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染指千红》曲凝香殷弦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染指千红》曲凝香殷弦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 一朝穿越

  曲凝香捧着一本野史看得津津有味。

  野史不知谁人所著,书里的女主角也叫曲凝香,与她同名,是苍龙国一个高官的女儿。

  野史讲述了“曲凝香”跌宕起伏的一生,曲凝香最开始只被书名所吸引,后来却越看越感兴趣,最后竟忘了时间,直到图书馆熄灯,她才猛地反应过来。

  “砰!”图书馆馆门被重重地关上,曲凝香猛地合上书本,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夜已深了。

  该死,她不会被锁在图书馆里了吧!

  曲凝香脸色一变,借着手机的光急急忙忙地冲向图书馆馆门,馆门果然已被落了锁。

  “里面还有人啊!开门啊!有没有人在?!”曲凝香不断地拍打着馆门,蹡蹡的拍门声传出很远,可半点人的回声都没有。

  图书馆管理员肯定已经走了,意识到这点,曲凝香急得手心都开始冒汗。

  她们史学系的严厉和苛刻在整个学校都是鼎鼎有名的,每晚必会查寝,若是查到有谁没有归寝,那她就完了啊!

  图书馆闭馆时间是晚上十一点,寝室封寝时间是十一点半,现在已经十一点一刻,图书馆到寝室至少有二十分钟的距离,根本没时间耽搁!

  曲凝香咬了咬牙,没办法了,只能从窗户跳下去,她在二楼,窗外还有平台,平台离地面也就两米左右的高度,只要当心点,应该不会有事。

  但若是夜不归宿……她的学位证可就悬了啊!

  曲凝香评判了一下学位证和两米高度孰重孰轻,最后咬牙翻窗而出,颤颤巍巍地站在平台之上。

  不过两米而已,伸头也是一刀,缩头还是一刀,不如为了自己的学位证,拼一把。

  曲凝香想到这里,豪气顿生,闭了眼,一猛扎子就跳了下去。

  一秒过去了,两秒过去了,三秒过去了……

  怎么还没落地?

  曲凝香奇怪地睁开眼,迟疑着向下一望——下面一片无尽的黝黑,哪里有什么地面!

  怎么回事,她撞鬼了吗?

  曲凝香的心脏猛地一缩,还不等她嘶声尖叫,她脑袋一昏,陡然失去了意识。

  “呜呜,小姐,你快醒醒啊,夫人病危,大夫都说不行了,你快去看看啊。”

  曲凝香是被一阵哭声吵醒的,她有些不耐烦,昨晚为了回寝室,她还从图书馆二楼跳了下去,这么劳心劳力,连个好觉都不让她睡……

  等等,跳楼?!

  曲凝香猛地清醒过来,她昨晚是从二楼跳了下去,可却撞了鬼,跳了那么久都没能落地,那现在呢,那鬼难道好心放过她了?

  不对!

  周围的景象映入曲凝香眼中,曲凝香困惑地皱了皱眉。

  房间五米见方,她正躺在房内唯一一张红木床上,靠左侧是一个乌木衣柜,衣柜旁边立着一个梳妆台,台上的镜子也不是她熟悉的明镜,反倒是昏黄的铜镜。

  这里不是图书馆,更不是她的寝室,倒更像是……古代女子的闺阁!

  曲凝香有些抓狂,这么古色古香的装扮,只有影视城才能看得到了吧,究竟是谁恶作剧,把她弄到了这里。

  “小姐,小姐你终于醒了!大夫都说夫人不行了,让你快点过去见夫人最后一面,可是楚儿叫了你好久你都没醒,呜呜。”正在这时,先前在扰曲凝香清梦的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

  曲凝香这才发现自己床边还坐着一个人。

  这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扎着两只羊角髻,鼓着嘴巴,眼中还有泪光闪烁,看起来楚楚可怜。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你不会傻了吧?”楚儿见曲凝香看着自己不说话,嚎啕大哭道,“这可怎么办啊,夫人去了,小姐也傻了,呜呜呜呜!”

  我都已经醒了,你还装?

  曲凝香被楚儿的哭声吵的忍无可忍:“装够了吗?”

  “装?装什么?”楚儿没见过自家小姐如此咬牙切齿的神色,吓得哭声都滞了滞。

  曲凝香见楚儿脸色的疑惑不似作伪,想到昏迷前的奇怪现象,心中也不确定起来:“这是哪里?”

  “这里是青禄府啊,小姐,这里是你的闺房啊。”楚儿说着,脸色又是一变,“小姐,你连这个都不知道,难道你真的傻了!”

  青禄府?

  曲凝香莫名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她想了想,脸色猛地一变,颤声问道:“是苍龙国,盐监司那个曲青禄府吗?”

  “皇城除了这个青禄府还有哪个青禄府,小姐,小姐你到底怎么了,你别吓楚儿啊!”楚儿彻底慌了。

  “我……叫什么名字?”曲凝香压下心底的慌乱,勉强问道。

  “小姐,你叫曲凝香,是青禄府三小姐啊!”楚儿一脸天塌下来的表情,“小姐,你连你名字都不记得了?”

  “那我娘……”猜想得到证实,曲凝香吞了口唾沫,不可思议道,“难道就是宜佳公主?”

  “对啊……”楚儿下意识地点点头,然后突然想到什么,猛地一拍大腿,“哎呀我差点忘了!小姐,夫人病危,你赶紧过去看看啊!”

  曲凝香一路被楚儿拽着来到宜佳公主的床前,都还没能从“自己已经穿越”的事实里回过神来,直到宜佳公主唤了她一声“凝香”,她才条件反射地“啊”了一声。

  宜佳公主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古典美女,想来是因为常年缠绵病榻,脸色透着一抹病态的苍白,看起来虚弱无力。

  “凝香,过来。”宜佳公主朝曲凝香招了招手,声音有气无力。

  曲凝香踌躇了一下,再怎么说,眼前这个奄奄一息的妇人也是这具身体的母亲,眼见着这人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她还是顺着妇人的意思吧。

  “凝香,娘快不行了。”宜佳公主吃力地握住曲凝香的手腕,“娘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啊!”

  曲凝香在宜佳公主床边坐下,看着如此风韵的妇人缠绵病榻,即便妇人与自己无亲无故,她心中也难免有些同情。

  曲凝香想着自己应该安慰妇人一下,憋了憋,最后只憋出一句:“娘,你别担心我,我一定会克己复礼,好好照顾爹爹和姐姐妹妹们的!”第二章 张道士

  曲凝香觉得,她这句话实在太完美了,不仅表达了自己的孝心,还体现了自己的担当,宜佳公主定会为有自己这样的女儿为荣!

  “咳咳!”谁知宜佳公主听到曲凝香的话,脸色唰地一白,猛地咳嗽起来,唇角还咳出几丝血丝。

  曲凝香哐地一下站了起来,生怕宜佳公主挺不过去,手足无措地看着宜佳公主:“娘,娘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你怎么说出这样的话!”宜佳公主虚弱的眼神竟然崩出几丝凶狠之色,“你那父亲眼里只有兰姨娘,何时顾你我母子死活?兰姨娘一直视你我为眼中钉肉中刺,以前有我护着你,我若死了,只求你能护住自己,你那爹爹和姐姐,还用得着你来照顾?”

  曲凝香“啊?”了一声,宜佳公主这番话的信息含量太大,她尚有些反应不过来。

  就她穿越前的野史来看,宜佳公主贵为公主,嫁给曲府做正夫人,诞下一女,是曲府的女主人,怎么按宜佳公主现在的说法,她如今病危,倒跟“兰姨娘”有几分关系。

  “凝香。”宜佳公主终于缓过气来,“你今年就满十五岁了,再等两年,便到了你适婚的年纪,你和尹府二公子早已立下婚约,等你嫁过去,一定要相夫教子,不得再如此胡闹了!”

  “啊?”曲凝香这次被吓得下巴都快掉了。

  婚约?相夫教子?什么鬼!难不成她穿越过来就是替原主嫁人的吗?怎么可能!

  “凝香,娘舍不得你……”宜佳公主嘱咐完了,手指眷念地抚上曲凝香的脸,眼中慢慢溢出水光,“你还这么小,娘若是走了,你可怎么办啊……”

  曲凝香听到这里,心中蓦然也升起一股酸涩的感觉。

  世间最感人的莫过于真情,即便眼前的妇人对她而言只是陌生人,可她对她女儿的感情,却足以让她心疼。

  曲凝香心中五味杂陈,她吸了吸鼻子,终于真心实意地唤了一声:“娘。”

  “凝香,凝香……”宜佳公主哽咽地唤了几声曲凝香的名字,唇角缓缓勾起一个明媚的弧度,最后头一偏,软软地倒了下去。

  从宜佳公主逝世,直到布置灵堂,曲凝香都没有见到原主父亲的身影,她这才明白宜佳公主走前那一番话的意思。

  依照习俗,曲凝香要在灵堂守灵三日,偌大的灵堂出了曲凝香,便只有楚儿和宜佳公主的棺椁,显得格外冷清空荡。

  整夜未眠,曲凝香有些昏昏欲睡,正当她意识开始迷蒙的时候,灵堂外忽然传来一阵喧哗。

  “张道长,这里就是大夫人的灵堂,您看可有问题?”模模糊糊地,曲凝香听到一个千娇百媚的声音。

  曲凝香打了个激灵,猛地清醒过来,发现灵堂内不知什么时候,涌进来一大群人。

  一马当先的是一个八字胡,一手拿着拂尘,一手托着罗盘道士。

  他长着一对细小的鼠眼,眉毛缺了一半,嘴巴稍向前突,嘴角还长了一颗巨大的黑痣,活像一只尖猴。

  在道士身后,并排立着一男一女。

  男的四十来岁的样子,板着脸,看起来刻板威严,女的三十多岁,容貌昳丽,眉眼上挑,显得妩媚勾人。

  楚儿一看到来人,连忙站起来躬身行礼:“老爷,兰姨娘。”

  曲凝香挑了挑眉,原来这就是她那个便宜老爹,和拴住了爹爹心的兰姨娘啊。

  张道士闭着眼,使劲吸了吸鼻子,肃然道:“就是这里,贵府的怨气,就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

  曲老爷和兰姨娘相视一眼,兰姨娘眼睛闪了闪:“那……敢问张道士,可有破解的法子?”

  “夫人莫慌,待贫道查出怨气来源。”张道士说完,眯着眼托着罗盘在灵堂内四处走动,口中还念念有词。

  眼见着张道士都凑近宜佳公主的棺椁了,曲凝香忍无可忍,质问道:“你们在做什么?”

  “三姑娘,凝柔突然大病,大夫都查不出源头,定是有鬼,张道士可是得道高人,可不要打扰张道士做法啊。”兰姨娘皮笑肉不笑道。

  “这房间就两个活人一个死人,你说有鬼,你说谁是鬼?”曲凝香怒道。

  宜佳公主刚死,兰姨娘就带着道士在宜佳公主的灵堂前说有鬼,不正是映射宜佳公主是鬼吗?

  死者为大,就算她只见过宜佳公主一面,但宜佳公主好歹是这具身体的母亲,曲凝香实在看不下去他们如此污蔑死者。

  曲老爷眉毛一竖,冷声呵斥道:“凝香,不得胡闹!”

  “我胡闹?”曲凝香怒极反笑,“娘亲尸骨未寒,你就带着道士来做法,你说究竟是谁胡闹?”

  曲老爷一见曲凝香竟敢反驳自己,脸色顿时黑了,正要发怒,张道士忽然“呔”地一声,指着曲凝香急速道:“急急如律令,何方妖孽,还不速速现行!”

  兰姨娘一怔之后,急忙道:“张道长,你可查出什么了?”

  “此女身上带着亡者的怨气,不适合住在离亲人近的地方。”张道长指着曲凝香道,“不然不仅令女的病好不了,连老爷和夫人,也会有危险啊!”

  “道长可有破解之法?”兰姨娘一听,脸色顿时慌了,就连曲老爷都皱了皱眉。

  “怨气久了,自然就消了,只要这段时间,此女离你们远些就好了。”张道长捏着他的八字胡,慢悠悠道。

  兰姨娘眼神闪了闪,迟疑地看向曲老爷:“老爷,您看……”

  “荒谬!”曲凝香终于忍不下去了,“鬼神之说根本就是无稽之谈,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身上有怨气了?”

  张道士怒哼一声:“本道乃茅山唯一亲传弟子,自幼便开了天眼,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你们若是不信贫道,又找贫道过来作甚!”

  语罢,他一甩袖子,作势要夺门而出。

  “张道长留步!”这一次,连曲老爷都沉不住气了。

  “老爷,张道长是得道高人,他说的话不得不听啊!”兰姨娘劝道,“竹院不是还空着吗?要不让三姑娘先搬去竹院住着?”第三章 南风馆的美男子

  曲凝香现在住的是馨院,竹院说是院子,连馨院的一半大都没有,而且位于曲府最偏远的地方。

  曲凝香虽不知道竹院在哪里,可也知道兰姨娘不安好心,冷笑道:“娘才刚死,你就迫不及待地要把我扫地出门了?说不准这个道士也是你找来的吧!”

  “怎么可能?”兰姨娘下意识地厉声反驳道,刚说完也意识到不对,结结巴巴道,“三姑娘,没有根据的话可不要乱说,你去竹院小住一段时间,是为整个曲府好!”

  “是吗?你若没有和那个道士勾结,那你急什么?”曲凝香逼问道。

  她之前只是胡乱一说,可兰姨娘欲盖弥彰的态度,却让她格外怀疑。

  “我——”兰姨娘眼神一慌,说不出话来,。

  “够了!”曲老爷突然暴喝一声,看着曲凝香的眼底尽是怒气,“兰姨娘再怎么都是你的长辈,有你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吗?今天你就给我搬到竹院去!”

  曲凝香猛地沉了眼,抿着唇不再说话。

  兰姨娘的态度,让曲凝香确定今日之事是兰姨娘的设计,可曲老爷不问是非,从头到尾偏向兰姨娘,终于让曲凝香明白,为什么宜佳公主走前,那么放心不下自己。

  若是原来的曲凝香,或许还会愤怒,可现在的曲凝香刚穿越过来一天,于她来说,在场的都是陌生人,她才懒得跟这些人置气。

  竹院虽然偏僻,但曲凝香逛了一圈后,偶然发现院后有一扇小门,刚好可以通向外面。

  当初曲凝香报考史学,就是因为对古代的人文历史很感兴趣,如今穿越到古代,若不出去看看,岂非白来了一趟?

  尤其是古代的青楼和赌场,在现代曲凝香没机会去,到了古代总得一偿宿愿!

  苍云国的都城云城,可谓苍云国最繁华的城镇,一路上,各种叫卖声不绝于耳,千奇百怪的商品看得曲凝香眼花缭乱。

  曲凝香一心只想找到青楼和赌场,可是她寻了一路,没见到青楼的影子,反倒让她见到了一间“南风馆”。

  古代便有断袖分桃之说,南风,谐音“男风”,与青楼不同,南风馆里多是男子从妓,当然,入馆寻欢作乐者,也多是男子。

  曲凝香一看到“南风馆”就两眼发光,南风馆可比青楼有意思多了啊,何况她都已经到店门口了,怎么可能不进去!

  曲凝香偷偷摸摸地观察了一下,发现也有几个女人进去,胆子一下子就大了,雄赳赳气昂昂地向南风馆走去。

  馆内的装潢并不豪华,反而透着几分典雅,厅内摆着几张松木桌椅,有几桌客人坐在桌上饮酒,靠右侧有一道旋转木梯,直通二楼。

  依照曲凝香丰富的现代知识,她一眼就看出来,一楼是接待客人的地方,若有客人看上哪个小倌,就可以直接带上二楼这样那样。

  南风馆嘛,风气不如青楼那般粗鄙开放很正常!

  曲凝香忽略了心里那点不对劲,随意挑了个座位坐下,刚准备好好打量一番,一侧头就发现,邻桌竟坐着一个绝世美男!

  美男一席白衣,气质冷清,长发如墨,洋洋洒洒地落下来,剑眉斜飞入鬓,薄唇一点嫣红,他整个人坐在那里,就是一道风景!

  曲凝香两辈子加起来也没看过这样的美男,一时间眼都看直了,直到身边的人喊了她无数声,她才反应过来。

  叫她的是一个俊秀男子,男子看她终于回过神来,轻轻舒了一口气,把手里的砖头一样的东西递给曲凝香,道:“小姐,请问您要点些什么菜?”

  点菜?曲凝香困惑地扫了男子手中的“砖头”一眼,这东西就是菜单?

  视线又扫到男子的脸上,曲凝香不由感叹,云城不愧是苍云国的首都,不仅小倌如此气质,连个跑堂的都长得这样俊秀!

  “小姐?小姐?”男子被曲凝香怪异的眼神看得浑身发毛。

  “你过来,我有话问你。”曲凝香回过神来,扯过菜单扔到一边,神秘兮兮地指着邻桌的美男,“那边那个美人,是不是你们这里的头牌?”

  男子顺着曲凝香的目光看过去,看清美男的模样,“啊?”了一声。

  “你啊什么啊?”曲凝香有些暴躁,“他这么好看,怎么可能不是头牌!你——”

  曲凝香话说到一半,忽然反应过来,僵硬地转头看向让自己流口水的白衣美男,就见美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抬起头,黑宝石般的眼睛毫无情绪地盯着自己。

  她刚刚一激动,说话的声音不小心就有些大,两张桌子说近不近,说远不远,她那一番话,美男肯定是听到了。

  被美男这么盯着,曲凝香只觉得自己的脸瞬间被烧红了,她结结巴巴地解释道:“那啥,我就是胡说,你就当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听到。”

  拿菜单的俊秀男子见美男听到曲凝香的话,脸色猛地一变,正想说什么,美男忽然轻轻摇了摇头,示意他闭嘴。

  俊秀男子见到美男的指令,恭敬地行了一礼,便退了半步,垂首不再说话。

  这份恭敬,于一个青楼小倌来说却有些过了,可惜曲凝香现在心头乱作一团,根本没注意到俊秀男子的动作,否则肯定会意识到不对。

  在曲凝香胡思乱想之际,美男忽然站了起来,提着酒盏径直往曲凝香的方向走了过来。

  曲凝香“腾”地一下也站了起来,手足无措地看着白衣美男。

  他不会是生气了想揍我一顿吧?我也没说什么啊——等等,他是小倌我是顾客,我急什么急啊!

  曲凝香想明白了之后,重重地咳了一声,声音还是有些发虚:“你——你想做什么?”

  美男不语,兀自在曲凝香面前坐下,拿过曲凝香身前的酒杯,慢悠悠地斟了一杯清酒。

  美男虽然没有说话,可举手投足间,却带着一股浑然天成的贵气,十分赏心悦目,曲凝香不禁又看得入了迷。

  等曲凝香回过神来,面子顿时挂不住了,她可是顾客,被一个小倌牵着鼻子走,若是传了出去,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顾客就是上帝,曲凝香想到这儿,底气瞬间足了,指着美男威胁道:“我可是客人,你就算是头牌小倌,这样对待客人,信不信我投诉,不对,举报,还是不对——”第四章 尴尬的请客

  一旁的俊秀男子听到曲凝香的话,脸色猛地一变,刚要上来说什么,美男却摆了摆手,吩咐道:“兆和席。”

  俊秀男子听到吩咐,迟疑地看了曲凝香一眼,最后还是低头恭敬地行礼退了下去。

  曲凝香听到美男说话,也愣了愣。

  着急?美男说着急?什么着急?是指我太着急了吗?

  曲凝香想到自己一进门就一直盯着美男流口水,古代女子哪有像自己这般奔放的,难怪美男觉得自己着急。

  想到这里,曲凝香的脸腾地一下红了:“我、我才不是着急!我只是看你长得好看,我上辈子都没见过你这般好看的人,所以我才一直盯着你看……”

  曲凝香说完,就恨不得打自己一耳刮子,自己这简直是欲盖弥彰,美男肯定会觉得自己是个不检点的女子。

  曲凝香正暗自懊恼,却蓦然发现美男忽然轻笑起来。

  笑意极浅,在唇角勾起一个细微的弧度,这么一笑,竟生生让他的脸柔和起来,弥漫出一种温暖的弧度。

  曲凝香又呆了,直愣愣地看着美男:“你笑起来真好看。”

  美男笑笑,将酒杯推到曲凝香身前,解释道:“不是‘着急’,是‘兆和席’,南风馆上菜都是一席一上,兆和席口味比较清甜,你应该会喜欢。”

  “哦。”曲凝香呆愣地接过酒杯,美男的话在她脑海里转了一圈,她忽然就同情起美男来。

  做小倌果然不容易,时刻都要牢记顾客的喜好,以讨好顾客为上,连这样的美男都逃不过。

  “不用管我是否喜欢,你喜欢什么就点什么,我请客!”曲凝香大手一挥,财大气粗道。

  美男这么好看,这么不容易,她一定要美男吃一顿好的!

  美男果然楞了一下,眸子里多了丝笑意:“不必了,想来姑娘是头一次来,还是在下请姑娘喝酒吧。”

  “那怎么行?”曲凝香急了,“哪有让小倌请客人的理?啊呸,不是小倌!是公子,公子!”

  曲凝香张口不小心就把心里话冒出来了,随即就恨不得刮死自己。

  青楼小倌身世可怜,她居然还当着别人的面说别人是小倌,那不是揭别人的伤疤吗?

  曲凝香小心翼翼地看着美男的神色,生怕美男会不高兴。

  谁知美男神色淡淡,看不出半丝不愉,只是浅笑道:“那便多谢姑娘了。”

  曲凝香仔细地打量了美男一番,见美男确是没有气恼,才终于放下心来。

  想着之前美男说自己是第一次来,曲凝香觉得面子有些挂不住,抢过酒杯灌了一口,装模作样道:“这南风馆我也来了好多次了,怎么以前从来没见过你?”

  “我平常都在二楼。”美男回道,端起桌上的酒盏,把曲凝香空了的酒杯灌满。

  原来在二楼啊,二楼不是那啥,男欢女爱的地方吗,美男平常都在二楼,那岂不是……

  曲凝香想着,眼中不由带了丝同情,拍着美男的肩膀叹道:“你们做小倌的,也真是不容易啊!”

  美男摇头不语,将灌满的酒杯又递到曲凝香身前。

  酒足饭饱,曲凝香已经有些微醺了。

  “我告诉你啊,我走南闯北,见过的人多了去了,想当年,我可是史学一枝花,无数男神拜倒在我琉璃裙下!”

  美男平淡地看了看曲凝香空可见底的酒杯,淡淡道:“你醉了。”

  “我才没醉!”曲凝香一拍桌子,“我说过我要请客,要请你吃饭,小二,结账!”

  美男唇角勾起一个夺人心魄的弧度:“谢谢。”

  曲凝香一看美男笑,又傻笑起来:“不用,不用,应该的,应该的。”

  来的是之前那个俊秀男子,他垂首走到曲凝香桌前,恭谨道:“小姐,您今日一共消费二十两银子。”

  “二十两,才二十两,你等着!”曲凝香豪气地挥了挥手,掏向腰间的钱袋。

  可是腰间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该死的,她出来得匆忙,根本就没带钱啊,二十两,她从哪里拿出二十两来。

  曲凝香一下子僵硬在原地,连酒都醒了大半,她之前还夸下海口说要请美男吃一顿好的,如今拿不出钱,岂不是明摆着打脸吗?

  美男看出曲凝香的窘境,喉咙里忽然发出几丝低低的闷笑,眼中的笑意荡漾地更深了。

  曲凝香脸又腾地红了,结结巴巴道:“我……我只是……”

  “这顿我请吧。”美男打断了曲凝香的话,笑容透着浅淡的暖意,让人不经意就放下心防,“今日和姑娘聊得很是尽兴,便当我谢过姑娘。”

  聊得尽兴?尽兴个鬼啊!刚刚饭桌上,全自己一个人胡侃去了,美男都安静地听着,插嘴都很少,结果美男还说和自己聊得尽兴。

  曲凝香笃定美男是想替自己解围,看美男的眼神更加灼热了。

  果然美男不仅人美,心也美啊!

  曲凝香念及此,拍着胸脯保证道:“我下回一定请你!”

  第二日是宜佳公主出殡的日子,曲凝香换上孝服,随着队伍送葬。

  本来在出门之前,曲凝香想着送葬要肃穆,还特意酝酿了半天的悲伤情绪,结果进了队伍才发现,别说悲伤了,曲府就差没张灯结彩击掌相庆了。

  宜佳公主死了就这么让人高兴?曲凝香本来浑不在意,可看到这些也忍不住有些气愤。

  窝了一肚子气,回到竹院,曲凝香径直把楚儿拉到自己跟前,劈头盖脸道:“把曲府的情况仔细跟我说说!”

  楚儿很少见自己小姐如此火气,愣怔了片刻:“小姐,发生什么事了啊?”

  曲凝香压抑着火气道:“今日送葬,兰姨娘也就罢了,府上的家丁都有点幸灾乐祸,到底怎么回事?”

  “小姐,你忘了吗?因为兰姨娘的缘故,府上的人都不喜欢你和夫人啊。”楚儿不明所以,还是认认真真地解释起来。

  原来,当年宜佳公主嫁入曲府做正房时,兰姨娘已经嫁给曲老爷做妾两年,并为曲老爷诞下一女。

  兰姨娘极善经营关系,对里对外完全是两幅嘴脸,两年内,府上众人都很尊敬她。

  她本来想一步步坐到正房的位置,谁知每两年曲老爷就娶了宜佳公主,她妒恨宜佳公主抢了她正房的位置,故而一直对宜佳公主恨之入骨。

  面上,兰姨娘与宜佳公主交好,可私下里却屡次设计陷害宜佳公主。兰姨娘在下人中本就很有声望,经兰姨娘挑拨,下人都不喜宜佳公主。

  这还不算,曲凝香出生之后,兰姨娘更是变本加厉,故意在外人面前挑拨与曲凝香的关系,加上原来的曲凝香又是个暴躁脾气,因而得罪了很多人,在曲府连一个朋友都没有。第五章 捉弄曲凝柔

  曲凝香听完,不由有些呆滞:“兰姨娘还真是厉害啊,在小小一个曲府,竟然演出了后宫争斗的感觉来。”

  楚儿没听懂曲凝香说的什么,继续道:“但是小姐,无论如何你都是曲府唯一的嫡女,大小姐就算再得宠,也只是个庶女罢了。”

  曲凝香想到之前兰姨娘唤自己三姑娘,挑了挑眉:“我还有两个姐姐?”

  经过这几天,楚儿也习惯了曲凝香时不时问一些简单的问题,便耐心地答道:“大小姐便是兰姨娘的女儿,叫曲凝柔,二小姐叫曲凝露,此外,还有四小姐和五小姐,但都是庶女。”

  “五姐妹啊。”曲凝香摸了摸下巴,“你刚刚说,我跟她们关系都很差?”

  “岂止是差啊!”楚儿苦笑一声,“小姐你以前的脾气一点就着,谁敢接近你啊,其他几个小姐惧着你嫡女的身份不敢造次,大小姐仗着有兰姨娘撑腰,明目张胆地顶撞讽刺你。”

  “曲凝柔?”曲凝香皱了皱眉。

  “可不是嘛!”楚儿嘟囔道,“小姐你昨天才从馨院搬出来,今儿大小姐就住进去了,馨院可是嫡女才能住的地方啊,老爷居然也同意了!”

  “难怪那个兰姨娘处心积虑要我搬出馨院!”曲凝香咬牙切齿道。

  若说之前只是怀疑,现在曲凝香已经确定张道士和兰姨娘肯定沆瀣一气,串通好了要把她赶出馨院。

  “哟,这不是三妹吗?怎么住到这么一个破地方来了?”正在这时,院外忽然传来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

  曲凝香不耐烦地看过去,来人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子。

  明明今日是宜佳公主出殡的日子,曲府上下都戴孝裹素,可这人偏偏穿着一席华丽长裙,脸上的妆容也格外浓厚,神情倨傲。

  “小姐,这便是大小姐。”楚儿在曲凝香耳边低声解释道。

  这就是曲凝柔,兰姨娘的女儿?

  曲凝香愣了一下,眼神陡然阴了下来。

  她长这么大还没吃过什么亏,如今一而再再而三地受气,是个人都不能忍!

  曲凝香唇角勾起一抹虚假的笑,抱着胸靠在门口,不阴不阳道:“哟,这不是大姐吗?楚儿,还不快去给大姐沏茶?”

  “是,小姐。”楚儿疑惑地看了曲凝香一眼,见曲凝香没什么反应,只得躬身退了下去。

  “大姐,妹妹的屋子还没收拾,乱得看不过眼,只能劳你委屈一下,坐在外面了。”曲凝香拿了一条凳子出来,放在曲凝柔屁股后面,笑眯眯道。

  曲凝柔狐疑地看了曲凝香一眼,哼了一声:“你又在耍什么心机?”

  以前两人见面,非吵即骂,根本连个好脸色都没有,可这次曲凝香却表现殷勤,曲凝柔以为曲凝香死了娘,又被赶出馨院,只得低声下气讨好自己,态度更加倨傲了。

  曲凝柔扫了竹院一眼,趾高气昂地坐下凳子,嘴里嗤道:“你这什么破地方?连块平整的地都看不到!”

  竹院荒废许久,杂草丛生,地板也早已破裂,曲府也没有耗资修葺,因为曲凝香要搬进来,才仓促地除了草,但看起来依旧破败不堪。

  曲凝香掬着笑没有答话,在曲凝柔将要坐上凳子的刹那,忽然伸脚勾住凳子腿往后一拽。

  “啊!”曲凝柔惨叫一声,一屁股七仰八叉地坐到地上。

  “大姐,你怎么了?”曲凝香做出一副惊吓的模样,手忙脚乱地弯腰扶起曲凝柔。

  “这什么破凳子!”曲凝柔气急败坏地一脚把凳子踹翻,揉着屁股破口骂道。

  “是是是,这破凳子我们不要了,大姐你坐这边,喝茶喝茶。”曲凝香扶着曲凝柔坐到另一张凳子上,恰巧楚儿将茶杯端了上来,她接过茶杯,殷勤地递到曲凝柔跟前。

  “算你识相!”曲凝柔怒气未消,但曲凝香低声下气的模样还是勉强取悦了她。

  就在曲凝柔手指碰到茶杯的瞬间,曲凝香手一松,茶杯瞬间掉到曲凝柔身上,打了曲凝柔一身。

  “啊!”曲凝柔被热茶烫得叫起来,她狰狞地咆哮道,“曲凝香,你故意的!”

  “大姐,你没伤着吧?”曲凝香夸张地叫道,不顾曲凝柔的挣扎,急急忙忙地帮曲凝柔整理她的衣衫。

  大丧的日子居然还穿一件橙色的衣服,她早就看不过眼了,曲凝香眼神沉了沉,手下一用力,“撕拉”一声,曲凝柔的衣襟被她撕烂,大半个胸脯都露了出来。

  “哎呀,大姐,对不起对不起,妹妹不是故意的,你不会怪罪妹妹吧?”

  曲凝香一脸自责地连连道歉,可是手下动作却半分不停,稍一用力,曲凝柔另外半边的衣服也被曲凝香撕了下来。

  “曲凝香!你绝对是故意的!我饶不了你!”曲凝柔再笨也看出曲凝香是在故意整自己,厉声咆哮道。

  曲凝香也懒得装了,她直起腰,冷冷地扫了曲凝柔一眼,嗤笑道:“就你现在这副样子?你先顾好你自己吧!”

  “曲凝香!”曲凝柔扭曲地瞪着曲凝香,眼中的怒火几乎要烧出来。

  “楚儿,走了!”曲凝香懒得再理会曲凝柔,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走回屋子,“砰”地一声,重重地将屋门关上。

  进了屋,曲凝香愣了一下:“楚儿,这里是竹院?”

  “是啊小姐,怎么了?”楚儿脸色有些不安。

  刚刚曲凝香捉弄了曲凝柔一顿,楚儿解气的同时也有些担忧,如今小姐在曲府的处境不同当年,曲凝柔要是报复起来,小姐拿什么抗衡啊。

  “这些东西……”曲凝香没注意楚儿的神色,目瞪口呆地看着屋子里突然多出来的一大摊东西。

  昨日曲凝香搬进来的时候,屋子里除了一张床,什么都没有,而现在桌子椅子,盆栽梳妆柜样样齐全。

  “昨日来的仓促,所以东西都是今天才搬过来的,都是夫人留给小姐的东西。”楚儿解释道。

  曲凝香的眼睛猛地亮了:“这么说,我不是穷光蛋了?”

  “什么穷光蛋啊。”楚儿皱了皱眉,“小姐,宜佳公主可是当朝公主,便是去世了,留给小姐的东西也够平常家庭富足一生了。”

  “快快快,快把钱给我拿过来!”楚儿还没说完,曲凝香就两眼放光地打断楚儿。

  昨日在南风馆,明明是她说请美人吃饭,结果结账时却拿不出钱来,都尴尬死了好吗!没想到自己竟然是个土豪,那肯定得早日把自己的形象给扭回来!

  楚儿犹豫了一下,看到自家小姐雀跃的模样,还是没有把自己的担忧说出来。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染指千红》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871.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