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情如飓风过境》林宛白韩江临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情如飓风过境》林宛白韩江临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 这不是你期待的吗?

  夜。

  客厅的灯亮着,洗手间的玄关处,一个女人被摁在洗手台上,一下又一下凶猛的撞击几乎将她贯穿,身后的人丝毫不怜香惜玉,抓着她的头发破迫使她抬头,看向前面的镜子:"说,你是谁?"

  林宛白不答话,她浑身紧绷着,压抑着喉咙口的哭声。

  "你哭什么?"身上的人突然单手扼着她的下巴,冷笑一声:"留在我身边不是你最期待的吗?你不就是想让我这么干你吗?你还哭什么?"

  说罢,他恶劣的挺身逗弄她。

  林宛白哑着嗓子,想说一句"我没哭",但刚张口,就传出一阵压不住的娇。喘来,最终她哽咽的求饶:"江临,不要了,不要碰我了…"

  她哭的越凶,韩江临的动作越凶,她哭的时候浑身都跟着颤抖,下面也跟着一紧一紧的,紧的韩江临吸了一口冷气,抬手去玩弄她的胸,声线温柔的诱惑她:"来,求我。"

  林宛白咬着牙不说话,却能从镜子里看到狼狈的自己。

  韩江临,韩家的长子,A市万千少女的梦,却是她的噩梦。

  她在三年前就爱上了韩江临,在一次偶然的邂逅里,一见钟情,但可惜,韩江临眼里根本没有她。

  韩江临每一次喝醉,都会这样折磨她,平时就会把她丢在这个小别墅里不闻不问。

  "韩江临…"林宛白想起曾经的事情,眼泪就止不住的流,她的手指紧紧地抓着被子,把脸埋在枕头里,沙哑着念了一声:"求求你,放过我吧…"

  但她的求饶只换来了更加凶猛的侵入,林宛白只能抱着被子满脸泪痕的承受。

  而韩江临,发泄完了之后直接把她丢到一边,起身去洗手间洗浴,按照他的习惯,洗完之后就会马上离开,不会在这里过夜。

  正在林宛白暗自庆幸时,突然,韩江临的手机一颤,林宛白泪眼朦胧的抬头一看,就看到手机上显示的一条短信:你到底怎样才愿意放过我姐姐?我知道我姐姐做的事情你不会原谅,但现在我妈住院了,你让她来看最后一眼,好吗?

  来自一个熟悉的号码…她的弟弟!

  林宛白浑身发颤,抬手想要去拿那个手机,恰好洗手间传来动静,纤细的手指一顿已经来不及缩回来,韩江临从洗手间出来时,就看到那个小女人试图去翻他手机的样子。

  他的动作微微一顿,脸上依旧一片平静,可声音却冷得刺骨:"你要看什么?"

  林宛白向来不会做戏,但不敢惹怒他,硬生生挤出一丝笑容来,笑的比哭还难看:"我妈妈,病重了?"

  话还没说完,一套衣服砸下来,门"砰"的一下关上,韩江临要走。

  "韩少!"林宛白尖叫一声从床上扑下来,膝盖磕在地上生疼,她也顾不上了:"韩少,你让我去看看我妈吧,我求求你了,你让我去看看——啊!"

  话还没说完,林宛白被一只大手钳住下巴,一双冰冷至极的眼将她看的浑身冰冷:"你母亲不是都不认你了吗?你真要去,不会把她气死?"第二章 林家养不起你了?

  说完,韩江临怒而甩手,直接把林宛白甩到了地上,然后转身离去。

  林宛白脸色苍白的爬起来,赤着脚下了二楼别墅,在台阶旁愣了片刻,抬脚走到门口,刚打开门,却被门口保镖拦住:"抱歉,小姐,您不能出去。"

  不等她回答,门"砰"一下又关上了,门砸在墙壁上,有一阵"嗡"的回声,但林宛白却觉得这是砸在她的心头上。

  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林宛白站在门口站了几秒,脸色从苍白到泛起一丝红润,她狠狠的一跺脚,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样,随便套上一个大风衣,直接从窗户里翻出去跑了。

  别墅在郊区,林宛白在这个别墅里面呆了半年,翻出去时候异常顺利,因为身上没有钱,干脆偷了保镖的车直奔市中心医院。

  保镖一门心思就知道看门,油门都轰起来了,他才手舞足蹈的跑出来拦,但也不敢真的冲上来挡林宛白歪歪扭扭的车,于是"砰"的一声,别墅大门被撞歪了,林宛白满手湿汗的跑出去了。

  她冲出来之前满脑子就想着她妈,冲出来之后反而动摇了,一路都有些心不在焉,几次都犹豫着要不要回去,但是一想,事情已经这样了,她回不回去也晚了,不如见见妈妈最后一面,好容易到了医院,她一咬牙开了进去。

  但是开了进去之后,她的手就开始冒虚汗,还没有见到她妈妈,她自己反而开始害怕了,不仅害怕,浑身都开始冰冷,像是被人放到了腊月的寒冰里去,呼吸都跟着变得停滞。

  韩江临说的没错,她妈这辈子最注重面子,又因为她几乎害了整个林家,要是真见了她,说不定…

  一个晃神功夫,车在医院停车场里居然剐蹭个人!

  林宛白吓得脸色都白了,从车上跳下来,那人被轻轻刮了一下,此时正在破口大骂,看到林宛白时愣住了,继而冷笑,然后笑得花枝乱颤:"哎呀,这不是林大小姐吗?"

  "林宛白,你混的也不行啊?这开的什么破车!对,我忘了,林家已经完了,养不起你了。"

  说话的人说话跟连珠炮似得,似乎极为得意,一边拦着林宛白炫耀,一边挺起自己的肚子,拍了拍,一脸嘲讽:"幸亏我今天没事儿,要是有事儿啊,你命都不够赔的!"

  "是你?"林宛白一心记挂着妈妈,此时才后知后觉的看向面前的人,看清楚那张脸时,心脏狠狠地一跳!

  丁敏菲,她当初在名媛圈里的死对头,当初她们两个都喜欢韩江临,所以…

  不远处恰好响起油门的声音。

  "林宛白,今天我有重要的大事儿跟江临哥处理,就先饶你一命。"听到车门声,丁敏菲狠狠瞪她一眼就要走。

  "韩江临?"林宛白惊呼:"怎么可能?"

  "你不信?"丁敏菲娇俏的脸上满是得意:"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怀了韩江临的孩子!"

  林宛白一听到这名字就吓得腿软,她强打着精神讪笑:"你胡说什么?韩江临会跟你在这里——"

  她一边说一边回头,却眼睁睁的看着有一辆车真的从不远处开过来,车到了他们两人身边,车窗拉下来,逆着光,他一出现,天上的光芒都黯淡了些,林宛白眼前发黑,险些腿软跪下去。

  韩江临真的在这!第三章 自扇三个耳光

  她呼吸都在这一瞬间停滞了,但偏生对方看都没看她一眼,而是冷冷的看了一眼丁敏菲:"上车。"

  声音冷漠,并不温柔,丁敏菲很受用,但都没忘记告状:"江临,她刚才撞了我,你记不记得她?就是当初害的你名声扫地的那个女人,她刚才撞我,肯定是想害死我们的孩子!"

  我们的孩子?丁敏菲肚子里的…林宛白惨白着脸看向韩江临。

  "是吗?"韩江临淡淡的扫了一眼林宛白,反而侧过头问她:"那你想怎么收拾她?"

  "我想让她跪地给我磕三个响头!"丁敏菲猖狂的声音都拔高了,尖锐刺耳:"还要自扇三个耳光!"

  说完,丁敏菲又怕韩江临生气,骤然变脸对韩江临撒娇:"江临,我这可是为了我们的孩子出气,一点都不过分吧?"

  "不过分。"韩江临点头,一脸平淡。

  丁敏菲高兴坏了,颐指气使:"跪下!"

  林宛白呆愣在原地,似乎是被吓坏了,只知道看着驾驶座上的韩江临,但可惜,韩江临根本没往这个方向看,反而是丁敏菲,冲上来拉扯林宛白。

  就一下,林宛白直接被她拉扯的跪倒在地!

  恰在此时,韩江临电话响了,电话那边似乎说了很重要的事,韩江临脸色一下冷下来,似乎有些嘲讽:"林家的那个?"

  然后,他蹙眉挂断,冷声丢下一句"我没时间,你自己去检查吧",就要启动车。

  "等下,江临!"丁敏菲急了:"你不陪我,我怎么检查啊?"

  "她陪你。"韩江临拿下巴点了一下林宛白,眼神锋利的在林宛白身上扫过,带着些许不明的意味:"今晚在家等我。"

  说完,韩江临一脚油门绝尘而去。

  丁敏菲敏锐的意识到,这三个字不是跟她说的,她一回头就看到林宛白痴痴地盯着韩江临的车的样子,顿时勃然大怒:"林宛白,你要不要点脸了?你还敢勾引韩江临,你就不怕你家人都给你陪葬吗!"

  林宛白一惊,她分明是害怕韩江临回来,但此时丁敏菲冲上来拽她的头发,她反而冷静下来了。

  丁敏菲这个人,她最了解了。

  "你不是怀孕了吗?"林宛白惨白的嘴唇里气若游丝的吐出来几个字,却扼住了她的命脉:"不想要了?"

  丁敏菲愣了一下,继而狠狠推了她一把:"我肚子里的孩子用不着你管,你给我说清楚你和韩江临是怎么回事!"

  丁敏菲每提一次"韩江临"的名字,都让林宛白脸色白一分,此时她心中压着百般苦涩,但又咬着牙挺直脊梁:"韩江临女人多了去了,你不也是其中之一吗?"

  "丁敏菲靠的太近了,林菀白躲不开她的钳制,手往她手腕上一搭,却愣住了:"你没怀孕?"

  林宛白以前在大学上的是偏门的中医,虽然学的半桶水晃荡,但还是能摸出来不同。

  "你胡说什么呢?"丁敏菲一个哆嗦,退后半步,眼珠滴溜溜的转:"小心我撕烂你的嘴!"

  她越是这样,林宛白越确定,甚至轻笑了一声:"你知道被韩江临发现你骗他,是什么样的代价吗?"

  "你胡说,我没有。"丁敏菲外强中干,声音干涩几次停顿下来,好容易咽了口唾沫,欲言又止,还有些慌乱。第四章 你帮我一件事

  她费了这么大力气布好的局,就让林宛白给搅乱了!想着,她抬头看向林宛白,心里恶念丛生,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让林宛白闭嘴,只能抬头故作凶狠的瞪着她。

  空旷的停车场,林宛白的目光在四周车库里扫了一眼,突然幽幽的吐出一句:"丁敏菲,你帮我一件事,我就帮你隐瞒韩江临,怎么样?"

  丁敏菲愣住了,有些小心翼翼:"你是不是骗我?你不是最喜欢韩江临了吗?"

  林宛白站在丁敏菲对面,闻言嘴角勾了一丝笑,眼底里都是凄楚的光,过了片刻,她偏过视线,哑着声音说:"我妈住院了,我希望你能帮我送点钱过去,以你的名义,你爱怎么说怎么说,只要你送去了就行。"

  顿了顿,林宛白补充:"我就帮你在韩江临面前圆谎。"

  "你妈?"丁敏菲想起林家的惨状,有些嘲讽:"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林家当初也算是个小豪门,但是因为之前的事,听说林家长子林奕都被逼到国外留学去了,林家公司破产,惨的不像样。

  "你是想跟我一样惨吗?"林宛白作势要走。

  "行,我答应你。"丁敏菲一跺脚,从包里抽出来一搭证明,塞在林宛白手里:"这是我的怀孕证明,你电话多少,你要给我录一段你和韩江临的话,只要韩江临相信我怀孕了,我立刻给你妈送钱过去。"

  林宛白掐着那几张医院的证明,摇头:"我没法给你录音,会被发现的,被韩江临发现我们串通了会很惨,但是你明天可以来别墅找我,白天的时候韩江临不在。"

  丁敏菲也是个胆子很大的女人,从她敢骗韩江临就能看出来了,她也没多犹豫,说了一声"行"之后,就从包里掏出来一张银行卡:"我现在就去找你妈,就说我爸和你爸之前有交情,我爸让我送钱过来,不提你,卡里三百万,可以吧?"

  "好,别让人发现。"林宛白心里一松,她记的丁敏菲爸爸好像是某个集团的老总,总之家里很有钱。

  两人道别之后,林宛白一路开车回别墅,路上开车倒是很顺利,回别墅之后却看到别墅门口多了四个保镖,见她回来了,冷眼把她关进了屋里。

  被人推进来的时候,林宛白脚下一软摔倒在地,摔得很疼,她揉着眼睛自己又站起来,坐到了沙发上等韩江临回来。

  别墅里没开灯,居住了半年的地方还是让林宛白感觉到陌生,她低头看向手心里被自己攥的已经发湿发皱的怀孕证明,苦涩的勾了勾唇角,脑海里浮现出丁敏菲的影子。

  "韩江临玩那个女人都可能,但他偏偏不可能碰你!"

  "你把他害的名声扫地,还害的他未婚妻毁约出国,他弄死你的心都有,怎么可能还留你在身边?"

  是啊,韩江临确实想弄死她,但却是用最残忍的方式,一天又一天的折磨她!把她当做一个禁脔看待,根本没有人权可言,估计在韩江临眼里,把林家弄得家破人亡才是便宜了她。

  她想这些的时候,无意识的将手心里的怀孕证明摊开,呆呆的低头看着。

  丁敏菲是想拿这个威胁韩江临吗?但韩江临根本不是会被人威胁的人啊。

  正想着的时候,突然一只手从身后伸过来,从她手里拿走那张纸,林宛白被吓了一跳,"啊"的一下跳起来,手指一用力,只听"咔嚓"一声,纸碎成了两半。

  而不知何时,一个人影已经居高临下的出现在她身后。第五章 她真的怀孕了?

  "韩少…"林宛白声音干涩的退后一步,垂着头,语气有些慌乱:"丁敏菲真的怀孕了,我们检查完了她就走了,这是我带回来的证明,还有——呃!"

  话还没说完,她已经被人单手捞着腰摔到了沙发上,韩江临往沙发上一坐,压着她的头往下摁。

  而那张纸,已经被韩江临甩到一边去,飘飘忽忽的落到了地上。

  林宛白不敢忤逆他,闭着眼就去解他的腰带,结果解到一半儿,却突然听韩江临轻轻一笑:"丁敏菲去看你母亲了,你知道么?"

  "我,我不知道。"她的手里还扒着坚硬的皮带,被问的猝不及防,压根不敢抬头。

  却在下一秒,韩江临直接拽着她的头发强迫她抬头,俊朗的五官在暗夜里显得颇为邪魅,眼底里燃着诡谲的光:"你不知道?可我的手下告诉我,你和丁敏菲在停车场里说了很久的话。"

  林宛白的嘴唇几次颤抖,但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她本就不怎么会撒谎,又对韩江临怕到骨子里,而此时韩江临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演技拙劣的演员。

  "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韩江临缓慢从沙发上坐起来,手掌落到脸上,轻轻地抬着她的下巴:"跟我说说,你们是怎么商量的?"

  他越是生气,越是不动声色,林宛白眼睁睁看着他逼过来,正要绝望的闭上眼时,却听见门外有人敲门。

  "韩少,客人来了!"

  来人了?什么客人?

  林宛白有些疑惑,要知道,这栋别墅里除了她就没有过别人,韩江临待客怎么会把人往这里带?

  她立刻手脚利索的站起来,转身就想回房,却听韩江临说:"去厨房洗点水果。"

  林宛白转身就往厨房走,但注意力还是放在客厅里,她听见客厅门打开,脚步声传来,然后就听见了一个她不敢置信的声音,她的哥哥,之前被韩家逼的出国留学的哥哥,林奕!

  林宛白激动地脸都红了,抬脚想走出去,却又顿住脚步。

  她哪有脸见她的哥哥?

  整个林家都因为她毁了,她哥哥被逼的逃到国外去,父亲生意受挫整日流连花酒,母亲病重,弟弟年幼也跟着饱受委屈…

  "韩先生,没想到吧?你跟你弟弟斗了那么久,但证据却早就流到了我的手里!"

  林奕面无表情,但说出的话却让人遍体生寒:"我是一个律师,最清楚什么样的证据能把人置于死地了,你猜猜,如果我手里的证据曝光,你们韩家会不会从云端上跌下来!"

  但可惜,林奕话还没说完,直接被韩江临一脚踢中膝盖,闷哼一声跪倒在地!

  "你以为,就凭你能掀起多大的浪?我韩家的根基,你能动摇?"韩江临似乎觉得很可笑,话尾带着淡淡的嗤笑:"你未免太看重你自己了。"

  林奕眼底的恨意压抑不住,泄露出几丝来:"是,我确实没办法,哪怕我手握证据,哪怕我满世界宣扬,也不会有人相信我,你随便两根手指头就能弄死我,但是——如果我把证据给了邢家呢?"

  气氛瞬间冷下来,林宛白透过厨房的门缝,看到客厅里韩江临单手把林奕摁在茶几上,力道很大,发出"哗啦"的一阵声响:"你威胁我?"

  "不敢。"茶几上的林奕头破血流,但一点都不疼的样子,他很能隐忍:"韩先生,我这次过来,也是有事相求,只要你答应为我,我立刻交出证据,然后滚得远远地。"

  韩江临松手,将人扔到地上,抬起右手扯开领带上的两颗扣子,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的人:"今晚我公司的那个合同,是你动得手脚?"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情如飓风过境》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824.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