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求你今生不要离开》韩露宫泽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求你今生不要离开》韩露宫泽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 心如死灰

  “加油,孩子的脑袋露出来了,你再使点劲儿。”

  手术室中,一个中年女人穿着一件白大褂,带着医用口罩,神情紧张的对手术台上的女人说道。

  “啊……好痛……”

  女人满头大汗,往日精美的小脸此时因疼痛扭曲,葱白的小手紧紧的抓着旁边的床单,胸前的衣襟已经被汗水湿透。

  “快了,快了,再加把劲儿……”

  “啊……”

  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初生婴儿的啼哭声也阵阵传来。

  女人被推出手术室,一眼便看见走廊中身形高大的男人,他俊眉浓密,薄唇性感,一张完美到无可挑剔的脸庞冷若冰霜。

  气场强大到足以让百米内的人退避三舍,就连见过生死这样大场面的医生,见到这个男人的时候,都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颤。

  “宫泽,这是咱们的女儿,你抱抱她。”

  宫泽低头看了一眼女人襁褓中的婴儿,神情淡然,对身后的月嫂说道:“把孩子带走。”

  “是。”

  月嫂颔首应道,急忙的走到韩露的身边,轻轻的将孩子抱走。

  韩露无力的笑了一下,脸上的汗珠还未褪去,脸色苍白的跟一张纸一样,这是她跟宫泽的孩子,即便再痛也快乐着。

  宫泽连看都没看韩露一眼,直接从助理的手中拿过一个文件,弯腰将自己的俊脸凑到韩露的面前。

  表情冰冷的好像万年不化的北极冰山一样,他嘴角微微的上扬,淡淡的说道:“韩露,把离婚协议签了。”

  宫泽的声音平淡无奇,但是却透着不可抗拒的力量。

  韩露眼神微怔,身体僵了一下,貌似没有听清楚宫泽刚才的话。

  “宫泽,咱们的女儿叫什么名字好?”韩露轻声的问道,因为身体虚脱,嘴唇苍白干裂,勉强的展开一丝微笑。

  “韩露你在我宫家的时候我对你不薄,如果你还算是一个聪明人,就痛快的签下离婚协议。”

  宫泽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俊脸再次逼近韩露,无形中有很强大的压迫感。

  “你要知道你母亲的命运掌握在我的手上,你离婚的态度直接影响到,她在我手里的好过程度。”

  宫泽云淡风轻的样子,好像再说一件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事情了,但是这话传入韩露的耳朵里,却好似五雷轰顶一般。

  顿时她的脸色白的吓人,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她知道宫泽没有开玩笑,可是这一幕却好像她身体虚脱而出现的幻觉一样。

  “宫泽,你在说什么?什么叫我的母亲在你的手上?”

  结婚两年,宫泽一向温柔体贴,对她的父母更是敬重孝顺,怎么今天他突然说出这样莫名其妙的话?

  宫泽听到这样的话,一侧的嘴角上扬,露出邪魅的弧度,突然伸出修长的双手,用力的扣住韩露小巧白皙的下巴。

  “韩露,别在我的面前装可怜了,我早就已经看腻了,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终于可以让你们韩家家破人亡了。”

  宫泽的大手非常的用力,好像要将韩露生生掐死一样。

  韩露感受到他手指间的力量,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

  昔日如沐春风一样的爱人,怎么突然变成了这样?难道是她做错了什么吗?

  她不是刚刚给他生下一个孩子?从手术室出来,听到的不是柔情蜜语反而却是离婚的消息?

  眼前这个高大又熟悉的身影,真的是曾经让她爱到无法自拨的男人吗?

  不,这个男人绝对不是宫泽,宫泽从来都不会用这样冰冷的态度对待自己,他总是把她放在第一位,宠她入骨,让身边所有的女人都嫉妒。

  韩露强撑着疲惫的身体,勉强的坐了起来,支撑她身体的纤细手臂,都在不停的颤抖,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倒下一样。

  她用力的咬着下唇,死死的盯着宫泽的眼睛,朱唇轻启,轻声的问道:“你是谁?”

  看到此时她弱不禁风的样子,宫泽的眼里竟然闪过一丝得意之色。

  “我是谁?我是你同床共枕,夜夜缠绵的……前、夫。”

  前夫?

  这两个字犹如一块巨石一样,狠狠的撞击着她的心脏。顿时心脏貌似裂开了一个口子,红色的血液在缓缓的流淌。

  小小的心脏顿时变的血肉模糊一片。

  “为什么?”韩露的声音弱弱的,但是却透着无尽的悲凉。

  宫泽没有回答韩露的问话,挪动脚步走到一边,这时旁边的助理陈威走上前,表情有些复杂的看着韩露。

  “夫人。”

  陈威刚刚开口就感受到宫泽投来杀人于无形的目光。

  “额……那个,韩小姐,这是今天新闻社发表的头条新闻,您看下。”陈威将一张报纸放在韩露的面前。

  韩露神情落寞的低头看去,顿时睫毛上沾满汗水的眼睛瞪的大大的,拿着报纸的手颤抖的非常厉害,苍白的嘴唇不由自主的蠕动着。

  报纸上有一张非常清楚的照片,一个发福的中年男人倒在血泊中,而满地的鲜血都是从男人的脑袋中流出来的。

  即便是面孔着地,但是韩露依然能清楚地意识到这个男人就是她的父亲,父亲所趴的后面就是韩氏集团的公司大楼。

  她的父亲跳楼了?

  照片的背景后面,人群嘈杂一片,旁边还有一群警察在维护现场。

  怎么会这样?他的父亲怎么可能会自杀?上次见面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她被隐瞒了什么事情吗?

  她的身体渐渐冰凉,僵在原地一动不动,这到底是怎么了?

  她距离预产期提前一周住进医院,为了能够安心养胎,给宝宝一个良好的生产环境,她已经有一周的时间没有玩儿手机了,所以外界的事情她一概不知。

  父亲跟母亲的感情和睦,公司的一切都在蒸蒸日上,父亲是没有理由自杀的。

  她愣愣的盯着报纸想了好久,两行冰冷的泪水缓缓流下,她抬头看了一眼一直冷漠的宫泽,心里貌似有了不好的预感。

  “韩小姐,您父亲的公司涉嫌偷税漏税,所以在警方查办的时候韩先生想不开自杀了。”

  “不、可、能。”第2章 置身寒冬

  陈威的话音刚落,韩璐便情绪激动的一口否决,声音几乎是用吼的。

  “我父亲的公司开了有十多年了,从来都没有偷税漏税过,这点我最清楚不过了,我父亲一定是被冤枉的,是被小人陷害的。”

  被韩露拿在手中的报纸,因为她的手在颤抖所以发出轻轻的响声,她的脸色更加苍白,眼神中多了一丝恐惧。

  看到韩露的情绪这样激动,陈威也不好再继续说什么,低着头沉默着。

  站在一边的宫泽瞥了韩露一眼,看见自己的妻子哭成这样,他竟然一点怜惜之意都没有,怒瞪着陈威,冷声命令道:“继续说。”

  陈威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韩露,鼓足勇气说道:“少爷,不如等夫……韩小姐的身体恢复些,再……”

  “我让你给我继续说。”

  宫泽突然一声怒吼,声音充满愤怒,这样的声音在空荡的医院走廊里显得特别的突兀。

  “这样的女人有什么好怜惜的?我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她们韩家一败涂地,这是韩家欠我的,我要分毫不少的还回去。”

  宫泽的声音一阵阵的击打在韩露的心上,韩露眼角的泪水不停的落下,染湿了她胸前的衣襟,她的双唇颤抖,轻起吐出一句。

  “宫泽,我韩家何时亏欠过你?”

  从相识到现在,韩家可一直都在尽力的帮助宫泽。

  “我韩露敢发誓,从始至今,韩家对你宫泽从未有过半点亏欠。”韩露眼神坚毅,一字一句的说道。

  “哼,这要问你九泉之下的父亲。”

  宫泽的声音冰冷,听的韩露毛骨悚然,是不是因为生产身体虚弱导致的幻觉?不然……眼前这个陌生又恐怖的男人是谁?

  她所熟悉的宫泽是温文尔雅,体贴细心的,她不过是在手术室生了一夜的孩子,怎么再出来的时候,一切都变了?

  这是一场噩梦吗?为什么这样逼真,心脏狠狠的抽痛那样的真切。

  “韩家到底亏欠过你什么?”韩露从来都没有看见过宫泽的神情这样冰冷,好像地狱的魔鬼一样。

  “三年后我就告诉你真相,这如浩劫一样的三年,是你们韩家欠我的,如果你没有活下来,那么……你就连知道真相的资格都没有。”

  韩露的心脏仿佛停止了跳动,她拼命的想要呼吸,但是却有种要窒息的感觉,血气翻涌,突然韩露一口鲜血喷出, 手中的报纸滑落在地上。

  报纸上那张父亲趴在血泊里的图片已经深深的印在了她的脑海里。

  韩露伸出颤抖的双手,无力地拉了拉宫泽的衣角,“宫泽,告诉我,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宫泽冰冷的眼神死死地盯着韩露的双眼,修长的手臂一挥,毫不留情的将她的双手甩在一边。

  韩露一个踉跄,抻的刚生过孩子的肚子狠狠的抽痛。

  “韩露,你听好了,从今往后,我宫泽就是你命中注定的劫难。”宫泽一句一字的说道,说完向后退了两步。

  随后对着身边的助理命令道:“把这个女人囚禁起来。”

  什么?囚禁?

  韩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越来越觉得这一切都是一场噩梦,不然根本就无从解释,真不敢相信囚禁她这样的事情是从自己朝夕相处的爱人嘴里说出来的。

  “宫泽,你凭什么囚禁我?我们的孩子还在哺乳期,我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陈威,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这个女人带下去?”

  陈威愣了一下,张了张嘴想说的话终究没有说出来,双手一拍,下一秒医院走廊的尽头走过来两个彪形大汉,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带着黑色的墨镜。

  “你们给我走开,宫泽你根本就没有权利对我这样做。”韩露一边挣扎着一边对面前冷若冰霜的宫泽大吼道。

  她的声音很悲凉,悲凉中带着十足的愤怒和绝望,声音沙哑的好像久病初愈的病人一样,她用力的挣扎。

  可是即便是顺产,但是身体的力量早就耗尽,韩露弱不经风一样的挣扎,在这两个保镖的眼里,简直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禁锢住。

  “宫泽,我刚刚生下咱们的孩子,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忘了我们的誓言吗?结婚的时候你说过要爱我一辈子的。”

  难道这些誓言都是假的吗?如今眼前的男人如此的陌生,精致到无可挑剔的五官冷到让人发抖。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了?

  “哼,爱你一辈子,我要折磨你一辈子才对。”

  宫泽的声音异常的冰冷,传入韩露的耳朵里,仿佛都带着回音一样,一遍一遍刺穿了她的耳膜,一字一字狠狠地撞击着她的心脏。

  韩露此时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撕心裂肺。

  宫泽大步的走上前,直接抓住韩露的苍白手指,粗鲁的将她手中的戒指蛮横的拽了下来,狠狠地扔在地上,大脚用力的踩了上去。

  一下一下直到将戒指踩到变形,上面闪耀的钻石沾上了泥土,狼狈不堪,看不出它原有的璀璨光芒。

  这是他们情定一生的戒指,她曾经视若珍宝,可是此时就这样亲手毁在了宫泽的手里,韩露眼睁睁的看着,眼泪决堤一样的流下来。

  她没有力气阻止,他们之间的爱情转眼便不共戴天,好像受到了什么诅咒一般,宫泽像着了魔一样,深邃的眼眸只剩下对她的冷漠与决绝。

  刚出生的婴儿,啼哭声响遍医院的走廊,嘹亮的充满朝气。韩露听到孩子的声音,转头四处的张望,只听到孩子的哭声,却不见孩子的身影。

  “孩子,我的孩子……”

  韩露喃喃的说着,身体刚刚挪动,下一秒直接从病床上摔了下来,身体重重的落在地上,五脏六腑都跟着狠狠的震动。

  ? ‘噗……’

  一口鲜血在韩露的胸腔翻涌,直接喷出,鲜血的殷红在她苍白的嘴角边肆意的流淌,显得她的脸色更加的惨白,鲜血滴在她的病服上,还有渐渐冰凉的胸口,让人不忍直视。

  “天啊,韩小姐,你下 身出血了。”病床边的医生突然大叫起来,惊恐的睁大眼睛,急忙的跑到韩露的身边。

  “快,帮个忙,把病人抬到床上去,病人产后大出血,这样会出人命的。”第3章 被关囚禁

  医生不理解昨天还对病人呵护有加的宫先生,怎么此时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只是身为一名医生,岂能见死不救?

  陈威见状毫不犹豫的上前,可是还没伸出手帮忙,两人便都被宫泽制止。

  “都给我住手。”

  宫泽冷冷的命令,向前一步,居高临下的看着脚边的韩露,看着曾经的枕边人此时如此的惨状,宫泽的心里有着报复的痛快。

  畅快淋漓……

  “你求我,我就让他们救你。”

  宫泽向前一步,抬起穿着发亮的皮鞋,用脚勾住韩露的下巴,眼神带着毫不掩饰的戏谑,眼底有着尖锐的得意之色。

  韩露抬眸,一双澄明的眼睛此时已经布满血丝,嘴角的鲜血还在流淌,脸色苍白的跟一张白纸一样。

  “宫泽,倘若我韩露能过这关,定会让你付出惨重的代价,生生世世,只为敌人,绝不结为连理。”

  她使出了浑身所有的力气说出这句话,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空灵中带着无比的绝望。

  生生世世,只为敌人,绝不结为连理……

  她死死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眼睛结上一层冰霜,一眨不眨,随后便晕倒在冰凉的地面上。

  三年后……

  一个穿着褴褛的女人,被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带出一间终日不见阳光的房屋,阳光照射在女人的脸上身上,镀上一层薄薄的金色。

  阳光的照射让女人有些不适应,下意识的眯着眼睛,伸出手遮挡在眼前,可那只手常年没有修理过,长过两厘米的指甲塞满泥土。

  “韩小姐,三年期限已满,您自由了。”

  陈威带着韩露七拐八拐的,终于走出了那间犹如牢笼一样的房屋,那间阴暗潮湿的地方囚禁了她整整三年。

  韩露沉默着,三年与世隔绝的生活,险些让她丧失语言功能。

  她径直的向前走着,漫无目的,陈威站在她的身后看着她瘦小不堪的背影,无奈的叹息了一口气。随后追了上去。

  “韩小姐,这是五万块钱,你拿着,以后离开这个城市吧。”

  陈威看着昔日楚楚动人的韩露如今变成这般样子,实在是不忍心,他将那笔钱直接塞到韩露的手中。

  韩露低头愣愣的看着手中的钱,随后蠕动着嘴巴艰难的说道:“我母亲在哪儿?”

  三年未开口说一句话,再次开口她的嗓子干裂的好像干枯的河水,裂开了一道道撕心裂肺的缝隙。

  “您……您母亲……”

  “她在哪?”

  韩露再次询问,眼中的急切不加掩饰,她知道陈威一直跟在宫泽的身边,一定知道母亲此时的下落。

  “三年前,韩夫人知道韩总跳楼自杀的事情,接受不了现实,精神失常,随后走……走丢了。”

  精神失常?

  韩露捂着自己胸口的位置。

  与其说母亲走丢了,倒不如说母亲也遭到宫泽的毒手,任由她这样疯癫的女人在外面自生自灭。

  韩露紧紧的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三年的时间她终于熬了过来,她发誓要用她的余生,抢回女儿,让宫泽一败涂地。

  “陈威,你对我的恩情我早晚会还的。”韩露头也没抬,扔下一句话,直接朝着马路对面走去。

  站在原地的陈威紧紧的皱着眉头,望着她娇小的身影,不住地摇头。

  韩露来到一家小型的餐馆前,她要好好的吃上一顿,整理一下自己狼狈不堪的样子,她绝对不能让宫泽看到她现在这样。

  她绝对不能让那个男人再看她的笑话。

  “哎哟喂,这餐馆怎么什么人都让往里进呀!臭死了,简直比街上的乞丐都要臭。”

  韩露刚刚走进餐馆,餐馆里面坐在前排的一个看似雍容华贵的女人,伸出她白皙的手指,捏着鼻子一脸嫌弃的瞥了她一眼。

  韩露没有理会她,好像没有听到她说话一样,大步地走进餐馆,坐在一个靠窗户的位置,她安静的看着外面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貌似已经好久没有这样正常的吃饭了。

  在那个常年不见阳光的房间里,她食不知味,夜不能寐,本想一死了之的,但是一想到那个刚出世就分离的女儿,她便咬牙坚持了下来。

  服务员刚要走到她的身边点菜,可是却被旁边这个穿着华丽,浓妆艳抹的女人阻拦。

  “喂,我说你们餐厅有点水准好不好?怎么什么样的人都招待呀!这样臭气熏天的人在这吃饭,我们还怎么吃啊?”

  女人直接从餐桌前站了起来,双手叉腰义愤填膺的对着旁边的服务员喊道,长长的睫毛粘在眼皮上,眼皮有些睁不开,有种不堪负重的感觉。

  服务员的面色有些为难,看看韩露又看了看旁边这个雍容华贵的女人,随后仿佛决定了什么,走到了韩露的身边。

  “这位小姐,麻烦您能换一个位置吗?那边人少,相对来说也安静一些,你去那儿吃吧!”服务员说话非常的委婉。

  “不行,让她出去,你问问这个女人能点什么菜?我全都要一份,只要你们把她赶出去。”女人瞪着她那双杏仁眼,脸上厚厚的粉随着她夸张的动作,好像都要掉下渣来。

  她看着服务人员唯唯诺诺的样子,又看着韩露一直没有说话,心中的火焰变得更加嚣张起来。

  “这……”

  服务员变的更加左右为难,轻抿着嘴角,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突然这个时候,韩露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狼狈不堪的形象下,隐藏着一张淡定从容的面孔。

  她不急不缓的走到那个女人的面前,扬起手,直接就是一巴掌,又尖又长的指甲划过女人的脸颊,抠下了几块血肉。

  “出去。”

  韩露轻声的开口,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却透着幽冷的气息。

  “什么?”

  女人长大了嘴巴,不敢相信这话是从眼前这个臭气熏天,衣衫褴褛的人口中说出来的,她白胖厚实的手掌捂着自己火辣辣的脸颊。

  抬手刚要将刚才的一巴掌还回去,可是下一秒便对上乱糟糟头发下韩露的眼神,此时她的眼神锋芒锐利,好像一把锋利的尖刀一样。第4章 重回人生

  仅此一眼,吓的这个女人硬生生的将伸出去的手掌收了回来。

  “你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敢打我?我看你就是一个臭要饭的。”女人不死心,心里的火气没处发,随后看向身后的服务员。

  “你们饭店也敢给这样的人上菜,就不怕她结不起帐吗?你看看她浑身上下,哪点像是能给的起饭钱的人?”

  韩露不着痕迹的撇了女人一眼,直接从早就破成一片烂布的衣服口袋里,拿出一叠钱,随意的放在自己的餐桌上。

  “香煎鱼排、匈牙利牛肉汤、水果沙拉、台式烤鸡排配日式烧烤汁,再来一份至尊绝味披萨。”

  韩露游刃有余的说着,对这家小型的餐馆的菜非常的熟悉,服务员应接不暇的记着菜名,就连旁边那个女人都愣住了。

  没有想到这个看似恶心的人,竟然能流利的说出这么多的西餐名,女人仔细的端详着眼前的韩露。

  隐隐的,竟然能看出这个蓬头垢面的女人,身上竟然有种不明言语的气质。

  高贵?优雅?冷艳?超凡脱俗?

  不知道用什么样的形容词,总之在这样乱蓬蓬的头发下,女人看不清楚她的五官却能察觉到什么。

  女人很识趣的坐回到自己的位置,默默的吃着饭菜,被打的一巴掌也只能吃哑巴亏了。

  韩露吃好之后走出餐厅,转身走进一家商场挑选了一套衣服,随后来到温泉浴馆,舒舒服服的将自己浑身上上下下整理的干干净净。

  整齐干净的指甲衬得她修长白皙的手指更加好看,剪掉了蓬乱的头发,露出了她精美小巧的五官,终日不见阳光的皮肤更加白皙。

  简单的白衬衫配上修腿紧身的裤子,使得她的身材更加曼妙迷人。

  走出温泉会馆,韩露用力的舒展着自己的双臂。

  仰望着头顶的蓝天,鸟儿成群结队的飞过,空气清爽的掠过鼻尖,阳光金晃晃的照在她的身上,让韩露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仿佛自己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

  只是让韩露有些分不清,到底宫泽对她的温柔是梦,还是宫泽对她的囚禁是梦,曾经发生的一切,一幕幕的从她的脑海中浮现。

  此时此刻,她要做什么?

  目前她除了自己这个单薄的身体,其余的什么都没有了。

  不对,她并不是什么都没有,突然韩露的眼神变的凌厉起来,她还有目标,她要寻找失踪的母亲,抢回还不知名字的女儿。

  更重要的一点,她要让宫泽后悔让她活着出来。

  …………

  “那个女人放走了吗?”

  偌大的落地窗前,男人的俊眉微微地皱着,手中端着一杯咖啡,杯子上方袅袅的冒着热气,男人修长的手指在杯子的边缘来回的摩挲着。

  “宫总,三年的期限已到,我已经将韩小姐送出去了。”陈威颔首站在宫泽的身后,一脸恭敬的样子。

  庞大的总裁办公室,此时只有他们两人,显得有些空旷却不失威严,大方的红木办公桌隔在两人的中间,彰显着两人身份的差距。

  “嗯,我知道了,派人跟着她。”宫泽云淡风清地说着,言简意赅,没有一句多余的话语。

  听到这话,陈威不禁有些惊讶,当初宫泽不是说好了,只囚禁韩露三年吗?难不成现在反悔了?

  “宫总,我不明白您的意思。”陈威鼓足勇气小心翼翼的问道。

  宫泽突然回过神来,将咖啡杯放在他的红木桌子上,眼神犀利犹如苍鹰一样,大步的走到陈威的面前。

  陈威下意识的低着头,宫泽的气场一向强大,从来都是不苟言笑,不怒自威。

  “陈威,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几年对韩露的帮助,不然像她意志力这么薄弱的人,怎么可能会相安无事的在那样的环境里度过三年?”

  当年韩露从手术室出来情绪激动,急火攻心便晕了过去,倘若不是陈威在宫泽离开之后,和医生尽力的抢救的话,恐怕韩露在三年前就已经死了。

  “宫总,我总觉得,其实并不是……”

  “够了,陈威,你跟在我的身边已经快十年了,难不成要在我已经达到目的的时候,跟我说你并不赞同吗?”

  宫泽的情绪突然变得激动起来,他大声的吼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指尖竟然有一些颤抖。

  慢慢的闭上眼睛,脑海里竟然呈现出韩露那张无害却又灿烂的脸,在阳光下,在花丛中,在俩人温馨的房间里。

  那张熟悉的脸渐渐变得模糊不清,飘忽不定,韩露距离他越来越远,身影渐渐变小,渐渐变得模糊,渐渐变的只剩下一个小点,最后消失不见。

  韩露……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宫泽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陈威已经不在他办公室了,他望着手心冒出的汗水,心里感觉空荡荡的。

  他抬步走到落地窗前,从十五楼往下望,人流车辆如同蚂蚁一般渺小,他已经变得强大了,此时连控制整个城市的能力都有。

  那么……还有什么不开心的呢?

  这不就是他最终想要的结果吗?他那么渴望想要得到的权利、势力、财富、他现在通通都拥有了。

  他还会变得更加强大,让所有人都对他敬而远之。让所有人都臣服于他的掌控之下,任何人都不能爬到他的头上。

  这才是他终极的目的。

  …………

  韩露站在大街上犹豫了好久,最终决定回到韩家,这里是她的家,她不回到这里又能去哪呢?

  站在高高的复式六层的别墅前,她仰头望着三年前给她温暖的家,再次归来,一切仿佛未变,又仿佛无形中都变了模样。

  “不好意思,这位小姐,这里是宫家,不可以随便的出入。”门口的保安已经换了一批,根本就不认识韩露,面无表情语气冷梭的将她拦在外面。

  “宫家?”

  韩露眯着眼睛,出来这么久依然有些不适应外面这样强烈的光线,她朱唇轻启微微的开口呢喃着。

  什么时候韩家变成宫家了?

  当初两人结婚的时候,父亲看在宫泽什么都没有的份上,将韩家的这座宅院给他们两个做婚房。

  随后又开了一家分公司给宫泽管理,从始至终韩家都没有瞧不起宫泽过,一直都在尽心尽力的帮助他。

  那时候韩露没有想到,韩家夫妇也没有想到,曾经这样的举动竟然是在养虎为患。第5章 再见其人

  “怎么了?你不知道宫家?怎么可能?”保安一脸的惊讶,好像他听到了什么很稀奇的事情了一样。

  “宫家在三年前飞速的崛起,旗下的产业和显赫的名声在一夜之间传的沸沸扬扬的,这可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小姐,即便你是外地人应该也会有所了解的吧?”

  保安看向韩露的眼神带着浓浓的鄙视,不知道韩露是哪里来的乡野村姑,竟然这样孤陋寡闻。

  韩露冷笑一声,三年前飞速的崛起?宫泽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实力,不过是把曾经韩家的产业改到他的名下了吧?

  做出这样人神共愤的事情,竟然还被人这样赞扬。

  韩露紧紧的将双手握成拳头,总有一天她要将韩家的产业一分不少的夺回来。

  突然一阵刺耳的刹车声,韩露觉得身后一阵疾风吹起,身上的衣摆随风摇晃了两下,她回头看去,一辆豪华的兰博基尼停在她的身后,距离她不到半米。

  这辆车子在阳光下非常的扎眼,透过车窗,韩露看不清车子里面坐的是什么人,她微微的眯起眼睛,认真的查看着,心里已经隐约的有了一些预感。

  车窗缓缓地按下,露出了那个男人精致到无可挑剔的五官。

  韩露身体一震,三年了,这个男人存在她的记忆里已经三年了,他的模样她不敢忘记,每日每夜,面孔在她的脑海里,都会浮现很多遍。

  她担心自己忘记了这个爱的真心实意,却又恨得锥心刺骨的男人。

  他精致的五官还如三年前一样俊朗,只是即便隔着这么远的距离,韩露依然能感觉到,宫泽身上散发出来的幽冷气息。

  按下车窗,宫泽看到门口的韩露并没有感觉到意外,他缓缓的走下车,大步的走到韩露的面前,面无表情眼神却异常的深邃。

  宫泽的气势真的好强大,韩露下意识的想要低头,可是内心的那份倔强却迫使她抬起头迎向他的目光。

  她就这样不卑不亢,安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宫总,这个人是谁呀!穿着一身的地摊货,怎么会站在你的家门口?”

  突然从车上走下来一个妖娆的女人,穿着五寸高的高跟鞋,迈着标准的四方步,款款地走到宫泽的面前,右手很自然的挎在宫泽的臂弯。

  女人的声音撒娇的意味非常明显,话音刚落,刚刚拦截韩露的保安急忙的走上前,点头哈腰,一脸恭敬的样子。

  “苏小姐,让您见笑了,这女人就是个路过的,我正在打发她走,您和宫先生里面请。”保安殷勤的说完,颔首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这位被保安称为苏小姐的女人,得意的笑了一下,被保安恭维的非常舒服。

  她主动牵着宫泽的手,直接就朝着大门里面走去。而宫泽也并没有多看韩露一眼,随意的撇了一下,一脸漠然的转身离开。

  “宫泽。”

  韩露看着那个男人的背影,突然开口。

  那个宽阔又熟悉的背影是曾经能给她安全感的,可是如今,他的旁边竟然出现了其他的女人。

  “什么人啊你是,竟然敢直呼宫总的名字。”苏婉莹回过头来,一脸轻蔑的看着韩露。

  韩露却好像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径直的走到宫泽的身边,抬起头,仰着下巴,与面前的男人四目相对。

  苏婉莹见状,一个大步直接横在两人的中间,白皙的小脸变得通红一片,“喂,我在跟你说话,你没有听见吗?”

  “既然你知道我不想搭理你,那么,请你识趣一点。”韩露冷眼看着她,语气中带着三分的轻蔑,七分的霸气。

  “你……”

  苏婉莹没有想到,这个看着不起眼儿的女人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顿时有些哑口无言。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竟然敢这样跟我说话?我随随便便的动下嘴皮子,就足以让你在这个城市里活不下去。”

  苏婉莹一脸气愤。

  “哦,是吗?”韩露听到苏婉莹这话,不怒反笑。

  “那么,如果说苏小姐每天都随随便便的动嘴皮子,这个城市里是不是只剩下苏小姐一个人了呢!”

  韩露在说话的时候一直都没有看苏婉莹,她眼神定定的盯着眼前的男人,即便宫泽此时也定睛地看着她,那她也没有离开视线。

  苏婉莹被韩露气得语塞,用力的一跺脚,转过身撒娇的走到宫泽的面前,柔软的身体紧紧的挨着宫泽的前胸。

  “宫总,这个女人怎么回事啊?你到底认不认识她呀?真是莫名其妙。”

  韩露看着这个女人对宫泽撒娇的样子,眼眸骤然缩紧,就连曾经的她都没有在宫泽面前这样撒娇过。

  原来她还真不是宫泽喜欢的类型,韩露虽然不想承认,但此时此刻,她的心里却是明显的嫉妒。

  本以为三年的囚禁,让她内心对这个男人的感情已经淡了,几乎不剩下什么了,有的只是憎恨。

  可是没有想到,看到他的身边又出现一个女人时,她的心脏还是会狠狠的抽痛,

  “活下来了,所以到我的面前来耀武扬威了,是吗?”宫泽的声音不急不缓,眼眸深沉,面容冰冷,让人猜不透他此时心里是怎样的思绪。

  韩露弯起嘴角,清浅的笑了一下,“在你的面前耀武扬威?你觉得你配吗?”

  三年前的事情历历在目,生下孩子没多看一眼就被囚禁,暗无天日,如果不是为了报复眼前的男人,她又怎么会顽强的活下来?

  听到这样的话,宫泽双手紧紧地握成拳头,眼眸变得更加暗沉,周遭的气温顿时变得冰冷,好像冬季的冰雪,幽幽的冒着冰冷的气息。

  “韩露,你给我听好,你在我的面前,只有为奴为婢的份儿,这是永远都不可能改变的事实,除非你从我面前消失。”

  宫泽的话一字一句狠狠的敲击着韩露的心脏,好像一双磨爪,直接抓住她心脏最柔软的部位。

  在他的面前消失?这真的是宫泽所希望的吗?三年的囚禁还不够,这个男人是想让她死,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为什么要被同床共枕的丈夫这样对待?这是这些年来一直纠结于韩露心里的问题。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求你今生不要离开》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819.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