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不朽传道奇人》林辰叶芷函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不朽传道奇人》林辰叶芷函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 初遇

  今年的酷夏,气温再创新高,真心热得人难受,唯一爽点恐怕只有街上的美女穿的夏装要比以往更清凉。

  在江花市火车站出口处,林辰身穿一件白色T恤,外面套着淡橘色马夹,下身一条蓝色牛仔裤,如此搭配比较随意,只是在这种天就显得有些奇葩。

  可细看能发现,他在这等候一个小时,身上未流一丝汗水,犹如自带空调一般。

  “如今妹子的腿真是越来越好看了,又白又长!”

  由于迟迟没人来与他碰头,只好找点事儿打发时间,可再有趣看多了也没味,不如自己去算了,反正知道地方。

  他不是明星,也不是国家啥重要人物,没必要摆大牌的架势,但知道他身份的人,是绝不敢怠慢他的。

  临走时他去了一趟洗手间,进去时没人,等从单间出来却见一女子对着镜子往脸上抹着防晒水!

  “咦,难道我走错了?”

  不管谁走错,为了避免尴尬还是先溜好一点,只是要走时他多看了一眼,而这一看让他呆木在原地。

  女子有着飘逸直顺的长发,穿着十分保守的健身房黑色紧身运动套装,虽什么也没露但婀娜多姿的身段很好的呈现出来,一样对男人有诱惑力,尤其那双大长腿是林辰今天见到最完美的,可谓是上帝精心雕刻的杰作。

  林辰稍稍歪了下头,从镜子上看见了她的正面,那更是有种说不出的美韵,精致的瓜子脸,秀致的柳叶眉,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即使在生气时还是那么楚楚动人,总之这容颜恐怕下凡的仙女都逊色几分。

  在林辰入神的时候,女子突然狠狠的跺了下脚,暗自埋怨道:“该死的,让我等这么久,身为叶氏集团总裁,我何时受过这样的罪啊,不就是个保镖么,还耍大牌?”

  越想越不舒服,但最后她却极力的提醒自己:“叶芷函,你必须冷静!”

  叶氏近一年有些树大招风,不少竞争对手嫉妒起来难免会用一些歪门手段,父亲是董事长,即使现在不怎么出面管理集团,依旧是他们首要目标。

  为了安全她父亲重金请来一个厉害的保镖,并且极为保密,只能他们父女俩知道,否则也不需要她亲自来。

  “哼,要是忽悠人的,看我怎么教训你!”

  无论父亲说此人多么厉害,她始终保持怀疑的态度。别看她年纪轻轻又是女流之辈,却拥有空手道黑带四段以及不少实战格斗技能,对付骗子还是绰绰有余的。

  “靠!”

  突然,叶芷函从镜子看见身后有一男子正注视着她,被发现了才急忙整理裤子,要多猥琐就有多猥琐。

  她艺高胆大,没一点畏惧,转身便怒指男人说:“大胆恶贼,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进入女厕!”

  “我……!”

  林辰脸一黑,后悔刚刚犯贱去看人家干啥,不然就不会有这么尴尬的一幕,而且长这么大他第一次忘记拉裤链,真心是最狼狈的一次。

  “咳咳!”林辰努力的挤出些许笑容解释道:“美女,男人上厕所都是这样,总会有一两次失误,而且凡事别那么果断,搞不好是你走错了呢?”

  “狡辩!”叶芷函才不会被误导,她办事一向来极为谨慎细心,只听她胸有成竹的道:“你瞧瞧这儿哪像男厕所?”

  “你说的是专属男士的站立小便池吧,可不一定都有哇,若外面的标志是女的,即使里面有站立池那也是女厕,国外不是已经有女士站立的设计了么?”

  林辰说时恰好有四个男人有说有笑的进来,当发现里面有个妹子不由愣在了门边。

  其中一个还快速返身去看了下标志,确定是男厕这才放心了。

  一个人错概率很大,但这么多人一块错一般不可能,叶芷函顿感觉脸丢尽,真想找个洞把自己藏起来。

  倒是林辰连忙解围说:“大家别误会,我刚刚闹肚子,匆匆进来忘记带纸,只能让我女朋友送进来,之前这里没人,哪知道恰好遇上你们了,真不好意思啊。”

  “没事,人之常情嘛!”他们其中一人嘿嘿的笑着说。

  只是这话语中似乎还有别的意思,其他人听了好像也领悟了什么,都一块笑了起来,恐怕是怀疑他们俩在这里找刺激!

  林辰无所谓别人怎么想,见美女还在发愣,不由快速挽着她的手臂假装很亲密的拉着出去。

  “看吧,这明明就是男人的标志,有了这次教训,以后就注意点,也别在没把事情弄清楚之前骂人!”

  “骂人?我还想打人呢!”

  女人有时候就是这么无理取闹,何况她就算有错也用不着他这般解围,一直冰清玉洁的她,从未跟男人这么亲近过,在她思想里此人就是在占她便宜,不给点教训哪里能解心头上的气?

  “哟!”

  看着美女要动手的架势,林辰没有惊慌,反而提起了一点兴趣,笑道:“难怪身材这么好,看来每天没少锻炼,大都市难得还有这么勤奋的人呀!”

  “哼,果然是恶贼!”

  林辰一番赞许在叶芷函眼里变成了轻浮,尤其是感觉他眼神似乎还在自己胸间多停留了一会,这代表什么已经很清楚了!

  不再犹豫,叶芷函一击重拳迅猛的轰了过去。

  “嘿,这小粉拳还有点力气嘛!”

  林辰还是微笑着,没任何防备举动,却在粉拳要落在他右脸那一霎那突然用嘴亲了拳头一下,接着才稍稍往边上移动了一小步,恰好使得她击空。

  “什么?”

  叶芷函有点被惊傻,无法理解他是怎么做到的,若单纯用嘴去触碰她拳头,牙齿都会被打掉几颗才是啊。

  不过现在她没时间去考虑这些,由于出拳过猛又意外没打中预计的位置,身子不受控制的往前倒,眼看就要摔地上。

  “别怕,我不会让你受伤的!”

  林辰在临界点那一刻才出手,让她有种摔落悬崖,都快以为自己要完蛋了,又才意外被救上来的感觉。

  这感觉真心不好,也不会让叶芷函有感恩之意,有的只是更大的怒火,尤其是他别的地方不搂,偏偏搂在她腹部之上的位置。

  实际上没碰到禁区却给人感觉碰到了,她真宁愿摔在地上。

  “无耻!”

  “呀,好心果然没好报!”

  林辰装作一副无辜的样子,见差不多了,顺手一推便将她扶了起来,这才又道:“美女,以后脾气得改一改,就你这点三脚猫功夫,去健身房秀一秀还行,在外面可别乱逞强,今天你是遇到我,要遇到真的坏人,恐怕早将你拖巷口里去咯!”

  “你!”

  叶芷函气得差点喘不过气,干了坏事还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世上怎么会有如此不要脸的人呀。

  “不信?要不我把你衣服脱了,看有谁会来帮你?”

  林辰一改原先的模样,一股浓浓的杀气释放出来,距离他有两米左右的叶芷函,硬是被这气势镇得一句话也不敢说。

  可怕,那真是发自内心的恐惧。

  等她好不容易缓过神来,才发现那男子早没了人影!

  “真是撞鬼了!”

  发生了这种事,叶芷函也没了心情待这里,火速的离开了。

  等回到家叶芷函没了总裁的架势,变成了一个爱撒娇的小女生,毕竟她才二十二岁,一般像她这般年龄,也就刚大学毕业步入社会,说不定什么都不懂呢。

  见父亲坐在沙发上品着茶,叶芷函埋怨道:“爸,你聘请的是什么保镖呀,就算爽约也得通知一下吧?还把不把我们叶氏放眼里了?”

  边说时她突然单手撑在父亲对面的沙发靠背,一个前空翻炫酷的落向沙发,如此带有些许叛逆的作风,在家里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

  只是这回情况不对,由于沙发靠背很高,从她的角度根本看不见沙发其实已经坐人,以至一屁股坐在人家的怀里去了。

  “啊……!”叶芷函尖叫起来。

  “噢!”对方也发出了声音,只是这声音让人猜不透是疼还是舒服,按理不该是这种声音才对。第2章 当个保镖不容易

  待两人四目相对,不由异口同声道:“是你!”

  叶芷函很是震惊,此人不是火车站遇到的那男子还会是谁?真心觉得这家伙怎么阴魂不散!

  林辰还算淡定,心里却也苦笑了一下,之前火车站发生了那情况,他真没心思去判断对方就是碰头之人,而且叶芷函今天穿的衣服,跟约定的完全不同。

  “哼,我跟你拼了!”

  叶芷函到现在还没想到这一点,突然伸手要去掐林辰的脖子,只想着这里是她地盘,容不得这家伙胡作非为,更不能做出任何一点对父亲造成伤害的事。

  “胡闹!”

  叶宏飞,也就是叶芷函的父亲突然吼了声,吓得她不敢造次。

  “爸,你这是干嘛?”叶芷函很迷惑的望着父亲,这还是父亲第一次对她发这么大火呢。

  “哼!”叶宏飞摇摇头,责备说:“平时乱来就算了,如今有客人在,你这个样子,哪有一点女子该有的贤淑文静?”

  “他是个坏……!呃,不对!”叶芷函突然明白了什么,于是改口问道:“爸,他不会就是你请来的保镖?”

  此时她才注意林辰的穿着与父亲交代的一模一样。

  甚至厕所相遇之前她还注意过一眼,只不过当时被她潜意识排除掉,因为林辰与她所设想的区别太大。

  叶宏飞点了点头,也看出了他俩发生了一些事,但具体是什么事他并不在乎,只是很严厉的责备道:“谁让你自作主张换了套衣服?有什么误会也是你自找的!”

  没等叶芷函解释,叶洪飞又继续说:“以后呢,他就是咱们家的上宾,可要跟普通保镖区分开来!”

  “凭什么啊?”

  叶芷函很是委屈,她身为雇主,就不能设计考验一下对方吗?再说收了她家的钱,那就得乖乖替她家办事,现在怎么感觉像是在求他一样?

  “这事没得商量,有些事现在跟你解释不清楚,总之以后你们有很长一段时间要在一块,就互相体量下吧!”

  父亲都说到这个份上,叶芷函还能说啥呢,大不了以后尽量不见面,眼不见为净。

  可很快她就察觉到了什么,赶紧问道:“爸,你刚说的是什么意思?怎么感觉像是给我找保镖啊?”

  “从头到尾我都没说给自己找!”

  “不行!”

  叶芷函绝对不答应,她根本不需要什么保镖,就算需要也不会找这个家伙。

  就在她还想说什么的时林辰打断道:“你们家事我不好管,但你能不能先从我身上离开呢,虽然怀抱美女挺爽的,可我是正人君子,真心不愿继续占你便宜!”

  “晕!”

  叶芷函快速的站了起来,她怀疑自己今天的脑袋是不是坏掉了,刚竟傻乎乎的在这男子身上待了至少三分钟。

  “他绝对是我的克星!”

  从遇到这家伙开始叶芷函犯的错已经超过了她过往的所有,如果持续跟这样的人在一块,她怀疑自己会疯掉。

  “哼,我的人生我做主,你们谁也管不了我!”

  最终叶芷函使出了杀手锏,准备离家出走,她不信父亲还会把自己绑回来。

  只是刚走几步,叶宏飞突然脸色变得苍白,并且猛咳了几下,叶芷函心一颤,立马转身回来。

  “爸,你怎么了?”

  “唉,本来这事不想与你说的,可我放心不下啊!”

  叶宏飞边说边叹气,等他讲诉了真相后,叶芷函才知父亲心脏病恶化,必须尽快去国外接受治疗,父亲一走那叶氏的所有重任就落在了她身上,商业上的事父亲倒是放心,就怕那些诡计暗枪。

  “没人保护你,我怎么能安心接受治疗,是不是想让我担心死了,你才懂事啊?”叶宏飞深沉的道。

  “我…我答…答应就是了!”叶芷函很勉强的同意,深怕父亲会激动过头发生了不敢想象的事情。

  “呼!”

  叶宏飞喘了口气,总算情绪稳定下来,之后才说有点累想休息了,叶芷函立马贴心的扶着他去房间。

  离开之前叶宏飞拍了拍林辰的肩膀,虽什么也没说但意思很清楚,这是将女儿彻底托付给他了。

  林辰也只点点头,看似很简单的回应,但叶宏飞知道林辰一定不会让他失望的。

  等叶芷函从房间出来,林辰已经在门外等候,他知道不主动化解,恐怕这关系会越来越恶劣。

  “你好,我叫林辰,双木林的林,星辰的辰!”

  “呵,你叫什么跟我有啥关系?要不是父亲,我希望一辈子不再看见你,总之你记住了,等我父亲病治好你就立马在我面前消失!”说完叶芷函转身就往自己房间走去!

  “唉,这年头当保镖不容易啊!”林辰感叹道。

  叶芷函重重将房门关了就立马躺床上,身体累还好,心累是最折腾人的,无奈脑海还一直跳出林辰的影子。

  “真是越想越可恶!”她咬牙切齿的道。

  从这一刻开始,她觉得要好好计划出一套对应的方案,否则这段时间会特别煎熬。

  都不知何时睡着的,醒来已是晚上八点。

  “好饿!”

  看似睡了很久,其实真没睡好,她今天只吃了个早餐,之后就米粒未进,要还不吃东西恐怕要成仙了。

  找吃的之前她先洗了个澡,好让身体放松些,待会胃口也会好点。

  “咦,浴衣呢?”

  她洗完不习惯马上穿正规的衣服,平时家里的保姆刘婶都会布置好,现在只好用浴室的电话催刘婶送上来。

  “奇怪了,刘婶今天咋不说话?”

  这回通话基本她一个人在说,而平时刘婶话可多了,没人的时候都能自言自语好久,不过她也没多想,认为父亲身体不好刘婶心情估计也受到了影响。

  她特意没关浴室门,就是为了能听见刘婶敲外头房间的门。

  “咚咚!”

  一有敲门声她立马跑去开,刘婶是看着她长大的,不过身无寸缕难免会有些尴尬,所以开门时刻意把身子躲门内侧一些,只把头伸出去。

  “谢谢刘婶,您最好咯!”

  其实可以打开一点让刘婶递进来,但那样就没办法当面感谢,然谁能想到,在她面前的不是刘婶而是她最讨厌的林辰!

  “怎么会是你?”

  “我……!”

  林辰半天才吐出一个字,彻底被眼前的惊艳给僵化了。沐浴后的女人是最美的时刻,不管叶芷函后来表情发生了变化,林辰脑海里已经深深记住了这一幕绝美画面,相信一辈子也忘不了。第3章 福祸难定

  “好美!”

  林辰心跳加速,自从三年前那件事之后,他再也没这样的感觉了,而这种感觉也让他回想起当时的诸多曾经画面。

  “阿诗!”

  林辰嘴边不由自主念了个名字,名字的主人也是个很美很可爱的女生,并且是他第一个保护的雇主。

  当时他必须在两天内将阿诗从边境外安全送回国内,虽然总路程才三十公里,却是极为艰难。

  他们没有车,只能依靠茂盛的森林作为掩护,一步一步靠近终点。

  就差五公里时,他们遭遇了一批极为强大的敌人,阿诗为了不拖累他,趁他不注意纵身跳下了急流河里。

  “我死了,你就能活了!”

  这是阿诗最后对林辰说的,也是林辰一辈子不会忘记的。

  那会儿他十九岁,阿诗十七岁,在普通家庭里还是孩子呢,可他们经历的却是常人不敢想象的。

  林辰已经尽力了,遭遇这一批敌人之前他已经灭掉六批,却依旧无法改变结局。

  林辰走神时,叶芷函已经将他递过来的浴衣夺走,关门穿上后又立马开门出来,并且带着浓浓的怒意。

  “你太可恶了!”

  在她看来一定是林辰对刘婶做了什么,然后抢着来送浴衣,这样的目的不用猜都知道是贪恋她的美色。

  “哼,还无视我指责啊?”

  见林辰没有反应,叶芷函想也没想就一个右钩拳轰了过去,命中了林辰的左胸膛,然林辰依旧一动不动。

  “靠!”

  叶芷函更怒了,这绝对是嘲讽她没力气,不由各种连招使了出来,她就不信打不动这家伙。

  林辰不是铁打的,不可能没知觉,只不过是想用身体的疼来减轻心中的痛。

  折腾了半天,叶芷函手都疼了林辰还是那个样子,她有点弄不明白了,突然她想起以前教她搏斗的老师说过,男人下身是很致命的地方。这次动手她并未有任何龌龊的意思,就是想打倒林辰,于是毫不留情的一脚踢了过去。

  “喂,这地方可不能打!”

  林辰终于有反应了,立即闪到一边,躲掉了叶芷函的阴招。

  其实他再怎么走神一旦遇到危机都会立马清醒过来,这种能耐并非一朝一夕就能掌握,必须得长期在险境历练才能磨练出来。

  之后他又道:“应该打够了吧,要不之前的误会就此算了?”

  “不可能!”叶芷函重重的说。

  “呼!”林辰无奈,看来这丫头软的不吃,只能来硬的说:“这家以后就咱们两人住,你若这样下去迟早会激怒我的底线,到时候我一冲动干点什么,那可不要怪我了!”

  “你什么意思?”

  叶芷函听得有点糊涂,她家除了父亲之外,还有刘婶与四个女佣以及三个跟随父亲的保安,怎么可能没人?

  “董事长不想见到分别时的伤感,在你睡觉的时候已经去了国外,为了你安全,家里的手下要不辞退要不调走,没办法,他如今只相信我一个人,其余的不管多亲也难保会被人收买!”林辰解释道。

  刚他来送浴衣,也是因为叶芷函催得急,以为她真没别的衣服,现在倒是觉得自己有些幼稚,这种千金哪会跟他一样一年到头就两套衣服。

  说起来他当时递衣服进去都刻意站一边,就是不想趁人之危看见什么,谁知道她自己会探头出来。

  何况他只看见脖子以上,顶多就加上一点点靠近胸部那一带的位置,这好像没啥吧,一些正规的晚礼服都露得多一些呢。

  “我的天!”

  叶芷函不敢相信,又不得不去面对现实,尤其是她喊了半天真没一个人回应!

  “这日子怎么过啊!”

  由于答应了父亲,她不能赶走林辰也不能离家出走,这些她都认了,可也不能让他们孤男寡女独处吧。

  “我不想活了!”叶芷函嚷了声便返回房间,并重重的将门给关上,这一刻她都宁愿把自己困死在房间。

  念头容易出现,要坚持就很难,在房间里发愣一个多小时后,饿的感觉变得极为强烈,再也扛不住了!

  “不行,死也要做个饱死鬼!”

  叶芷函总算给自己找了个借口,虽家里没佣人了,不过以她现在状况就算生肉也吃得进,等她快到厨房的时候,突然一阵香味扑鼻而来!

  “好香,这,这一定是辣子鸡!”

  她加速走了过去,但并未进厨房,只在外面看着,家里就剩她们俩了,那东西肯定是林辰弄的。

  当看见林辰一副老练的模样在炒着时,叶芷函十分意外。两人年纪相仿,作为女生的她竟然不会下厨,难免心里也会有点惭愧。

  加上现在炒的一共有五道菜,都是她最喜欢吃的,看上去口感似乎还超过了以前吃的,真心让人口水直流。

  不过自尊心特别强的她硬是不肯开口说想吃,就这么在外头干望着。

  很专注炒菜的林辰突然道:“饭在你之前醒的时候就熟了,一直热着呢,等不及的话,就先端出去吃吧!”

  “你,你怎么知道我在外面?”叶芷函吓了一跳,从头到尾她都没见林辰转身,难道背后有眼睛?

  “呵,你肚子都叫了三回了,我就算眼瞎耳朵也听得见呀?”林辰淡笑说。

  叶芷函摸了摸肚子,暗骂它一点都不争气,冷傲的她不断提醒,绝对不能被眼前的东西诱骗了。

  “哼,谁说我要吃你的东西了?”

  叶芷函走到冰箱,打开之后里面都是生的东西,虽说什么都吃得下,可真要吃生的还是很艰难。

  “刘婶真是的,走之前也不准备点水果,不然也能扛一下啊!”叶芷函埋怨了声。

  后来总算在橱柜里找到一桶方便面,真是天无绝人之路,虽然不好吃但扛一个晚上肯定没问题。

  等水烧开把方便面泡好时,林辰已经将饭菜摆好在桌上,相比之下她的真心很狼狈,毕竟林辰的都像五星级酒店的大餐了。

  “吃点吧,反正这么多!”

  “才不,我的方便面可香了,我就喜欢吃!”

  脾气这么倔,林辰也快醉了,叶董事长走时留给他一份叶芷函的详细资料,其中就有注明她最不喜欢吃方便面!

  知道这样下去不行,林辰换了个套路说:“材料都是你家出钱买的,我只是加工一下,你就这么看着我吃你家的东西?”

  “咦!”

  叶芷函突然恍然大悟,立马把方便面甩垃圾桶,跑餐桌边拿起林辰盛好的饭就快速吃了起来。

  她早想这么干,就是找不到一个台阶。

  “辣子鸡跟红烧鱼你不能吃,其余几盘算我好心赐给你一些!”有理在手,叶芷函还不忘再给自己增加点面子。

  林辰倒是没介意,他之前吃过了,这一餐是专门给她做的,他还担心这丫头会因家里发生变故吃不下东西呢。

  叶芷函很小就没了母亲,一直跟父亲相依为命,如今叶董事长出了状况,她心里不可能不担心。

  生老病死并非人力能掌控,他能做的唯有尽责,阿诗事件之后,他接的任务基本是保护男士,这一次愿意来的原因有两个,一是想走出那段阴影,二是叶氏此番牵扯到了针对阿诗那伙组织。

  他立过誓言,即使用尽一生时间,也要将这组织消灭干净,三年来他也干掉不少了,只是这组织太过庞大,他根本深入不了,希望这一次能有所突破。

  “阿诗,我一定不会让同样的悲剧在她身上发生!”

  这一点,林辰不敢完全保证,能肯定的是,他们要想对叶芷函如何,除非从他尸体上踏过。

  说起来,叶芷函的脾气林辰几乎能忍耐,也是考虑到叶家将他请来是福是祸真是个未知数。第4章 显露点真本事

  半夜!

  叶芷函又睡下了,并非她贪睡,而是之前的她一直很忙碌,难得今天能有机会多睡一下。

  到了明天集团又会有一堆事情,并且还要补上今天没完成的,很多人都羡慕总裁权力大又有钱,可其中的艰难谁又能体会得到?

  林辰回房了也并未睡觉,他盘腿坐在地上,双手犹如打太极一般缓慢的挥舞着!

  “圣武真经!”林辰默念了声!

  他身上一直带着个锦囊,是阿诗最后留给他的,里面装着一张巴掌大的白绸,上面正是记载着林辰炼的圣武真经,虽只有上半部分,但已经让他受益匪浅了。

  那组织那么费力抓阿诗也是为了它!

  现白绸已经被林辰烧掉了,因为这东西一旦落在坏人手中会相当害人,反正内容已经被他记下,至于留下锦囊仅仅为了纪念。

  “三年了,我只达到小星武位,是不是有点坑呀。”

  从修炼圣武真经开始,他注定异于常人,在这条路越走得深,越能清楚自己的不足。

  不是他不够努力,而是从接触开始,他全部得靠自己去摸索,没人指点也不能去寻求人指点。

  “这么牛逼的修炼心法,在怎么没天资好歹也要达到个中星武位啊!”

  修为境界分星武位、天武位、圣武位三等,每等又分小中大三阶。

  其实他这么想有些着急了。

  修炼快当然是好事,可快若不扎实那会留下病根。

  小星武位正式处于拳脚兵刃,内心功法建立根基的时候,慢还真不一定是坏事。

  炼了一夜,林辰没睡精神依旧饱满,天刚刚亮院子里就传来了击打木桩的声音

  “她起来这么早?”

  从窗户往外看去,林辰见叶芷函穿着一身白色运动服,有模有样的挥舞着拳头,一早看着这样画面,真心是一种享受,毕竟美女干啥都是美的。

  “那股劲不错,但方式真不对,你这样看似很有力其实好多都浪费了,而且没把握好,小心那么漂亮的手给炼费了。”

  以叶芷函的个性,一定心里不舒服,但林辰又不想她走太多弯路。

  “哼,我可是名师指点,若我不是女的,一定比你厉害!”

  叶芷函果然不服气,林辰觉得不给她看点真本事是不会理解的,房间在二楼,林辰轻松跳了下去,慢步靠近木桩,突然一拳轰在上面,那力道、速度跟叶芷函施展的一样,不过木桩却一点反应都没。

  “哈哈,我击打至少会震动一下,你呢?”

  “是么?”

  林辰若真这点本事,那还怎么保护她?只见他轻轻点了下木桩,顿时木桩断成了两节,这只能说明木桩早被轰断。

  “怎么可能?”

  “道理很简单,就像花钱,会花的人一百块能干很多事,甚至能钱生钱,不会花的啥也没买就用完了!”

  叶芷函好像明白了什么,但又好像没明白,她突然很亲切的道:“要不你教我啊,我学东西很快的!”

  她并不是真对林辰改变了态度,而是计划着偷学林辰的本事,再用学的本事对他进行报复。

  林辰不傻,这点小心机瞬间看穿,但他不在乎,倘若叶芷函哪天真能打败他反而是好事,于是点头答应了。

  说教就真马上教,先让叶芷函站好马步,比划好出拳的姿势,不是很正确的地方立即帮她改正。

  接着他用中指点叶芷函的拳头、手腕、肘部……!这其实是一条经脉路线,每次点都有一定力道,并且会产生一种刺激传入叶芷函的大脑,让她能更好体会发力时该如何去运行。

  可做完之后却迎来了叶芷函埋怨的神色。

  “咳咳!”林辰尴尬了下,立马又解释说:“我一点坏念头都没,你可不要以为我吃你豆腐!”

  别的地方还好,就是腰部那几个位置的确是有点不合适,可不那样又教不了啊!

  “算了!”叶芷函看似大度,心里却记下了这笔帐,好不容易能偷点本事,用不着现在跟林辰闹翻。

  何况她真发火又能如何?打得过林辰么?反正从他出现到现在,碰自己身体的地方还少么!

  轰!

  叶芷函按照指点出了一拳,效果没林辰的好,但明显体会到比之前发力大了很多。

  这时她恰好见林辰没防备,猛然突袭过去,哪知林辰反应极快,都不知如何就抓住了她的手腕,瞬间就将她的力气全部化掉了。

  那感觉就好像力道再强也会被化得一干二净。

  “呵,刚学到一点皮毛就想打师傅了?”林辰淡笑道。

  “你,你刚又是用了什么招数?”叶芷函连忙问道。

  谁知林辰转身就走人,倒是嘴上嘀咕说:“别那么贪心,先把刚教的掌握再说,多而杂,到时候都是半桶水意义可不大!”

  “你是怕我超越你吧!”叶芷函心里不爽的嚷道,她决定了,不管用任何办法一定要把林辰的能力全部学到手。

  今天的早餐还是林辰下厨,虽不算什么新花样,但口感真心不错,只是叶芷函嘴硬,吃了不少还是不肯赞许一声。

  吃完就打算去公司,知道林辰会跟着,叶芷函提醒说:“在家里你穿什么我不管,去公司你必须换一套!”

  林辰身上还是穿着昨天那一套,脏到不脏就是太庸俗,她一个大集团的总裁,身边怎么能站着一个看似路人甲的家伙呢?就算不能与她这般文雅庄重,至少也稍微正统一点,即使普通的运动服,也比他身上的好吧。

  林辰快速去换了一套,等出来时叶芷函差点晕了过去,这一套就跟农民工一样,比之前的更差。

  “你,你要气死我吗?”叶芷函嚷道。

  林辰无奈说:“我就两套,之前穿那套就是为了不让你丢面子才洗了澡没换……!”

  缓了缓他又说:“其实还好啦,你不觉得我这两套特别有个性吗?就好像战场回来的超级人物?”

  叶芷函白了他一眼,道:“大都市就得有大都市的模样,你这样跟着我,别人还以为我被你劫持了呢!”

  她想到保安那儿有几套没穿过的蓝色西装,就让林辰去换上,在她看来保镖跟保安也没多大区别。

  林辰虽找了套合适的,换上后却觉得怪怪的,他随性惯了,已经很久没穿这么正统的衣服。

  倒是叶芷函眼前一亮,之前林辰那个样子怎么看都像坏人,现在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气势。

  估计从来没想过有人能把保安的衣服穿得如此帅气。

  “呵,怎么还有点007的味道呀!”叶芷函不由自主的道了声,她心目中最完美的男人,就属这类超级英雄,并且没一点抵抗力,唯一不足就是她不喜欢跟外国人交往,如今一个国产摆在面前,确实有点诱人。第5章 命中相克

  “是吗,你难得赞许我一次耶!”林辰美美的笑道。

  叶芷函突然清醒了,扭头就走,暗骂自己是不是傻了,她对林辰应该无比讨厌才是,怎么能有那种念头?

  有钱人的车库就是不一样,不仅大而且里面车也多,作为上流人士就是要懂得搭配,她今天是白色套装,于是选了一辆白色劳斯莱斯。

  “快点上去开车,今天得早点去,公司还有好多事儿呢。”

  叶芷函把钥匙递给林辰后就先上了后座,一旦进入这个状态她就不会浪费一分一秒,现在已经开始预备今天的事情,可有一会了林辰还是没动作,她不由探了个头出来问道:“别说你不会开车?”

  “开是会开,就是我的驾驶证掉了,后来懒得去补,这无证驾驶不好吧!”林辰尴尬的解释说。

  “晕!”叶芷函不知该说什么好。

  林辰见她神色,笑着问道:“你也没有?”

  “我……!”

  叶芷函脸突然红了,她什么事都很能干,偏偏驾车不行,以她身份去买肯定没问题,重点是不会开,只要坐在驾驶位上就手抖!

  本来这个丢脸的事怎么也不会曝光,平时完全可以让司机开,哪知现在被最不希望知道的林辰给发现了。

  看来克星就是克星……!

  “呵呵,不会开车没大不了的,这样吧,有空我教你呗!”

  “哼,你不开谁知道是不是也不会啊?”

  见她这么说,林辰来了点脾气,二话不说就上车了,大不了就被交警抓住罚点钱。

  空挡启动,踩离合,再挂挡,林辰一气呵成,车子嗖的下出了车库,差点没把叶芷函吓坏,还以为林辰真不会开,硬着头乱来的,不然哪有人起步这么快啊?

  林辰不仅起步快开得也很快,在道路上一嗖就超了一辆车,又一嗖就来了个漂移转弯,完全当马路是赛车场一样。

  “你,你没证还开这么快,不怕被抓吗?”

  “放心,这一大早没人抓的,而且快一点还能避开上班高峰期,早一点到公司呀!”

  叶芷函管不了他,唯有系好安全带并紧紧抓住前面的座椅,让她惊讶的是,平时要一个半小时的车程林辰四十五分钟就到了,足足少了一半时间。

  “呀!”

  在车上还好,可等叶芷函一下车却突然感觉天旋地转,差点要摔倒,好在林辰先下的车,第一时间扶住了她。

  “不行,跟你在一块我会短命的!”

  “这就不够意思了,难得我展现一下车技,有些人想尝试都没机会呢!”说的时候他已经将叶芷函抱了起来。

  “你要干嘛?”叶芷函慌了,这里可是公司,待会都看见了她该怎么去解释?

  集团的人都知道她对男的极为冷漠,除非是工作上的事,否则一律不说话,相信这一幕被看见,一定会在公司传疯的。

  “你刚刚的现象,是身体不好的反应,平时虽然有锻炼,但是休息的时间特别少,长期下来引起的一些不良杂症,所以现在你不能自己走,得让人抱着,待会还要稍微休息下!”林辰说得很认真,一点也不像开玩笑的样子。

  “这是我听说过占便宜最可耻的理由了!”叶芷函哪会相信!

  见她这么挣扎,林辰只好放下,如果她配合还好,不配合恐怕会被人当作是坏人。

  待她坚持来到办公室,身体越来越不舒服,明明昨天休息好了,不至于坐一下车会变成这样吧。

  “我不会真得了什么重病啊?”

  “别杞人忧天,你这身体是累坏了才这样,以后尽量别让自己压力那么大,万一真发重病了,那后悔都来不及!”

  林辰可不是吓唬她,重病不会突然出现,都是因为平日里的点点滴滴积累出来的。

  见她有些委屈林辰倒也能理解,她没有兄弟姐妹,如今要扛起叶家真心不容易,至于那些旁系亲戚,不仅不帮忙,反而有油水就捞,没利益就躲得远远的,要想他们分担一点压力恐怕得等下辈子。

  在没叶芷函允许下,林辰突然拿起她的脚,把鞋子一脱就开始给她按摩,叶芷函的身体确实要好好调养下了。

  “你,你竟敢趁人之危!”叶芷函反抗起来,她的大长腿是谁都能乱碰的么?可还想说什么时,突然被一阵巨疼害得痛叫起来。

  “你要杀人吗?”

  这种疼犹如脚底被锋利的尖刀刺,从眼睛里都有了泪珠就知道她不是装的!

  “别乱动,注意下形象,你今天穿的是包臀裙,很容易走光的!”林辰不怜香惜玉反而嘿嘿笑道。

  “你!”

  叶芷函觉得他好可恶,现在提醒有什么用啊,刚疼痛时她都已经乱动了,恐怕该露的都露了。

  即使穿了安全裤,她也觉得好吃亏。

  “别老是用异样的思想来看待我的做法,我真要占你便宜有的是办法,何须这么猥琐?”林辰认真看着叶芷函道。

  脚底是人体反应区,多按摩能治疗很多病,这些叶芷函不可能不懂,可林辰是男的,这事情传出去她的清白还有吗?

  她知道林辰之前所作所为同样没恶意,可不知为啥就能三番四次触碰不能碰的地方,恐怕两人真是命中相克!

  “叶…叶总!”

  叶芷函总算度过疼痛期,还没来得及享受呢,她的秘书方文静突然闯了进来,对这一幕甚是惊讶。

  “文静,你别乱想,我是被迫的!”叶芷函连忙解释。

  “可,可你很享受似的……!”方文静顺口的说,但很快就用手捂住了嘴,觉得自己说错话了。

  叶芷函脸一黑,立即对林辰骂道:“你还不停下来?”

  “是的,总裁大人!”林辰乖乖应道,跟之前的他判若两人。

  “呃?”林辰突然转变让叶芷函有些莫名其妙,等看见方文静似笑非笑的样子,她终于明白林辰的用意了。

  “文静,你千万别被他骗了,他其实是个大坏蛋。”林辰装得太像,她必须马上解释清楚,否则文静肯定会误会她养了个小白脸!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不朽传道奇人》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850.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