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掌欲诸美》林修慕欣桐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掌欲诸美》林修慕欣桐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 被欺负的傻白甜

  珠市。

  市中心的某家星级酒店,自沉睡中醒来的林修,看着床头遗留的那几张鲜红的百元大钞。

  林修沉默良久之后,终究是没能按捺住心底的不忿,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尼玛!昨晚就特么不应该怜惜你,最好别让我再碰到你,不然我一定让你三天下不了床!”

  好歹也是国际雇佣兵界首屈一指的佣兵王者,林修不止是战场上的老手,同是纵横欲场的老手。类似的从夜店成功搭讪,并带女人回酒店过夜的事,林修干成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

  不过,林修与搭讪成功的女人滚了一夜床单后,隔日对方非常干脆留钱走人的行径,林修这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以往的时候,大都是林修怕对方黏上自己,早早的拍屁股走人。

  这次倒好,整个反了过来。

  这无形中,就让林修有了一种自己被人给嫖了的憋闷感,“丫的有钱是吧,下次再让我碰到了,不把你丫睡的倾家荡产,我就对不起你那漂亮脸蛋!”

  自顾自的吐槽了一番,林修想到昨晚两人翻滚时,那明显气质不凡的女人,很是生涩的表现。

  回味之余,林修心下的憋闷感,不自觉的便是消散了许多。

  “回国之后的生活太安逸了,下次不能再睡这么死了,被人嫖了事小,被人干掉了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想到半个多月前,自己还在非洲雨林里面,带着一手创立的“陨灭”组织麾下的特战小队剿杀当地毒枭,警醒自己不能太安逸之余,林修没由来的就是一声长叹。

  “林修啊林修,你说你哪天回国烧纸不行,偏偏和人赶同一天!赶同一天也就算了,干嘛非和人相认!相认也就算了,你脑子被驴踢了答应和人结婚!真是活受罪啊……”

  半个多月前的一天,搞定了一个大单子的林修,临时起意就跑回国,给早年因游轮失事而早逝的爸妈烧纸。

  就在林修烧到一半的时候,林修过世老爸当年在部队时的老战友,也就是林修现在的老丈人慕天恒恰也来拜祭老战友。

  一番交谈之下,慕天恒很快便是确证了林修的身份。而,林修也凭借儿时不多的记忆以及慕天恒的讲述,记起了与自己那去世老爸关系非常铁的慕叔叔。

  双方相认之后,慕天恒不知道是脑子抽筋了还是怎么了,死活硬逼着林修与他的独生女慕欣桐领证结婚。

  期间,林修不止一次的尝试拒绝乃至反抗,最终都被慕天恒以林修去世老爸曾与他有过口头约定为由,给强势镇压了。

  “当年我和你爸有过口头约定,你要是不答应,首先是对我的不尊重!其次,是对你爸的不孝!你要是不想让你爸死不瞑目的话,你就必须娶我女儿!”

  面对慕天恒这赤裸裸的逼婚行径,林修数次反抗无果后,脑子一热硬着头皮就和慕欣桐领证结婚了。

  至于,为什么与慕欣桐领证结婚之后,林修还要跑出来偷吃。这倒不是说,慕欣桐长的丑,林修看不上。

  相反的,慕欣桐颜值不是一般的高,女人甚至被珠市某些八卦媒体,冠以珠市第一美女的美誉。

  即便是林修这般欲场老手,在初见慕欣桐之时,也着实被慕欣桐给惊艳了一把。

  配合上慕氏集团总裁的身份,以及国外名牌大学的留学背景,慕欣桐妥妥的白富美的最佳代言人。

  按理说,对于慕欣桐这般天姿国色的完美老婆,林修应该庆幸才是,奈何慕欣桐压根看不上林修。

  这里面固然有林修刻意隐瞒自己在国外经历的缘故,不过更多的还是双方三观压根不在一个层面。

  要不是,有慕天恒震着,慕欣桐绝对分分钟和林修离婚!

  夫妻感情如此不睦,这也就直接导致了林修,根本懒得回家。结婚半个多月,林修回家的次数,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

  嗡——

  就在林修边穿衣边感叹自己娶妻不淑之时,那被他调成静音模式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随手抓过手机,瞥了眼来电显示的林修,嘴角不自觉的便是勾起了一抹笑意,“难得我们家小可儿主动给我打电话,该不会是想我了吧?”

  林修说完之后,他手机里很快便传出了陆可儿,那夹杂着哭声的甜糯女声,“林,林大哥,你,你在哪呢,王,王主管他,他说要开除我。可是,可是我真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陆可儿话越说声音越小,到最后干脆只剩哭声。

  “可儿,你别担心,我现在就往公司赶。无论王胖子说什么,你都别搭理他,一切等我赶到公司再说!喂,喂——可儿,你听得到嘛?”

  原本还想宽慰陆可儿两句的林修,对着手机接连唤了几声后,未曾听到陆可儿的回应。心知,陆可儿那边多半又出事的林修,当即挂掉了电话,麻溜的穿衣,随手抄起床头的那几张百元大钞,快步走出了房间。

  林修如此着急,除了因为陆可儿是他遵照慕天恒指示,进入慕氏集团工作后的半个多月来,唯一关系不错的同事外。

  更多的是因为,林修清楚的知道陆可儿性子过于单纯柔弱。而,对于陆可儿口中的王主管惯性占女同事便宜的秉性,林修多少也清楚一些。

  因此,接到陆可儿的哭诉电话之后,林修用脚趾头也能想到,陆可儿绝对是受欺负了。

  作为慕氏集团新兴部门网络销售部仅有的两个新人,陆可儿显然不同于林修这种走后门直接转正的关系户,女孩实习生的身份,注定了她的弱势地位。

  即便是,真的受了林修口中王胖子的欺负,多半也是无力反抗。

  以前网络销售部的正式女员工,被王胖子占了便宜,为了工作多半也只能选择隐忍。

  因此,陆可儿一个连正式员工都不是的实习生,境遇可想而知。第2章 砸成猪头

  天弘大厦。

  慕氏集团网络销售部所在,二十一层。

  一袭碎花长裙,浑身上下透露着,清纯气息的陆可儿,整个人已然是哭成了泪人。女孩那原本粉嫩可人的清纯小脸上,五道鲜红的指印清晰可见。

  虽然有着两名女同事,在旁宽慰并不时的帮忙擦眼泪,但在对面王胖子的连声咒骂下,陆可儿的眼泪就好似是,断了线的珠子般,止不住的往下流。

  “还特么有脸哭,我要是你,我早自己收拾东西滚蛋了!端个咖啡都能洒到我办公桌上,你说你特么,还能干点什么?!长的倒是一脸清纯的样子,可特么成天除了傻笑卖萌,什么都特么干不了!如果让你这种废物,继续留在公司,那就是我的失职!更是对公司的不负责!滚,赶紧特么给我滚!”

  身为网络销售部四科主管,王浩雄也就是林修口中的王胖子,对于陆可儿这般还未转正的实习员工,某种程度上确实有说开就开的权利。

  毕竟陆可儿不是正式员工,一旦王浩雄铁了心要将其开除,严格来说也就是几句话的事。

  有正式的女员工,不忍心陆可儿就这般被开除,硬着头皮为陆可儿求情,“主管,可儿她毕竟来公司时间不长,我想这次她肯定是不小心。主管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可儿她也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要我说,这次主管你干脆就大人有大量,再给可儿一次机会吧。”

  “对啊主管,你看可儿她哭的这么伤心,你真忍心开除她啊,在给她一次机会嘛。”

  “就是,就是,主管你也知道,咱们四科人本来就少。你把可儿给开除了,以后可就没人给我们买咖啡了。”

  ……

  出于对陆可儿的同情,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纷纷出言帮着陆可儿求情。奈何,仗着自己主管身份早已是霸道惯了的王浩雄,压根不将众人的求情放在眼里。

  砰!

  王浩雄猛的一拍桌子,怒视销售四科的一众员工,扯开嗓子狂怼众人,“我是主管你们是主管?!我告诉你们,只要我王浩雄一天是销售四科的主管,我想开除谁就开除谁!这个陆可儿今天我是开定了,你们谁要是不服,我连特么你们一起开!”

  威胁了众人一番,乘机喘了口气的王浩雄,伸手环指众人,继续开怼,“你们一个个的,都特么不用工作是不是?!公司花钱请你们来,是让你们来工作的,还是让特么你们来看热闹的?!我给你们一分钟的时间,都特么给我滚回自己位置去!一分钟之后,谁要是还敢站在原地,我特么连你一起开!”

  终归都只是一些普通员工,面对王浩雄这顶头上司,众人纵使心下再怎么同情陆可儿,再怎么不满王浩雄的霸道,此刻也只都只能是敢怒不敢言的,默默走回自己的位置。

  眼见众人都乖乖听话,纷纷走回自己的位置,原本一脸怒意的王浩雄,俨然打了胜仗的将军般,一脸得色的挺着啤酒肚,信步走向陆可儿。

  而本就因王浩雄的打骂,哭的好似泪人般的陆可儿,眼见王浩雄走来,女孩不免越发的惊慌。

  恰这时,一双强有力的男性臂膀,径自扳过了陆可儿的香肩,“你这丫头,干嘛不早点——”

  林修话说到一半,瞥见陆可儿那粉嫩可人的俏丽脸蛋上的鲜红五指印,脸色瞬间阴沉,“他打你了?!”

  “哇——”

  早已是委屈到极点的陆可儿,在看清林修脸庞的刹那,好似遇到亲人般的一头扎进了林修怀中,大哭不止。

  “好了可儿,想哭就尽情的哭吧,有林大哥在,不会再让你被人欺负了。”林修缓声宽慰陆可儿的同时,强压心底的极致怒意,双目如利剑般直视王浩雄,“你打的她?!”

  “我,我——”多少有些被林修那可怖眼神,震慑到的王浩雄,结巴了两句后,豁出去般的跳脚大喊,“林修,我知道你上面有人。不过,我劝你还是少多管闲事!她陆可儿故意把咖啡,洒到我办公室桌上,要不是我眼疾手快,我办公桌上的重要文件都让她给毁了!今天,我说什么也要开除她,所以我劝你——”

  “多余的废话就不要说了,你什么德行,我不是不清楚。”冷声打断王浩雄之后,林修瞳孔微缩,一字一顿的冷声出言,“我再问你一遍,是不是你打的她?”

  “是,是我打的又怎么样!”当着办公室一众同事的面,被林修这个下属接连喝问,纵使王浩雄被林修,瞪的心底发毛。

  基于维护自己的权威考虑,王浩雄还是忍不住回怼林修,“林修,你少在这里装腔作势,别以为我真的治不了你。我警告你林修,你今天要是敢多管闲事,咱们新账旧账一起算,我连你一起开!”

  “承认了就好。”压根没把王浩雄威胁,放在心上的林修,怕了拍陆可儿的后背,“可儿乖,看林大哥给你出气。”

  闻言自林修怀中抬头的陆可儿,强忍着委屈,边哭边道:“林,林大哥,我,我不是故意的。是,是王主管他,他要抱我,我,我——”

  “陆可儿,你少特么在那边放屁!”不待陆可儿将一句完整的话说完,王浩雄便好似被人踩了尾巴的猫般,当即便是破口大骂,“我看你特么就是怀恨在心,想在临走前泼我脏水。我告诉你陆可儿,你想都不要想,你被开除了,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蛋!”

  “该滚蛋的,应该是你才对!”

  替陆可儿回怼王浩雄的同时,林修顺手抄起了一旁的椅子,在网络销售部四科全体同事的注视下,没有丝毫的犹疑,直接砸到了王浩雄的脸上。

  砰!

  砰!

  砰!

  被林修一连三砸,直接给砸成猪头的王浩雄,不仅是没有半点还手之力,甚至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整个人就直接疼昏了过去。第3章 肥水不流外人田

  慕氏集团网络销售部总监,顾曼宁的办公室。

  瓜子脸、柳叶眉的顾曼宁,是慕氏集团内部除了慕欣桐之外,最年轻的高管,女人素以三高两好闻名公司。

  所谓三高就是颜值高、情商高、智商高,两好则是身材好、学历好。

  纵使以林修纵横欲场多年的挑剔眼光来看,顾曼宁亦可算的上是,不可多得的都市完美女性。

  如果两人不是在办公室,而是在某个夜色场所相遇,林修绝对是要舒展浑身解数,不惜一切代价,将顾曼宁拿下的。

  “手上没戒指,貌似也没听说过这女人有男朋友,这么推算的话这女人晚上去夜店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就是不知道,丫的去夜店的话都是去哪家。看来,私下里得找人打听打听。真要是把丫搞定了,以后在网络销售部岂不是就可以横着走了。”

  就在林修心下默默盘算着,该找谁打听顾曼宁夜生活之时,与人讲完电话的顾曼宁,顺手挂掉了电话。

  眼看着顾曼宁凤眸凝到了自己身上,林修不待女人发话,眉头瞬间紧皱的同时,摆手示意顾曼宁,“别说话,让我猜!”

  “36C!”

  林修这不按常理出牌的自说自话,直接给顾曼宁整懵了,以至于以顾曼宁的高情商,一时间竟是没反应过来林修说的是什么意思。

  而,林修眼见顾曼宁发愣,眉头越发紧皱的同时,多少有些不确定的重新审视顾曼宁,道:“难不成我猜错了,不应该啊,难道是36B?”

  “瞎了你的狗眼!你才36B,你们全家都36B!”听明白林修什么意思的顾曼宁,心下疯狂吐槽林修的同时,强忍着给林修砸成猪头,好让其去医院给王浩雄作伴的冲动,恨恨的剜了林修一眼,“你要是不想变成瞎子的话,最好把你那猥琐眼神给我收好!另外,我好像没让你坐下吧?!”

  “这里毕竟是顾总你的办公室,我要是躺着的话,不太好吧?”

  “……”多少有些被林修那一脸无辜表情,气到无语的顾曼宁,索性也懒得在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上与林修废话,暗自深吸几口气后,顾曼宁摆出了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林修,我不管你是真的无所谓,还是故作姿态。今天你当众打了王主管这件事,性质过于恶劣,无论如何我和公司都会严肃处理。严重的,你甚至需要承担刑事责任,我希望你自己做好心理准备。”

  “我不觉得这件事,我做的有什么错。”摇头反驳顾曼宁的同时,林修翘起了二郎腿,“于私,我替陆可儿出了气。同时,也替我们销售四科其他被王胖子,占过便宜的女同事一起出了气。于公,我替顾总你拔除了一颗眼中钉。没了王胖子的销售四科,显然更利于顾总你的管理。所以说,我实在想不通,顾总你有什么严肃处理我的理由。按理说,我帮了顾总你这么一大忙,你应该请我喝酒才对。”

  “我请你喝酒?!我看你是脑子烧糊涂了!”顾曼宁嘴上虽是在怼林修,但心下却是不免因林修的于公理由而为之一动。

  顾曼宁虽然各方面条件都非常出色,但碍于其过于年轻,因此慕氏集团董事会的一众董事,对于顾曼宁出任网络销售部总监一直,并非都持支持意见。

  若非是慕欣桐力挺,并征得了慕天恒的默许,以顾曼宁的资历来说,纵使女人各方面条件再怎么优秀。想要出任网络销售部总监一直,最起码还得再熬个十年八年!

  即便是有了慕欣桐的力挺,有的董事还是以顾曼宁过于年轻且经验不足为由,明确反对顾曼宁执掌网络销售部。

  而这其中就包括,王浩雄背后的靠山,慕氏集团执行董事段炳坤。

  因为网络销售部所属的六个科室,都是单独对接某一家电商平台,所以网络销售部的各科室主管,相对而言权利都比较大。

  除却王浩雄这个关系户之外,网络销售部其余五个科室的主管,都是顾曼宁协同人事部,通过正规渠道招聘而来。

  而王浩雄仗着自己背后有人,没少明里暗里的,与顾曼宁这个总监唱对台戏。

  因此,诚如林修所言,对于顾曼宁来说王浩雄就好比是眼中钉、肉中刺。

  可以毫不客气的说,王浩雄被林修给打住院,整个慕氏集团内获益最大的,就是顾曼宁!

  只是这一点,当着林修的面,顾曼宁显然是不会承认的。

  “我看你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如果,不是为了公司的形象考虑,我早就打电话报警,让警察把你带走了!”顾曼宁冷声训斥了林修一番,有心当面给林修点颜色瞧瞧,不过念及林修也是个有后台关系户。

  如此,顾曼宁沉吟半晌,挥手示意林修离开,“你这次的打人事件,影响太过恶劣,有关你的处罚决定,我和人事部的同事讨论之后,再行通知你。现在,你回去给我写份三千字的深刻检讨,下班之前交到我办公室来。”

  “我一点都被认为这件事我做错了,所以检讨我肯定是不会写的。”压根未给顾曼宁发火的机会,林修径自起身凑到顾曼宁的办公桌近前,貌似神秘的低声询问,道:“顾总,我有个私人问题想问你,请你务必如实回答我。”

  “我没兴趣也没时间回答你,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消失!”

  “就一分钟。”未给顾曼宁再次拒绝的机会,林修径自出声发问,“顾总你平常去不去夜店啊?我没有别的意思,你要是去夜店的话,记得给我打个电话。好歹我也是咱们网络销售部的人,往大了说咱们都是一家人。所以,顾总你去夜店与其让别人泡,不如让我泡,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不是。”

  “林修!”

  “嗯?”

  “你想怎么死?!”

  “……当我没问,告辞。”

  在顾曼宁发飙之前,林修明智的提前跑路。第4章 被老婆喊回家

  终归是慕氏集团除却慕欣桐之外,最为年轻的高管。林修的过分调戏,并未能够真正乱了顾曼宁的心。

  在林修离开她办公室后不久,顾曼宁径自抓过其办公桌上的电话,给慕欣桐打了过去。

  “慕总,有关我们网络销售部销售四科员工林修,在办公室当众殴打四科主管王浩雄的事,我已经让人调查清楚了。事情的起因确是王浩雄非礼实习员工陆可儿不成,恼羞成怒下打了陆可儿并扬言要将其开除。林修为了给陆可儿出气,在与王浩雄争执后,动手将王浩雄打住院。”

  按理说这种小事,顾曼宁并不需要向慕欣桐报备。奈何,事发之后顾曼宁连续接到了慕欣桐和执行董事段炳坤的质询电话。

  由此,清楚此事严重性的顾曼宁,在正式做出对林修和王浩雄的处罚决定之前,自然是要和慕欣桐通下气的。

  “事情既然已经调查清楚了,那对于林修和王浩雄的处理,你是怎么想的?”

  早已酝酿好说辞的顾曼宁,在慕欣桐话音落下后,当即出声,“首先,这件事影响过于恶劣。所以,我不建议做报警处理。其次,在这件事中林修和王浩雄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此,鉴于两人平时在工作中的表现,我建议同时给予两人开除处理。”

  听完顾曼宁针对林修和王浩雄的处理意见之后,电话那头的慕欣桐沉默了足有一分多钟,“为了公司的形象考虑,不做报警处理是对的。王浩雄就直接告诉他,他住院期间的所有费用,公司都会给他报销。等他出院之后,让他自行离开公司就是。至于林修——”

  再次沉默了将近一分钟之后,慕欣桐似有几分无奈的接着开口,道:“林修就不要开除他了,让他写一份深刻检讨,另外通知财务部那边,扣发他这个月的工资。”

  “就,就这样?”

  “怎么?”

  “慕总,对于林修的处罚,是不是有些过轻了?不管他是出于什么原因,他毕竟是当众殴打了上司。如果,仅是让他做出书面检讨和扣发工资的话,恐怕——”

  “这件事到此为止,对于林修的处理,就按照我说的办。”

  “是,慕总。”听出慕欣桐言语之间的不容质疑,于公于私顾曼宁自然都不会继续主张重惩林修。

  只是,通过慕欣桐针对林修亲自做出的处理决定,对于林修的背景,顾曼宁不免越发好奇起来。

  林修最初入职网络销售部之时,顾曼宁根本就没把林修当回事。

  一来是,网络销售部六个科室百多名员工,顾曼宁不可能每个新来的,都要关注下。二来是,类似慕氏集团这般,市值一百多亿的上市公司,或多或少的都会有些关系户。

  严格来说,她顾曼宁就算是背靠慕欣桐的关系户,否则的话,她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坐上了网络销售部总监的位子。

  这背后,自然是有着慕欣桐的力挺。

  真正让顾曼宁注意到林修的,还是林修入职之后,惯性的迟到早退行为。没有一天是赶在九点前到公司的,到了公司之后不是打游戏,就是围着女同事乱侃。

  丫的根本就不是来上班的,反倒是像来泡妞的。

  对于林修这般典型的不务正业的员工,顾曼宁自然是不止一次的想过要开除掉。奈何,人事部那边给与顾曼宁的回应是,要想开除林修需要总裁办公室的书面文件。

  由此,清楚了林修背景不一般的顾曼宁,下意识的就将林修当做了董事会某个董事的子侄。

  想到这一层的顾曼宁,碍于林修并不似王浩雄那般掌握实权,索性也就懒得搭理林修了。

  而今,身为执行董事段炳坤亲戚的王浩雄被开掉了,而林修却仅是需要做出书面检讨和扣发一月工资。

  将两者一对比,顾曼宁自然很容易就想到了,林修背景绝对要远胜于王浩雄。

  “林修啊林修,看来我还是小看了你。真想知道,你到底是哪个董事的私生子,还是说你和慕总家有什么亲戚关系。”

  ……

  天弘大厦二十五层,慕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明眸皓齿、肤若凝脂的慕欣桐,因为眉宇之间那抹,显而易见的忧愁,全然没了平时那般,凌然而高雅的出尘之意。

  慕欣桐二十四岁出任慕氏集团总裁,短短两年时间,用集团飞涨的业绩,有力的回击了公司内外,针对她能力不足的各种质疑。

  同时,慕欣桐也因此而被冠以,珠市第一美女和商业女神的盛赞。

  按理说,类似慕欣桐这般人生赢家,本不该有什么忧心之事的。奈何,上天偏偏给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给她安排了一个怎么看,怎么配不上她的便宜老公——林修。

  如果可以的话,慕欣桐远比顾曼宁更想把林修给开除掉。

  奈何,让林修进公司,是慕天恒的主意。

  慕欣桐再怎么看不上林修,她显然也不能够,与自家老爸唱对台戏。

  因此,在挂掉顾曼宁的电话之后,慕欣桐就一直在考虑,到底该如何惩治林修,才能避免林修以后在公司犯下更大的错误。

  好歹也相处半个多月了,对于林修的脾性,慕欣桐多少也清楚了一些。

  因此,慕欣桐清楚的知道,单凭书面检讨和扣发一月工资,压根不可能对林修起到太大的警醒作用。

  相反,甚至于有可能助长,林修这个便宜老公在公司“胡作非为”的嚣张气焰。

  因此,慕欣桐蹙着眉头沉思良久之后,最终还是拿出手机,给林修打了过去。

  “难得老婆大人,主动给我打电话,难不成是老婆大人你想通了,准备和为夫圆房了?”

  慕欣桐强忍着,直接挂掉电话的冲动,深吸一口气,一字一顿的冷声出言,道:“晚上你回家一趟,我有些事和你谈!”

  嘟!

  一句话说完之后,慕欣桐压根未给林修,任何搭话的机会,直接挂掉了电话。第5章 夫妻夜话

  夜。

  红树湾高档住宅区,隶属于慕欣桐的六号独栋别墅。

  吃过饭后,便一直端坐客厅沙发上静待林修归来的慕欣桐,随着时间的流逝,周遭直径半米内寒意渐生。

  她慕欣桐再怎么说,也是上市公司总裁,平常自然是鲜有人敢让她这般久等。偏偏林修,就好似事先未曾接到她电话一般。

  六点钟下班,七点钟吃完饭的慕欣桐,打发梅姨回房之后,坐在客厅内已经整整等了林修一个半小时。

  这要是将林修换做慕氏集团内部的任何一名员工,怕都是已经不知道被慕欣桐炒了多少回了。

  就在慕欣桐心底渐生不耐,准备再给林修打个电话催其回家之际,林修叼着烟推门而入,“不好意思,公司同事请吃饭,回来的路上又堵车,让老婆大人久等了。为夫这就去洗澡,最多十分钟,咱们卧室见。”

  林修这一番没有任何诚意的道歉之语,显然并不能令慕欣桐满意。

  慕欣桐本就泛寒的明眸,不免越发凝寒,“多余的废话就不必说了,我想你多少也应该猜到了,我今天叫你回来是因为什么。”

  “咱们结婚差不多也有半个月了,你知道我最讨厌你哪点,或者说我为什么不愿意回家住嘛?”答非所问的林修,径自走到慕欣桐对面沙发坐下后,翘起二郎腿闷了口烟,“你太冷了!不管是在公司还是在家里,我从你身上都感受不到任何温情。另外,结婚以来我好像还从来没有见你笑过。有时候,我都禁不住怀疑,你到底会不会笑?”

  这些话,林修憋在心里已经有段时间了。老婆国色天香,奈何整天冷冰冰的,能看不能碰,林修心里自然是有所不满。

  以前不说是因为懒得说且没机会,今天慕欣桐摆明了一副找茬的架势,林修索性也就借此给慕欣桐来了个下马威。

  不得不说,林修这一招下马威还是比较奏效的。

  原本盛气凌人的慕欣桐,碍于林修这一番埋怨,愣神之余气势不自觉的便是弱了些许。

  不过,慕欣桐终归不是常人,沉吟半晌之后,慕欣桐毫不畏怯的直视林修,“既然你主动把话说开了,那我也就没必要给你留面子了。你吸烟、酗酒之类的缺点暂且不提,我们之间的私人感情也先放一边,今天我们就谈谈你进公司之后的表现。”

  “以你的学历和能力,如果不是爸极力要求,我是不会让你进公司的。你进入公司之后,非但没有任何努力工作的表现,反倒是每天迟到早退。除此之外,你为数不多的上班时间,不是打游戏就是调戏同部门女同事!你觉得以你的这些表现,我凭什么对你笑?!”

  慕欣桐反驳林修一番之后,暗自深吸一口气,直接转入正题,“你不务正业也好,迟到早退也罢。这些看在爸的面子上,我都可以不和你计较。但是,今天你在公司公然殴打上司的行为,我没办法继续坐视不理!你今天的行为,影响太过恶劣。如果不是我压着,你即便不被警察抓走,也一定会被开除掉!”

  “老婆,你错了。”眼见慕欣桐越说气势越足,心知不能继续让慕欣桐说下去的林修,掐灭了手中烟头,一脸深沉的直视慕欣桐,“我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老婆你考虑。”

  摆手制止了慕欣桐的插言,林修接着说道:“老婆你想,那王胖子仗着自己的主管身份,在我们四科胡作非为。长此以往的话,我们四科肯定人心动荡,业绩不稳。所以,为了公司的业绩考虑,为了不让老婆你背负包庇王胖子的恶名,我这才不惜牺牲自己,帮老婆你清理门户。按理说,老婆你不应该埋怨我,而应该感谢我。当然了,咱们夫妻谁跟谁,说谢就远了。”

  “我谢你个大头鬼!”

  什么牺牲自己、清理门户,她慕大总裁听的尴尬癌都快犯了,如果不是手边没有趁手的东西,慕欣桐绝对不介意帮林修清醒一下头脑。

  慕欣桐努力深吸一口气,暗自平复内心的动手冲动。

  事到如今,慕欣桐也算是彻底看清了,跟林修讲道理,那就是对牛弹琴。

  因此,慕欣桐冷静下来之后,自然也就懒得和林修多说废话了,“看在爸的面子上,这次我可以不开除你。再有下次的话,就算有爸给你撑腰,我也一样会开除你!另外,鉴于你每天迟到早退给公司造成的不良影响。从明天起,你和我一起上下班!”

  “这个,不太好吧。”在国外浪惯了的林修,对于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有着莫名的反感,“你想啊老婆,咱们算是隐婚。公司的人都还不知道咱们的关系,咱俩以后要是每天一起上下班的话,万一要是让公司的人看到了,那岂不是会暴露咱们的关系。所以啊,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依我看咱们还是不要一起上下班了。”

  “这个问题,我已经想好了。我会在公司附近找一个固定的停车点,以后你就在那里上下车。”

  “可是,老婆——”

  “你不想答应也可以,我现在就给爸打电话,汇报一下你这段时间在公司的光辉事迹!”

  “老婆,其实我早就已经想和你一起上下班了,只是一直不好意思开口。”

  为了免受慕天恒训斥,林修明智服软。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掌欲诸美》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855.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