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晨如朝露爱如霜》夜白顾景程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晨如朝露爱如霜》夜白顾景程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 远离的倒计时

  我忍着小腹传来的剧痛,抬头看了一眼浴室里的那个男人。

  他跟其他的人不同,虽然已经年近三十可身材却依旧保持的很好,宽阔的肩膀上肌肉线条分明,就连翘起的臀肌都泛着金黄的小麦色。

  感受到我灼热的目光,顾景程转头冷冷的瞥了我一眼,薄唇轻启发出了一声毫不遮掩的嘲讽:“还想要一次?没满足么?”

  看着刚刚经过了一场激烈的“战斗”,空气中满是暧昧的气息的房间,我有些恍惚,跟做梦一样。

  好在顾景程也没想我回答,而是走进了浴室。

  我本想起身离开的,但是身体撕裂般的疼痛让我再次跌回了床上,就那么躺了大约二十分钟,我才渐渐缓过神,起身开始寻找自己散落一地的衣物。

  赤裸着身体下床从舒适的地毯上分辨出男人和我的衣物,当我弯腰准备捡起自己那条蕾丝小内裤的时候,面前浴室的门突然开了。

  顾景程似乎没想到一出门会看到一副这样活色生香的画面,但他随即反应过来,唇角漾出一抹讥讽的弧度,眼神里也写满了玩味。

  大概是觉得我这么做,是真想勾引他再来一回吧!

  思绪因为那个笑容恍惚了一秒,但下一秒,我还是淡定的捡起了内衣,在他面前,毫不羞涩的穿上。

  这样的动作惹来他的一声嗤笑,他的目光落在身后我们刚刚纠缠过的大床上,眉头忽的微微一挑,刀刻般深邃的五官就算是嘲讽也是好看的姿态。

  “你们小姐现在也还在意这种东西?”

  他修长的手指指着床单上一抹刺眼的红色。

  我心头一颤,自然明白他指得是处女膜,虽然心里有些不太舒服,但还是笑道,“有些客人在意,所以时不时的会去医院补上。”

  顾景程点点头,“那看来,这次是我浪费了你的钱了。”

  “没关系,给顾公子的,不算浪费,钱之后划到夜庄的账上吧,那就下次再见了。”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已经将外套的最后一粒扣子扣上了,冲着顾景程露出一个妥帖的笑意之后便离开了这奢华的总统套房。

  从名胜回夜庄的路上,我在出租车上沉沉睡去,下车付钱的时候司机不免多看了我两眼,目光中带着暧昧和邪恶。

  也对,这个点来夜庄的女人,想必不是什么良家妇女了。

  是时候做个自我介绍了,我是这家夜庄的老板,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妈妈桑。

  十八岁从我妈妈的手中接手这家夜庄,如今有八年了,经营的也算可以,手底下几百个姑娘,夜庄的面积比我妈交给我的时候整整扩大了一倍。

  但我并不觉得这是我一个人的功劳,事实上,我妈妈功不可没,她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这片红灯区最有名的站街小姐。

  不仅人长得漂亮,重点是有点才气,能陪男人在床上翻云覆雨,也能给男人的工作人生出谋划策。

  这一点将她和普通的站街女区分开来,也为她后来建立夜庄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和人脉关系。

  不过我妈很随性,像她当年突发奇想要从站街女到妈妈桑创立夜庄一样,当她遇到现在那个心仪的男人之后,她就决定把夜庄托付给十七岁的我。

  但是未成年做这种事情是犯法的,所以我妈苦苦熬了一年,我十八岁的生日礼物,是这家夜庄的经营权。

  我至今都记得当十二点钟声响起的时候,妈妈把这份转让合同丢在我床头的那一刻,她脸上如释重负的表情。

  回夜庄的时候大部分姑娘已经休息了,有任务的出外勤,没任务的回家去了,只有今天因为姨妈突然造访,丢失良机的成玉坐在那边的吧台边,悠闲的听着唱片喝着酒。

  成玉和我关系不错,见我回来立马贼兮兮的凑了上来。

  “诶!听说你昨天晚上被顾景程带走了?”

  我点点头,这种事情,没必要否认。

  成玉用力的拍了一下手,“行啊!夜白,整个京城名媛权贵小姐们都眼巴巴望着的红烧肉,终于掉你嘴里了!”

  我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你是想笑死我好继承夜庄吗?就是一夜情而已,你想多了。”

  其实她说的没错,整个京城的姑娘,确实都暗恋顾景程,因为顾景程足够优秀——

  京城顾家二公子,秦老将军的外孙,优雅的身段迷人的外观,顾景程是个从头发丝到脚尖都散发着吸引女人荷尔蒙的优质男人。

  但是这其中不包括我,对我而言,这男人只是一个萍水相逢的顾客。特别一点,大不了就是把处女身献给了他。我不暗恋他。

  因为我是一个夜总会妈妈桑,而他是天之骄子,我知道我两不可能。

  成玉又贼兮兮的凑了过来,一脸暧昧的瞧着我。

  “说说看,让大半个京都的姑娘疯狂的顾景程,床上的功夫到底怎么样啊?”

  床上功夫……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成玉的这句话,只能低下头,指了指自己的一双腿。

  成玉先是一愣,随即跳起来说道,“不是吧!你这双腿到现在还打颤呢?”

  我点点头,“我是一结束就回来了的,他不喜欢女人在他床上睡觉,你知道的。”

  顾景程的习惯,几乎整个京都的女人都烂熟于心。

  完事就走,不会睡在一张床上是他的规则,他还有个规则就是同一个女人不会睡超过一个月的时间。

  这一点看起来苛刻又奇怪,其实也很好了解。

  像顾景程那样的身份,不想结婚之前,也不愿意给自己制造任何的花边或者是私生子这种麻烦,他宁愿自己身边是因为贪图钱财的拜金女,也不喜欢那种付出真感情纠缠不休的傻女孩。

  情事对顾景程来说只是一场鱼水之欢,男女各取所需罢了。

  成玉以为我是想到这一点,也跟着叹了一口气,“哎,夜白,或许你不用难过,你和那些女人又不一样,万一顾景程真的被你吸引呢?”

  我哪里是难过,我又不和其他女人一样肖想顾景程,我是吃不消他那床上迅猛的劲儿,所以脸色有些苍白。不过这一点,不需要跟成玉解释,反正她每天脑子里天马行空。

  我笑了笑,伸手弹了弹她的小脑袋瓜,“大概每个被他选中的女人都会这么想。”

  但我没有,我接受这个事实。

  就算十一岁的时候,高年级的顾景程将我从熊孩子的手里救了出来,我也只有感激没对他动心,或许是当时年岁太小,不懂心动,又或许是我天生认为,我们是两条平行线轨迹上的人。

  顾景程这个男人于我来说,靠近的第一秒也是远离的倒计时。

  告别成玉之后我回到房间里倒头就睡,等再次睁眼的时候天又已经黑了。

  大概是昨晚真的太累吧,竟然睡了一整天。

  抬眼看了看墙壁上的时钟,七点了,看来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了,去浴室洗个澡,化好妆,刚好是八点钟。

  城市的路灯和霓虹交织成一幅画,整个京都的夜晚开始了……第二章 我顾景程的女人,想碰也等一个月

  夜里的八九点钟之后,夜庄开始忙碌起来,这里通常是晚饭过后的第二场狂欢,所以在这个时间点之前,姑娘们就已经准备好了。

  夜庄在京都建立也有十几年的时间了,算是小有名气,一般来这边的客人都是常客,自然懂这里的规矩,当然有时候也有意外。

  有些头一次被常客请过来的老板,不太懂规矩,时不时的就会闹出些不愉快的事情来。

  琪丫头跑过来的时候,我正泡好了一桶面准备趁着空档吃点,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没进食,中途又经历了那么费力的运动和长久的睡眠,现在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可琪丫头哭哭啼啼的跑过来,作为老板我又不得不放下手中的食物,问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事情说起来复杂但其实也简单,夜庄里头闹事的,多半是不规矩的咸猪手和不把小姐当人看的猪头男。

  琪丫头的小姐妹凌丫头遇到的,就是个非要让她当众脱衣服的猪头男。

  夜庄从我妈创立以来,就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KTV只唱歌喝酒,要干别的请上楼。

  陪酒小姐也卖身,但陪酒有陪酒的规矩,卖身有卖身的规矩。

  偏偏有些客人看不懂这些。

  我看了一眼桌上热气腾腾、香气四溢的泡面,抿了抿嘴,头也不回的跟着琪丫头去了出事的包间。

  这间包间的客人我是认识的,一个小商品贸易公司的老板,算是我们这边的常客了,平常也很规矩,今天闹事的不是他,是他带过来的一个肥头大耳的矮胖男人。

  看见我进去的时候,那位熟客抱歉的看了我一眼,但我也只是微笑着回应。

  那边凌丫头衣服被撕扯开了,正慌乱的用手扯着,脸上的妆被眼泪洗刷的乱七八糟,低头小声的抽泣着。

  而那个罪魁祸首正四仰八叉的坐在沙发上,完全没有半点做错的事情的样子。

  见我过来,那人只是轻蔑的扫了我一眼。

  “派个小丫头片子过来是什么意思?把你们老板叫出来。”

  我微微笑了笑,语气温和态度恭敬,“客人,我就是这家店的老板夜白,能问下到底是什么事情弄得您不愉快吗?”

  那胖子看了我一眼,显然对那句话有些怀疑,但跟那边的小商品老板确认之后,这才清了清嗓子说道。

  “你们这里的小姐让爷不高兴了!”

  “不知道小凌做错了什么?”

  胖子显然对我这问话不太满意,但是看我一脸笑容,也没多计较。

  “一个陪酒的小姐本来就是出来卖的,我让她脱个衣服都不愿意,我扯了她的一下她竟然还对我动手!你看看我这脸上的巴掌印……”

  胖子指了一下自己的脸,但是从那被肥肉占据的脸上,我没看出丝毫被打的痕迹。

  但我还是严厉的看向一旁的凌丫头,语气有些不悦。

  要知道做我们这一行的,如论如何都不该轻易对客人动手,这一点我常常教导她们。

  “你对客人动手了?”

  凌丫头连忙摇头,泪眼朦胧的望着我,“夜白姐,我没有,这位客人上来就撕扯我的衣服,我挣扎的过程中不小心碰到了他的脸而已,我没有对他动手……”

  我自己手底下的姑娘,我当然是信得过的,于是我又转头来看着对面的胖子,脸上仍旧保持着妥帖的笑意。

  “客人,我们家姑娘说了,她那一下也不是故意的,但是虽然是无心,伤了客人总归是不好的,这样吧,今晚这里所有的消费都算我账上,当是给客人赔罪。”

  我不太喜欢把事情闹大,有时候经济上损失一些也无妨。

  但是对面的胖子却并不满意,横眉竖目的对着我。

  “你什么意思?我稀罕你这臭婊子的钱?我今天把话放这,要么让那个贱女人就在这个房间里脱光了衣服跪在地上取悦我,要么,你就等着爷喊人过来砸了你的店子!”

  这样的威胁我也不是第一次听见,但是夜庄至今没什么事,大家也能猜到我不会害怕。

  不过这胖子倒是成功的激怒了我。

  “这位客人,真的论起来,是您有错在先吧?您是跟着苏老板过来的,苏老板难道没说过我们夜庄的规矩吗?夜庄的姑娘在房间里只陪酒,要干别的请您移驾楼上的酒店房——”

  “啪!”

  响亮的耳光打断了我最后的一个字,男人的手又胖又重,一巴掌打下来我嘴里立马涌起一股血腥味,耳朵里也嗡嗡作响。

  可我还是清楚的听见了他的那句话。

  “不过是出来卖的臭婊子而已,还敢提什么规矩?真是天大的笑话!又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名利双收这词你们这些贱东西配得上吗?”

  我堪堪抬起头,对面的胖子说完这句话,抬手又是一个巴掌朝着我脸上打来,那一刻我心里挺生气的,放在身侧的双手都已经握紧了拳头,但是最终还是松开了。

  算了,和客人起争执没什么好处,让他打两巴掌了事就算了。

  可是当我闭上眼睛等待的时候,却半晌没有等到胖子的手落下来。

  周围是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我微微睁开眼,视线中是一片昏暗,略微反应了几秒,才发觉是一个男人的胸膛。

  我缓缓抬头,首先看到的是顾景程光洁的下巴和那漂亮的薄唇。

  但他今天没有笑,俊朗的五官上带着冰冷的怒气,曜石一般的黑眸落在对面胖子的脸上,带着迫人的寒意。

  “没人告诉你,这个女人昨天晚上已经被我带走了吗?要动我顾景程的女人,怎么也该等一个月之后吧?不守夜庄的规矩没关系,但是不守我顾景程的规矩,你确定你有这个胆子么?”

  “顾……顾大少……”

  胖子像是看到了什么极其可怕的东西一样,惊恐的瞪大了眼睛,整个人跌坐在身后的沙发上。

  那边的苏老板已经连忙恭恭敬敬的跑了过来。

  “顾少爷,对不起,我们不知道夜白老板是您的女人,对不起……今晚夜庄所有的损失我负责赔偿,还有那位……那位小姐的精神损失费我也……”

  苏老板和胖子几乎吓破了胆,一个劲的求着顾景程原谅,但是顾景程却没再开口搭理他们,而是一只手挽着我的肩膀,形成一个搂着我的姿势,将我带离了包厢。第三章 谁会相信我是处?

  还是名胜的顶楼,还是昨天晚上的那个总统套房,但是显然被收拾过了,床上用品换成了崭新的,再不见昨晚凌乱的痕迹。

  顾景程进来之后就去洗澡了,我有些茫然的坐在床边,睁着眼睛看着某处虚空。

  其实刚刚顾景程不来,我也不会继续让胖子闹下去,作为夜庄的老板,我总要认识几个厉害的角色才能保住场子,以前每次出事最后也是喊他们来帮我摆平。

  不过顾景程的出现还是让我挺开心,尤其是他的那句话。

  虽然我是个夜场妈妈桑,但这种电影里踏着七彩祥云来救场的英雄救美情节,也让我挺受用的。

  顾景程从浴室出来的时候身上只围了一条浴巾,他并没有要求我去洗澡,因为他知道,夜庄的姑娘都是洗好了出来的。

  要是时间晚了,他们才会要求洗个澡,毕竟洗澡难免影响妆容,大部分人还是愿意看化了妆的姑娘。

  这还是我第一次这么直观的看到顾景程的身体,昨天被他带回来摸黑上了床,之后就是一阵昏厥般的混乱,几乎无暇去估计其他,当然了,我也不太敢看。

  如同现在,看着他那古铜色的肌肤、结实的肌肉,我本能的移开了视线,脸颊有些红,但好在屋里只开着床头的灯,暖黄色的光线看不出这些。

  不过顾景程还是嗤笑了一声,大概是觉得一个陪酒的女人看到男人的身体会害羞,着实装的厉害吧。

  顾景程的热情来的快而直接,甚至不用调情准备,这和姑娘们告诉我的差别很大,但我不甚在意,大概是因为顾景程不同吧。

  身体的反应似乎比昨晚好了一些,顾景程的大掌在我的身上游离,像是带着灼烧一切的力量,所到之处肌肤都燃烧起来。

  一股无名火焰烧的我两眼迷离,脑袋完全是晕的,可就在这个时候,顾景程突然开口,声音无比清醒。

  “我从那个胖子手下救了你,你是不是该报答我?”

  我其实很想提醒他,即便他不做什么,我也不过是挨一巴掌,那个胖子要求的人是小凌,不过没关系,有时候满足客人这种英雄心理也是必须的。

  所以我没说话,只是点点头,让自己目光中带上微微的崇拜和感激。

  顾景程果然笑了,可那笑容却有些让人毛骨悚然,周身的温度瞬间降了下来,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突然戏谑的问道。

  “你们这种地方,应该会有那种东西吧?类似——鞭子?”

  我心头咯噔了一下。

  顾景程说的那种东西酒店这里确实有,因为有些顾客喜欢这种口味,但是我没想到的是,顾景程也是如此。

  他轻而易举的从我眼神所看的方向找到了那些东西,一个红色的心形箱子,里面的东西和它的外表一样暧昧。

  顾景程从里头扯出一条软皮小黑鞭,然后淡笑着朝着床边走来。

  我承认,那一刻我从脚尖到头发丝都是颤栗的。

  我从未有过这种经历,店里的姑娘有些经历过,回去之后那遍体鳞伤的模样到现在我都还记忆犹新。

  我猜顾景程是看到了我眼中的恐惧的,但他仍旧保持着优雅而傲慢的笑意。

  那一刻我觉得,顾景程应该是看不起我的。

  虽然他从那个胖子手中把我带了出来,但是他和那个人也没什么区别,心里觉得我是个千人骑万人枕的小姐,只是顾景程的优雅和教养让他不会说的那么明显而已。

  这个夜晚并没有任何的快意,像是充斥着痛苦的噩梦,让我往后许久每每想起来,都觉得浑身疼痛。

  顾景程倒是很尽兴,结束之后便睡下了,我踉跄着从床上爬了起来,看到掉落在一旁地上的小皮鞭时,浑身疼的痉挛了一阵。

  今天回夜庄的时候,天都已经亮了。

  成玉仍旧坐在那边的吧台,每个姨妈造访的日子里,她都喜欢在那边喝酒听老唱片,好像那样就不会痛经一样。

  我进门的时候她正闭着眼睛假装享受着音乐的熏陶,但是看见我的那一刻立马破了功。

  “夜白!”

  大概是因为昨晚的运动量太大了吧,我感觉身体有些虚,被她这么一吼,头疼的快要裂开了。

  可成玉已经跑到了我跟前,“昨晚的事情我可都听说了,顾景程英雄救美把你带走,我就说你肯定会不一样的吧!怎么样,昨天晚上一定非常的美妙吧!”

  成玉说就说,竟还一个巴掌拍在了我的肩膀上,这一下下去够要命的,正好拍在了伤口上,软鞭上带着倒刺,甩在身上留下的都是青紫色的痕迹,不仅暧昧,而且生疼。

  “唔!”

  饶是我再能忍耐,也忍不住叫出了声音。

  成玉吓了一跳,但见我脸色发白额头上冷汗都出来了,也不敢再开玩笑,直接伸手小心翼翼的扒拉开我肩上的衣服。

  她瞧见那些伤口时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问道。

  “这……这是顾景程弄的?”

  我把肩带拉了起来,冲着她点了点头。

  成玉气急了,“顾景程怎么是这种男人啊!这不是变态嘛!”

  我笑了笑,“或许并不是。”

  “他喜欢这种还不算变态?”

  我在那边的高脚凳上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脑海中回想着顾景程用鞭子抽打我的表情。

  他不是在疯狂的宣泄、不是在享受,而是……报复……

  可是为什么呢?我并没有得罪过他。

  想不通,但是却能用另外一种理由来解释。

  “可能只是因为我是个小姐,所以他觉得可以随意的玩弄吧。”

  对,因为真正想要报复的人不能动,所以只能拿自己这个陪酒的小姐来发泄。

  成玉蹙起眉头,“夜白,你干嘛要这么说,你跟我们又不一样,你干嘛不告诉顾景程你……”

  我抬头看向成玉,笑道,“跟他说什么?跟他说我是个处女?说我虽然是妈妈桑但是却从来不陪客人睡觉吗?成玉,这话也就咱们自己说说,别人听了恐怕要笑掉大牙了。”

  声色场所的妈妈桑自己是个清白身,这话说出去谁能信呢?

  成玉看着我的眼神渐渐变得悲情起来,我就怕她这样,明明这个夜庄里头,我是最幸运的一个了。

  “好啦,我想要去睡一会儿,昨晚太累了。”

  “恐怕不行。”

  “为什么?”

  我离开的步伐微微一顿,转头疑惑的看着成玉。

  “黎少爷来了。”

  我怔了怔,然后开口道,“那恐怕要在你那边借个衣服了。”

  我冲着成玉指了指自己脖子上那些暧昧的痕迹。第四章 不能有别的男人欺负你

  从成玉那边借了一件高领的衣服换上,我才去见的黎修筠,因为怕他看到伤痕累累的我。

  刚刚成玉看我换衣服,见我满身的伤痕气得在那边直骂娘,我猜这情况让黎修筠看见,非得去和顾景程拼命不可。

  这话可一点都不夸张,我和黎修筠八岁认识到现在,可以说是有过命的交情,除了谈恋爱和上床,我们两什么都做过。

  一起剪过讨厌的女生的辫子,一起扎过老师的车胎,一起用麻布袋偷偷打过学校不讨喜的学长,一起深夜顶楼喝酒……

  黎修筠曾说过,这个世界上除了他之外,不能再有第二个男人欺负我。

  我说他太霸道了,他怎么能控制全世界所有其他的男人呢?

  可黎修筠说他说到做到,有人欺负我他就去和别人拼命,若他赢了算是守约,若他输了,那为守誓而死也算死得其所。

  一路想着年少时候的趣事,到黎修筠特定的包厢时,我已经换上了一副笑脸。

  “白~”

  黎修筠看到我的那一刻就张开双臂想要拥抱我,过于高大挺拔的身形像一座大山,吞噬了面前的光亮,朝我扑了过来。

  可我躲开了,那满身的伤口被他一抱,我真不保证自己能不能忍住不尖叫。

  没有抱到我,黎修筠显然有些失落,嘟着嘴不满的说道。

  “干嘛呀!我都去英国半个月了,回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来见你,你却连一个拥抱都不肯给我,白,你真是没有良心!”

  我朝着他扬了扬手里的啤酒瓶,笑着说道,“拥抱免了,喝酒可以,你也知道,我现在算是有主的人了。”

  我没打算瞒着黎修筠,也知道根本瞒不住,黎修筠虽然是我的好朋友,但可不要认为他是和我同类的人,事实上,他是跟顾景程差不多的,京都如今最受欢迎的钻石王老五之一。

  黎家虽然比不上顾家,但是在京都的地产界也算是撑起一小片天的,黎修筠一出生,就是含着金汤匙的。

  果然,我这话一说完,黎修筠板起脸来。

  “我还想着寒暄完了再翻脸,你倒好,直接就说了是吧,你以为坦白就能从宽吗?”

  “不指望坦白从宽,只是这个点我实在累的不想寒暄,你等我这么久,应该知道我昨晚去了哪里的。”

  黎修筠的脸色变了,抬头看着我的眸光有些伤感。

  “夜白,你以为我会像成玉那个没心没肺的丫头一样恭喜你飞上枝头吗?我早就告诉过你,看见顾景程都要绕着走,那个男人根本不是……”

  他的话卡在了喉咙里头,但我却毫不在意的帮他说了下去。

  “根本不是我配得上的,黎修筠你想说这个是不是?”

  黎修筠避开了眼神,表情有些不悦,但是语气却缓和了不少。

  “我不是要说这个意思,我只是想告诉你,你现在这么做,到头来伤心的只会是你自己,你接近顾景程,在他身边也只能待一个月,何必这么作践自己?还是说,你觉得你自己是一个例外,能够得到顾景程的心?”

  黎修筠说这的这些话,听得我又想笑。他怎么跟成玉想一块去了。

  我只是想找个帅男人破处,刚好顾景程就翻了我的牌而已,加上那天晚上灯光迷蒙,我又多喝了几杯酒,两人迷蒙着也就勾搭到一起去了。

  但是黎修筠这正经模样,倒让我想调戏调戏他。

  “修筠,其实仔细想想,一个月的时间也挺长的,有三十个日日夜夜呢……”

  黎修筠像看疯子一样看着我,“夜白,你真是疯了!”

  大概黎修筠以为我想做白日梦。我低头笑了笑,本来答应顾景程跟他走,我就挺疯的了。

  那天早上我和黎修筠的谈话结果是不欢而散,但是我也并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毕竟十几年的交情,小打小闹也是常有,迟早会和好的。我也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

  日子仍旧平淡的像是枯水期的钱塘江,除了偶尔一点小小的涟漪之外没有任何的风浪。

  而我曾在黎修筠面前说挺长的三十个日日夜夜,竟然一下子进入了尾声。

  最后一天晚上,顾景程并没有出现,实际上在这一个月里头,他也不是经常出现在我面前,说起来是一个月,但是除了开始连着的两天,之后大概有半个月的时间顾景程都没有出现过。

  就在我以为这一个月只有两个晚上的时候,顾景程的车出现在夜庄的门口,在众目睽睽之下把我接去了名胜。

  他似乎并不害怕让所有人知道,他这次选中的女人是夜庄的老板夜白。

  之后的日子里,顾景程的车隔个一两天就会出现。

  这次已经隔了两天了,也是一个月的最后一天,我早上十点钟上的床,下午两点就醒了,大概是即将分别的那种感觉盘旋在心头,我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

  店里的姑娘都笑我得了相思病,我只是笑笑没说话。

  十点钟的时候,我几乎已经放弃了,我不知道顾景程是不是一直都这样,不会和任何一个陪过自己一个月的女人道别。

  我想骂他,拔屌无情,好歹我也是他破的处。

  到十二点钟,夜庄的姑娘们该走的都走了,今天就连成玉都不在,我只能一个人坐在吧台,就是成玉每次坐的位置,开了留声机,闭着眼睛喝红酒。

  今晚,顾景程是不会出现了,往后,他也不会出现在我的人生当中了。

  我像其他人一样深谙顾景程的规则,他绝对不会碰超过一个月的女人。第五章 顾景程你是不是精神失常了?

  夜庄所有的姑娘几乎都知道我那天晚上在夜庄等了一夜,但是谁都不敢明着说出来。

  事实上除了黎修筠之外,身边的人没人敢明目张胆的指责我。

  黎修筠是在第二天中午的时候过来的,他把刚刚躺下不足五个小时的我从床上拖了起来,然后带我去了我最爱吃的那家火锅店。

  好吧,看在美食的面子上,我决定压下今天的起床气。

  这顿饭吃的很美妙,我点了最辣的锅底,涮了一堆爱吃的菜,除了过程中黎修筠喋喋不休的数落我这一个月以来的疯狂和傻气之外,其他都非常的完美。

  吃过了那天的那顿火锅,之后我们默契的就像是约定好一般,再没有人提起顾景程的名字,这个人就像是从我的世界中消失了一样,也许,是他从没进入过吧。

  再次听见顾景程的消息,是在一个月之后。

  这一个月我把夜庄做的更加不错了,楼上的酒店房间又卖给我一层,我相信迟早我能把他们家全都买下来,这样这栋楼都是我夜白的了。

  这一次顾景程的出现是在电视上,他上电视并不稀奇,只是这次是和我讨厌的人在一起,所以我格外注意了一些。

  芦笙这个名字我真的不想说起,她大概是过往二十几年中我最讨厌的女人,我对她来说亦然。

  至于这其中的原因,我现在还不想多说。

  电视上播这条新闻的时候,正是早晨夜庄刚刚清点完,大家坐在那边聊天喝酒开着电视听早间新闻一边培养着睡意。

  “顾景程这次竟然挑中了芦笙?”

  有个小丫头惊叫了一声。

  那一个月之后我再没有提起过顾景程,她们觉得我也没把顾景程放在心上,所以现在只是当一个八卦一样讨论着。

  “芦笙不是一向走的清纯邻家女的路线吗?跟了顾景程,她这人设不就崩了?”

  “谁说不是呢?可是放眼整个京都,有哪个女人能抵挡的了顾公子的青睐和垂怜……你看夜白姐不都为顾公子破例了吗?”

  “啊!说起这个,我怎么觉得刚刚芦笙那张照片和夜白姐好像的……”

  “对呀,我一直都说这个来着,我觉得夜白姐和芦笙五官好多地方都神似!”

  我努力不让自己的脸色变得差劲,仍旧维持着微笑关掉了电视机。

  “好了,别瞎聊了,赶紧回家睡觉吧,这些大明星的事情,和咱们小老百姓没有多大的关系。”

  大家伙笑笑也就算了,确实,芦笙是现在的当红小花旦,和她们这些陪酒小姐中间隔着星际银河般的高度。

  成玉最后一个走,脸上有些气愤,“夜白,你说顾景程是不是傻逼?芦笙比得上你?他到底怎么想的!”

  我拍了拍成玉的肩膀,转身离开了夜庄。

  我和芦笙孰优孰劣这个问题我从不细想,不少认识我的人都说我长得像她,可是大家却忘了,我比芦笙要大,要真的论起来,也该是她像我。

  熬了一整晚,我根本没有心思继续想芦笙或是顾景程的事情,卸了妆倒在床上就进入了梦乡。

  门铃响个不停的时候我几乎快疯了,我的公寓买在一个独门独户的楼层,就是为了防止热闹的邻居偶尔白天串门,因为我的生活通常是日夜颠倒的。

  最烦的就是睡着了被突然吵醒!

  可门口的人仿佛比我更有耐心,我不开他不走!

  气愤的穿着睡衣蓬头散发的去开了门,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来人,眼前突然就是一黑。

  进门关门、将我压在门板上、埋头在我脖子上胡乱啃着这一番动作几乎发生在半分钟之内,我还未反应过来将他推开,鼻子已经先闻出了巨大酒气当中,夹杂着一丝熟悉的薄荷烟的味道。

  “顾景程?”

  我试探着问了一句,但这成了我最后的一句话,接下来,顾景程抱着我进了屋,用他的嘴巴堵住我的嘴,像是之前那些个夜晚一样,探索着我的身体深处。

  整个过程当中我几乎都是晕眩的,大脑拼命的想要思考现在的情况,但是身体却并不允许自己分心,顾景程像是发了狠似的,每每在我清明几分的时候就再一次发力,让我陷入迷离之中。

  过程大概持续了一个多小时,中途我晕过去一次,然后又被他冲撞着醒了过来,喝了酒的顾景程很沉默,就是重复着最原始的动作,然后释放在我的身体深处。

  那一刻我陡然间惊醒过来。

  他……没有做任何的防护措施!

  今天的顾景程实在是太反常了,他已经打破了太多原本的规则。

  一个月之后的再次触碰,脱离了名胜顶层的总统套房,甚至没做任何的防护措施!

  我伸出舌头,舔了舔干涩的唇,伸手推了推仍旧趴在我身上喘着粗气的顾景程,用沙哑的嗓音问道。

  “顾景程,你是不是病了?精神失常吗?”

  顾景程好像真的有些累了,嗓音里头都带着倦意。

  “桌子上,答案自己去看。”

  说完他便滚到了一旁,毫不介意的睡在了我的床上。

  桌子上的东西是顾景程进门的时候丢下的,我有些害怕又有些期待的看着那个文件袋,眯了眯眼,一鼓作气的上去打开了。

  里面一共有两份合同。

  婚前协议和婚姻关系合同书。

  那一刻我的脑袋是空的,抓着两份合同的手指指节发白,我重新回到房间,想要跟顾景程问问这到底是什么,可当我站在门口的时候,却发现顾景程已经睡着了。

  他睡得似乎不太安稳,眉头微微蹙着。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顾景程的睡颜,一时间竟不忍心叫醒他。

  算了,等他醒过来再问吧。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晨如朝露爱如霜》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830.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