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我的美艳女娇娘》陈林洪雨霏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我的美艳女娇娘》陈林洪雨霏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 下山找老婆

  太阳火辣辣的,照在土路上掀起阵阵热浪。

  陈林走下山。

  忽然听到一声女人的声音喝道:"你们不要过来!".

  陈林赶过去一看,只见一个秃子和一个瘦子两个劫匪正堵住着一个女人。

  女人身材高挑,长发披肩,美丽性感的一塌糊涂。

  最重要的是女人的气质,即使在这种危机时候,那张冷冰冰的脸上妖娆妩媚丝毫不减。

  "美人儿!只要你老老实实的陪我们哥俩玩玩,保证你没事!"

  "你做梦!你们休想得逞!"女人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冰美人。

  "妈的!小妞儿你最好乖乖的,不然老子也他妈的捅死你。"两个劫匪淫笑着又要逼近。

  "住手!"陈林大喝一声,几步冲到近前。

  两个劫匪愣了一下,但见冲进来的是个半大小子,而且穿戴一看就是土包子,可能是进城的民工。

  其中一个大个子秃头拎着匕首走了过来。

  "哪来的小崽子!找死啊!"

  "找死?既然知道抢劫是找死,那就快把人放了,我就不弄死你们了,没时间在这瞎耽误功夫。"

  两个劫匪气笑了。

  瘦子劫匪道:"大哥,别和他废话了,捅死他,然后咱把这妞儿好好爽几把。"

  大秃子说着一刀挥了过来。

  女人以为这个农村小子被一刀刺中了,不料一瞬间秃子的手腕竟然被少年抓住。

  而少年细细的胳膊竟然抵住了秃子粗壮的手臂,并且面色如常,一副的云淡风轻。

  反观大秃子劫匪额头青筋跳起,脸红脖子粗的,女人像是做梦似的,仿佛眼前的一切不是事实。

  大秃子似乎要坚持不住了,吭哧道:"这小乡巴佬劲儿真他妈不小啊!"

  陈林撇撇嘴,"妈的,软的不行,非得让老子来硬的!这就叫敬酒不吃吃罚酒,去你奶奶滴!"

  "啊……"秃子惨叫起来,被陈林一脚踹飞出去,看陈林十八九岁的样子,但这一脚确实力道十足,大秃头直接飞出七八米,落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瘦子劫匪见势不妙早就仍了刀撒腿就跑。

  "站住!"陈林喝了一声。

  瘦子像是被使了定身法一样,吓得不敢动了。

  "把你同伙整走,别在这里碍眼。"

  "谢谢。"瘦子还道了声谢,扶起大秃子,两人踉踉跄跄的跑了。

  陈林忙朝女人走去。

  "老婆,你没事吧?还好我即使赶来,你看多危险啊?"

  女人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半大小子,大声错愕问道。

  "停!谁是你老婆?"

  "你啊!"少年比她表情还错愕。

  "你别过来!你想干什么?"女人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反应过来。

  "你不会也把我当成色狼了吧?我是……我是你男人啊?赶紧的跟我去拜堂吧。"

  轰……

  女人吓得一张俊俏的脸惨白如纸。

  自己倒了多大的霉啊!最近心情不爽,想上山踏踏青,没想到刚到山脚就碰上两个等候多时的色狼,差点落入狼窝,好不容易得救,又来个更凶猛的小色狼。

  这个小色狼更不好惹。

  看这半大小子把刚才那两个凶神恶煞流氓打跑的手段,她感觉自己是那般的无力。

  "你别过来,你把话说清楚,我怎么就是你老婆了?我们好像根本就不认识啊……"

  女人抱着最后一线希望,想和这更强大的小色狼讲讲道理。

  "嗯,是不认识。但感情是慢慢培养起来的。这是我师傅说的。"

  "那你师傅是谁?"女人慢慢往后退了一小步,她现在认为,能拖延一点时间最好,就有希望得救。

  "我师傅张道宗啊?"少年一副你肯定知道的样子。

  女人明白了,这人精神肯定有问题。

  "我不认识张道宗,请问,张道宗又是谁?怎么我就成了你老婆的?"

  陈林笑道:"我师傅说了,在我满十八岁那一天时候下山,就会碰到我老婆的,我师傅号称老神棍,算命很准,你看,我这一下山就碰见老婆你有危险了,要是我晚来一会儿你就出大事了。"

  "神经病……"女人吐了一句,随后快速往山外跑,不料情急之下高跟鞋绊到一根向外支起的树根上,摔了一跤。

  "哎呦……"女人痛的呲牙咧嘴,倒在地上看着脚踝红肿起来,差点眼泪淌了下来。

  "唉。"一声叹息,少年蹲了下来:"老婆,你真是淘气。"

  "你想干什么?"女人彻底绝望了,本来就跟这力气如牛的半大小子不是一个级别的,自己脚还伤了,她几乎绝望的闭上眼。

  觉得自己的腿被人抬起来,然后……似乎脚踝处一阵阵的温热,袭遍全身麻酥酥的。

  女人睁开眼,见陈林两手扶着她的脚踝,手掌之上一阵阵蒸汽冒出,而少年鬓角额头渗出汗珠来。

  片刻,少年放下她的脚踝。

  "老婆,我把你的脚伤治好了,你站起来走两步试试?"

  "啊?"女人手在自己大腿上狠狠掐了一把,疼的差点叫出声,这不是在做梦,这人是古代的大侠么?

  女人站起身,一套职业装让她美丽动人,气质又绝佳。

  高跟鞋走在坚实的林间小路上,已经没有一点的疼痛了。

  "你叫什么?你是医生?"

  "我叫陈林,老婆你叫啥?"

  女人给了他大大一个白眼:"我不是你老婆,我叫洪雨霏。"

  "红与黑?哦,我知道那小说是司汤达写的。"

  "放……"洪雨霏那个屁在还没说出口,忙堵着红彤彤小嘴,心想自己怎么了?红与黑还真是她在学校时候被闺蜜喊的外号。

  见陈林没有什么恶意,洪雨霏不像刚才那样怕了。

  "你是医生?在哪个学校学的?"

  "跟我师傅学的。"

  走了一小段,她感觉自己能行了,随后从LV包包里掏出一沓钱。

  冷冷说:"陈林对吧,这次谢谢你,这是五千块钱算是给你的奖励,你走吧。"

  正说着,一阵电话响了。

  洪雨霏摸出电话接听,脸色却越来越差,到后来眼睛扫了扫身旁的陈林冲电话说:"嗯,我知道了,我有男朋友了,不用你们操心了,行,带给你们看看就看看。"

  啪嗒挂了电话,女人又冷冰冰道:"陈林,你多大?"第二章 有点小

  "十八啊。"

  "十八?小了点,哦,你不是想让我做你老婆么,那一会儿你和我回家冒充我的男朋友,就说你二十二和我同岁,你的职业就是医生。记住,咱俩是冒充的,也就是假装的。"

  看陈林有些木讷的点了点头,洪雨霏忽然觉得,这就是一个山里的乡巴佬,没见过啥世面倒有几分可爱,反而主动挎着陈林胳膊。

  "走吧,只要帮我这一次,我再多加你五千块钱。好的不好的的?好的!就这么定了。"

  两人出了树林,来到公路,在路边,停着一辆红色跑车。

  洪雨霏先到商场给陈林买了一套西装,人是衣裳马是鞍,换上西装整个人立马变成个帅小伙。

  但洪雨霏没正眼看几眼,付了钱又拉着他出来上车,五六分钟后。来到一幢高档别墅前。

  "老婆,你家可真有钱。"

  "咳咳。"洪雨霏红了脸,嗔怪一声道:"好吧,小破孩,我就让你占两天便宜,记住,过了这两天你就不许这么叫了。"

  刚到门口,就见一老太太在门口守着。

  这老太太瘦高身形,穿着干净白衣,发丝斑白利落的往后面梳拢,鼻梁上还架着一副眼镜。

  "小姐,您回来了?"

  洪雨霏忙客气道:"徐妈,你站在这干什么?"

  "哦,是老爷神机妙算,知道小姐会在这时候回来,才让我在门口迎接小姐的。"

  洪雨霏摇摇头,领着陈林进了别墅。

  别墅内宽阔奢侈,一男一女焦急的坐在大厅中。

  那女的风韵犹存,见到两人进屋,女人便快走了过来,抓住洪雨霏的手紧张的像是要流出泪。

  "雨菲,我的乖女儿,你爸就是一时气话你也不至于出走啊,都担心死我们了……咦?这位是?"

  "妈,这是我男朋友陈林,你们不是要找女婿么,我给你们带回来了。"

  洪雨霏说着一把挎起陈林的胳膊,显得很亲热。

  "额……阿姨你好,我叫陈林,是一个医生,呵呵,呵呵。"

  洪雨霏的老爸这时走了过来,他穿着衬衫,扎着领结。

  头发有些花白,像是周润发那样往后面梳拢着,刻板的脸如同刀削斧劈,极为严肃。

  "哼,雨菲,你越来越不听话了!和刘家的亲事不是你能决定的。"

  "爸,我都二十二岁了,不再是小孩子了,再说刘家的那个刘伟我最讨厌了,我不嫁,要嫁你去嫁,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就是他。"

  洪雨霏说着把陈林像是挡箭牌似的推到自己前面。

  "嗯?"洪天祥上一眼下一眼的扫了陈林几眼:"这是一个什么玩意儿?"

  "咳咳……"陈林咳嗽一声:"我不是玩意儿,我是人。"

  "哼!"洪天祥扫了两眼笑了:"雨菲,这样的货色,在大街上一抓一大把,你是不是随便花钱雇一个冒充你男朋友来糊弄我啊?"

  洪雨霏脸刷的红了:"爸,我没找人冒充。"

  "谁信啊。"

  "我们是真心相爱的。"洪雨霏抓住陈林胳膊摇啊摇:"他是一个医生,而且医术高明,是不是啊亲爱的。"她说着手指在陈林胳膊上狠狠掐了一把。

  "是,是。"陈林忙答应。

  "嗯?小子,你跟我进来!"洪天祥倒背着双手走到里面一个房间。

  陈林跟进,反手关了门。

  "小子,说吧,我女儿给了你多少钱雇的你?你只要说实话,我多给你一倍的价钱。"洪天祥说着坐到沙发里。

  陈林扫了一眼,这间是个宽大的书房,里面整整齐齐的……大部分都是医书,差不多是中外医学博览了。

  "洪伯父,这个世界上感情是无价的,多少钱也买不来的。"

  "哦?呵呵。"洪天祥冷笑两声:"我女儿的性格我太了解不过了,她眼高过顶,怎么会看上你?实话实说我很不喜欢你,我会给你一笔钱,不管你们是真假都好,马上离开我女儿。"

  "呵呵……"陈林也冷笑一声:"洪伯父,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说话对我起作用。"

  "谁?"

  "我师傅,不过……他不在。"陈林说罢拍了拍一本厚厚的医学典籍:"空有其表,不知其内,空有其书,不得其法……"陈林说着要拉门往外走。

  "你说什么?你好无理,给我站住!"

  洪天祥猛然从沙发上消失,速度极快的站到陈林身旁,一只手已经落在他肩膀之上。

  猛然,洪天祥怔住了,陈林肩膀猛然有一股反弹之力,把他的手弹开,自己刚才的一抓就像抓在弹力球上似的。

  这种极为高明的、反弹护体的练气方法只有青派的传人才懂得。

  洪天祥两眼兴奋的:"你……你是青派的人?"

  "青派?什么青派?"陈林一愣,在刚才洪天祥手落到他肩膀上之时,他本能的用内力护体。

  "你刚才说的你师父是何人?"

  "我师傅张道宗,你认识我师傅?"陈林怔了怔,自幼跟师傅在山上,十八年没听说过什么青派。

  "张道宗?空道长老……这么说你是青派空道长的徒弟?就是他的传人了,怪不得你和我师爷一个牛脾气!呃……按照辈分你是我的师叔啊,小侄儿参见师叔……"洪天祥一把年纪了,抱腕要跪下行大礼。

  "这样,不好吧……"陈林咳嗽一声。

  洪天祥站起身,嘿嘿嘿看着陈林笑:"空道长老是我师爷,你是我师叔,师叔要是喜欢我女儿,老师侄自然愿意……"

  洪天祥乐的合不拢嘴,青派树大根深,在全球都有势力,空道长老隐居多年,但有这么一个徒弟,如今徒弟出山,那便是牛逼闪闪啊。

  青派道字辈的活着的人没几个了,林字辈的也不多,就算活着的也七老八十了,按照陈林这年轻的岁数,以后把林字辈的首座靠死,他当上青派首座那是极有可能的。

  自己只是青派的一个分支,目前有些受挫,但有了陈林这颗大树,以后还怕个毛啊,这样的女婿累吐血也找不到啊,绝对是牛逼闪闪的潜力股啊。

  洪天祥想着想着大嘴裂开,说话的声音也有些肉麻。第三章 奇葩老丈人

  "咳咳,师叔啊,你和雨菲的事儿我完全同意,你们年轻人么,我们当父母的就不该多管多问,我一向是很民主的,更尊重雨菲的意愿,从小到大我没强迫孩子做任何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我们全家都民主……哈哈,哈哈。"

  陈林挠挠头,感觉刚进门怎么没发现这老头儿民主?

  "呃,师叔啊,以后有人在的时候,我冒犯一句叫陈林,或者小林子,如果没外人的时候我就喊你师叔,咱辈分不能乱,对了师叔,你打算啥时候和我女儿结婚啊?"

  "这个……老师侄,我今天才刚下山。"

  "明白,明白,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出来的么。"

  ……

  两人说着话从房里走了出来。

  洪雨霏和母亲孟芬都有些担心,很怕陈林这小身板被洪天祥给打残废了。

  见两人笑呵呵出来,母女俩还有些发木。

  "呃,雨菲啊,你找的这个男朋友很好啊,很不错,老爸喜欢,我决定了,同意你们交往。"

  "呼呼……"洪雨霏呼出口气,心想总算骗过关了。

  洪雨霏暗地里冲陈林挑了挑纤细的大拇指,自己老爹脾气她是了解的,倔强又霸道,家里的事都是他拿主意,而且拿定主意了便不许更改,不然自己也不会生闷气出去踏青散心了……

  洪雨霏心情舒畅,然后撕开一袋牛奶刚喝了一口,洪天祥下面一句话让她把牛奶都喷了出去。

  "雨菲啊,你和小林子同岁,又一见钟情,我看选日不如撞日,一切从简,不如今天你们就结婚入洞房算了,早生孩子,早添丁进口,咱们家人口少啊,你多生几个孩子全家多热闹啊……"

  洪雨霏傻了,眼睛像是金鱼似的鼓了起来,感觉这一切是不是幻觉?

  父亲那意思——自己生孩子可以十个月一个的量产?

  好像巴不得自己嫁不出去硬塞给陈林似的,两人刚才在小屋里究竟谈什么了?陈林这货没被打扁扁竟然还成了父亲眼里的得意女婿?

  这太不可思议了。

  正这时,门开了,徐妈走了进来,老太太往鼻梁上推了推圆形镜片:"老爷,刘家的人来了,说是送迎亲的聘礼来了。"

  洪天祥挠挠头:"去告诉他们,我正和我姑爷在聊天呢,没时间理他们!"

  "是的,老爷。"徐妈转身走了出去。

  不到一分钟,外面吵吵嚷嚷的,随后两人硬走进别墅。

  "呵呵……洪叔叔,你怎么健忘了啊,我才是你的女婿么。"

  说话的人二十七八岁左右,相貌俊朗,风度翩翩,不过面色惨白,应该是常年泡在温柔乡所致,肾有点不够用。身后还跟着个点头哈腰狗腿子。

  这人脸上挂着笑,眼睛在屋内扫视。

  "呀,雨菲真是越来越漂亮了。这位是……"

  "我叫陈林,洪雨霏是我老婆,你是谁啊?"

  "我操!"刘伟小白脸瞬间憋的通红,克制不住大声道:"洪伯父,这是怎么回事?我爸爸已经答应往你们洪家企业上打款两千万救你们洪氏集团了,你也答应把女儿许配给我,这个野小子是谁?"

  刘伟又乘胜追击,三步并作两步来到陈林跟前,一把扯住他衣领大声威胁。

  "小子!你知道不知道我是谁?我叫刘伟!我们刘家在这里一手遮天!你敢和我抢女人,信不信我一脚把你踹到墙缝里,抠都抠不出来……"

  "去你妈个冻秋梨!……"陈林猛然一抬腿,众人只感觉眼前一晃,刘伟整个人已经飞了出去,噗通一声摔在对面墙壁上,身体缓缓滑落,鼻口喷血。

  洪雨霏老娘孟芬差点晕过去。

  刘家小子虽然跋扈,但在嘉市算是一流家族势力,洪家只能算是三流家族,根本得罪不起的。

  洪雨霏虽然恨刘伟,但见刘伟被揍的鼻口喷血也吓了一跳。

  这时,刘伟的狗腿子跳了起来,指着陈林骂道:"好!好小子!你真是活腻了!竟然敢打我家大少爷!你休想活过今天!"

  狗腿子又冲洪天祥喊:"洪老爷子,我家少爷在你家出事的,你也逃脱不了干系!"

  "去你妈个冻秋梨!"人影一晃,刚才坐在位置上的洪天祥已经到了这狗腿子近前,飞起一腿把这狗腿子踹了出去。

  狗腿子身体咚的和墙壁亲密接触,随后软软倒下。

  洪天祥一副淡定道:"徐妈,送客!"

  "是,老爷!"

  门开了,徐妈走了进来。

  随后又对准刘伟跟他狗腿子这俩小子的裤裆狠狠补上一脚。

  一阵骨节的咯吱声,听的众人一阵毛骨悚然,这俩小子已经昏了过去。

  徐妈一手扯一人的腿边往外面拖边嘀咕:"活该!幸亏老爷神机妙算,没把大小姐嫁给你这样的狗东西,找到了合适大小姐的姑爷。老爷真是英明神武,孔明再世。"

  两个大男人,加起来二百多斤,被个老太太像是拎小鸡似的扔了出去。

  陈林深呼吸口气,这洪家不简单,尤其是这个徐妈……

  ……

  洪雨霏却被刺激到了,老爹是不是疯了,为了个毛头小子,竟然得罪嘉市一等家族刘家?

  洪天祥心里却清楚的狠。

  以前是不敢得罪,但现在有了陈林这个青派的传人,青派在世界的产业绝对是巨无霸,如果刘家在嘉市市值有五个亿。

  那么青派在世界上的产值不再是用亿来估量了,而是用兆,至少五个兆……这个算术题他自然清楚的很。

  "爸,我想回公司看看。"

  "嗯,行,回公司,或者去学校都行,但都得和小林子在一起知道吗?女婿是你选的,我们当父母的也极为满意,你以后要改改臭脾气,做一个贤妻良母,不要惹小林子不高兴!"

  轰!

  洪雨霏恨不得脑袋咚咚咚撞墙,老爹肯定是神经错乱了。

  几乎从牙缝里挤出一句:"知道了……"

  洪天祥又笑呵呵的拍拍陈林肩膀:"小林子啊,加油,争取年底就给我生出个外孙啥的。"

  "咳咳咳……"洪雨霏差点呛死,感觉自己活了二十二年,怎么有种是捡来的感觉,陈林这野小子倒更像是老爹失散多年的亲儿子。第四章 开价

  "陈林,我们走吧。"洪雨霏想先把陈林整了出来再说。

  一声不发的走到车库,开出一辆宝马,示意陈林坐到副驾驶,随后开出别墅。

  刚行了不远,洪雨霏哼了一声道:"陈林,你和我爸说什么了?"

  "呃,没说什么。"

  咯吱一声,宝马停住。

  洪雨霏摘下蛤蟆镜,脸蛋仿佛如同清纯与妖娆的综合体。

  上下扫了一眼陈林:"那你的意思呢?还真想做我们家的姑爷?"

  "这个,我没意见。"

  "下去!"洪雨霏冷笑一声,拉开lv包包:"陈林,这是说好的,给你的一万块钱,马上拿着走人,我这辈子都不想见到你,咱俩两清。"

  ……

  "嗯。"陈林接过钱,笑道:"老婆……"

  "放……不许你管我再叫老婆!我绝对不会嫁给你的!"洪雨霏气得要发飙了,这小屁孩儿十八,自己都二十二了,怎么可能会喜欢小孩儿?

  "我师傅说了,女人都是骗子,我知道你肯定是害羞不好意思,这样吧,我去找个宾馆先住下,你想我的时候就来找我,那个……我就去那个宾馆吧。"

  陈林指着一处鹊桥宾馆的字样。

  洪雨霏冷哼一声:"我回去找你?这辈子你就别做梦了!哼!"

  洪雨霏气呼呼的上车,闪人。

  ……

  晚上,洪家。

  洪天祥挠头:"我女婿和我女儿怎么还没回来?"

  老婆孟芬叹口气:"洪祥,我搞不明白,你怎么要把咱们女儿嫁给一个农村人。"

  "农村人?"洪天祥摇摇头:"往上数三代都是农村人。"

  "我不是这个意思,但是他和咱家雨菲也太们不当户不对了。"

  "门不当户不对的是咱们。"洪天祥呼出口气:"当年青派二长老空道不喜做首座,让给三长老,而他一生孤僻,竟然隐居在洮城山村,还收了个徒弟,这人更得到了二长老的真传,这一点便胜我们洪家千万倍。这样的女婿不招,我想要什么样的?"

  孟芬也瞠目结舌。

  洪天祥道:"这件事得保密,不能让别有用心之人听到,不然青派这帮老家伙还不都得使美人计啊,那样咱家的雨菲竞争就太激烈了,而且雨菲那臭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最讨厌嫌贫爱富的事情,所以,咱只能把他们生米煮成熟饭,等他们生了孩子……哈哈,咱女儿就是青派未来的少奶奶,咱们洪家也一跃从青派三等家族升级一等家族了,真是期待啊……"

  孟芬叹了口气:"不知道咱们女儿有没有那个福分。"

  这时,门开了。

  洪雨霏一人走了进来。

  "我的姑爷呢!"洪天祥嗖的站起来。

  洪雨霏气咻咻的,心想这肯定不是自己亲爹,第一句不问自己女儿,先问外人。

  "他死不了,我把他赶回农村了。"

  "咳咳……死丫头,明天,你就把我的女婿陈林请回来,如果你不嫁给他,我就把你嫁给刘伟。"

  洪雨霏真想买块豆腐撞死算了,嘴上答应着,心里更恨陈林了。

  回到房间,她想了大半夜,也没想出个好主意来,不嫁给陈林,就嫁给刘伟,这两个家伙一个比一个讨厌。

  一个是纨绔的富家子弟,花花公子。

  一个是山里跑下来的野小子,才十八岁,刚刚成年,自己又没有恋童癖,跟个小破孩儿搞什么对象?

  越想越烦……

  凌晨三点,洪雨霏终于下定决心,不如自己将计就计,先答应下来,然后再修理陈林这小子,就不信自己的智商还搞不定一个山野小屁孩儿,睡觉!

  ……

  洪雨霏彻夜难眠,陈林倒没感觉什么。

  师傅张道宗告诉他一句箴言:女人都是骗子,千万不要相信骗子的话。

  所以不管洪雨霏说什么狠心又绝情的话,陈林一律当放屁,当驴在嚎。

  兜里装着一万块钱,喜滋滋的进了鹊桥宾馆。

  酒店吧台小姐也是见人下菜碟,一见进来个小帅哥,而且一身西装,价格不菲,皮鞋锃亮,举手投足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这样的人多半是有钱的主。

  脸上带着标志性的微笑道:"先生您好。请问您开588、688、888、还是8888的总统套房?"

  "给我找个安静点的房间。"陈林说着甩出一沓钱。

  ……

  1888贵宾房间内。

  陈林已经坐在大床之上,窗子打开,此时月色正浓。

  月亮对地球有一定的引力。

  而在修炼一途中,月亮月圆之时,对地球引力越大,这时候的灵气也是越重之时。

  陈林对着月光修习吞吐。

  快到凌晨,月亮逐渐隐退之时,陈林才慢慢睁开眼,吐出一口浊气。

  忽的叹了口气暗道:师傅张道宗说过,自己老爹不上进,在修炼中总是偷奸耍滑,所以在自己刚出生不久,张道宗就把他带走,说修炼要从娃娃抓起。

  十八年了,也不知道父亲在哪,张道宗这老神棍也在两年前消失了。

  但洪天祥却管自己叫师叔……陈林觉得,自己不如将计就计,靠在洪家,肯定能找到自己父亲还有师傅。

  陈林练了一夜气息,反而更加精神,练气不需要睡觉也可以,陈林十八年睡觉时候很少,大多数时间用来修炼,这习惯也是张道宗从小给他培养起来的。

  说是要在他的身上把他父亲偷奸耍滑失去的时间找回来。

  陈林索性去外面跑了一圈,吃了早餐,顺便在各处转悠转悠。

  回到宾馆房间,不到九点。

  刚坐了一小会儿,门便咚咚咚敲响了。

  陈林打开门,见黑着眼眶的洪雨霏气呼呼在站在门口。

  她见陈林穿了个大裤衩,上身赤膊着。

  忙捂着眼睛:"不要脸,快把衣服穿上……和我回去。"

  "老婆这么快就来找我回去了?你不是赶我走么?"

  "呸!谁是你老婆!你不回去我就要嫁给刘家的刘伟了。"洪雨霏蹙眉。

  "关我什么事儿?"

  "关你的事!"洪雨霏咬牙道:"我不知道你和我爸说了什么,他就认定你这个女婿了,帮人帮到底,我给你加钱,开个价吧!"

  洪雨霏说着拿出支票单和笔。

  "那就……50万吧。"陈林忽然想逗逗洪雨霏,感觉和这丫头作对越来越有意思。第五章 吹牛大王

  果然,洪雨霏气得咬牙切齿。

  恨不得把陈林生吞活剥了。

  "行,反正一个月后,我就要去美国,打算在那边发展,不想回来了,所以……可以给你50万,你保证以后不要纠缠我。"

  "嗯,一个月后再说。"

  洪雨霏咬咬牙,不想和这货斗嘴,反正一月后自己坐飞机就闪了,到地球的那一边,跟他现在不用一般见识。

  领着陈林走出宾馆,上了跑车。

  刚开了一段,忽然几辆奥迪车迎面开来,而且速度越来越快,眼看要装上了。

  "跳车!"

  陈林喊了一声,随后搂住洪雨霏的小蛮腰,洪雨霏两只小手还在保持握着方向盘的姿势,但人已经凌空而起。

  两人直接滚到了公路下的草丛里。

  翻滚了七八个身。

  洪雨霏刚想给那男人一嘴巴。

  轰隆一声。

  一股浓烟窜起。

  陈林比她先跳起来,直接冲到公路边,洪雨霏白色宝马已经被撞毁,而一辆奥迪车报废,肇事者提前跳车,并且上了一辆奥迪车快速离去。

  看着慢慢变成小黑点的奥迪车。

  陈林咬咬牙,随后大声喊道:"赔车!别跑!"

  洪雨霏在沟里喘匀了气息,庆幸自己捡回条命,但陈林这傻帽还让人赔车钱。

  这时,陈林回头见洪雨霏从沟里踉跄站起来,还摇摇晃晃的。

  这丫头摔的不轻。

  "老婆,咱报警吧。"

  "报警有什么用?"洪雨霏恨恨瞪着他:"还有,别管我叫老婆,我还没过门呢!"

  "嗯,那等你过门再叫。"

  洪雨霏气个倒仰,呼哧呼哧喘息。

  但还是先打电话报了警。

  随后拨通父亲的电话。

  "爸,我和陈林回来的路上遇到了袭击。"

  "什么?遇到了袭击?我姑爷没事吧?"

  "我……"洪雨霏差点摔电话:"放心吧,你姑爷死不了!"

  "哦……那你们慢慢走,我一会儿派车去接你们。"洪天祥挂了。

  "天翔,雨菲没事吧?"夫人孟芬刚才差点晕过去。

  "呵呵……"洪天祥摇头:"没事,不过这次袭击可能是好事,让他们在公路上走一走吧,当年我和你不也是打打杀杀然后自然而然的钻进小树林了么……"

  "你……"夫人孟芬脸色酡红,徐娘半老,风韵犹在。

  "如果有人再攻击他们怎么办?"孟芬还在担心。

  "呵呵,陈林是二师爷这辈子收的唯一一个徒弟,岂是普通杀手能对付的了的?当年二师爷杀念因为太重,出家当了道人隐居山野,他的徒弟也不会是个省油的灯的,你放心好了……"

  洪天祥虽然这么说,但还是马上派人暗中去保护。

  太阳有些热了,高速路上虽然有车辆驶过,但没人停下。

  奇怪的是半个小时过去了,也不见有警察和交警来处理,也不见洪家的救援车辆来。

  洪雨霏都想哭了。

  越来越觉得自己不是亲生的,而是当你父母在大道边捡来的。

  她手搭凉棚看着远处,似乎没有尽头的高速公路。

  "陈林,你究竟怎样才能离开我?你不会真以为你师傅算命是真的吧?那只是封建迷信好吧?你这个年纪,应该去高中念书。"

  "嗯,高中课程我学完了。"

  "那你就上大学!"

  "可是……大学课程我也学完了。"

  洪雨霏无语了,轻哼一声:"狂傲,自大!还能吹牛掰!"

  "真不骗你!"陈林摇摇头,两手插兜道:"我刚出生的时候就能说话了,我师傅说这是我父母基因好,所以我刚一出生就是天才。"

  "噗!"洪雨霏一口气没喘匀,差点吐了。

  "老婆,你怎么了?"

  "没,我没事,陈林,你继续吹,我很愿意听。"洪雨霏觉得跟这货在一起虽然拉低智商,但欢乐却多了不少,顺便把刚才遇袭的阴霾心情一扫而空。

  陈林继续讲:"我刚出生的时候就会说话,我师傅把我带到了山上,说我这种人在城市里不安全,容易招人嫉妒,被加害,加上我父亲越来越厉害,地位越来越高,同时,他的敌人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强,我就跟师傅张道宗隐匿了。"

  洪雨霏扑哧扑哧笑着,示意陈林继续。

  "嗯,我四岁之时就学完了小学所有课程,七岁学完了初中,十岁学完了大学课程,这些还是我用练功的业余时间学的,比起练功的辛苦,我认为学习就是我的休息时间了,大学课程没多少,我只用两个月学光了,接着我用半年时间看了所有的书籍,我还学习了音乐,还有日语和法语……"

  "哈哈哈……别说了,我笑的肠子疼。"洪雨霏已经弯下了腰,两手捂着小肚子,哈哈哈笑着。

  她眼泪都流出眼眶了。

  "陈林,我听过吹牛的,没见过能把牛吹上天的,你太能吹了,不仅是神童,半年时间能看完所有名著?你就吹吧!"

  "唉。"陈林叹了口气。

  扬了扬右手手掌:"老婆,你看我右手中指有一颗玉扳指,这是我父亲留给我的,已经和我融为一体,不可分割了,每到看书的时候,我只要捏住玉扳指,记忆力就会超强,什么东西看一遍就会,所以记性极好。"

  "吹,接着吹!"

  "唉,说实话总是被人误解。"陈林摊摊手:"老婆,要不你考考我怎么样?看我能不能答出来。"

  "行。"洪雨霏张了张口,她已经念完了大学,正准备考研,正想提几个问题让这吹牛大王丢人现眼。

  这时,前面七八辆轿车快速驶来,停下。

  车门打开,一行黑衣人下车,躬身道:"姑爷,小姐没事吧?老爷安排我们来接你。"

  陈林笑了笑:"我们没事。"

  洪雨霏看他那得意样更是要紧牙,只不过是个临时的姑爷,得意个屁呀……等一个月后你就神马不是了,回你的穷山头当猴子去吧,而到那时候,姐正在国外沙滩漫步呢。

  车队很快到了洪家。

  洪雨霏先进房间洗漱换衣服。

  陈林也洗了个澡,换了一身洪家准备好的得体的西装。

  "姑爷,老爷有请。"徐妈已经守在门口了。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我的美艳女娇娘》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895.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