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我不是西门庆》陈东叶小蛮苏青姮赵飞燕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我不是西门庆》陈东叶小蛮苏青姮赵飞燕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001章 我从山中来

  "混蛋!你把我的奶都挤出来了啦!"

  当这句话从一个女孩子,特别还是一个大美女的口中说出来的时候,肯定会引起无数牲口的奇妙幻想。

  奶都被挤出来了?那衣服不得湿了啊,那画面,得多诱人啊?

  一时之间,所有牲口全部将目光紧紧的盯在了美女胸口上。

  略显拥挤的公交车上,正发生着这样一幕。

  一个身材高挑,绑着马尾辫的美女,正满脸晕红的看着身前的男生,小嘴嘟起,秀眉紧皱。

  公车上,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了过来,等着看好戏。

  陈东一听,顿时乐了。

  刚才自己那样对她,她不但没有抗拒,还配合自己,怎么现在却突然生气了?

  不经意间,陈东的目光再次扫到了女孩鼓鼓的胸脯上,顿时明白过来。

  原来此刻,女孩儿的衣服上,竟然沾满了酸奶的痕迹,奶液紧紧的贴在身上,和女孩儿雪白的肌肤,交相辉映。

  女孩儿一只手抓着扶手,另一只手里正拿着一包被挤扁的酸奶。

  一切都明白了。

  陈东心中忍不住暗笑一声,刚才自己那样对她,她不但没有抗拒,还配合自己。现在却是因为身上沾了污渍,失了形象,才对自己发火。

  女人啊,特别是美女,果然是一种奇怪的动物。

  不过想到刚才自己对她做的事,陈东心里有鬼,也不好反驳。再加上这会儿,估计也没人听他解释,就算他解释了,别人也不会认为他有理的,谁让对方是个美女呢。

  看到眼前美女气鼓鼓的样子,以及胸口那片白色的酸奶痕迹,陈东忍不住再次回味起来。

  手感真不错啊!

  这也是个机会,本来车子到站,两人各奔东西,或许就再也见不到对方了。

  此刻美女虽然指责自己,可却也是个接近对方的机会呀!

  如此想来,陈东立刻主动揽过了责任。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帮你擦擦。"

  说着,他的手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在美女沾有污迹的衣服上,猪手很自然的擦拭了下。

  虽说擦去了一部分酸奶,但仍旧残留一部分。

  陈东叹了口气,就要继续伸出手,再擦一遍。

  此时此刻,马尾辫美女压根没想到眼前这家伙居然胆大到这种地步,当场就呆住了,第一次居然忘了闪躲,被占了便宜。

  直到陈东打算去擦第二下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

  嫣红迷人的嘴唇因愤怒和惊愕微微张开,白嫩如玉的俏脸被羞赧和恼怒的表情所充满,此刻正逐渐变红……

  一眨眼之间,双颊和耳朵都浮慢了红晕,甚至连那天鹅般的玉颈也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绯红。

  "你这个流氓,混蛋!"马尾辫一边骂着,一边拿着手里的酸奶砸向陈东。

  要是没人的话她也就忍了,可是众目睽睽下,混蛋,你当我是什么人啊!

  女孩晕红着脸瞪着陈东,心里忍不住腹诽。

  "娘西皮的,你撞了我,我没说你,还帮你擦,你反而得寸进尺了。"

  眼看美女的气越来越大,陈东心中也有些不爽起来,他一把抓住马尾辫美女的小手,酸奶瓶吧嗒一下落在了地上,然后一脸严肃的盯着对方。

  刚才光顾着享受了,此刻仔细看来,这妞长的确实非常漂亮,精致的小脸,娇嫩的肌肤,一双明媚的眸子,特别是她说话的时候,露出来的一颗虎牙,让人感觉很是可爱。

  加上胸前被打湿的T恤紧贴在身上的诱惑,又平添了许多的妩媚和妖娆。

  陈东心中闪过一丝荡漾,很快恢复平静:"我已经向你道歉了,还主动帮你擦,你还想怎么样?"

  "你……"马尾辫感觉自己要气疯了,你摸了人家女孩子的胸,居然还觉得自己有理了?见过无耻的,但是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

  此时,陈东见马尾辫说不出话来,恍然大悟道:"哦……我明白了,你是不是觉得很内疚,想要道歉又说不出口,没关系,我这人一向很宽容的,我接受你的道歉。"

  "我……"

  "好了好了,不用道歉了,我已经原谅你了。"陈东笑呵呵的松开了马尾辫的手。

  "混蛋!"

  马尾辫都快哭了,她第一碰到这么难缠无耻的家伙,她很想好好的收拾下这家伙,可是一想到现在那么多人看着,再纠缠下去,吃亏的只会是自己,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找地方把衣服换了。

  她凶巴巴的瞪了陈东一眼,娇声骂道:"臭流氓,你别得意,下次别让姑奶奶碰到你,走着瞧,哼!"

  说完,她狠狠的跺了一脚,然后一手捂着自己胸部,朝后车门挤过去,刚好这会儿公交车到了一个站点,停了下来,马尾辫赶紧就从后车门下车了。

  "嘶……"

  陈东嘴角咧了下,吸了口气,他抬起脚抖了抖。

  马尾辫那一脚,重重地跺在了他的脚背上,而且对方穿的还是高跟鞋。

  这一脚下去,换做普通人,起码两天不能正常走路。

  幸亏他体质非凡,这点疼痛对他来说,算不了什么。

  陈东又有些庆幸,还好那女的不是打自己巴掌,那可比踩脚丢人多了。

  周围的乘客也都回过神来,许多男的刚才还在羡慕嫉妒恨,为什么这种好事没让自己碰上。那样极品的美女,要是能摸一把,别说被踩一脚了,就是去医院住个两天都值得啊。

  感受到周围幸灾乐祸的反应,陈东重新站起身来,伸出摸了马尾辫胸口的右手手指,轻轻的舔了下。

  随后,他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真甜……真软……"

  周围再次响起一阵哀嚎,那些人一个个嫉妒得脸都绿了。

  可是真要把当事人换成他们,估计都会装成正人君子,就算心里有无数龌龊的想法,也不会表露出来。

  所以说,陈东其实是个很单纯朴实的人。

  就在陈东回味着马尾辫胸部手感的时候,旁边坐着的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儿认真的对他说道:"叔叔,你很疼么?你来坐我这里吧,不过,叔叔以后不可以随便占大姐姐的便宜哦。"

  小女孩儿天真的话语,引起乘客们一阵哄笑。

  陈东的表情瞬间呆滞了,有没有搞错啊,叫刚才那个美女大姐姐,叫我大叔?我看起来有那么老吗?我也是未成年好不好!

  不过小女孩的话让陈东马上反应过来,忍不住也是有些老脸通红。

  刚才自己在车上对马尾辫美女做的事,该不会让她都看到了吧?

  那可是少儿不宜啊!

  想到这里,他露齿一笑道:"不用了,叔叔没事的,站着就行了。小妹妹,刚才你看到的事情,不能对别人说哦!"

  小女孩看着他,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虽然被周围乘客关注着,但陈东脸皮厚的很,根本不在乎,淡然自若。

  又过了两站,陈东终于到站了,他提着自己的麻布袋子下了车,看着周围耸立的高楼大厦,很快就找到了目标。

  在离陈东不到二百米的正前方,一座大楼矗立。

  大楼最上面"帝豪大厦"四个金碧辉煌的大字,在阳光的照耀下,仿佛一顶皇冠。

  陈东直接朝着它的方向走了过去。

  到了下面,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张,看了下上面的地址,又叫住路人询问了下,确定是这里之后,才走了进去。

  陈东来到了六层,刚走出电梯,就看到前面一个青姮集团的标志。

  此时,旁边有两个前台小姐正在说笑,陈东便上打算询问。

  而那个长发前台扫了陈东一眼,就没有再搭理,另一个短发前台却露出微笑,礼貌问道:"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么?"

  "我找苏青姮。"陈东微笑着说明来意。

  "你找我们总裁?"

  刚才对陈东不屑的长发前台这才转过头来,仔细打量了下来访者,看到他土里土气的穿着,手里还拿着个麻布袋子,鄙夷之色更加浓郁了。

  "又是乡巴佬来认亲戚的吧,现在的人啊……"

  短发女孩儿冲他歉意的笑了笑,询问道:"您有预约么?"

  "那是什么?"陈东愣了下,见个人那么麻烦么?

  "那麻烦先生说下您的名字,我帮您咨询下。"短发女孩儿只好说道。

  他冲短发美女笑了笑,说道:"我叫陈东,你和青姮姐说下她就知道了。"

  "青姮姐?叫的真亲切啊?"长发前台又不以为然的轻声说了句。

  感觉一阵醋味,陈东不满的看了她一眼,目光在她胸前的牌子上扫过——肖银倩,确实挺欠的。

  而那个短发女孩儿则叫温暖,很温馨的名字,人如其名。

  肖银倩更加不爽:"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

  陈东鼻子嗅了下,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他冷笑道:"美女见过,但是嘴这么臭的还是第一次见到,哦,我说呢,原来是来大姨妈了啊,难怪呢。"

  "你……"

  肖银倩刚想反击,可是看到陈东冰冷的目光,心中突然寒意大盛,全身都如坠冰窟,硬生生把剩下的话给憋了回去。

  "倩倩,你这样对客人,经理知道又要说你了。"短发女孩儿温暖劝了句,连忙又对陈东说道:"陈先生,我刚给总裁助理打了电话,请稍等片刻。"

  陈东恢复正常的神色,冲温暖说了声谢谢,女孩儿微微一笑,去给他倒了杯水,

  就此,陈东一边休息一边等待。

  ……

  青姮集团总裁办公室内,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子脸上满是无奈的表情。

  前面沙发上坐着一个青春靓丽的漂亮女孩儿,女孩儿撅着嘴,正一脸不满的抱怨道:"表姐,你说我怎么那么背啊,居然碰上这么无耻的人呢?"

  "小蛮,我说了派人去接你,你自己非要坐公交车……"苏青姮平素里充满威严的脸上,此刻却露出颠倒众生的笑容,无奈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儿。

  "我这不是体验生活么,谁知道这么倒霉。哼,不管了,本小姐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我一定要逮着那小子,好好的收拾他一顿……"

  换好衣服的叶小蛮紧握着粉拳,咬牙切齿,嘴角露出一颗虎牙,煞是可爱。想到刚才在公交车上,那个混蛋对自己做的事,叶小蛮脸色晕红的同时,心中也是忍不住微微荡漾了一下,然后轻轻呸了一声,"我在想什么呢!那个色狼!"

  正说着,苏青姮接到了助理的电话:"陈东?"

  她神情一愣,脑海中不由的浮现出一个身影,眼中露出一抹笑意。

  "你带他来我这儿。"003章 打脸

  苏青姮呆愣片刻,随后她哭笑不得,如果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在她面前说这番话,她或许还会当回事,然后残忍地拒绝。

  可是,陈东说这话,在她听来,就显得孩子气了。

  在她的心目中,一直把陈东当弟弟看待,根本就没有别的想法。

  至于陈东说出这番话,她也只当陈东对美好事物的向往罢了。

  毕竟,她对自己的情况也很清楚,那倾国倾城的容颜,让她从来不缺乏追求者。

  但是这类人太多了,反而让她没有太大的兴趣,眼界越来越高,以至于对那些男人都没有感觉,一心只把精力放在事业上。

  "小东,你才多大啊,就想娶姐姐当老婆啊?"苏青姮不生气,反而笑了起来。

  陈东一点不像是在开玩笑,表情十分的认真:"没关系的,再过几年我年纪就够了。"

  "哈哈,等那个时候,姐姐可就老了。"

  苏青姮开着玩笑,她现在才不过二十八岁,而且保养的很好,别说再过四年他才三十二岁,就算是三十八岁,她看起来也和二十多岁差不多。

  陈东没有计较这些,继续说道:"青姮姐你放心,我有办法让你永远都不会老!"

  苏青姮再次一愣,越发觉得陈东的话有些孩子气了,人怎么可能会不老呢,最多是延缓衰老罢了。

  陈东确实没有说谎,他从小体质弱,爷爷就每天用各种珍稀药草给他浸泡,其中更有几样千年份的稀世灵药。

  这么多年下来,陈东整个人都成了药人,他全身上下,每一样东西都有着匪夷所思的作用。

  他的口水可以增强免疫力,汗液能够散发男性荷尔蒙,血液包治百病,身上的肉吃一块能延年益寿,放个屁都有凝神静气的功效。

  当然,他的能力还远不止如此!

  但这种事情太过匪夷所思,若是让别人知道,恐怕要把陈东给抓起来切片研究了。

  所以,爷爷千叮咛万嘱咐,让陈东不要泄露自己的秘密。

  叶小蛮在一旁已经忍不住了,她揉着自己笑痛的肚子,说道:"陈东小弟弟,你野心可不小啊。居然想娶我表姐,你知不知道,追我表姐的人,海了去了,里面最差的人,都要比你优秀百倍呢。我看啊,你是饿晕了才会说这些胡话吧?"

  可见说让女人永远不老的话,叶小蛮压根就不相信。

  陈东张了张嘴,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

  "我一定会让你们相信的。"陈东暗想。

  "好了,你们两个休息下,我再把手上的文件处理下。"

  苏青姮只当是一个玩笑,回到自己的位置继续忙碌,让叶小蛮陪陈东。

  "看到了吧?你就是个小弟弟而已。"叶小蛮自认为获得了胜利,得意的说道,一颗虎牙闪烁着灿烂的光芒,一如她此刻的心情。

  "哼,我可不小。"陈东看了眼苏青姮,见她没注意,挺了挺腰,引来叶小蛮一阵鄙夷。

  "哼,流氓。"

  苏青姮很快就忙完手头的工作,三人一起离开。

  他们刚走到门口,就发现两拨人正在对峙着。

  一个抹着浓妆的长发女子站在前面,身旁站着五个流里流气的男人,为首之人穿着背心,胳膊上绣着刺青,目光阴冷。

  另外,四人身材魁梧健壮,都在一米八以上,一个个面色不善。

  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了,但这五个人把公司大门给堵住,不让人离开,青姮集团的员工无奈没法走。

  两个公司的保安去驱赶他们,也被打伤,一个半张脸都肿了起来,另一个则嘴角流血。

  公司的那些男员工一个个义愤填膺,却都不敢上前一步。

  在这群员工前面,一袭职业装的云菲正冷目而视,警告道:"肖银倩,你违法公司规定被开除,是你自身的原因,你不思悔改,反而带人堵住公司门口,我劝你赶紧离开,不然我真报了警,事情就不好收拾了。"

  被开除的肖银倩有恃无恐,冷笑道:"不就是看不起一个土包子而已,你就把我开除?你们青姮集团真是好厉害。哼,云助理,你们先把我辞退,对我造成了精神伤害,你们得赔我钱。另外,你们还要把那个叫陈东的小子交出来。"

  "不可能!"

  云菲很干脆的拒绝了,她是个原则性很强的女人。

  肖银倩本身就犯过好几次错,直到现在才辞退她,而且还把工资照常发给她,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她还想索取赔偿,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陈东是苏青姮的客人,她断然不可能交出陈东的,那影响只会更加恶劣了。

  "不可能?那行,大爷今天就堵在这儿了,你们谁也别想走!"

  肖银倩旁边的刺青男子冷笑着威胁起来。

  云菲见对方态度如此恶劣,当即掏出手机,就要报警。

  "臭娘们,居然还敢报警?"刺青男子骂了句,就冲过来夺云菲的手机。

  "住手!"苏青姮面容阴沉的走了出来,怒视着眼前闹事的人。

  刺青男子看到苏青姮,眼睛一亮,毫不掩饰自己的贪婪之色,色迷迷的问道:"这位美女又是谁啊?长得真跟仙女似的。"

  苏青姮寒着脸说道:"我是青姮集团总裁,关于肖银倩的事情,一切都是按照公司规定来的,如果你们再胡搅蛮缠下去,对你们没有好处!"

  "哟,美女挺有个性的吗?"刺青男子得意的笑了起来:"你们不想赔钱也没什么,只要你陪大爷我好好玩玩,什么事都好说。"

  肖银倩听到这番话,大为不满,但是她知道自己和身边这个人的关系也就一般,他能来帮自己出气已经很仗义了,她可不敢有更高的奢求。

  陈东已经知道这些人是来找他麻烦的,他本想自己解决,但是既然苏青姮站出来了,他就决定暂时忍耐下,毕竟这里苏青姮做主。

  可是听到这个刺青男子居然这样调戏苏青姮,却是陈东不能容忍的事情,在他的心目中,苏青姮是任何人都不能亵渎的。

  在刺青男子说完那番话,陈东就走了过去,叶小蛮连忙拽住他的胳膊。

  "喂,你不要命啊,他们就是来找你的,你上去送死啊,他们可是社会上混的,没看那两个保安都被打的那么惨。"

  陈东扭过头,冲叶小蛮淡淡一笑,道:"你放心吧,杀人是犯法的,我不会杀他们的,我出手有分寸!"

  叶小蛮呆了下,陈东已经挣脱她的手,走了过去,气的叶小蛮跺脚:"这个家伙,脑袋有坑啊,怎么每次说话他都是另外一个逻辑啊?公交上是这样,现在又是。"

  尽管气愤,叶小蛮还是跟了上去,她虽然对公交车上的事情始终怀恨在心,但是现在显然不是内讧的时候,而且她答应了苏青姮罩着陈东的,要是让人欺负了,那她多丢面子啊。

  陈东刚走过来,肖银倩就看到了他,冲身边的刺青男子说道:"豹哥,就是他!"

  豹哥看向陈东,眼睛瞬间眯了起来,苏青姮连忙挡在了他的身前:"陈东,你别怕,有姐姐在,不会让人伤到你的。"

  "哟呵,难不成这小子是你养的小白脸么,美女居然这么维护他?不过,这小子怎么能满足美女你呢,还是让哥哥来吧,包准让你欲仙欲死,哈哈。"

  豹哥阴阳怪气的笑道,然后伸出色手,摸向苏青姮的下巴。

  面对苏青姮这样的女人,试问有哪个男人能淡定得下来?特别是像豹子这种混混,本性完全曝露了出来。

  "啪!"苏青姮一巴掌打开了豹子的手,紧接着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铁青着脸怒斥道:"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被人当众打脸,豹子脸色瞬间阴冷下来,怒声叫着,凶横的抓向苏青姮。

  突然,一只手突然抓住他的手腕,一把将他往后推了回去。

  陈东站出来,挡在苏青姮的面前,盯着豹子说道:"我不管你叫豹子还是狗子,刚才你调戏我青姮姐,罪该万死。但我爷爷从小教导我,如果一个人有悔改之心,应该给他机会,我现在给你机会,自己掌嘴十下,跪下来向青姮姐磕头道歉,我可以饶了你。"

  一身土里土气的陈东说出这番话,着实让原本有些严肃的氛围顿时多了不少喜感。

  青姮集团的员工憋着不敢笑,而被陈东推开,愣了下的豹哥却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

  他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指着陈东:"哈哈,你、你说什么?让我掌嘴?豹哥我今年听到最大的笑话,老六,你去让这小子好好清醒下。"

  "你敢?"苏青姮怒喝着,刚要护住陈东,却见陈东脚下一动,整个人如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直奔豹哥。

  "既然你不愿意,那么就由我亲自动手吧!"

  此时,陈东的目光变得冷厉,完全没有之前憨厚单纯的样子。

  正嚣张大笑的豹哥只感觉眼前一花,一个人影就冲到了他的面前,心头一抹莫名的寒意生起,他想要说话,但是却来不及开口了。

  一个强有力的巴掌重重的落在了他的脸上,豹哥敢肯定,这是他这辈子挨的最狠的巴掌。

  因为这一巴掌下来,他的整个人脑袋都蒙了,半个大脑的血液似乎都在这一刻拥挤到了另一半的大脑中。

  非但如此,豹哥的脑袋连着身体更是随着这一巴掌转了一圈,半张脸都肿了起来,没等他清醒过来,另一巴掌已经打在了另一半脸上。

  两个脸蛋,终于对称了。

  老六这个时候才走过来,连忙冲过来对陈东出手,苏青姮在后面并未看清楚豹哥的样子,但看到老六出手,关心的提醒陈东小心。

  陈东稍稍抬了一下脚,很快就收了回来,冲上来的老六就倒飞了出去,和后面的三个人撞在了一起,三个高大健壮的汉子,居然接不住他一个人,瞬间滚作一团,十分狼狈。

  而最前面的豹子,此刻仍在享受着啪啪响的打脸服务!

  身后的人看清楚这一幕之后,全部张大了嘴巴,都惊得说不出话来。004章 财迷

  原本紧张的局势,随着陈东出手,瞬间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发展了,刚才还凶神恶煞,气势汹汹的豹哥等人,此刻全部蔫了。

  那几个被撞倒的人还算好,并没有太大的问题,很快就爬了起来。

  但是挨了陈东一脚的家伙,却愣是在其他人的搀扶下才爬了起来,脸色发白。

  那一脚,显然让他吃了大苦头,再看向陈东的眼神都充满了恐惧。

  至于其他人,哪里还敢动手啊,他们混了这么长时间,眼力劲还是有的。

  倘若只是普通人,他们早就一窝蜂上去了,可眼前这家伙,简直不是人啊。

  一个一百八十斤的大汉,就这么被他一脚踢飞了,而且看起来还气定神闲的,他们上去也不够对方几脚踢啊。

  刚才最为嚣张的豹哥,现在脑袋都是蒙的了,被陈东这几巴掌打得,半天回不过神来。

  此时青姮集团的门口,除了陈东打豹哥脸发出的啪啪声,就只剩下其他人……或是紧张,或是激动,或是压抑的呼吸声

  陈东说到做到,说十个就是十个,不多也不会少。

  当十个巴掌结束,豹哥那原本还算得上英俊的脸,此刻完全成了猪头了。

  那脸肿的几乎分不清五官,那特别是那双眼睛,被一堆肿起来的肉挤在里面,让人看得想笑。

  "噗嗤……咯咯……"

  不少人对豹哥等人有些惧怕,没敢笑出来。

  少一根筋的叶小蛮却没想那么多,当场就笑了起来,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捂着小嘴,笑的是花枝乱颤。

  "哈哈,好有趣啊,跟猪头似的。"

  "那小娘皮,你说谁呢?"豹哥的手下害怕陈东,却不怕其他人,他们和豹哥好歹是荣辱一体,现在被一个小姑娘耻笑,顿时感觉不爽,叫嚣起来。

  陈东撇开摇摇晃晃脑子陷入混乱的豹哥,看向其他人,一本正经的说道:"你们是他的帮凶,而且还不知悔改,骂我小蛮姐,也要受罚,你们是自己动手,还是让我动手?"

  苏青姮在一旁看着陈东的侧面,心里突然觉得有些看不清楚这个男孩子了,前一秒发生的,无形之中让他的身影似乎高大了许多。

  刚才被陈东踹了一脚的家伙,正憋着满肚子火气。

  他的脾气也很暴躁,见陈东还是如此嚣张,当即怂恿着其他人替他和豹哥报仇:"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上,这小子再厉害,也就一个人,我们一起上,他不是对手的……哎,你们干什么?"

  他不说还好,他这开金口,另外三人面面相觑,然后立马动手……

  当然,他们不是对陈东出手,看到陈东向他们走来,他们当场就吓了一跳,然后不约而同的围住刚才说话那小子,紧接着就是一通拳脚。

  "你们这群混蛋,干嘛打我啊……"

  "哎呀,别打脸啊……"

  原本陈东见他们不动手,就想着辛苦下,把他们也收拾了,可没想到接下来会是这么戏剧性的一幕。

  而且看那三人也不是装模作样,是真的把那个被自己踹了一脚的家伙暴打了一顿。

  他们似乎怕下手不够狠,陈东找他们麻烦,那是相当的卖力。

  陈东正琢磨着要不要让他们住手,苏青姮开口了:"小东,让他们住手吧,在公司门口打打闹闹的,像什么样子?"

  那三人都看向陈东,见陈东不发话,他们可不敢停下来。

  "可以了。"陈东点了点头,看了眼猪头哥,对后面三人说道:"带上他一起滚蛋。"

  "是是是。"幸存没事的三人连忙驾着猪头哥,和另外那个被他们暴打的哥们,朝电梯走去。

  "陈东突然心头一动,叫住了他们:"等下。"

  "大、大哥还有什么吩咐?"三人赶忙停下来脚步,其中一人紧张的问道。

  "你们在这里闹事,影响了我们公司员工工作,造成了极大的损失,等你们老大清醒了,记得带钱过来赔罪。不然,我会亲自找上去,好好谈谈这件事。"陈东一脸严肃的说道。

  "是是是。"现在这时候,除非他们还想找打,否则都得按陈东的话来办。

  "滚吧。"陈东大手一挥,三人架起两个伤员屁滚尿流的走向电梯。

  "走楼梯,电梯我们要用!"陈东继续说道。

  那几个人都快哭了,这可是六楼啊,还架着两个人,但是他们没敢说话,只能从楼梯下去了。

  直到他们都走了,刚才狐假虎威的肖银倩才清醒过来,她见大家都面色不善的看向她,顿时就慌乱了,话都没敢说一句,扭头就追进了楼梯。

  "呼~"

  大家都松了口气,旋即围在了陈东的身边,不是要签名就是要电话号码的,一个个跟见了超人似的。

  还好苏青姮作为总裁,一句话就把这些人给驱散了。

  云菲有些歉意的对苏青姮说道:"苏总,是我没处理好这件事。"

  "呵呵,菲菲,这事不是你的错,那肖银倩品性不好,应该辞退,你处理的很好。以后再招人,要严格要求品行。"苏青姮叮嘱道。

  "恩。"

  云菲点了点头,随后看向了陈东,苏青姮笑着介绍道:"菲菲,这是小东,我以前资助的学生,今年考上海大,过来看我。小东,这是云菲,我的学妹,现在是我的助理,也是海大毕业的,也是你的学姐哦。"

  "菲菲姐你好,你真漂亮。"陈东笑着和云菲握手,算是真正认识了。

  叶小蛮在一旁叫道:"好哇,小东子,你刚才还说要娶表姐呢,转眼又夸菲菲姐漂亮,你不会是想脚踏两只船吧?"

  "小蛮姐你别胡说,我这么痴心的人,怎么会干那种事?"陈东连忙辩解:"只是菲菲姐确实漂亮嘛。"

  "哼,也没见你说我漂亮。"叶小蛮撅着嘴嘟囔道,心里头却有些庆幸,幸亏之前自己动手打他的时候,他没还手,不然的话,自己岂不是很惨?

  她声音虽然很低,陈东却听的清楚,忍不住苦笑,感情这位是吃醋啊,女人还真是的。

  云菲听了叶小蛮的话,狐疑的看向苏青姮,苏青姮尴尬的咳嗽了声,说道:"好了。小蛮,时间不早了,咱们都去吃饭吧。今天幸亏小东在,不然情况会很糟糕,不如就让我请客吧,也算是给小东接风洗尘。"

  "哇,表姐你真是太好了,知道人家穷,替人家解围。"叶小蛮夸张的说道。

  苏青姮无奈摇头:"你呀,你要是能安分些,你爸妈也不会克扣你的生活费了。"

  "哼,我哪里不安分了,是他们小气嘛,害的我连打车都舍不得打。"叶小蛮抱怨道。

  原本三人的饭局,多了一个云菲,不过云菲性格比较冷,话并不多,只是对陈东比较有兴趣。

  苏青姮简单跟她介绍了下,但是这些信息,连苏青姮自己都有些怀疑,她和陈东也算熟悉了,见过多次面,十年来信件联系次数也不少,却从不知道陈东如此能打。

  不过苏青姮和云菲都是成熟稳重的人,不会轻易的去询问别人的秘密。

  好在有叶小蛮在,她是个活跃分子,对陈东的事情好奇问个不停。

  陈东坦然地解释说自己从小在山里长大,爷爷天天监督他锻炼身体,而且他时常上山,和山上的野狼黑熊打架,所以比较厉害。

  三女听得一愣一愣的,有些不相信,可是看陈东那一脸憨厚淳朴的表情,又不像骗她们,最后将信将疑。

  叶小蛮问完陈东能打的原因之后,就又开始问别的了,只是这些话让苏青姮听到,有些哭笑不得。

  "哎,小东子啊,你打算敲诈他们多少钱啊?"叶小蛮两眼冒光的问道。

  "那怎么能叫敲诈呢,那是赔偿!"陈东严肃道。

  "对对,赔偿,你打算让他们赔偿多少啊?"

  "我也不知道,看他们赔多少吧。"陈东挠了挠头,心里也没底:"对了,你问这个干嘛?"

  "嘿嘿。"叶小蛮干笑了两声,居然露出了罕见的羞涩表情:"等你拿到钱,你能不能支援姐姐一些,等姐姐有钱了就还你!"

  "行了。"苏青姮哭笑不得的说道:"小蛮,小东他从山里来的,好不容易有点钱,你还欺负他?"

  "哼!表姐,你都不帮我,难不成我找小东子帮忙还不行?"叶小蛮抱怨道。

  "咦?小东子好难听啊,咋感觉像太监的名字啊。"陈东眨了眨眼睛笑道。

  叶小蛮表情一愣,连忙露出讨好的笑容:"额,这个……好东东,好弟弟,姐姐以后叫你东东,不,东哥哥!"

  "可是……我比你小唉。"陈东强忍住笑意说道。

  叶小蛮很想撂挑子不干了,娘西皮的,姑奶奶好不容易出卖一次节操,你呀的居然还跟姑奶奶装起嫩了。

  但是一想以后自己恐怕得多指望陈东,叶小蛮只好继续用连她自己都受不了的声音嗲声嗲气的说道:"没关系了啦,你比人家成熟呢。"

  看到在自己面前发嗲的叶小蛮,陈东宁愿她彪悍一点,自己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连忙叫住叶小蛮:"行了行了,打住!我答应你,等钱到手,分你一半。"

  "哇,东哥哥真好,人家爱死你了。"叶小蛮说着,就朝陈东扑去,还撅起粉嘟嘟的小嘴,在陈东的脸上亲了下。

  温润的感觉在脸上一闪即逝,陈东感觉自己吃了大亏:"你居然偷吻我,不行,我得亲回来。"

  说完,陈东一把拽住叶小蛮,也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下,叶小蛮身体一僵,感觉像被电击了一下。

  娘西皮的,姑奶奶居然被人亲了?还是一个臭男人?

  没等叶小蛮发飙,陈东突然好奇的问道:"对了,蛮妹,你平时应该不缺生活费吧,你找我要那些钱干嘛啊?"

  "啊?这个……"叶小蛮原本彪悍的表情再次变得羞涩起来,扭捏的不说话,但是听到陈东叫的那声蛮妹,再次让她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这家伙,真会大蛇随棍上啊,姑奶奶刚叫你一声哥,你就叫上妹妹了。

  不过,为了票子,姑奶奶忍了!

  苏青姮实在受不了这俩活宝了,瞪了叶小蛮一眼,对陈东说道:"她的钱啊,除了吃喝就是泡妞了!"

  "泡、泡妞?你是蕾丝边啊?"陈东瞪大了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005章 纸巾

  听着陈东惊讶的话,特别是看到他那看怪物的眼神,叶小蛮立刻就不爽了,怒视着陈东说道:"蕾丝边怎么了?蕾丝边犯法了吗?"

  陈东没说话,而是谨慎的站在了苏青姮的面前,像是防狼似的说道:"蕾丝边倒是没什么,只要你不把主意打在青姮姐身上就好。"

  "小东,你说什么呢?"苏青姮无语的摇头,轻轻的拍了下陈东的肩膀。

  叶小蛮鼻子一挺,两步走到了苏青姮的身边,搂住苏青姮的胳膊,身体和她紧紧贴在一起,得意洋洋的冲陈东说道:"我就打表姐的主意了,你咬我啊?"

  陈东这下没辙了,他也很想厚着脸皮搂着苏青姮吃豆腐,但是越是喜欢的就越是在意,他怕自己这样做会引起苏青姮的不满,便不再和叶小蛮纠缠。

  "我刚才出了点汗,借我点纸用下。"

  叶小蛮把自己的包丢给陈东,笑道:"我包里有,你自己拿,顺便帮我拿着包,嘿嘿。"

  陈东撇了撇嘴,从包里找了半天,终于找出一包纸,随手取出一张来。

  看着手里的白纸,陈东感觉怪怪的,心说这纸怎么这么厚呢?不管了,兴许女的喜欢用这种纸吧。

  陈东擦了汗之后,觉得纸还挺干净的,就塞进口袋里,下次再用,爷爷从小就教导他,要杜绝浪费,他现在是身体力行。

  说话间,四人到了下面,司机把车开出来,四人上了车,直奔苏青姮打电话定好的酒店过去。

  天海市的交通还算便利,没有太多堵车的情况,没一会儿就到了星辰大酒店,一家四星级的酒店。

  陈东从来没进过这种高档的地方,丝毫不怯场,只是有些好奇的四下打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乡下来似的。

  而他身上那土得掉渣的衣服,也引起不少人的注意,更重要的是,他这样的形象,身边居然有三位极品美女陪着,惹得周围的男人们羡慕嫉妒的不得了。

  陈东对这些并不在意,但是苏青姮久居高位,平日里也算是明察秋毫了,也注意到了这个情况,她皱了下眉头,没有多说什么。

  但是,等他们到定好的位置坐下之后,苏青姮才对叶小蛮说道:"小蛮,你和小东去学校报道前,先帮他买身新衣服吧。"

  叶小蛮看了眼陈东,连连点头:"嗯嗯,这个必须得有,好歹是我的小弟,穿成这样,岂不是给我丢脸么?再说了,人长得挺不错的,穿这身衣服太影响形象了。"

  陈东别的倒是没怎么在意,可听到叶小蛮夸他的话,立刻笑了起来:"蛮妹也觉得我很帅嘛?嘿嘿,没办法,天生丽质难自弃啊,上高中那会儿,好多女生追我啊,但我心里一直只有青姮姐一个人,所以,我一直为青姮姐守身如玉。"

  如此夸张,毫不收敛的表白,着实把叶小蛮和云菲给雷得不轻,作为表白对象的苏青姮也很是无奈,陈东又不是那种登徒子,她总不能训斥他吧。

  而且,陈东刚刚又帮了她的忙,对她也算比较尊重,自己可以拒绝别人的求爱,但却没有权利拒绝别人喜欢自己。

  无奈之下,苏青姮只当这是陈东不成熟的表现,或许等他开学以后,见到更多漂亮年轻的女孩子,就不会再这样子了。

  大家点完菜之后,苏青姮担心陈东又说刚才的话,就主动转移了话题,关心的提醒道:"小东,你虽然很能打,但是毕竟还是个孩子,明枪易躲,暗箭难防,那个豹哥明显是个社会混混,你把他打成那样,又让他赔偿,他肯定不会答应的,甚至有可能会报复你。不过你也别担心,这事我会替你解决的。"

  陈东嘿嘿一笑:"青姮姐,我就知道你关心我,但这事我自己能解决。"

  他的语气格外的坚定,苏青姮看着他,神情有些恍惚,不知不觉间,当初那个在自己怀里撒娇的小男孩,现在已经长成大男生了,时间过的可真快。

  苏青姮只当是陈东自尊心强,也就没有多说什么,心里却下定决心好好保护他。

  或许是因为饿了,也或许是之前说够了,叶小蛮难得没有再像刚才那样说个没完,一直到饭菜上来,她才高呼一声拿起筷子就埋头吃了起来。

  "你是不是几天没吃饭了?"陈东看到叶小蛮一点也不淑女的狼吞虎咽,纳闷的问道。

  "哼,要你管!"叶小蛮白了他一眼,顺手把陈东面前的一盘狮子头给端走了,搞得陈东有些抑郁,感觉叶小蛮是故意跟他对着干的。

  不过陈东并不挑食,反正苏青姮点的菜够多,也不怕他吃不饱。

  云菲性格比较冷酷,自始至终都没有怎么主动说过话,若非苏青姮问她,她或许一直都会板着脸,只是陈东却注意到,云菲时不时的看自己几眼,眼神中充满了好奇。

  被一个冷酷的美女不时的盯着,陈东感觉压力好大,吃饭都有些别扭了,过了一会儿,当云菲再次有意无意看过来的时候,陈东忍不住了,纳闷的问道:"菲菲姐,你干嘛总是看我啊?难道你一见钟情爱上我了吗?虽然我知道自己很帅,但是我心里只有青姮姐一个人!"

  "行了,干嘛总拿我说事。"苏青姮倾城绝代的脸上再次露出苦笑,心说这孩子真是魔怔了啊,看来得尽快给他找个女朋友,不然总是把心思放在自己身上,对他可不好。

  云菲也被陈东的话呛着了,咳嗽了两声,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上下洗手间。"

  云菲离去之后,叶小蛮才吃完饭,抬起头来,舒服的吐了口气:"呼~终于吃饱了,真爽啊!"

  "你吃那么急干嘛,现在满头都是汗。"苏青姮责怪了句,语气中更多的是宠溺。

  陈东心中一动,想起自己刚才用了叶小蛮的‘纸巾’,还放在自己的口袋里,他连忙掏了出来,很热情的去给叶小蛮擦汗。

  "蛮妹,来,我帮你擦擦汗。"

  对于陈东这么热心的举动,叶小蛮刚开始还是挺高兴的。

  可是她看清楚陈东手里拿的东西,像见鬼了似的连忙往后缩,一脸嫌弃的看着陈东。

  "东东,你搞什么,怎么拿这个……你刚才用卫生巾擦的汗?"叶小蛮想起什么来,瞬间睁大了眼睛。

  苏青姮也被吓到了,怔怔的看向陈东,准确的说是看向他手里的卫生巾。

  看那卫生巾皱巴巴的样子,显然是被用过了,再联系到之前的事情,苏青姮也明白过来,有些无语的看着一脸茫然的陈东。

  陈东确实很茫然,他哪儿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啊,他见苏青姮和叶小蛮都用诡异的眼神看着自己,狐疑的问道:"怎么了?难道这个不能擦汗么?"

  "擦汗确实能……"叶小蛮说道。

  "那就对了嘛!"陈东笑道,继续朝叶小蛮的脸上伸去:"赶紧擦擦,看你都出了那么多汗。"

  "打住!"叶小蛮连忙伸出手挡住了陈东,狐疑的问道:"你真的不知道这个是干嘛用的?"

  "不是擦汗用的么?"

  "好吧,被你打败了。"叶小蛮捂着额头叹息,然后苦着小脸像陈东解释起来:"这不是擦手擦汗的纸巾,而是女人来大姨妈用的卫生巾,明白?"

  "大姨妈?你说的是月事吧?"陈东觉得自己似乎明白过来了,我了个去啊,有木有搞错,这乌龙闹的,丢人丢大了。

  叶小蛮点了点头,然后有些怜悯的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苏青姮,心说你小子还想追青姮姐呢,就这水平……

  陈东自然也意识到这些了,他尴尬的看向苏青姮,苏青姮倒是没怎么生气,只是觉得搞笑,陈东毕竟从山里出来的,平时估计对这些东西也没过接触,不了解也可以接受,她倒是没太多的想法。

  但是男孩子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自尊心总是格外的强烈的,苏青姮的平淡表现反而让陈东觉得是在蔑视自己,但他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好悻悻的把卫生巾给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这次丢人丢大了,不过还好,我是去给小蛮擦汗,不是给青姮姐擦,不然的话,恐怕就更……"陈东不敢去想那个画面,心里有些庆幸。

  苏青姮察觉出陈东的心思,为了避免尴尬,她笑着说道:"好了小东,赶紧吃饭吧,酒店提供有纸巾的。"

  陈东看了下桌上放的纸巾,连连点头,然后埋头吃饭,借此掩饰自己的尴尬。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怒斥:"你们干什么?"

  三人立刻循声看了过去,这声音分明是云菲的。

  "走,过去看看。"

  苏青姮率先站了起来,陈东和叶小蛮紧随其后。

  卫生间的方向离他们吃饭的地方有一个走廊,三人刚过去,就看到走廊上几个男子把云菲给围在了中间,为首之人看起来年龄不大,二十来岁,一脸的嚣张,想要对云菲动手动脚,却被云菲一巴掌打了回去。

  对方恼羞成怒,决定对云菲用强:"臭娘们,敬酒不吃吃罚酒,看小爷怎么玩死你!"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我不是西门庆》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828.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