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卸甲狂枭》王辰非李曦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卸甲狂枭》王辰非李曦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 命运的邂逅

  “啊!舒服啊!”

  热气蒸腾的桑拿房内,辰非满足地发出了一声愉悦的呻吟,一双纤纤玉手按摩着辰非的后背两侧,手法轻而不浮,重而不滞,伴随着一阵剧烈的拍打声,一条湿热的毛毯裹住了辰非整个身躯。

  “先生,您好,本次按摩服务结束,请问还有什么需要的吗?”经过了方才的剧烈运动,李曦高耸的胸部不断地起伏,诱人的沟壑和雪白的大腿在浴袍摆动间时隐时现,昏黄的浴室大灯下,豆大的汗珠在李曦妖娆的面庞上不断滑落。

  “需要?倒还真有一个,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满足我?”辰非看着眼前风姿绰约的按摩小姐,一把扯下身上的毛毯,露出流线型的上半身,玩味地说道。

  “先生请讲。”毕竟在这行从事了多年,饶是如此,李曦的脸上依旧挂着职业化的笑容,只是不自觉地紧了紧宽松的领口,往后退了两步。

  “你叫什么名字?”

  “什么?”李曦有点没有反应过来,还在怀疑是不是自己哪儿听错了。

  “我说,你叫什么名字。”辰非一脸笑意地问道。

  看着他那一脸诡计得逞的笑容,李曦哪里还能不知道自己被他给取笑了。

  “你!”

  想起自己刚才的举动都落在了这个男人眼中,恼羞成怒的李曦冲上前去,不料地上太滑,她一个不小心,整个人都向后仰去。

  说时迟、那时快,原本还安坐在按摩床上的辰非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抱住了李曦柔软的腰肢,宽松的浴袍下,胸前的大片雪白浮现,左侧锁骨上方还露出了一枚浪花印记。

  “流氓!”

  回过神来的李曦,察觉到辰非的目光后,瞬间羞红了脸,挣扎着从辰非的怀抱中坐起来,大骂了一声之后,便匆匆忙忙地逃离了房间。

  “哎,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辰非望着李曦的背影大喊道。

  “去死吧!”

  “这什么人呐,真是。”辰非摇了摇头,目光随后变得深邃,“那枚印记……”。

  “先生您好,欢迎再次光临!”

  离开这家名为梦里水乡的温泉会所后,外面已是星斗满天。

  “这一晃都十几年过去了......”辰非望着漆黑的夜空,不由感叹道,脸上浮现出一抹缅怀之色。

  不巧的是这个时候,肚子突然不争气的叫了两声。

  “嗨,手上沾过的人命都不知道多少条了,还在这儿多愁善感。”辰非自嘲地笑了笑,“算了,先去吃点东西吧。”

  城西的一处大排档,一个年轻人疯狂地扫荡着桌上的饭菜,餐盘都堆了半米高。

  “好吃啊,真好吃,战场上哪里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辰非狼吞虎咽地消灭了面前的一串腰子,又朝老板喊道,“老板,再来一碗米饭,大份的。”

  “哎,好嘞!”看着辰非桌上的餐盘,老板的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

  吃饱喝足后,辰非一脸满足地依靠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嘴里含着一根牙签,“这种悠闲的日子也不知道能持续多久,偶尔做做普通人也不错。”

  辰非正在自顾自地感慨道,忽然眼角余光瞥见离大排档不远的巷口,一道婀娜的身影闪过。

  “咦?这不是那个温泉会所的打工小妹吗?”

  只见李曦穿着一件低领的白色衬衫,外面套着一件黑色外套,兴许是刚刚下班的缘故,脖颈上残留着些许水珠,脸颊上还带着一抹酡红。

  辰非笑吟吟地望着,摇了摇头,刚准备起身离开,就看见不远处一个光头男子敞胸露乳,手里拿着半瓶啤酒,边走边喝,摇摇晃晃地跟着,不断有倒出来的酒水洒在地上。而走在前面不远处的李曦却浑然不觉。

  “真是酒壮怂人胆,看来我天生就是一个劳碌命,老板!钱放这儿了。”

  “好嘞!客人慢走。”老板刚转过身,原本的座位上已经没人了,只有压在碗底的现金。

  “这小伙子,给多了呀。”老板呢喃自语,四下张望却不见人影,“不会见鬼了吧?”

  “小妹妹,别怕呀,哥哥来疼你啊!”昏暗路灯照耀下的小巷里,光头男子满身酒气目光淫邪,一步一步地逼近蜷缩在墙角的李曦。

  “你…你别过来,别过来,我喊人了!”李曦双手环胸,蹲在角落里,梨花带雨地喊道。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种平时只会出现在新闻里的事情,今天竟然会真真切切地发生在自己身上。

  “你喊呀,接着喊,这种地方,你喊破喉咙都没人听见。”光头男子猥琐地笑道,“待会儿就让哥哥来好好地疼你吧。”

  “哎,我说大叔,你都多大一把年纪了,还装嫩,真不害臊!”就在李曦绝望地闭上双眼的时候,耳边传来一阵慵懒的调侃声,似乎还有点耳熟。

  等了一会儿,预想中的咸猪手并没有袭来,李曦犹豫了片刻,缓缓地睁开双眼。

  只见辰非单手掐住光头男子的脖颈,缓缓上提,一副轻描写意的样子,嘴角带着一缕不屑的微笑。

  “这年头,没两把刷子还想着当采花大盗呢?”

  光头男子此刻终于醒酒了,脸涨得通红,不停地挣扎着,“你...咳咳...你放开我,你特么是什么人?”

  “嗯!?”辰非微微用力,光头男子的面庞逐渐变得扭曲,挣扎力度也小了很多,“嘴巴还不放干净一点?”

  “我...错了,大...大爷饶...饶命!”

  “扑通!”光头男子直接与冰冷的地面来了一个零距离接触。

  “滚吧,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你”

  “是是是!”光头男子瞬间如蒙大赦,头也不回地溜了。

  “美女,地上那么脏,还不赶紧起来,别蹲着了。”辰非俯下身子看着李曦笑嘻嘻地说。

  由于角度原因,李曦又恰好穿着低领的衬衣,胸部的雪白与神秘幽深的沟壑一览无余,似乎是察觉到了辰非的目光,李曦手忙脚乱地整理了一下衣领,站了起来,随手掸了掸身上的尘土。

  “谢谢。”李曦皓齿轻启,用蚊子般的声音答谢道。

  “什么?大声点,我听不见!”辰非一只手放在耳朵后面,手掌心朝外,做出一副努力听却怎么也听不清楚的样子。

  “你...”李曦见状,狠狠地跺了跺脚,“我走了,不理你了!”

  “哎!别走啊,我送你回去吧,这大晚上的,周围又这么偏僻,黑灯瞎火的,你一个小姑娘家万一又碰上坏人怎么办?”

  辰非急忙跟了上去。第二章:同居的开始

  李曦说到底也只是一个女孩子,虽然家道中落,迫于生计在梦里水乡干起了按摩小姐的工作,但并不代表她就是一个随随便便的女孩子。相反在那种地方工作的时间长了,见多了金钱、权力与肉欲的交易,她对于自己的身体更加的爱惜。今天的这种事情若是辰非不在, 后果真的是难以想象。

  “那…好吧,但是要说好,你不许进门。”李曦犹豫了片刻,点了点头。

  “我原本以为那边已经够偏僻的了,没想到还有更偏僻的地儿!”陆续转过了好几个巷口,又兜兜转转地走了一段路,李曦指着胡同深处的一间小屋,“看到没,那就是我家,好了,你可以走了。”

  “我进去喝杯水总可以吧。”辰非急忙喊道。

  “你这人怎么这样,说话不算话?”

  “这么热的天,我刚刚又帮你赶走了坏蛋,口渴了进去喝杯水还不行吗?”辰非用手挡住门板,一脸无辜地道。

  “真拿你没办法,进来坐吧。”李曦进屋后亮起了灯。

  “话说你为什么要住这么偏僻的地方呢?”

  “有什么办法呢,父母去世的早,家里就我和大哥相依为命,后来家族生意出了点变故,大哥出门筹钱去了,结果一去不回,现在就剩我一个人了。”

  “啊,这样啊!”辰非接过李曦递来的一杯水笑道,“话说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木子李,晨曦的曦,叫我李曦就行了。”李曦从里屋接过来一张椅子坐下,两条大腿交叉着,裙摆交错间,一抹雪白若隐若现,“那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我姓辰,你叫我辰非就好了,哎!等等!你刚刚说你叫什么名字?”

  “李曦啊,有什么不对吗?”李曦疑惑道。

  “不,不…没什么,江城李氏地产,你听说过吗?”

  “那是我父亲一手创办的公司,只是早就已经破产了。”李曦低下头喃喃道。

  “这个…对不起啊。”辰非眼里闪过一丝缅怀,还有一抹耐人寻味的坚定,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哎,对了,我看你这边还有一间房,你们是两个人住吗?”

  “那间房原本是我一个同事住的,但她只住了一段时间就不住了,听说好像是在外面傍上了一个大款,当起了小三。”李曦说着说着站起了身,脱下了外面的黑色外套晾在了衣架上,随即伸了个懒腰,诱人的身材一览无余,胸口的饱满似乎随时随地都要冲破束缚似的。

  “哎,美女,咱们商量个事儿吧?”辰非喝了口水,一本正经地说道。

  “你又在动什么歪脑筋?”

  辰非挠了挠头,做出一副难为情的样子,“你看啊,我今天刚刚从国外回来,江城这边儿也没有什么熟人,现在也没找到住的地方,你看不如?”辰非朝着那间空屋使了使眼色。

  “你!就知道你没安好心,你给我出去!”李曦闻言,脸色变得一片通红,站起身来指着门口喝道。

  “哎!这话从何说起啊?”辰非装出一脸委屈的样子,“我要真是那种人,来的路上那么偏僻,我有一万次作案的机会好吗?拜托拜托!”

  “但是…但是!”话虽是这么说没错,但李曦还在犹豫,毕竟孤男寡女同处一室,传出去让人听见影响总归不太好,而她本人又是对那种事情比较看中的女孩子,去温泉会所打工,只是迫于生计罢了。

  “你放心,我只是暂住罢了,等我找到住的地方就走。”一看事情有转机,辰非立马表态道,“再说,我又不是白住,给你租金还不行嘛?”

  “那…那咱们就说好了,你一找到住的地方就得立刻搬出去,不许赖着不走!”李曦把她那双樱桃小嘴倔得高高的,冲着辰非说道。

  “那是那是,你看,我是那种人嘛?”辰非得到首肯后,喜上眉梢,迅速拿起客厅的扫帚、拖把跑进那间空屋,“那我就先把房间打扫一下,哈哈。”

  “哼,谁知道呢?”李曦呢喃道。

  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檐洒落在辰非的身上,“李宏,你放心,我找到你的妹妹了,那枚印记和你身上的一模一样,我会好好保护她的,你…安息吧。”

  第二天一大早,辰非见李曦还没有起床,也没有去打扰她,就锁好门窗,独自出门了。

  “还是先找份工作再说吧。”

  为什么要找份工作呢?究其原因,还是因为辰非没钱呐!战场上执行任务,后勤保障等一切都不用辰非操心,一份单子做下来,够国内普通的三口之家生活十年都不止,不过这种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的活,过了今天都不知道能不能看见明天的太阳,这就导致了辰非花钱向来大手大脚。这不一回到国内才发现,身上快没钱了!

  辰非出门后就一路朝市中心走去,这一路上,招聘启事倒还真不少,只不过都是一些保安、服务员、清洁工之类的工作,这种类型的,辰非是不可能看上眼的。

  时间过得很快,这一晃都快中午了。

  “找个称心如意的工作怎么就这么难,难道我堂堂辰大少爷真的要去工地搬砖不成?”

  就在辰非抓耳挠腮的时候,突然见到不远处一栋金碧辉煌的大楼前,一排红色的字幕正在循环播放着。

  “绫韵集团由于业务拓展需要,现面向全社会广招英才,各个部门均有职位空缺,学历不限,欢迎参加本次招聘大会,具体相关事宜请在一楼大厅前台处咨询。”

  “绫韵集团,这名字听上去倒是不错,去看看吧。”辰非终于来了点兴趣,于是稍稍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就走进了集团大楼。

  到了一层的招聘大厅,辰非就看见许多衣冠楚楚的年轻人走来走去,看上去大家都很重视这次面试,准备的相当充分。唯独他辰非一人一袭白色衬衣,显得与众不同。

  “您好,这位先生,请问您是来面试的吗?”第三章:实力

  辰非回头一看,只见迎面走来一位前台招待的女孩子,看那模样,应该刚刚毕业不久,人美声甜,十分可爱。

  辰非点了点头,笑道:“对啊,请问美女,贵公司有哪些职位空缺啊,最好是薪水待遇比较高的那种?”

  那名妹子愣了一下,心想这人真的是来面试的吗?不过好歹是绫韵集团的员工,心理素质还是很好的。

  “我们这儿目前空缺的并且符合先生您要求的职位有技术部经理、销售部总监、策划部经理和人事部经理。”那名妹子转而笑道。

  技术部这一栏直接跳过,他辰非压根就不是那盘菜,策划部应该考量的是一个人的组织能力,他辰非在国外向来是单兵作战,对这个也没什么兴趣。人事部嘛,勉勉强强。销售部?这个倒是有点意思,无非考量的就是随机应变、察言观色、洞察人心,还有一点,若是论起拼酒,他辰非还真没怕过谁,即便是R国的那头“北极熊”也照样被他给拼趴下了。

  略微沉思了片刻,辰非抬起头说:“好,那我就去应聘销售部总监了。”

  很快,辰非就在前台妹子的带领下去排队领取资料表格,填好了自己的一些相关信息。

  果不其然,销售部总监的要求与辰非想象的并无二致,除了语言能力那一栏外还写着要精通英语、法语、日语和意大利语四门语言。这些或许对别人而言有点困难,但对于辰非自己来 说实在是太简单了,否则还怎么在敌后战场生存。

  绫韵集团的效率还真不是一般的高,没过多久,就轮到辰非面试了。

  辰非走进招聘大厅最里面的办公室,负责面试他的是一个小美女,穿着一身绫韵集团的员工制服,皮肤白皙,身材娇小玲珑,给人一种青春洋溢的感觉。

  这绫韵集团的美女还真挺多,恐怕外面那么多来面试的人当中有这种心思的人不在少数啊,辰非不禁感叹道。

  “你......你要应聘销售部总监?”接过辰非递交的资料表格,金玥儿不禁秀眉紧蹙。

  销售部总监这个职位的要求可是相当高的,眼前这个男人不过二十出头的模样,打死金玥儿也不会相信辰非真有这样的能力,毕竟这世上天才可是凤毛麟角,多半这又是一个来无理取闹的纨绔子弟吧。

  “是啊,美女,还等什么,赶紧开始吧。”辰非笑嘻嘻地说道。

  虽然金玥儿压根就不相信辰非的能力,但是也没有多说什么,是驴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就知道了。

  “那好,对你的考核正式开始,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绫韵集团的人事部助理,金玥儿,考核分两步进行,第一轮考核为笔试,语言类的测试占百分之六十,逻辑类的测试占百分之四十,笔试超过60分即为通过,没问题吧。”

  “那就快开始吧。”辰非依旧是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

  绫韵集团,顶层的总裁办公室。

  “听说了吗?这次来应聘的人当中可是出现了不少人才,尤其是那个应聘销售部总监的年轻人。”一名坐在豪华办公桌后面的制服美女翻看着眼前的资料,指尖时不时地敲两下桌子。

  美女名叫夏若初,是绫韵集团的总裁,一身职业套装将她骄人的曲线勾勒地淋漓尽致,盈盈一握的小蛮腰,穿着黑色丝袜的高挑美腿,再加上长期身居高位养成的冰冷气质,使她无论在哪里,都注定是男人眼中的焦点。

  “是的呢,笔试满分,只花了二十分钟不到,听负责考核的金玥儿说那人才二十几岁,好像是叫辰非,如果真是那样,可就更加不得了了呢!”站在一旁的美女助理感叹道。

  “夏总您的意思?难不成对这个辰非的最终考核您要亲自去?”

  “反正最近集团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我抽空去看看这个辰非也好,权当是散散心。”夏若初说完,便收拾好了手头的资料下楼了。

  “若初姐,你不知道,我刚刚拿到试卷的时候都傻眼了!”

  就在辰非面试的那间办公室里,金玥儿眉飞色舞地说道,“在他交卷的时候,我还以为他就是一个绣花枕头,没想到后来才发现人家真的是个天才呀!而且还这么年轻,这么帅,嘿嘿。”

  “唉呀,行了行了,看把你激动的,一副小迷妹的样子,你可是我们绫韵集团的人事部助理,这个样子成何体统。”

  夏若初把一缕额前的长发捋到耳后,“再说了,他能不能通过考核,还得看他最后一轮的表现怎么样,行了,你把他叫来吧。”

  辰非再次来到办公室后,发现面试官却是换了一个人,之前面试他的金玥儿乖巧地站在一旁,取而代之的是一位全身上下散发着冰山气质的成熟美女。

  这绫韵集团还真是批量出产美女的地方啊,一个接一个的,都快成流水线了。

  “你好,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夏若初,是绫韵集团的总裁,你可以叫我夏总。”等到辰非坐下后,夏若初翻着辰非的信息表,“辰先生,不知道您对我们集团了解多少?”

  “额......不了解。”辰非一脸诚实地回答道。

  “噗嗤!”站在一旁的金玥儿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即便是夏若初这样见多识广的女总裁也不禁一时语塞。

  什么人啊这是,这也未免有点太奇葩了吧,啥都没了解就跑来应聘,你是把工作当儿戏吗?

  “那个......辰先生,咱们绫韵集团是做珠宝钻石行业的。”金玥儿在一旁小声解释道。

  “现在辰先生应该有所了解了吧。”夏若初满脸冰霜,冷冰冰地说道。

  “了解了,了解了,真是不好意思。”辰非挠了挠头。

  “啪啪啪。”夏若初拍了拍手掌,门外走进来两位美女,手上各托着一枚钻戒,两人进来后,分别站在了辰非的两侧。

  不是?这怎么个意思?我不是来面试的吗?难不成还打算送我钻戒?

  “辰先生,想要成为一名合格的销售部总监,你需要对宝石这一块儿有足够全面的认知,现在请你从各方面来评价一下你面前的两枚钻戒。”

  夏若初心想,我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通过笔试的,但想就这么简单地混进公司,还是太天真了,待会儿就看你怎么出丑了。

  “对于一颗成品钻石,国际上用4C标准来进行分级。这4C包括颜色(Color)、重量(Caratage)、净度(Clarity)和切工(Cat)。”辰非接下来从这四个方面入手,花了半个小时 左右的时间详细地点评了这两枚钻戒的情况。

  原本打算看辰非出丑的夏若初也不禁有些傻眼,这点评水准和对钻石珠宝的认知能力完全不下于国际上的一些知名大师啊,要知道,这两枚钻戒前不久可是刚刚在国际珠宝盛会上亮过相的,一些久负盛名的大师对它们的点评也就是刚刚辰非说的那样。

  那个年轻人真的只有二十几岁?第四章:纠纷

  “我说完了,应该没什么问题吧。”辰非接过金玥儿递过来的一杯水,道了声谢后,润了润嗓子说道。

  “不愧是一来就敢应聘销售部总监的人,果然厉害。”回过神来的夏若初鼓起了掌。

  “那我应该算是通过考核了吧?”辰非一脸期待地问道。

  “可以,我待会儿给你一份录取通知,下周一上午九点准时过来报道。”夏若初随后站起了身,伸出右手,“欢迎加入绫韵集团。”

  “彼此彼此。”辰非轻轻握住了这位美女总裁的四根手指,真是宛若无骨。看来以后的生活有点意思了。

  “大小姐,我回来了!”刚刚找到工作的辰非回到家,遍寻一圈发现没人,“这都下午了,看来她已经去上班了。”

  “接下来该干些什么事情呢?”

  辰非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后,发现没什么事情可干,屋子里虽然简陋,但也打扫得干干净净,不愧是女孩子的房间。

  “算了,我还是去找她吧”

  另一边,李曦正在辛勤的工作着。今天接待的几个客人,虽然一个个看上去衣冠楚楚,但都不是什么正经的人。每一个人在接受李曦服务的时候,都想方设法地去揩油,甚至有人直接开价要求李曦陪睡一晚上。

  其实,如果李曦真的愿意放下自己心中最后的坚持,完全可以像她之前的那一位舍友一样,傍个大款从此不愁吃喝,但是,从小接受的教育让李曦知道,人不能没有骨气,不能没有底线,不能没有自尊。

  “啊……终于快要下班了。”休息室中,李曦瘫坐在沙发上,扭了扭腰肢,揉了揉酸痛的肩膀,望着墙上挂着的钟,“唉,一直干这行也不是个事儿啊。”

  “8号技师、8号技师。”

  就在李曦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喇叭中响起了李曦的序号,看来,又有客人来了。

  “哎呀,又有活儿干了。”李曦抱怨了一句,裹上了浴袍,懒洋洋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先生您好,8号技师为您服务。”李曦刚进门,就熟练地给前来按摩的客人鞠了一躬。

  随后李曦开始打量着眼前的男人,只见他头发脏乱,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布满了纹身,最显而易见的还是脖子上那枚红色的枫叶印记。

  “赶快开始吧,我都快等不及了!”男子用嘶哑的嗓音不耐烦地说道。

  “好的,请先躺好。”

  李曦接来一桶热水,将搓澡巾放在水里烫了烫,开始擦拭男子的上半身,随后卖力地按摩了起来。

  “哎哎哎,我说你是没吃饭还是怎么滴?”男子突然喊了一嗓子,“就你那手劲,毛毛雨啊。”

  “先生不好意思,我用点力。”李曦见过很多这样无理取闹的客人,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

  “哟,小姑娘这样才对嘛,就这样,用点劲儿。”男子躺在床上半眯着眼睛,“小姑娘,就你这身材,在这里应该相当的吃香吧。”

  “啊?”李曦听到这话有点不知所措。

  “单纯的按摩做得已经有些倦怠了,我想来点更刺激的服务,小妹妹,你这大概多少钱一次?”男子不怀好意的看着李曦的身子,口水都快止不住了。

  “不好意思先生,我们这是正规店面,没有那方面的服务。”李曦没好气的说。

  “别装了,不就是钱吗,放心,把老子我伺候好了,少不了你的好处!”说着,男子粗暴的将李曦抱进了怀里,一只手在李曦白皙的肌肤上到处乱摸,还有一只手则想要将李曦身上裹着的浴袍扯下来。

  “你干什么!!!放开!!!快放开我!!!”李曦拼命挣扎,“救命!!!救命!!!”

  “啪!!!”突然,李曦不知道踢到了什么,发出了一声脆响。

  “嗷!!!”男人也跟着发出了悲鸣,一把将李曦扔到了地上。

  “臭娘们!!!别给脸不要脸!你知道我是谁吗?!”男人一把抓住了李曦的头发,指着脖子上的枫叶印记,“红枫会知道吗?敢得罪我!知道死字怎么写?!”。

  “你给我放手……救命!!!救命啊!!!”李曦大声的呼救,没一会儿,店长就带着两个店员赶了过来。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谁敢在我的店里面闹事?!”店长冲进了房间,一眼就看到了眼前的场景,顿时眉头就皱了起来。

  “怎么了,你这个店员在给我按摩的时候瞎用劲,弄疼我了还不道歉,是不是该好好地教训?”

  “我···我没有···”李曦泪眼汪汪的望着店长,但是眼泪还是没有流出来。

  和李曦相处了这么久,店长自然是知道李曦的工作态度的,眼前这场景,谁是谁非,其实一眼就能看清。

  “这位先生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们的技师是不可能···”店长走上前去想要拉住男子,但是在看到了他身上的那个红色的枫叶印记之后,立刻不说话了。

  “你刚刚说什么?你的意思是我在骗人?!”男人朝着店长吼了一句。

  “没有没有,没有先生,我相信您说的都是对的,”店长马上变了口气,一脸献殷情的模样,随后转头对李曦破口大骂道,“你干什么?这点小事都做不好?是不是不想干了?!”

  “这就对了,快,好好教训教训你的员工。”男人提着李曦的头发将李曦拖到了店长的面前,“我就在这看着,这个女的刚刚打了我一巴掌,你就先给我打她十个巴掌吧。”

  “好···好···”店长弯下了腰,对着李曦的脸抡起了巴掌,“你不要怪我,要怪只能怪你惹错人了。”

  “我看谁敢动她!!!”第五章:拯救

  突然,耳边传来一声巨喝。店长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而这一眼,看到的是一双黑色的皮鞋鞋底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下一秒,店长整个人就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墙上。

  “没事吧,我来晚了。”

  李曦看着眼前这个第二次救了自己的男人,泪水再也无法忍住,嚎啕大哭起来。

  “别怕了,一会儿我就带你回家。”

  辰非看都没看倒在地上不停抽搐的店长,径直向站在一旁准备看热闹的男子走去。

  “你……你什么人?!我警告你,我是红枫会的四当家,龙四,得罪了我,你可知道什么后果!”龙四一把扯下了浴袍,露出精壮的上半身,色厉内荏地喊道。

  这都是什么人呐?!那种气势,那种眼神,虽然还是炎炎夏日,却让人感觉犹如置身于数九寒冬一般。

  “我管你是不是龙四,得罪了我,只能是虫四。”

  辰非的语气十分阴冷,眼神中的杀气猛地爆射出来,让龙四不自觉地后退了好几步。

  “我和你拼了!”自觉今日已经无法善了的龙四直接冲了上来,决定先下手为强。

  辰非嘴角扬起一丝不屑的微笑,站在原地,身体微微下弯,右脚猛地向前弹射出去,快得只能看到一道残影。

  龙四的身体往后倾倒飞出,发出痛苦的哀嚎声,落地后,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随后便晕了过去。

  “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弱。”

  李曦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切,那天晚上或许是天太黑的缘故,她并没有注意到辰非解决敌人时的干净利落,但今天的一切,她却是看的一清二楚。

  “两个大活人,被他一脚踹飞几米远,他还是人吗?”

  辰非在会所里扫荡了一圈,里面的员工都躲在里面不敢出来,他挑了一件干净的浴袍披在了李曦的身上,把她背了起来,柔声道,“我们回家吧。”

  此时天色已晚,周围万籁俱寂,辰非背着李曦走在偏僻的小巷里。

  “辰非,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李曦在背后轻声说道。

  “问吧,随便问,想怎么问怎么问。”辰非头也不回的答道。

  “贫嘴!”李曦嗤笑道,“你以前是做什么的呀?我看你身手那么好,是当兵的吗?”

  “这个嘛......倒也算不上。”辰非撇了撇脑袋,“我以前的确是在部队里待过,但不是当兵的。”

  “那是什么呀?”李曦就像个好奇宝宝一样。

  “真想知道?”

  “嗯!”

  “那就告诉你吧,耳朵凑过来!”辰非在李曦耳旁轻声说道,“其实吧,我在部队是养猪的。”

  “你......去死吧!”

  接下来的两天,辰非陪着李曦满大街的找工作,原来的那个温泉会所,李曦肯定是去不了了,那个什么龙四和红枫会的来历,辰非也花了点时间稍微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原来红枫会是江城新近崛起的一方地下势力,在江城某些地带可以算得上是一手遮天。不过那有如何呢?只要他们敢再来,辰非不介意再给他们放点血。

  不过在江城这种中等城市,工作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找,找了两天无果之后,李曦多少有点泄气,辰非就先让她在家好好休息一下,正好今天是周日,辰非便打算上街买俩菜,好好犒劳一下自己身边这位“大小姐”的胃。

  “老板,来两斤猪头肉,给我包起来,还有这条鱼怎么卖?”

  “十五块钱一条。”

  “好嘞!来两条活鱼,和猪头肉一块儿,我带走。”

  从市场买完菜回来的辰非一看表,都过了中午十一点了,“坏了,我得赶紧回去做饭,不然家里那位可要饿肚子了。”

  为了节省时间,辰非直接抄近道,从绫韵集团的停车场里经过,刚刚走到一半,就听见旁边一辆保时捷里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呻吟声,时不时的车还震两下。

  “啊...啊...用力...噢!”

  “我里个乖乖,这是赶上现场直播了呀!”辰非不禁感叹,上街买个菜都能遇到这种事,他白某人还能说什么呢?

  就在辰非刚想离开的时候,保时捷突然停止了晃动,从车里下来一个气喘吁吁,满面潮红的女人。胸前的纽扣散开,高耸的双峰剧烈起伏,仿佛随时都会破禁而出,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披散着,高挑的双腿上丝袜都被扯开,媚眼如丝但却难掩其气质。

  “等等,那不是夏总吗?”辰非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

  回过神来的夏若初这才看到了不远处的辰非,愣了片刻,直接惊呼一声,又直接钻回了车里,同时狠狠地关上了车门。

  “完了,被看到了,不过话说,我明天就该去上班了吧。”辰非不禁苦笑。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卸甲狂枭》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831.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