨猛然一巴掌拍在我大腿上,哈哈笑道:"我能幸灾乐祸吗?"

  面对这疯女人那神经质一样的性格,我就算是有再大的怨念那也只能一个劲的往肚子里吞,因为我知道跟她死抬杠下去到最后输的那个人绝对是我,只是这次我没想到张霜晨能一下子就猜透我是失恋了,所以对于她的幸灾乐祸我还真找不出什么理由来反驳她了。

  在车子开车出学校这边后,张霜晨边熟练的操作方向盘边跟我笑问道:"你告诉我是谁先甩谁的吧?"

  我低头沉思良久,缓缓道:"确切的说应该是她给我戴了绿帽子。"

  张霜晨猛然转头望着我的侧脸,很不敢置信道:"真给你戴绿帽子了?"

  我只能苦笑点头,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起初我还以为这疯女人应该会安慰我同情我的,只是在沉默不到两秒钟,张霜晨瞬间大笑起来,她边笑还边跟我说道:"如果没猜错的话,你顶多也就跟别人牵了一下手,别说上床了,估计你连跟她接吻都没有过,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你也活该被人戴绿帽子。"

  我完全搞不懂这疯女人是怎么得出这种理论的,所以我当时就很没好气的跟她问道:"你说的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啊,你再跟我说说你们两个交往多久了?"

  "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

  "啧啧,都一个月了,你们竟然还只是在牵手的节奏,赵志远,你以后千万别说你是我弟弟,我丢不起这个人。"

  "你啥意思啊?我怎么给你丢人了啊?"

  "人家情侣交往一个月早就本垒打了,可你这还在起步阶段,不给你戴绿帽子给谁带?"

  我轻轻叹气,虽然知道这疯女人是故意在嘲讽我,但我依然觉得这心里憋得难受,其实想想也的确是那么回事,交往一个月居然连吻都没接过,这说出去都他妈丢人啊,可现在事实已经变成这样了,那说什么都没用了。

  张霜晨见我没说话,她再次转头跟我说道:"看你今天心情这么不好,姐姐就吃点亏带你玩去,行吗?"

  我轻轻皱眉,"都凌晨了,还去哪里玩啊?你明天不上班?"

  张霜晨很神秘的跟我说道:"去了你就知道了,我上不上班没所谓啊,反正那破工作我还真不想做了!"

  一路上我也没问她太多,不过这心里还是觉得这疯女人有点不靠谱,这大半夜的说要带我去玩,多半应该是去逛夜场,可经过昨天晚上那么一闹,我这心里都闹出阴影了,所以我现在也只希望这次张霜晨别再那么疯狂了。

  不过这一切都是我想的太多了,这疯女人在把车子开出市区后,竟然直接上了长深高速,一路没有任何停歇的狂奔了很久后,又转到泸陕高速,大概在一个多小时后到达了扬州市这边。

  这时候我再也忍不住跟她问道:"姐,你这是打算带我回家?"

  张霜晨依旧很神秘跟我说道:"没打算带你回家,只是带你去个我们小时候经常去的地方而已,你应该知道。"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浪人才情》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929.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