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芳泽倾心》李晋萧玉如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芳泽倾心》李晋萧玉如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001章 汽车激情

  夜晚,凉风习习。

  李晋嚼着根草根慢悠悠地往家里走,因为赶着种西红柿,所以到这个点才回家。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农村休息得早,虽然只是九点多钟,但是这条主道上已经没有其他任何一个人了。

  天有些黑,他的脚步加快了几分。

  但是刚刚走到江边转弯处,突然就看到江边的大柳树下竟然停着一辆车。

  丰田卡罗拉啊!

  梅河村是个穷村,整个村子只有一辆汽车,那就是在县城里面混得还可以的李光风的。

  这小子不是在县城定居了吗?怎么大晚上跑回来了?

  李晋心中有些好奇,就往车那边走,刚没走几步就发现车子在摇晃了起来。

  李晋眉头一皱,轻轻凑了上去。

  大概是因为里面闷热,所以车窗开了条缝隙。

  一时间,车子里面的声音清楚地传了出来。

  这声音一听就让李晋热血沸腾了,正是血气方刚的男人,哪能经得起如此的声音挑衅。

  原来,这里面两个人正在里面胡天胡地乱来呢。

  虽然看不清楚里面的人是谁,但是从那些简单的粗重声音里,李晋还是听出来了,这其中一人是李光风的老婆,叫杨秀珠的。

  而另外一人……竟然不是李光风!

  是……李东方!

  杨秀珠也是镇上的,只不过是另外一个村子里的,长得那叫一个漂亮,脸蛋就不用说了,最让村里人津津乐道的就是胸前那两坨肉。

  拿村里那些经常大早上在小河里洗衣服的妇人的话来说,那就是木瓜啊!沉甸甸的抓都抓不住。

  虽然说是调笑,但是李晋知道那些老娘们可都羡慕着呢。

  只是怎么这杨秀珠跟李东方好上了,李东方虽然是村长的儿子,但是跟有些小钱的李光风一比可就什么都不是了。

  "怎么样?爽了没?跟李光风比怎么样?"终于,里面的动静停了下来,同时车窗也摇了下来,接着便有纸团从里面扔出来。

  "你这死鬼!"杨秀珠一阵笑骂,显然是心满意足了,"李光风那王八蛋早就被酒色掏空了,哪里顶得上你!"

  "哈哈!"听到杨秀珠这么一说,李东方非常满意地笑了起来,"不过我就奇怪了,这李光风不行怎么还老往俏寡妇那里跑?"

  "切,吃不到就心急呗。还以为我不知道他来就是冲俏寡妇去的?哼,他要跟老娘玩阴的,那就别怪老娘给他戴帽子!"杨秀珠不屑地说。

  "嘿嘿……我爹可也去了,这俏寡妇啊,把我们村里男人的魂都勾走了!"李东方一笑,言语中也带着一股垂涎之意。

  "这次俏寡妇可顶不住了,李光风那犊子可买了催情药,我都看到了。"杨秀珠冷笑一声,"不过也好,这寡妇我老早就看她不顺眼了。心里明明骚气得紧,却偏偏装得跟个圣人一样。"

  李晋脸色一变,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一出。此时听到杨秀珠这么说俏寡妇,顿时就是一怒,从地上捡了个石头猛地就往车子玻璃上一砸。

  顿时就听咚的一声,玻璃被砸碎,里面正准备再一次亲热的两个家伙吓了一跳,杨秀珠更是颤着声说:"谁?"

  李晋却早已经撒开腿就往俏寡妇家里跑去了,一边跑还一边大骂:"李光风李大河两个王八蛋,要是敢动萧嫂子一根汗毛,老子弄死你!"

  梅河村有好几个寡妇,但被冠名俏寡妇的名叫萧玉如,据说不是本地人,不知道什么原因从外面嫁到梅河村来。从她来到梅河村的第一天,萧玉如就将全镇的女人都比了下去。

  那窈窕的身段,那白皙的肌肤,那沉稳的修养……找遍整个镇子,都没有能及得上她一半。

  只是美人命苦,嫁过来三年,丈夫便在外面消失了,再也没回来过,据说是死在外面了。于是萧玉如便成了寡妇,久而久之,加上一些男人垂涎的眼光和一些女人忌妒的眼光,于是萧玉如就成了俏寡妇。

  而萧玉如对此也没有什么辩解,就在众人以为她会离开这个鸟不拉屎的村子时,却没想到萧玉如却安心留了下来,不但留了下来,而且还成了村子学校里唯一的老师。

  李晋是个无父无母的孩子,自从八年前唯一的爷爷也去世了之后,李晋就成了个孤儿。孤儿最是受人欺负,就在李晋孤独无助的时候,萧玉如对他伸出了援手,经常让他上家吃饭去。

  所以李晋对于萧玉如的感情是最深的,当然,除此之外李晋也难免对于萧玉如有另外一股想法。只是,不足为外人道而已。

  李晋如同狂风一般,飞快地跑到了萧玉如的家门口。

  一到门口就看到萧玉如的傻儿子,十岁的傻柱子坐在外面数萤火虫。

  一看到李晋,傻柱子就傻傻一笑说:"晋哥……我刚才数到了十只……但是又飞过来好多,我数不到了!"

  李晋赶紧过去,急切地说:"里面有谁?"

  "村长和……一个光头,说是来看娘亲。他们叫我出来数萤火虫!"

  "妈的!"李晋一听就明白了,合着这两个家伙是嫌傻柱子碍事就把他给踢出来了。

  他着急忙慌的在前面的柴堆里找了根木头,然后嘭的一声就将门踢开,直接就杀往了萧玉如的房间。

  只往里面看了一眼,李晋就眼睛红了。原来就见房间里面,壮年的村长李大河正按着萧玉如,而光头的李光风往在那里要脱裤子。

  此时的萧玉如一脸红潮,但却依旧在拼命挣扎。

  "王八蛋!"李晋看得是目呲欲裂,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直接就抡着那根大松树棒打了过去。

  这一下刚才就砸在了李光风那光头上,一时之间就听到李光风惨叫一声,脑袋已经是见了血。

  "是你!"李光风赶紧将裤子穿上,回头一看是李晋,顿时就露出了害怕的神色。这得要说在梅河村里,李晋就是头一号的混子。

  都说穷山恶水出刁民,但是在整个梅河村,就只有一个刁民,那就是李晋。这是一个讹了他一块钱誓要讨回一百块的种,强悍,那就是他李晋的代名词。

  "误会……"村长李大河也吓了一跳,现在的李晋刚刚二十岁,身材高大,且身体非常强壮,即使是还没到五十的村长也有些害怕他。第002章 玉佩活命

  "我误会你妈!"李晋狂吼一声,挥舞着手中的松树棒对着他们就砸了过去。这两人哪里看过如此强悍的人,一看之下连忙就往外跑,哪里还顾得身上挨了几棒。

  但是李晋已经杀红了眼,就要追出去。突然间就听到萧玉如突然颤巍巍地坐了起来,"小晋,别追了……"

  说完,萧玉如突然间就躺倒在床上。

  "玉如嫂子!"李晋在梅河村是个悍民,但是对于萧玉如却从来都不算是,一看到她昏了过去就顾不得追他们了。

  此时的萧玉如像是昏了过去,但是就在李晋过去的时候却突然间哦了一声,一脸红潮,她的手更是不由自主就往裤子里面伸去。

  这……被下了药!

  李晋虽然猜中了,但是眼睛却不停往萧玉如身上瞧。

  这也难怪,萧玉如实在是太漂亮了。都说杨秀珠漂亮,但是跟萧玉如一比,杨秀珠就是头秀丽一些的猪而已。

  虽然已经是三十三岁了,但是萧玉的身段依旧像是二十岁的少女,该翘的翘,该挺的挺。那肌肤就更不用说了,如凝脂般光滑。

  只是平时的萧玉如都是一副贤淑模样,此时却是媚眼如丝,再经由她将手往裤子里面这一幕李晋差不多就要炸了。

  似乎是萧玉如还有所神智,一看到李晋的样子就是一羞,赶紧说:"快……快给我提桶水过来!"

  李晋也收起了绮念,赶紧去提了桶水过去。

  "出去……把门带上……"现在的萧玉如就像是重病的人一样,说话也没有力气。

  李晋却过去一把抱住她说:"玉如嫂子,你要是难受……"

  "啪!"但是话还没说完,萧玉如却狠狠地给了他一巴掌,嘶叫道:"出去!"

  李晋猛地打了个激灵,自己要真是这样,那和李大河他们有什么区别。

  他恍然站起,然后出去将门给带上。

  只是一会儿,就听到萧玉如里面传来了虽然尽力压抑但却依旧粗重的喘息声。

  但是此时,李晋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邪念。

  猛地他站了起来,将十岁的傻柱子给拉到了门口,恶狠狠地说:"柱子,现在给你个任务。除了我之外,谁要是敢进你家门,你就用这个招呼他!"

  李晋将一把柴刀拎了出来,恶狠狠地放到了傻柱子的手中。

  傻柱子一愣,然后张开嘴傻笑:"好!"

  李晋回看了一眼,然后猛地吐了口口水:"妈的李大河,老子弄死你!"

  说完,李晋重新拿了根木棒,直接就朝着李大河的家里去了。

  李大河家里离萧玉如家里也就十分钟左右的路程,李晋怒气冲冲过去,但刚经过一棵树下,突然间便有一个东西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顿时李晋脑袋一沉,就此昏了过去。

  "妈的,还真敢找来!"李大河抹了把汗,从大树后面钻了出来。

  "怎么办?"李光风手里拿着个石头,刚才正是他从后面偷袭李晋得手的。

  "这小子是村里出了名的刁悍,他可把萧玉如当成亲人,要是醒了之后他还得找我们算账。这事要是泄露出去,咱们可都没好日子过了。一不做二不休……"李大河眼中凶光一闪,"把他扔到江里去,顶多算是失足落河死了。反正这小子除了萧玉如对他好些也没个亲人,死了也没人追究!"

  李光风一想,也是一咬牙说:"好!"

  "嘭!"李晋在模糊中感觉被人扔进了江里,然后江水开始灌进了他的口中鼻中。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他胸前佩戴的一个玉佩散发出了光芒,竟然像是有浮力一竟然将李晋从河里面浮了起来,让他的嘴中和鼻子都进不了水。

  江水越冲越远,很快李晋就被冲到了下游,但是刚好下游有一块草地,这一下他竟然冲到了草地之上。

  那道玉佩突然间化成一道光,直接就冲进了李晋的口中。

  夜,无声。

  李晋悠悠醒来,才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草地之上,但是下一秒他就愣了。因为他发现虽然是晚上,但是自己看东西却十分清楚。

  就在他的前面,一只大概得有一斤多的肥大田鸡正好奇地看着他。要是往常,他根本就看不到。

  啪!关了,世界又黑了,田鸡在眼前消失不见。

  啪!开了,黑夜成了白天,田鸡那好奇的样子再次出现!

  我靠,这个可以自由开关的!

  而且……自己的脑海里竟然有着无数的东西,那些东西都是关于农业的知识……

  "怎么回事?"李晋霍然站起,他只记得自己气冲冲地去找李大河的时候却被人敲晕,怎么自己到了草地上,怎么又有了无数和农业知识?

  "难道……我有了特殊能力?"

  李晋突然间又是一阵高兴,猜到了自己的遭遇。

  此地不宜久留,李晋想都没想就往萧玉如家里跑,直看到大门紧闭他才放心了,然后就回家睡觉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李晋迷糊中还没睁开眼睛,突然间就被外面给吵醒了。他以为发生什么事,慌忙就起来了。

  只见一大群人直接就往那边过去,一边走一边还有人说:"听说俏寡妇惹上大事了,县城里来人了,说是要调查她呢!"

  "调查什么呢?"

  "还不是之前拨了五千块钱下来建学校,说是被偷了,现在人家怀疑是她自己吞了……"

  ……

  李晋一听,顿时就是一愣,然后撒开腿往那边跑。这事他知道,几前说是教育局那边拨了五千下来给村小学的,但是钱刚到萧玉如手中,第二天就不见了。

  此事一直是个谜,村里人都说是萧玉如偷了,但是李晋却根本就不相信。

  "我是县警局的。萧女士,根据你们村小学拨款失窃的事情来看,你最有嫌疑,麻烦跟我走一趟。"一个穿着装,看起来很有派头的人对着萧玉如说。

  萧玉如一言不发地站在那里,看得出来,她的精神不大好。

  "对,肯定是她!"李大河走了出来,指着萧玉如高兴地说:"同志,这钱是我亲手交给她的,第二天就丢了,要说不是她谁信啊!"

  "就是!"李光风竟然没回城,也在那里瞎起劲。

  村里的人也言论纷纷,有不少忌妒萧玉如的人更是在那里指指点点。

  傻柱子看到这么多人说他娘,在那里急得大哭。

  萧玉如只是拉住傻柱子,不让他哭。

  "哟,这不是二皮吗?什么时候你成了警察了?"李晋突然间觉得这家伙有些脸熟,仔细一回想就笑了。

  这货不就是自己在县城里混的时候认识的一个小青皮嘛,干的就是坑蒙拐骗的勾当,什么时候成了警察了?第003章 暴打混混

  李晋这一下来得太突然了,李大河和李光风看到之后都是一愣,这……怎么还活着?

  李晋自然是知道他们昨天晚上将自己弄到江里边想溺死的,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什么二皮?你说什么?"那个自称警察的人看到李晋后慌了一下,不过瞬间却又一脸正气地说。

  "我说什么?"李晋皮笑肉不笑地反问,"看来被警察抓多了,扮警察都有几分像了。"

  二皮怒喝一声,"再在这里胡说八道,扰乱公务,我可以抓你!"

  说完抓他的时候,他的身后突然间涌出三个大汉。

  萧玉如一见,赶紧说:"小晋,别说了!"

  但是李晋却根本就不屑一顾,说来也怪,自从他昨晚视物如白天一样之后他就浑身觉得满是力量。

  "抓我?来啊!"李晋不屑地吐了口痰,"二皮,你他娘的今天要是没胆抓我,你他妈就是个太监!"

  "妈的,抓了!"二皮本来还有些害怕李晋,但是一看自己这边三个大汉就胆一壮。

  他当然认出他了,这可是个狠角色,两年前在县城的时候两人有过一次交锋,当时二皮仗着年纪大想要跟他干一架,结果被李晋拿着板砖足足追了三条街,到现在他的耳根后面还有李晋给他留下的伤疤。

  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还能遇见,那就把这旧仇一起给报了!

  二皮这一声大喝,那三个大汉狞笑着向李晋扑了过去。但是却见李晋猛地一拳打出,最先冲过去的那个家伙闷哼一声,竟然就那么晕了过去。

  剩下的两人吓了一跳,呆在那里没动了。

  "你……你敢打警察!"李大河也吓了一跳,不过到底是老奸巨猾,马上就跳出来给李晋安罪名。

  "对对,李晋打警察了!"李光风赶紧也跟着喊。

  但是李晋显然不怕,因为他知道些人根本就不是警察。他上前一拳将另外两个家伙也给撂倒,瞬间就到了二皮的面前。

  二皮没想到李晋如此厉害,再想起他的狠劲,顿时就是腿一软,后退了两步,唰的一下就拔出了腰间的枪。

  "你……你别过来,我……我开枪了!"

  李晋嘿嘿冷笑,根本就无视于他手中的枪,"有本事就开啊!"

  萧玉如急了,脸色微白,大喊道:"小晋,赶紧停下……"

  但是话音刚落,却见二皮突然间一把跪到,将枪一扔。

  "晋哥,我……放过我,我也不知道您老人家在这里,不关我的事啊!"

  众人都是一愣,还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

  只有李大河和李光风相视一眼,感觉不妙。

  "好大的胆子啊,都敢冒充警察了!"李晋一脚将二皮给踢翻,然后冷声说:"我问你,谁让你来这里吓我嫂子的?"

  "是……是李光风……他给了我三千块钱,让我来假扮警察,说只要假扮便衣就可以……我……我不知道是您的嫂子,脑袋一热就答应了!"二皮看到三个兄弟这么快就在李晋面前倒下,根本就不敢有反抗之心,被这么一问顿时就竹筒倒豆子全给说了出来。

  村民们都傻眼了,合着这警察是假的啊,而且还是李光风让人假冒的!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看向了李光风。

  李光风没想到二皮这么不靠谱,马上就跳脚大骂说:"你自己想讹钱就讹钱,别把脏水泼到我身上来……"

  二皮怕李晋,却不怕李光风,闻言就是一怒,"就是你说的,昨天晚上半夜给我打电话,让我连夜过来,说是过来只要这么吓一下就给三千。你还说就是看上人家小寡妇了,到时候跟村长逼一下小寡妇,小寡妇就到了你们嘴里了……"

  二皮可是不管不顾了,竟然一股脑地全给说了出来。

  李光风脸色一变,李大河同样也是。

  "你……你胡说!"李大河气得身子都快挺不住了,"给我滚,再让我见到你来我们村,老子拿鞭子抽死你!"

  二皮看了眼李晋,见他没反对,赶紧过去将那三个兄弟拍醒,一溜烟跑了。

  "村长,这事……"李晋一脸森然地看向了李大河。

  李大河心里一虚,怒道:"他……他那是骗人的!就是想把我和光风一起拖下水!"

  "就算是骗人,你身为一个村长,连真假都分不出来吗?"李晋反问道。

  李大河脸色一涨,竟然没办法反驳。

  "虽然他们是假的,但是村里小学丢钱这事总是真的吧!"李光风这时候接过话来,"这钱可是我们修缮学校的,丢了就得赔出来。萧玉如,这钱既然是你丢的,那就应该你赔出来!"

  说来说去,还是钱最重要。

  这么一说,其他的村民纷纷在那响应,"对,就是!"

  "说不定就是她一人吞了!"

  "没错,要把钱拿出来!"

  ……

  李大河看到李光风成功将话题转移,终于是松了一口气。他脸色一整说:"好了,我是村长,这事我来作主。萧玉如,这事大家总没冤枉你吧。三天内,你必须将这笔数补齐,不然,到时候我就亲自去镇上跟镇长说一下情况!"

  萧玉如脸色微变,五千块看着不多,但对于这个贫困村来说,五千块就是他们一整年的收入了。

  萧玉如只是个山村教师,拿的钱少得可怜,而且还得贴补家用,根本就没钱。

  "好!三天内五千块补齐给学校!"萧玉如在犹豫的时候,李晋却开口说话了。

  "补齐之后你两个王八蛋要是再敢来骚扰玉如嫂子,老子绝对不会放过你!"李晋说完又恶狠狠地对着他们撂下这么一句话。

  李大河吓了一跳,想起昨晚的事情更是胆颤心惊。但是他却冷笑了一声,这全村只怕也没有几个有能力拿出五千块现金的家庭,就凭无亲无戚的李晋?

  不对,他倒是有个有钱亲戚,但谁不知道,这亲戚连他的死活都不管了,谁还给他钱啊!

  很快众人就这么散去了,李晋走到萧玉如面前,想起昨晚的事情便有些尴尬,只是还没等到他开口却听萧玉如说:"五千块钱……上哪里找去?"

  李晋安慰说,"你放心,我会处理的。"

  说完,李晋突然眼睛一亮,原来他竟然发现萧玉如身上人几个点蠢蠢欲动,好像很不安一样。

  李晋心一动,马上就脱口而出:"玉如嫂子,是不是昨天晚上的药性还没有完全清除?"

  萧玉如俏脸一红,没想到既然被李晋给看出来,当下就声如蚊蚋说:"我……好像……是没清除!"

  "我来给你治!"李晋马上就拍了拍胸脯说。第004章 抓田鸡

  但是萧玉如一听这话却是脸一红,走进去就要将门给关上。

  李晋连忙在她关门之前蹿了进去,着急地说:"玉如嫂子,你想多了,我真的只是想帮你治好。那些东西久留在体内不泄出来的话对身体不好,你……"

  萧玉如一怔,她自然知道不好。昨天晚上她可是一晚上都没睡,这个年纪的女人独守空床,而且又是在药的作用下,她过得可以说是十分辛苦。

  直到今天早上,要不是他们跑过来闹事她只怕现在也没起来。

  "哎呀!"李晋是真心想帮她治好,也不容她多想,一把将她抱起直接就抱到了床上。

  萧玉如啊了一声,刚想要拒绝,但是一碰到李晋那健壮的身体竟然感觉有些留恋。但是没等她沉浸在里面,李晋却已经将她抱到了床上。

  这……久违的味道啊!

  萧玉如心中如小鹿乱撞,竟然没有拒绝。

  李晋从眼睛看上去,就看到萧如玉的身体上呈现出很多红点,那表示那里有问题。

  "解决的方法……嗯,吃药或是……按摩?"说来也奇怪,随着他看到那些常人看不到的东西后,脑海中竟然也出现了解决的方法。

  药?

  看来暂时是不行,先按摩吧!

  "玉如嫂子,我帮你按摩,引导一下里面那些东西。"说着,李晋也不客气就脱鞋上床,直接就让萧玉如躺好,然后一屁股坐到了她的背上开始给他按摩。

  李晋的手法非常熟练,让李晋自己都感觉到了奇怪。

  而萧玉如就在李晋坐上她的背上那一刻就低吟了一声,全身火热了起来。不过她咬着牙愣是没动,但是李晋的手法实在不错,按到舒服处,她竟然轻轻嗯了一声。

  这一下轻嗯声直接就让李晋打了个激灵,瞬间就起了反应,这一下刚好就顶在了萧玉如的背上。

  萧玉如一愣,然后便颤抖了起来。

  她是个少妇,自然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李晋也感觉不对,赶紧下来了,反正按的也差不多了,他用眼睛一看就发现那些红点已经黯淡了不少,看起来应该暂时没有什么问题了。

  见李晋自己跳了下去,萧玉如有种失落的感觉,不过很快她就坐了起来,别说这么一按感觉真的好了不少。

  "五千块钱,你准备怎么办?要是实在不行,我看就把家里的东西卖掉吧,怎么都能凑齐五千块钱。"萧玉如坐了起来,整了整衣裳,轻轻说。

  李晋摇了摇头说:"你不用担心这个事,我来处理。"

  虽然说是他来处理,但是他却是一脸迷雾,其实他也不知道上哪找钱去。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就听到外面咕的一声。

  李晋眼睛猛地一亮,田鸡!

  对,没错,去抓田鸡!

  他猛地跳了起来,直接就一把握住萧玉如那双柔软的手,兴奋地说:"晚上去抓田鸡!这玩意值钱,肯定能卖不少钱!"

  萧玉如被他这么一抓,全身就是一震,刚才好不容易退下去的火热感觉再次涌了上来。

  这样握着,竟然感觉好有安全感!

  本来李晋是想说自己去抓的,但是萧玉如死活不肯,毕竟是晚上而且又是夏天,像这种地方除了田鸡多,蛇也多。

  于是两人一前一后拿着手电就出去了。

  村子里的田鸡肯定不少,但是从来就没有人形成规模去抓,田鸡这东西不怎么好抓,而且他们也没往心里去。

  "玉如嫂子,你就背着这个篓在这里等我。"到了田埂边,李晋将竹篓一放,然后嘱咐萧玉如。

  萧玉如点了点头,叮嘱说:"那你小心些。"

  李晋点头,然后就拿着手电往田里去了。

  李晋一到这里,心思一动,昨天晚上那种情况再次出现,此时他看这里如白天一般。不单是这样,他还能看到一些根本就很难看到的东西。

  比如说在右手边的田埂上有一条水蛇正潜伏在那里,而在自己的前面一米处,正有一只大大的田鸡。

  李晋嘿嘿一笑,然后用手电一照,那只田鸡被灯一照,顿时就不动了。

  李晋咧嘴一笑,飞快地捡了起来,然后拿绳子一绑腿。接着继续往前走,没走几步前面又看到一只……

  不过十几分钟,李晋手上已经串了好长一片田鸡。

  李晋赶紧回到田埂边,然后将那一串田鸡扔到了竹篓里面。萧玉如呆了,不可思议地看着李晋。

  李晋却没心思跟她多说,再次往田边走去。

  ……

  "这里都装满了!"不过三个小时,那个竹篓已经装满了。李晋一把将之背了起来,他心中掂量了一下,大概有一百来斤吧。

  "走,我们先回去。等下我再来抓,再抓三个小时应该可以凑到两百斤。这野生的田鸡可是个稀罕东西,城里人最喜欢吃了。明天一大早我就去山贵家借他们的三轮车去城里把这些东西给卖了!"

  说完,李晋背着一篓子田鸡跟萧玉如就回家了。

  第二天一大早,李晋就借了山贵家的烧油三轮车直接就去了城里。货轮上,放着满满两个竹篓的田鸡。

  那是他昨天晚上费了一晚上的时间抓的田鸡,保守估计应该有两百三十斤。以现在的市场价二十块一斤的话也都四千多了,再加上萧玉如一些钱,还那五千块足够了。

  在萧玉如的目光中,李晋开着叫得比鬼还大声的三轮车直接就奔城里去了。

  李晋能想出田鸡这么一个法,那是因为他之前在县城混的时候有个兄弟开了一家餐馆,他想把这些田鸡卖给他,这样应该可行。

  到了城里李晋就打通了那个哥们的电话。

  "喂,德子是我,李晋啊!是这样的,我在乡下弄了批田鸡进来,听说你开了个餐馆,我把……"

  "晋哥,不好意思,我这实在忙,就先这样了!"但是还没等他说完,那边已经将电话给挂了。

  李晋一怔,缓缓将那个古老的诺基亚给收到了口袋里。

  自从半年前那件事情之后,他李晋便不再是李晋了。那些兄弟啊什么的,只怕早对他避之不及了。

  人情冷暖,大概就是这样了。

  他微微叹了口气,要是他不帮忙,自己可就不大好卖了。

  他抬头一看,顿时就是一愣,前面一栋建筑上,正有五个大字:原生态农庄!

  有了!李晋眼睛一亮,顿时就有了主意。第005章 进城

  原生态农庄其实挺有名的,现在的有钱人总喜欢吃些乡下的东西,很有原生态的农庄就是这样来的。

  很显然,这一家也是这样。

  农庄很大,李晋没有直接从大门进,而是抄小路进去了,毕竟这里没有警卫。

  他之前跟人来过这里,知道这里的大概布局,也不乱走,直接就朝着厨房那边走去。

  李晋也不客气,直接就大摇大摆走了进去,然后说:"请问你们收田鸡吗?"

  里面有一个肥肥的大厨模样的人站了出来看着李晋,顿时就劈头盖脸骂道:"滚滚,怎么跑到我们厨房来了,什么田鸡……给我滚出去!"

  李晋一愣,对于这个厨师的恶劣态度很不满,"你不买就不买,凶什么凶!"

  李晋可是个混世刁民,也就是现在脾气好了些。

  "还敢顶嘴!"厨师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还敢跟自己叫板,顿时就火了,怒道:"你小子再不给老子走,老子叫保安了……"

  "月之湖的那道田鸡客人不满意,说我们用的根本就不是野生田鸡,并且个头太小,要我们重做!"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材高挑的年轻女人急吼吼地走了进来,显得有些着急。

  李晋一看到这女人顿时就是眼睛一亮,因为她的胸部实在是太显眼了,她那么着急地走过来,最先入眼的便是她那饱满的胸部。

  "刘经理!"厨师一见这人,顿时就改成了笑脸,"这不,我们前阵子自己养的野生田鸡已经吃完了,后面用的都是市场上买的饲养的……"

  "饲养的!"刘经理眉头一皱,然后怒道:"我不管,这个客人是个美食专家,这次专门来给我们农庄试吃并评分。这次要是他不满意,只怕我们农庄明天立刻就会出现在美食专栏上,并且还是不及格的那种。田鸡……马上给我想办法……"

  刘经理越说越激动,没注意到旁边放着的竹篓,一脚踩过去就要摔倒。

  "哎哟……"刘经理娇喘一声,众人听的都是一阵面红耳赤,实在是太诱人了。

  "你们怎么放东西的,客人要是见到……咦,田鸡!"刘经理正要发火,突然间就看到那被人撞到的篓子里竟然不断跳出田鸡。

  "哎哟……"李晋这才从刘经理那丰满的臀部里反应过来,没办法,刚才这刘经理躬身那一刻屁股对着他,他一下子就看到了她那红色的小内内。一瞬间他就起了反应,特别是从后面看上去更让他感觉血液都在燃烧。

  "我的田鸡啊!"李晋赶紧过去将那些田鸡抓了回去。

  "你是谁?"刘经理这才发现有个外人在这里,顿时就狐疑地看着他。

  李晋赶紧说:"我叫李晋,是卖野生田鸡的。这些田鸡都是我挑来卖的,本来是想给各位看看,但是你们这位大厨说不要,并且还要赶我出去,所以我……还是走吧!"

  说着,李晋装模作样就要挑着担子离开这里。

  "什么?你是卖野生田鸡的?"刘经理眼睛一亮,赶紧把他叫住,"这些都是野生田鸡吗?"

  李晋心里一乐,点头说:"那肯定是,是我……前几天花了好些时间抓的。"

  "真的是!"马上就有懂行的厨师走了过来抓了一只田鸡看,"这……好大好肥的田鸡,这才是上品啊!"

  厨师露出了赞叹的神色。

  "多少钱一斤,你这里有多少,我全部都要了!"刘经理一听厨师这么说,顿时就是一阵激动,真是上天给自己派来的卖田鸡的吧,竟然会这么及时就会有卖田鸡的进来推销田鸡。

  想到这里,刘经理狠狠瞪了一眼那个胖厨师,这个小子刚才可以差点把李晋给赶出去了。

  "多少钱一斤吗?"李晋想了想,然后嘿嘿一笑说:"这些野生田鸡可比饲养的要好,而且你看又这么大只一个,就……"

  "四十一斤!"刘经理非常爽快地给了一个价格。

  李晋一听心底都快乐开花了,四十一斤,比自己想的可高出了一倍。

  "好!四十就四十!"李晋也不是个贪心的人,知道适可而止,马上就答应了下来。

  "这些我全要了,那个……把这些搬去称一下!"刘经理是个说干就干的人,马上就让人来称。

  称完后发现有两百三十八斤,刘经理大手一挥说两百四十斤。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一转眼,九千六百块钱已经到手了。

  "还看什么,还不快去给客人做这道菜!"见到胖厨师还在那里傻看,刘经理不由有些恼火。

  胖厨师一想自己刚才差点把这个叫李晋的家伙赶出去,还是不要在这里惹他们了,赶紧去做事了。

  "李先生,这次你可是帮了我的大忙了。这样,我们的农庄常年都需要田鸡,这是我的名片,以后要是还有田鸡,我希望你直接拉到我们农场来。你有多少我就要多少!"刘经理递给李晋一张名牌,很是高兴地说。

  李晋接了过去,微笑说:"那行,以后我要是有田鸡拿进城卖,我就直接找刘经理了。"

  刘经理一笑,别说这个小伙子看着还挺顺眼,人也长得不错,特别是那身肌肉。唯一不好的就是……

  刘经理突然感觉有些不好意思,自己想哪去了。

  李晋哪知她心里在想些什么,拿了钱后直接就骑着三轮车往回走了。

  现在已经是下午了,这上百里的路,三轮车的速度又不快,他要是不早点回去就得走到很晚了。

  买了瓶水又买了袋面包后,李晋就再次上路。

  这么容易就到手了将近一万块,这让他突然间对以后的日子期盼了起来。

  自从他从县城回到乡下后,一直都不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但是现在他隐隐觉得自己知道了。

  李晋这一路心情不错,几乎是哼着歌回到村子里的。

  等他回去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了,也怪不得他,这三轮车老是熄火,一路上走得都不大顺。

  一路上都没怎么休息也没有解手,李晋到了这里就觉得有些急,看着刚好旁边有个茅厕就准备进去解个手,但是一进去就听到里面尖叫了一声,然后就听到一个声音说:"谁?"

  李晋打开手电一看,顿时就乐了。

  原来是村长李大河的媳妇原来号称梅河一枝花的叶乔在那里如厕呢。

  但是偏巧不巧的,叶乔这个时候刚才已经如厕完了正准备穿裤子呢,这一下刚好就将她白花花的大屁股给看了个够。第006章 村长夫人

  "哟,我说是谁呢,原来是小晋啊!"叶乔在萧玉如来到梅河村之前是村里的一枝花,要不然村长李大河也不会娶她了。

  虽然今年已经近四十了,但是保养得当,再加上不用干农活,所以还是一副三十左右的样子,打扮也非常入时。

  叶乔看到李晋,双眼露出了迷离的神色,不急不缓的穿上裤子,丝毫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

  "乔婶子!"李晋嘿嘿一笑,瞄了一眼就要出去。

  但是一出去却被叶乔给扑了上去,竟然直接就往他关键部位抓去,口中还说道:"小晋啊,我可是听说你那东西不小啊,给婶儿看看?"

  李晋连忙后退了几步,倒不是他清高,而是这叶乔的名声不好,拿城里的流行话来说就是个公交车。

  他李晋是刁悍不假,但不代表他喜欢跟这样的人玩。

  "乔婶儿,这要是被村长知道了,我可讨不了好啊!"他只好将李大河抬出来做挡箭牌。

  "切,那个没用鬼!"叶乔不屑地说了一声,"这老家伙自己不行还老喜欢在外面拈花惹草,回来就跟头死猪似的,搞得老娘在家里还不得自己解决啊!再说了,你小晋怕过谁来?就是被那老家伙知道了他也没胆找你的麻烦呀!"

  李晋嘿嘿一笑,干脆就将在路上买来解渴的黄瓜递给了叶乔,一脸坏笑,"乔婶,这是个好东西。要不您先用着?"

  说完,李晋根本就不敢多待,这个年纪的女人似虎狼,他要是再敢待下去只怕连皮都能把自己给吞了。

  叶乔看着李晋那飞奔的样子,忍不住就笑骂:"跑什么跑,还真当老娘能把你吃了!"

  李晋虽然在梅河村是个刁民,但是却长得与其他的村民大不相同,高高的个头,一身的肌肉,而且脸还长得挺好看,所以很受村里女人的喜欢。

  "小家伙,老娘要吃你你还能跑得掉?"叶乔看着李晋的背影,然后低头一看黄瓜,一口就咬了下去,一脸的媚笑。

  李晋将三轮车在到了自己的那几间老屋门前,心想夜深了,就明天还给山贵。

  本来想洗个澡就睡觉的,但是一想萧玉如肯定在担心自己呢,于是就赶紧往萧玉如的家里而去。

  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左右了,按正常情况来说农村大多数人都已经睡下了。但是这个时候的萧玉如家却没有关灯,而且门竟然也开着。

  李晋心中疑惑,就赶紧走了进去,一进去就怒火滔天。

  "玉如啊,你看啊,现在柱子又是傻的,你一个妇道人家能有什么收入。只要你跟了本村长,我保证你生活无忧,怎么样啊?"李大河那猥琐的声音传了过来。

  "村长,那五千块钱小晋已经去县城卖东西赚回来,他一回来就马上还给你。你可不要乱来!"萧玉如生气地说。

  "还回来?"李大河哈哈一笑,"你真当钱那么好赚,真那么好赚的话当初李晋那个王八蛋也不会蛋都没带回来一个!"

  "你别动……放开我……"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就听到萧玉如的一声大喊。

  李晋嘭的一声就闯了进去,这个时候李大河已经扑到了萧玉如的身上,就要将她压在身下了。

  "找死!"李晋怒吼一声,一手就将李大河给提了起来,然后嘭的一声就摔到了地上。

  李大河惨叫一声,这一下差点将他的老骨头都给摔碎了。但是回头一看到是李晋时顿时就是一愣,然后就恐吓说:"李晋,你这是殴打干部,是犯法的!"

  "我打人犯法?你他妈强奸不犯法啊!"李晋气脖子都红了,对着李大河怒吼。

  李大河好汉不吃眼前亏,他本来就是听说李晋一大早进城去了所以才趁虚而入的,现在既然李晋回来了,他自然就不敢多待了,赶紧灰溜溜地便跑了。

  "玉如嫂子!"李晋赶紧过去将萧玉如扶了起来。

  萧玉如恍然间坐好,神情非常不好。

  李晋咬牙说:"玉如嫂子,你在这里等着,我把李大河抓过来给你磕头认错。"

  他正要起身,萧玉如却一把抓住他摇头说:"算了!"

  李晋一看到她的样子,心里却叹了口气。萧玉如太善良了,这么些年尽管在村里受了多少委屈,可是却从来都没有对那些人如何怨恨过。

  "田鸡卖得怎么样了?我傍晚去了几趟你家里你都还没回来。"萧玉如转移开了话题,轻轻问。

  "全部卖了!"李晋见她不想说也就不说了,直接就将那九千多块钱全给掏出来。

  "一共卖了九千多块钱,全在这里!"说着,李晋将钱全递到了萧玉如的手中。

  萧玉如一怔,"这么多!"

  她有些恍惚,她大概也知道那些价格,不可能这么多的。

  李晋便将今天自己在城里遭遇说了出来,萧玉如这才松了口气。她其实担心着李晋在县城里面做了什么才弄来这么多钱。

  李晋前两年在县城里面的事情梅河村的村民大都有所耳闻,虽然表面上都对李晋没说什么,但是私底下不知道有多少人看不起李晋。

  小青皮嘛,谁都知道李晋前两年就在县城里是个混混。

  "回来就好,明天……明天就把钱还上吧,省得李大河老是来这里。"萧玉如叮咛说。

  李晋点了点头,萧玉如却将钱还给李晋。

  李晋不收,然后一脸认真地说:"玉如嫂子,以后我赚的钱全都给你好不好?"

  萧玉如俏脸微红,然后赶紧说:"小晋你不要胡说,你要是赚了钱就存下来娶媳妇。嫂子是什么人,能用你的钱。"

  李晋壮着胆子说:"那我就不娶媳妇了……"

  萧玉如赶紧打断他的话说:"不娶媳妇怎么行,那我就把钱先收起来,帮你存着,你要是想用钱就直接跟我说。好了,天这么晚了,今天你累了一天赶紧去休息吧!"

  说着,萧玉如就将李晋往外赶。

  看着萧玉如在昏黄灯光下显得犹为惊艳的脸庞,李晋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胆子,猛地一把按住她的脸,然后重重地亲了上去。

  "啊!"但是就在李晋将舌头伸到萧玉如的嘴里的时候,却从那里传来了一声剧痛。

  他赶紧后退了两步,再一看萧玉如却是盯着他,一脸复杂,"小晋,你要是再敢对我乱来,这辈子我都不让你进我的家门!"

  李晋吓了一跳,看着凛然不可侵犯的萧玉如喃喃说:"是……我错了……对不起!"

  李晋说完扭头就走,萧玉如看着他回转的身影,想出言叫住他问他那一下咬得痛不痛,但最终却没开口。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芳泽倾心》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926.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