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千金名媛未婚妻》宋槐陆席城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千金名媛未婚妻》宋槐陆席城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我在上你呀

  “宋槐,我们分手吧。”

  分手?

  不是求婚吗?

  宋槐只觉得眼前的人影渐渐模糊,心一点一点的往下坠,落在地狱深处她才吐出了一口长气。

  闭了闭眼,努力再睁开时,眼眶虽然依旧湿润,但眼前的人影却清晰起来。

  “郁景涛,你确定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她听到自己的声音有几分颤抖。

  “宋槐,我在你的身上已经浪费三年的时间,你应该知道我最不喜欢对我纠缠的女人。”

  郁景涛的眼底闪过毫不掩饰地不耐,语气也自然而然的带上了几分不悦。

  浪费?纠缠?

  呵……

  宋槐听着面前男人的话,不由得想笑。

  她也确实是笑着对眼前的郁景涛道:“郁景涛,别的我不计较,你买的那条手链用的是我的钱,请你把钱一分不少的打到我的卡上。”

  说罢,她转身,毫不犹豫的迈步离开。

  可是只有宋槐自己知道,她每次抬脚的步伐都有千斤重。

  ……

  Word酒吧,夜色撩人。

  宋槐已经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瓶啤酒了,只是觉得头有些晕,手有些软,脚似乎也有点飘,耳旁似乎还‘蚊子’在嗡嗡嗡的叫。

  “这位小姐,我们正在执行公务,请您配合一下。”站在她身旁的一个穿着军装的士兵第三次礼貌的说出让宋槐赶紧离开的话。

  宋槐没什么反应,依旧坐着喝酒。

  这时,一穿着军装,肩膀上别着四星的男人走到士兵身旁。

  士兵见到他,立刻报道:“报告陆队长,这位小姐似乎醉的不清。”

  “这里没有你的事情了,你去按照命令执行任务。”男人的声音醇厚,带着一丝清冽。

  士兵听言,立刻道了声‘是’离开。

  等士兵离开后,宋槐抓着的酒杯就被一只大手抓住,“这位小姐,如果阻碍我们的任务,是要上军事法庭的。”

  宋槐挣扎了几下没挣扎开,终于转过头来,抬头半眯着眼看。

  挺翘的眉梢,高耸的鼻梁,薄薄的唇瓣……

  面前男人的脸和郁景涛的脸重合起来,不知道是酒精的刺激还是大脑发出的信号让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理智,抬起手狠狠一巴掌就甩到了面前“郁景涛”的脸上。

  “死渣男!”

  她这一巴掌打得全场寂静,正在执行任务的士兵惊讶得连动都不敢再动,直到被一拨厉眼扫过,才连忙进行动作。

  陆席城的脸是彻底黑了,还从来没有人敢甩他巴掌。

  “这位……”

  “呕……”

  他的话还没说完,不知眼前情况的宋槐直接就吐了,并且恰好吐在陆席城的领口。

  于是,场面再度静了下来,但很快又恢复正常。

  站在陆席城身后的士兵终于忍不住开口,“队长,看来这位小姐是喝醉了,这里有包厢,您上去先收拾一下,我马上送这位小姐……”

  “将她塞进车里!”士兵的话还没说完,陆席城就黑着脸直接迈开步伐要走,可惜他还没走一步,腰就被一双柔软的手给抱住,“你不能丢下我!”

  说话的是宋槐,说着话的她还是闭着眼睛的。

  “什么?”陆席城愣了愣,俊脸上带着一贯的肃然,清冷的眉眼却为他增添了几分英气。

  “你别丢下我。”宋槐向前走了一步,踮起脚来吻上陆席城的嘴角。

  明明满身的酒气,可陆席城居然莫名的不觉反感。

  察觉到面前的男人没有推开自己,宋槐小手紧紧的缠上陆席城的脖颈,再次加深了这个吻。

  滚烫的唇瓣让陆席城的手莫名紧了紧,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面前的女人,下一秒却又把她推离了自己,“你认错人了。”

  “我不想被丢下了。”低哑的声调,带着万分的委屈。

  士兵的手停了,眼神不由看向陆席城。

  就在士兵以为陆席城不会再说话时,陆席城却直接反手抱起了宋槐,直接朝着楼上走去。

  “立刻执行任务,一个都不许逃。”

  ……

  深夜,A市的街道上大雨滂沱,一阵阵哄响的雷声伴随闪电呼啸而下。

  客房内,混乱的被子已经被踹到一边,男人裸露的上身露出精壮的肌肉和身体迷人的线条。

  宋槐的小手不安分的滑动着,主动送上自己的香吻。

  “女人,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陆席城将宋槐推开。

  面前的宋槐眼神迷离双颊泛红,小嘴微微的张开,“我在上你呀。”

  陆席城的眼睛眯了眯,脸色一沉,猛的抬手捏住女人的下颌:“你说什么?”

  “上你……”女人的声音沙哑中带着破碎,在氤氲着暧昧气息的房间里这声音更是一剂让人难以自控的春,药。第二章 你应该不止要谢我这件事情

  一夜春宵,宋槐醒来只觉得浑身酸痛,忍住不适翻了个身,瞳孔骤然放大,抬手捂住自己的嘴才没有叫出声来。

  面前的男人五官深邃,闭着眼也挡不住逼人的俊朗。

  陆席城!!!

  巴掌,强吻,剥衣……

  想到这里,宋槐小心翼翼的往边上挪了挪,蹑手蹑脚的从地上拿起自己凌乱不堪的衣服穿上,正打算先溜为敬,转眼却对上了男人似笑非笑的脸。

  “要去哪儿?打算就那么跑了?”

  “咳,回家,还有什么叫做就那么跑了?我不认识你!”

  陆席城鹰兀锐利的双眼看得宋槐打了一个激灵:“不认识?那昨晚上和我在这张床上翻云覆雨的人是谁?”

  宋槐一时之间脸红的像只煮熟的龙虾,从男人那双黝黑的眸子里看见了自己眼中一闪而过的胆怯,不由得有些恼怒自己的心虚。

  明明是自己吃亏了才对啊,这男人一副自己受委屈的表情什么意思?

  吸了口气,道:“做鸭也要有职业道德的好不好,过了昨夜,我们就井水不犯河水了。”

  宋槐不怕死的睁着眼睛说着瞎话,却见面前的男人脸色越发难看,心里不由得紧了紧。

  索性不再跟陆席城多费口舌,提起包来就连忙往外跑。

  而陆席城看着这个背影,目光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

  做鸭?女人,你真是好样的!

  宋槐急匆匆的走出电梯到了酒店的大厅,拍了拍脸,想要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捂着肩膀轻哼一声,似乎撞到了什么东西,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头上就已经传来了铺天盖地的叫骂。

  “你谁啊你!眼睛瞎了吗,走路能看着点吗,居然敢撞我!”尖锐的女声冲刺着宋槐的耳膜。

  宋槐抬眼,便看到面容装扮精致、并且居高临下看着她的女人。

  这就是传说中的恶人先告状啊,明明是她被撞了好么?

  看着眼前花枝招展嚣张跋扈的女人,宋槐直接开口道:“小姐,谁撞人谁是狗!”

  “你……我……”女人睁大了眼睛,鲜艳似火的烈焰红唇也被气得不停的颤抖着。

  何曾有人敢对她这样说话?她顾瑶瑶可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气。

  缓了几口气,顾瑶瑶不由仔细看了一眼宋槐,猛然间莫名觉得有几分面熟。

  “我什么我?好狗不挡道。”宋槐直接朝着顾瑶瑶甩了个白眼转身欲走,却被顾瑶瑶给一把拉住了。

  “知道我这件衣服多少钱吗?你今天要是不赔我这件衣服你就别想走!”顾瑶瑶对着宋槐叫道。

  宋槐气急,本想直接走,却发现大厅里已经有不少人对着自己指指点点,她根本无法离开。

  正在这时,突然觉得肩膀被人抓住,腰间也被一只手揽住。

  “还在这儿愣着干嘛?在等我?”男人冷冽的声音传来,却不难听出有一丝轻蔑的意味,鼻息间似乎还能闻到沐浴露的香味。

  身后的男人,她就算不看也知道是谁。

  宋槐无奈的按了按跳动的太阳穴,挣扎了下发现她完全挣扎不开丝毫。

  真是出门没看黄历,先是失身,后还碰上这么个想要‘碰瓷’的女人。

  “她是你女朋友?那你来得正好!赔我衣服!”顾瑶瑶仰着头,气势汹汹的看着陆席城。

  陆席城掀了掀眼皮,眼神无意识的在顾瑶瑶身上游过,又低下了头望着怀中的宋槐,“还不想走?”

  走?当然想走。

  宋槐心里默念着,正想说话,顾瑶瑶却抢先一步道:“喂!我可是顾家的大小姐。”

  这下子陆席城总算是把眼神停留在顾瑶瑶身上了,顾瑶瑶得意极了,鄙夷的看着宋槐,果然还是得搬出顾家的身份,否则这些人就是狗眼看人低!

  陆席城轻笑起来,“走吧。”

  说完拉住宋槐,直接掠过了还在原地跺脚的顾瑶瑶离开酒店坐上了自己的车。

  从头至尾,顾瑶瑶都没有追上来。

  黄灯闪了闪跳成红色。

  宋槐抓了抓头发,尴尬的冲着陆席城露出讨好的笑容,“谢谢你带我出来。”

  “我觉得你应该不止要谢我这件事情吧。”陆席城微微开口,饶有兴致的等着宋槐的下文。

  不止?

  难道还谢他昨天上了她的床?

  宋槐咬了咬唇,正要说话时,陆席城又道:“下车吧,我还有事。”第三章 百年好合喜当爹妈

  三天后,明莆大酒店。

  “您好,这是你的花,麻烦你们签收一下。”宋槐好听的清脆从大厅传来,看着这装扮得富丽堂皇的婚礼现场不由得有几分唏嘘。

  看得出来新郎新娘都很重视这场婚礼,否则不会那么精心布置。

  信手拈起一朵自己送来的玫瑰在鼻翼旁嗅了嗅,心情莫名都舒畅起来。

  “哟,签收?”一个耳熟的声音从宋槐身后响起,宋槐被吓了一跳,赶紧直起了身子。

  “是你?”自己前几天在酒店大厅撞到的女人。

  “怎么?见到我一副见了鬼的模样?”顾瑶瑶笑了,前几天这女人对自己一副目中无人趾高气扬的模样,今天还不是乖乖到这儿来送花?

  要不是她后来想起了宋槐的身份,查到她宋槐工作的花店,今天还没机会请她过来呢。

  想到这儿,顾瑶瑶脸上不由得浮起了一抹轻蔑的笑意,一个送花的小妹,想跟她斗?

  宋槐吸了一口气,显然不想和顾瑶瑶多做纠缠,她的胡搅蛮缠自己那天早就已经体会到了,皮笑肉不笑的开口道:“你的花已经送到了,那麻烦你签收一下。”

  “别急啊,我今天就是特意请你来做客的。”顾瑶瑶妩媚一笑,食指玩弄着自己的发梢,好像在等什么人。

  “不必。”宋槐见顾瑶瑶没有签字的意思,显然就是为了故意刁难自己,转身欲走,却被顾瑶瑶一把给拉住了。

  “你不关心我为什么请你来做客?”

  “不关心。”宋槐冷淡的开口,她对她的事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今天是郁景涛和我姐姐的婚礼,你说你这个前女友没有收到请帖,那我亲自请你来送上祝福不是更好?”顾瑶瑶摘下一朵鲜艳欲滴的玫瑰,轻轻用手碾断花枝,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怔住了的宋槐。

  今天是郁景涛和顾梦梦的婚礼?

  自己和他在一起三年他都从未提起过要结婚的事情,这才多久,他就那么着急把顾梦梦给娶回家?

  宋槐低下头,把头埋在阴影中,脸上浮起一抹苦涩的笑意,虽然说对郁景涛已经没有了留念,可听到这个消息,还是有些不甘吧。

  可笑的是那些花,还是自己浪费了一个小时做出来的。

  “那就祝他们百年好合喜当爹妈,我先走了。”宋槐抬头看着顾瑶瑶,已经明白,她是在报复那天早上自己让她下不来台。

  “你……想走?这花我可还没签字。”顾瑶瑶显然不打算轻易放过宋槐。

  “这花送你了,你那么费尽心思请我来,我自然也要聊表心意,你也别操心那么多,郁景涛能为了顾梦梦抛弃我,自然也能为了别人抛弃顾梦梦,上梁不正下梁歪,你以后可要擦亮眼睛,别学你姐姐。”宋槐面无表情的脸上一片释然,却气得顾瑶瑶拿起桌上的茶杯就朝着宋槐砸了过去。

  宋槐眼疾手快的闪开,看向顾瑶瑶的眼神却多了一分狠厉。

  “瑶瑶,怎么了?”老远布置会场的郁景涛和顾梦梦听到这边的动静,放下手里的东西快步走了过来。

  宋槐的眼神掠过郁景涛,捕捉到他眼底的一丝惊讶和不安。

  “宋槐……你怎么会在这儿?”

  “宋小姐是我请来的,毕竟姐夫和姐姐已经要结婚了,这种纠缠不清的前女友也要让她认清楚自己的地位,你说是不是,姐夫?”顾瑶瑶抬起下巴,一副看好戏的模样,一旁的顾家人也纷纷不明所以的围了过来,宋槐一时变成了众矢之的。

  宋槐的脸上有几分苍白,瘦弱的身子努力直起腰,晶莹的眸子盯着郁景涛,自从那晚以后她就没有再见过他。

  却没有想到再见面会是这样的场景。

  郁景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有些于心不忍,毕竟顾瑶瑶的话里话外都在针对宋槐。

  而顾梦梦疑惑的看了一眼郁景涛,又打量了一番宋槐,正要开口,顾母却走了过来,质问道:“景涛这是怎么回事?你都要和梦梦结婚了还在和别的女人纠缠不清?”

  “没有,妈妈,姐夫早已经跟这个女人说清楚了,是她一直缠着姐夫,我可是从没见过那么不要脸的女人!”顾瑶瑶在一旁添油加醋,极力贬低着宋槐,脸上是得意的笑。

  郁景涛没那么蠢,能高攀上顾梦梦是他的福气,他自然不会为了这样一个女人放弃到嘴的鸭子。

  这一点顾瑶瑶心知肚明,否则也不会做这一出。

  “是吗景涛?是她一直在纠缠你,可你从来没有喜欢过她?”顾母疑惑的对着郁景涛开了口。

  众目睽睽之下,郁景涛就算再不忍也没了退路。

  眸子微沉,不敢直视宋槐明亮的眼,点了点头:“对,妈,瑶瑶说的没错,我从来没有喜欢过她,是她一直在对我死缠烂打。”第四章还想给别人看你那黑色内衣?

  宋槐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郁景涛,心里却是失望至极,她从没想到他居然能够厚颜无耻到这种地步。

  “你说是我缠着你?郁景涛,我们在一起这三年难道都是我缠着你?你不喜欢我的话又怎么会能够和我在一起三年?”宋槐质问道。

  男人变心的速度比翻脸还快,宋槐只觉得心死如灰,对他仅存的一点儿美好的记忆也消失殆尽。

  “姐夫那是没遇到我姐,这才以为自己可以跟你将就。”顾瑶瑶在一旁翻了个白眼,添油加醋的开口道。

  “是吗?”

  宋槐漂亮的眸子微缩,长长的睫毛敛下盖住眼底的神情,表情有些破碎让郁景涛有些不忍,可面对顾家人质问的眼神,还是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呵……

  宋槐笑起来,只觉得那么多年都像是一个笑话。

  她又何必继续留在这儿自取其辱?

  “对啊,他可以和我将就三年,和别的女人照样可以将就。”落下这句话,她便抬脚转身离开。

  郁景涛张了张嘴,看着宋槐纤细瘦弱的背影向外跑去,最后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顾瑶瑶目的达成,娇艳的红唇微微勾起,露出满意的笑意。

  外面街道上的阳光太刺眼,宋槐的眼眶泛红,眼底蕴着泪水却怎么也没有掉落下去。

  宋槐啊宋槐,你要是为那个渣男再掉眼泪,就真的是自贱了。

  正当宋槐要过马路时,却突然被一辆车挡住,她稍一抬头一只拿着手帕的手便映入她模糊的眼帘。

  “谢谢。”宋槐吸了吸鼻子,接过手帕瓮声瓮气的开口道。

  手帕上有好闻的薄荷味,宋槐突然反应过来,模糊的视线也终于清晰起来。

  抬头看清楚男人的脸后却是被吓了一跳,露出一副见了鬼的表情:“你怎么会在这儿?”

  如果说宋槐现在第一不想见到的人是郁景涛,那么第二个绝对是眼前的陆席城了。

  “你哭起来真丑。”陆席城答非所问,没想到今天来走个过场还能有意外收获。

  宋槐伸手擦了下眼睛看了他两秒才回答,“关你什么事?”

  “嗯?”陆席城的眉角动了动,简短的一个字却让宋槐心虚起来。

  她的鼻尖红红的,晶莹的大眼睛亮得惊人,一副懊恼的模样可爱得让人莫名有些心动。

  陆席城的心跳似乎也漏了一拍,黝黑的眼眸像一谭深不见底的湖水。

  “今天风太大沙子迷眼睛了。”宋槐抓了抓头发,解释道。

  陆席城听了这话却突然目光下移,宋槐胸前的衬衫扣子掉了一颗,露出里面白皙细腻的肌肤和黑色内衣,瞳孔收缩,喉咙不自然的动了动,“果然风大。”

  察觉到陆席城目光宋槐顺着他的目光低下头去,就看到自己不知道何时蹦开的纽扣。

  美眸怒睁,脸却红得快要滴出水来,抬手就给了陆席城一巴掌,“陆席城,你个人渣!”

  陆席城黑了脸,见这个女人不过两面,她就给了自己两巴掌,真是好样的!

  突然打开车门下车,而后钳住宋槐的手,一把把她扔进后车座。

  “上次你打我巴掌的后果,看来你是忘记了。”陆席城低沉磁性的声音在宋槐耳边响起,特有的男性气息包裹着宋槐。

  “死变态你放我下去!”宋槐尖叫起来,陆席城蹙眉,翻身坐上驾驶位。

  宋槐如蒙大释,拔腿就想往车外跑,却发现车门已经上了锁。

  “还想给别人看你那黑色内衣?”陆席城显然没什么耐性,冷冷的开口道。

  “看……”宋槐很想反驳说‘看就看,谁怕谁’,可终究还是妥协没有继续表示下车,撇开眼说,“那就麻烦你送我回去。”

  她没有看到的是,在她说完这句话后,陆席城的眼底闪过一抹亮光。

  从酒店里急匆匆追出来的郁景涛本来看到宋槐的身影本想要上前解释,就看到宋槐上了陆席城的车。

  “在看什么?”一道女声从郁景涛的身后传入,“舍不得就追上去啊。”

  郁景涛倏然转身,看到是顾瑶瑶后即刻摇头,“瑶瑶,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虽然对宋槐愧疚,但是他还不至于做出在顾梦梦和宋槐之间选择宋槐这么不理智的行为。

  “姐夫,刚才的一幕你也看到了,我也看到了,而且那个男人是我第二次见,你想知道我第一次见是在哪里吗?”顾瑶瑶轻笑着,眼底闪着不屑。

  “在哪里?”郁景涛几乎是不可控制的脱口问出。

  听到这个问话,顾瑶瑶眼底的不屑更甚,嘴角勾挂着的笑容越发的灿烂,“上一次我看到他,是在一家酒店,而那个宋槐和他一起出了酒店。并且,宋槐的脖颈上满满的都是欢爱后的痕迹。”第五章 渣男滚出去

  遭受打击之后,正好轮到自己休假,也算不幸中的小庆幸了。

  不过宋槐并没有多轻松,家里到处都有郁景涛留下的痕迹,宋槐早早起来打算将它们都清理出去,来个眼不见心不烦,突然听到敲门声。

  “是你?”宋槐十分惊讶。没想到新婚第二天,郁景涛不陪着新婚妻子,居然来了这里。

  “我来收拾自己的物品,方便进去吗?”郁景涛客气的问。

  这话何其可笑。他曾经是这里的主人,转眼之间就陌生人一样。

  默默的拉开门,郁景涛却站在客厅里东张西望,仿佛在搜寻什么东西,然后又到卧室、阳台、厨房、洗手间分别看了一圈。

  “你到底在干什么?”宋槐很不喜欢他那种表情,好像她是个小偷,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一样。

  “看看一夜不见,你这里多了什么没有。”郁景涛嘲讽的笑笑。

  宋槐不明所以:“不懂你在说什么!”

  “是装着不懂吧!”郁景涛突然激动起来:“宋槐,你真让我大开眼界,分手不到五天,就坐上了有钱男人的豪车,速度够快的呀!你们是才认识的?还是早就暗通款曲了,你是不是早就盼着跟我分手了?”

  肯定是顾瑶瑶跟他说的。宋槐明白了他阴阳怪气的原因,心里也冷笑不已。

  她何尝不是三年了才发现他的真面目?原来在他心里,她就是个贪慕虚荣的女人。

  “你怎么不说话?被我说中了,心虚了?”郁景涛追问。

  “你觉得是什么就是什么吧!”宋槐答。跟他解释就是对自己讽刺,现在她只想把他赶出去。

  “你!”郁景涛正要发怒,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两个人都惊讶的看着对方。郁景涛脸色铁青。

  “我倒要看看,这么早又是哪个野男人来找你!”说完大步流星抢上去开了门。宋槐也赶紧跟上去。

  “怎么是你?”郁景涛惊讶万分。

  “废话!不是我还能是谁?”王洁毫不客气的瞪着郁景涛:

  “这句话应该是我说才对!怎么是你!你这个有妇之夫一大早在宋槐家里干什么?你先不声不响的劈腿,现在又在人家家里耀武扬威,还嫌败坏我们宋槐的名声不够吗?臭不要脸的渣男,没良心,孬种!你给我滚出去!”

  郁景涛几次张嘴想要说话,都被王洁不容分说的打断,最后干脆抡起小皮包打了出去。

  门一关上,室内就恢复了安静,面对这个唯一的好朋友,宋槐油然生出一阵委屈。

  “小洁!”宋槐抱住她,再也不想坚强,把心里的难过,伤心,愤怒,无奈,嘲讽还有迷茫通通大声哭了出来。

  “没事了,没事了,哭出来就好了。有我陪着你呢!”王洁轻声安慰着好友。

  宋槐这里多云转晴,有人那里可就是晴转多云了。

  饭店里,陆席城面无表情的听着母亲第一千零一次唠叨。

  “一会儿顾家二小姐来了,你态度好点知不知道?你都三十一了,该结婚了!顾家二小姐不但长得漂亮,而且性格也好,热情直爽,你要主动一点,给人家留个好印象!”

  陆妈妈原本看上的是顾梦梦,T市首富长女,从小被人夸着长大的,不但温柔美丽,而且聪慧贤淑,父亲又财大气粗,是T市数一数二的名门闺秀。

  没想到还没来得及说,顾梦梦就闪电下嫁了个穷小子。她也只好退而求其次,让儿子跟顾家二女儿顾瑶瑶相亲,想着同一个家里出来的,姐姐那么优秀,妹妹也不会太差,且两家也门当户对,将来能相互倚助。

  不一会,顾瑶瑶和母亲出现了,几乎在一瞬间,顾瑶瑶就认出了眼前的男人是谁,他就是那个跟宋槐暧昧不清的男人。

  说真的,当时第一眼顾瑶瑶就对那个又英俊又霸气的男人有些心动,不过因为他的气场太强大不敢接近,现在好了,他居然来跟自己相亲。由此可见他对宋槐也不过是玩玩而已,不用当做一回事。

  由此,顾瑶瑶一改之前的嚣张霸道,转而奉承起陆妈妈来。

  要看自己的母亲跟顾夫人相谈甚欢,陆席城暗叫不妙,正想办法脱身,服务员进来了,说是陆席城订的鲜花送到了,要不要现在请花店的员工进来。

  “要要要!这是阿城的心意!特别为瑶瑶准备的!”陆妈妈连声说。

  鲜花其实是她准备的,陆席城相亲的时候十有八九都冷着脸,每次都被女孩子拒绝,为了给陆席城拉回点印象分,陆妈妈也是拼了。

  服务员打开了包厢的门,一大捧馥郁芬芳的红玫瑰送了进来,而比鲜花更加引人注目的,是送花小妹那张美丽又熟悉的脸——宋槐。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千金名媛未婚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881.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