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流浪花者》王强苏曼林希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流浪花者》王强苏曼林希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 发现秘密

  我叫王强,绵阳人,今年十六岁,是个高中狗。从我六岁开始,我就被家里人不停的打骂,那个时候我还不晓得是为什么。每次被打了,就去找我哥,我哥看都不会看我一眼,只会给我两巴掌,说:野种,滚远点!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我不是他的亲弟弟,他爸爸也不是我亲身父亲,我妈是有了我才嫁过去的。这还不算什么,最主要的是我妈以前在东莞做小姐,而我亲身父亲是谁,没人知道,都说我是嫖客的儿子。

  六岁那年,我妈得了子宫肌瘤死了,那时我根本不懂什么,还以为她只是睡着了,搂着我哥还嘻嘻哈哈。

  单纯、无邪、稚嫩,就是我六岁之前的写照,我妈死后我后爸和我哥就开始明目张胆的排挤我了。我发现家里的人全都针对我,甚至我哥亲口说不如把我卖了算了。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恨我哥,我发誓有一天要报仇!

  我当时傻,认为自己可能学习不好,爸爸才不爱搭理我,于是我发奋念书,后来成了班里第一名,拿着成绩回去给我后爸看,本以为他会夸奖我的,没想到直接把试卷给我撕碎了。

  我歇斯底里的哭着,去问我哥这是为什么,我哥冷冷一笑,直接把烟头按在我的手臂上,说:因为你是个野种。

  我的童年和少年就是这样度过的,在冷眼和嘲笑中长大,周围没有一个朋友,唯一能做的就是念书,幻想着将来考个好大学,逃离这个家庭。

  我中考考的很好,全校第三名,被重点高中录取了。但我爸不想在我身上花钱,也害怕我将来考上大学,就不让我读高中,还把我的录取通知书扔了。那天晚上我哭了,我梦见了我妈,她跟我说:王强你要坚强。

  我打死也要上高中,最后后爸没办法,就答应了我,但是不要我去重点高中,要我去一个三流的高中——绵阳二中。

  对于这种学校,我太了解了,里面全是打架贪玩的混子,我坚决不去,和他闹的而很僵。但最后我还是去了,因为嫂子是二中的老师,跟我说去二中愿意和我做……做什么呢,往后面看你就知道了!

  暑假天我哥回来,他一改往日对我的态度,安慰我说多哪所学校都一样,关键是自己要认真学校,跟我说去了二中没什么不好的。

  我知道我哥是什么人,这种虚情假意我见多了,根本没有搭理他,但也不敢说不。

  见我不想去,我哥就叫他女朋友来给我做动员工作。这也就是我第一次见到他的女朋友,就是我的嫂子苏曼。

  苏曼穿着紧身衣,长发披肩,很是性感。

  你们可能会说什么样的哥就找什么样的嫂子,认为嫂子会对我不好。其实不然,她对我很好,好到让我和她……苏曼见了我第一句就说:小强,你比你哥帅多了,将来肯定会祸害很多女生。我听了也就一笑,不过觉得嫂子这人挺随和的,而我哥居然没生气,还鼓励我。

  不过这也亏得我哥鼓励我,不然我也不会拿下我嫂子的,我只能对他说一声活该!

  原来苏曼在刚毕业在二中当老师,她就劝我跟着自己去读。我很不情愿,她就轻言细语的劝慰我,她很会说话,一点也不像我哥那样的粗暴。我当时在想,她这么好的女人,找我哥还不如找我。

  没办法。于是我就有了不该有的想法,什么想法呢?我相信每个高中生都知道……苏曼跟我讲说二中很正规,去了就让我进重点班,还说每个月有生活补助给我,跟我讲先在二中正在暑假补习,叫我先去感受一下,和她住在一起就行。

  我本不想去的,但是想着能和如此美艳动人的嫂子住在一起,还是有些激动,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跟她去了二中。

  可能是苏曼刚刚和我哥恋爱吧,两人并没有同居,苏曼和我住在学校里面。

  暑假补习还算可以吧,但也不怎么样,我迷上了苏曼,特别是她对我的关心和爱护,让我难以自拔。

  怎么爱护的呢?往后面看你就知道了。

  那会我刚学会看快播,加上男儿热血,就经常抱着苏曼的笔记本,在自己的卧室里看片子。

  那天晚上我正看的兴奋呢,突然门开了,进来的正是苏曼。我吓坏了,脸瞬间红了,想着这下嫂子肯定要骂我,还会告诉我哥,我哥不打死我才怪呢。

  然而没想到,苏曼非但没有骂我,还叫我去她的卧室。

  我当时就懵了,想着,这是什么意思?我怯生生的就去到她的卧室,她就坐在床边上,穿着黑丝超短裙,性感的喷血,正在涂抹口红呢。

  她轻轻的跟我说:小强,来坐下。

  这是什么节奏?要让我坐在她的床上,这难不成真的想和我发生点什么吗?

  然而苏曼并没有责骂我,还答应我不告诉我哥,摸着我发烫的额头,就给我讲起了道理。

  苏曼说我现在正处于叛逆期,看这种东西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看了千万不能乱来,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还说要帮我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不能因为这个耽误学习。

  我点点头,默默的看了下她,她继续讲着。

  说完这些,苏曼就送了我一本书,叫《男孩如何成为男人》,叫我没事多看看,能学到不少。书写的很励志,讲的是男孩子如何排解压抑的情绪,只是我从里面学到的全是《女孩如何成为女人》。

  可以说,正是因为嫂子送的这本书,让我了解了成人的世界,我不得不感谢如此开放的她。

  你们可能会好奇,觉得嫂子是老师,这样的教育方式也太开放了吧。但我得告诉你们,嫂子大学学的是艺术专业,是教音乐的,她懂得教育不是压制,而是疏导,所以才这么教育我。

  你们说,有这样一个德艺双馨的老师,我未来的生活能不幸福吗?

  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每次她洗完澡,裹着浴巾就进入我的卧室,问我有没有复习好试学的课程。我看着苏曼那样,即便是没学会,也要说学会了啊。

  还有一次,苏曼带我去游泳,就我们两个人。她明明会游泳,却搂着我的脖子,要我教她。但我那会还胆小,不该进一步,努力的控制自己……苏曼对我就是这么的好,很快我就在她的软磨硬泡下,正式报名入学了。我心里虽然不甘心,但是想着日后能和她住在一起,接受她这样的教育,也没什么。

  然而,事情并非的想象的那样。自打我报名后,苏曼就不让我和她住在一起了,要求我只能住在寝室,还跟我讲不要对外公布我和她的关系,只能叫她苏老师。

  我当时傻,觉得这是我们的秘密,结果去了寝室一问才知道,原来我被卖了!

  因为我这成绩,二中能招收过来,不但不要我的学费,还会给我家里五万块钱!

  想到这里,我都快疯了,原来苏曼是和我哥合伙起来骗我的,为的是利用我搞钱而已。我很气愤,就去质问苏曼,结果她不理我,也不承认。就这样,我们成了陌生人,就从这个时候开始,想着一定要报复她和我哥——我要狠狠的羞辱这对奸夫淫妇。

  然而我一直都没抓到机会,足足等了两个星期吧,但机会还是来了。

  这天晚上心情低落的我一个人在操场里转悠着,没有朋友的陪伴,如同孤独的鸟儿。突然我看见足球场上有一对男女在亲热。

  我一个屌丝,哪里见过这场面啊,就摸索着过去看。结果一看,我他惊呆了,操场里缠绵的男女居然是我们班最恶心的肥仔何磊,而那女人正是苏曼。

  何磊是我们班出名的混子,一米七的个头,肥的跟猪八戒似得。

  我看着这一幕,我傻了!回过神来后拿出手机,把两人亲热的视频拍了下来。我拍这视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用这视频要挟苏曼,就是要用这视频要挟她。想到这里,我就兴奋……第二天我带着手机走进了她的办公室。见我来了,她也没说话,冷漠的很呢。我坐在了她的旁边,拿出手机,说:"苏老师,我给你看个东西。"

  说着,我打开了视频,看着视频,她吓坏了,小声的说着:"你,你怎么有这个,快点删掉……".第二章 要挟

  "我为什么要删?你做出这种事,我只要把视频拿给办公室的老师看了,你等着完蛋吧。"我贴着苏曼的耳朵轻轻地说着,说完还在她的耳边吹了一口气。

  她又颤抖了一下,支支吾吾的说:"强强,你不要闹了,要乖一点。姐姐不是你想的那种人。"说着,又想把我的手拿走。

  "呵呵,我看你是纯净水喝多了,装纯!和何磊那样的人都可以,现在跟我装什么装?"我恶狠狠的瞪着苏曼,调戏她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强强,你疯了啊。"她盯着我说。"你别胡闹了,这里是办公室,让别人看见了不好。"她哀求起来,一脸的委屈,不过在我看来,这只是她在装。

  这话一说,我扭头看了看办公室的老师,心里不免还是有些害怕,但这种害怕反而更加的刺激人。

  "是吗?让老师们看到了确实不好,那我直接把你的视频发在学校的贴吧上,让学生们看到了应该会很好?"我强势起来,但内心来说,还是觉得有点过意不去,毕竟之前她对我很好。

  "你……你是不是不听话,你不听的话我把这事告诉你爸哦。"她居然说这话,想拿我后爹压我。但我可不怕,因为我知道,这种事情,作为女人,是不会说出来的。

  "那你就打电话给我爸说啊,手机就在这里,打啊。"我就把手机扔给她,她拿着手机,如同一块烫手的山芋,根本不敢拨号码。

  "别这样,别闹了好不好?"她变的楚楚可怜起来,皱着眉头,看起来很难受一样。

  见我和她有些不对劲,恶心的班主任李毅老师就问着说:苏老师,你在干嘛呢?她,抓着我的手紧张死了,支支吾吾的说没干嘛,说在给我讲题。

  听着这话,我坏坏的说:"快点给我讲下生物!"

  "我求求你,你别这样好吗?姐姐不是你想的那种人,真的。"她委屈的都快哭了出来,整个人很是紧张,香香的汗水都挂在了额头上,像是刚跑步完一样。

  "算了吧你,你不是很寂寞吗?"说着,我狠狠的看了她一眼。

  "不,不!我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了我?"苏曼娇滴滴的问着,泪水似乎就要出来了。

  在我看来,她这装的也太好了,演技真是如火纯青了。

  但想着她之前对我还不错,我又不忍心了。

  没想到这个时候一个粗狂的声音传来,吼着说:"王强,你不去扫地在这干啥?"

  回头一看,居然是何磊一杂种,我吓的一身冷汗!

  何磊何许人也?前面我说过,是班里的大混子,肥的就像一头死猪!他一直在班里不待见我,也正是因为他,害的我在班里没有一个朋友,遭受大家的排挤和冷眼。

  看着他来了,我怯生生的就走开了。心里一百个不甘心啊,特别是想着这么漂亮的苏曼,跟何磊在一块儿,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但我害怕他,只能滚蛋回到教室打扫卫生。我安慰自己,说这样见不得人的事情,嫂子应该不会告诉何磊,何磊就不会来找我的麻烦。

  然而,事情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同时让我再一次的对嫂子失望了。

  当天下午第一节课就是苏曼的音乐课,她一走进来,全班都躁动了。而这个时候,我猛然间觉得后背一阵疼痛,回头一看,是何磊在用圆珠笔扎。

  "你小子注意点儿,苏老师说你对她不礼貌!"何磊说着,又一下整在我的头上,敲的我好痛啊。我瞬间明白了,嫂子居然叫何磊来整我,简直太不知廉耻了,更让我恨她。

  但对于何磊,我什么都不敢做,至于为什么,往后面看就知道了。

  我不敢搭理何磊,我的同桌林希儿却顶了他一句,跟他讲说:"何磊,你不要太过分。再欺负王强我就告老师了。"

  林希儿是我们班的女神,也是我的同桌,一米六的个子,长的白白净净的,发育的很好,但永远都是一副高冷的样子,从来不会搭理人。

  作为女神的她,是《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包括何磊在内,很多人都喜欢她,我也不例外。

  女神帮我顶了一句,我觉得好羞愧啊,看都不敢看她一眼。因为在班里,唯独她还能和我说几句话,她成绩不太好,一直是我在辅导她学习。

  何磊喜欢她,她这么一说何磊就消停了。然而没想到的是,下课后何磊把我叫到了厕所,习惯性的给了我两个耳光。跟我讲,说不准再去找苏老师。我不敢还手,摸着自己的脸,火辣辣的。

  你们可能会问我干嘛要那么怕何磊,那我就告诉你们吧。

  何磊是绵阳本地人,据说家里挺有钱的,来我们班后,直接就当了班长,至于为什么,不用猜,他爹肯定是给辅导员送钱了的。

  我和他的矛盾还是因为嫂子,当时何磊来我们寝室,我刚到班里也不知道他的情况,就和他顶了起来,结果他找来三个混子,把我痛打了一顿。

  从这以后,只要我进了教室,何磊就在背后说我是是土包子。是的,我后爸从来不给我钱,我穿的是回力运动鞋,而那些混混穿的是阿迪耐克。他们拉帮结派,我就知道傻读书,不欺负我才怪呢?

  上课回答问题,我刚要坐下,何磊就把我凳子抽走,然后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弄得全班发笑。下课后我拿凳子去砸他,结果被他一阵暴打。

  班里的人一起打篮球,我想参加,但是何磊领头不要我加入。我把这事给体育老师反应,体育老师说我自己没用,不知道争取,不会团结同学。我不想团结吗?是他们根本不给我机会啊!

  同学周末聚会唱歌,绝对不会叫上我,因为我穷,因为我就知道读书,他们看不起我,他们也根本不是来念书的。

  等等吧,这样的事情到后面越来越多,我在班上如履薄冰。何磊越是欺负我,我就越是想赢得他的认可,整天就屁颠屁颠的跟着他,像一条哈巴狗一样。

  很多时候,你越是想融入一个集体,越是被排挤。我可能就是贱吧,是自己找的,屌丝都是这样。

  这些都是真实的,虽然我这是在写小说,但这些受辱被排挤的生活,一直是我忘不掉的阴影和创伤。

  写到这里,我一个男人,我哭了,是真哭了啊。因为我又想起了自己那些伤心的事情。

  不废话了,继续讲后面的事儿。

  何磊在厕所里把我打了,我想着既然我打不过你,那我就欺负你的女人,这样变相的羞辱了你,还羞辱了我哥。

  没多说,我就打电话给嫂子,要挟她,叫她晚上在自习室等我。她开始还不愿意,但我说你想要我删视频就乖乖的来,最后她同意了。

  我拿着那个东西,心慌的很,就往学校走,结果刚出来就遇到了林希儿。

  林希儿发现了我脸上的手印,就问是不是何磊打的,我没说话,低着头就跑了,心里很不是滋味。不过说真的,能得到林希儿这样的女生的关心,作为屌丝的我,感觉像是在做梦。但我知道,我和她是不可能的,我能做的就是拿下苏曼!

  虽然心里不是滋味,但是想着晚上即将要发生的事,我内心也就平复了。下了晚自习后,十一点的样子,苏曼被我的电话催促进了教室,就我们两个人。

  她刚走过来,我猛的把门一关,然后就扑了上去。

  "啊!小强,别这样,别啊!"苏曼尖叫起来,但我却更加的兴奋了……第三章 烂泥巴扶不上墙

  这一下,我直接抓到了她的身上。嫂子惊慌的叫了起来,喊着:"啊!强强,你要干什么啊?"

  我要干什么?明知故问!

  我心里却是是这么想的,但是听着她的叫声,我给吓到了,猛就捂住她的嘴巴。渐渐地,她给我死死的逼到了门后面,一张脸娇红,额头上都有了汗珠,清澈的眸子惊恐的盯着我,像是恐惧,又像是无比的期待。

  "你别说话,你要是再说话,我就把视频发出去!"我冷冰冰的说着,如同一个恶魔,但我本质上并不是恶魔,而是被逼的。

  她吓的点点说,让后我就松开了手,结果她问了起来,说:"你到底想怎样才肯放过我?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是对不起你哥的。"

  居然提我哥,不说还好,越说我越生气。

  "放过你?你放过了我吗?你干啥叫何磊来打我?凭什么?"我揪着她的衣领贴着她那白皙的脸蛋慢慢的说着。"我对不起我哥?哈哈哈,他对得起我吗?再说了,你都跟何磊那样了,还装什么?"

  我话说的很透彻,一改以往对她的尊重,简直就像个流氓。

  "你说什么?何磊打了你?不可能,我没有叫她打你,真的没有。还有,强强,姐姐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真的不是。我求求你,求求你把这视频删掉好不好嘛?"

  她轻声的说着,看上去好温和啊,就如同一只被我擒住的小兔子,眼角里还流出了点点的泪水。不过在我看来,那只是骗人的幌子,就如同骗我来这学校读书一样。

  "滚!"我大吼一声。"你当我是瓜娃子吗?何磊打我的时候明确的跟我讲过,叫我不要再招惹的,你居然说不是你叫的?呵呵,苏曼,我算是把你看透了。"

  就这样,她的泪水,慢慢的滴落下来。看着她那样子,我有点愧疚,但是想着她对我做的那些事情,我一点也不愧疚。

  "那你,你到底想怎样才肯放过我?"她咬着牙齿轻轻的问着。身体很是紧张,不过我在想,她只是表面的紧张而已。

  我想怎样?这个问题之前已经想好了的,但是现在她就摆在我面前,我却不好意思说出口了,毕竟我习惯了做好学生。

  看着我这样,她又劝慰起我来,说:"强强,有些事情只是误会,请你不要这么对姐姐好吗?姐姐从来没想过说要对你做什么。"

  这话也太假了吧,当我是三岁孩子吗?还说没对我做什么,联合起来把我卖了,又找人打我,这还不够吗?

  想着,我一下就怒了,顺势将她按在了讲台上,就从后面抱着她,那感觉真好。

  "你……你要干什么啊,把我弄疼了,快点放手。"她娇声说着。

  "我要干什么?你既然都和何磊搞在一起,你陪我一次。"我邪恶的说着,心跳的快的不能再快了。

  "我答应你,我答应你。但是……但是……"她支支吾吾的。

  "但是什么?别装了好不好!"

  "但是……但是今天不行。"她很是紧张,最后补充了一句,说:"因为我,我……例假来了。"

  我听着这话,差点没崩溃,更是生气,直接贴着她的耳朵说:"你当我是瓜娃子么?"

  "真的,真的!我没骗你。不信,不信我给你看。"说着,她居然就从裤兜里拿出了两张七度空间少女系列。"求求你,今天真的不行。"

  她说的很委屈,我看着手里的七度空间,再看着她脸上的泪水,就有些于心不忍了。

  "要多久?你自己说。"我呵斥着。

  "额……星期六,星期六……星期六就结束了,到时你来我寝室。今天真的不可以,我求你了强强。"说着,她就要跪下来,见她那样子,我于心不忍,没让她跪。

  好吧,既然她承诺了,我也不强人所难,星期六就星期六,没关系的。只要我一天不删视频,我就可以不听的要挟她和我做那事,我怕啥。

  就这样,我放走了她,她还跟我保证,说自己明天就去找何磊问清楚。我没搭理,叫她滚蛋。

  第二天的早读课我刚走进教室,班里人就炸开了锅,都在议论着说何磊要打我。听着这话,我瞬间就明白了,绝对是苏曼叫的。

  我坐在坐位上,何磊不顾语文老师的存在,一个巴掌拍在我后脑勺上,把我整的很是疼痛。然而,和上次一样,我什么都不敢做。

  "何磊,你再这样我告老师了,别以为家里有几个钱就欺负人。"同桌林希儿再一次的回头怒斥着何磊,我却低着头,装的若无其事。

  何磊白了一句,说:"林希儿,你觉得他这种窝囊废用用得着你帮忙吗?"

  是的,这一句话就把我的人生给概括完了,我在班里除了学习第一,其它的都是倒数第一,真的是个窝囊废。说完何磊有弹了下我的耳朵,把我整的好痛啊。

  "王强,你为什么不还手?他在欺负你,你知道吗?"林希儿冷冷的对我说着,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我习惯了。没关系的,我认真学习,以后我考个好大学,他就没法欺负我了。"我很傻很天真的说着,完全是在骗自己,是屌丝的欺骗!

  没想到,林希儿马上把我的谎言给揭穿了,她拉着我的胳膊说:"你说什么呢?他这么欺负你,你能好好学习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文具盒是他给你弄坏的,上次语文书也是他给你藏起来的,你怎么就不能像个男人一样呢?"

  像个男人一样,这句话把我刺痛了,我最后最卑贱的自尊心给女神活生生的撕裂开来,我却不知道怎么回答她。

  我不说话,她却盯着我,说:"我告诉你,一个男人的尊严,不是因为他家里有多少钱,不是因为他有多高,有多帅来决定的。而是因为他有没有勇气去面对压迫,有没有勇气去反抗。记住,你叫王强,不是他们说的王八的王,而是王者的王,强大的强。"

  这一番炙热的话,如同劈头盖脸的把我打了一顿,但这种打不是为了伤害我,而是为了唤醒我沉睡的自卑心理。我看着林希儿那清澈的眸子,她也看着我,但我却沉默了。

  "你看着我干嘛?我告诉你,你要是再这么下去,以后何磊再欺负你,那我就帮你还击。不过你得想想,一个大男人,靠女孩子帮忙,算不算英雄。"

  一个大男人靠女孩子帮忙算不算英雄?不算,真的不算。这句话不停的回荡在我的耳边。而这个时候何磊又从后面踢了我一脚,还骂了一句,说:"你是烂泥巴扶不上墙。"

  就这一句,彻底的唤醒了我,我看着林希儿说:"我不会让你帮忙的,我自己解决。"第四章 屈辱反抗

  我说的掷地有声,但是并不敢马上还击何磊一下,林希儿看到这一幕,叹了口气,然后拿着自己的铅笔,就砸向了何磊。

  "哎呀,嘿嘿,美女别酱紫啊。"何磊调皮起来,故意戏弄林希儿,我心里鬼火冒啊,只是那颗卑贱的心还没有被唤醒。

  林希儿转过身来,一下把我的书拿走,说:"你还看书干嘛啊?你这样下去,即便是考上了清华北大,也不是真正的男人。懦夫,哼!"

  说完,她不再搭理我了,我沉默的低下了头颅,心里好难受,好压抑啊。而何磊那杂种还在后面一下一下的踢我,但林希儿已经不再帮我了。

  我忍着,我回想着自己一路走来人生,似乎从未有过光彩的时刻。从我母亲死后就一直被人欺负,在家里后爸打我,我哥拿烟头烫我;在学校,没人和我做朋友,因为我是鸡婆的儿子。而现在,被嫂子骗,在学校里还被何磊这样的恶霸当狗一样的玩弄,似乎我的命运本该如此。

  然而,林希儿说的那些话,却让我羞愧,让我觉得自己不像个男人。看着她不再搭理我,我的心好痛,但直到这一刻我才明白,尊严不是别人给你的,而是你自己争取的。

  而以前,我从未去争取过,都是逆来顺受,但现在,我想明白了,林希儿也给我讲明白了,男人要学会还击,要学会抗争。

  我默默的忍受着何磊的打骂,但在心里,已经开始盘算起该怎么弄死他了。我想的很清纯,我的尊严是让他一点一点的剥削掉的,我要想找回来,就得让所有人看到我的力量,那么最好的地方就是教室,要让全班都看到。

  我想一会早读下课了,何磊绝对会拉我去厕所暴打一顿的,绝对不会警觉到我会做什么,而我就要利用他的麻痹大意,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我忍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何磊越来越过分了,直接把吃完了的苹果仍在我的衣服里面,很恶心。这一幕也让林希儿看到了,林希儿盯了我一眼。

  "何磊,你够了!"林希儿骂了何磊一声,还是帮我说了话。

  何磊原本就喜欢林希儿,林希儿如此的帮我,让他很是郁闷,这家伙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他拿着自己没喝完的珍珠奶茶,一点一点的往我的头上倒着,而班里人就看着,在后面哈哈大笑,还说在王八洗澡。

  "王强,你是猪还是根本就不是男人?你说话啊。"林希儿摇着我的胳膊大声的说着,我无动于衷,内心却是兽血沸腾。

  林希儿是想我马上还手,但我知道这个时候还手毫无意义,只会让自己闹出更多的笑话来,我在等下课铃响的那一刻。

  等待,漫长的等待,一分一秒都是煎熬,是自尊在被践踏的煎熬。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煎熬。

  叮叮叮……下课铃声终于响起了。

  语文老师刚走出去,何磊就直接站起来,说着:"王强,下课了来厕所!"说完,班里的混子就笑了起来,都在往后门走。

  而我呢,我用力的朗读着: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是的,我再给自己勇气,在告诉自己,没有天生的贵种,和天生的懦夫,我要战斗!

  我站了起来,林希儿以为我又要乖乖的去厕所挨打呢,拉着我的手,说:"王强,你别去,我帮你!"

  我甩开她的青葱玉手,低头深沉的看着她,说:"这次我不用你帮,我是个男人!"说完,我猛的抓起自己的板凳,然后就冲过道上的何磊冲了过去。

  啊的一声,凳子结结实实的砸在何磊那杂种的头上!这一下,何磊完全没有防备,直接给我砸的叫了起来。

  "你想干啥!"何磊那死胖子回头怒骂着,我给吓了一跳。

  但我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了退路,狭路相逢勇者胜,我若是不战斗下去,那就找不回尊严。

  见何磊被干了,他在班里的兄弟张杰就想上来帮忙,结果何磊那肥仔趾高气扬的说不用张杰帮忙,自己一个人就足够收拾我了。

  是的,在以前我唯唯诺诺,卑贱的活着,何磊打就如同老鹰抓小鸡,那是因为我不知道反抗。但现在,我一腔热血,我不但要反抗,还要告诉所有人,我王强是人,不是被践踏的动物。

  何磊扑了上来了,嘴上骂骂咧咧的,就准备也拿凳子还击我。我猛的跳了起来,在他还没有出手之前,老子一脚踢在他的肚子上。

  这一脚所用出的力气,是我憋了十六年的委屈,是沉默压抑的最大爆发。我自己都不敢相信,何磊居然给我踢的捂住了自己的肚子。而我呢,并没有傻傻的站着,而是如同狮子一样的冲上去,不停的用胳膊肘打他的头部,他全然没想到我会爆发出来。

  "你玛德,叫你欺负,叫你打我,你打啊!"我嘶吼着,不停的打着他,班里的混子们都看傻了。我猛的一个膝盖就顶在他的脑壳上,这家伙想还击,但是我没有给他机会。一鼓作气之后,我用手扯着他的头发,不停的把把他的头往地上撞。

  "我叫你打人,我叫你欺负人!"我一下一下的整着他,泪水止不住的涌出了双眼。我之所以哭,不是害怕何磊报复,而是在这一切,这十六年来被欺负,被打压的情绪一下爆发出来了,我忍受不住,我又想起曾经自己的窝囊日子,而现在,我将告别这一切。

  兵贵神速,水来土掩,何磊的大意导致了他节节溃败。见自己处于被动,何磊大吼起来,说:"张杰,还站着干啥,收拾他。"

  这一下,教室里炸开了锅,张杰吼着就领着几个跟屁虫跑了过来,整准备爆给我一脚,没想到这个时候有人在大吼,说着班主任来了,班主任来了。

  这一下,张杰几个人就不敢动了,但却把我死死的围住了。结果一看,是林希儿故意喊的,而班主任并没有来。

  "林希儿你疯了啊!"张杰嚷嚷起来,他在班里有面子,当的是体育委员。说完,张杰几个人就准备打我,我从未经历过这样的场面,瞬间就不晓得怎么办了。

  "王强,快跑啊!快!"林希儿喊着,我猛的冲了出去,不停的往教室外面跑,何磊和张杰追了下来。我跑下来的时候,正巧一下撞到了苏曼,苏曼拉着我,问我怎么了。

  我恶狠狠的道:"星期六自己洗干净等我!"她装的一头雾水,而何磊撵了下来,喊着:"你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

  眼看着几个人就要追上我了,没想到,苏曼却把何磊拦住了,张杰一脸的无奈。何磊说着:"别追了,今天晚上收拾他。"

  我一个人跑到了操场后面,气喘吁吁的,回想起刚才打何磊的那一幕幕,心都在跳。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但是我永远记得林希儿跟我说的那句话——你是王者王,是强者的强。

  很快,林希儿就打电话过来问我在哪里,我说自己在操场,说没事。她问我要不要帮忙,我说不用。

  听着她对我的关切,我默默的哭了,真的哭了!她是我妈死后,第一个真心关心过我的女人。

  当然,我明白我和她的差距,我只是个屌丝,她是女神。但我想,我凭什么就不能去争取呢?就像她说的那样,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不分贵贱高低。

  然而我却莫名的担忧起来,想着自己打何磊打爽了,但是依照他的性格,还有苏曼对我的态度,那是绝对不会放过我的,所以我必须离开学校,不然会挨打!

  但我想过,苏曼越是这样,那我就越是要狠狠的对待她,无论如何,明天晚上周六我必须把她收拾好了!第五章 关心1

  何磊要打我,我就不能继续呆在学校,最后我跑回寝室,洗了个热水澡,想换身衣服,然后出去避一晚上。

  站在热水下面冲澡,我回想起刚才暴打何磊的那一幕幕,至今都是心惊胆战的。但我觉得舒服,真舒服!

  只是想着自己眼下走投无路,内心却又不安起来,我该去哪里呢?我这样下去,这书还能不能读?

  总总矛盾压在我这个十六岁的少年身上,我感觉好累,心里好不公平啊,为什么我的人生就这么的坎坷,而那些不学无术的家伙,却能过的轻轻松松呢?

  是的,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的不公平,似乎它总与我为敌!

  我换好衣服,呆呆的坐在寝室的床上,再度拿起了母亲死前和我合影的照片。我想哭,但却没有哭,因为我已经知道,流眼泪是没有用的,接下来的事情我必须独自去面对了。

  沉默良久,一个电话又打了过来,还是女神林希儿打来的,她很是紧张的跟我讲,说叫我快点去找班主任,说何磊已经在班里发话了,今天绝对要把我收拾痛了。

  女神再一次的关心,让我倍感温暖。但我没有去找班主任,因为班主任是什么东西我早就领教过。让何磊一个混子当班长,我去找他毫无用处,他只会把何磊叫到办公室,然后批评一顿,转过头何磊绝对邀约一群人打我。

  我谢过林希儿,拿着仅剩的五十块钱走出了学校,出去干什么呢?

  我担心何磊找我或者怎么样,就买了把弹簧刀,想着可以防身什么的。然后无所事事的我就只能闲逛。

  中午的时候苏曼估计是知道了我不在学校上课,就打电话过来问我怎么不上课,说她现在很着急我,叫我快点回学校去。

  我听着这话,直接跟她讲,说:"你是想让我回来,好让何磊出出气吧?贱人,你给我爬远点,记住了,明天晚上自己洗干净了等我!"

  "强强,你误会我了。我刚才都跟何磊说了,他保证不会找你麻烦,你快点回来吧。你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姐姐会担心的。"

  她说话的时候,还真的装出一副担心的样子呢,但我只觉得是恶心!我臭骂了她一句,叫她滚蛋,然后就把手机给关机了。

  贱人,真的是贱人啊,到了这个时候还想害我!

  整个下午我都没有去上课,而是走进了我们隔壁学校的一家黑网吧。

  我怯生生的走近网吧,然后要了台机子。

  我听着家驹的《海阔天空》,感觉自己的人生似乎怎么也不能天空海阔,莫名的压抑和痛苦让十六岁的我倍感伤楚。

  我在想,为什么善良的人总是四处碰壁呢?而那些不学无术的人反而能得到更多人的认可呢?

  我想不明白,但这就是社会规则,在校园里更是如此的残酷!不过造成这一切的都是因为苏曼,因为她!

  正当我面对何磊的事情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听到网吧里有几个人在议论,说:"楚天浩又把高二的打了,你不知道那场面,那……"

  楚天浩?

  这名字我相当的熟悉,他和我是都是丰谷镇的人,比我高一级,初中的时候学习成绩相当好,我那个时候的榜样就是他。

  但是我不敢相信,斯斯文文的他,怎么可能打人。要知道,他念的是绵阳最好的高中——南山中学。在这种学校里,他应该认真学习啊,怎么还打架呢?

  "你小声点,一会给浩哥听到了不好!"穿着南山中学校服的一个学生嘀咕着,另一个学生就不敢说话了。从两人的言谈中,我发现他们有点怕楚天浩。

  而我也回想起来,暑假的时候,楚天浩得知我拿到了南山中学的通知书,就跟我说到时去了南山中学遇到什么困难可以找他。

  我当时没在意,觉得他说的是学习上面的事情吧,毕竟一个镇上的,互相照顾。但现在,我却把对抗何磊的最后一丝希望,寄托到了他的身上。

  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我就打电话给了楚天浩,他激动的说:"强娃子,我咋没在学校里面看见你呢,你在高一几班?"

  哎呀!听着这话,我心都快碎了。我不但没去南山中学读书,反而去了最烂的二中,而现在自己活的更狗一样,和楚天浩比起来,差远了。

  心想他不是外人,我就如实的告诉了自己在二中的情况,他听到何磊打我,在电话那头淡定的说说:"这事你莫着急,我给你处理,我给你处理!"没说完,声音就断断续续的讲着:"华少,我马上来,马上来。"

  我搞不懂他在说什么,过了一会,他跟我讲,说自己这两天有点事情,要去成都,但叫我别怕,说该念书就去念书,回头来找我。

  我听着这话,心都凉了半条,原来他只是书呆子,并没有我想的那么厉害。

  不过挂断电话后,他给我发来了一条短信,短信是这样写的:王强,你记住了,我们虽然是农村来的,但是我们有骨气,不要因为穷就丧失了斗志,一个男人最基本的就是保证自己的尊严和安全。我这两天确实忙,你的事情我会帮你处理,我给你个电话,你去找这个人,他叫邱枫,就在二中。你的事情,他来处理。记住,不要跟他客气,直接告诉他你是我弟弟就行。

  我看着短信,感到一种莫名的力量,这种力量,是农村孩子最缺少的,但楚天浩却给了我,让我认识到人活着不只是钱能决定贵贱高低的。

  更让我诧异的是,他居然叫我去找邱枫,而邱枫这人我听说过是个混子,在高一几乎都认识他。对于这样的混子,楚天浩居然叫我不要跟他客气,我看着短信上的文字,莫名感觉诧异。

  这楚天浩到底是什么意思?是水货,还是真的有实力呢?

  整个下午,我的心都是悬着的,一边是想着和嫂子那个的兴奋,另一边却是对何磊打我的担忧,还有对邱枫愿不愿意帮我的未知,这样的情绪让我很是萎靡。

  我没有去上晚自习,也没有着急去联系邱枫,而是在网吧里上了生平第一个通宵,打了一晚上的LOL.

  第二天一大早我打开手机,就看到几十个未接电话,全部都是苏曼打的。还有几条短信,是林希儿发的,她问我去哪里了,说班主任着急找我呢。

  看着女神的短信,心里一阵温暖。我刚走出网吧,手机又响了起来,是苏曼打来的。

  "强强,你昨晚去哪里了?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很久?"苏曼急切的说着。

  "呵呵,找我我是吧?不着急,在家里等着,我马上来。记住了,只能你一个人等着,不然你的视频就会发到网上。"

  "你……你想搞什么啊?"苏曼还给我装纯,我想做什么?我能做什么!

  挂断电话,我就慢慢的往学校里面走,一个人摸索去到了苏曼的公寓里面。

  我咣咣咣的敲门,手里拿着杜蕾斯,心都在跳!

  苏曼很快就把门给我打开了,她穿着性感的要死。就这打扮,根本看不出为我担心过!更像是等着我去找她!

  见我真的出现来,她激动的要死,打了我一下,说:"你要吓死我吗?"

  呵呵,还在给我装,还在装!是的,我不见了确实会吓到她,因为我走了,她就拿不到学校里给我的五万块的补助金了。

  我一下把门关上,冷漠的走了进去,二话没说一下将她拦腰抱起,然后就按在了沙发上,死死的压着她的身体,猛的亲吻了一口。

  "装什么装呢?别跟我说你今天大姨妈还在,我不管!谁叫你让何磊打我的?"说着。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流浪花者》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924.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