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人生可以重来》李豪楚飞菲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人生可以重来》李豪楚飞菲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 向校花表白

  “体育课你摔伤了我心如刀绞,英语竞赛你得了一等奖我比你自己更开心,你的每一次皱眉,撇嘴,微笑,生气都牵动着我的心。”

  “萧清雅,我爱你!”

  “我知道你心仪的是江大。”

  “我会努力备战高考,希望能和你去同一所大学,将来有一天我们手牵手漫步江大校园……”

  ……

  体育委员丁浩站到了讲台上,手里拿着一封情书正当着全班同学大声朗读!这肉麻的内容顿时引得全部同学哄堂大笑。

  “这谁写的啊?还有三天就要高考了,真有闲情逸致啊?”

  “女主角果然是萧清雅啊!”

  “但不知道男主角是谁呢?这也写的太肉麻了吧?还想手牵手漫步江大校园,简直是不要脸啊!谁不想牵校花的手啊?”

  ……

  丁浩故意卖关子的说道:“你们想不想知道这封情书是哪里来的?”

  “当然想啊!快说!快说!”7班男生和女生听说他要爆出情书的来源,教室的欢乐气氛瞬间提升到了顶点。

  “我刚才路过一个同学身边,看到他口袋里掉出来一张纸,捡起来一看才发现是一封肉麻的表白信!我知道你们都很想知道这位同学究竟是谁,安静,安静,别催,急什么嘛,我这不正要揭晓答案吗?”

  丁浩吊足了胃口,目光投到教室的最后一排大喊道:“各位同学,有请我们的大情圣,李豪同学!”

  噗!

  原来是他这个废材啊!三年都闷声不响的,没想到最后时刻爆出个大冷门啊!

  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

  他也配得上萧清雅?

  三十多个同学目光全都飞了过来,充满了嘲弄,讥笑,疑惑,鄙视。

  “我日你仙人板板!”

  李豪内心用吃奶的劲狠狠骂了句脏话!

  他看着黑板上的粉笔字“2004年6月3日,距离高考还有三天”心都寒了一大截。他不是跳楼了吗?为什么又回到了二十年前?

  2004年6月3日?

  这是他人生中最屈辱的一天啊,也是改变他整个人生轨迹的日子!

  这封情书,是他悲惨一生的罪魁祸首。

  他是打算高考之后再亲手把情书交给萧清雅,没想到提前三天被丁浩当中宣读了出来,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老师严厉的批评他,甚至把父母都请来了学校,萧清雅也从此跟他绝交,此后二十年都没说过一句话。

  原本成绩还不错,保二争一的李豪也因为这件事在三天后的高考中失利,以一分之差绝缘二本大学,开启了他的复读生涯。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他的人生开始慢慢的偏离预定轨迹,慢慢的陷入了泥潭,无法自拔,最后众叛亲离,孤独一生,在2024年某个寒风萧瑟的夜晚从33楼一跃而下……

  重来一次?

  李豪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张张熟悉而鲜活的面孔,再捏捏自己的脸颊,疼!这么说老天爷是要玩弄他,让他再尝遍人生的绝望和痛苦?

  等等?

  眼前这一幕和二十年前的确一模一样啊。

  李豪眼睛盯着萧清雅,接下来她会从自己的座位走到他面前,冰冷的质问他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做这样的事情?

  果然,在全班同学的注目下,萧清雅站了起来,走到了李豪面前。

  “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做这样的事情?”

  萧清雅精致的五官冷淡的没有一丝表情,美若鲽羽的眸子充满了清冷的疏离。

  她很生气!

  任谁都看的出来!

  果然是一模一样的情景,果然是重生了啊?

  李豪哭了。

  上一世他受尽了多少屈辱,嘲笑,尝遍了人生的辛酸磨难,随着他的人生黯淡消沉,陷入绝境,身边的亲人,爱人,朋友都受到牵连和波及。

  一想到能再见到这些人,能弥补对他们的伤害,自己也能堂堂正正的做个有用之人,再也不要做别人眼里的废材,垃圾,窝囊废,失败者,吊丝……

  李豪忍不住泪流满面,暗暗下定决心:这一世,一定要活出个人样!

  “一个十八岁的大男孩竟然哭了?”

  “这还是个男人吗?”

  “他怎么一点出息都没啊?就这样的废材还想考一本,上江大?”

  同学们傻眼了,萧清雅也傻眼了。

  每一个人的眼里都充满了鄙视和轻蔑!

  要改变窝囊的一生,就从这个最耻辱的日子开始吧!

  李豪突然双手叉腰,哈哈大笑:“你们以为我在哭啊?我……我……我是笑的流眼泪啊!太搞笑了,简直是太好笑了啊!”

  他这连哭带笑的样子,看上去是有些……犯傻了?

  “哥们,你……没事吧?”同桌周猛站起来拍拍李豪的肩膀,随即凶狠的扫视了一眼众人:“谁他吗敢再笑一声,我弄死他!”

  “哈哈!好笑,不行了,我笑的肚子疼,眼泪都流不出来了!”李豪继续狂笑。

  “哥们……到底有什么好笑?”周猛疑惑的看着他。

  萧清雅疑惑的看着他。

  所有同学都疑惑的看着他。

  李豪道:“你们该不会都以为那封情书是我写的吧?”

  丁浩道:“我亲眼看到是从你口袋里掉出来的。”

  李豪道:“对呀!是从我口袋里掉出来的,这没毛病。但是这也不能代表就是我写的啊!我也是捡了别人的!”

  丁浩脸色一变:“你也是捡的?不会吧?你想蒙谁呢?”

  李豪道:“我是在宋元浩桌子下面捡的,至于是谁的我就不知道的!”

  这下教室炸开锅了!

  “哇靠!原来真凶是宋元浩啊!”

  “他是语文课代表,光从文笔上看也真像呢!”

  “他不是一直都在追求萧清雅吗?是他也不奇怪啊!”

  “他不是说过也要考江大吗?从情书的内容来看也吻合啊!”

  ……

  同学们目光一个个火辣的盯着宋元浩。宋元浩是班里的高材生,长的不错,家境好,又是语文课代表,一直都在暗中追求萧清雅。前一世,宋元浩也的确是考上了江大,然后对萧清雅展开了猛烈的追求。

  谁让你是老子情敌?这锅你不背谁背?李豪暗笑。前世的记忆里,他的情书曝光之后就是这个宋元浩带头嘲笑自己,还将这件事宣扬的全校皆知扩大影响,让他再也无法翻身。这个卑鄙小人,不坑他坑谁?

  萧清雅目光清冷的看着宋元浩:“你真无聊!”

  说完,她马尾辫一甩,负气而去!

  宋元浩眼睛血红的似乎要杀人:“李豪你他妈敢冤枉我?”

  李豪无辜的道:“我冤枉你了吗?我没说情书是你写的啊,我说了吗?”

  “你……你等着!哼!”

  宋元浩气得抓狂,可李豪也的确没说过情书是他写的啊,只说是在他的桌子下面捡到的。后面那些情节都是同学们推测出来的。

  “哥们,情书真是宋元浩写的?”周猛好奇的问。

  “我哪知道?”

  “那到底是不是你写的?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周猛放低了声音。

  李豪却郎朗大声的回答:“情书真不是我写的啊!为什么大家都认为是我写的呢?我怎么可能喜欢萧清雅呢?这不是太搞笑了吗?我早就有喜欢的人了啊!”

  周猛问:“谁?”

  李豪道:“丁蕊啊!”

  丁蕊,地理课代表,五官不错,嗯,就是体重稍微有点超标,一百六十斤的吨位,外号:地球仪。

  “他喜欢的人是我?终于有人向我表白了!救命啊!救命啊!”丁蕊双手掩面,体态如企鹅一样跑了出去。

  咕噜。

  周猛咽了咽口水。第2章 重生后的高考

  6月6日晚。网吧。

  失踪了整整三天的李豪突然出现在自家网吧让周猛大吃一惊,稍一分神,CS里的角色也被人一枪爆头。

  “豪哥,你怎么来了?”周猛扔下鼠标站了起来。他年龄比李豪大一点,块头也大一些,可从小到大他什么都听李豪的,反而叫他豪哥。

  李豪道:“找个地方聊聊?”

  周猛道:“去屋顶呗!”

  “好!”

  ……

  一二层是网吧机房,三层是个天台,堆放了不少杂物,却是李豪和周猛平常躲起来抽烟喝酒的地方。

  周猛点了两支烟,递了一支给李豪。

  两人坐在护栏上,双脚悬空,遥望着远处霓虹绚烂的夜色。

  直到抽完了一支烟,周猛吐出最后一口烟圈才好奇的看着李豪:“你这三天怎么没去学校?”

  李豪道:“我跟老师请了假,最后三天自己在家里复习。”

  周猛道:“我知道。我打了好几次电话去你家,都是阿姨接的,她说你把自己关在房里复习冲刺,我就没去找你。你这三天没去上课也有几个同学问起你,不过,她没问过。”

  “我想考个好成绩,在家复习更安静些。”这个她,李豪自然知道是指谁。过去了二十年,萧清雅对自己的态度早已在他心里翻不起半点涟漪。

  “你真的那么想去江大?为了一个萧清雅值得这么拼命?”

  李豪淡淡的道:“我只是想改变自己的命运,和萧清雅没有关系。”

  “噢?”

  周猛略带意外的看着他,今天的李豪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李豪忽然说道:“我刚去过你家,你妈说你在网吧。明天就要高考了,你竟然还窝在网吧打游戏,这心也是够大的。”

  周猛憨憨一笑:“哥们你还不知道我是什么货色?就是让我开卷考试我都找不到答案在哪,一本二本三本那对我都是浮云,我呀,也就走个过场,混个高中毕业证。”

  李豪道:“那你打算以后怎么办?读专科?”

  周猛摇摇头:“专科有什么意思?我想去南方闯一闯,可我爸的意思是让我早点接手家里的网吧,反正网吧正缺人手呢。”

  李豪暗自摇头。

  他依稀记得前一世周猛就是接手了家里的网吧,他年轻又有冲劲,头几年见网吧赚钱容易,一口气开了四家分店,好不威风。可没想到赶上了网吧淘汰浪潮,不到两三年的时间,网吧大片大片的死掉。尤其是随着电脑和智能手机的普及,网吧几乎绝迹了。

  周猛结束了网吧,背了一身的债务独自去了南方打工。

  从此以后李豪就再也没见过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只是后来听人说起他在深市得罪了一个很厉害的人物,潜逃失踪了。直到李豪三十八岁那年穷困潦倒从楼顶跳下的那一刻,他也不知这位好兄弟是死是活……

  他要阻止这个唯一的朋友走上前世的那条不归路。

  这就是他今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李豪脑海中思绪流转,表情却很平静:“如果你能考上大学,你打算报哪所学校?”

  “没这个可能!”周猛一口说道。

  “就说如果……反正这不闲聊嘛。”李豪淡淡一笑,又点了支烟。

  “如果我真能考上大学,去哪所学校我倒是无所谓,不过我想去学电脑专业。”

  “为什么?”

  “以后网吧机子坏了我就可以自己修了啊!”周猛给自己的幽默感捧场笑了笑,然后正色道:“不过,我自己也很喜欢电脑,我总感觉这东西太神奇了,打游戏查资料看电影什么都能干,要是把电脑知识学好了将来一定会大有用处。不过这些也就跟你闲扯闲扯了,我哪是这块料啊!”

  李豪突然从书包里拿出了一叠纸张,递了过去。

  周猛问道:“这是什么?”

  李豪道:“我猜了一套高考模拟试卷。”

  “你想让我做这套试卷?咦,这上面不是都有答案吗?豪哥,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周猛有些糊涂的看着他。

  “背下来!”李豪淡淡的说了三个字。

  “背这套试卷?”

  “不,是背答案!”

  ……

  两个小时后。周猛总算将这套试卷的答案全背下来了,李豪当场打乱试题顺序考他,他也能记得八九成。

  李豪让他最后看了一遍,然后拿出打火机将其点燃,火苗一窜,试卷很快化为了片片灰烬。

  “豪哥,你为什么要让我背诵这套试题的答案?”周猛一脸疑惑的问道。

  “如果我告诉你这就是明天的高考试题……”

  李豪突然目光锐利的盯着他:

  “你信吗?”

  周猛不假思索的答道:“不信!”

  ……

  第二天,九点。

  2号考场。

  第一堂考语文。时间是两个半小时。

  一拿到试卷,李豪还没填写考试信息便将整张试卷快速浏览了一遍,看完之后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

  这张高考试卷和昨晚他让周猛背诵答案的那套模拟试卷几乎一模一样,只有一道默写古诗词的题记错了。

  终究还是错了一道题啊。

  兴奋之后,李豪眼里闪过一丝小小的遗憾。二十年前的记忆,无论再怎么深刻,还是很难不出错啊!

  20年前,他参加过一次04年的高考。

  正常情况下,即便是高考这样重要无比的考试,经过了二十年的时间冲淡也不可能还记得多少。

  可李豪是一个复读生啊!

  每个复读班的学生都会把自己去年失利的高考试卷重复的做一遍又一遍,一来是不甘心,二来是可以借此检验自己的薄弱知识点环节。

  04年的高考试题,李豪至少记得六成以上,剩下的四成记忆是有些模糊了,可题型和知识点他却记得很清楚。毕竟他一遍又一遍的研究过啊。

  比如说数学的解图题,具体的参数他肯定记不清了,但他却记得三个解图题考的知识点分别是函数,双曲线和扇形。他只要把这三种图形的解法掌握的烂熟于心,确定不会出错就可以了。到了考试的时候,不管题目给出的参数是多少,套进去一算答案就出来了。即便偶尔粗心算错了答案,只要方法对了,15分的题也最少能拿到10到12分。

  所以,他请假了三天,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几乎不眠不休的翻阅课本、高考题库和各类参考书,从中寻找高考试题或者相似试题。

  他尽可能的还原了九成以上的试题,每道题都解出了标准答案,然后弄出了一份手抄版的高考模拟试卷。他知道周猛即使知道试题自己也不会解题,干脆让他直接背诵答案。当然,为了不让周猛生疑,他故意把命中率降低到了七八成左右。

  “这一世命运的改变,就从高考成绩开始吧!”

  铺开试卷,李豪开始认真的填写姓名等考试信息,然后答题……

  此时,11号考场的周猛手里拿着语文试卷,惊诧的目瞪口呆!

  愣了好半天,确信自己不是做梦,他心里激动的狂喊一声:“咸鱼也他妈有翻天的一天啊!”第3章 校花傻眼了

  语文猜错了一道题,数学也错了一道题,理综猜错了四道题,英语猜错了九道题。这就是最后李豪的猜题命中率。

  当然,猜错了题并不代表李豪就不会,尤其是英语,他的英语水平应付高考简直是绰绰有余。

  8号下午考完英语,周猛见到李豪的时候几乎是扑上去把他抱了个满怀。

  “豪哥,你太神了!”

  “我简直太崇拜你了!”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偶像!”

  ……

  李豪脸色一冷:“我又不是郑丽,你能别这么热情吗?”

  郑丽是周猛的对象,两人从高二开始就有些不清不楚,算是男女朋友又没有明确关系。不过李豪却对这个郑丽没什么好印象,他知道前一世郑丽同时脚踏几条船,周猛却一直被蒙在鼓里。

  这件事他早就想好要找一个适当的时机敲打敲打周猛。

  周猛笑嘻嘻的道:“我不介意充当一下萧清雅!”

  “滚!”

  李豪狠狠踹了他一脚!

  心里却是暖暖烘烘的,周猛家伙就是欠抽,嘴贫的很,两人从小到大就是打打闹闹,重新回到这种青葱岁月的感觉真他妈好啊!

  高考的两天,周猛父亲开车接送。两人打闹着往校外停车坪走去,却在校门口碰到了校花萧清雅。

  “李豪,周猛,你们俩考的怎么样了?”萧清雅竟然主动上前搭话,这可是非一般的待遇。

  “考的可好了,尤其是数学……”周猛刚想兴奋的吹下牛逼,看到萧清雅根本没在听他说话,目光专注的看着李豪。

  他拍拍李豪肩膀道:“我去车里等你”,然后露出一个“我不当电灯泡”的笑容,快步而去。

  萧清雅好奇的问道:“李豪,你是不是考的很好?”

  李豪一愣:“为什么这么说?”

  萧清雅道:“大家都在说今年的高考难度偏大,考的几个知识点都比较冷僻,很多同学都发挥的不好一个个都愁眉不展的呢,但我刚才老远就看到你和周猛有说有笑的,猜想你应该考的不错。”

  “还行吧。”

  李豪淡淡的回了一句。

  那你呢?你考的怎么样?

  萧清雅本以为他会这样问,结果他根本没打算问,她眼里有些失望,主动的说道:“我也考的不太理想,可能会比我平时的估分稍低一点吧。”

  李豪道:“稍低一点,你也不用担心,你上江大不是十拿九稳的事儿吗?”

  李豪记得很清楚,前世萧清雅最后的总分是623分,轻松考进了江大。

  “其实我也不一定去江大,看到时候考了多少分吧。你呢?你想去哪?”

  “我也没想好。”

  李豪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如果按前世的预定轨迹,他能超常发挥一下,上个一本线肯定也是去江大,次一点也能去工大和林大,都是江南省的一本院校。如果只上了二本线,选择就更少了,江南省的二本院校也就那么几个。

  不管去一本还是二本,至少他都可以去省府星沙市读大学,至少也能和萧清雅在同一个城市。这样的话两人会不会在大学之后还有更多的人生交集呢?现在已无从得知了。

  他前世对萧清雅的喜欢简直到了一种痴恋的地步,只是过去了二十年,他阅尽了人生百态,尝遍了辛酸苦涩,心态更成熟更冷静也更复杂了。

  再见到昔日心中的女神,他原来早已经放下了心里最初的那份悸动。

  萧清雅还是萧清雅,清纯漂亮,秀丽脱俗,浑身上下洋溢着青春的美好。

  可李豪却不是那个李豪了,他心中早已没了十几岁少年那种不顾一切恋爱大于天的单纯而炙热的情怀。

  这种懵懂的初恋情怀对他来说即便还在,也已经不再重要了。他的人生目标里有很多更重要的事情,他要去守护那些真正关心他的人。

  李豪的平静和淡然在萧清雅的眼里是一种冷淡,这让她有些意外,也让她有些手足无措,接下来的话不知道还该不该问了。

  李豪静静的看着她脸上矛盾的样子,道:“你特意追上来该不会是想关心我的考试成绩吧?”

  萧清雅楞了一下,道:“同学之间问候一下不也应该吗?”

  李豪淡淡的道:“你是不是有话要问我?”

  “嗯。”

  萧清雅点点头,略一迟疑,还是开口问道:“那封情书,到底是不是你写的?”

  李豪知道她要问的是这件事,听周猛说宋元浩每天都在班里说没有写过那封情书,还说的信誓旦旦。班上已经很多同学都有些相信和同情他了,只是大家都忙着高考的事也没人有空去管他。

  现在高考结束了,萧清雅果然就是为了这件事而来。

  李豪道:“我已经说过了,我是在宋元浩的桌子下面捡到的,你想要知道是谁些的,应该去问宋元浩。”

  萧清雅道:“他说自己没写过!”

  李豪问道:“所以你认为是我写的?行,我告诉你也不要紧,情书的确是我写的!”

  他承认的如此大方爽快,没有丝毫的遮掩,让萧清雅很是意外,有些措手不及。

  “李豪同学,你……你应该知道我们俩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萧清雅声音放的很低,这种婉约的说辞对她来说已经驾轻就熟了吧。

  “我们……还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李豪听到这话笑了笑。

  “李豪同学,你别这样。我不是有心要伤害你,只是……”她以为李豪受刺激过度了。

  “你不用说了!”

  李豪挥挥手,阻止她继续说下去:“我承认情书是我写的,我也承认高中三年我是很喜欢你。不过,我没打算追求你,更不会去江大,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是你众多纠缠者当中的一个。以后,你应该也不会再看到我了。”

  说完,他转身便走。

  经过了整整二十年,再美好热烈的校园恋情也变得风轻云淡了。

  何况,他们俩恋都没恋过呢。

  他重生回来要弥补和守护的人太多太多了,但这个高考之后就再也没见过,整整二十年音讯全无的校花绝对不是其中之一。

  萧清雅愣在那里,傻眼了。

  自己刚才是被拒绝了吗?第4章 家里的债

  “小豪,你终于回来了。考的怎么样?上一本有多少希望?”方娇云一直在门口焦急的等,见到李豪从车里下来,她赶紧迎了上去。

  “妈!”

  李豪终于忍不住了,热泪盈眶扑过去紧紧搂住了母亲。

  “怎么了?没考好?不要紧,别哭,大不了去复读一年。”嘴上虽这么说,方娇云心里可急坏了。

  “我才不去复读!”李豪一想到复读班发生的事情仍然心有余悸,苦笑的说道:“妈你放心,我也用不着去复读!这次考试我发挥的还不错,一本是板上钉钉了。”

  “真的?能上一本?一本最少也要五百七八十分啊。”方娇云有些怀疑的看着他。

  “我估计最少也能有这个数吧,六百分也是有可能的。不过一切还未知呢,这才刚考完,还没估分呢!万一撞大运了,六百七八十分也不是没有可能啊!”

  他决定先给母亲打打预防针,免得当她知道自己的分数后吓一跳。

  方娇云破涕为笑:“你这臭小子胡说八道什么呢!你要是能考六百七八十分,那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李豪笑道:“我就随便说说罢了。要我能考那么多分,还不把您给吓死了?”

  “去!没考砸你哭什么?故意吓老娘是吧?”方娇云开始秋后算账了。

  “妈,我只是觉得您这么些年太辛苦了。”李豪心里充满了温暖,却又如此内疚。

  “傻小子,你要能有出息妈一点都不辛苦。”

  李豪忽然想到了一件事,问道:“妈,你是不是问二舅借钱了?”

  “你怎么知道?”

  方娇云先是一惊,随即苦笑道:“傻儿子,这些事情不用你操心,你只要好好的读书,争取考个本科,爸妈就满足了。”

  李豪心疼的看着方娇云鬓角的白发,想当年老妈可是出名的美人,这还不到四十岁便操劳的鬓角发白了。

  家里什么境况他很清楚,这几年钢铁厂效益极差,父母一个月工资都才六七百,而且随时面临下岗的风险。

  母亲自己省吃俭用,也从来不肯苛刻了他的伙食和衣服。如果不是为了他上大学,她一定不会去向二舅和二舅妈开口借钱。

  二舅妈一向势利,又瞧不起他家,老妈去借钱肯定受了不少的白眼和奚落。

  前一世李豪是高考之后才知道这件事,这是他决定去复读一年的直接原因,父母对他寄予了很大的希望,也为他受了很多委屈,身为人子他应该尽点孝道

  他下定决心好好复读一年,争取考个一本,可惜事与愿违,最后还是惨淡收场。

  可这一世,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李豪道:“妈,你跟二舅借了多少钱?”

  “你问这个干嘛?”

  “现在我长大了,家里的事情你们不应该瞒着我了。”李豪郑重的说道。

  “五千。我本来想借一万,先凑齐你第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来年的我和你爸再想办法。可是……可是……”

  “可是你被二舅妈数落了一番,还只借到了五千是吗?”

  李豪连连冷笑。

  二舅和二舅妈是什么样的人,他比谁都清楚。

  前世他去坐牢的时候,其他亲戚最多是避而远之,可二舅和二舅妈却毫不忌讳,经常在父母耳边说一些落井下石的话。母亲得了癌症需要治病的时候,他硬着头皮低声下气的去借钱,结果二舅打发了他五百块。当时他手里攥着那五百块,眼泪使劲的流,他恨自己没本事,才会受这样的屈辱,才会连累家人遭罪。

  如今一切重来了,他绝不会再让任何人瞧不起自己和家人!

  “妈,家里还有外债吗?”

  “这……”

  “妈,你没必要瞒着我,我是你们唯一的儿子,现在长大了,也该和你们一起承担家里的责任了。”他心里想说的是老妈,以后你和老爸就享清福吧。家里我一个人来扛。

  “告诉你也没什么,反正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我们家还欠了你三叔一万块!你三叔那人……哎,是真没什么可说的,就是眼界高了些。这也难怪,我们本来就是不同世界的人。去年你爸面临下岗,找你三叔借了一万暗中送给了厂长,才保住了他的饭碗。一年多了,你三叔也没催过这钱,已经算是很好了。”

  “问题是一年多了,他也从来没来看过你们这个大哥大嫂吧?逢年过节连电话也没一个!”李豪印象中对这个三叔很陌生,他懂事之后也才见过几次,若在大街上碰到还不一定能认出来。套用母亲说的一句话,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他是大忙人,是有出息的人,眼里哪能有我们这些平头百姓?我儿子将来也会是有出息的人,这次你要真的能上一本线,我跟你爸就真的安心了。”

  “我说了绝对能上一本。”

  “那就好!那就好!我家小豪终于也出息了!”

  方娇云忍不住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

  晚上,李父李暮生回来了,听说儿子高考超常发挥,一家人都很高兴。方娇云做了一桌子的菜,说要让李豪好好的补补身子,李暮生还破例跟儿子喝了几小杯。

  李豪很享受这种家庭的温暖,也更加坚定了他的一些想法。

  晚上,他一个人躺在床上,前世的记忆如潮水般的涌上脑海。

  前一世高考失利去了复读班,结果在复读班发生了那件彻底宣判他人生死刑的事件,他被人冤枉坐了三年牢。两年半后他表现优异提前出狱,却发现父亲已经车祸离世,他连父亲最后一面都没见上。

  痛哭一场后,他曾经努力找过很多工作,干过服务员,推销员,保安,司机,甚至当过黄牛倒卖过手机,电影票,总之只要能赚到钱他什么都肯干!

  他试图重新振作,努力生活。至少让母亲能有所依靠。

  可是这个社会太现实,又怎么能接纳一个没上过大学却坐过牢的前科犯呢!

  他处处碰壁,受到打压,歧视,嘲讽和怀疑,一份稳定的工作都找不到。母亲为他操碎了心,下岗之后还打两份工,不久后便查出患了白血病,没钱治疗,悲惨离世。

  三十出头的李豪穷途潦倒,一无所有,父母离世,好友失踪,亲戚们当他是瘟神敬而远之。众叛亲离的他充满了绝望和伤心,一个人流浪到了终南山,找了个山洞落脚。

  饿了吃果子,渴了饮山泉,他决定一个人静静的在深山等死。

  可是却让他遇到了人生中的唯一一个贵人,一个游方道士。

  李豪不知道道士叫什么名字,他到终南山的第三个月就遇到了隐世清修的这个道士,道士已经在终南山隐居了十几年,见到李豪到来也很高兴有个伴了。两人经常结伴翻山越岭的摘野果。久而久之,李豪发现了这道士竟然有一门神奇的绝技。

  终南山冬天白雪皑皑,寒风刺骨。可这道士每每只用一根银针扎一下自己某个穴位,便单衣赤脚立于风雪中丝毫不惧寒冷。

  后来他知道这叫“御寒”,是扁鹊十三针中的第一针。

  道士见他冻的可怜,便传授了他这针法。

  李豪学了这一招针法后,果然再也不怕冷了,惊为天人!

  他千哀万求的想要拜师,学习这神乎其神的十三针。可道士死活不答应。李豪在深山陪伴了道士三年,三年后的一天道士心软又传了他两招针法,然后不告而别,云游他方去了。

  李豪得了三招奇妙针法,有了安身立命的本钱,于是再度下山,投入滚滚俗世洪流之中。

  很快,他凭借这三招针法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车子,房子,名气,地位甚至是金钱,都纷至沓来。他甚至娶了一个漂亮而温柔的老婆……

  雪!

  一想到老婆最后痛苦的死在他怀里,李豪悲从中生。除了父母,他最对不起的人便是雪啊!

  这一世重来,他最最想要守护的人便是善良美丽的雪。

  只是,她现在还在遥远的京城读幼儿园吧?

  李豪苦笑不已。

  如果他现在跑去找雪,告诉她自己将会是她十五年后的丈夫,这样会不会被人当做变态?

  雪,你安心的长大吧。

  无论我将来要走什么样的路,十五年后我都会在京城那个咖啡馆门口等着你。

  在这之前,我会远远的关注你,守护你……

  他上一世伤害和错过了太多太多人,父母,雪,猛子……

  这一世他要让自己变得无比强大,只有绝对的实力才能守护自己爱的人。

  实力是什么?

  金钱,名誉,地位,权力,容貌,智商,才华……全部都可以算作一个人的实力。可是他知道这个世间最惊世骇俗的实力,应该是扁鹊十三针!

  李豪只学了三针,还只学了皮毛,便已经让他迅速名利双收,一步登天。如果他能够学会一整套的针法呢?

  这一世不管用尽什么方法都要去找那个老道士学齐这套针法才行啊!

  李豪记得老道士说过他是05年初春才到终南山,也就是还有半年时间,半年之后一定要去终南山找他,幸好李豪知道这道士在终南山的出没地点,应该也不难找。

  目前来说,还是先赚点钱吧。

  有了钱,其他一切才更方便实施。

  他熟知未来二十年的重大事件,只要手里有一定资本,要跟进时代步伐赚钱岂不是轻而易举?

  只是,眼下这第一桶金才是关键啊!

  一个刚刚参加完高考的学生该怎么迅速赚到一大笔钱呢?第4章 家里的债

  “小豪,你终于回来了。考的怎么样?上一本有多少希望?”方娇云一直在门口焦急的等,见到李豪从车里下来,她赶紧迎了上去。

  “妈!”

  李豪终于忍不住了,热泪盈眶扑过去紧紧搂住了母亲。

  “怎么了?没考好?不要紧,别哭,大不了去复读一年。”嘴上虽这么说,方娇云心里可急坏了。

  “我才不去复读!”李豪一想到复读班发生的事情仍然心有余悸,苦笑的说道:“妈你放心,我也用不着去复读!这次考试我发挥的还不错,一本是板上钉钉了。”

  “真的?能上一本?一本最少也要五百七八十分啊。”方娇云有些怀疑的看着他。

  “我估计最少也能有这个数吧,六百分也是有可能的。不过一切还未知呢,这才刚考完,还没估分呢!万一撞大运了,六百七八十分也不是没有可能啊!”

  他决定先给母亲打打预防针,免得当她知道自己的分数后吓一跳。

  方娇云破涕为笑:“你这臭小子胡说八道什么呢!你要是能考六百七八十分,那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李豪笑道:“我就随便说说罢了。要我能考那么多分,还不把您给吓死了?”

  “去!没考砸你哭什么?故意吓老娘是吧?”方娇云开始秋后算账了。

  “妈,我只是觉得您这么些年太辛苦了。”李豪心里充满了温暖,却又如此内疚。

  “傻小子,你要能有出息妈一点都不辛苦。”

  李豪忽然想到了一件事,问道:“妈,你是不是问二舅借钱了?”

  “你怎么知道?”

  方娇云先是一惊,随即苦笑道:“傻儿子,这些事情不用你操心,你只要好好的读书,争取考个本科,爸妈就满足了。”

  李豪心疼的看着方娇云鬓角的白发,想当年老妈可是出名的美人,这还不到四十岁便操劳的鬓角发白了。

  家里什么境况他很清楚,这几年钢铁厂效益极差,父母一个月工资都才六七百,而且随时面临下岗的风险。

  母亲自己省吃俭用,也从来不肯苛刻了他的伙食和衣服。如果不是为了他上大学,她一定不会去向二舅和二舅妈开口借钱。

  二舅妈一向势利,又瞧不起他家,老妈去借钱肯定受了不少的白眼和奚落。

  前一世李豪是高考之后才知道这件事,这是他决定去复读一年的直接原因,父母对他寄予了很大的希望,也为他受了很多委屈,身为人子他应该尽点孝道。

  他下定决心好好复读一年,争取考个一本,可惜事与愿违,最后还是惨淡收场。

  可这一世,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李豪道:“妈,你跟二舅借了多少钱?”

  “你问这个干嘛?”

  “现在我长大了,家里的事情你们不应该瞒着我了。”李豪郑重的说道。

  “五千。我本来想借一万,先凑齐你第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来年的我和你爸再想办法。可是……可是……”

  “可是你被二舅妈数落了一番,还只借到了五千是吗?”

  李豪连连冷笑。

  二舅和二舅妈是什么样的人,他比谁都清楚。

  前世他去坐牢的时候,其他亲戚最多是避而远之,可二舅和二舅妈却毫不忌讳,经常在父母耳边说一些落井下石的话。母亲得了癌症需要治病的时候,他硬着头皮低声下气的去借钱,结果二舅打发了他五百块。当时他手里攥着那五百块,眼泪使劲的流,他恨自己没本事,才会受这样的屈辱,才会连累家人遭罪。

  如今一切重来了,他绝不会再让任何人瞧不起自己和家人!

  “妈,家里还有外债吗?”

  “这……”

  “妈,你没必要瞒着我,我是你们唯一的儿子,现在长大了,也该和你们一起承担家里的责任了。”他心里想说的是老妈,以后你和老爸就享清福吧。家里我一个人来扛。

  “告诉你也没什么,反正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我们家还欠了你三叔一万块!你三叔那人……哎,是真没什么可说的,就是眼界高了些。这也难怪,我们本来就是不同世界的人。去年你爸面临下岗,找你三叔借了一万暗中送给了厂长,才保住了他的饭碗。一年多了,你三叔也没催过这钱,已经算是很好了。”

  “问题是一年多了,他也从来没来看过你们这个大哥大嫂吧?逢年过节连电话也没一个!”李豪印象中对这个三叔很陌生,他懂事之后也才见过几次,若在大街上碰到还不一定能认出来。套用母亲说的一句话,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他是大忙人,是有出息的人,眼里哪能有我们这些平头百姓?我儿子将来也会是有出息的人,这次你要真的能上一本线,我跟你爸就真的安心了。”

  “我说了绝对能上一本。”

  “那就好!那就好!我家小豪终于也出息了!”

  方娇云忍不住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

  晚上,李父李暮生回来了,听说儿子高考超常发挥,一家人都很高兴。方娇云做了一桌子的菜,说要让李豪好好的补补身子,李暮生还破例跟儿子喝了几小杯。

  李豪很享受这种家庭的温暖,也更加坚定了他的一些想法。

  晚上,他一个人躺在床上,前世的记忆如潮水般的涌上脑海。

  前一世高考失利去了复读班,结果在复读班发生了那件彻底宣判他人生死刑的事件,他被人冤枉坐了三年牢。两年半后他表现优异提前出狱,却发现父亲已经车祸离世,他连父亲最后一面都没见上。

  痛哭一场后,他曾经努力找过很多工作,干过服务员,推销员,保安,司机,甚至当过黄牛倒卖过手机,电影票,总之只要能赚到钱他什么都肯干!

  他试图重新振作,努力生活。至少让母亲能有所依靠。

  可是这个社会太现实,又怎么能接纳一个没上过大学却坐过牢的前科犯呢!

  他处处碰壁,受到打压,歧视,嘲讽和怀疑,一份稳定的工作都找不到。母亲为他操碎了心,下岗之后还打两份工,不久后便查出患了白血病,没钱治疗,悲惨离世。

  三十出头的李豪穷途潦倒,一无所有,父母离世,好友失踪,亲戚们当他是瘟神敬而远之。众叛亲离的他充满了绝望和伤心,一个人流浪到了终南山,找了个山洞落脚。

  饿了吃果子,渴了饮山泉,他决定一个人静静的在深山等死。

  可是却让他遇到了人生中的唯一一个贵人,一个游方道士。

  李豪不知道道士叫什么名字,他到终南山的第三个月就遇到了隐世清修的这个道士,道士已经在终南山隐居了十几年,见到李豪到来也很高兴有个伴了。两人经常结伴翻山越岭的摘野果。久而久之,李豪发现了这道士竟然有一门神奇的绝技。

  终南山冬天白雪皑皑,寒风刺骨。可这道士每每只用一根银针扎一下自己某个穴位,便单衣赤脚立于风雪中丝毫不惧寒冷。

  后来他知道这叫“御寒”,是扁鹊十三针中的第一针。

  道士见他冻的可怜,便传授了他这针法。

  李豪学了这一招针法后,果然再也不怕冷了,惊为天人!

  他千哀万求的想要拜师,学习这神乎其神的十三针。可道士死活不答应。李豪在深山陪伴了道士三年,三年后的一天道士心软又传了他两招针法,然后不告而别,云游他方去了。

  李豪得了三招奇妙针法,有了安身立命的本钱,于是再度下山,投入滚滚俗世洪流之中。

  很快,他凭借这三招针法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车子,房子,名气,地位甚至是金钱,都纷至沓来。他甚至娶了一个漂亮而温柔的老婆……

  雪!

  一想到老婆最后痛苦的死在他怀里,李豪悲从中生。除了父母,他最对不起的人便是雪啊!

  这一世重来,他最最想要守护的人便是善良美丽的雪。

  只是,她现在还在遥远的京城读幼儿园吧?

  李豪苦笑不已。

  如果他现在跑去找雪,告诉她自己将会是她十五年后的丈夫,这样会不会被人当做变态?

  雪,你安心的长大吧。

  无论我将来要走什么样的路,十五年后我都会在京城那个咖啡馆门口等着你。

  在这之前,我会远远的关注你,守护你……

  他上一世伤害和错过了太多太多人,父母,雪,猛子……

  这一世他要让自己变得无比强大,只有绝对的实力才能守护自己爱的人。

  实力是什么?

  金钱,名誉,地位,权力,容貌,智商,才华……全部都可以算作一个人的实力。可是他知道这个世间最惊世骇俗的实力,应该是扁鹊十三针!

  李豪只学了三针,还只学了皮毛,便已经让他迅速名利双收,一步登天。如果他能够学会一整套的针法呢?

  这一世不管用尽什么方法都要去找那个老道士学齐这套针法才行啊!

  李豪记得老道士说过他是05年初春才到终南山,也就是还有半年时间,半年之后一定要去终南山找他,幸好李豪知道这道士在终南山的出没地点,应该也不难找。

  目前来说,还是先赚点钱吧。

  有了钱,其他一切才更方便实施。

  他熟知未来二十年的重大事件,只要手里有一定资本,要跟进时代步伐赚钱岂不是轻而易举?

  只是,眼下这第一桶金才是关键啊!

  一个刚刚参加完高考的学生该怎么迅速赚到一大笔钱呢?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人生可以重来》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870.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