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弛战血都》叶煌许若雪紫菱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弛战血都》叶煌许若雪紫菱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 美女老总的私事

  天阳市,昌宏区,辉煌大厦。

  这栋大厦,是天阳市最繁华的商业大厦之一,吸引了近五十家大中小型公司集团入驻。

  叶煌所在的菲凡集团就在这里,拥有着三层楼的办公场地,百分之三十的地下仓库,集团规模堪称辉煌大厦之最,就算放在整个天阳市也能排进前十。

  不过,对叶煌而言菲凡集团再耀眼与他关系也不大,因为他只是集团最底层的小保安。

  上午十点左右,叶煌按例检查了一遍集团地下的数十个仓库后,猫在监控死角的墙根下从兜里翻出一盒两块钱的红梅,准备解解烟瘾。

  点烟前,叶煌朝通道两侧的出口瞄了两眼,确定没人靠近后才点燃香烟。

  “NND,到处都特么安监控,找个死角抽烟都不方便……”

  叶煌嘴里嘟囔了一句,狠狠吸了几口香烟,烟瘾得到缓解的他舒服地吐出一连串淡青色的烟圈。

  看着飘浮在空气中的烟圈,叶煌似是想到了什么,那吊儿郎当的脸上先是露出一丝微笑,随后变得凝重、深沉起来,眸子里透着一股与年龄不符的沧桑……

  烟圈散开,叶煌依旧默默地看着上方,直到手里的香烟燃烧过半,他才长吐一口气收起了思绪,准备赶快吸完烟回监控室。

  然而,就在他将烟放到唇边的时候,一个清冷的声音突然传进他的耳中。

  “叶煌!”

  听到这个声音,叶煌心里咯噔了下,扭头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却看到一名美女站在通道口处。

  那女子有着一张精致的瓜子脸,杏眼桃腮,红唇诱人,一头乌黑的长发柔顺的披在肩膀上,微微紧绷的职业装处处都凸显着她那火爆的身材,尤其是她天生的冷艳气质,给她的美增添了一股自然出尘的味道,令人油然心生亲近但却不敢冒失亵渎……

  当叶煌看清楚那美女的样貌后,脸色登时变得无比郁闷和悲催——许若雪,菲凡集团新任总经理!

  她怎么跑地下仓库来了?

  惨了,惨大啊!

  叶煌在心里哀嚎一声,低着头缓缓站起身来,一副犯了错任凭处置的模样。

  “保安条例里面有规定,仓库十米内严禁任何明火,你不知道吗?”陈若雪面色如霜,目光清冷地看着叶煌,蹙起的秀眉预示着她此时的心情不好。

  “呃,知道。”叶煌硬着头皮苦着脸道。

  许若雪冷哼了一声,如果不是找他有事,她绝对要严肃处理绝不姑息。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烟掐了!”

  “啊?是是是……”叶煌没想到向来纪律严明的许若雪居然没立即处置他,连忙应声,双手一夹烟头将烟掐灭,顺手向身后一丢。

  许若雪见叶煌如此随意地扔烟蒂,向来对员工态度要求严格的她立即想要出声训斥,但却见烟蒂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曲线,然后精准地落进了三米开外的垃圾桶中。

  看到这一幕,许若雪对叶煌的准头有点小小吃惊,不过更多的则是恼火,扔烟蒂扔得这么准,显然不是第一次在地下仓库吸烟了。

  “以后让我看到你在地下仓库吸烟,工资全扣。”许若雪淡淡说道。

  “明白!”叶煌立即双腿并拢大声表态,心下暗呼侥幸。

  许若雪对叶煌认错的态度还算满意,微微颔首道:“你学过武,还会开车?”

  “呃……是的许总。”叶煌愣了下才回答许若雪,有些纳闷,她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

  “换了制服,开车跟我出去一趟。”许若雪淡淡说道。

  “好!不过,许总,我现在还没到换岗的时间……”

  不等叶煌说完,许若雪打断道:“我会安排人替你。”

  “明白。”叶煌没了顾虑,立即返回休息室换了身休闲装。

  路上他怎么想也不知道许若雪突然找自己有什么事,充当司机?公司里面一抓一大把啊,除此之外那就只有会功夫了……

  叶煌觉得只有这个理由能够解释得通,至于许若雪要自己出去做什么,他就猜不出来了。

  匆匆换好了衣服,叶煌跟在许若雪身后一同乘坐电梯离开地下仓库。

  电梯里,许若雪闻到叶煌身上那劣质烟草的刺鼻烟味,皱了皱琼鼻,瞪了他一眼。

  叶煌有些尴尬,但好在从地下仓库到地面只有短短十秒钟,尴尬的气氛很快就随着电梯门的打开消散一空。

  出了电梯,叶煌就看到辉煌大厦门外停着一辆宝马X5,他一眼就认出来那是许若雪的专用车。

  “车钥匙在这……”许若雪说着,拿出车钥匙递给了叶煌。

  接过钥匙后,叶煌立即解了车锁,打开副驾驶座车门让许若雪先上车,而后才绕过车头坐在驾驶座座上。

  简单的扫了眼车内的设施,叶煌启动了车子,感受着宝马X5整个启动的过程,心里不由地夸赞了一句——顶级配置的宝马X5,集团总经理的待遇真不错。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许若雪一直观察着叶煌的举动,眸子里渐渐露出一丝诧异之色。

  她没有想到,叶煌这个普通的保安坐在宝马X5里,即不拘束,也不过度兴奋,表现居然很淡然,好似习惯了驾驶类似车,这令她有些好奇。

  “许总,咱们去哪?”叶煌扭头问道。

  “叶煌,我今天特意找你,不是工作上的事情,而是我的私事想请你帮个忙。”许若雪淡淡地说道,柔和清脆的声音中蕴含着一股说不出的忧愁味道。

  叶煌微微有些惊诧,集团里能做得公私分明的高管,许若雪绝对在列,今天怎么了?先是放过自己抽烟,现在又让自己帮她办私事……

  “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许总请直说。”叶煌问道。

  许若雪脸色有些犹豫,贝齿轻咬红唇,美眸中流露着一抹纠结之色。

  叶煌见状,灿烂一笑道:“许总请放心,不管我能不能帮忙,这件事绝不会透露给第三个人知道。”

  许若雪抬起头,清冷的目光凛凛地直视着叶煌。

  叶煌同样也直视着许若雪,目光毫无任何的闪躲或是畏惧之色。

  过了一会儿,许若雪才道:“我想请你陪我去一趟朝阳城。”

  朝阳城?叶煌愣了,这个地方他听人说过,好像是天阳市有名的洗浴中心啊,许若雪喊自己去那干什么?泡澡?

  “呃,需要我做什么吗?”叶煌实在是猜不出许若雪想让自己干什么。

  许若雪叹了口气,道:“我继父做生意欠了人一笔钱,让我把钱送到朝阳城,我把钱给他拿过去,然后想麻烦你送他回老家。”

  “哦,那没问题啊,现在就走?”叶煌也松了口气,他可不想被派去搞什么监视之类的事。

  许若雪不但没有要走的意思,反而继续说道:“我继父是不会愿意回老家的,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带他去火车站,把他送上车。”

  “嗯?”叶煌一怔,“这……不太好吧?”

  许若雪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但很快她又说道:“我知道,但没有更好的办法,算上这一次,他半年赔了七次了,一开始三五千,现在升到了一两万……”

  说到这里,许若雪的美眸里泛起担忧之色,“如果他现在在老家的话,这些钱足够他过得很好了,但要像现在这样下去,我担心有一天我倾尽所有也帮不了他。”

  叶煌一听顿时明白许若雪的心思,剑眉一抖道:“许总是为他好,这个忙我帮了。”

  “谢谢。”许若雪见叶煌愿意帮忙,她舒了一口气,道:“我继父年轻时学过武,力气比一般人大许多。如果没办法让他回家,你也不要逞强,以免被他伤到。”

  “……”叶煌一阵无语,开玩笑,自己堂堂雇佣军老大,会被一个普通人伤到?不过这些他肯定不会告诉许若雪,于是嘴角扯了扯没有说话。

  “这件事是我的私事,做为感谢……”

  不等许若雪说完,叶煌问道:“能给加薪不?”

  “不能!”许若雪脸色一寒,干脆利索地拒绝了叶煌这个无耻的要求,看向叶煌的目前也变得清冷起来。

  “开个玩笑,别介意,那我换一个条件吧。”叶煌打了个哈哈。

  “你说!”

  叶煌嘿嘿一笑道:“许总属什么的?”

  许若雪狐疑地看了眼叶煌,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帮你送继父回家的条件啊,这个应该能满足吧?”

  许若雪顿时理解了叶煌的意思,他想知道自己的年龄,同时摆明他不会拿自己的私事来要挟她的态度。

  “属兔子的。”

  “得嘞,现在咱就去朝阳城把你继父送回去。”叶煌满足地说着,调头出了辉煌大厦,心下却暗自叹息,27了还是个处女,女人太冷了不好啊……

  许若雪看着叶煌一脸淡然专心开车,心下才彻底松了口气,开始琢磨起找时机对保安部大动刀的事情。

  一想到这,许若雪又朝叶煌瞄了一眼,俏脸上浮现了一抹捉摸不定的神色,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第2章 这是一个圈套

  辉煌大厦距离朝阳城只有十一二公里远,但这十来分钟的路程令许若雪感觉非得得漫长,尤其是临近朝阳城的时候,她居然莫名的心生一股紧张、愧疚的复杂情绪。

  这种情绪令她怀疑自己这么做到底对不对?

  直到叶煌将宝马驶进朝阳城停车场后,许若雪才从怀疑中挣脱出来,美眸中露出一抹坚定的神色。

  “许总,到了。”叶煌停好车后松开了安全带。

  “嗯。”许若雪淡淡地应了一声,下了车后和叶煌直奔朝阳城正门。

  十点左右的朝阳城有点冷清,门口除了几辆常年摆放着的豪车以外,出入的客人寥寥无几。

  穿着接待员制服的女子见对叶煌和许若雪二人,立即满脸笑容迎上前。

  “您好,欢迎两位前来朝阳城,请问二位是洗浴,还是健身?”接待员脸上挂着职业的微笑,彬彬有礼地问道。

  “找人,SW23号房间在哪层?”许若雪表情很镇定,但语气中还是不免有一丝紧张。

  话音未落,站在接待员旁边吸烟的保安出声问道:“你是来给梁老三送钱的吧?”

  许若雪诧异了下,镇定道:“他在哪?我要见他。”

  “跟我来。”保安打量了眼许若雪,咂了咂嘴,扔了烟后转身带着许若雪和叶煌进了朝阳城。

  朝阳城的内部装修极尽奢华,偌大的n型层叠通道从正门一直沿伸至前台,数百盏射灯璀璨如星,非常的气派、大气高档。

  叶煌简单的扫了眼大厅四周的保安,吊儿朗当的脸上浮现了一抹诧色,他发现朝阳城的保安个个都带着一股子匪色。

  这个朝阳城不简单啊!叶煌在心里嘀咕了句,紧走了两步追上许若雪,在瘦保安的带领下穿过大厅左侧的小门进了保安部。

  瘦保安停在SW23房间前,敲了敲房门。

  “琛哥,人来了。”

  “让她进来吧。”房间里传出一个男子的声音。

  瘦保安扭头朝许若雪道:“进去吧。”

  房门打开的刹那,叶煌就看到两名男子,光着膀子、胳膊上有纹身的男子坐在椅子上跷着二郎腿抽烟。黑瘦的中年男人则坐在沙发上,一脸的焦急、紧张不安。

  许若雪进门后,黑瘦的中年男人蹭地站了起来,满脸激动地搓着手道:“你可算来了,钱呢?带来了吗?”

  “带来了。”许若雪面色泛寒说着,伸手拉开挎包取出了两沓百元大钞。

  那黑瘦中年男人看到那两沓百元大钞,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喜色,反而眉头皱得更加厉害,“怎么才两万?”

  许若雪一听愣了,下意识问道:“你不就欠了两万吗?”

  黑瘦中年男人气急败坏道:“你怎么听的?我说的是二十万,二十万!”

  “二十万?你怎么欠的二十万?”饶是一向镇定的许若雪,听到这个数字后也不由地脸色大变,但随即她反应了过来,冷冷地质问道:“梁中启!你到底干了什么?”

  梁中启老脸一红,讪讪地说道:“没干啥,就打了几把牌……”

  打牌?许若雪顿时明白了过来。

  “你一直跟我说做生意赔了钱,我给的还债的那些钱,你是不是都拿去赌了?”许若雪俏脸冰若寒冰,看向梁中启的美眸中几欲喷出火来,一股浓浓的被欺骗感涌上心头,胸口一阵发闷、发堵。

  梁中启感觉在外人面前被女儿如此质问脸上有些挂不住,板了板脸道:“你别管,赶紧先找钱给我还了。”

  “替你还了?”许若雪苦笑一声:“二十万,我去哪给你找二十万还?”

  话音未落,旁边一直坐着未说话的纹身男一脸不爽的站起身说道:“梁老三,你不是说你女儿能给你还吗?MD,耍老子啊?”

  梁中启吓得哆嗦了一下,急忙道:“琛……琛哥,你别急,我马上再让她找钱来还……”

  纹身男哼笑一声,“马上找?我告诉你梁老三,要是少一子,老子就剁你一根指头,今天还不了话,差得钱你就拿胳膊腿抵吧!”

  梁中启差点没吓瘫在地,他亲眼见过在赌场输了钱还不起,然后被当场砸断腿扔了出去的。

  一想那一幕,梁中启急忙朝许若雪道:“若雪,这次你可得救救爸啊,不然爸的胳膊腿可就保不住了,你赶紧想想办法……”

  想办法?许若雪恨不得转身走人。

  “我想办法?我能想什么办法?”许若雪气乎乎说道。

  “若雪,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你虽然不是我亲生的,可这些年我一点也没亏待你们娘仨儿啊,你要不帮我,爸就得被他们砍了胳膊腿啊。”梁中启急得差点掉泪儿。

  许若雪也非常的焦急,但她去哪找十八万块钱来还债?

  报警?许若雪下意识想到这个办法,心思聪慧的她立即琢磨着要怎么样才能在不引起纹身男警觉的情况下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