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灿烂笑颜为君开》黎曼陆景抒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灿烂笑颜为君开》黎曼陆景抒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 被骂

  “黎助理,这几封邮件尽快发掉,还有今天下午会议要的资料请尽快准备好,另外今晚鸿升地产的王总在海唐大酒店请客,有几个项目的负责人都要来,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我希望你能陪我出席!”

  身材高大的男子边走边说,语速极快,跟在他身边的黎曼怀中抱着一沓资料,一边记录一边紧跟着他,忙的脚下生风。

  “哦,对了……”陆景杼突然站住,紧跟在他后面的黎曼一时不察,差点一头撞了上去。

  好容易才收住脚,陆景杼侧头看着她身上一身万年不变的黑色短裙皱起眉头,“下午抽时间,去伦敦街的18号妙棠店里选一身晚礼服,费用报给财务。”

  自家boss吩咐完就进了办公室,丝毫没有看到黎曼满脸的纠结和挣扎。

  今天是女儿小滢5岁的生日,她早上答应过她晚上会早点回去陪她的,可她也知道这个晚宴对自家boss有多重要,陆景杼为了这几个项目准备了很久了。

  想了又想,还是女儿会失望的眼神占了上风,她咬了咬牙,推开了总裁办公室的门。

  陆景杼正伏在案边批文件,深灰色的西装外套搭在椅子上,身上的白衬衫随意的挽起袖口,露出小麦色结实修长的手臂。

  黎曼将手上的资料放在桌边,深吸了口气道,“陆总,我……”

  陆景杼抬头,一双锐利的眸子直直望了过来,皱眉道,“什么事?”

  黎曼被他看的压力山大。

  其实说起来陆景杼长得极好,浓眉墨目,一张脸英俊到极点,比那些明星都不差,但奈何他身上的气势太吓人,常年板着一张脸,浑身冷冰冰的没点人气。

  但就算这样,帅气的外表和良好的家世,包括他本人优秀的能力,即使是个工作狂,也被公司一众迷妹列为了本世纪最值得嫁的钻石单身汉,没有之一。

  黎曼鼓起勇气道,“陆总,我晚上有事,能不能……”

  她话还没说完,陆景杼的脸色就沉了下来,将手中笔一掷,身子半靠在了椅背上,目光冷冷的看着她,“黎助理,你应该知道这个宴会对公司有多重要,这几个项目一直是你在跟进,详细内容没有人比你更清楚了,如果你不去,那么你说谁能替了你?”

  “陆总,我知道,只是今天是我女儿生日,我……”黎曼话还没说完,就被陆景杼打断道,“所以呢?所以你回家想去给女儿过生日,那错过这个机会,公司的损失谁来负责?”

  黎曼咬紧了唇,她也知道这个时候说不去很不妥,可是一想到小滢失望的眼神,她就无比愧疚和心疼。

  自从进了这家公司,跟在陆景杼身边做了总裁助理,她就三天两头的加班,陪孩子的时间少之又少,如果连孩子的生日都不能回去,她还算什么妈妈!

  她有心想再解释一下,陆景杼已经不耐烦起来,“黎小姐,你做助理的第一天我就告诉过你,在我的公司做事,工作强度会不小,可能要牺牲一些你的私人时间,你当时保证过没有问题!

  如果你现在因为私人的事情给公司造成损失,那我建议你还是辞职算了。”

  从总裁办出来,黎曼心口有些难受,诚然这家公司给的薪水比别处要高,但她这一年来也是尽心尽力,兢兢业业,工作上从不敢出任何差错,只是这一次小请求而已,就被勒令辞职。

  同组的王姐看她的样子同情的道,“又挨说了?唉,你别往心里去,咱们陆总就是这个性子,一牵扯到工作就六亲不认,他要是说了什么过份的话,你就当没听见好了,其实陆总人还不错。”

  她想了想道,“要不,晚上我替你去?”

  黎曼摇了摇头,王姐是负责另一组的,对她的项目了解不深,去了也是白搭。

  她向她道过谢,正想静静心处理工作,就听见手机响。

  一接通,赵书言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你在哪?”

  “我在公司,有什么事吗?”她压低声音,起身去了茶水间。

  “下午你请半天假,我妈她们过来了,你去车站接一下,顺便带她们逛逛,珠珠就快上大学了,你带她买几件好些的衣服。”

  “可是我下午还有工作……”黎曼一下子就急了,本来请假的事就惹boss不高兴了,她怎么还敢请假。

  赵书言的声音一下子就拔高了,“你的意思是,我爸妈大老远过来,你这个媳妇连接都不能接一下?我妹好不容易来城里上大学,你这个嫂子连面也不露一下?”

  “我不是这个意思,”黎曼压下心里的怒气,试着跟他讲道理,“今天我正好有要紧的工作,走不开,要不你请假去接她们……”

  她话还没说完,就听见手机里赵书言咬牙切齿的声音,“黎曼!你的工作重要还是我爸妈重要?我爸妈大老远来一回,你就这样对她们?我如果能请假还会找你?她们下午三点的车到站,你看着办!”

  说完,对方砰的挂断了电话。

  黎曼握着手机,心里又气又急,她和赵书言是大学同学,她是本市户口,爸妈都是教师,家境算是不错。

  而赵书言家在邻市的镇子上,父母没什么文化,开了一间小杂货铺为生。

  当初在学校时,赵书言虽然家境不太好,但他本人努力上进,而且对她极好,她就这样被哄着婚前就失了身,结果怀了滢滢,她爸妈本来是反对的,但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只好让两人一毕业就结了婚。

  现在她才知道当年父母的苦口婆心劝阻都是有道理的,别的不说,她和赵书言结婚五年了,每年他父母都要找借口来家里住一阵子,一住就是个把月,她除了工作带孩子,还要侍候他一家老小。

  而且想到婆婆李淑梅的那个脾气,她就直叹气,连家都不想回了。

  怪不得好友淑梅常常念叨,嫁人莫嫁凤凰男。第2章 极品家人

  迅速处理完手头的工作,她打个车直接去了伦敦街18号,找到了那家叫“妙棠”的店。

  这是一家高档手工私人定制店铺,黎曼以前来过一次,是跟着陆景杼为他的女伴订制礼服。

  陆景杼从国外归来,虽然没有固定的女朋友,但身边从不乏女伴,这次也是为了工作,才抓了黎曼顶包。

  黎曼推门进去,里面的礼服长裙琳琅满目,随便一件价格都让人咂舌,她为赶时间,匆匆挑了件银白色缀珍珠的鱼尾长裙出来,款式都没有细看。

  拎着包装好的盒子,她看看表已经两点四十多分了,急忙打了车往车站赶。

  虽然赵书言的语气有些气人,但她也真不能把公婆小姑扔在街上,想着到晚上六点还有两三个小时,先把他们安顿好再去酒店。

  路上有些塞车,等她到车站的时候,远远就看到公公婆婆拎着几个大包站在公交站牌下,旁边跟着个黑黑壮壮还穿着件粉色裙子的姑娘,正是她的小姑赵月珠。

  看到她下车,李淑梅的脸色当即一喜,紧跟着又立刻沉了下来,张嘴就数落道,“黎曼啊,你怎么现在才过来?小言没跟你说我们到站时间?害我们在大太阳底下等,看看,别给你妹子晒中暑了……”

  李淑梅今年快六十了,身上却还穿着件大花衬衫,下巴尖细,满脸皱纹,看着就不好相处,而黎曼的公公赵良生倒是看着一脸老实相。

  黎曼一边把地上的包都拎了起来,一边笑道,“爸,妈,对不起,公司有点事来晚了,珠珠没事吧?”

  她侧头看向旁边的少女,赵月珠今年刚刚十八岁,身材矮胖,皮肤又有些黑,却偏偏喜欢亮色蕾丝边的衣服,看着她身上那件艳粉色的连衣裙,黎曼简直想自插双目。

  听见嫂子问话,赵月珠不耐烦的道,“能没事吗?都晒死我了……”

  黎曼淡淡笑了笑,把大包小包放在出租车上,一边道,“既然珠珠晒的不舒服,不如你们先回家吧,先休息休息再说。”

  听她这样说,赵月珠果然不乐意了,刚想说什么,就听见李淑梅尖声道,“那怎么行,我们好不容易来一趟,我还想逛逛去呢,况且你妹子过几天就要上大学了,还得给她好好挑几件衣服。”

  说起女儿要进城上学的事,李淑梅的脸上简直要放光,不住口的夸耀,若不是黎曼知道赵月珠只是以吊车尾的成绩勉强考中个中专,还以为是要上什么名牌大学呢。

  听着李淑梅一口一个“我们珠珠要上大学了”,赵月珠还满脸喜滋滋的补充,“我哥说我这次考的不错,还说要给我买个新款手机呢。”。

  黎曼心头发苦,每次婆婆一来,她就得大出血一次,衣服,食物,还有各式护肤品化妆品,婆婆和小姑是看见什么要什么,真当她的钱是白来的。

  而丈夫赵书言的工资一直是他自己拿着,他现在是市医院的主刀医生,薪水赚的也不少,但他极好面子,每个月的工资大部分都用来买各种各样的名牌服装,剩下的一部分用来吃喝应酬,家用都很少拿出来,所以黎曼贴补的都是自己的钱。

  关键花钱也就算了,她还要抽出大量的时间陪着她们,可她真没那个时间啊。

  一行人上了出租车,她盘算着在家附近找个商场先给她们随便买一些,等周末再带出去好好逛,就听见赵月珠直接对司机道,“去玄辰广场,我哥说那儿是高档商场集中的地儿。”

  黎曼无奈,车子直接驶去玄辰广场,她则在想着卡里的钱够不够。

  玄辰广场是s市最大的购物商业区,高档商场林立,一下了车,李淑梅和赵月珠就兴致勃勃的逛开了。

  从外套到内衣,鞋子,没多久时间,黎曼的手里已经拎满了大包小包,两个小时不到,她就刷出去了五千多块钱。

  眼看着赵月珠越逛越有精神头的样子,她不得不开口道,“妈,今天是滢滢生日,你们早些回去吧,我晚上还得加班,要是回去晚了,滢滢该伤心了。”

  “啥?今天是滢滢生日?”李淑梅一拍大腿,埋怨道,“你怎么不早说,早知道我就给我宝贝孙女买个礼物了,你看看我这啥也没准备……”

  黎曼心底不耐,从她接上这几人到现在,没一个人问过小滢的,现在又装模作样说什么“宝贝孙女”。

  她淡淡道,“妈不用了,家里什么都有,滢滢也不缺什么礼物,我们早点回去就……”

  她话还没说完,旁边的赵月珠就噘着嘴不乐意道,“妈,我还没买完呢。”

  她边说,边把脚上试的一双鞋伸给黎曼看,问道,“嫂子,你觉得这双鞋好看吗?”

  黎曼看了看那双鞋,额头跳了跳,这是一个中高端牌子,这一双鞋子少说也得两千多块钱了,最主要的是,赵月珠一双大肥脚,强塞进尖头浅口的小皮鞋里,实在是不、好、看!

  然而她还没说话,旁边的服务员就夸上了,“您真是有眼光,这双鞋子可是我们当季的新款,最时髦不过了,搭您这身衣服正好……”

  赵月珠被夸得喜滋滋的,大手一挥道,“行,就这双吧。”

  等出了商场门的时候,黎曼卡里的小一万块钱只剩下了不到两千,她强忍着心头的烦燥,将公婆几人送回了家,就这样赵月珠还在抱怨没给她买手机。

  女儿五点半从幼儿园接,黎曼显然没有时间了,临出门时她给赵书言发了个短信,让他去接女儿。

  匆匆忙忙赶回公司,迎面正撞上了陆景杼,看到她的样子,他眉头立刻就拧了起来,“不是让你去挑件礼服吗,你这是什么鬼样子!”

  黎曼现在的模样实在有些狼狈,赶了一下午,又热又累,盘在头顶的发丝都散了下来,粘在脸颊边,脸上的妆都花了。

  她抱紧怀中的礼服盒子,马上道歉道,“对不起陆总,我有挑衣服,现在就去换。”

  陆景杼看了看表,皱眉道,“给你十分钟,速度快些!”

  黎曼冲进了洗手间,然而那件礼服一上身她就傻眼了,下午挑的太匆忙,居然没有注意到这居然是一件露背式的。

  前面的衣领裹在胸口,看起来样式保守,没想到穿在身上,纤细的腰身紧紧的勾勒出她曼妙的曲线,胸部鼓鼓,腰肢不盈一握。

  下面是形状优美的鱼尾,身上缀满了细小的珍珠,让她整个人熠熠生辉。

  而更让她无法接受的是,这裙子后面一整片到腰部,没有半片布料,她白皙一片的背露在外面,让她自己看了都脸红。

  这这这,这也太暴露了吧,让她怎么穿……

  她在洗手间犹豫着不敢出去,外面陆景杼已经在催了,黎曼咬了咬牙,算了,时间来不及,她匆匆挽了挽头发,又补了点妆,才推门出去。第3章 争权

  陆景杼正等的不耐烦,洗手间门一开,他正想抬头斥骂,却蓦地眼前一恍。

  黎曼一身银白色的礼裙,勾勒的她整个人纤细又高挑,白色的欧根纱下她白皙的脖颈纤长,宛若优美的白天鹅,胸前丰满,腰腰却细到不可思议。

  虽然已经有个五岁的孩子了,黎曼的身材居然很不错。

  她脸上的妆也很淡,但衬着她清淡的眉眼,居然有一种出水芙蓉的清秀感。

  陆景杼头一次发现自己这个助理居然长的不错,看黎曼紧张的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他才错开眼,淡淡道,“走吧。”

  走在陆景杼身后,黎曼实在是紧张的不行,她从来没有穿得这么暴露过在自己的上司面前,好在他只是看了一眼就转开了脸,让她松了口气。

  陆景杼的车是一辆纯黑色的劳斯莱斯,身为助理,她不是第一次坐他的车,却是第一次打扮成这样和他坐在一起。

  陆景杼坐在她旁边,眼角余光总是不受控制的往那一片白皙细腻上瞟。

  奇怪,以前他也并不是没见过女人穿着暴露,但像这样好的肌肤也实在少见,那一大片白,细腻的连个毛孔都看不见,就像一片莹光润然的白玉,很想让人上去试试手感。

  可惜,是个结了婚的女人。

  黎曼并不知道陆景杼正一本正经的想着她,她总觉得背后凉嗖嗖一片,忍不住想要抱住手臂。

  车子驶出去不久,就在一家珠宝店门口停下。

  “下车!”陆景杼率先打开车门。

  黎曼一怔,还没到酒店呢,然而看着陆景杼已经等在外面,她只好下来。

  陆景杼径直走进了珠宝店,很显然他是这里的常客,很快就有一位穿着职业装的精干丽人下来,笑着向他招呼道,“陆总,今天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陆景杼向黎曼一颌首道,“给她挑件首饰,要快一些,赶时间。”

  丽人了然,上下打量了黎曼一眼,笑道,“这位小姐的身材真好,我们店里正好新到了几款首饰,配这个裙子刚好。”

  没想到他带自己来是为了买首饰,黎曼一下子就涨红了脸,急忙摆手,“不用不用,我……。”

  她话还没说完,陆景杼就不耐烦的拉过她,“什么不用,你今晚代表着我们公司的形象,难道要让人以为我们公司这么寒酸?”

  听他这样说,黎曼迅速闭了嘴。

  丽人笑了笑,叫人拿过了几款首饰,一套珍珠,一套碧玺,丽人一个一个都给她试了试,她皮肤柔白,锁骨精致,配两款都很漂亮。

  丽人转头笑道,“陆总,这两款都很合适呢,您看看要哪一款?”

  陆景杼看了过来,她修长的脖子配着那款碧玺,仿佛雪地里的一颗莹莹碧玉,实在勾人眼神的很。

  本来只想要一套,脱口却变成了,“两套都要吧。”

  出了珠宝店的门,黎曼还有些忐忑不安,手抚着脖子上的项链道,“真是太贵重了,等一会儿参加完宴会,我就连衣服一起上交给财务。”

  陆景杼头也没回道,“随便。”

  到了酒店的时候,两人已经有些晚了,鸿升地产的王总将三楼整个宴会大厅都包了下来,来的人不少,衣香鬓影,觥筹交错,都是本市有头有脸的人物。

  陆景杼带着黎曼一进来,王总就带着几个人迎了上来,笑道,“陆总,你可是来晚了,得罚酒三杯!”

  陆景杼和几人明显是熟识的,笑道,“临时有点事,罚酒没问题。”

  “哟,黎小姐,今儿个真漂亮,”黎曼是陆景杼的助理,和鸿升地产的几个人自然是认识的,见她今日明显不同以往的一身老气的黑裙,王总目光在她身上多停留了两秒,尤其扫了眼她丰满高耸的胸前。

  黎曼十分不自在,就见陆景杼跨前一步,不动声色的替她挡下了王总的目光,笑道,“你不是说要替我介绍几位朋友?这几位是?”

  他拉着王总跟旁边几人寒暄,谈笑风声,黎曼松了口气,缩在他身后尽量扮演不引人注目的小助理角色。

  不得不说陆景杼年纪轻轻的确有两把刷子,平时看着一副高冷冰山样,不好接近,但到了这种宴会,分分钟就变成了温和接地气的痞少,几杯酒下肚,就和王总等人称兄道弟起来,荤素笑话不断。

  黎曼看着前面脱了西装外套,只穿着件白衬衫,袖口高高挽起,领口扯开,正揽着王总脖子灌酒的陆景杼,总觉得自己幻觉了,这真是自家那个高岭之花的总裁?

  期间也有人向她敬酒,都被陆景杼接过去了,看着他那一杯一杯将酒当成白开水喝的架式,她还真担心一会儿他醉倒,怎么送他回去。

  还好有陆景杼替她挡着,倒没人过来骚扰她,就是在临结束时,有个人端着一杯酒过来,一双眼睛紧紧盯着黎曼,笑道,“黎小姐,怎么也是过来谈生意的,一口酒都不喝,说不过去吧?”

  黎曼微微涨红了脸,这人是鸿升地产负责这次项目的总经理,她之前接触过几次,说话轻佻,她不太喜欢,没想到这会过来刁难她。

  她有些为难,虽然和陆景杼常来这种场合,但她真的不会饮酒。

  她还没有说话,旁边陆景杼一只手就伸了过来,就要替她挡下这杯酒,王总一把拦住了他,笑道,“陆总,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陈经理只是想和黎助理喝一杯,你不会连这个面子都不给吧?”

  “哪里哪里,”陆景杼笑道,“黎曼不会喝酒,一会醉了我还得送她回去,麻烦!”

  他依旧要拿过黎曼的酒杯,王总却拦着他不放手,笑道,“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老陆,怎么说她也是你的助理,从来只听说过助理替老总挡酒的,还没听过老总替助理喝的,咱们这应酬多,总不能回回都让你出面吧?”

  “就是就是”。

  “吃饭这么多回了,从来没见过黎小姐喝酒,不会我们的面儿不够大吧?”

  众人看似笑着,说的话却不怎么客气。

  黎曼咬了咬牙,她不能再让陆景杼为难了,站起身看向众人笑道,“这杯酒我喝也行,明月花园的case鸿升再让利两个百分点,别说就这一杯,就是让我喝三杯都行!”第4章 不正经

  明月花园是陆氏和鸿升共同开发的一个高档小区,正是黎曼负责的案子。

  没想到她突然提起这个,大家都愣了神,陆景杼有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

  陈经理打着哈哈道,“case的事回公司再谈,饭桌上我们不提公事……”

  “那不行,”黎曼笑道,“刚才王总还说是谈生意呢,这谈生意就得有个谈生意的样子吧?”

  “况且鸿升这次是占大头,我们陆氏并不是做地产生意的,这次完全是看了王总的面子才投的资,一应的设计加宣传都是我们包了,再要两个百分点的利,并不多,您说是吧,王总?”

  她转头看向了王总。

  王总脸微微沉了下来,看了陆景杼一眼。

  却见他袖着手,唇角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并没有别的表示,便明白这是陆氏财团的意思。

  王总拍了下桌子,大笑起来,“行,就照黎小姐说的办,但你说的,今天可得连干三杯!”

  “没问题!”黎曼一口答应。

  陈经理听到王总这么说,忙手快的倒了三杯酒放在黎曼跟前,笑着道,“还是黎小姐面子大啊。”

  黎曼不理会他话中带的讽刺,深吸了一口气,拿起一杯酒,仰头一饮而尽。

  冰凉的酒液下肚,在喉间瞬时蹿起一道火蛇。

  黎曼呛的整个人咳了起来,脸一下子就热了起来。

  周围传来轰然的叫好声,她并没停歇,拿起剩下的两杯酒,接连灌下。

  “好!看不出来,黎小姐是酒桌巾帼啊!”王总转过头,对着陆景杼似笑非笑,“三杯酒换我两个百分点的利,陆总这个助理招的好啊。”

  “那是王总大方。”陆景杼笑着和王总干了杯酒,眼角余光始终注意着黎曼。

  从酒店出来的时候,黎曼整个人都有些晕晕乎乎了,脚下像踩了棉花,晃晃悠悠。

  直到到了外面被风一吹,她才有些清醒,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大半个身子都倚在了陆景杼身上。

  “陆……陆总……”她吓的慌忙想站好,陆景杼把她扶到一根柱子前道,“我去开车,你在这里站好,别乱动!”

  陆景杼去开车了,黎曼被冷风吹着,恶心饱涨的感觉一波波涌上来,再也忍不住了,蹲下身扶着柱子吐了个天昏地暗。

  陆景杼开车过来,看着蹲在那里的纤细身影,微微摇摇头。

  明明不能喝还逞强,这女人是不是傻?

  虽说替公司又争取了些许利润,但他并不赞成这种逞勇的行为。

  万一下次对方要求她喝一瓶呢?

  他下了车,等她吐的差不多,从车上拿了瓶矿泉水让她漱了嘴,才把她扶上车。

  黎曼脑中昏昏沉沉的,靠在副驾驶上眼睛半闭着。

  陆景杼探过身子替她系安全带,她软软的呼吸拂过他的脸颊。

  他转过头,看到几绺发丝粘在她的脸上,昏暗的灯光下,她的脸颊白的似乎透明,大概是因为喝了酒,浅浅透出些红晕,就像一块染了胭脂的上好白玉。

  那嫣红的唇瓣紧紧抿着,倒像一双娇嫩的花瓣。

  陆景杼心口一跳,迅速转过了头。

  他什么时候对人妻有兴趣了?他心底有些自嘲,迅速发动车子。

  黎曼的家在梧桐路中心区,算是个中高档小区,以前加班晚了他送她回来过几次。

  稳稳的将车停在小区门口,他转头正想叫醒她,然而看着她静谧的睡脸,他居然神使鬼差的没有伸手去推她。

  然而黎曼到底心里记挂着女儿,很快就醒了,睁开眼见已经到了自家楼下,她立刻坐了起来,声音有些含糊的道,“啊?已经到了,真快啊。”

  她急忙解开安全带下车,转头对陆景杼说了句,“麻烦陆总了。”

  陆景杼点点头,并没有出声,却直到她的背影看不见了,才掉车离去。

  黎曼走的很快,现在已经快晚上十一点了,小滢肯定早就睡了。

  她心里充满了自责,平时工作忙没时间陪孩子也就算了,今天生日她也不能和孩子一起庆祝。

  她刚走到自家楼门前,就见前面转弯处走去两道身影,一男一女。

  男人身影高瘦挺拔,看着倒像是她老公赵书言的背影。

  她愣了一下,然而很快打消了疑虑。

  这么晚了,赵书言不可能出门,况且也不可能和个陌生女人走在一起。

  她转身上楼。

  这幢房子是她婚前爸妈出钱买的,当时赵书言家穷,但他自尊心强,还是东拼西凑买了些家具。

  黎曼想着两个人结婚了就是一个人了,也在房本上加了赵书言的名字。

  楼道里有些黑,大概是灯坏了,她摸索着刚走上三楼,就听到自家门里传来了一阵电视机嘈杂的声音。

  她取钥匙打开门,一阵明亮的灯光倾泻过来,夹杂着一些欢声笑语。

  她怔怔抬头,就看见客厅里,赵书言的爸妈和他妹妹正在看电视。

  电视里放着一档音乐节目,声音开的极大,赵月珠正跟着哼哼,看到她回来,瞟了一眼就转过了头。

  倒是婆婆李淑梅看了她一眼,不悦道,“怎么这么晚回来?”

  “公司有点事,下班晚了。”黎曼在客厅没看到女儿的身影,一边应一边把手提包放下,弯下身换鞋道,“小滢睡了?”

  “早睡了。”李淑梅说着,突然看到了她身上穿的衣服,脸色一变,立刻尖声叫起来,“你穿的这是什么东西!”

  她这样一叫,公公和赵月珠的眼睛立刻看了过来。

  黎曼身上的晚礼服裙还没有换下,背后露了一大片,她连忙从壁柜里取了件外套随手披在身上,解释道,“公司刚举行了个酒会,这是公司的衣服。”

  “什么公司会让你穿成这样,袒胸露背的?这像什么话!还这么晚回来!”

  李淑梅快步走了过来,一只指头几乎快戳到了她的脸上,声音尖锐,唾沫横飞,“你说,你到底干什么去了?是不是平时你就穿成这样回来这么晚?我可怜的儿子啊,这是娶的什么媳妇!”

  听到她又开始胡搅蛮缠,黎曼懒得再说什么,换了鞋就进了女儿屋子。

  却没看到赵月珠一眼就看到了她脖子上的项链,眼神一亮,跳到李月梅耳边叽叽咕咕说了些什么,李月梅的脸色更怒了。

  屋子里一片黑暗,静悄悄的,女儿一定已经睡了。

  黎曼轻轻走到床前,拧亮了床头灯,却只看了一眼,心口就是一跳。第5章 女儿

  小滢整个人趴在床上,身上衣服也没有脱,头发凌乱的盖住小脸,似乎睡的并不安稳,时不时的发出抽泣之声。

  黎曼伸手拂开了她脸上的头发,看到女儿红肿的眼,和眼角还带着泪,一颗心顿时拧了起来。

  小滢哭了,为什么?

  而且怎么让孩子这么睡着?衣服不脱得多难受,脚上还穿着袜子,看起来根本没有洗漱。

  小滢根本没有睡熟,她的手一动,她的眼睛就睁开了,目光转到了黎曼脸上,小嘴一瘪,立刻哭出了声,“妈妈,你怎么才回来呀!”

  小滢爬了起来,伸手搂住了她的脖子,整个人缩在她的怀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妈妈,你怎么才回来?你忘了今天是滢滢生日了吗……”

  黎曼被女儿哭的心都乱了,只能揽着她的背不住拍着,“对不起宝贝,妈妈今天有加班,妈妈跟你保证,下次再也不会了,妈妈还给你买了礼物……”

  她说到这里背脊突然一僵,这才想起给女儿买的礼物因为下午换礼服太匆忙,礼物落在了公司。

  心里对女儿更是愧疚,黎曼紧紧抱住那软软的小身子,不住的亲吻她,轻声道歉,“对不起宝贝……”

  孩子像受了莫大的委屈,哭了好一阵子才停了下来,从孩子断断续续的话语中,黎曼的整颗心都拧了起来,又涩又痛。

  原来今天根本没有人给她过生日,爷爷奶奶姑姑来了后,就在客厅吃东西看电视,根本没有人管她。

  “爸爸没有回来吗?”黎曼问,心里对赵书言的怒气涌了上来,她明明下午发了短信让他去接孩子的。

  “回来了,”小滢眼角发红,嘟着嘴道,“爸爸去幼儿园接的我,还带了一个漂亮阿姨,回家爷爷奶奶就只顾和那个阿姨说话,没有人记得我的生日。”

  说着,小丫头的眼泪又下来了。

  漂亮阿姨?黎曼一愣,突然想起了刚才在门口碰到的那两个背影。

  黎曼眼神一暗,微微摇了摇头,强压下自己内心不好的猜测。

  她从来不是个被片面现象轻易蒙蔽的人,再没得到自己亲自证实的答案之前,一切都只是猜测。最重要的是,不管事实如何,她都不能让女儿看到这个家有一点不好的现象。

  为了女儿,她也要尽量维持很快乐。哪怕…是假象。

  “小滢乖,那个阿姨只是爸爸的同事。”黎曼安慰着女儿,实际上也是在安慰自己,“快睡吧,妈妈陪着你,等你睡着了妈妈再走。好吗?”

  “嗯,好呢。”

  小滢性格大多随黎曼,乖巧懂事得很,知道妈妈工作了一天很累也不再追问什么。黎曼在床边哄了几句便安然睡去。

  黎曼替女儿掖了掖被子,转身,方才眼里的柔软宠溺已染上一层坚毅,眼底波光流转似有泪光在转动。

  回房换下了那身并不属于自己的晚礼服,细心将它打包好放回属于它的位置,自己则换上一身平常的家居服。

  黎曼走至客厅,正想提醒婆婆将电视声调的小一些以免影响小滢睡眠,门口玄关处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

  紧接着,是赵书言消瘦的身影,金丝边眼镜夹在还算挺直的比鼻梁上,眼底有着一层薄雾,看起来像刚昨晚一场大手术。

  又或者,刚在哪个温柔乡里流连忘返呢?

  名牌西装外套随意跨在肩上,一进门看见黎曼下意识将外套递给她。

  黎曼却不接过,只是沉声道,“我有事跟你说,来房里一下吧。”

  赵书言一愣,没想到往日对他温柔地像只小绵羊的妻子今日态度变得如此冷淡。

  不过想到自己的爸妈妹妹在这里,万不能落了面子,便也乖乖随黎曼进了主卧。

  “你就没什么要对我解释一下的?”房门刚关,黎曼的声音也随之扬了出来。

  带着质问的语气瞬间让赵书言倍感不适,“我很累,你有话直说,别拐弯抹角的。”

  赵书言将衬衫上早已有些松垮的领带扯下,身子一倒整个人陷在柔软的床上。

  黎曼望着这个曾经也对自己无比温柔过的爱人,不知何时起,他在她面前表现得愈加不耐烦,语气变得有些受伤,“你还记得,今天是小滢的生日吗?还有……小滢说,你带了一个年轻女人去接她,回来后你们所有人却都忘了为她庆生。”

  闻言,赵书言方才放松的身心骤然紧绷。

  他其实有想过黎曼会为了小滢的事来质问他,他甚至在此之前就想好了如果黎曼问起该如何应付的借口。

  但他却不曾想过小滢会将他带去的女人放在心上,还跟黎曼说了。

  赵书言支起身子,清了清嗓子,尽量保持冷静道,“小滢的事是我这个做父亲的失职,我会找时间把生日礼物补上。至于那个女人就是医院刚来的实习生,我下班去接小滢的时候看她在打车,就顺路载了一程。”

  “顺路吗?”黎曼不禁冷笑了一声,“于是顺便把她带回家?人家要走的时候顺便又送了一下?然后同事情深在楼下缠缠绵绵聊了会儿天?”

  真是个,烂透了的借口。

  “黎曼!”

  赵书言仿佛被戳破了秘密,内心急切得想要撇清一切却碍于嘴上还未找好说辞,只好将一切心虚化为怒气,冲黎曼斥责,“该解释的我都跟你解释过了,信不信由你。现在我家人都在这儿,我不想跟你争吵,你最好见好就收!”

  黎曼之前为自己打过预防针,料想到赵书言一定会敷衍她,但真正看到眼前这一切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想象中理性。

  泪水早已不自觉留下,声音也变得哽咽,“书言,我只想让你对我说一句实话…”

  赵书言承认,望着黎曼有些哀痛的眼神,他的心有片刻不忍过。但事实的真相,他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对她开口。

  “叩叩…”

  两人僵持了一会,门外倏地想起一阵敲门声。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灿烂笑颜为君开》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844.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