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谢谢你赠我一身伤》南溪陆励成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谢谢你赠我一身伤》南溪陆励成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 我是你嫂子

  夜已深,南溪满脸不安的蜷缩在冰冷坚硬的佣人床上,脑子里一直回想着当年婚礼上面的事情,心里又酸楚又难过。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人一脚踢开。

  陆励成踉踉跄跄的从外面走了进来,他的面色红润,看起来喝了不少酒。

  看到南溪的背影,他漆黑幽深的眸子闪过一抹掠人的阴戾,心口愤怒的情绪不停的翻滚着,已经到了濒临爆发的边缘。

  南溪还没缓过神来,已经被他一把掐住了雪白的脖子。

  "励成……你干什么……你放开我……"南溪满脸惊恐的挣扎着,可陆励成却依旧纹丝不动,甚至还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南溪你这个贱人,居然还好意思问我在干什么!你害死了我哥哥,现在居然还能心安理得的睡得这么香甜,我真想把你的心挖出来瞧瞧,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做的!"

  陆励成猩红着眸子看着面前的女人,手上的动作依旧没有停止,直到褪去她身上最后一丝束缚。

  男女力量终究是悬殊的,更何况陆励成此刻正处于盛怒的状态。

  南溪不论怎么挣扎都逃不开他的禁锢。

  她哭的嗓子都哑了,一遍一遍的乞求他,可他却依旧熟视无睹。

  "陆励城,你别忘了,我是你嫂子!"

  "嫂子?你也配?该死的贱人,当初背着我哥哥去偷腥的时候不是玩得很欢吗?现在在我面前装什么贞洁妇女?你不是很缺男人吗?今天就让我来满足你!"南溪不提这事还好,一提就彻底激怒了他。

  他有丝毫前戏的,狠狠的进入了南溪。

  南溪的身子就像是被人硬生生的从中间劈开了两半,痛得她几近昏厥。

  她哀求陆励成放过她,可他却加快了速度,一点一点的吞噬着她本就脆弱的意志……

  陆励成残忍得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子,狠狠的刺进她本就脆弱不堪的心口。

  旋转着抽出,最后又狠狠的刺进,又再次抽出,连带着血和肉。

  一时之间鲜血淋漓,支离破碎……

  一夜痛苦过后,陆励成起身穿上衣服,俊美如斯的脸颊闪着讳莫如深的光芒。

  南溪满脸泪痕的躺在床上,全身还在因为昨晚的痛苦而止不住的颤抖,整个人看起来憔悴极了,就像一个破碎的被丢弃在角落的玩偶。

  陆励成冷冷的扫了她一眼,性感菲薄的唇角闪过一丝嘲讽,"昨晚的事你最好给我死死的闭上你的嘴巴,若是被别人发现一点踪迹,我一定会让你尝到比昨晚还要痛苦的惩罚!"

  他绝情的话语,一刀一刀的凌迟着她,南溪的泪水终是忍不住,夺眶而流……

  "这三年,我一直都在赎罪……"

  "赎罪?既然赎罪,就把这几年与你苟合的那个男人给交出来!"

  南溪的脸色也变得越发苍白。

  她否认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看到这女人支支吾吾的样子,陆励成的脸色瞬间铁青,黑眸闪过一丝掠人的阴戾!

  每每提起她三年前在婚礼上偷腥的那个男人,她都是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陆励成气得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第2章 那个野男人是谁

  看来不好好惩罚一下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她是不可能会有长进的!

  "来人,把她给我拖到公墓,让她好好跪在我哥面前忏悔忏悔!"

  "不要。不要……"

  半个小时以后,南溪被人从车子上面拽了下来,她被迫跪在了陆泽城的墓前。

  陆泽城,她死去的丈夫。

  他死在他们的婚礼上,这一切,全都拜他所赐。

  南溪心如刀绞,颤抖着手抚摸着墓碑。

  当年因为商业联姻,她被家里许配给了陆泽城,可是却在婚礼的前一夜被人设计失身。

  她与神秘男人缠绵的照片在婚礼现场曝光,陆泽城突发心脏病去世,从此她声名狼藉,成为整个安城的千古罪人。

  陆家人恨她入骨,将陆泽城的死全都怪罪在她的头上。

  这三年陆励成囚禁着她,把她当成了害死大哥的凶手,每天都想尽法子来折磨她。

  所有人都逼着她供出当年那个野男人,可是三年过去了,那个男人的身份一直都是她用名誉和贞洁捍卫的东西。

  她到死都不会说。

  今天,正是泽城的忌日。

  一阵震耳欲聋的雷声响起,原本灰白的天空顿时划过一道闪电,刹那间,倾盆大雨,将跪在墓前的南溪彻底淋湿。

  空荡的墓地只剩下她一个人,她再也掩饰不住内心悲痛的情绪,失声痛哭起来。

  终是忍不住开始倾诉内心压抑了许久的秘密。

  "这个秘密我一个人苦守了三年……我真的快要撑不下去了……泽城……你告诉我……我到底应该怎么办?"滂沱大雨中,南溪沙哑着嗓子发泄着内心的痛苦。

  这种看不到光明的日子,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撑多久。

  倏地,一双强而有力的大手袭来。

  南溪一个猝不及防狠狠地摔倒在地。

  一抬头便看到陆励城铁青的俊脸。

  "南溪,你怎么这么贱?竟然敢在我哥哥面前提起那个野男人!"陆励成面色冰冷望着着她。

  "我没有。"南溪支撑着酸痛的身子从地上爬起来。

  "你还说没有?你那所谓的秘密不就是你那个奸夫吗?"陆励成再次走向前,一把拽住她纤细的手腕。

  她的手腕很快便被勒出一条血痕。

  越挣扎,陆励成便越用力,仿佛要把她捏碎一般。

  "不是!我跟你解释过多少次了,那晚的事情我是被别人设计的,没有所谓的奸夫,没有!"

  南溪摇头解释道,她的脸上已经分不清究竟是雨水还是泪水。

  她的目光是悲怆又绝望的,双唇也因为悲痛而止不住的颤抖。

  "呵?设计,南溪,你这蹩脚的谎话已经用了三年,我的耐心早就被你磨光了!"陆励成根本不相信南溪这番说辞。

  这个两面三刀的女人,这些年一直和那个奸夫藕断丝连,在他面前却装得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真是令人作呕!

  "你不信,你从来都没有信过我!"南溪垂下眼眸,脸色已经苍白得不像话。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只要你把那个男人招出来,我便不再为难你,不然,我会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早晨的话题,被陆励成再次提起。第3章 我们要结婚了

  他隐忍的怒火已经烧到了临界点,却还是愿意耐着性子再问她最后一次。

  南溪挣扎着想要逃离,"你问我再多次,我也给不了你回答。"

  如果可以说,早在三年前她就说了,又何必一直拖到现在?还要承受如此非人的折磨……

  "南溪!你真贱!"陆励成彻底被她惹怒,满腔的怒火瞬间爆发出来。

  他的大手猛的一挥,将她重重的甩落在地。

  南溪一个惊呼,身子顺着青石板的阶梯一层一层的滚落!

  噗通一声。

  鲜血淋漓。

  她的后脑勺重重的撞击在石头上,鲜红的血液从她的身体里面溢出,将泥土地染得血红,开出一朵绝望到尘埃的花朵。

  陆励成被眼前的这一幕彻底给震撼到,他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昏迷的南溪面前。

  一把抱起她娇小的身子,颤抖着嘴唇恶狠狠的说道,"该死的女人,你敢死!"

  绕是这样说,他还是觉得自己的心似是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死死的攥着。

  一股莫名的痛苦蔓延到他的四肢百骸……

  南溪是被后脑勺时不时传来的刺痛给痛醒的。

  她缓缓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刺眼的白,空气中蔓延着消毒水的味道。

  想起在墓地的那一幕,她有些凄凉的勾起嘴角。

  还没来得及黯然伤神,病房的门被人大力推开。

  高跟鞋的声音打破了病房内的沉寂。

  她皱了皱眉,支撑着酸痛的身子从病床上面爬了起来。

  只见乔依依盛气凌人的站在病房中央,一身的名牌,也掩盖不住她周身散发出来的刻薄之气。

  "你来干什么?"南溪沉下脸来,显然很不想看见她。

  "南溪,你的手段还真是高明啊,居然妄想再次勾引励成哥,当年的教训你都忘了吗?"乔依依的目光就像毒蛇一般,死死的盯着她。

  "你出去!我不想看到你!"南溪刚刚被抢救醒来,浑身上下虚脱到不行。

  她根本没有这个气势,也没有这个心情跟乔依依争辩。

  "我警告你,我跟励成哥就要订婚了,你最好给我滚的远远的,否则,我一定会要你受到比当年还要残酷的惩罚!"乔依依恶毒的说道,精致的五官因为这句话而变得极度丑陋。

  听到这句话,南溪有些头疼的皱了皱眉。

  她没想到,自己曾经最好的朋友,竟是一个如此蛇蝎心肠的人。

  三番四次设计她不说,更可恶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南溪都没有抓到她的把柄,更是拿她无可奈何。

  见她不说话,乔依依步步紧逼,走到了离南溪只有几厘米的地方。

  乔依依微微俯下身子,在她的耳畔轻轻的说道:"我知道你喜欢他,可他现在是你的小叔子,你再怎么勾引他,也不可能名正言顺的待在他身边。而我,很快就会成为他的妻子,成为他生命里最重要的女人。"

  乔依依只是短短的几句话,就彻底勾起了南溪的怒火。

  当初若不是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从中作梗,和南家联姻的只会是陆励成。

  若不是她在婚前设计,陆泽城不会死,南家不会垮,她也不会平白无故遭受这么多痛苦。

  她曾经视她为最好的姐妹,对她掏心掏肺,她已经被害成了这样,她还不肯放过她吗?第4章 对她下手

  倏地,南溪站起身子,直视乔依依,"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也没有永远的秘密,乔依依,你当年和校长的事情我可一直记得呢!"

  "忘了告诉你,我顺手存了几张照片,若是你再得寸进尺,我就把照片拿给陆励成看,到时候你们还能不能结婚,可就不一定了!"

  其实她没有照片,但是平日里被乔依依欺压惯了,她有些受不了了,所以想刺激刺激乔依依,让她收敛几分。

  乔依依被这句话彻底激怒!

  她扬起手,狠狠的甩了南溪一巴掌!

  "闭嘴!你若是敢在励成哥面前透露一个字,我一定会让南家所有的人都不得好死!"

  "乔依依你这个贱人,我父母待你如亲生,你也下得去手!"南溪气急,她冲向前,恨不得一把掐死她。

  突然乔依依一把拿起床头柜的水果刀,在南溪还没缓过神来的时候,拿起刀子猛的刺向自己的肚子。

  她吃痛一声,收起刚刚恶毒的嘴脸。

  泪水瞬间打湿了脸颊,眼底还透着几分害怕。

  "小溪……我好心好意来看你……你为什么要刺伤我……对不起……我再也不在你面前提那个男人了……"

  南溪还没从乔依依的自残中反应过来,病房门口突然猛的传来一阵怒斥,"南溪!你在做什么?"

  只见满脸阴戾的陆励成大步从外面走了进来。

  下一秒,他猛的抱起受伤的乔依依,然后一脚把她踹开。

  南溪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后脑勺传来一阵爆痛,想必是伤口又裂开了。

  顾不得这么多,南溪抬头看向陆励成。

  只见他瞧着自己的眸子里满是厌恶,但是在面对乔依依的时候,他已经迅速切换了眼神,仿佛乔依依就是她这辈子最珍爱的人。

  他拦腰抱起乔依依,像是一秒也耽误不得,转身大步离开了病房。

  看到他决绝的背影,南溪只觉得似是有一把锋利的刀刃狠狠的刺进她的心口。

  一时之间,痛意弥漫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忍住疼痛,悠悠的从地上爬起来。

  她正想去按床头的按钮喊护士过来帮她换药,陆励成突然再次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一把拽过南溪,然后倏地捏住她纤细的下巴,力道大得惊人。

  南溪挣扎着,想要推开他的手。

  脸色也痛得惨白,原本光洁的额头也布满密密麻麻的汗珠。

  "你竟然敢刺伤依依,你还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我……"南溪呼吸一窒。

  纵有千言万语想要解释,也因为他的这一句训斥,瞬间如鲠在喉!

  在他面前谈论乔依依这件事,无疑是浪费唇舌,他从来都不会相信她!

  看到她吞吞吐吐的样子,陆励成顿时被她气疯了眼。

  "啪"的一声。

  一巴掌狠狠的甩向她的脸。

  陆励成这一巴掌力道如此之重,南溪顿时觉得脸颊火辣辣的,耳朵里面也一直发出"嗡嗡"的响声。

  他那冷情绝戾的态度让她彻底死心,眼底的最后一丝光也彻底湮灭。第5章 存心勾引我?

  看到南溪此刻的模样,陆励成愣怔了几秒,又瞬间恢复了之前的态度。

  他冷哼一声,南溪可是最会演戏的,他绝不会再被她骗第二次!

  "依依要住院,从现在开始,就由你照顾她,直到她出院为止!"陆励成说着拉着南溪从外面走去。

  陆励成的态度让南溪彻底心寒,"我比她伤得严重多了,为什么要我照顾她?"

  "人是你刺伤的,难道你还想推卸责任吗?"陆励成不由分说的拖着南溪去了乔依依所在的病房。

  乔依依的伤口刚上完药,正躺在床沿休息。

  其实也就一点小小的口子,但她一直说痛,脸色又十分苍白,所以医生要她留院观察几天,等下去做几项检查。

  "依依,你好点了吗?"陆励成满脸担忧的问道。

  "我没事,你别太担心我,免得急坏了身体!"乔依依一脸善解人意的说道。

  "那你先躺在这里休息,有什么事就吩咐南溪,我先去给你缴费。"陆励成说完,转身离开了。

  一时间,偌大的病房又只剩下刚刚才剑拔弩张过的两个女人。

  陆励成前脚刚走,乔依依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

  她轻蔑的扫了一眼站在门口的南溪,"你还傻愣在那里干嘛?快去给我倒水!"

  南溪看了一眼趾高气昂的乔依依,极力忍住内心想要爆发的冲动。

  她咬了咬牙,拿着杯子走到饮水机处,倒了一杯水,朝乔依依走去。

  手还没伸到乔依依的跟前,乔依依便猛的一甩手,将整杯水都泼到了南溪身上。

  "啊!"南溪惊呼一声,气恼着想向前教训乔依依。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被人打开,一个护士从外面走了进来。

  "乔小姐,医生吩咐我带你去做检查。"

  "好的。"乔依依点了点头,满脸轻蔑的瞥了一眼南溪,随即跟着护士离开了病房。

  南溪恨恨的看着乔依依离开的背影,最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她从柜子里面找来一条毛巾,擦拭着身上的水渍。

  突然,一双强而有力的大手从背后紧紧的抱住了南溪,然后摸索着向上游移,一把扯开了南溪的病服扣子。

  "你……你干嘛……"南溪被这突然而来的举动给吓到了。

  她挣扎着回头,发现陆励成一脸阴沉的看着她,黑眸中闪着一抹不正常的暗红。

  "你还好意思问我干嘛,你看看你自己现在这副模样,你还敢说,不是存心勾引我?"

  陆励成一进门就看到南溪背对着他擦拭着什么,病服上面还湿漉漉的,紧紧的贴覆着她曼妙的身姿。

  只这一眼,他就发现自己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在这一刻为南溪瞬间瓦解。

  "我没有。"南溪被陆励成这番话说得满脸通红,她又羞又急,"你快放开我!"

  可陆励成根本没把她的解释给放在眼里。

  他冷笑一声,一把扯掉南溪的裤子,没有丝毫防备的,从后面狠狠的进入。

  "啊……你别这样……等下被别人看见了……"南溪满脸紧张的拍打着陆励成。

  却被他一手紧紧的钳制住,动弹不得。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谢谢你赠我一身伤》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827.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