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大门阀小宠妻》许拂晓霍绍琛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大门阀小宠妻》许拂晓霍绍琛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001章 全部讨回来

  帝国酒店的顶层,长长的走廊尽头只有一间房门。

  许拂晓缓慢的步子踏在昂贵的波斯地毯之上,小手上则攥着一张房卡。

  当脚步停在门前,许拂晓颤抖的抬起拿着房卡的手,却始终没有勇气将门打开。

  因为她很清楚,当这扇门打开,她便会失去作为女人最宝贵的东西……

  省第一医院的门被推开,一名身着披萨店制服的少女匆忙的脚步走了进来。

  来到五楼护士电话里告之的病房,少女打开门急切的呼唤了一声“姑姑!”

  目光在8间床的病房内环视了一周,最后视线落在最里面的一张床上。

  慌乱的脚步匆忙的走了过去。

  看着病床上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女人,许拂晓那双漂亮的眸子瞬间被一层薄雾笼罩。

  “姑姑……”

  这个时候医生走了进来。

  “你就是病人的家属吗?”

  许拂晓重重点头:“对!我就是,请问我姑姑到底怎么了?”

  “你姑姑患有尿毒症,现在情况很危急,这次能被抢救回来都是万幸。”

  听到护士的话,许拂晓的双腿一软,若不是及时扶住了墙,恐怕都无法站稳。

  一早知道姑姑的身体不好,经常打针吃药,却没有想到竟会严重到这样的程度。

  “医生求求你一定要治好我的姑姑。”许拂晓一张清透的小脸上挂满了泪珠,水雾朦胧的眸子渴求的望着面前的医生。

  “我们当然会一定救治好每一位病人,只是你的姑姑情况不太好,如果不及时换肾,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现在我们医院正好有匹配的肾源。”

  “换肾要多少钱?”许拂晓认真的眸子凝望着医生,心中祈求着听到一个自己可以接受的数字。

  然而就算用脚指头想都可以想的到,换一个器官会需要多么大一笔钱。

  “换肾的费用加上后期治疗,保守估计需要五十万元。”

  在听到医生的话后,许拂晓的脑子好似“嗡”的一声停止了运转。

  五十万……

  以她和姑姑的情况,去哪里能弄的到五十万?

  望着病床上还昏迷着的姑姑,许拂晓捏紧双手。

  她一定要治好姑姑!

  一辆黑色的豪华轿车停在了一栋庄严肃穆的欧式别墅面前。

  车门打开,被昂贵的布料包裹着的健硕长腿迈了出来,高大的身形孤傲的站定在车前,带上车门,男人迈着优雅的步伐走进了别墅。

  男人径直上楼回到了书房。

  已是傍晚,天色灰蒙蒙的,男人走进书房后并未开灯。

  只是走到偌大的落地窗前,那张英俊的脸庞上面无表情,而眉心却不着痕迹的蹙着。

  伸手从口袋里拿出香烟和打火机,打火机的光芒令男人的俊颜在昏暗的房间中清晰了起来,点燃香烟便随手将之丢到一旁。

  烟雾缭绕着他俊美如同神邸的面容,更添一抹神秘感。

  “叩叩!”

  精致的实木门被敲响发出声音。

  “进来。”一记低沉男音从房间内传出。

  书房的门被打开,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男子走了进来。

  “先生,这是许家的资料。”说着将面前的文件放在了办公桌上。

  “我知道了。”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透露着一股冰冷刺骨的味道有如窗外的寒风。

  得到回应以后走进房间的男子向男人躬身示意以后便离开。

  偌大的书房内又恢复了寂静。

  男人抽完一支烟走到办公桌前,将烟头在水晶烟灰缸中撵灭。

  锐利的眸子落在面前的资料上。

  资料上面有三个人的照片。

  一个中年男人。许正华。Z市的副局长,肥头大脑一脸官僚腐败的模样。

  下面是她妻女的照片。

  许湘湘,18岁,就读于Z市的一所私立贵族学校秦北高中在读高三。

  照片上,一张青春靓丽的脸庞高傲的像一朵盛开的花。

  目光落在那张脸上,男人暗黑的瞳孔猛然缩紧。

  “叩叩”这时房间的门再次被敲响,门外传来女生娇柔的声音:“哥,我来给你送咖啡了。”

  说着门便被打开,一名穿着白色蕾丝家居服的妙龄少女走了进来。

  男人抬眼望向进来的少女,那双原本锐利无比的眸子瞬时间温柔了下来。

  “夕蕊这样的事情让佣人来做就好了。”男人的声音一改往常的冰冷,而显得温和了许多。

  霍夕蕊端着托盘走了过来,身上将精致的咖啡杯放在男人的桌上,目光却无意间看到桌上的照片。

  那张对于她来说仿佛噩梦一般的脸,拿着咖啡杯的手瞬间失力。

  只听陶瓷杯破碎在地上发出的声响,咖啡染脏了昂贵的羊毛地毯。

  霍夕蕊一下子瘫软的坐在地上,一脸惊恐失措的表情。

  看到这一幕,男人不由紧蹙起眉头,意识到是因为什么,起身走到霍夕蕊面前蹲下。

  霍夕蕊一下子投入男人坚实的胸膛,双手抓着他的衣服将昂贵的西装抓皱。

  感觉到怀中的人儿瑟瑟发抖,男人强而有力的大掌轻抚着她的秀发,低沉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夕蕊不用怕了,现在有哥保护你,那些都已经过去了。”

  闻言,霍夕蕊抬眼,盛着泪的眸子望着面前的英俊男人。

  “哥,你一定要帮夕蕊报仇……”

  霍夕蕊的声音哽咽着,无法再说下去,豆大的眼泪不停的从眼眶里滚落出来,任谁看着都是我见犹怜。

  更何况此时面对她的,是他的亲生哥哥。

  霍夕蕊那双含着泪的眸子狠狠的刺痛了他的心,让他那双凛冽的双眸中也泛起了血腥。

  “你放心,哥一定会替你报仇的。”没有起伏的言语里却透着嗜血的冰冷,以及无法撼动的坚定。

  他亏欠了她太多,现在终于找到了她,曾经她所受的那些伤痛,他会帮她全部讨回来!

  闻言霍夕蕊再次扑进男人的怀中,将她娇嫩的侧脸靠在男人结实的胸膛,他的胸膛给了她无比的安全感。

  霍夕蕊漂亮的侧脸上,略显苍白的唇角勾起一抹幸福的笑意。

  “嗯,现在呆在哥身边我就安心了。”

  因为他是谁?

  他是Z市首富,霍氏集团的总裁,赫赫有名的豪门霍家唯一的男丁、继承人——霍绍琛!

  可以在Z市呼风唤雨的男人!在此之前霍夕蕊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找到自己的亲人,而对方竟然会是一个这么了不得的男人!第002章 她就是野种

  “请问是秦雪的家属吗?刚才病人送来的时候情况危急,就直接送去抢救,现在请您结一下刚才的费用和今日的住院费与医药费。”一名护士走到了许拂晓面前,将账单递给了她。

  许拂晓接过账单,“我现在就去缴费。”

  来到一楼的收银台给姑姑缴了费,许拂晓望着银行回执单怔怔的走在上楼的路上。

  这一笔就将她暑假打工存下来留着明年上大学的钱用去了一半。

  可是更头疼的是姑姑换肾的手术费。

  按照医生说的,如果不做换肾手术以姑姑的状况肯定坚持不了多久,而如果吃药她手头的钱也供应不了多久。

  回到病房,望着躺在病床上面色依旧苍白如雪,到现在还没有醒来的姑姑,许拂晓那张清秀的脸上眉头紧皱不放。

  姑姑一个人含辛茹苦的将她拉扯到大,她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放弃姑姑。

  可是五十万的医药费,她从哪里变出来?

  除了他们似乎没有人能够一次性拿出那么多钱了。

  就算去找他们要,他们会给吗?

  只是现在的情形,哪怕只有千分之一的可能性,她也要去试一试!她绝对不能看到姑姑就这样离她而去!

  凭着记忆找到了那个自己十多年没回来过的家。

  望着面前三层楼高的别墅,许拂晓在心中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毅然迈步走了过去。

  伸手按响门铃,“叮咚叮咚”的门铃响了两遍之后门被佣人打开。

  看到站在门外的许拂晓,佣人连忙恭敬开口:“小姐,您回来了。”

  许拂晓自然知道佣人将自己认错,只是面无表情的开口:“我不是许湘湘。”

  佣人闻言一愣,仔细打量了许拂晓一眼,虽然长着一模一样的脸,但这个女人的确不是许湘湘,因为许湘湘绝对不会穿着这样的衣服!

  既然这个女生不是小姐,那难道……

  佣人瞬间瞪大了眸子,脑海里想到以前听到过的传闻。

  “怎么了?是谁来了?”

  发现佣人去开门后半天也没有折回来,这间房子的女主人裴依走了过来。

  许拂晓的目光沉沉的落在面前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庞上。

  上一次见过这个女人,还是自己很小的时候。

  她有着和自己母亲同样的面容,是母亲的双胞胎姐姐。

  “湘湘你怎么不进来?”很显然,女人第一眼也将许拂晓认错。

  或者换做是谁,如果不仔细看,都会将她们认错。

  但毕竟是自己的骨肉,很快裴依便发现了面前这个人并不是自己的女儿,因为她望着自己的眼神带着浓浓的幽怨。

  裴依那张保养的没有一丝皱纹的脸上,眉头咻然蹙紧,语气也瞬间狠利了起来:“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姑姑得了重病,现在需要五十万的医药费,我希望你们可以借我,我一定会还给你们的。”许拂晓开门见山的表明来意。

  “呵!”听到许拂晓的话,裴依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

  双手环在胸前,居高临下的模样望着面前的许拂晓,那眼神和言语里毫不掩饰的嫌恶:“你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啊!一来就找我们要五十万?你怎么不要五百万啊?我告诉你,我就算是把钱烧了也不火给你这个野种的!像你这种人连路边的野狗都不如!”

  听着裴依咒骂的话语,许拂晓的脸上却波澜不惊,仿佛被骂的人并不是自己一样。

  在自己有记忆以来,这样的话她已经不知道听到过多少遍了。

  不是从别人,而是从自己的母亲口中说出。

  野种是么?

  许拂晓在心中冷笑。

  是啊,她就是野种,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所以她也无所谓了。

  “我如果不是走投无路也不会来找你们,不管怎么说我也是许正华的女儿,从小到大他没有过我一分钱,就算以法律来说,我要这么多钱也是没有过错的,况且许副局长应该也不希望有人知道他还有个流落在外的女儿吧。”

  许拂晓面色平静的说着,连声音都毫无起伏。

  “你!”许拂晓越是这个模样却愈发将裴依给气到了。

  “你这个贱货!竟然还敢威胁我么?法律?你还好跟我讲法律?你妈连道德都不要了勾引自己姐姐的老公上床生下你这样一个杂种,你竟然还好意思跟我谈法律!许拂晓我告诉你,别说五十万人民币,就算是五十万冥币我也不会给你,滚!现在就从我们许家滚出去!”裴依情绪激动的说着,一向表现的优雅从容的她此时更像是一个泼妇一般。

  说到激动出还用力的推了许拂晓一把。

  许拂晓被那一推向后退了几步,裴依迅速的关上了大门。

  “砰!”的一声响,震得许拂晓耳朵都跟着发麻。

  那张宛若白玉雕琢的精致脸庞上,一双漂亮的眉头皱起,双眸中盛满了忧愁。

  她就知道这条路是行不通的。

  可是现在该怎么办……她该怎么才能筹到五十万的手术费……

  许拂晓低垂着脑袋,缓步走在离开别墅区的路上。

  裴依气急败坏的走回真皮沙发上坐下,胸口还在剧烈的喘着气。

  听到声响,许正华从楼上走了下来,一下来便看到裴依火冒三丈的样子。

  不由小声询问旁边的佣人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佣人只是为难的抬眼看了一眼许正华,摇头不敢说话。

  虽然许正华才是这个家赚钱的主人,在外也是十分风光的副局长,然而在家里则是十足的妻管严,没办法,裴依的性格实在是太强势了。

  “老婆刚才是谁来了?”

  听到许正华的声音,裴依的气还没有笑,冷哼一声,保养的不似四十多岁的脸上勾起一抹讽刺的笑,话中有话的开口。

  “你遗落在外的明珠找上门来了呗。”

  许正华自然也不傻,瞬间明白了裴依的意思,不可置信的开口:“拂晓找上门来了?她来做什么?”

  要知道自从裴月十二年前去世以后,许拂晓就再也没有来找过他们。第003章 我要你的女儿

  “哎哟,拂晓,叫的可真亲切呢,怎么,下一次选举你可能就会升官了,更有钱了多养一个女儿也无所谓是吧?不然就把许拂晓接回来住怎么样?”

  裴依阴阳怪气的语气开口,任谁都听的出来她是在说反话。

  “老婆你乱说什么呢,我的女儿就只有湘湘一个,我怎么可能会把她接回来住呢。”

  裴依只是哼了一声,也不知是否满意白正华的回答。

  许拂晓低着头走在离开别墅区的路上,这个时候司机驱车送参加完朋友生日宴会的许湘湘回家。

  黑色的奔驰车从许拂晓身边开过,刮起一道风冷的她打了一个寒颤。

  “叮咚叮咚”的门铃声又响了起来。

  不会是那个贱妮子还没走吧?

  想着裴依起身走到门口打开门,看到门外站着的人,只是眼神在她的脸上晃了一下,尖锐的声音开口:“你这个贱货又来干什么?我不是叫你滚了吗?”

  许湘湘没想到一回到家遇到这样的情况,整个人都懵住了。

  “妈?”许湘湘试探性的唤了一声,几乎以为自己是产生错觉了。

  闻言裴依的目光才正式的落在许湘湘的身上。

  知道自己吼错了人,现在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女人的确是自己的女儿,裴依慌忙道歉:“湘湘我刚才不是在骂你,我是认错人了。”

  裴依的话让脑袋也还能算得上灵光的许湘湘瞬间明白了什么。

  认错了人?

  她妈怎么会把她认错?除非……

  “是许拂晓找来了么?她找到我们家来做什么?”

  许湘湘一直都知道自己有个跟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妹妹,是妈妈的双胞胎妹妹跟爸爸生的,只不过从很小的时候许拂晓的妈领着她来他们家闹见过几次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

  “没什么,这种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我们湘湘就开开心心当你的小公主就可以了。”裴依脸上一脸慈爱的表情,搂着许湘湘进了屋。

  安抚好霍夕蕊的情绪让她回房休息以后,霍绍琛叫来了自己的助手雷远。

  雷远打开门走进书房,天色已黑,书房内却并没有开灯,只有氤氲的月光透过偌大的落地窗照射进来,而男人高大的身影站在落地窗前,在月色的映照下愈发显得孤傲冷寂。

  “先生。”

  闻声知道雷远进来了,霍绍琛却并没有转身,原本就低沉冷酷的声音在这暗黑的房间中更像是从地狱传来一般。

  “把那些东西寄到许家。”霍绍琛淡漠的声音开口,却带着一股嗜血的阴冷。

  “是,我这就去办。”雷远躬身示意以后便退出了房间。

  霍绍琛抬眼望着窗外墨黑的夜空中那轮皎洁的明月,深谙的眸子里透着浓浓的寒意。

  许家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着饭,这个时候门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裴依侧头看向许正华:“你叫了朋友来么?”

  许正华只是摇头。

  “去开门。”裴依吩咐一旁的佣人道。

  佣人走到门口打开了门,却发现门外空无一人,左右看了看,只发现门口放着一个黑色的信封。

  蹲下身捡起信封折身回了厨房。

  “是谁来了?”

  “外面并没有人,只是门口出现一个这个。”佣人说着将那个黑色的信封递到到了裴依面前。

  “这是什么?湘湘你有在网上买什么东西吗?”

  许湘湘一脸茫然的表情:“我没有在网上买过什么东西啊。”许湘湘向来都是直接去百货商场的名牌店。

  “奇怪,那这是什么?”裴依说着将信封打开,只见里面装着一个崭新的苹果手机。

  手机不需要密码,按下解锁键以后便打开了,手机屏幕亮了以后,出现的便是被暂停了的一个视频。

  而视频中出现的一张脸,不是许正华吗?

  “老公,这不是你吗?”裴依不由惊声道,闻言许正华凑过脑袋看去。

  裴依取消暂停让视频继续播放,手机画面内的内容……别人可能不清楚,但许正华和裴依自然很清楚,这是许正华受贿被拍下来了!

  一时间许正华只觉得自己的脑子好似“嗡”的一声停止了运转。

  “天啊,老公,这是怎么回事?这些怎么会被拍下来!你怎么不小心一点!”裴依怨愤的声音抱怨道,而此时许正华只是整个人呆住了。

  “不会是拂晓为了让我们给她钱特意放在门口威胁我们的吧?这个贱妮子!”裴依这样想着,不由恶狠狠的咒骂道。

  毕竟许拂晓刚走没多久就收到这样的东西,裴依有这样的联想也是理所应当的。

  许正华只是摇头:“许拂晓她肯定没有这样的能耐。”

  “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仔细想想裴依也觉得以许拂晓的能力也做不出这样的事。

  起码她压根也没有钱买这么贵的手机!

  关掉视频,裴依打开手机里的电话簿,发现了里面有一个号码,连忙重重推了推许正华:“老公,这里面有一个号码,我们打过去问问!”

  许正华颤颤巍巍的接过手机,拨打了手机里的那个号码。

  “嘟……嘟……”

  在电话还未被接通之前,每一秒对于许正华来说都是巨大的煎熬。

  几秒后电话被接通,那头传来一个男人低沉冷酷的声音:“喂。”

  听到对面的声音,即使仅仅是一声喂,却让许正华吓得似乎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被身旁的裴依重重一推,许正华才颤抖的声音开口道:“我……我收到你送来的手机了,你……你是什么意思?想要威胁我吗?想要要钱吗?你要多少钱,报个数字,我会尽力满足你的!”

  钱?

  听到这个字眼,电话那头的男人只是轻哼了一声。

  钱么……

  这个世界上,他最不缺的就是钱了。

  或许很多人都觉得钱可以成全人的一切,但霍绍琛却知道,就算再多的钱也无法填补霍夕蕊内心的伤痕!

  “我要你的女儿,最迟今晚12点前把她送到帝国酒店,否则……”男人说着停顿了一秒只让白国华的心瞬间也随之提到了嗓子眼:“等着这些东西明日见报。”第004章让她假扮

  说完男人还没等许正华反应过来便挂断了电话。

  “老公怎么样了?对方说什么?要钱吗?要多少钱?”裴依看到许正华这一脸苍白的模样,更加着急的皱起眉头。

  “那个……那个男人说……说要我们把湘湘交给他,不然这些东西他就会发布出去。”

  “什么?——”

  听到许正华的话,裴依和许湘湘同一时间大叫了一声。

  许湘湘迅速开口道:“我不要!我才不要过去!那个人要你把我交出去,是什么意思显而易见了!我才不要过去!”许湘湘说着起身快步跑上了楼去。

  “老婆,这该怎么办啊!”许正华一脸六神无主的模样。

  “现在这样的情况还能怎么办!不把湘湘交出去的话难道你想坐牢吗?”

  裴依自然也不舍得将自己的女儿交出去,可是以大局为重,若是这些东西发不出去,他们一家就全毁了。

  裴依和许正华来到霍湘湘的房门口,想要打开门却发现门已经被反锁了。

  “湘湘你开门啊,你听妈妈说。”裴依一边敲着门一边吩咐佣人去把备用钥匙拿来。

  “我不听我不听!你们要是要把我交出去,我就跳楼自杀给你们看!”许湘湘知道虽然裴依和许正华平日里很疼爱自己,可是这样的情况,他们一定会选择把自己交出去以顾大局的!

  一向性格焦痕跋扈,从小到大一点委屈都没有受过的许湘湘自然不会愿意了。

  而且就算没有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她也可以想象的到那边的人一定是一个跟爸爸一样,40多岁,顶这个大肚子,发型地中海的猥琐大叔!

  想到自己要被那种人侵犯,许湘湘觉得自己真不如跳楼死了算了!

  “夫人,钥匙来了。”佣人找到了备用钥匙递给了裴依。

  听到开门的声音,许湘湘立马打开窗子坐在窗台上。

  将房门打开裴依和许正华一眼便看到许湘湘坐在窗台上的模样。

  “湘湘啊,爸爸当然也不舍得把你送过去,可对方说不把你送过去,就让这些东西明天上报,到时候我毁了,你们两个可是也跟着一起完蛋啊!”许正华开口劝着许湘湘道。

  而以许湘湘从小被惯到大的性格,她怎么可能答应,以前不管她提出什么,想要什么爸爸妈妈都会答应自己。

  “我不管!反正我不去!爸你要非把我送去的话!我就死给你看!”

  许湘湘说着全身剧烈都扭动着,全身都在表达自己的不愿意。

  “湘湘就委屈你这一次了好不好?不然要是你爸被抓了,我们两个也不会有好日子过啊。你先下来好不好?”裴依说着朝许湘湘走去。

  “你们不要过来,你们要是真的要把我送去,我现在就跳下去!”许湘湘突然忘记了坐在窗台上,再加上乱动,松开了抓住窗沿的手,整个人重心向外偏去。

  伴随着“啊——”的一声,许湘湘的身影便消失在了窗口。

  “天啊!”没想到许湘湘竟然真的会跳楼,裴依惊愕的捂住嘴巴,一旁的许正华和在门外等会的佣人也被惊呆了。

  还是裴依最先反应过来:“快把湘湘送去医院啊!”

  半个小时后,省第一医院。

  “医生,我女儿情况怎么样了?”

  裴依焦急的询问医生道。

  “好在伤的不是很重,只是轻微的脑震荡,休养一段时间就可以出院了。”

  “谢谢医生。”

  医生离开病房以后,躺在病床上,一脸苍白,白皙的小脸上还有几处红色的刮伤,头上被包扎了纱布。

  看在裴依与许正华的眼里,自然也更是疼在心里。

  “爸妈……不要把我送去好不好……求求你们了……”许湘湘虚弱的声音请求着。

  裴依看着许湘湘这个样子自然心疼不已。

  一向怕疼,从小都没有受过什么苦的许湘湘竟然以跳楼来拒绝,裴依自然心疼自己这个女儿。

  “好,妈妈不会把你送出去的。”

  听到裴依的话,许正华倒是被吓到了。

  “你在说什么?对方都那样说了,我要是被抓了,你们怎么办?”

  裴依保养得当的脸上勾起一抹狠毒的笑容:“除了湘湘,你不是还有另外一个女儿么,况且她们还长得一模一样,连我们第一眼都会看错,更何况是外人了。”

  裴依还是第一次觉得许拂晓的存在是那么的有用!

  闻言许正华不由一震,裴依这话的意思是……

  让许拂晓假装许湘湘被送去给那个男人?

  “可是拂晓怎么会同意……”

  “她会同意的。”裴依的话语很笃定,嘴角的笑意也越发的上扬了一分。

  察觉到许正华不解的眼神,裴依继续开口道:“她今天找来就是因为她姑姑得了重病想要找我们借五十万,除了从我们这里,她还能从哪借到那么多钱?只要我们给她姑姑治病,她一定会答应的。”

  “可是我们要怎么找到拂晓?我们又没有她的电话……”

  这么多年了,自从许拂晓的母亲去世以后她就再也没有来找过他们,他们也自然没有许拂晓的联系方式。

  裴依嫌弃的白了许正华一眼:“就你这脑袋是怎么当上副局长的!她姑姑现在一定在医院,只要我们调查一下不立马就能知道了!”

  而另一边,许拂晓从许家回来以后便守在姑姑的床前。

  看到姑姑醒来了,整个人像是瞬间活了过来。

  “姑姑你醒了。”

  “拂晓……”秦雪虚弱的呼唤了许拂晓一声。

  “姑姑你饿了吧?我现在去给你买点吃的,你不要乱动。”许拂晓说着便离开了病房。

  在食堂买了吃的许拂晓站在电梯口等电梯。

  电梯从13楼的vip病房降了下来。

  当电梯门打开,许拂晓抬眼准备进去的时候,却因为出现在眼前的两个人而怔住。

  电梯内的裴依和许正华也没想到就会这样遇到许拂晓。

  裴依涂着暗红唇膏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他们正准备去找许拂晓,她就自己送上门来了。第005章没有选择的权利

  看着裴依望着自己的笑容,许拂晓不由蹙起眉头,脑子里响起了警铃。

  “我有事要跟你说。”裴依走出电梯开口道。

  “但是我没有事要和你说。”许拂晓脸上一脸冰冷的表情。

  “如果是关于你姑姑的医药费呢。”

  许拂晓正准备走进电梯冷却因为裴依的话僵住了脚步。

  许拂晓侧眼带着疑惑的望着裴依。

  看到许拂晓的表情,裴依脸上满意的笑:“跟我来吧。”

  空荡的安全通道内,裴依和许拂晓面对面站着,而许正华守在门外以防有人经过听到。

  “你可以说了。”许拂晓面色平静的开口。

  “是这样的,你爸他呢出了一点事情,有人要他交出自己的女儿。”

  “所以你们想把我交出去?”聪明的许拂晓很快便猜到了裴依言语中的意思,嘴角扯出一抹冷笑。

  她还真是想的够美的!

  “我们原本也是想把湘湘交出去,可是湘湘抵死不从,从楼上跳了下去,所以我们现在才会在医院,没想到刚好遇到了你。”

  闻言许拂晓嘴角讽刺的笑意愈发深刻,望着裴依的眼神里也是满满的鄙夷。

  裴依和许正华为了仕途舍得交出自己的女儿,许湘湘为了自己不受委屈宁愿跳楼也不顾自己的父母。

  这一家人还真是自私的可以!

  “如果你只是要跟我说这个的话,我想我可以走了。”许拂晓转身想要离开,却被裴依拉住手腕。

  “只要你答应代替湘湘被交出去,你姑姑的医疗费我们许家会帮你付。你应该再找不到别的地方能够给你那么多的钱了吧?还是你想看着跟你无亲无故还把你拉扯大的姑姑在病痛中死去?”

  裴依的话令许拂晓提着袋子的手不由猛然攥紧。

  她自然很清楚,她身边的人,除了许家,没有其他人有能力给她那么多钱给姑姑治病。

  而姑姑现在的情况危急,假如不及时做换肾手术,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而她身上的钱,估计都不够姑姑在医院呆上五天!

  裴依肉眼都可以感觉到许拂晓在发抖的双肩,知道她的内心正在天人交战中。

  裴依像是引诱着夏娃吃苹果毒蛇一般继续开口:“你姑姑好像为了养你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结婚?我可是记得她年轻的时候漂亮又温柔,不少有钱的小伙子追求她,如果不是因为你,恐怕她早就结婚了吧?她现在也才40出头吧?啧啧啧,还真是可怜。”

  许拂晓紧握着的双手越攥越紧,就连指甲陷入了肉里都浑然不觉。

  她很清楚裴依说这些话是在激自己。

  可是她的心还是动摇了!

  因为裴依说的话都是事实!

  如果不是因为姑姑带着自己,姑姑恐怕早就嫁到一个不错的人家里了。

  自己和姑姑明明无亲无故,她付出了那么多把自己拉扯到大,她怎么可以见死不救……

  许拂晓沉沉的闭上眼睛,在心中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即使她很清楚这个决定代表着什么。

  转过身,许拂晓坚定的目光望向裴依:“好,我可以你的要求。”

  得到了自己满意的答案,裴依脸上的笑容光彩照人,看在许拂晓的眼神中却是那么的刺眼。

  从以前到现在,她都是没有权利选择的那个人……

  没有权利选择自己的出生,没有权利选择自己的人生,就像现在没有权利选择拒绝裴依的要求。

  看到许拂晓跟裴依走出来,一直守在门外的许正华一脸紧张。直到收到裴依递给自己的眼神,许正华才松了一口气。

  目光落在面前的许拂晓身上,许正华已经有十来年没有见过她了。“还真是跟湘湘长得一模一样啊!”

  许正华的话只让许拂晓在心底觉得讽刺。

  “你们什么时候会付医药费。我姑姑急需做换肾手术!”许拂晓想要知道的唯一在意的也只有这个了。

  “明晚,你放心,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完成自己的使命,我们也绝对不会出尔反尔的。”

  “那我就先上去了。”说完许拂晓便迈着大步离开了。

  “老婆,怎么是明晚?对方明明说了今晚不送去的话明天就得上报了。”

  “你傻啊,现在直接送去,万一穿帮了怎么办?你现在给那人打电话,说湘湘不小心从楼梯滚下去撞到了脑袋,我们明天再给他送过去。以后他若是察觉什么不对劲,我们就说湘湘那次撞失忆了。”

  “好好,我这就打电话。”

  许正华说着又拿出那个手机拨打了那个电话。

  另一边,霍绍琛在复古的落地镜前整理着西装,手机铃声打破了房间内的宁静。

  拿起手机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霍绍琛接通电话,纤长的手中拿着手机放到耳边,动作优雅至极。

  “那个……”许正华一时之间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电话那头的人。

  “先生,我女儿不小心从楼梯滚下去撞到了脑袋,现在在医院,今晚可能没有办法送过去了,不然……明晚怎么样?绝对会把她送过去的!”

  似乎担心那头的人不同意,许正华的语气十分的坚定。

  听言,霍绍琛邪魅至极的侧脸上,岑冷的唇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意。

  许正华的语气似乎生怕自己不相信他明天会把女儿送来一般,说的那么的坚定。

  反正他也不介意再等一天。扯下自己才刚记好的领带,霍绍琛冰冷开口:“我知道了。”

  许拂晓恍惚的回到了病房,刚一走进病房便看到勉强的想要支起身子的秦月,立马快步走了过去。

  “姑姑,你现在不要乱动。”许拂晓将买来的饭菜放到一旁,扶着秦雪让她背靠着床坐着。

  “晓晓,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秦雪发觉许拂晓的脸色似乎比刚才差上了许多,不由关心开口。

  许拂晓只是摇头,她自然不可能把自己刚才和裴依的交易告诉姑姑。

  假如姑姑知道的话,她恐怕宁愿死都不会让自己去做那样的事。

  “没什么,饭菜快凉了,赶紧吃吧,我也饿了。”许拂晓连忙转移了话题。第006章我跟你们走

  吃完了饭姑姑因为疲惫又很快入睡了。

  已是深夜,而许拂晓却无法入睡。

  望着病床上一下子苍老了许多的姑姑,想到姑姑这么多年来对自己的照料,许拂晓的心不由猛的一抽。

  许拂晓不知道自己做这样的选择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她只知道她一定不能让姑姑出事!

  一直到天空泛起了鱼肚白,许拂晓才疲惫的合上了眼。

  一行人的脚步声将许拂晓惊醒,没睡几个小时的许拂晓脸上写满了深深的疲惫。

  只见穿着白大褂的几名医生出现在自己面前,醒来的第一声开口许拂晓的声音略显沙哑:“医生有什么事么?”

  “是这样的,你姑姑的手术费已经被缴纳,现在你的姑姑就可以动手术了。”

  听到主治医生的话,许拂晓原本暗淡无光的眸子瞬间亮了起来,激动的拔高了声音:“真的吗?”

  许拂晓的声音也将秦雪吵醒,一睁眼便看到自己的病床前站了好几名医生,秦雪虚弱的声音开口:“拂晓出什么事了?”

  “姑姑,医生现在要带你去做换肾手术。”

  秦雪苍白的脸上不敢相信的表情:“怎么会?我们又付不起手术费……”

  秦雪当然知道换肾手术需要多么大一笔钱,她们怎么可能拿得出来。

  “手术费已经付了,姑姑你现在只用安心的去做手术就可以了。”许拂晓抓住秦雪的手。

  “手术费付了?晓晓你怎么可能有钱付……”

  感受到秦雪凝视着自己的眸子,许拂晓当然不能把真实的原因告诉秦雪,若是姑姑知道了,她一定宁死也不会让自己做那么大的牺牲。

  可是现在不告诉她,以姑姑的性格也一定不会去做的。

  “我……我昨天去找许正华要钱了。”

  “晓晓你……”

  “姑姑你放心,我们不会白拿他的钱的,等我以后赚了钱再还给他就好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你的身体不是么?等你的身体好了,钱我们可以以后再赚!”许拂晓抓紧着姑姑的手,坚定的目光望着她。

  闻言秦雪只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晓晓对不起我拖累了你……”

  许拂晓重重摇头:“姑姑你千万不要这么说,如果不是你,我可能都活不到现在……”

  “咳咳。”医生干咳了两声打断了两人的煽情,“那个,现在还是先给病人检查做手术要紧。”

  许拂晓重重点了点头,收起了自己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

  跟在病床送着秦雪进了手术室,直到手术室的门关上许拂晓还呆呆的站在门外。

  一晃几个小时过去了。

  安静的走廊内寂静无声,许拂晓垂着头坐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

  高跟鞋踏在瓷砖地板上的声音传来,许拂晓抬起头,只见穿着一身貂皮大衣的裴依朝她走来。

  她的身后,则是穿的跟名媛小姐一样,只是头上被纱布包扎着的,而她的脸……则跟许拂晓一模一样,那张脸上带着不可一世的娇纵表情。

  许拂晓目光淡漠的望着她们走过来,都没有站起身来。

  “你现在跟我们走吧。”

  “现在?”许拂晓皱起眉头,她还想等着姑姑手术结束出来……

  毕竟换肾手术也不是一般的手术,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不然你还想什么时候?况且你以为你这个样子,我们把你送出去么?”

  许拂晓现在这一身土里土气的打扮,还穿着披萨店的制服没有换下来。

  许拂晓自然听的出来裴依语气中的嘲弄,却只是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既然他们履行了诺言给姑姑出了手术费,她也该完成自己的任务了。

  想着许拂晓站起身来,那一张白皙清秀的小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我跟你们走。”

  许拂晓一言不发的跟在裴依和许湘湘的身后,上了车,车内许正华坐在驾驶室的地方。

  上车以后许正华便驱车开往许家,一路上许拂晓只是望着车外,好似车内的其他人都不存在一样。

  而许拂晓这样的态度不由让许湘湘心里一阵窝火,她算是什么东西,还摆出一副冷艳高贵的样子!

  “湘湘,你带她上去洗个澡洗个头,换身衣服,弄快一点。”

  “哦,我知道了。”许湘湘应了一声,瞥了许拂晓一眼高傲的语气:“跟我来吧。”

  来到许湘湘的房间,打开房门的那一刻,许拂晓深刻的感觉到了自己跟许湘湘的不同。

  她住的房间简直跟公主一般,而自己和姑姑蜗居的那二十多平的屋子,简直就是狗屋吧?

  许拂晓自嘲的勾了勾唇角,心底却并没有任何羡慕的情绪。

  “浴室在那边,你自己进去洗,只需用淋浴,不准用我的浴缸听见没有,我的毛巾你也不许用,我会叫佣人给你拿新的。”许湘湘的语气里透着浓浓的嫌恶,好似许拂晓用了她的浴缸和毛巾就会怎么样似得。

  许拂晓只是朝着许湘湘指着的浴室方向走去,没有回应她任何的话。

  许拂晓这样的态度只让许湘湘气的将外套脱下重重摔在床上。

  过了一会许湘湘的房门被敲响,佣人将新的毛巾送来了。

  许湘湘走到浴室直接打开了门,许拂晓在洗澡自然脱光了衣服,看到直接打开门的许湘湘不由皱起眉头。

  “毛巾你就用这个。”

  许湘湘将毛巾放在一旁以后便关上了门。

  走到镜子面前,许湘湘在镜子面前左照右照,郁闷的咬着嘴唇。

  为什么自己和许拂晓是双胞胎,可是她却比自己的皮肤还要白,腿比自己的还要细?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大门阀小宠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851.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