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时光不老仙》陆还真苏雪芙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时光不老仙》陆还真苏雪芙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 废人经

  鲜血激荡中,陆还真自密林里掠了出来,浑身是伤的停在了悬崖边。

  "我恨啊!"

  他一脸悲壮,愤怒不甘,一头黑色长发在狂风中舞动,身躯站得挺拔,但因为受伤严重,已然后继无力,随时都会倒下。

  "臭小子,这下你逃不了了!"

  密林震动,两道身影齐齐飞掠而出,呈扇形,将陆还真包围起来。

  二人中,左边人穿青色长衫,一脸冷笑:"陆还真,你算什么玩意,居然敢和陈师兄抢女人?一个青铜家族的继承人,也配和如日中天的陈家斗?"

  "莫哥说得对……陆还真,你真是自寻死路,别怪师兄我们两个,谁让你得罪了陈少,他要买你性命,那你便死吧!"

  右边张雪峰冷酷说道,缓缓举起长剑,就要了结陆还真性命。

  "我不服啊!"

  陆还真咆哮,心中万念俱灰。

  他原本为隐空门外门弟子,来自清河县陆家。

  陆家这几年发展得不错,从普通世家晋升为青铜家族,几年前,更因为献出了一张宝藏洞府的地图,被天南大陆十大宗门之一的隐空门所奖励,每年可以派出家族一位弟子,拜入隐空门修炼。

  陆还真一年前拜入隐空门,以末等天赋在宗门扬名,因为他实在太废了,不仅毫无血脉武魂之力,就连对武学的领悟也极为困顿,本来陆还真以为自己这辈子能成就先天就算不错了,但没想到,因为一次历练,陆还真救下一个蒙着白色面纱的女子。

  事后,他才知道,这位气质如仙的女子,居然是东州皇朝的小公主,苏雪芙!

  因被陆还真所救,苏雪芙三番五次前来感谢,一番接触后,苏雪芙却是被天性善良,热血果敢的陆还真所吸引,于是对其产生爱慕。

  而前面两人所说的陈师兄,则是隐空门内门第一人陈玄战,出自东州皇朝黄金家族陈家,陈玄战一直喜欢苏雪芙,没想到凭空出现一个陆还真,偏偏佳人还对他恋恋不忘!

  昨日,在看见陆还真与苏雪芙卿卿我我之时,陈玄战终于隐忍不住,于是命令心腹莫离,张雪峰寻找机会,将陆还真直接铲除!

  对于这些只认不凡的世家大少,没有什么比杀死一个人更容易解决事情的了,反正那小子只是一个卑微的家伙罢了。

  陆还真也想不到有人胆大到在隐空门的势力范围内追杀自己,出手的还是同门师兄,于是就这样被逼上了绝路。

  "贱种,不自量力。"

  莫离走到另一头,长剑刺出,配合张雪峰,就要了断陆还真的性命。

  "死后,我定化作厉鬼万千,将尔等尽数吞噬!"

  陆还真知道自己逃不了了,看了眼身后万丈悬崖,他闪过一道明悟,他绝不愿被这两个小人所杀,绝不!

  "拦下他!"

  莫离看见他生出死志,陡然长啸。

  然而,陆还真早有决心,一道剑光自他手中飞出,剑光席卷拦住二人,但陆还真却也借此纵身一跃,坠入悬崖,眨眼间消失在迷雾中。

  "便宜他了!"

  莫离探头一看,面露惊惧,这悬崖起码有万丈深谷,那小子跌落下去,肯定是死透了,但和陈师兄的吩咐还是差远了,陈师兄可是说要将这小子活剐了,然后碎尸万段呢!

  "哼,咱们完成任务就行了。"

  张雪峰看都不看一眼,冷笑:"陈师兄乃是真龙人物,日后定能成就神通武尊,我们抱上这颗大树,这辈子完全不用愁了。"

  "哈哈,就让这小子成就你我兄弟日后的赫赫威名吧!"

  大声狞笑中,莫离和张雪峰扬长离去。

  ……

  好冷!

  不知过去多久,陆还真悠悠醒来,一睁开眼,他就吓了一跳!

  就见面前坐着一具干尸,全身血肉枯萎到极致,但陆还真分明看见他眼中闪过一道光芒,带着近乎疯狂和邪魅的眼神,直勾勾盯着他,就像看着一盘美味的烤肉。

  "你是谁?我没死吗?"

  陆还真颤声道,强自镇定的打量眼四周,发现这是一个山谷,面积一眼看得头,四面都是悬崖,很阴森可怖。

  "小子,你是隐空门的弟子?第几代?"

  那干尸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

  "前辈是隐空门的长辈吗?我是第四十九代弟子。"陆还真挣扎着想要站起,但马上一股剧痛袭来,检查后才发现,自己的筋骨居然都是碎裂成无数截,估计是从高空掉落的缘故,但不知为何却是没死。

  "哼,我可不是隐空门那群自认正人君子的老匹夫。"

  干尸桀桀怪笑一声。

  他又问了一声,像是很急迫:"你修行多久了,如今是何修为?"

  "回前辈,晚辈修炼算起来有十年了,但……但现在才是肉身第二层境。"

  顿时,陆还真露出一抹尴尬。

  在天南大陆,修炼共分为肉身,筑灵,涅槃,天人,长生五大境界。

  肉身是基础境界,又分为炼体,凝气,壮血,易骨,锻脉,筑皮,洗髓,炼魂和蜕凡九个小层次。

  只有蜕凡升华,气血壮大,寿元增加到两百岁,诞生灵识,才能被称为修士。

  陆还真花了十年时间修炼,这一年里拜入隐空门,获得宗门扶持,但修为才达到肉身第二层,可谓资质平庸。

  "好啊,果然是个废材!"

  干尸瞬间大叫一声,露出更加怪异的眼光。

  陆还真只有苦笑了,请教道:"是前辈救了我吗?请问我该如何出去呢?"

  "想要出去?没门,这里是万丈绝地,以你的能耐根本出不去,除非……"干尸嘿嘿一笑,"除非你拜我为师,修炼我教你的功法!"

  "前辈是……"

  陆还真努力动了下手指,突然大叫一声,看到自己身子底下躺着的,居然是一堆死人头颅盖铺成的"床铺".

  "这……这……"陆还真惊骇得说不出话来。

  "啧啧,六千年了,你是第五百二十一个掉到这悬崖底下的人。"干尸举起白骨爪子,像在数数,最后桀桀一笑:"当然,你也是修为最弱,最废材的一个。"

  "我,前辈……我不知道你想干嘛,但我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人啊,我恐怕帮不到你什么?"陆还真大叫,浑身毛骨悚然。

  "我问你,你嫉妒那些天才吗?我说的天才,是那些万中挑一的人物,随便修个炼,那修为跟竹子生长似的嗖嗖往上飙着。还有,天才们都有无比恐怖的天赋,他们随便觉醒一种血脉或者武魂能力,就能吊打一切低等级体质之人。"

  干尸像是诱惑一样,嗷嗷大叫着述说着一切。

  "好像……有一点吧。"

  陆还真顿时鼻子一酸,他若是天才,又何须沦落到如此地步,那陈玄战不就是仗着自己是天才,所以才敢胆大妄为到派人追杀他吗?

  "这就是了,你觉得,我是什么修为?"干尸咧嘴一笑,模样甚为恐怖。

  陆还真自然是摇头,心里大叫这前辈莫不是大魔头?

  "我乃大帝。"

  干尸半天见陆还真没有反应,于是只得一声,但后面见陆还真还是没反应,气的心里一火,知道他不识得这个境界,于是按捺住不爽,解释道:"总之,这是很牛逼的一个境界,若我能出去,随便吊打这片大陆任何一个人!"

  "啊!"这下陆还真听懂了,大吃一惊。

  "你觉得我这么厉害,天资肯定也很厉害吧?"干尸继续蛊惑道。

  "不见……好吧,前辈您厉害。"陆还真心说你吹牛呢吧,但只能捧着对方臭脚道。

  "不不不,我的天资很普通,甚至可以说比你还废!"干尸叹了一声,突然一指点在陆还真眉心。

  斗转星移。

  陆还真刹那一震,只觉眼前出现一个奇异世界。

  洪荒远古。

  一座巨大山门前,一个稚子跪拜在广场上,连跪七日,但最终换来一声无情宣言:"小子,你天赋不堪,与我大道无缘。"

  画面一变,同样是那个稚子,这次跪在另外一个庞大山门口,面对着数百绝代人物。

  "小子,你毫无资质,平庸至极,就算让你修炼,你也过不去这蜕凡第一关!"某位大人物的嘲笑声响起。

  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

  当无数人对着稚子说出同样一句话来,稚子突然明悟了,于是他转身就走。

  "我不服,我是废材又如何,我要修行!"

  一百年后,稚子归来,他已经成长为一个年轻人,依旧是那样的普通,平凡。

  但在无数人震撼的表情下,年轻人横扫整片大陆,将当年那些拒绝过他的宗门全部灭掉,最后他站在某宗门的废墟上,昭告天下。

  "吾有废人经一篇,专渡天下废人!"第2章 百年苦修

  陆还真幽幽醒转,再看向干尸的眼神,已经充满震撼!

  他已然知道这干尸的身份,赫然是一位强大无敌的人物,万年前的绝世强者!

  "但他的天赋……却是一个废材!"

  陆还真感到不可思议,同时察觉到干尸的意图,心中砰砰直跳。

  "不错,我能崛起,全靠一篇废人经。"

  干尸桀桀一笑,道:"天地众生,生来平等,我就不服,为何有人生来便高高一等?于是我走遍万里千山,终于让我找到废人经……"

  干尸一顿,没有说下去,但马上说道:"当然,想要修炼废人经,也有诸多条件,天赋太高的不行,修为太高的不行,领悟力太强的不行,聪明机智的不行……"

  一番话听得陆还真目瞪口呆。

  隐空门有诸多武学,对修行功法设置各种门槛的也有不少,但从没听说过有像废人经如此奇葩的,不往优里择选,反而往差的靠拢!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很不靠谱,但废人经就是如此!"

  干尸嘿嘿一笑,指着陆还真底下那些头颅盖,说道:"这六千年,我苦苦等候,可他妈这悬崖尽是送过来一些不成气候的家伙,修炼废人经者,无一成功,全死了。"

  "什么,这些人都是因为修炼废人经而死的?"

  陆还真顿时一震。

  "不错,怎么样,小子,我看你摔下来时满脸怒容,想来也有大仇,如果你修炼了废人经,此生或许能达到我这样的地步。"干尸蛊惑道。

  陆还真当然没有马上答应,而是继续追问。

  "前辈又为何沦落于此……"

  一番询问后,陆还真才知道,这干尸生前靠着一篇废人经,建立起一个庞大势力,门下尽是废人弟子,但就是这一群废人,干翻了圣人宗门,打趴了神兽族群,最后惹来四方震怒,联手追杀。

  那一场大战,打的天昏地暗,但最终干尸还是因为某些原因失败了,门下弟子被屠戮干净,最终只余他一人。

  但他那些敌人还是杀不死他,最后只好将他封印在此地,让时光侵蚀他,最终化为黄土一捧。

  想到自己的大仇,陆还真便咬牙切齿,恨不得生啃了陈玄战!

  "前辈,我愿意修炼废人经!"

  于是,陆还真朝干尸点头同意道。

  "哈哈,说起来也算是我的运气,我马上就要死了,临死前能将这废人经传下去,也算是没绝了这一门的传承。"干尸显然很满意陆还真的天赋,太废了,正合他意!

  "记住,修炼废人经,无他,越废越好。"

  大笑几声后,干尸又是一指点出,瞬间,陆还真脑海里多出了一些信息。

  同时,陆还真发现自己的身躯可以动了,顿时惊讶的看了眼干尸,发现他的身躯更枯萎了,随时要失去生机一样。

  "多谢前辈。"陆还真马上感激的站起来,知道是对方为自己疗伤了。

  "修炼。"干尸没有多说什么,直勾勾盯着他。

  随后,陆还真震撼的浏览着脑海里多出来的信息。

  《废人经》!

  这篇修炼功法的内容很普通,看不到任何出彩的地方,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只要心有恒力,便大道得成!

  另外,废人经没有其他功法那般玄奥,讲究赤子之心。

  天道贴近自然,当一个人修炼时夹杂了太多因素,或忌惮这忌惮那的,那么也很难成功。

  废人,从另外一个字面上理解,不外乎愚钝……无用。

  但愚钝无用之人,真的无可挽救吗?

  不见得,这废人经便是另辟蹊径,开创出一条废人大道。

  看到陆还真尝试修炼起来,几个小时后,并没有出现爆体而亡的局面,干尸不由满意点头:"不错,这小子实在够废的,太好了!"

  陆还真修炼废人经,也觉得很舒服。

  没有修炼那些高深玄奥功法的不畅,连每一个修炼字眼都要用心去琢磨,而这废人经不同,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只要按照功法上的内容修炼,就很容易成功。

  或许这就是大智若愚,大巧若拙,大成若缺吧。

  几个小时后,陆还真感觉暖烘烘的,当废人经围绕着小周天运转一遍后,一股天地灵气缓缓汇聚而来。

  当运转第二遍,更多的天地灵气融入他的血肉之中,气血迅速壮大。

  运转第三遍,第四遍后,体内那平庸的筋骨迅速升华,就好像被重新淬炼了一番,产生种种奇异。

  ……

  依旧是昏暗的天气,陆还真睁开眼,发现距离自己坠崖已经过去一天。

  "我的身体……诶,我突破到肉身第三层了!"

  低头打量下身躯,陆还真震惊的发现,自己已经达到了打通了肉身第三层,也就是壮血境,此刻他的肌肤表面,一层艳红如火的血气正在起伏,流淌周身,带来一种非凡的力量感。

  "不错。"

  干尸的声音响起,很满意陆还真没有爆体而亡。

  "多谢前辈。"

  陆还真连忙站起来感谢,心情激动无比。

  "你坐下。"

  这时候,干尸的声音似乎有些低沉,陆还真才发现,干尸比之昨日,似乎更加虚弱了。

  "前辈,你……"陆还真颤声道。

  "我要死了。"干尸没有多言,摆摆手,取出一物。

  "此乃时空晶石。"

  说着,干尸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道:"事实上,废人经虽然厉害,但我废人大帝最厉害的,便是这时空晶石!"

  "我当年是废材之姿,被他人嘲笑,轻视,后面获得废人经,虽然崛起,但仍然不是那些天才的对手。"

  "一直到……我发现了这枚时空晶石,后面我才领悟到,废材又如何,勤能补拙!"

  "修炼一篇功法,天才可能几个月乃至几天时间,就将其修炼到大成境界。而废材呢,需要几年,几十年,甚至一辈子的功夫!"

  "所以,我想来想去,想要变得和那些天才一样厉害,那就必须付出比他们更多的时间!"

  说到这,干尸将手上时空晶石递给陆还真,认真道:"这时空晶石,便是我一生最大的秘密,它蕴含时空奥秘,自成一方世界,在时空本源世界里,一百年时光,等若外界一天光阴!"

  什么!

  这下,陆还真震惊了。

  "修士在时空本源里,可以不吃不喝,不睡不累,唯一需要忍受的,便是无尽的孤独。只有熬过了孤独,才能成功!"

  干尸叹了一声:"但是,这世上又有几人能熬过这种孤独?"

  干尸周身光华流转,变的更加死寂,它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在虚空刻画,最后凝聚出一道法则神通,压缩成一道符文:"此乃瞬字符,我死后,你可凭此符离开此地。"

  "我只有一个心愿,让天下,再无废材……"

  言罢,干尸迅速闭眼,最后周身似腐朽一样,微风吹来,化作灰尘,消散于这片天地。

  "前辈!"

  陆还真顿时嚎啕大哭,终于明白,这干尸居然是用尽了最后一点生机在于自己交代后事,他甚至想到了让自己离开的办法!

  "此生大恩,无以为报。"陆还真对着干尸坐化的方向重重叩首。

  随后,他再次打量此地,思考接下去的计划。

  "还不能离开,那陈玄战还会杀我,我最起码要有自保的实力才行!"

  陆还真咬牙。

  陈玄战派出的莫离和张雪峰,都有肉身四层的实力。

  想要自保,陆还真就必须变得比他们更强!

  握住时空晶石,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几秒后,陆还真进入一个虚无世界。

  这一刻,他仿佛看到了时光的痕迹,震惊无比。

  "好,这里时光流速如此缓慢,我便在此地修行,修他个上千年,再废的废材,恐怕也能成材!"

  陆还真哈哈大笑,迅速盘膝坐下,开始运转废人经。

  十年过去。

  陆还真能够清晰感应到时光的流速,一种孤独感侵袭而来。

  但他咬咬牙,闭上眼睛,继续修炼。

  废人大帝说得对,天才又如何,勤能补拙!

  我比不过你,我就花一年,十年,一百年!

  五十年后,陆还真终于将肉身四层提升到了肉身五层,达到易骨境界,全身筋骨变得通透无比,可随时调节自身身高。

  而用了五十年,才修炼了一层小境界,也足见陆还真的天赋是有多差!

  没有察觉到现实中有任何不妥,陆还真咬咬牙,此刻的眼神沧桑无比,喃喃道:"继续!"

  他站起身,转而开始练剑。

  他所练的剑法,是隐空门传授的基础武技"流云剑".

  陆还真曾经花了半年时间苦练剑法,但因为他领悟力不足,流云剑被他练得很渣,完全没有威力。

  但眼下不同。

  当一个人不吃不睡,就这样花上一百年的时间去练剑,而且还只是练一种剑法后,这性质完全变样了。

  一剑挥出,行云流水般的剑光挥洒天地,到处都透露着一种从容飘逸的气质,人影站定后,陆还真露出一抹淡然的笑容。

  "流云剑,大圆满!"

  此时,一百五十年过去!第3章 胸有不平便杀人

  陆还真完全忘记了一切。

  时空本源里,他挥舞着一剑,足足用了十年时间。

  再跟着另外一剑,他用花了二十年时间,将出剑的速度,轨迹,角度打磨到完美境界。

  终于,五百年过去,他将流云剑,小连环掌和惊蝉步都修炼到了大圆满层次。

  举手投足间,陆还真充斥着一种宗师的味道。

  而修为,陆还真也提升到了肉身六层。

  时空本源就是如此,天地灵气虽然吸收效率和外界一样,但陆还真天赋实在太废材,本来这辈子他或许都没有机会突破到肉身五层,但废人经的出现,却是让他有了成长的机会。

  感应到现实中一股空乏虚弱饥饿感,陆还真知道,自己到了极限。

  "该离开了。"

  喃喃一声,陆还真退出时空本源世界。

  嘶!

  当回到现实世界,陆还真有种失重感,不算刺眼的阳光,让他睁不开眼。

  好一会,陆还真才恢复过来,同时一股恐怖的饥饿感袭来。

  当下再无犹豫,陆还真取出废人大帝留下的瞬字符,轻轻一捏,光华闪过,陆还真发现自己回到了悬崖上,也就是自己跳崖的地方。

  尽管现实中才过去五天时间,但陆还真在时空本源却是待了足足五百年!

  记忆如潮水褪去,陆还真都快认不得回隐空门的路了,最后还是摸索着回到了山门。

  隐空门位于东州落尘山脉,势力庞大,占据了十几条灵脉,山门修葺得恢弘壮丽,连绵云雾中,亭台楼阁若隐若现。

  一路走来,陆还真还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这不是内门师兄楚依然,以前觉得如山岳般伟岸,现在一看,好像也不咋样。"

  迎面走来一个人,陆还真盯了对方许久总算回忆起对方的身份。

  而楚依然从陆还真身边走过,像是察觉到了什么,露出一抹戒备,他从这个师弟身上,察觉到了一丝威胁!

  "这可能吗?"

  楚依然无语的看着陆还真穿的外门弟子的服饰,随即苦笑一声,自己这是想多了。

  陆还真进了宗门,很快往外门弟子的居所走去。

  回到自己的房间,陆还真洗了把脸,看到屋子里还有些吃食,随便做了点饭菜,大吃一通,填报肚子后,才觉得回过气来。

  "天,陆还真,真的是你?"

  这时,门外传来几声惊呼,就见一群外门师兄弟齐齐冲到他的院子,看到里头正大口吃饭的陆还真,全部吓了一跳。

  好半天,一个瘦高个才站出来,颤抖道:"你……你不是死了吗?"

  "没有。"陆还真淡然一声,询问道:"谁说我死了?"

  "是莫离师兄和张师兄啊,他们说看到你被一头五级凶兽给生吞了。"瘦高个也就是袁白绍惊讶道。

  "他们眼瞎了。"陆还真吃完饭一抹嘴,站起来,询问道:"他们两个在哪?"

  "在宗门演武台练武呢,咋了?"

  众师兄面面相窥,直觉告诉他们,这里面有隐情。

  "很好。"

  陆还真嘴角一勾,一抹冷笑和杀意涌现。

  不知为何,看到这一幕,袁白绍等人齐齐打了个寒颤,盯着陆还真走出房间,不多时消失在众人视线。

  "你们有没有发觉,陆师弟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袁白绍惊颤道。

  "好像……真是这样。"众人吃惊道。

  而这边,陆还真离开弟子居所后,径直往演武台走去。

  演武台上,莫离和张雪峰正在和他人比武,打得火热,四周围了一群外门弟子,全部投来巴结的目光,大叫:"莫哥,这一拳漂亮!"

  "张哥,这一手无锋剑厉害啊,怕不是玄级武学啊?"

  "那是,听说张雪峰抱上了内门陈玄战的大腿,这无锋剑就是陈玄战传给他修炼的。"

  擂台上,莫离听着众人的奉承,痛快无比。

  一拳击飞对手,莫离意气风发的站在台上,咆哮:"还有谁来?"

  "我。"

  一声淡然,陆还真跳上擂台。

  "这位师弟……是你!"

  莫离随便一瞧,刹那见鬼似的大叫一声,眼神里充满了震惊和难以置信的神色。

  "什么,这不可能!"

  旁边另一块演武台上,张雪峰也看到了陆还真,同样吓了一大跳,怎么回事?这小子不是跳崖了吗?那是万丈悬崖啊,没听说哪个人活了爬出来的!

  "莫离,看来你过得很好啊。"

  陆还真冷笑一声,看到他小弟不少,整个人油光满面的,心中恨意更甚。

  莫离终于清醒过来,随即暗自唾骂一声,自己怎么被这么一个废物吓到了?就算他没死又如何,再杀他一次就是了,再说了还有陈师兄扛着呢,这小子能闹出什么动静来。

  "哟,看来陆师弟还真是命大啊。"莫离嘲讽一声。

  "废话多说,我现在挑战你,你不想死的话,跪下来磕头认错,自废修为,我饶你一命。"陆还真淡淡道。

  "哈哈!"莫离顿时大笑,满脸不屑,等不及了,直接咆哮道:"那我就成全你!"

  真气外放,拳浪汇聚成一条直线,横斩向陆还真。

  陆还真依旧平静,同样一拳轰了出去。

  几乎是毫无悬念,只听现场砰一声巨响,就见莫离惨叫一声,身躯狠狠被击倒在地,吐出一口血来,彻底蔫了。

  刷刷刷!

  陆还真速度很快,身影划过虚空,留下道道残影,随即一巴掌朝地上的莫离扇去,几个大耳光狠狠抽去,跟着手指一点,在莫离周身几个要穴一点,只听噗嗤几声,莫离继续大叫,刹那面若土灰。

  "你废了我?"

  莫离露出疯狂的表情,咬牙盯着陆还真。

  "你要杀我,难道我还对你留手?"

  陆还真冷笑,之所以没杀他,只是不想脏了手罢了。

  "大胆!"

  另一块擂台上,张雪峰看到陆还真三两下就解决了莫离,瞬间露出恐惧的表情,但他还是咬牙大叫着扑过来,二话不说,就朝陆还真刺出一剑。

  "敢在我面前拔剑?"

  陆还真淡然一笑,慢悠悠一声,眸光迅速变得冷厉:"那你就死吧!"

  铿锵!

  陆还真的长剑出鞘了,快如电光火石,张雪峰只感觉眼前一花。

  不好!

  张雪峰心中一骇,好快的速度!

  其他围观的弟子却是一愣,认出陆还真施展的剑法,乃是流云剑!

  流云剑以速度著称,但陆还真施展的流云剑,已经超出了此剑法的境界范畴,宛如一道流光飞过,众人就看见张雪峰立刻一软,身躯栽倒在地。

  几秒后,他眉心一道血线浮现,瞳孔睁得大大的,最后跪在地上,气绝而亡!

  "杀人了!"

  演武台边,所有弟子全部尖叫,面若土灰,看着陆还真,宛如看着一个魔神。

  "罢了,杀一个也是杀,杀两个也是杀。"

  陆还真叹了一声,提剑朝莫离走去。

  "不!"

  莫离露出恐惧的眼神,颤抖连连,胯下一股臭味袭来,紧张得大叫:"不,陆还真,你不能杀我,这可是重罪!"

  "聒噪!"

  陆还真一剑扫过,莫离那大好人头便掉在地上,一双死不瞑目的眼珠,充斥着深深的不甘和震惊。

  "这下痛快了。"

  陆还真哈哈大笑,坐下来,静静等待执法堂到来。第4章 毒窟炼心

  疯了!

  这个外门弟子一定是疯了!

  所有人看到陆还真杀人后还一点都不畏惧的坐下来,全部露出震撼的表情。

  "还真!"

  就在这时,一声激动的声音响起,陆还真心中一颤,看向来者。

  一个漂亮的女子出现了,一头秀丽的黑发,如绸缎光滑,面容精致绝美,樱桃小嘴,漂亮的大眼睛,白皙的肌肤,最关键是她的气质,如仙子般高雅。

  "雪芙!"

  陆还真笑了,朝对方点点头。

  "你真的没死!"

  苏雪芙一点不顾忌陆还真周身是血,激动的扑上来,直直冲进他的怀里,然后一脸泪水,梨花带雨的哭着:"我还以为你死了,你太坏了,太坏了……"

  女人捏着小拳头锤着陆还真的胸膛,最后锤累了,再次不顾其他弟子疯狂羡慕的眼神,紧紧依靠在陆还真身边。

  后面醒悟过来,看到地上两具尸体,这才大叫一声:"还真,你疯了吗?你杀人了!"

  隐空门门规森严,宗门弟子一旦出现互相厮杀的情况,都会处以重罪,特别是向陆还真这种毫无天赋的普通弟子,恐怕难逃一死。

  "不怕。"陆还真微笑看着佳人担忧的目光,表情很镇定。

  "我去求姑姑,你等我,我不会让你死的!’

  但苏雪芙马上紧张的跳起来,飞快的跑了出去。

  苏雪芙乃是东州皇城的小公主,她的姑姑苏红蝶也就是上一代的长公主,同样拜在隐空门门下,但却是长老身份。

  如果说谁还能救下陆还真,那估计也就只有苏红蝶了。

  "原来是靠女人才有这样的底气,真他妈丢人!"

  众弟子自然知道苏雪芙的身份,这时候全部酸溜无比的盯着陆还真。

  不时有人露出嘲笑,等着吧,这小子敢在宗门杀人,死定了!

  很快,执法堂到来。

  同行的还有一名内门弟子,正是内门第一人陈玄战。

  他同样是执法堂的弟子,一听到手下莫离和张雪峰被杀的消息,大吃一惊。

  他原本还对这两人抱有重望,没想到没几天就被人杀了,后面再一打听,得知杀人的居然是陆还真,这下陈玄战惊呆了。

  那小子不是已经死了吗?

  陈玄战咬牙切齿,想到这几天小美人苏雪芙听说陆还真死了的消息,哭的那个伤心,还放出宣言,此生不嫁,让陈玄战无比气恨。

  那小子何德何能!

  果然,此刻一看到陆还真站在擂台,手上还举着凶器,陈玄战马上咬牙道:"陆还真,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杀害同门师兄!"

  "我这是报仇。"

  陆还真淡然一声,看了眼全场,发现不少宗门前辈都惊动了,于是高声道:"数日前,我外出历练,这莫离和张雪峰一路尾随我,对我展开追杀,要不是我运气好逃出来,此刻早死了。"

  "有这种事?"

  众人一听顿时大惊。

  陈玄战则是心里一跳,生怕自己的阴谋被发现,连忙大呼:"众位,莫要被这小人蒙骗了,他杀了莫离和张师弟,怎么说都行!"

  "简直荒谬!"

  终于,执法堂一位长老到来,看到擂台上两具尸体,再看看台上站的是他的爱徒陈玄战,一番询问后得知原委,立刻阴沉着脸,看向陆还真:"小子,你当我宗门门规为何物?居然敢大逆不道,残害同门师兄!"

  "长老,我说了,我不过是报仇。"

  陆还真依旧平静,因为他早有计划。

  "哼,你这小子好生狂妄,若不严惩你,只怕众人都不同意了。"

  在陈玄战的眼色示意下,十几个心腹弟子分散在各个角落,全部大叫起来:"凶手,杀人凶手,杀了他!"

  "王长老,此事估计有隐情,不如好好调查一番再说?"

  终于,一个美貌少妇赶到现场,同行的还有一个紧张少女,正是苏雪芙的姑姑苏红蝶,隐空门长老之一。

  "苏长老,这小子杀了两个同门,罪大恶极啊!"

  王长老眯着神色,甚为不悦。

  因为陆还真从始至终,都没给他好脸色看过,区区一个外门弟子而已,居然如此大胆,王长老已经生了要杀他的心思。

  "还真,你快解释啊!"

  苏雪芙在一边着急道。

  "不。"

  陆还真站出来,表情很平静:"这两人,我杀了就是杀了,那又怎样?"

  "哈哈,算你敢作敢为!但却是狂妄得很,一点都不把宗门规矩放在眼里,其罪当诛!"

  陈玄战立刻大笑,随即目光一沉,看向苏雪芙:"雪芙,你不要再被这小子骗了,你看他多心狠手辣,对自己的同门师兄弟都能下得去手,可见他的心有多黑!"

  "不,我不相信陆哥哥是这样的人!"苏雪芙脸色苍白,坚持着想要辩解。

  "雪芙,不用担心我。"

  陆还真早有计较,走到一众人面前,淡然道:"人是我杀的,"

  "好,来人,将他杀了。"

  王长老冷笑,下令执法堂弟子击杀陆还真。

  "等下!"

  但陆还真马上一声:"人虽是我杀的,但我却是报仇,宗门规矩,弟子之间若有冤仇,的确可以杀人。"

  "那又怎样,此二人已死,谁来证明?"陈玄战冷笑,他自认为谋杀陆还真一事做的天衣无缝,根本不怕他对簿公堂。

  "哼!"陆还真当然知道此时扳不倒陈玄战,心想咱们来日再算,随后淡然一声。

  "我申请毒窟炼心!"

  毒窟二字一出,全场色变。

  隐空门有一禁地,名为毒窟,内有各种毒虫猛兽,恐怖无比,基本上是死囚的末路,但隐空门崇尚天道,追寻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遁去其一的法则。

  这句话的意思是,天道虽然无情,但仍留有一线生机。

  宗门任何犯事之人,同样享有这样一项权利,只要进了毒窟撑过一日不死,那便代表一线生机,可以免去死罪。

  "哈哈,陆还真你还真是狂妄!"陈玄战大笑,眼神充满不屑。

  王长老也是一顿,随后轻蔑一笑:"此狂徒乱了心智,他以为他是谁?"

  毒窟虽然是根据死囚的实力来放出毒虫猛兽,但无一不是剧毒猛兽,再加上数量众多,基本上没有一个弟子能在毒窟撑过半日!

  "把人押到毒窟!"

  一声令下,王长老冷笑着率先走向后山。

  "丫头,咱们尽力了。"苏红蝶叹了一声,看向陆还真,眼神里同样带着一抹不悦。

  对于自家丫头和陆还真的感情,她从一开始就不看好。

  "不,陆大哥,我陪你!"

  苏雪芙惨笑一声,但眼前一黑,却是苏红蝶直接弄晕了她,随后冷冷看了眼陆还真。

  "你必死无疑,但雪芙还要好好活下去。"

  留下这句话,苏红蝶甩出一把锋利长剑来,随即抱起苏雪芙,飘然离去。

  "我不会死。"

  陆还真依旧平静,看向苏雪芙的目光充满了怜爱,他当然知道丫头的心意,但他知道,他只有活下去,才能改变这一切!

  捡起苏红蝶的长剑,倒是比自己的长剑锋利得多,明显是一把神兵。

  "陆还真,好好享受吧。"

  随后,陈玄战等执法堂弟子将陆还真带到毒窟门口,冷笑看着他。

  "你配不上雪芙,只有我这样的男人,才能给予她一生!"

  "说够了吗?"

  陆还真回以冷笑,旋即头也不回的走进毒窟。

  "等死吧。"

  陈玄战狞笑,转身立刻。

  他毫不怀疑,一踏入毒窟,陆还真就会被无数毒虫啃咬,惨死当场!

  毒窟内,陆还真刚踏进来,立刻就看到无数毒虫蜈蚣,密密麻麻的向自己扑来。

  "就从这一刻改变吧。"

  喃喃一声,陆还真挥起长剑,漫不经心的挥舞。

  唰唰唰!

  流云剑快速挥动,每一剑凌厉至极,轻描淡写,但陆还真却像是掌控了剑道的极致,每一剑划过,就有一大片毒虫尽皆倒下。

  最后,整个毒窟内,只剩下漫天的剑光。第5章 众人心理

  整个毒窟内,只剩下漫天的剑光。

  流云剑,虽是隐空门的基础剑技,但隐空门好歹也是十大宗门,哪怕基础剑技也是黄阶上品的武技。

  武技分为天地玄黄四阶,天为最,黄为底。又分上中下品级,黄阶级别的武技,哪怕是已经晋升到青铜家族的陆家,也没有几卷。

  陆还真施展完一套,地上已经布满了毒虫的尸体。

  随后成片的毒虫倒下,身体不断抽搐着,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但陆还真的眼神却更加谨慎起来,虽然他的实力已经今非昔比,但也绝不可能如此轻松就通关,要知道每一名进入毒窟的弟子,修为最差也是他这个境界。有筑灵境界的内门弟子进入,到得最后却是尸骨无存,可想而知这里究竟有多可怕。

  果然,地上的毒虫仅仅只是抽搐了一会后,又起来了,继续朝着陆还真爬了过来。

  陆还真继续用流云剑,这次他在里面大了些许力道,并将毒虫推到不远处。

  然而加大了力道仅仅只是让毒虫多昏迷一会,紧接着他们又爬了起来,像是一部永不疲惫的机器一样,不停的运转。

  陆还真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将其毒虫打飞了,可越打越多,不断有毒虫从上方掉落下来。而陆还真自己他很清楚的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灵力在一点点下降,这样下去迟早会枯竭的。

  "难怪那么久以来没有多少人能成功通关,就这样下去半天的撑不住!"

  那些毒虫实力不强,可却如同有不死之身一样,且永远不知疲惫,肉身境界需要静心打坐才能吸收天地灵气入体。哪怕是达到筑灵境界,能够随时随地吸收天地灵气,在这毒窟中也根本无用。

  毒窟中天地灵气都充满了毒气,虽然蕴含着少许灵气,可却要经过一定的时间去提炼,然而在毒虫满地爬的这里,根本没有这个时间。

  而且陆还真知道,所谓的考验并不只是这些毒虫,他能感觉到有不少眼睛盯着这里,而面前这些不过是小喽啰的毒虫,只是被派来消遣自己而已。

  不多时,陆还真就感觉自己体内的灵力所剩无几,他不过刚刚锻脉,只来得及巩固,再加上之前比斗消耗了灵力,根本撑不住多少。

  "好了,该用时空晶石了!"

  陆还真连忙掏出时时空晶石握在手中,刹那间便消失在了原地。

  虚无世界一切如常,唯有陆还真一人孤零零的盘坐在地上,吞吐着天地灵气,将之前因为灵力枯竭而吸入的毒气排出体外。

  他自然不是笨蛋,虽然能通过的人屈指可数,但并不代表不能通过,所以毒窟中的情况自然会传开。他也都打听过了,否则也不会选择毒窟炼心。

  不过他并不打算在里面修炼到时间到了为止,这里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历练地方,虽然之前在崖底利用时空晶石将流云剑修炼到大圆满,却缺乏实战性。

  每一次使用流云剑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有一些灵力溢出自主消散,并没有加强流云剑的威力。如此几次积累起来,都够自己多使用几次流云剑了。

  而且他对于灵力的掌握却并不熟练,趁这个机会可以逐步掌握,对于自己的实力有很大的进步。

  而在陆还真修炼的时候,此刻外界反应却是不一样。

  王长老和陈玄战自然是一脸冷笑,要知道被罚进入毒窟炼心的人,无论是死囚还是历练的弟子,足足有九成多的人死在了里面,尸骨无存。

  尤其是王长老,身为隐空门的长老他自然知晓,那活下来不足一成的人里,大部分只是历练的弟子,有宗门内强大的存在守护,亦或者身上带着大人物炼制的秘宝,自然不会死。

  而剩下的人虽然没有实在毒窟里,却也在离开后没多久毒发身亡了。

  修士的强大体魄可以抵抗一般的毒性,也可以利用体内的灵力将毒气排出体外。毒窟中的毒性对于修炼过肉身境界的修士来说不是很强,但可怕的是那绵绵不绝的毒气侵蚀,到达一定程度后可以腐蚀灵力,别说陆还真不过肉身五层天,即使他是筑灵境的修士,也要饮恨在其中。

  不过真的有过例外……例如一百年多前的一位并不出众的弟子,在进入毒窟后不仅未死,且一路高歌,最后成为了隐空门的宗主。

  不过这种事情只发生了一例,王长老冷笑。陆还真的名气不是一般的大,身为执法长老的他都有所耳闻,宗门内的第一废材,与他徒弟陈玄战差得可不是一星半点。

  而陈玄战心情却是半好半坏,好的是陆还真这次终于死定了。坏的则是苏雪芙之前那惨笑的模样,那应该是对自己的啊!

  看着苏红蝶抱着苏雪芙离开,陈玄战内心怒火直烧,身为东洲黄金家族的嫡系子弟,从小天赋极强不说,家中长辈对其更是溺爱,从小就没有什么得不到的。

  对于苏雪芙他自然也是垂涎三尺,本身天赋强大,又有着倾国倾城的相貌,更是东洲皇族的公主。苏氏皇族有意与陈家联姻,而对象则是皇族的几位明珠,但却并没有表明是哪位公主。

  但陈玄战却是将苏雪芙视为自己的禁裔,抛开公主身份不谈,单单这倾国倾城的相貌,是个正常男人就想得到。而陈玄战若是娶其为妻,那么他极有可能会是陈家的下一任家主。

  苏雪芙自然不是逆来顺受的性格,对于联姻一事自然不愿,苏氏内部也就由着她,不过有看好陈玄战苏家长辈悄悄提醒他,可慢慢与苏雪芙打好关系。陈玄战自然乐得如此。

  然而,这一切却毁在了陆还真手中。

  陆还真能博取单纯的苏雪芙的爱慕,自然是因为那次救命之恩。可那次苏雪芙的意外,却是陈玄战安排的。

  这种事情自然是不光彩的,若是被苏氏皇族听闻,恐怕会立马放弃联姻一事,而陈玄战在家中的地位也会一落千丈,与家主位置无缘。

  故而陈玄战将安排伏击苏雪芙的人一一杀了个干净,正当想来个英雄救美人,美人嫁英雄故事的时候,陆还真却插了一脚。

  一介废人之躯,背后不过是勉强进入青铜世家的陆家。无论从哪方面来讲,都应该被陈玄战踩在脚底俯瞰,结果却破坏了自己的计划。

  更让陈玄战没有想到的是,苏雪芙竟然会爱上陆还真这个第一废材,这让陈玄战如何也接受不了。

  陈玄战从小就被家中长辈带领,性格在同龄人中也算沉稳,然而却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屡次给陆还真找事,还安排莫离与张雪峰伏击陆还真。结果陆还真都活了下来。

  想起之前苏雪芙的表现,陈玄战握紧拳头,手指被捏的啪啪响,然后一只瘦小的手掌放在了他的肩膀上。

  "从他进入毒窟那一刻起就是一个死人了,你还要与一个死人较真吗?"

  王长老自然看出自己这位弟子在想什么,拍了拍的肩膀,缓缓说道。

  "我倒是希望他活着出来,让我亲自击杀,拘其魂魄炼七七四九天,痛苦至死。"

  陈玄战很是平缓的说道,但说出的话语全是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若是让隐空门内的弟子知道,他们眼中温和的陈师兄是一个这样的人,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你啊,终究是少年心性。面对这种废材还需要如此认真,那你也只能止步于某个境地了。"

  王长老突然严肃的说道,稍微加重了放在陈玄战肩膀上的手,让陈玄战猛的打了一个激灵。

  "你要记住,你是陈家未来的家主,也将会是苏氏皇族的女婿,你的舞台将是整片大陆,而不是这小小的隐空门。抛却你那内门第一人的头衔,你的目光应该放在那些世家宗门的天骄上,而不是陆还真一个小小废材上面。

  至于苏雪芙,陆还真死后她自然会意识到自己的愚蠢。与你相比陆还真这个废材连给你提鞋都不配。"

  说完,他就离开了这里。

  而陈玄战沉默了一会后,也离开了这里。

  聚集在这的弟子也都接连离开了这里,对陆还真的表现同情者有,幸灾乐祸者亦有之,不过都接连散开了。很快,此地就归于寂静。

  对于外界众人的表现,陆还真自然是不知道,不过即使知道对他来讲也无用。

  他现在反复做着一样的事情,使用流云剑——回时空晶石——出来——使用流云剑。如此循环。

  时空晶石内部的灵气自然不会有毒气,加上时空晶石内的时间,虽然陆还真天赋很差,但却一直在不停的进步。

  他对于流云剑与灵力的掌握更加得心应手了,最开始的时候他的灵力只能支撑他扫开毒虫数次,数次之后就会灵力枯竭。

  现如今随着对灵力的掌握与流云剑的熟练,可以支撑十数次,体内灵力尚还有剩余。

  当然,也多亏了苏红蝶之前给他的剑,流云剑的威力出奇的大,不然他只能被毒虫缠住。

  "死了?"

  当陆还真又一次用流云剑扫开毒虫的时候,却发现它们的身体不再抽搐,而是原地化成灰,不复存在。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时光不老仙》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907.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