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绯色红人》林宇刘晓燕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绯色红人》林宇刘晓燕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美女,还记得我吗

  "我回来了。"林宇站在大街上,伸出了双臂像是要拥抱整个世界,深情地呼唤道。

  一个黑色的袋子从天而降,他手疾眼快一把抓住。

  "家乡的人民太热情了,我刚一回来居然就有人送东西给我。"林宇咧嘴乐了,不过看了一眼怀里散发着嗖味的袋子,立马就愤怒了,"靠,谁这么没有公德心啊?垃圾袋怎么随便乱扔?砸着人怎么办?"

  还没等他做暴怒状鼓起眼睛往天上看,四楼的窗子里已经探出了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头,"大早晨的你在那里嚎什么丧?作死啊?"

  林宇抬头一看,乐了,"王婶,还是那么喜欢从楼上丢东西啊?"

  "你谁啊?"王婶揉着眼角的眼屎往下看,只见下面是一个个子很高的大小伙子,大概一米八左右,长得挺阳光,一笑两排小白牙,就是穿得太损了点儿,跟要饭的似的,如果手里再拿个钩子,跟拣破烂的没什么区别。

  "我小宇啊,就是齿轮厂老林头的孙子,林宇,王婶你不记得我啦?"林宇将手挽成了一朵喇叭花儿,喊道。

  "林宇?哦,我想起来了,你是曾经的林厂长的孙子,是吧?你离家出走六年多,现在又回来了?"王婶的大嗓门儿在空气中传播得极快,有不少人家已经打开了窗子,在往外看。

  "可不就是我么,王婶,您真是好记性啊。呃,不过当我不是离家出走,是读万卷书行万里去了,现在我回来了……"林宇摸着鼻子讪讪地笑道。

  他刚说到里,却迎来了一口空中飞舞的浓痰,"呸,你个败家子儿,老林家的脸都让你丢尽了,你还有脸回来。"没有得到想像中的欢迎,相反,却是辟头盖脸的一通刻薄到家的臭骂。

  "砰"的一声,窗子关上了,王婶蓬头垢面的脸消失在了窗子中。

  林宇摸了摸鼻子,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将那个垃圾袋顺手向后一扔。好像没用什么劲儿,可垃圾袋却跟坐了火箭似的直飞出去三十多米远,"嗖"的一声就跟长了眼睛似的一下飞进了路旁的垃圾筒里。

  拍了拍手,林宇背着一个破破烂烂好像刚从灰堆里掏出来的军用挎包,继续往小区里走。

  六年过去了,西城区齿轮厂家属楼这个小区还是没怎么变化,依旧是原来的那副样子,只不过显得更加破旧了。

  往前,直走,前面那栋楼就是他爷爷家了。小时候,因为父母做生意没时间照顾他,他常年待在这个小区里,家家户户没有他不认识的——当然,也没有不认识他的。一方面是因为他曾经是老林厂长的孙子,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在这个小区中可谓是"大名鼎鼎".

  当然,个中原因却是不得而知了。

  正背着挎包往前走,淡雅的香风扑面而来,对面甬路上急匆匆地走过一个女孩子,很高挑的个子,玲陇的身材,胭粉不施,却是自然清爽,有一种说不出的清秀美丽,典型的邻家小妹,碧玉天香。

  她二十岁左右的样子,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青春少女的胸脯虽然青涩,却是挺挺的,虽不险峻陵峭气势磅礴,却自有一番青春的风景。

  下面是一条洗得发白的牛仔裤,衬出了两条修长笔直的腿,那腿真是格外的长,浑圆笔直,将牛仔裤绷得紧紧的,如果从后面望过去,想必会是好一番迷人的风景。

  她背着一个小挎包,踩着双坡跟鞋子,梳了个很清爽的马尾辫,在淡淡的清晨薄雾中,看上去令人赏心惊目,像一朵堪要绽放的细粉莲,清透宜人,通透灵动,也让青春的气息扑面而来。

  林宇站住了,抬起头来目不转睛地望着对面走过来的这个女孩子,眼里有着若有所思的神色,唇畔也勾起了一丝微笑,不过这丝本应该很迷人的微笑落在那个女孩子的眼里却颇有些不怀好意思,那个女孩子被看得有些心底发毛,低下了头去,紧紧捂着自己的小挎包,眼角余光斜瞄着他,错开两步,想绕过他继续向前走。

  "嗨,美女,还认识我吗?"就在擦肩而过的时候,林宇一把抓住了她纤细粉白的胳膊,嘿嘿一笑道。

  入手手感绵软腻滑,如同抓到海绵一般,增一分太肥、减一分太细,手感实在好极了,让林宇禁不住心中一荡,使劲用掌心再摩擦了两下,那个滑啊,爽!

  其实虽说不是帅得那么惊天动地的,但他也是长得挺阳光的一个大男孩儿,不过那露着窟窿打着卷的T恤、破旧的牛仔裤还有那双快开了线的运动鞋,却让他现在的笑容语气明显有些猥琐且不怀好意起来。

  更何况他的动作是如此的突兀唐突。

  尤其是他大早晨五点多钟拦路抓着人家女孩子的胳膊,搁谁身上都会心里咯噔一下以为碰上劫道兼劫人的了。

  "你,你怎么耍流氓?快放开我……来人哪,救命哪,有人耍流氓了……"那个女孩子被吓了好大的一跳,拼命地挣扎着,叫喊声中已经带上了哭腔。

  夏季的清晨很寂静,并且这里地处城郊,车辆很少,声音传得很远很远,空旷中显得无比的惊惶失措,并且听起来颇有几分凄厉的味道。

  "晕,别啊,你叫什么叫,我是林宇,你小宇哥哥啊,燕子,你不认识了我吗?"林宇同样被她吓了好大一跳,开什么玩笑,弄得他好像要拦路劫人似的。

  手一伸,已经捂住了她的嘴巴,同时小声地在她耳畔说道。

  可他的这个动作却迎来了那个女孩子更加激烈的反抗,边抡起了小挎包狠命地打着他,边拼命地挣扎起来,结果腿下一崴,"呀"的一声痛呼,向后便倒。

  林宇手疾眼快,大手一捞,正正将佳人捞在怀中,避免了佳人受惊而倒地的噩运。

  只不过,这一捞却无巧不巧,正正捞中人家的香臀。

  也不知道是牛仔裤太紧还是香臀过隆,入手紧绷绷的,虽然隔着布料厚实的牛仔裤却依旧能感受到惊人的弹性与手感,也让林宇禁不住心中再次一荡,如同升起了一团火来。第二章:真是长大了

  只不过,两个人现在的姿式却是比较暧昧了,女孩子向后弯腰,纤腰弓成了一道夸张至极的弦线,因为身体后仰,小T恤向上缩去,露出了一截欺霜赛雪的白白小肚皮来,肚脐浑圆,肤色如玉,让林宇的眼睛在这个闷热的清晨吃尽了凉爽的冰激淋。

  同时,他的左手捂着女孩子的香唇,右手抓着人家的香臀,这个姿式实在有些太过份了,典型流氓吃豆腐,就算他心地再纯洁,这个动作也会让人误会连连。

  鼻畔幽香阵阵,让人心神悸荡,无法言说的刺激让林宇登时就起了反应,不要脸的小兄弟就恶狠狠地竖起顶在了人家的小肚子上,不过这功夫林宇却没功夫管教自己的兄弟,还是先把这个小家妹纸摆平了再说,否则再这么搞下去,就算不是拦路劫人也成骚扰妇女了。

  "燕子,别喊了,真的是我,你宇哥,小时候你不爱说话,就我陪着你玩儿来着,你忘了吗?我小时候最爱搭炮楼,可你就喜欢搞破坏,还记不记得曾经因为你破坏了我的炮楼,被我推了一个大跟头的事情?你还去跟我爷爷告状来着,结果我挨了一顿好打,还是你老妈刘婶危急关头闯到我家去救了驾,才免了我一场大难呢。"林宇急急地在她耳畔说道。

  这个女孩子叫刘晓燕,是这片齿轮厂住户刘大妈的小女儿。

  刘大妈是个寡妇,四十岁出头的时候丈夫遭遇车祸没了,当年林宇的爷爷任齿轮厂厂长还没退,看她带着两个孩子可怜,就给她在这里解决了一套住房。

  刘大妈一辈子生了两个女儿,大女儿已经结婚嫁人了,跟着丈夫一起在新世纪商贸广场卖些针织小百什么的养家糊口。

  小女儿就是眼前的这个刘晓燕,刚从地区卫校大专班毕业,叫刘晓燕,目前在地区医院实习。今年二十一岁,比林宇小两岁。今天下午正好放假在家,正温习功课准备考职业医师证。有了职业医师证,以后就会更好就业一些了。今天早晨是刚刚从医院值完夜班回家,没想到,居然就碰到林宇了。

  小时候,两个人总在一起玩儿,是很好的玩伴。其实当时这个小区院子里同龄的孩子也不少,但因为种种原因,都不跟他们玩儿,所以他们两个倒是"同病相怜",自然而然玩儿到一起去了。

  刘晓燕听着林宇的说话,眨巴着明亮的大眼睛,逐渐安静了下来,同时眼里泛起了惊喜交加还有一丝说不出迷茫的神色来。好像,曾经的记忆被唤醒,她逐渐地想起了林宇倒底是谁了。

  "唔唔唔……"女孩子不再挣扎了,示意林宇松开。

  林宇赶紧松开了捂住她嘴巴的手,咧嘴乐道,"看看,想起来了吧?没错,我就是你当年的小宇哥呀。"

  "你,真是,小宇哥?"刘晓燕眨巴着明亮的大眼睛,仔细地看着他,仿佛要找回过去时光中的印象,眼里逐渐有惊喜的表情涌现。

  "当然是了,如假包换。"林宇笑嘻嘻地道。虽然隔了这么多年未见,但冷不防一见面,他却没有半点陌生的感觉,超强的记忆力让他对过去的事情哪怕在几点几刻发生或者是都有什么细节,都记得一清二楚,想忘掉都难。

  "确实,挺像的……嗯,那你,能稍微,离我,嗯,远一些吗?有些硌人……"刘晓燕咬了咬红唇,眼睛向下瞄了瞄,伸出春葱也似的左手食指,小心翼翼地指了指下面两个人正在接触的某个部位,脸红如霞。

  "怎么了?哎哟,对不起,对不起……"林宇向下一看,登时老脸就是一红,自己的兄弟潜藏在暗中狰狞地抖擞着威风,一副霸气侧漏的样子,此刻正狠狠地隔着裤子顶在刘晓燕的腰间,仿佛时刻要裂衣而入,尽显英雄本色。

  赶紧一撅屁股,将自己的兄弟让开了一个安全的距离,同时心底下这个恨啊,"你再敢这么张扬自己的本事,信不信我回去把你割了炖汤喝?"林宇在心底恶狠狠地威胁自己的兄弟。

  "那个,小宇哥,我,我不用你扶了,我自己可以站起来的。"刘晓燕小声地道。

  现在她已经站直了身体,可是林宇的右手却还是摁在她的香臀上,大手上传送过来的热力让她心里跳得慌,如同一头小鹿在撞。

  平生,除了父亲之外,可是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这样近距离地接触过自己,刘晓燕越想越害羞,脸蛋儿已经红得如夕阳斜下时天边的晚霞。

  "啊,是是是,我这不是关心你嘛。你的脚有没有崴到?还痛不痛了?"林宇赶紧缩回了手,不过手上触感惊人的弹性仿佛还在,悄悄地攥了攥拳头,心底下无限感叹,"长大了,真是长大了,哪里都大了,越来越大了……"

  "小宇哥,你这几年去哪里了?当初你走的,我哭……"刘晓燕站直了身体,也没有回答林宇的问题,反而是瞪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急急地问道,不过说到最后一句突然间发现自己好像说漏嘴了,赶紧顿了一下,心底发慌,脸蛋红了红,偷眼看了林宇一眼,看到林宇并没有听出来的样子,才放下心来。

  "嗯,我苦苦想了好长时间,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走,你难道就真的舍得自己的家吗?不过,好在你现在回来了,你不会再走了吧?"刘晓燕望着林宇,眼里有着一丝说不出的渴望与期待来。

  "这一次回来,就永远不会再走了。以前离家出走,是因为年轻不懂事。不过,人总是会成熟的,走得路越多越越远,人就会越来越成熟。"林宇笑笑说道,眼里有一丝说不出的落寂与沧桑一闪即掠,像是经历了无尽的岁月,看破了世间的风尘一般,这一刻,他年轻的脸上有着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沧桑与成熟,却又是那样的吸引人,一时间,看得刘晓燕禁不住有些痴了起来。

  "那你……啊……"刘晓燕刚想说什么,却突然间尖叫了一声……第三章:爷爷

  就在这时,脑后风声响起,林宇想躲,不过脑海里电光火石地一闪,终究还是没有躲,咬牙站在那里硬挺。

  结果,后脑勺上"邦"的就挨了一下,林宇捂着脑袋吃痛地回头一看,就看见一个身材高大的老爷子正站在身后,手里还举着一根桃木拐棍,指着他大骂,"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骚扰妇女?你个臭流氓,快滚,否则我打死你。"

  老爷子大概七十岁出头,精神矍烁,一头富丽堂皇的白发,神态威仪,一看就知道上班的时候就是做过领导的人。此刻,他正死死地盯着林宇,就如同雷锋盯着阶级敌人一样。

  "爷爷,我不是流氓,我是你孙子啊,林宇,小宇啊……"林宇怔了一下,随即眼圈儿就红了,轻声说道。

  "混帐,我孙子六年前就离家出走了,你想冒充我孙子来骚扰妇女?小兔崽子,老子打死你。"那位老爷子看起来年轻的时候绝对是一个火爆脾气,再次举起拐棍要打,只不过,他的拐棍刚刚举起来,却再也打不下去了,停在了空中。

  因为,他看到林宇从怀里掏出了一张像片,像片上,那是一张略有些发黄的照片,上面是一张全家福,还写着,"小宇百天纪念".

  照片上,一对中年夫妇抱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大婴儿坐在那里灿烂地笑,后面是一对年轻的夫妇扶着他们的肩膀,同样笑得甜蜜而灿烂。

  老爷子如何不认识?那分明就是自己的孙子百天纪念的时候他们全家一起照的全家福,这张像片,也只有自己的孙子才有。

  "林爷爷,他真的是小宇哥,是您的孙子林宇啊。"刘晓燕赶紧一瘸一拐地走过来道——刚才不小心把脚脖子崴了,一走路就痛得钻心,可是这个时候她也顾不得了,生怕林宇再挨打,赶紧跑过来道。

  林宇看着刘晓燕婀娜的后背和在牛仔裤紧包裹下弧线夸张的香臀,赏心悦目的同时,也是说不出来的心中温暖。

  这个小丫头,没想到还跟小时候一样那么善良,而且还这么体贴自己,越是,长大了啊。

  "你,你真的是小宇?"老爷子听刘晓燕这么一说,再看看那张照片,禁不住愣住了,手中的拐棍再也打不下去,混浊的老眼中有莹光泛起,他颤着声音问道。

  "我是小宇,真的是小宇啊,爷爷……"林宇张开了双臂,向着老人走去,眼中一片泪光,他期待着下一刻轻拥自己的爷爷入怀,然后跟他无比郑重地说一声,"爷爷,我回来了,我以后再也不离你的身边了,我一定会好好地伺奉你们,直到天年归去。"

  "邦……"没等来想像中的情深拥抱,等来的却是又一记劈头盖脸砸下来的棍子。

  "你个小王八蛋,小兔崽子,你还有脸回来?从小你就神神叨叨的,十八岁那年你父母双双遭遇车祸离开人世,你个不争气的东西却自甘堕落,明明考上了华京大学却不去念,半年之间把你爸妈留给你的所有财产全都挥霍一空,成了个穷光蛋,然后留下一封信就跑了,说什么要云游四海,行万里路去。现在你回来了,你还有脸回来?你知不知道这么多年,我和你奶奶是怎么熬过来的?你奶奶没了儿子媳妇,又没有了孙子,大病了一场,你个小王八蛋,我没有你这个孙子,打死你算了……"拐棍如雨点儿一般地落下来,打得林宇抱头鼠蹿。

  "林爷爷,别这样,别这样,小宇哥刚回来,他就算有千般的不是,您也别这么打他啊,你看他现在的样子,可能也过得也不舒心如意,您再这样打他,他会伤心的。如果他再走了,您可就再也找不回来了,更看不到您的孙子了。"刘晓燕看着林宇挨打,心底下说不出的心疼,拉着林爷爷的胳膊不停地劝道。

  或许是她的话劝阻有了作用,也或许是老人家刚才只是想发泄一下怒火做做样子而已,毕竟,这么长时间没见到孙子,他牵挂得都要疯掉了,乍一见孙子,怒火过后,心疼还来不及,又哪里真的再舍得下手去打?

  "小兔崽子,跟我回家,听到没有?这一次你再敢跑,老子打折你的腿。"林老爷子气哼哼地放下了拐棍,转身便走。

  不过走了两步回头看了刘晓燕一眼,"燕子,刚才是不是这小子欺负你了?我听见你喊救命了。正好早晨下来晨练,就看见这个浑小子在这里缠着你。如果是他欺负了你,我揍他。"

  说着话,老爷子的拐棍又举了起来。

  "没有没有,林爷爷,是我刚见到小宇哥的时候被吓了一跳,产生了误会,所以才喊了起来,小宇哥可是一点都没有欺负我呢。"刘晓燕连连摆手,轻声软语地道。同时斜斜地瞥了林宇一眼,突然间就回想起刚刚的一幕幕,脸儿就有些红,心儿就有些跳,喘气也有些急促起来了。

  "那就好。这小兔崽子,从小就欺负你,以后你离他远点儿,防着他些。"林老爷子哼了一声道,不过望着刘晓燕的眼睛满是慈爱的笑意,看起来平对这个姑娘也是欢喜得不得了了。

  "行了,我先上楼了,小兔崽子,你先跟燕子叙叙旧,然后就给我滚回家里来。你奶奶想你想得已经成病了,要不是她现在已经动不了,知道消息的话早就冲下楼来了。"老爷子哼了一声,扭头走了,只剩下林宇在那里呲牙咧嘴地摸着脑袋,上面已经被老爷子敲得鼓起了好几个大包来。

  "小宇哥,你没事儿吧?"刘晓燕咬了咬嘴唇,轻声软语地问道,同时走过来想看看他的伤口。

  她从小就是沉默寡言,除了跟林宇话多一些之外,从来都不怎么说话的。就算是说话了,也是细声细气的,像是用气在吹,如果不仔细听都听不清楚。而且一说话就脸红,因此小时候林宇取笑她给她取了个外号叫"大红脸",气得刘晓燕好几天都没理他。第四章:占大便宜了

  没想到,长大了她还是这样,除了刚才遇到林宇时的误会所表现出来的刚烈之外,她依旧是那副小声小气儿的样子,招人疼招人爱的,谁见了这样一个清秀美丽并且低眉顺眼小声小气的女孩子,都会涌起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了。

  "我爷爷下手不重,没事儿的。不过,你的脚好像有事,崴得很厉害。来,我看看。"林宇放下手走了过去,自然而然地伸手在刘晓燕的腰间,扶着她往那边的石凉椅旁边走。

  刘晓燕穿的是T恤,稍一动作,小T恤自然而然就会向上略略抬起,露出一小截欺霜赛雪的小腰肢,小蛮腰纤细极了,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而林宇这个自然而然的动作一扶,就正好扶在她的腰间,大手一控,几乎握住了半边腰肢,这倒真是称得上是盈盈一握了。

  刘晓燕脸蛋儿更红了,咬了咬红唇,却一个字都没有说,只是任凭他扶着,可是整个人却好像在云雾里飘一般,就那样飘啊飘的,不知道怎么的就已经飘到凉椅那边去了。

  直到林宇扶着她坐下,她才神魂归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

  此刻的林宇倒是没有注意到她的心理状态,况且他从小就大大咧咧,无论男女都是拍拍打打习惯了,再加上眼前这位是自己小时候的玩伴,相当于异性发小,最初见面的生涩陌生感过后,一切就变得再自然不过了,所以,对于扶着她肌肤相亲这种亲密的动作,倒也没有太过在意,不过他倒是忘了,大家都已经长大了,不是小时候的他们了。

  "你的脚已经肿了。真是该死,我刚才确实吓死你了,唉,燕子,真对不起啊,我只是看到你一时惊喜而已,倒是忘了大家都已经长得变了模样,你可能会认不出来我,会被我吓到。"林宇有些责怪自己地道,边说边扶着刘晓燕坐下,小心翼翼地替刘晓燕脱掉了鞋子,将她的脚放在了自己的腿上,仔细地看着。

  "小宇哥,你别这么说自己,其实是我自己不小心弄的,跟你没关系的。"刘晓燕摇了摇头,小声地说道。

  看着林宇褴褛的衣衫,她突然间就有些说不出的心疼心酸,"当初他父母去世,而他也性情大变,后来离家出走,一定过得很不如意了,他现在这个样子,也不知道经历过什么,真是可怜……"她咬着唇,眼圈儿已经有些发红了。

  不过,尽管林宇衣着破旧看起来像个要饭的,可是刘晓燕离他这么近,却根本没有嗅到半点酸臭的味道,相反,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清香传来,酷似洗澡后的那种清爽的气味,并且,留神看过去,他的脖子上、耳根后,没有半点污垢,清净得很,完全就是一种健康的麦麸色。头发也是干干净净,没有半点油垢灰尘。这倒是与他那身叫花子般的打扮格格不入了。

  "他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干净,气味也没有变,始终是那样好闻的香皂味道,头发也总是那样干干净净的……"刘晓燕轻嗅着林宇身上的味道,一时间,心下突然间就安静了下来,仿佛在这一刻重新回到了小时候,回到了那个值得她无数留恋回忆的童年时代。

  那时候,她沉默寡言,成天也不爱说话,医生说她有自闭症,院子里的孩子也欺负她,母亲为她掉过无数次眼泪。

  而就是眼前的这个小宇哥,在她寂寞孤单无助彷徨的时候,陪在了她的身边,伴她度过了无数个艰苦难熬的日子,或许,也正是因为他乐观向上的积极鼓励还有陪在她身边所给予她的欢笑与快光,才让她走出了那段对普通自闭孩子来说可怕的童年时代,重新过上了一个正常人的生活。

  所以,从小到大,虽然嘴里不曾说,但刘晓燕心底对这个邻家大哥哥向来是无比的崇拜和感激的,至于周围的邻居都说他是一个败家子,是一个浪荡公子哥儿,是一个顽劣少爷,她却从来不那样认为,她坚持认为,林宇就是因为家中剧变才变得那样的,只要给他一段时间,让他恢复过来,他一定就会好起来的。

  看,现在他不是就回来了吗?!

  想到这里,刘晓燕心中就有一丝说不出的小兴奋、小快乐,真的说不上这是为什么了。

  低下头去看着林宇,她突然间,很想抱抱他,或者,搂着他的头,轻嗅他头上那好闻的清新味道。

  低头瞄了一眼,林宇正专心致致地摆弄着她的脚,轻轻地揉捏着,有力大手上传来的热力让她遏制不住的怦然心动,连脖子都涌起了玫瑰般的颜色来。

  咬了咬红唇,她悄悄地低下头去,想凑近一些,再凑近一些,近距离地再闻一闻他身上的气味,近距离地再好好地看看他,这么多年来,倒底有没有什么变化。

  此刻,林宇正摆弄着她的脚,笑着说道,"没事儿,你的脚虽然崴得厉害,但我给你揉几下,保证你不会再疼了。"说着话,自然而然地抬头向她望过去。

  却不料,此刻的刘晓燕正悄然间低下头来,结果他这么一直腰转头,正好两个人嘴唇贴着嘴唇来了个零距离接触——跟老套的韩剧一样,却是真实发生了。

  两个人都触电一样的僵在了那里,林宇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刘晓燕也傻掉了。

  两个人谁都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红唇温暖柔软,零距离的接触更是幽香阵阵,直抵心肺,一时间林宇都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了,自觉不自觉地使劲吸了一下。

  对天发誓,这真的只是一个自然动作。

  "唔,哎呀,你,我……"刘晓燕一下反应了过来,狠狠推开了他,一下便捂住了脸,整个身体都颤抖了起来,死命地捂着脸,就是不放手。

  林宇老脸一红,也是尴尬得要命,"这丫头,没事儿低啥头啊?搞得还莫名其妙亲了个嘴儿……啧啧,还真别说,小嘴儿真甜哪……"舔了舔嘴唇,余韵绕唇,心下麻酥酥的,看着都快哭起来的刘晓燕,又是甜蜜又是有一种罪恶感。第五章:神医啊

  "这个,误会,纯粹是误会。"林宇舔着嘴唇,很是不好意思地道。

  "你烦人,讨厌,我,我,呜呜……"刘晓燕又羞又气,无意中自己的初吻就这么被夺走了,不是这样啊的,她的想像中从来都不是这样的啊。就算自己无数次梦想着跟眼前这个有些小坏的坏蛋发生过这种事情,可那也是在一种有月光有烛光的浪漫场景下啊,哪像今天,他刚回来,两个人刚见着面,还没等怎么着呢,结果就被这么夺走初吻了,这是什么跟什么啊?太丢人了,也太不符合自己的想像了。

  一时间,又羞又气,她踢搭着两条笔直的小腿,不依地大哭道。

  不过,这样的邻家女孩儿,就算她用尽全力地大哭也是小声小气儿的,就像是春闺中的女孩子在幽怜独泣似的,惹人心疼的劲儿就甭说了。

  "好啦,哭什么啊?不就是无意中亲了一下嘛,又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是故意的,就当拉拉手了,大家都没有损失什么,不就揭过了么?"林宇小时候就害怕她哭,一旦哭起来就跟梅雨天一般,缠缠绵绵,络绎不绝,怎么哄都哄不好,也不知道她长大了变了没有。如果还像小时候那样,那可真麻烦了——实在不好哄啊。

  "不是这样子的,不是不是不是……"刘晓燕踢搭着小腿就跟一个过新年得不到心爱花裙子的小女孩儿一般继续抹眼泪,看起来还真没变。

  不得已,林宇只好拿出了小时候押箱底的绝活儿,"再哭,老王家的狗就来咬你了。"

  老王家就是今天早晨林宇看见的那位王婶家,十几年前他家养了一条小京巴,有一次就把刘晓燕给咬了,于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刘晓燕最怕的就是狗。如果林宇真要惹到她让她哭起来,林宇只要这么一声,刘晓燕一准儿就不哭了。

  果然,这一招还奏效。刘晓燕的哭声当场戛然而止,一下松开了手,泪痕斑斑的俏脸上满是紧张的神色,"哪儿呢,哪儿呢?"

  "哈,你个小丫头,还跟小时候一样,那么怕老王家的狗啊。啧啧,看起来这一招还真好使。"林宇刮了一下刘晓燕的小鼻子,哈哈笑道。

  "你,你也跟小时候一样,还是那么坏。"刘晓燕终于知道林宇是在骗她,咬了咬嘴唇儿,翻了一个娇俏的小白眼儿道。

  青春少女还未完全成熟,尤其是刘晓燕这样内敛的女孩子,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放电,可这个不是放电却胜似放电的小白眼儿登时就电得林宇半边身子一酥,好家伙,这种似是而非的小电眼儿可比风情万种的女人直接放电诱惑来得更加让人受不了了。

  "乖乖,这丫头,要是再过一两年真正成熟的时候,那不得迷死无数男人哪?"林宇摁了摁哐哐哐一个劲儿跳的心脏,摇了摇头心底下暗自道。

  那边厢,刘晓燕咬着嘴唇重新捂上了脸,好像羞于见他似的——这个动作也跟小时候一样,像是生气又像是羞涩,反正,特招人疼的那种。

  林宇也由她去,只是笑了笑,继续将她的脚放在自己的膝盖上,轻轻地揉捏着,刘晓燕只觉得自己的脚上好像有一股热流淌过,随后便好很多了,也不知道这是一种因为林宇给按摩的错觉,还是真的林宇的按摩奏效了。

  "现在怎么样?感觉好些了吗?"林宇边摁边微笑道,他的按摩手法儿好像经过训练一般,直觉告诉他,这种手法虽然比较奇特,比起医院里的大夫来却还要专业许多了,也让医生出身的刘晓燕颇为奇怪,以前也没听说过林宇专门学过这方面的知识啊。难不成是他出门在外这几年学会的?那他这几年倒底干什么去了?

  八卦是女人的天性,一时间,刘晓燕倒是对林宇这几年的经历有些好奇了起来。

  "嗯,好些了。小宇哥,你这几年都去哪里了?能跟我说说吗?我很担心……嗯,是很想听听。"刘晓燕捂着脸,小声小气地问道,问到最后,又开始脸红起来。

  林宇一抬头,就看见小丫头赶紧并拢了指缝儿,好像那春葱般的手指头真能把她这个大活人遮住似的。

  摇头笑了笑,"我这几年就是在外头瞎逛,因为父母突然间辞世,我心底下有些想不开,所以,放肆了一些,大家可能也都对我有些看法儿。没关系,这都是正常的。"他不着痕迹地似是而非回答了这个问题,并将话题岔开去。

  "不是的啊,其实,我觉得无论是谁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都不会比你好多少的,只不过,你是过份伤心而已。"刘晓燕从指缝儿里露出两只乌溜溜的眼睛,连连摇头很认真地替他辩解道。

  "是么?那你现在干嘛还一直捂着脸?不愿意见我啊?"林宇打趣地说道,哈哈大笑起来。

  "我,我刚才脸被风吹到了,有些疼……讨厌,你不要老是笑我好不好?"刘晓燕气得一个劲儿地踢着小腿,那两条笔直的小腿就像是湖心处掠过的两只小蜻蜓,点水之间,弄得林宇的心湖也开始荡啊荡起来了。

  "我没有笑你嘛,只是觉得,你跟小时候一样那么天真可爱。"林宇微微一笑道,这句话却是发自肺腑了。

  能回到家乡,能历经心劫,能看到以前熟悉的故人,这种感觉,真好。

  "真的吗?"刘晓燕的眼睛亮了起来,指缝儿开得大了一些,又是开心又是惊喜地问道。

  "当然是真的。不过,你爱哭鼻子的毛病却依旧没改。"林宇亲昵拍了拍她的脑袋,体贴给她穿上了鞋子,"好了,站起来走几步吧,保证你不疼了。"

  刘晓燕心下掠过了一阵温暖,捂着脸站了起来,横了他一眼,娇嗔地道,"不要再拍我的头,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好,好好,你是大姑娘了,总成了吧?"林宇失笑摇头道。

  "呀,好厉害,真的不疼了,一点儿都不疼了。天哪,你太神了,比我们地区医院骨科的快马张张大夫都厉害啊,神医啊,失敬失敬。"刘晓燕原地走了几步,果然一点儿也不疼了,禁不住惊喜交加地道。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绯色红人》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927.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