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尸女》男主角叫刘乐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尸女》男主角叫刘乐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 女尸

  我姓刘,单名一个乐字,打我记事起就跟着叔叔过,对于我爹娘的印象,只有山上的一座坟。

  山沟沟里生活,日子是苦了点,但是我也没怎么饿着,冻着,没灾没难的长到了十六岁。

  怎么说呢,这事有点说不出嘴(难以启齿),其实我家也是做生意的,只是这生意有点特殊,不是做活人生意的。

  捡金师,也叫捡骨师,估计很多人听到第一反应肯定以为我家是倒斗(盗墓)的。

  这还真不是,我们不干那违法的买卖,捡金师这也是正经生意。

  捡金就是捡死人尸骨,其实说的简单点,就是迁坟,把已经下过葬的尸骨再从坟里捡起来,换做别处安葬。

  为啥子迁坟,原因不用多说都能知道,哪个地方都有这样的风俗。

  有的是父母先后谢世,后人需移骨合葬;有的就是为了光宗耀祖,想要换个风水宝地;还有的,呵呵,就是有钱没处花,得瑟,没事就鼓捣鼓捣先人的坟,搞不好……这些以后慢慢说。

  做捡金师,开店,虽然不是很有面的工作,但是好歹也是一门手艺。

  但是你开店也去个大点的地方开,在城里丧葬服务一条街租个门面也能有生意,这年头有钱人多的是,花样越多人家越喜欢,都是给外人看的。

  可叔叔不,偏偏在一个鸟不拉屎的山沟开店,一年到头也没几单生意,吃饱饭都难,还美名其曰,为我好。

  十五岁的时候叔叔才让我学这门手艺,如今也干了一年多了。

  我感觉我真的快饿死了。

  眼看着又到了下午,别说客人了,连个鬼影都没有,明天我可就没米下锅了,做乞丐要饭都比我强吧?

  正在发愁明天如果叔叔再不回来我去谁家蹭饭呢。

  无意中抬头,看向门外,突然看到门口出现一个中年大叔,西装革履,一看就很有钱的样子,站在门口往里面看。

  就是他脸色不怎么好,病怏怏的,眉头皱的很紧。

  生意来了?

  还真是。

  “有件事需要帮忙,我要开发一个项目,那块地有一处乱坟岗,需要把尸骨都迁走,你们就是做这个的吧。大大小小的坟头有二十个,我比较着急,赶工期,不管尸骨具体数量多少,我一具尸骨给你们五千行吗?”他进来后直接说道。

  听到这数字,我大脑瞬间空白,以为自己听错了,不是五十是五千?

  但是再次确认,真是五千一具尸骨。

  他以为我是嫌少呢,结果马上说不行就再加点,我尽管提。

  尿性!

  这是要赚大发了啊!

  可就在我和这位姓王的财神爷继续谈的时候,一句煞风景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

  “这单子我们接不了,你找别人吧。”

  说这话的除了我叔叔,还能有谁?

  我的心在滴血啊,真怀疑他脑子坏掉了,曾经就有一单生意,一个客户出价十万要迁祖坟,结果叔叔同样是拒绝了,死活不同意。

  “叔叔,人家也是诚心诚意过来的,开店做生意,哪还有……额。”

  下面的话我没敢继续说,叔叔一个眼神过来我就住嘴了,真心怕他。

  王老板也是有钱有势的主,这样被直接拒绝脸色有点不好看,但是他毕竟是生意人,马上笑着说道:“买卖都是谈的,要不这样,一具尸体我再加一千,怎么样?”

  我偷偷看叔叔,这到手的钱又要飞了,他适可而止吧。

  “小乐,送客!”叔叔冷声说道。

  完了,这下彻底完了,我这心拔凉拔凉的。

  送王老板出来,眼看着这财神爷就要走了,我真不甘心。

  犹豫挣扎了一下,终于跑上前。

  “王老板,这生意我叔叔不接,我接!”

  他转过头看向我,有些怀疑的眼神,“你接,可以吗?”

  不可以也得可以,不然这样下去就没活路了!

  反正这单生意我是背着叔叔接下了。

  回到店里后,我故意哭丧着脸,和叔叔说没米下锅了。

  结果叔叔从兜里拿出两百块钱给了我,然后就离开了,说出去办事,短则一个星期,长则一个月回来。

  丫的,二百块钱让我活一个月,够抠门!

  这就更加坚定了我接这单生意的决心。

  叔叔走后我联系了王老板,约定今晚八点他派人过来接我,要准备的东西提前放到乱坟岗。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装尸骨的小棺材,比正常的棺材要小很多。

  我们捡金师也是有规矩的,晚上十点以后才捡金,鸡鸣就收工,听不到公鸡叫就看时辰,天快要亮了就必须停。

  从来我都不信这些,但是规矩还是要遵守的。

  到了时间,王老板安排的人过来接我了,一路开车到了那片乱坟岗,赶在十点前到了那里。

  说实话,我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叔叔开店一年以来我第一次一个人捡金,还一次这么多尸骨。

  到目前为止,我就捡过三具,而且都是后人给先人迁坟改换风水,属于一种正常的情形。

  “你回去吧,记得天要亮的时候过来接我。”我对司机说,这也是规矩,不能有不相关的人在场。

  司机把车开走了,就剩下我一个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今晚的月亮看着有些诡异,多了那么一丝血色。

  不怕不怕,心理作用吧。

  我一个无神论者才不信什么怪力乱神呢!

  在捡尸骨之前,还有一件事要做。

  随身带的包里拿出了两根白色的蜡烛,在这些坟前点上,然后烧了一些黄表纸。

  “各位,我是一名捡金师,来迁尸骨的,你们放心,一定让你们的尸骨完全,没有遗漏。”我说着鞠了三个躬。

  这叫拜山,给人家提前打个招呼,然后再挖坟开棺。

  纸烧了,蜡烛还燃着,没有灭,接下来就是数坟。

  王老板说一共二十个坟头。

  这里长期无人祭拜和管理,坟上长草的都是好的,有的坟包都要没了,还有的直接出了大洞,棺材板漏了出来,破败不堪。

  这次迁坟对他们也是好事吧。

  可是数着数着我就发觉不对劲了,说好的一共二十个坟头,我怎么数出来二十一个?

  当下心里就咯噔一下,想起叔叔叮嘱过我的一句话。

  他说如果坟的数量和约定的不同,那就马上停工,因为多出来的那个可能是空坟,那是给捡金师傅准备的,人会死在这!

  没由来的,突然刮起了一阵阴风,吹的我后背发凉,身体不自觉的往后退。

  突然,我的一只脚踩空了,陷落了下去。

  被地下的什么东西给抓住了脚脖子!

  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

  虽然我不信鬼,但是大半夜的我一个人在乱坟岗遇到这种事,说一点不害怕那是装十三。

  而且这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出来捡金。

  腿用力,拔了出来,我拿着手电低头看了一眼。

  原来是一不小心正好踩到了死人骨架的手指上,恰好那个位置,好像是被抓住一样。

  虚惊一场。

  但是坟的数量确实不对,多出了一个。

  也许是王老板数错了吧?

  很有这个可能,毕竟这里有的坟头看着都不明显了,多一个少一个很正常。

  回头看了一眼点燃的两根蜡烛,都没事。

  管他呢,干!

  我上来那股劲,开始从第一个坟挖起。

  其实不用怎么费力,棺材很快就露出来了。

  棺材盖掀开,一具人骨架漏了出来。

  我戴上手套碰了一下头盖骨,结果轻轻一摸上面的骨骼就掉下来一些粉末,风干的厉害。

  捡金,尽量让尸骨保存完整。

  这种情况下我就不能直接把骨架捡起来了,肯定会化成粉末。

  只能用工具把棺材切开,留下放置尸骨的底板,然后把地板连同骨架一起拿出来,慢慢放置到新的棺材里。

  这挺费时费力的,没想到第一个就这么麻烦,照这个速度,估计今天晚上是无法都搞定了。

  以前有叔叔在,不觉得什么,现在就我一个人,足足弄了近一个小时才完事,出了一身汗。

  第二具尸骨还好,风化的不严重,我可以直接从棺材里捡起来。

  可就在我把第二具骨架放到棺材里的时候,忽然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看了一下四周,也没什么异常。

  但是这种感觉很强烈,心跳莫名的加速。

  就是这种不知道哪里出问题的时候才让人心里不安。

  我从包里拿出了水喝了几口,休息了片刻。

  不安的感觉缓解了一些。

  继续捡金,我得抓紧时间了。

  如果尸骨的数量多,坟头多,捡金也是有规定的,从西面开始捡,中间不能有遗漏。

  第三个坟保存的算是这些坟里最完整的了,从外面看几乎是没有什么损坏,就连坟上的杂草都少,只有几朵黄色的野花,还有股淡淡的香味。

  把坟挖开就费了不少力气,棺材也保存的很完好,棺材的材质还是上等的木材,棺材钉一个都没少。

  钉子很结实,我只能一个个的起下来。

  “让我看看你是何许人也!”我说着把棺材盖掀开了。

  但是我根本没有想到,里面居然躺着一个女子,好像睡着了一样,眉目清秀,皮肤白皙有弹性,整个身体只盖着一层轻纱,其他什么都没穿!

  “啊!”

  就在这时,不知道谁在背后推了我一下,整个人身体失去了平衡,往棺材里倒去……第二章进村

  这种摔进棺材里的姿势非常尴尬,眼看我的初吻就要没了,结果那个女子忽然就消失不见,我的脸正正好好贴在了下面的棺材板上!

  “是谁干的,不想活了!”给我气的冒烟,我刚刚居然亲了棺材板。

  棺材不深,我也没摔怎么着,想要马上站起来出去。

  可就在这时,我后背被什么东西压上了,力气很大,想要翻身都难。

  直觉告诉我,压在我身上的是个人。

  但是这人身体很僵硬,浑身冰冷,根本不像是活人,倒像是一个从冷柜里冻的邦邦硬的尸体,而且是一具女尸,因为她的胸很大!

  如果是在影视剧里,这时候身为主角的我一定会吓的嗷嗷叫,哭爹喊娘。

  可实际上呢,我大气都不敢喘,冷汗一层接着一层出,腿都抽筋了。

  虽然我实力不怎么样,但是也会些拳脚功夫的,而且我叔叔从小就给我泡药浴,一年怎么也会泡个两三回,所以我体质很好,很少感冒生病。

  “装神弄鬼的东西!”我硬着头皮喊了一声,想要憋着一股劲站起来。

  结果我用的力气越大,上面的压力也越大,给我弄的死死的。

  我的一条胳膊还能动,翻手伸向后面,想要抓住压着我的东西。

  但是却什么都没有,我抓了一空!

  “嘭!”

  我还没缓过神来呢,棺材里面一下就黑了,棺材被盖上了。

  这么严丝合缝的,除了我刚才掀开的棺材盖不可能是别的。

  棺材盖上还不止,接着还钉棺材钉,明明都被我起下来了。

  应该是钉进来两根钉子,压在我身体上的力量忽然就消失了。

  我赶紧翻身起来,伸出手要把棺材盖推开。

  纹丝不动!

  外面钉钉子的声音始终没停,第三根钉子已经开始了。

  “外面到底是谁,我跟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阴我!”我喊道。

  但是并没有人回应我,我也感受不到活人的气息。

  我慌了,这样下去我会死的吧?

  难道真应了叔叔说的,多出的一个坟是给捡金师准备的?

  手不行,我就用脚,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

  但是一点用都没有,这棺材板特别厚,我根本踹不开。

  如果所有的棺材钉都钉入棺材中,氧气不足我用不了多久就会窒息而亡。

  死这个字眼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可眼下我就面临着生死危机。

  “救命啊!”这三个字终于是喊了出来。

  叔叔出门了,出现在这里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乱坟岗的一个坡下好像有个村子,但是距离不近。

  希望有谁能听到。

  喊了半天,嗓子都喊哑了,救我的人没来,但是却传来了公鸡打鸣的声音。

  “咯咯咯……”

  说来也奇怪,这声音一发出,外面敲钉子的声音就停止了。

  管他三七二十一,这是我唯一的机会了,开始疯狂的踹棺材板。

  刚才我怎么踹都纹丝不动,现在居然几脚就给踹开了,好像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结实。

  从棺材里坐起来,什么人都没看到。

  但是那两根之前点燃的蜡烛不知道什么时候灭了!

  这坟是不能继续挖了,东西都顾不上收拾,我撒开腿就往坡下的村子里跑,保命要紧。

  到现在我也是一脸懵圈,到底遇到了什么。

  下坡速度跑的虽然快,但是身体不稳,好几次我差点摔个狗吃屎,跌跌撞撞的跑到了村口。

  可我没有想到,刚到村口,也不知道是咋了,这村子的动物就炸开了锅。

  家家户户的狗开始疯狂的叫,还有各种猫的叫声,跟要杀了它们似的。

  虽然听着心烦,但是好歹有了人气,不少人家屋里的灯都亮了起来,听到了说话的声音。

  农村人都实在,也比较好客,这大半夜的我也没处去,想着先在谁家借宿一宿,压压惊。

  这家没有围墙,院子四周都是篱笆墙,有个老大爷从屋里走了出来。

  “大爷!”我喊了一声。

  他眼神可能不太好,听到我的声音了,但是没看到我的人,我紧走几步来到了他家的门口,这回是看到我了。

  “孩子,你这大半夜的有啥事啊?”大爷说着走了过来。

  他家有一条大黑狗,看到我就一阵狂咬,凶神恶煞的。

  “大爷,我能借宿一晚吗,天亮了我就让我朋友来接我,距离我家有点远。”

  我当然不能和他说我是捡金师,不然非得吓到他不可。

  职业虽正当,但是并不光彩。

  我一看也不是坏人,他也没多问,让我进屋。

  跟着大爷往屋里走的时候,我对那条一直朝我叫的狗比了比拳头,结果他居然吓得躲进了窝里,一声不敢叫了!

  也是奇怪。

  进了屋我才知道,这家就大爷一个人住,老伴早就去世,儿子和媳妇一家都在外地打工。

  “饿了吧,孩子,我给你煮碗面。”大爷说道,很热心。

  我刚想说不饿,结果肚子就叫了两声,大爷一笑,让我在炕上坐一会。

  “那就麻烦您了,真不好意思。”

  大爷摆摆手,“没事没事。”

  不多时,一碗香喷喷的面就端了上来,大爷让我趁热吃。

  可是,当我拿起筷子把面夹起来准备放进嘴里的时候,那面居然活了,分明是一条蛔虫,还在蠕动!

  看到这一幕,我马上就反胃了,冲出去一阵吐,胆汁都快吐出来了。

  “这是咋了,孩子,我下的面村里人都爱吃,你是不是生病了,脸色咋这么差呢?”大爷拍着我后背说道。

  我哪里来的病,鬼知道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端上来的时候明明就是一碗面,我看的清清楚楚,怎么就成蛔虫了?

  “大爷,我没事。”

  把肚子里的东西吐完了,也没什么可吐的了,漱了漱口,跟着大爷回了屋。

  再看那一碗面,挺正常的。

  但是一想到刚才那一幕,我这吃的心情就没有了,只能借口和大爷说有点困,睡一觉就好了。

  我确实挺困的,折腾了那么长时间,不累才怪。

  大爷给我拿了一床被褥铺在了炕上,我把外套脱了躺下了。

  倒霉的一个晚上,晦气死了,希望明天能时来运转。

  很快我就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后脖颈凉飕飕的,有点不舒服。

  迷迷糊糊,半睡半醒,我就翻了个身。

  结果感觉更不自在了,黑暗中睁开了眼睛。

  我面对面,出现了一张脸。

  “我的妈呀!”

  ……第三章腥臭味

  我在乱坟岗的那副棺材里看到的那具女尸,就是她的脸。

  而且她还对着我笑,让人毛骨悚然。

  伸出手就掐住了我的脖子,要把我掐死!

  我想反抗,但是身体动不了,好像被定住了一样。

  “孩子,孩子,你醒醒!”

  感觉自己要被掐死了,我听到了老大爷的声音。

  结果那女的就消失不见了,我睁开了眼睛,看到大爷坐在我身边,屋里的灯又亮了。

  哪有什么女的,原来是噩梦。

  掐住脖子的也不是那个女的,而是我自己的手。

  大爷给我倒了点水,我一口气喝了,感觉舒服多了。

  “不好意思,大爷,影响你休息了。”我不好意思的说道。

  那个女人到底是人还是鬼,如果只是我的一个幻想,为何她的身材长相我会看的那么清楚?

  我非常确定以及肯定,打我记事起,从来没有见过那样一个女人。

  最漂亮的女孩就是我们学校的校花了,跟她也不是一个档次的。

  距离天亮还有好几个小时呢,我不睡不能让大爷陪我熬夜。

  关了灯,躺在炕上,但是我睡不着,眼睛始终睁着。

  我总感觉一闭上眼睛那女的还会出现。

  好几次我想拿出手机给我叔叔打电话,但是最后都放弃了。

  这件事如果让他知道,非得抽了我的筋,扒了我的皮。

  眼睛睁着睁着就又上来了那股困劲,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就睡着了。

  这次把我惊醒的不是噩梦,而是手机的来电声。

  拿出手机一看,是王老板。

  说好的两天搞定,现在怕是不行了。

  虽然到手的钱我不愿意再送出去,但是也没办法。

  我就是再不信邪,那片乱坟岗我也不敢去了。

  “喂,王老板,我……”

  “小师傅,真是对不住啊,那片坟地就那样吧,我不要了,订金不用给我了,算你们的辛苦钱,再见!”

  “喂?王老板,喂?”

  本来我还想着怎么和他解释呢,结果他上来就说不用再弄了,而且定金都不要了。

  好家伙,那可是两万块钱啊。

  听他的语气很急促的样子,好像有些紧张。

  是发生什么事了?

  之前他说那片地他已经买下来了,就这样不管了?

  不行,我得仔细问问。

  可是电话再拨过去,就提示关机了。

  我又不知道他住哪,手机关机就联系不上了,只是给他发了一条短信。

  大爷家里有头毛驴,我说了情况后他说送我回去,左右他也没事。

  真是遇到好心人,不然我又得费一番周折。

  到了地方,我拿出一百块钱给大爷,他死活不要,说如果没事的时候多去看看他就行了。

  但是下车的时候还是偷偷的给他留了一百块钱。

  王老板那两万块钱不管怎么着,是他自愿给我的。

  而且我折腾了一晚上,差点把命搭在那里,拿着钱也不理亏。

  我现在也是有钱人了,而且是两万块钱的私房钱,我叔叔不知道!

  一想到这些,心中那些郁闷也就一扫而光了。

  我没有直接回店里,而是去了小卖店,家里都没吃的了。

  刚一进门,靠在柜台上嗑瓜子的五嫂子抬头看了我一眼,皱了皱鼻子。

  “小乐啊,你这衣服多少天没洗了,味道也太重了,快点脱下来,我帮你洗洗!”她说道。

  我以为她是逗我玩呢,衣服有没有味我还不知道。

  五嫂子是个寡妇,无儿无女的,平日里说话大胆了一些,村子里没少人说她的闲话。

  但是对我是很好的,经常会给我缝补衣服,小的时候我很爱缠着她。

  后来长大了一些,懂了男女之事,我就不怎么来了。

  我总觉得她对我有点那个意思。

  “没味啊,五嫂子。”我还特意闻了闻,真没什么味,就是昨晚沾了点土而已。

  她从柜台绕出来,走到我身边,伸手扯了扯衣服,闻了一下。

  “阿嚏!小乐,你这是干啥去了,又臭又腥,就像死鱼味,赶紧脱下来,我给你洗洗!”她说着就要把我外套脱下来。

  “不用了,五嫂子,我自己洗就行。”我躲闪着。

  但是她非要帮我洗。

  “啪!”

  “贱人,你就那么想男人吗?”

  我居然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然后骂了一句。

  脸是我打的,骂人的话是我说的,但是这根本不是我本来的意思啊!

  “五嫂子,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咋回事!”我懵了,不知所措。

  她也懵了,好半天才缓过神来,愣愣的看着我,一脸的不可置信。

  “小乐,你说啥呢?”

  “我说你是贱人啊,怎么,没听懂吗?”

  我的嘴好像不受我自己控制了,这样的话我怎么可能说出口。

  “五嫂子,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我说你是骚货!”

  不行,这里不能待了,还买什么东西,我撒开腿就跑。

  后面传来五嫂子的骂声。

  一路跑到了店里,拿出钥匙把门打开,随后从里面反锁了,生怕她会追过来。

  听了一会,除了我的心跳声,外面很安静,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要让村民都知道了,我以后没得混了。

  我这是咋了,外套脱下来使劲的闻了闻,根本没有什么腥臭味,为啥五嫂子那么确定呢。

  看她的表情肯定不是玩笑了。

  算了,洗洗再说吧,反正也脏了。

  东西没买成,家里就剩下一袋方便面,我糊弄了一顿。

  然后就是在店里发呆,犹豫要不要给叔叔打个电话。

  我隐约觉得,这发生的一切都不是偶然,可能跟我接了那单生意有关系。

  在坟里遇到的诡异,王老板的电话,五嫂子闻到的腥臭味。

  还有我那种异常的举动。

  现在我正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越看越发现不太对劲。

  眼睛无神,面色枯黄,印堂发黑,平日里那股子精气神都没了,一副要死的神态。

  这就是典型的衰样吧?

  拿出了手机,我到底是拨通了叔叔的电话。

  虽然没有关机,但是却发出滋啦滋啦的声音,连续拨了几次都没通。

  不知道是叔叔那面的问题还是我这面的。

  最后我放弃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

  洗个澡冲冲晦气吧,待着也是待着。

  可是,就在我把衣服都脱了,却在胸口处看到一块暗斑。

  仔细看了一下,我差点没吓得尿了。

  这是尸斑!第四章被下降头

  尸斑出现,早的话在人死亡之后2-4小时,迟于6-8小时。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人死后血液流动停止才会出现的,而我是一个大活人!

  从脚底蹿出一股恶寒,最后贯穿大脑,身体打了个冷颤。

  这到底是怎么了,不就是捡个金吗,我也没做什么坏事,至于这样吗?

  我把身体从头到脚,能看到的部分都检查了一遍,除了胸口处的尸斑,其他都没有异常。

  用手摸了一下,有痛感。

  我哪还敢耽搁,匆匆冲了一下身子,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就出了门,先去找村子的大夫看看。

  虽然我基本确定这就是尸斑,但是我毕竟不是医生,也许是其他的什么东西。

  我是绕道走的,怕被五嫂子撞上,刚才我对她说的话真是有口难辩,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黄爷爷!”

  到了村子的一头,我喊了一声就走进了院子,他家门没关。

  “小乐,咋了?”听到我的声音,黄爷爷从屋里走了出来。

  “先进屋吧,我身体出现点问题。”我说道。

  走近黄爷爷,他皱了皱眉头,看着我。

  “小乐,你是不是去了什么不干净的地方?”

  我点了点头,跟着他进了屋。

  “我黄奶奶没在家吗?”

  “没有,闺女快生了,她去伺候去了。你叔叔呢,有点不太对劲。”他一脸疑惑。

  我想了想,把事情的经过和他一五一十的说了。

  叔叔和我开的店是做什么的,他都清楚,曾经我还帮他一个亲戚捡过金。

  说完了他眉头皱的更紧了,让我把衣服脱了,检查了一下我的身体。

  “黄爷爷,我身上是不是有什么怪味,像死鱼味?”看他的表情,我心里愈发的紧张。

  他没有马上回答我,而是去拿了一个放大镜,看了看我的胸口和四周。

  “小乐啊,你这病来的蹊跷,我也无能为力,还得找你叔叔,耽误不得!”

  “黄爷爷,我是不是中邪了?”我不太确定的问道。

  “可能是降头术。”

  “啊!”

  降头术我没真的见识过,但是听叔叔说过,因为大多都是用来害人的,谋财、害命、保住爱情(催情),所以被归为一种邪术。

  有的降头术很阴毒,中的人最后会死的很难堪,尸体腐烂都不会咽气,承受无尽的痛苦。

  光想想我都头皮发麻。

  怪不得王老板肯出那么大的价钱让我们捡尸,这其中肯定有猫腻!

  算了,赶紧联系我叔叔看看。

  电话拨过去,跟之前一样,好像有干扰,联系不上。

  黄爷爷家里有固定电话,拨过去都是一样的提示。

  “这下麻烦了,你除了发现尸斑还有其他的症状吗?”

  “那个……”我有点说不出口,是五嫂子的事。

  黄爷爷急了,“你这孩子,有什么话就说,降头术我解不了,但是目前你情况不严重,控制一下还是行的。”

  我支支吾吾的说了,结果还没说完呢,大爷忽然找出了绳子要把我给绑上!

  “黄爷爷,你干啥!”吓得我往后退。

  “孩子,我也是为了你好,万一你做出伤害自己或者伤害别人的举动怎么办,趁现在还来得及,我先把你绑上。”

  在大炕的前面有一根木头,顶着房梁的,叫顶梁柱,农村的屋子里基本都有。

  我就这样被绑在了上面。

  黄爷爷不会害我的,打我记事起就认识他。

  接着他去弄了一些草药,捣碎了给我敷在了胸口的尸斑上,然后又去外面熬药,准备给我服下。

  熬药的过程中,我的嘴又失控了。

  “你个死老头子,不想活了吗,放开我!”

  “没用的,你做什么都没用的,他必须死!”

  ……

  嘴巴不听使唤的各种咒骂,偏偏我的意识还是清醒的,一边骂,一边解释,像个疯子。

  黄爷爷一开始还回应两句,说得饶人处且饶人,不然等我叔叔回来一定会收拾他。

  但是骂声不断,他就放弃了。

  这种嘴巴失去控制的感觉并不是一直都存在,间歇性的。

  但是这次发作的时间比第一次长了很多。

  喝下了药,我感觉身体舒服一点,精气神提升了一些。

  但是那种怪异的感觉始终都有。

  黄爷爷找了几个村里的年轻人,让他们去找找我叔叔。

  但是我叔叔没回来,警察却找到了我。

  跟着警察一起来的,还有那个接我去乱坟岗的司机。

  “警察同志,就是他。”司机指着我说道。

  他们突然出现,不知道什么情况。

  我们接单子做生意,都是合法的。

  但是一听我才知道。

  王老板死了,上吊自杀!

  而我是在他生前接触的人之一,我们之间有过通话记录。

  人不是我杀的,配合调查属于程序要走的。

  结果倒霉的是,就在问话期间,我的嘴巴再次不受控制,居然承认他的死跟我有直接关系,就是我让他死的!

  和警察说这根本不是我的意思,他们不可能信,结果我就被带去了警察局,黄爷爷怎么说都不行。

  刚开始的时候我还能保持相对冷静,但是到后面一团乱。

  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明明就是背着叔叔接了一个单子,结果我现在都成了杀人嫌疑犯。

  第一次进警察局,面对警察的质问我心里害怕的要死,百口莫辩。

  我说了我是中了降头术,王老板的死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结果他们就找来了心理医生,给我进行测试看看我是不是得了精神病,神经分裂什么的。

  把我折腾的几乎要崩溃了。

  好在是天要黑了,他们还有点人道主义,把我关进了一间屋子里,给我送来了饭菜。

  我还不到十八岁,叔叔是我的监护人,现在他人还没找到,听那些警察的意思,是先找到我监护人再说。

  虽然很疲惫,但是这一晚我睡的一点都不好,那个不知是人还是鬼的女子不时就会出现在我的眼前,让我不得安宁。

  天要亮的时候我才勉强睡了一会。

  终于,在早餐送过来的同时,我叔叔也出现了!

  可是我根本没有想到,警察把门打开后,他走进来的第一件事居然是对我……第五章叔叔的能耐

  叔叔进来二话不说,竟然直接给我一顿胖揍!

  先是打了我胸口一拳,然后扇了我两个嘴巴。

  接着踹了我一脚。

  就在我身体控制不住向后摔去的时候,他直接给我来了一个过肩摔!

  每一次击打都是结结实实落在我身上的,可奇怪的是我居然感觉不到痛,就好像我们是在做样子,没有真打一样。

  超出我的理解了。

  等我站起来后,叔叔双眼盯着我,凶神恶煞的,看着我双腿不住的颤抖。

  “滚!”

  我有种感觉,他这话好像不是对我说的。

  因为这一声吼过后,我感觉身体似乎轻松了许多,之前那种说不出的诡异都没了。

  叔叔伸出手想要拉我的手,但是我本能的把手退开了。

  “叔叔,我……”

  “暂时没事了,跟我走吧。”对于我下意识的反应,他愣了一下,随后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这让我着实松了一口气。

  以我这些年对他的了解,以为他会狠狠训斥我呢。

  “没事了没事了,一场误会,孩子没吓到吧,他父亲……”

  “咳咳!”

  那个上了年纪的警察话说到一半,我叔叔咳嗽了两声,他尴尬的一笑就不往下面说了。

  “您认识我爹?”我问了一句,觉得纳闷。

  “有过一面之缘,呵呵,一面之缘。”他明显是不想说,这更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虽然我对父母的印象很模糊,但是关于他们的事情我都想知道,也许这就是血缘的羁绊吧。

  在房间里出来往外走的时候,我听到了有人叫这个警察局长,那不就是这里最大的官了吗?

  叔叔说我爹娘都是普通的农民,地里刨食的。

  可是看这位局长的语气,似乎曾经发生过什么?

  而且他对我叔叔特别客气,如果不是我叔叔拒绝,他还要亲自开车送我们回去。

  回去的路上,我几次想和叔叔说话,但是看他的表情都打住了。

  还是乖乖的好。

  一直到下车,回到店里,我站在屋门口打转转,不太敢进去。

  叔叔也没说话,走进去后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在那低头喝,也不知道想什么呢。

  过了能有五分钟,他终于开口说话了。

  “怎么,这回胆子小了?你那背着我接单子的本事呢?”

  “叔叔,我也没想到会这样,居然被人下了降头,我这已经解了是吧?”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他瞪了我一眼,“你以为降头那么容易解吗,这事还没完,去,烧满一锅水!”

  “偶,好的。”我也没再多问,忙照着他说的做。

  他随后就出门了,往村子方向,不知道做什么去。

  大概二十分钟后,回来了,居然拿了很多药材,其中有些还是新采不久的,都没晒干。

  村子里能有这么多药材的只有黄爷爷家里了。

  “水开了吧,去把你的浴桶拿出来,清洗一下。”叔叔吩咐道。

  这是要给我泡药浴吧?

  很快,桶里装满了水,我试了一下水温脱衣服进去了。

  叔叔开始站在旁边往里面放药材。

  起初没有什么异样,跟我以前泡药浴没区别,可是十多分钟后,这水居然渐渐变黑了。

  关键水黑的原因是在我的皮肤里渗出黑色的液体,散发着一股难闻的味道,就是五嫂子说的死鱼味!

  “啊!”

  我吓了一跳,从浴桶里站起来。

  “老实泡着,别乱动!”叔叔冷声说道。

  “叔叔,你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我忍不住问道。

  叔叔沉默了一会,看着我,“你知道为什么之前我不接这个单子吗,因为那个人活不久了,接了就跟着一起倒霉,他惹了不该惹的人。”

  “这都能看出来吗,叔叔?”

  “嗯,以后我也开始慢慢教你了,不然看你的样子,连十八岁都活不到。”

  “再不接单子,我是活不到十八岁,饿死的。”

  最后这句是我心里腹诽的,没敢说出来。

  浴桶的水期间一共换了三次,我也不知道那些黑色的液体是怎么进入我身体中的。

  水清了,降头依然没有彻底解决,叔叔给我弄了点吃的,让我睡一觉再说。

  虽然还不到晚上,但是我确实困,主要昨天在警察局一宿没怎么睡。

  有叔叔在,我特别安心,就算天塌下来也没事。

  这一觉我睡的特别踏实,睁开眼睛已经是下午了,是被饭菜的香味叫醒的。

  其实叔叔做饭很好吃,但是好像从我十岁开始,就很少吃到他做的饭了。

  我上学的时候在学校吃,回到家也是我做。

  今天还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三菜一汤,都是我平时爱吃的。

  “叔叔,我们吃完饭要出去吗?”吃饭的时候我找话题。

  他就是这样,如果我不主动交流,除非是特别的事情,不然他是绝对不会主动开口的,跟个闷葫芦差不多。

  “嗯,你在棺材里看到的那个女的长什么样?”他问起了这件事。

  我描述了一下。

  他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吃完饭,他让我收拾碗筷,自己洗了手去了屋里。

  过了一会,拿出了一张纸,上面画着一个人,就是我看到的那个女的。

  “叔叔你画的?”

  我第一次知道,叔叔还有这技能。

  “是不是她?”叔叔问我。

  “没错,一样一样的。”我回应。

  半个小时后,有人来了我们店里,居然又是那个王老板的司机。

  “您好,我们是现在出发还是?”

  “现在就走。”叔叔说道。

  他没有把我留在店里,带着一起。

  过了大概两个小时,我们来到了殡仪馆,见到了自杀身亡的王老板。

  也不知道他生前是看到了什么,面目格外的狰狞恐怖,都扭曲变形了。

  “把卡拿出来。”叔叔看着我说道。

  虽然很不情愿,但是闹出了这么大的乱子,这钱我也不敢留着了。

  卡是王老板给的订金,里面有两万块钱。

  在这里的是王老板的弟弟,眉眼间透着一股子精明。

  叔叔把卡给他,但是他却没接。

  “您一看就不是普通人,我哥哥死的蹊跷,虽然已经确定是自杀,但是我相信事实真相并非如此。如果能帮我抓到真凶,要多少只管开口!”

  叔叔肯定会拒绝的吧,可是他却伸出了一根手指头……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尸女》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877.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