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弛战血都》叶煌许若雪紫菱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弛战血都》叶煌许若雪紫菱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 美女老总的私事

  天阳市,昌宏区,辉煌大厦。

  这栋大厦,是天阳市最繁华的商业大厦之一,吸引了近五十家大中小型公司集团入驻。

  叶煌所在的菲凡集团就在这里,拥有着三层楼的办公场地,百分之三十的地下仓库,集团规模堪称辉煌大厦之最,就算放在整个天阳市也能排进前十。

  不过,对叶煌而言菲凡集团再耀眼与他关系也不大,因为他只是集团最底层的小保安。

  上午十点左右,叶煌按例检查了一遍集团地下的数十个仓库后,猫在监控死角的墙根下从兜里翻出一盒两块钱的红梅,准备解解烟瘾。

  点烟前,叶煌朝通道两侧的出口瞄了两眼,确定没人靠近后才点燃香烟。

  “NND,到处都特么安监控,找个死角抽烟都不方便……”

  叶煌嘴里嘟囔了一句,狠狠吸了几口香烟,烟瘾得到缓解的他舒服地吐出一连串淡青色的烟圈。

  看着飘浮在空气中的烟圈,叶煌似是想到了什么,那吊儿郎当的脸上先是露出一丝微笑,随后变得凝重、深沉起来,眸子里透着一股与年龄不符的沧桑……

  烟圈散开,叶煌依旧默默地看着上方,直到手里的香烟燃烧过半,他才长吐一口气收起了思绪,准备赶快吸完烟回监控室。

  然而,就在他将烟放到唇边的时候,一个清冷的声音突然传进他的耳中。

  “叶煌!”

  听到这个声音,叶煌心里咯噔了下,扭头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却看到一名美女站在通道口处。

  那女子有着一张精致的瓜子脸,杏眼桃腮,红唇诱人,一头乌黑的长发柔顺的披在肩膀上,微微紧绷的职业装处处都凸显着她那火爆的身材,尤其是她天生的冷艳气质,给她的美增添了一股自然出尘的味道,令人油然心生亲近但却不敢冒失亵渎……

  当叶煌看清楚那美女的样貌后,脸色登时变得无比郁闷和悲催——许若雪,菲凡集团新任总经理!

  她怎么跑地下仓库来了?

  惨了,惨大啊!

  叶煌在心里哀嚎一声,低着头缓缓站起身来,一副犯了错任凭处置的模样。

  “保安条例里面有规定,仓库十米内严禁任何明火,你不知道吗?”陈若雪面色如霜,目光清冷地看着叶煌,蹙起的秀眉预示着她此时的心情不好。

  “呃,知道。”叶煌硬着头皮苦着脸道。

  许若雪冷哼了一声,如果不是找他有事,她绝对要严肃处理绝不姑息。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烟掐了!”

  “啊?是是是……”叶煌没想到向来纪律严明的许若雪居然没立即处置他,连忙应声,双手一夹烟头将烟掐灭,顺手向身后一丢。

  许若雪见叶煌如此随意地扔烟蒂,向来对员工态度要求严格的她立即想要出声训斥,但却见烟蒂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曲线,然后精准地落进了三米开外的垃圾桶中。

  看到这一幕,许若雪对叶煌的准头有点小小吃惊,不过更多的则是恼火,扔烟蒂扔得这么准,显然不是第一次在地下仓库吸烟了。

  “以后让我看到你在地下仓库吸烟,工资全扣。”许若雪淡淡说道。

  “明白!”叶煌立即双腿并拢大声表态,心下暗呼侥幸。

  许若雪对叶煌认错的态度还算满意,微微颔首道:“你学过武,还会开车?”

  “呃……是的许总。”叶煌愣了下才回答许若雪,有些纳闷,她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

  “换了制服,开车跟我出去一趟。”许若雪淡淡说道。

  “好!不过,许总,我现在还没到换岗的时间……”

  不等叶煌说完,许若雪打断道:“我会安排人替你。”

  “明白。”叶煌没了顾虑,立即返回休息室换了身休闲装。

  路上他怎么想也不知道许若雪突然找自己有什么事,充当司机?公司里面一抓一大把啊,除此之外那就只有会功夫了……

  叶煌觉得只有这个理由能够解释得通,至于许若雪要自己出去做什么,他就猜不出来了。

  匆匆换好了衣服,叶煌跟在许若雪身后一同乘坐电梯离开地下仓库。

  电梯里,许若雪闻到叶煌身上那劣质烟草的刺鼻烟味,皱了皱琼鼻,瞪了他一眼。

  叶煌有些尴尬,但好在从地下仓库到地面只有短短十秒钟,尴尬的气氛很快就随着电梯门的打开消散一空。

  出了电梯,叶煌就看到辉煌大厦门外停着一辆宝马X5,他一眼就认出来那是许若雪的专用车。

  “车钥匙在这……”许若雪说着,拿出车钥匙递给了叶煌。

  接过钥匙后,叶煌立即解了车锁,打开副驾驶座车门让许若雪先上车,而后才绕过车头坐在驾驶座座上。

  简单的扫了眼车内的设施,叶煌启动了车子,感受着宝马X5整个启动的过程,心里不由地夸赞了一句——顶级配置的宝马X5,集团总经理的待遇真不错。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许若雪一直观察着叶煌的举动,眸子里渐渐露出一丝诧异之色。

  她没有想到,叶煌这个普通的保安坐在宝马X5里,即不拘束,也不过度兴奋,表现居然很淡然,好似习惯了驾驶类似车,这令她有些好奇。

  “许总,咱们去哪?”叶煌扭头问道。

  “叶煌,我今天特意找你,不是工作上的事情,而是我的私事想请你帮个忙。”许若雪淡淡地说道,柔和清脆的声音中蕴含着一股说不出的忧愁味道。

  叶煌微微有些惊诧,集团里能做得公私分明的高管,许若雪绝对在列,今天怎么了?先是放过自己抽烟,现在又让自己帮她办私事……

  “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许总请直说。”叶煌问道。

  许若雪脸色有些犹豫,贝齿轻咬红唇,美眸中流露着一抹纠结之色。

  叶煌见状,灿烂一笑道:“许总请放心,不管我能不能帮忙,这件事绝不会透露给第三个人知道。”

  许若雪抬起头,清冷的目光凛凛地直视着叶煌。

  叶煌同样也直视着许若雪,目光毫无任何的闪躲或是畏惧之色。

  过了一会儿,许若雪才道:“我想请你陪我去一趟朝阳城。”

  朝阳城?叶煌愣了,这个地方他听人说过,好像是天阳市有名的洗浴中心啊,许若雪喊自己去那干什么?泡澡?

  “呃,需要我做什么吗?”叶煌实在是猜不出许若雪想让自己干什么。

  许若雪叹了口气,道:“我继父做生意欠了人一笔钱,让我把钱送到朝阳城,我把钱给他拿过去,然后想麻烦你送他回老家。”

  “哦,那没问题啊,现在就走?”叶煌也松了口气,他可不想被派去搞什么监视之类的事。

  许若雪不但没有要走的意思,反而继续说道:“我继父是不会愿意回老家的,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带他去火车站,把他送上车。”

  “嗯?”叶煌一怔,“这……不太好吧?”

  许若雪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但很快她又说道:“我知道,但没有更好的办法,算上这一次,他半年赔了七次了,一开始三五千,现在升到了一两万……”

  说到这里,许若雪的美眸里泛起担忧之色,“如果他现在在老家的话,这些钱足够他过得很好了,但要像现在这样下去,我担心有一天我倾尽所有也帮不了他。”

  叶煌一听顿时明白许若雪的心思,剑眉一抖道:“许总是为他好,这个忙我帮了。”

  “谢谢。”许若雪见叶煌愿意帮忙,她舒了一口气,道:“我继父年轻时学过武,力气比一般人大许多。如果没办法让他回家,你也不要逞强,以免被他伤到。”

  “……”叶煌一阵无语,开玩笑,自己堂堂雇佣军老大,会被一个普通人伤到?不过这些他肯定不会告诉许若雪,于是嘴角扯了扯没有说话。

  “这件事是我的私事,做为感谢……”

  不等许若雪说完,叶煌问道:“能给加薪不?”

  “不能!”许若雪脸色一寒,干脆利索地拒绝了叶煌这个无耻的要求,看向叶煌的目前也变得清冷起来。

  “开个玩笑,别介意,那我换一个条件吧。”叶煌打了个哈哈。

  “你说!”

  叶煌嘿嘿一笑道:“许总属什么的?”

  许若雪狐疑地看了眼叶煌,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帮你送继父回家的条件啊,这个应该能满足吧?”

  许若雪顿时理解了叶煌的意思,他想知道自己的年龄,同时摆明他不会拿自己的私事来要挟她的态度。

  “属兔子的。”

  “得嘞,现在咱就去朝阳城把你继父送回去。”叶煌满足地说着,调头出了辉煌大厦,心下却暗自叹息,27了还是个处女,女人太冷了不好啊……

  许若雪看着叶煌一脸淡然专心开车,心下才彻底松了口气,开始琢磨起找时机对保安部大动刀的事情。

  一想到这,许若雪又朝叶煌瞄了一眼,俏脸上浮现了一抹捉摸不定的神色,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第2章 这是一个圈套

  辉煌大厦距离朝阳城只有十一二公里远,但这十来分钟的路程令许若雪感觉非得得漫长,尤其是临近朝阳城的时候,她居然莫名的心生一股紧张、愧疚的复杂情绪。

  这种情绪令她怀疑自己这么做到底对不对?

  直到叶煌将宝马驶进朝阳城停车场后,许若雪才从怀疑中挣脱出来,美眸中露出一抹坚定的神色。

  “许总,到了。”叶煌停好车后松开了安全带。

  “嗯。”许若雪淡淡地应了一声,下了车后和叶煌直奔朝阳城正门。

  十点左右的朝阳城有点冷清,门口除了几辆常年摆放着的豪车以外,出入的客人寥寥无几。

  穿着接待员制服的女子见对叶煌和许若雪二人,立即满脸笑容迎上前。

  “您好,欢迎两位前来朝阳城,请问二位是洗浴,还是健身?”接待员脸上挂着职业的微笑,彬彬有礼地问道。

  “找人,SW23号房间在哪层?”许若雪表情很镇定,但语气中还是不免有一丝紧张。

  话音未落,站在接待员旁边吸烟的保安出声问道:“你是来给梁老三送钱的吧?”

  许若雪诧异了下,镇定道:“他在哪?我要见他。”

  “跟我来。”保安打量了眼许若雪,咂了咂嘴,扔了烟后转身带着许若雪和叶煌进了朝阳城。

  朝阳城的内部装修极尽奢华,偌大的n型层叠通道从正门一直沿伸至前台,数百盏射灯璀璨如星,非常的气派、大气高档。

  叶煌简单的扫了眼大厅四周的保安,吊儿朗当的脸上浮现了一抹诧色,他发现朝阳城的保安个个都带着一股子匪色。

  这个朝阳城不简单啊!叶煌在心里嘀咕了句,紧走了两步追上许若雪,在瘦保安的带领下穿过大厅左侧的小门进了保安部。

  瘦保安停在SW23房间前,敲了敲房门。

  “琛哥,人来了。”

  “让她进来吧。”房间里传出一个男子的声音。

  瘦保安扭头朝许若雪道:“进去吧。”

  房门打开的刹那,叶煌就看到两名男子,光着膀子、胳膊上有纹身的男子坐在椅子上跷着二郎腿抽烟。黑瘦的中年男人则坐在沙发上,一脸的焦急、紧张不安。

  许若雪进门后,黑瘦的中年男人蹭地站了起来,满脸激动地搓着手道:“你可算来了,钱呢?带来了吗?”

  “带来了。”许若雪面色泛寒说着,伸手拉开挎包取出了两沓百元大钞。

  那黑瘦中年男人看到那两沓百元大钞,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喜色,反而眉头皱得更加厉害,“怎么才两万?”

  许若雪一听愣了,下意识问道:“你不就欠了两万吗?”

  黑瘦中年男人气急败坏道:“你怎么听的?我说的是二十万,二十万!”

  “二十万?你怎么欠的二十万?”饶是一向镇定的许若雪,听到这个数字后也不由地脸色大变,但随即她反应了过来,冷冷地质问道:“梁中启!你到底干了什么?”

  梁中启老脸一红,讪讪地说道:“没干啥,就打了几把牌……”

  打牌?许若雪顿时明白了过来。

  “你一直跟我说做生意赔了钱,我给的还债的那些钱,你是不是都拿去赌了?”许若雪俏脸冰若寒冰,看向梁中启的美眸中几欲喷出火来,一股浓浓的被欺骗感涌上心头,胸口一阵发闷、发堵。

  梁中启感觉在外人面前被女儿如此质问脸上有些挂不住,板了板脸道:“你别管,赶紧先找钱给我还了。”

  “替你还了?”许若雪苦笑一声:“二十万,我去哪给你找二十万还?”

  话音未落,旁边一直坐着未说话的纹身男一脸不爽的站起身说道:“梁老三,你不是说你女儿能给你还吗?MD,耍老子啊?”

  梁中启吓得哆嗦了一下,急忙道:“琛……琛哥,你别急,我马上再让她找钱来还……”

  纹身男哼笑一声,“马上找?我告诉你梁老三,要是少一子,老子就剁你一根指头,今天还不了话,差得钱你就拿胳膊腿抵吧!”

  梁中启差点没吓瘫在地,他亲眼见过在赌场输了钱还不起,然后被当场砸断腿扔了出去的。

  一想那一幕,梁中启急忙朝许若雪道:“若雪,这次你可得救救爸啊,不然爸的胳膊腿可就保不住了,你赶紧想想办法……”

  想办法?许若雪恨不得转身走人。

  “我想办法?我能想什么办法?”许若雪气乎乎说道。

  “若雪,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你虽然不是我亲生的,可这些年我一点也没亏待你们娘仨儿啊,你要不帮我,爸就得被他们砍了胳膊腿啊。”梁中启急得差点掉泪儿。

  许若雪也非常的焦急,但她去哪找十八万块钱来还债?

  报警?许若雪下意识想到这个办法,心思聪慧的她立即琢磨着要怎么样才能在不引起纹身男警觉的情况下报警。

  而此时苦求哀求的梁中启见许若雪一言不发,登时恼火起来,“许若雪,我的胳膊腿要是保不住了,你妈以后别想消停!”

  听到这句话,许若雪完全怔住了,看向梁中启的目光充满了震惊和陌生……

  “梁老三,钱今天还能不能还?”纹身男似是等着不耐烦了问道。

  “琛……琛哥,你别急,我在想办法,能不能再宽限宽限?”

  “宽限?”

  纹身男摆出一副思考的模样,目光却落到了许若雪的身上,一边打量一边摸着胡子拉碴的下巴。

  朝阳城里的公主有不少,但没有一个像眼前能和眼前这个妞相比的,如果能把她留下来,老大绝对会更加器重他……

  想到这里,纹身男双眼泛起贪婪之色。

  许若雪秀眉蹙了起来,纹身男的目光令她很是厌恶。

  “梁老三,你要还不了钱的话,那就把你女儿留在咱们这上一个月班,怎么样?干的好的话,说不定还能给你多赚个十来万块钱儿花……”纹身男一脸淫笑地说道。

  “琛哥,你说的都是真的?”梁中启双眼放光道。

  “当然是真的,考虑考虑吧,愿意的话,好好做做你女儿的工作留下来。”纹身男引诱道。

  “好好好……”梁中启兴奋起来,扭头朝许若雪道:“丫头,怎么样?你现在上班也赚不了多少钱,在琛哥这好好干能一个月赚三十多万……”

  听到继父的劝说,许若雪美眸含泪,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在朝阳城一个月能赚三十多万的工作,她不用想也知道是干什么,但她怎么也没有料到,继父居然会劝她在这里上班……

  悲哀莫大于心死,此时的许若雪彻底寒了心,俏脸上的焦急之色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是冰冷和镇定。

  突然,屋子里响起一声嗤笑。

  “扑哧……”

  进屋后从未说话的叶煌捂着肚子笑了起来,他这一笑把所有人都笑愣了!

  “你笑什么?”许若雪寒着脸厉声问道,她误以为叶煌在嘲笑她。

  “呃……我没笑你,我是在笑他们两个。”叶煌止住大笑,抬头朝纹身男和梁中启道:“戏演得不错,不过就是剧本编得漏洞大了点。就冲他这副德行?你们在没摸清底细前会一下子放给他二十万的贷?要是摸清楚了话,直接找上门来要钱不就结了,还用得着把人骗过来再辛辛苦苦地演这场戏?”

  这句话一出口,纹身男顿时阴下脸来,而梁中启则是满脸的尴尬。

  许若雪看到二人的脸色,尤其是继父那闪躲的目光,她顿时回过味儿来,心里怒火腾地一下子冒了起来。

  “丫头,你别听他胡说!”梁中启焦急地说道。

  “他胡说?”许若雪悲愤道:“你当我是傻子好骗吗?”

  “我……”

  “从现在开始,你的事儿以后我不一概不管,也别再给我打电话!叶煌,我们走!”许若雪冷冷地说完,转身就走。

  “站住!”纹身男厉声一声,这件事从头到底都是见钱眼开的梁老三出的主意,他不过是顺手推舟帮个忙,顺便再分点钱而已,但看到许若雪后,他确是动了心思,一心想把这事给促成了,可现在却是硬生生让一个小子给搅黄了!

  在朝阳城不能干扣人的事,但要是就这么放他们离开了,这事儿一旦传出去,以后他还怎么在道上混?

  “谁敢走,老子打断了他腿!”纹身男怒道。

  许若雪转过身来,却见纹身男不知从哪抽出来一把砍刀拎在手里,她立即紧张了起来,“你想干什么?你要敢乱来我马上报警!”

  纹身男理也没理许若雪,手里的砍刀一抬指向叶煌,“卧槽尼玛,坏了老子的事,不留下点东西还想走?”

  许若雪见状,立即站到了叶煌身前,“这事跟他没关系,有什么冲我来。”

  话音未落,叶煌一记划步站在了许若雪身前,双手一横她保护起来,扭头朝她挤眼笑道:“咱啥都能干,但就是干不了让女人挡刀的事儿,放心,咱可练过武……”

  话音未落,房间门砰的一声打开了,五六名浑身匪气,拎着钢管、砍刀的保安出现在了门口。

  从没经历过这种场面的许若雪,顿时揪起心来,她急忙将手伸进挎里去拿手机。

  “练过几下子就想在朝阳城撒野?把他给我废了扔出去!”纹身男手里的砍刀一挥,示意手下动手。

  那几名保安二话不说,抡起手里的钢管、砍刀朝着叶煌就扑了过去。第3章 一招秒敌!

  “小心!”许若雪看到扑来保安手中扬起的砍刀,脸色顿时大变,惊叫一声提醒叶煌。

  叶煌嘴角扬起一丝微笑,身子一弓,双脚用力一蹬地,身子嗖地一声弹射出去。

  最先冲过来的保安只觉眼前猛地一花,紧接着只觉一股劲风扑面,随即一股巨大的力道狠狠地撞在了他的胸膛上。

  砰!一声闷响传出。

  那保安还没来得及闪躲,连人带砍刀被叶煌硬生生撞飞出去。

  屋子不大,倒飞的保安一连撞翻两个同伙后径直地撞在了墙上,随即咕咚一声掉在了地上,整个人趴在地上如同一滩软泥。

  突来的这一幕把还在冲的保安全部都震住了,原本嚣张跋扈的脸色顿时变得如临大敌般,一个个止住了冲势,围在叶煌身周围,谁也不敢轻易上前。

  倒不是这些保安没胆量,而是刚才那一幕给他们带来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叶煌拳脚未动,仅一撞就把直接废了一个,饶是砍砍杀杀习惯了他们也被叶煌的彪悍给唬住了。

  叶煌扫视了一圈那些保安,心下很满意眼前的情况,他要的就是这个目的,不然真混战起来,保不准会有人伤到许若雪,现在没人敢轻动,自然是最好的结果了。

  “哼,有两个子嘛!”纹身男见小弟们被叶煌震住,气势也弱了下来,他立即哼声说道。

  听到纹身男那镇定的声音,那些保安们似是被注了一针强心剂,如临大敌的脸色顿时缓解了许多。

  “叶,叶煌,你没事吧?”许若雪俏脸上很是担心,叶煌是因为她的私事才来到的朝阳城,她要完完整整地把他再带回去。

  “嘿嘿,小意思,连热身都算不上……”叶煌咧了咧嘴笑道,对付这些和普通人无异的小角色,他都懒得出招。

  这句话令许若雪稍稍松了口气,但看到四周手拿凶器围着的保安,刚松懈了些的神经又紧绷了起来。

  “找死!都让开,我要亲手废了他!”纹身男厉声一声,手腕一挽,挽起了一个刀花。

  围着叶煌的几名保安见琛哥要动手,双眼顿时一亮,立即闪到了旁边,在他们看来,琛哥出马绝对手到擒来,以前也有练过武的来找事,结果都被琛哥拎刀砍翻。

  叶煌饶有意味地打量了眼纹身男,目光不仅毫无畏俱,反而还有着一丝挑衅的意味。

  “唰!”纹身男大步一跨跃到叶煌身旁,手里的砍刀顺势一记力劈华山照着叶煌的脑袋就砍了下去。

  叶煌微微侧身避开劈来的一刀,趁纹身男还未收刀之际,右拳猛得一记直拳轰向了纹身男的脑袋。

  纹身男反应也很快,眼见拳头袭来,身子直接向后一仰,借着这股力道右手一翻腕,手里的砍刀照着叶煌下肋猛地一挑。

  “啊!”许若雪在一旁看得清楚,眼见刀尖要划到叶煌了,吓得她惊叫一声。

  而叶煌却是满脸的镇定,在刀尖即将划到衣服之前,他一记擒拿手牢牢地抓住纹身男的右腕并死死地按住,与此同时,身子猛地一拧,硬生生将纹身男拽到了身旁,而后右手在他腰间一顶,顺势使了一记抛投。

  一百五六十斤的纹身男还没有反应过来,身子就被叶煌扔飞出去。

  砰!纹身男直接撞在了房间的门上,响声震耳欲聋。

  短短几秒,高低立判!纹身男连叶煌的衣角都没有沾到——完败!

  纹身男从门上摔下来,他就地打了个滚,起身拎刀继续砍向叶煌。

  “不见棺材不掉泪啊……”叶煌感慨了一句,懒得和纹身男继续纠缠下去,在刀扬起的刹那,他猛地冲了过去,身子如同一辆高速行驶的卡车,狠狠地撞在了纹身男身上。

  嘭!一声闷响夹杂着纹身男的吐血声传出。

  随即,纹身男整个人再度撞在了房门上,但这一次却是将房门直接撞散了架,巨响声响彻楼道。

  此时此刻的纹身男彻底被撞晕过去,整个瘫软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破碎的门板散落在四周。

  叶煌一脸轻松地拍了拍手,扭头朝许若雪笑了笑道:“搞定。”

  许若雪没有想到,刚才还凶神恶煞气势汹汹的纹身男三两下就被叶煌给打倒了,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长吐一口气,道:“走吧。”

  叶煌打了个响指,转身一把搂住许若雪父亲的脖子,一副很亲热的模样将他拖了出去,房间里的保安眼睁睁地看着三人大摇大摆的离开,谁也不敢上前阻拦。

  “琛哥,琛哥……”几名保安待叶煌走出屋后,立即围向了纹身男。

  纹身男被保安扶起来后,噗的一声吐了一口鲜血,他艰难的扭过头看到叶煌离开的背景,眸子里闪烁着不甘和疯狂的仇怨之色。

  “给凶爷打电话,让凶爷给我做主!”纹身男声若蚊音朝围着的小弟说道。

  凶爷?听到这个名字,周围保安先是打了个寒颤,而后面如死灰的脸色燃起了丝丝希望,被叶煌打击得几欲吓破的胆子也随之壮了起来。

  ******

  天阳市火车站。

  许若雪买了一张回乡的票交给了梁中启,在叶煌的监视下,梁中启老老实实地拿着票踏上了回乡的火车。有叶煌这个高手的威慑,他想反抗也不可能打得过叶煌,更何况骗局被拆穿后,他也没继续呆下去的脸面了。

  顺利地送走了梁中启后,叶煌驾驶着宝马X5载着许若雪返回辉煌大厦。

  一路上,许若雪只言不语,美眸中一直泛着泪雾,饶是一向吊儿郎当的叶煌也被她的情绪所感染,每瞄一次许若雪,心里就暗骂一通梁中启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赌博输钱也就算了,在厕所里偷听到朝阳城月薪15万招一名镇店公主后,为了能够长期稳定的拿到赌资,居然把主意打到了许若雪身上,还主动联系纹身男许下三万块钱配合他演这出场来坑许若雪。

  这种事发生在任何人身上也难以释怀,更何况是自尊很强的许若雪了。

  宝马X5车内的气氛非常的沉闷,隐隐还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悲愤、悲恸气息。

  直到临近辉煌大厦的时候,许若雪这才收起思绪,低头稍稍将眼角的泪水擦干净,再抬起头的时候,她又恢复了原先干练、威严的总经理模样。

  “谢谢你。”许若雪扭过头看着叶煌,很认真地道谢。

  如果今天没有叶煌在,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她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叶煌朝许若雪笑了笑道:“许总不用客气,答应你的事总得办成了不是?嘿嘿……”

  听到这句话,许若雪心里突然涌出一股暖暖的感觉,那毫无伪装的笑容,令她感觉很安全,很放心,和朋友在一起的感觉很相像。

  “今天你打了朝阳城的保安,他们肯定不会善罢干休,要不,要不我给你放几天假,避避风头吧?”许若雪沉吟了一声说道。

  叶煌打趣道:“我说许总,在你眼里咱就那么不堪啊?”

  许若雪见叶煌一脸的无所谓,她板起脸道:“你一个人能打几个?就算你不怕他们,那他们来公司找你麻烦,你工作还干不干了?”

  “有道理……”叶煌拖长音说完诡秘地一笑道:“不过也不用太担心,他们不敢明着来。”

  “你怎么就知道他们不敢?”许若雪秀眉微蹙,对叶煌乐观的想法很不赞同。

  叶煌嘿嘿笑道:“现在可是法治社会啊,聚众斗殴逮着罪过可不轻,他们敢乱来?最多也就是背地里打个闷棍什么的,只要多注意点,他们拿咱没撤。”

  许若雪想了想感觉叶煌说得也不无道理,“那你自己要多小心些,发现不对劲立即报警。”

  “听许总的,有事找警察叔叔,嘿!”叶煌点头说道,心下却巴不得混混来找他麻烦的时候,警察别来添乱,自从打非洲回来休息了三个月,感觉身子都要生锈了,好不容易有活动筋骨的机会,岂能错过?

  许若雪完全不知道叶煌所想,见他一脸的认真,心里的担忧才稍稍缓解了一些。

  宝马X5很快驶进了辉煌大厦,许若雪没有下车,而是让叶煌将车开进地下车库。

  菲凡公司在辉煌大厦有专门的停车区域,叶煌按照树起的车牌号标记,将宝马X5停在了离电梯旁边的车位上。

  “许总,到了,我回去继续值班了。”叶煌停稳车后说道。

  “嗯!”许若雪淡淡地应了一声,随后看了眼叶煌,道:“中午我还有工作要处理,晚上你有时间吧?今天因为我的私事让你受累了,我想请吃个饭。”

  “总经理请吃饭,那必须有时间,嘿嘿……”叶煌笑道。

  “那好,我订好位子后再告诉你在哪吧。”

  “去酒店么?那的东西吃不饱还贵,要不晚上我许总吧,有个地方饭菜做得不错,我带你去怎么样?”叶煌建议道。

  许若雪考虑了一下,点了点头,“你找地方,我请客,下午六点。”

  “没问题。”叶煌说完下了车。

  随后许若雪直接坐电梯去了楼上总经理办公室,而叶煌则溜达着回了地下保安休息室,准备换上保安服去餐厅吃午饭。

  然而,就在叶煌溜达到保安部经理门口时,却听到办公室传出一阵断断续续的女孩哀求声,声音虽然不清晰,但叶煌却听着很耳熟。

  “罗……罗经理,请你不要这样……”第4章 小美女紫菱

  保安部经理办公室内,一名四十多岁有些谢顶的胖子,满脸笑眯眯地拉着一名漂亮清纯女孩的纤纤细手,用力将女孩往怀里拽,而那女孩则一边苦苦哀求,一边竭尽全力地抵抗,俏脸早已吓得煞白,浑身瑟瑟发抖。

  那中年男子正是保安部兼行政副主管罗刚,菲凡公司的老人了,一直以来仗着上面的后台横行无忌,经常利用职务之便喊女员工办公室谈心,然后趁机大肆揩油,不少女员工都畏之如虎,甚至有的因无法忍受而辞职走人。

  毫不客气地说,罗刚在菲凡公司里名声要多臭有多臭,但他依旧我行我素,逮到机会就占女员工便宜。

  今天上午保安副经理请假没来,罗刚上班后见办公室只有他一个人,立即趁这个机会把新进公司不久的紫菱喊进了办公室。

  他垂涎紫菱的美貌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尤其是经过了这些天的观察,他发现小丫头很文静内向,胆子也小,而且防范心也低,这样的女员工简直就是上天赐给他任施所为的宝贝儿,岂能放过?

  “丫头啊,罗哥向来说话算话,只要你应了我,我马上就你加进管培生的名单里面,换岗位,调工资都不成问题。”罗刚抓着紫菱的小手,一副贪婪的模样。

  “罗,罗经理,求你快放开我……”柔弱胆小的紫菱哪里有过眼下的经历,美眸中泪花涌动,边哀求边挣扎着想抽回右手,但她的力气怎么比得过罗刚?挣脱不开的她心里更加地慌乱无措。

  罗刚的右手抓着紫菱的小手用力揉捏着,左手直接揽向她的腰部。

  “啊!”紫菱吓得惊叫一声,腰肢扭动间险险避开罗刚的咸猪手……

  “你,你不要乱来……”紫菱紧张、害怕地差点哭出声来。

  早已对紫菱垂涎三尺的罗刚,岂会听紫菱一两句的哀求就轻易放过她?

  “丫头,想攀我大腿的女人多的是,但我一个也看不上,我是真心的喜欢,只要你乖乖地从了我,你想要什么,我都会想办法给你弄到,而且我保证这件事不会有人知道,不然那可就别怪我用些手段了,外面要是传出些什么风言风语,名声可不好听啊……”罗刚说着咽了口唾沫润了润发干的喉咙。

  “不……不行,我要出去,你快点放开我,不然,不然我喊人了……”胆小的紫菱慌乱无措地说道。

  紫菱那柔弱甜美带着一丝哀求的语气,更是激起了罗刚心底疯狂的占有欲,他已然看透了紫菱懦弱胆小的性子,满脸淫笑地说道:“喊人?我看你还是留着点力气喊床吧,哈哈,别反抗了,乖乖地听话,来吧小宝贝儿,你可想死我了……”

  话音未落,罗刚欺身而上把紫菱逼到了墙边,双手抓住紫菱的手腕按在了墙上。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的大门突然传出咣咣的捶门声。

  “罗经理,你在吗?我有事要向你汇报……”

  罗刚吓了一跳,下意识松开了紫菱站到了旁边。紫菱立即趁这个机会,双手护胸拔腿跑到了门前,慌乱地打开闩着的房门。

  站在门外的叶煌侧身给紫菱让开路,待紫菱跑开后,他回过身朝发愣的罗刚摆出一副毫不知情地尴尬脸色,道:“呃,我什么也没看见,罗经理继续……”

  叶煌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继续?你TM的搅了老子的好事,让那个丫头跑出去了,老子一个人继续个鸟啊!

  煮熟的鸭子飞了,罗刚心里怒火滔天,平时他就看叶煌不爽,每次他巡察遇到的时候也不知道打招呼,今天更是新仇加旧恨,不教训他一顿,心里恶气难平。

  “叶煌,你给我站住!”罗刚满脸阴狠地瞪了眼叶煌,转身走到办公桌上,拿着考勤表往桌子上狠狠地一摔,“今天上午旷工去哪了?安排你值班看守仓库,居然还敢翘班,如果丢了货,你赔得起吗?这要让合作方知道,谁还敢把货给咱们公司?信誉受损,你拿什么弥补?”

  罗刚在职场混了十几年,小事化大,大事化成的祸整人手段玩得炉火纯青,几句话就将叶煌旷工上升到了影响公司信誉的程度,而且还令人无法反驳。

  叶煌嘿嘿一笑道:“我正要向罗经理汇报这个事呢,上午总经理喊我给她开车办事去了,这不办完事我专门过来报到了。”

  “放屁!”罗刚气得爆起了粗口,“总经理借调你出去办事,为什么我没有接到通知?”

  “这我怎么知道?罗经理不信的话可以去问问总经理嘛。”叶煌诧异道。

  罗刚一听肺差点气炸了,“你这是什么态度?”

  “端正,认真的工作态度啊,罗经理没感觉到么?”叶煌说道。

  “……”罗刚已是气得火冒三丈,一个小保安居然敢跟他叫板,简直是在藐视他,“我不管是谁找你,没我点头私自离岗就是旷工!这个月绩效奖金全扣,记大过发全公司通知,再有下次,直接就给老子卷铺盖滚蛋!”

  话音未落,办公室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怒气冲冲地罗刚一把抓起电话,很不客气地问道:“谁啊?说话!”

  “是罗经理吗?”电话里传出一个清冷的女子声。

  “是我,你哪位?”罗刚平复了一下心头怒火。

  “我是许若雪。”

  罗刚一听,顿时脸上浮现了一抹谄媚,“是许总啊,有什么事您吩咐。”

  “上午我借调了一下你们保安部的叶煌出去办了点事,助理忘了通知罗经理了,我担心罗经理不知情,所以特意通知一声,如果因为借调的事影响了工作的安排,罗经理可以上来找我,我帮你来调整。”

  罗经理听后,看向叶煌的目光更加阴沉了,心下即不爽又窝火,但总经理发了话,他也没办法再揪着不放……

  “罗经理?”许若雪没听到罗刚的声音,喊了一声。

  “在呢,许总放心,没有影响到工作。”罗刚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继续道:“许总,中午有没有时间?有点工作的事想和你当面沟通一下。”

  “什么事?我十分钟后要参加中午的产品开发会,你要着急的话就在电话里说吧,要不急,下午到我办公室谈。”

  “哦,那许总先忙,我下午到你办公室谈。”罗经理脸上有些失望之色。

  “嗯,好的。”许若雪说完挂了电话。

  罗刚放下电话后心里对许若雪也非常的不爽,他邀请过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每次都被拒绝。

  叶煌虽然在门口,但罗刚的电话听得清清楚楚,脸上摆出一副苦相,故意恶心罗刚道:“罗经理,刚才是不是总经理的电话啊?她有没有帮我澄清一下?”

  不等他说完,烦躁的罗刚狠狠地瞪了眼叶煌,“以后,除我以外,任何人找你出去办事必须要在第一时间通知我,没有我的允许,再敢私自擅离岗位,都按旷工处理,听到没有?”

  叶煌撇了撇嘴,吊儿郎当道:“我可以走了吗罗经理?”

  “出去!”罗刚冷哼了一声,心里却是恨不得把叶煌揉成球踩爆了出气。

  叶煌笑了笑转身出了经理办公室,但刚走几步就听到办公室里传来咣咣地捶桌子摔椅子声。

  “呵呵……”叶煌知道今天把罗刚得罪得不轻,这个睚眦必报的家伙以后肯定会有没事没都挑刺找自己的麻烦……

  想到这些,叶煌只能报以苦笑,不过他并怕也不后悔,下次遇到依旧还会出头。

  这倒不是他同情心泛滥,而是骨子里就不耻罗刚这种行径!

  出了经理办公室,叶煌看了看时间,见马上到中午饭点了,他拿上工牌准备出去食堂。

  菲凡公司专门给员工置办了一百多平米的食堂,早中晚都有饭提供,员工只需要拿着工牌刷卡即可,当然火伙费要自己充值了。

  就在叶煌拎着工牌往食堂走去的时候,一名尖嘴猴腮的保安一脸神秘兮兮的表情凑了过来。

  “我说叶煌,你上午去哪了?今天罗胖子来了,没逮到你翘班?”尖嘴猴腮的保安小声地问道。

  叶煌看了尖嘴猴腮的保安,笑了笑道:“上午出去办了趟事。”

  在菲凡公司里,叶煌认识的人并不多,平时能聊得来的寥寥几个,身前这个长相有点猥琐的保安算是一个。

  瘦保安名叫郑峰,刚从部队退役不久,看起来瘦不经风还猥琐,但人挺仗义并且身手也不俗,在部队里拿过连队的散打冠军,在菲凡集团所有的保安里面也算得上一名高手,虽然比不过叶煌,但对付几个毛贼绰绰有余。

  二人分在同一个巡逻组里,闲时经常凑在一起扯淡、抽烟,看路过的美女,关系处得不错。

  “办事?你还有事?”郑峰揄揶道。

  叶煌笑了笑道:“你呢?不是请假了吗,怎么又来了?”

  “别提了,罗胖子那货知道我请得是病假,非让我拿医院开的病例单,我TM给他偷去啊?”郑峰一脸的郁闷。

  叶煌哈哈一笑,拍了拍郑峰的肩膀,“行了,别郁闷了,中午我请客。”

  “你钱多啊次次都你请?今天该换我的,咱们出去吃。”郑峰不爽地说道。

  “出去?去哪?”叶煌问道。

  “转转呗,附近都吃遍了,往远处溜达溜达。”郑峰说道。

  “好吧!”叶煌应了一声,转身的时候,却见紫菱那丫头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旁边。

  而紫菱见叶煌转过身来,这才腼腆地红着小脸问道:“叶,叶煌,你有时间吗?”第5章 冤家路窄

  叶煌打量了眼紫菱,却见她眼眶红红的,显然从罗刚的办公室出去后又哭过。

  “有事?”叶煌声音温和地问道。

  “我,我想中午请你吃饭……”紫菱声若蚊音,说完后立即低下头去不敢看叶煌,双手揉搓着衣服,小脸红得厉害,这是她第一次主动邀请男人吃饭,心里很是紧张。

  叶煌完全没有料到小丫头会跑过来请他吃饭,他淡淡一笑,帮这丫头完全没打算图任何的回报

  就在叶煌打算说话的时候,旁边一脸猥琐的郑峰狠狠拍了一巴掌叶煌的后背,气愤地开玩笑道:“看不出来啊,你小子还有女人缘?”

  叶煌白了眼郑峰,“还行,女人缘没你次。”

  “卧槽!”郑峰骂了一句,因为长相原因,他相了七八次亲,基本上都是见完面就没了下文,在公司更是没有几个女人愿意搭理他,此时见有美女来找叶煌,自然是羡慕嫉妒恨了。

  “丫头,别请这个吃货,请我怎么样?我付钱都行,怎么样?”郑峰打趣起了紫菱。

  紫菱一听这话,吓得不由地向后退了一步,方才在办公室的那一幕,她现在还没有完全平复下来。

  “躲啥呀,咱正儿八经的好人……”

  郑峰急忙替自己辩解,但话还没有说完,旁边的叶煌回手一拨直接捂住了他的嘴巴,将郑峰的脑袋直接按在了过道墙上。

  “别怕丫头,他吓唬你呢。”叶煌朝被吓到的紫菱安慰了一句,而后又道:“是因为刚才的事才想请我吃饭吧?”

  紫菱先是犹疑地朝郑峰看了眼,见他被叶煌按在墙上怎么挣扎也挣脱不了,顿时觉得即好笑又安心,而后她才朝叶煌点头道:“嗯,我想谢谢你帮我。”

  “呵呵,小事一桩,不用放心上,以后自己多提防点吧,中午我还有点事,就不去了。”叶煌温和地说道。

  眼前的紫菱他接触的不多,但却知道这丫头很腼腆也很胆小,所以说话的时候尽量让自己正经些,以免吓到她。

  紫菱见叶煌委婉地拒绝掉了,有些失落,但更多的还是感激叶煌帮忙。

  这时,挣脱开叶煌的郑峰满脸不爽地说道:“美女请你吃饭都不去?这么不给面子,你脑袋被门挤了?”

  “一边玩蛋去……”叶煌白了眼郑峰。

  “玩毛啊!人家美女都找上门来了,你还不去?”郑峰对叶煌这种有机会泡美女而不利用的行为,简直是又气又火大。

  “你管着么?”

  郑峰没有理叶煌,而是扭头朝紫菱道:“这货中午没事,刚才还和我要出去吃饭呢。”

  “我,我听到了。”紫菱非常诚实地说道。

  “……”叶煌和郑峰一起无语,尤其是郑峰,他原本还想通“出卖”下叶煌混到一个和美女吃饭的机会呢,不过看样子是要泡汤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谢顶的胖子出现在走廊里。

  眼尖的郑峰看到来人,立即小声骂道:“卧槽,罗胖子这货怎么跑食堂来了?”

  叶煌听到骂声,抬头一看,果然是罗刚,心里暗骂:尼玛,真是冤家路窄啊!

  而罗刚也看到了叶煌二人,原本平息下去的怒火顿时又复燃起来,脸色阴沉着大步走了过来。

  “你们两个,没下班就往食堂跑?”

  叶煌还没搭话,郑峰率先跳了出来,“报告经理,现在是十一四十了,下班了。”

  罗刚被郑峰噎了一嗓子,脸色更加阴沉了,他恶狠狠地看了眼郑峰,怒道:“你不是请病假吗?病例单拿来了吗?”

  “报告,医院不给开!”郑峰不卑不亢地说道。

  “不给开是吧?”罗刚狰狞一笑,“郑峰,今天上午旷工,绩效奖金全扣!再有下次,扣除一个月工资。”

  “卧槽……”郑峰吓了一跳。

  罗刚眼一瞪,“公然辱骂领导,再扣一百!”

  郑峰一听气得跳脚,捋袖子就想和罗刚干架,叶煌急忙伸手将他拦住,很明显罗胖子是拿着鸡毛当令箭故意找茬。

  “怎么?不服气?”罗刚挑衅地问道。

  “我服你老母!”郑峰在心里骂了一句,气愤难平地瞪着罗刚。

  罗刚冷冷一笑,轻蔑地看了眼叶煌,似是告诉叶煌,郑峰就是得罪他的下场。

  他根本就没有把叶煌这样的小保安放在眼里,想收拾他们随时随意地收拾。

  教训了一番郑峰,罗刚感觉舒服了一些,扭头间发现了躲在墙边的紫菱。

  “咦?是紫菱啊,你也在食堂吃饭?”罗刚装出一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只是偶然遇到的模样。

  紫菱看见罗刚就吓得小脸煞白,但领导问话又不能不答,只得战战兢兢地点头应了一声,“嗯……”

  罗刚脸上挂着微笑,用一副关心下属的语气问道:“食堂的饭菜还吃得惯吧?”

  “嗯……”紫菱声音隐隐有些发颤。

  “呵呵,咱们集团待遇很好,加油,好好干!”罗刚说着抬手想拍拍紫菱的肩膀。

  紫菱见罗刚抬手,她下意识朝叶煌身边躲了躲。

  罗刚有些尴尬,拍向紫菱的手在空中停顿了一下立即抓了抓他头顶稀疏的头发,打了个哈哈道:“刚下班估计你也没吃饭呢吧,最近附近新开了个店挺不错,走吧,罗哥带你出去吃,顺便了解了解你最近工作状况,有什么不明白或者不清楚的流程,也给你讲讲,考核可是很难的……”

  这番话一出口,紫菱脸色顿时变了,她胆小不假,但并不傻,罗刚分明是要带她出去找机会再欺负她。

  罗刚脸上挂着淡淡笑容看着紫菱,心里却并没有报太大的期望,毕竟上午没能得逞,估计这丫头再傻也不会答应。

  不知是被吓到,还是不知道该用什么理由来拒绝出去谈工作,紫菱愣愣地站在原地,慌张无措地抬头用她那会说话般的大眼睛看向叶煌。

  叶煌看着紫菱那乞求的目光,他在心里叹了口气,抬手将紫菱拉到了身后,他不知道还能帮这丫头几次,照她这样下去,被罗刚逮到机会只是迟早的事……

  “真不巧罗经理,我中午约好紫菱去吃饭了,考核的流程我多少也知道点,到时候我教她就行了。”叶煌一句话将罗刚堵得死死的。

  罗刚见叶煌又跳出来坏他好事,顿时火冒三丈,可是暂时又拿叶煌没有办法,一肚子气只能憋着没处发。

  “哼!考核不合核当月工资扣发,自己看着办吧!”罗刚恨恨地瞪了眼叶煌,扭头朝紫菱说道。

  听到不扣发工资,叶煌很明显的感觉到身后的紫菱紧张起来。

  而一直在旁边的郑峰此时看出了端倪,仗义的他下意识迈步上前打算替紫菱说几句话帮她出头,但却被叶煌挥手拦在了身后。

  罗刚见叶煌是铁了心要坏自己的好事了,恨得咬牙切齿,但他要照顾到自己现在的身份地位和脸面,脸色阴沉着哼了一声,心下却是琢磨着要找人狠狠教训叶煌一顿,给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子点颜色。

  就在这时,一阵铃声响了起来,罗刚掏出手机看了眼来电,脸色顿时变得小心谨慎起来,原本打算讥讽几句再离开的此时也顾不得了,接通手机后快步离开了。

  看着罗刚离开的背景,紫菱长吐了一口气拍了拍胸脯,而后抬头朝叶煌投去感谢的目光。

  叶煌笑了笑,没说什么。

  “MD,罗胖子这个货简直就是个只知道搞……那个啥的畜生……”郑峰本想说‘搞女人’,但看到紫菱后立即改了口,“刚才你拦我干毛,那罗胖摆明了不安好心,你不怕他,我也不怕啊!卧槽他个祖宗的,扣老子工资,还想欺负这丫头,要不是你拦着,我打爆了丫蛋!”

  “我现在也没拦着你啊,你去揍他呗?”叶煌白了眼郑峰,道:“不过我建议你还是忍忍,想揍他晚上跟着打闷棍就行,好不容易找了份薪水不错的工作,别瞎折腾让家里替你操心……”

  “艹!”郑峰很不爽地骂了一句,这份工作对他来说确实挺重要的,要是搞丢了的话,家里生活肯定一下子变得很窘迫,不过要不出这口恶气憋在心里难受得慌,想来想去都觉得叶煌的办法不错……

  叶煌拍了拍郑峰的肩膀,“赶紧去吃饭吧,我和紫菱出去转转。”

  郑峰也不傻,一听不知道叶煌和紫菱这丫头有话要说,而且还是当着外人不太方便的话,于是点了点头,转身去了食堂。

  “走吧,出去找个地方吃饭,我请你。”叶煌说完,不等紫菱反对迈步就走。

  “哦!”紫菱一听顿时小脸泛起了甜美笑容,应了一声后急忙追向叶煌,一副怕被丢下的模样。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弛战血都》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823.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