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南风遂我意》叶雪竹沈星曜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南风遂我意》叶雪竹沈星曜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001章 凶蛮的男人

  “我在高尔夫球馆,你上来一趟。”

  收到沈星曜的信息时,叶雪竹正在工地上做最后一步的项目施工验收。

  她戴着工地帽,望着头顶火辣辣的太阳,回复书名,可以迟点再过去吗?”

  沈星曜很快回复书名,还有叶雪竹的一张照片,一张叶雪竹没有穿衣服的照片!

  沈星曜身为业界房地产的龙头老大,备受瞩目的钻石王老五,当然不是用照片威胁女人屈服的那种男人,他不屑做这种事,他只是想让她难堪!

  他的手机里,拍满了她各种各样姿势的照片,时不时他就调出一两张来给她看,提醒她是多么的廉价,卑微,不堪,丑陋,下贱,堕落。

  他用实际行动来告诉她,他有多么的厌恶她!

  叶雪竹没敢耽误,赶紧和领导说明了情况,谎称自己肚子痛必须立刻去看医生,就这样在一脸懵逼的领导视线之下离开了工地。

  在工地外拦截了一辆计程车,她飞奔到沈星曜惯常去的那间,坐落在郊外的高尔夫球馆。

  叶雪竹到的时候,沈星曜正在陪客户打高尔夫,他穿着白色的球服,站在宽敞绿草坪地上,完美的侧脸,刚毅的下颌,背影挺立俊逸,挥杆起落,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令女人痴迷的成熟男性魅力。

  午后的日光穿透薄薄的云层,光线洒落在他头顶,他全身笼罩在淡淡的光影之中,从背后看起来他像熠熠闪耀的钻石一样。

  有个助理在他耳边悄然提醒了一句。

  沈星曜这才懒洋洋的转过身来,瞥了站在身后的叶雪竹一眼,墨黑的眸子噙着嘲讽的笑意,转头对身旁的助理交代一句。

  很快,沈星曜的助理朝叶雪竹的方向走来,带给她一句话:“沈总让你在客房里等他,还是以前的那一间。”

  叶雪竹有些难堪的应了一声:“好。”

  此情此景,她出现在这个场地,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她是为什么而来,就在刚才,她看到了沈星曜身旁的几个客户,用一种别有深意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那些异样的目光让她把自己和妓.女联想到了一起,脸颊一阵阵的燥热发烫,她低垂着脑袋,往客房的方向走去。

  叶雪竹在客房里,等到夜晚九点,才听到房门“咔擦”一声,从外头被人打开。

  沈星曜似乎是喝醉了,走路有些摇摇晃晃,叶雪竹光着脚从床上下来,小跑到他眼前,替他把脱下的外套挂起来。

  他站在她身后,默默盯着她的后脑勺数秒,似乎是在想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叶雪竹主动的提醒他:“沈总,你下午叫我过来的,我等你几个小时了。”

  沈星曜揉了揉额角,似乎这才记起来这茬,他一边解开衬衫纽扣,一边往沙发上坐下,勾勾手,示意她过去。

  叶雪竹朝他走去,他刚好解开最后一颗衬衫纽扣,露出精壮结实的胸口肌肤。

  她战战兢兢走到他眼前站定。

  他将她拉到腿上坐下,一只手往她裙里探索,慢慢揉捏,冒出青苔色胡茬的下颌搁在她肩上,呼吸渐重,喘着气说,“想玩点刺激点的吗?”说着伸手向她腿间,“有点痛,你要脸的话就别喊太大声!”

  沈星曜用实际行动来证明她就是个泄欲工具的存在。

  他没有任何前奏的抱起她,翻开房间的窗帘,将她抵在窗户,直接闯入,他在她里头狠狠攒动,即使有过这么多次,她依旧痛得快要撑不住。

  叶雪竹换气的间隙,战战兢兢往楼下看去,竟看到有个人影在楼下晃动,目光好似朝楼上的方向看来,她吓得一惊,赶紧把身子收回来,却又被他再次挤到角落。

  她求他:“别,别这样。”

  他喘着气去吻她最敏感的后脖颈,“哪样?”

  叶雪竹:“别在这里,外头有人看见……轻点,很痛。”

  “很痛?”他在她耳边笑得蛮横,“很痛就对了,我会让你更痛!”他身下使劲,她瞬间痛得连身子都弓不起来,眼角有泪,从高楼的半空中飘落。

  结束后他抽身而出,把她丢弃在地上,将她的裙子盖在她脸上,一边扣皮带,一边嘲讽的开口:“爽够了吗?”

  叶雪竹咬住唇瓣,倔强的不发一言。

  他蹲下身子看她,“刚才叫得挺带劲,整得跟强似的。”

  叶雪竹不敢惹怒他,吓得摇头,“没有没有,都是我自愿的,沈总,我错了。”

  沈星曜这才满意的勾唇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

  他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仿佛晴天变得艳光四射,轻易就蛊惑人心,也让人感觉美好。

  可是真实的他,却是个魔鬼!

  他把自己当成发泄的女人,不,他甚至没把自己当成人,也许,他只把自己当成一只没有尊严的动物。

  叶雪竹害怕他,哪怕过了这么多年,她还是怕他,他动动手指头就能把自己捏死,就如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沈星曜并没有在这个房间里逗留太久,完事后他抽完一根事后烟,便迅速离开了。

  叶雪竹望着空荡荡的客房,充斥着男女之间的情涌过后的气息。

  这气味中还夹杂着沈星曜身上特有的凶蛮味道,仿佛时时刻刻提醒自己有多么犯贱,她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待下去。

  叶雪竹连澡都没有洗,重新换上衣服,带着沈星曜留在自己身上的满身狼藉,逃难似的离开这间高尔夫球馆客房。

  高尔夫球馆坐落在远离市区的郊外,她趁着黯淡的路灯,走了很长很长的一段路,依旧等不到一辆计程车。

  这条孤独的路,漫长又无边无际,多么像她这一路走来的心酸,前方好似没有尽头,连一点希冀的星光都若影若现,仿佛随时就要熄灭。

  好不容易遇到一辆车子路过,却是一群喝了酒试图找女人作乐的酒徒,在车上不停朝她吹口哨,调戏她:“小妞,这么晚一个人,要不要哥哥陪你?”第002章 慢慢折磨她

  叶雪竹吓得拔腿就跑,拐入了大路旁边的一条小岔道,不知跑了多远,快要断气的时候她趴下身子,往后一看,确定那辆载着酒徒的车子没有追上来后,她才放心的继续朝前走去。

  又战战兢兢的走了一小段路后,终于在一个十字路口,碰上了一辆计程车。

  叶雪竹像逮到了救星,招手拦下计程车,司机也知道这里打车困难,报上一个狮子大开口的价目。

  叶雪竹与他讨价还价一番,司机作势要把车开走,叶雪竹担心连这唯一的计程车也要走了,只好忍痛答应那比平时多出三倍不止的价格。

  七拐八弯,好不容易才回到了租住的出租房里。

  她租住的房屋在市区城中村的一间老式石屋里,这是一栋久经失修的老房子,建筑年龄至少得有七八十年。

  南方城市多台风,每当下雨刮风,这间老屋就有些摇摇欲坠。

  当初叶雪竹租下这套房子的时候就在想,也许有朝一日一个台风来了,这间老屋子就倒下了,到时候就把自己砸个粉身碎骨,也是个一了百了的选择。

  可这年头,连死也是如此的困难。

  房东大妈在楼下坐着,百无聊赖的用扇子扇风,瞧见叶雪竹来了,还一副衣衫凌乱的模样,瞬间连眼神都变得不太友善,叶雪竹不由加快了脚步。

  房东大妈却忽然喊住了她,提醒:“叶小姐,你这个月的房租还没有交!”

  叶雪竹身上早已是身无分文,连身上最后的三百块,也被刚才那个无良司机给敲诈了,她现在连吃饭都是问题。

  母亲住院每个月都需要医药费住院费,她今年才刚毕业,工作不到一个月,所有经济来源都靠她大学兼职家教所得,当然,这还远远不够,母亲的医药费,很大一部分是叶雪竹求沈星曜施舍的。

  房东大妈见她出神,又提醒她一句:“叶小姐,你是时候该交房租了!”

  叶雪竹只好找了个借口对房东大妈解释:“我今天身上没有现金,等明天我去银行拿了亲自拿给你。”

  房东大妈一脸不相信的模样,从鼻腔里哼了一声,不屑道:“尽快!我的房子可不随便给人赊账。”

  叶雪竹大步走回自己的房中,用力阖上房门,后背抵在门板上,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滑落下来,终于难过的掉下了眼泪,剧烈的抽泣出声。

  是谁说的,时间像一个巨大的车轮,可以轻易碾压过往的伤痛不堪。

  可事实并非如此,时间过去得愈久,所有的伤痛就愈发不堪!

  周遭所有的一切都在时刻提醒,她如今的生活是多么的狼狈!

  从前的她,是那般的意气风发,她喜欢和同学交流,喜欢和朋友逛街,可是现在的她,惧怕人群,惧怕与从前认识的人见面,因为所有过去的一切人事,都会提醒她,她是个杀人凶手!

  四年前,她被冤枉亲手将自己的亲姐姐推下山崖,她的亲生父亲相信了姐姐生母的话,将她和母亲赶出家门。

  所有人都说,她是个罪人,她应该被拉去千刀万剐,可是最后,她这个最不该活下来的人却存活了下来。

  而她存活下来的原因,只是因为那个原本应该娶她姐姐的人,她名义上的姐夫,沈星曜!

  沈星曜说他还不想让她去死,他说要把她留在身边,慢慢的折磨她,他要让她像凌迟一般,一刀一刀的让她窒息,他要让她比死还难受。

  ————

  夜晚睡觉,叶雪竹在床上翻来覆去犹豫了很久,编辑了一条短信,想要发给沈星曜,告诉他自己现在急需要钱,能否先借一点钱给她。

  临发出短信的一秒,她却又后悔了,把信息删除。

  第二天,为了躲开难缠的房东太太,叶雪竹特意提早出门,没有钱吃早餐,到了公司后,她给自己灌了几大杯白开水填饱肚子。

  一早上都在处理昨天没有做好的工程审计图,叶雪竹大学的专业是建筑设计。

  上个月刚毕业,沈星曜一个命令让她来到宝华集团工作,担任工程部后勤打杂,平时干的都是最累人的活,除了工程部的清洁打扫,还有其他同事都不愿意干的跑腿工作,常常还要顶着烈日去工地送图纸。

  她任劳任怨,尽量在领导面前表现得勤勤恳恳,偏偏沈星曜总是不让她好过,昨天一通紧急电话,便让她这一个月以来,尽力在领导面前维持的勤劳形象给打破。

  早晨10点钟,工程部领导脸色黑沉丢了一份文件夹在她桌上,命令的语气,“把这个拿到沈总办公室。”

  叶雪竹扫了一眼领导丢在眼前的文件夹,这是新开发玫瑰园楼盘第一期的设计图纸,一般这么重要的设计图纸,都是领导亲自拿到沈星曜办公室的。

  她不由地抬头,疑惑的看了领导一眼。

  领导眼底滑过一抹鄙夷,阴阳怪气的问:“昨天,你突然离开工地,听说是去被沈总喊了过去?”

  领导说完,看着叶雪竹的眼底又多了一份怪异,他的目光肆无忌惮落在她高耸的胸口上,带着嘲讽戏谑的意思。

  都是成年人,叶雪竹很清楚他眼底的意思。也许他在想,你不就是个被沈总玩弄的贱女人吗?

  叶雪竹下意识的垂下眼眸,盯着桌上的图纸发呆。

  领导冷笑一声,手敲了敲她的桌面,交代:“现在就送进去,不要拖。”

  那意思很明白了,领导这是在得知了她与沈星曜的事情后,打算顺水推舟,给沈星曜创造便利,这更有利于他在这公司的发展。

  周围的同事都听到了领导刚才说的那通话,开始用一种意味不明的目光看向叶雪竹。

  叶雪竹咬住唇,一刻也不想在这办公室待下去,抓起桌上的设计图纸,径直朝沈星曜所在的办公室走去。

  “笃笃笃——”

  叶雪竹屈指敲门,里头沉寂的嗓音淡淡的开了口:“进。”

  叶雪竹深吸一口气,走进沈星曜的办公室,这还是她上班以来,第一次踏入他的办公室。以往她都只待在工程部,哪里都不敢乱走,生怕一个不小心,又惹怒了沈星曜。

  沈星曜的办公室装修简约,黑白风格,隔着一段距离,瞧见他穿着衬衫,正襟坐在办公桌前,身后的百叶窗帘有阳光洒进来,倾洒在他全身,他抬头朝她看来的时候,脸逆着光,俊逸的脸一半陷入阴影里,连带着看她的目光也阴晴莫测。

  他似乎有些意外进来的会是她,健壮的后背轻轻往椅背一靠,慵懒的眯了眯眼,清冷目光从她头顶望到了脚底,最后落在她裙下的雪白双腿上,很快又移开了眼睛。第003章 屋漏偏逢雨

  叶雪竹不太淡定的走到他办公桌前的位置,伸手将那份设计图纸轻轻放下,公事公办的口吻开口道:“沈总,这是玫瑰园第一期的设计图纸。”

  “放下,出去。”沈星曜简短的命令。

  叶雪竹闻言后,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站在原地,不安的戳着手。

  “还有什么事?”男人的声音森冷严苛。

  叶雪竹咽了咽口水,酝酿着说:“沈总,有件事情,我,我今天必须交房租了,可是我手头暂时没有钱,你能否先借我一些?我发了工资就立刻还你。”

  “你很缺钱?”沈星曜闻言,抬起头来,盯着她的脸,嘲讽的笑了一声,“你是缺钱还是想我操你?昨晚让你爽得不够?”

  叶雪竹攥紧了手掌,脚步下意识往后退一步,早知道他会在这样的场合毫不顾忌的羞辱她,就算是今晚被房东赶出门,她也绝不会向他开口!

  沈星曜见她脸色瞬间涨红,压低了眉,眼睛刻意望向别处,语气暗哑:“今晚有应酬,明天晚上你过来找我。”

  叶雪竹倔强的没有回应他,转身,推门从办公室里跑出来,狼狈的坐回自己的办公位置。

  临近傍晚下班,叶雪竹仍旧无法顺利向任何人借到钱。

  自从早上从沈星曜办公室里出来后,她便感觉周遭每个同事,都在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她坐立难安,身体不舒服,心里更是煎熬。

  下班后,叶雪竹直接步行到妈妈所在的医院。

  妈妈三年前脑中风后昏迷不醒,一直住在医院,爸爸因为当年叶雪竹害死姐姐的事情,连带着也厌恶自己的发妻,叶雪竹妈妈生病后,他不曾给过一分钱医药费,起初的所有医药费,都是叶雪竹跪在沈星曜面前求来的。

  夜晚八点,叶雪竹才从医院里离开,妈妈仍旧昏迷,对于她的到来毫无意识。

  往前走了一段路,叶雪竹打开手机,发现连手机也欠费停机了,连不上移动信号,也打不了电话。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她漫无目的的继续往前走,不知不觉便走回了从前上学的地方,她站在一间面汤馆前,看着店里那锅浓汤冒出热热的烟,不由地咽了咽口水。

  叶雪竹抬脚走进了面馆,要了一份云吞面,滚烫烫的美味面食很快被店主端上来,第一口就侵占她的味蕾,她埋下头狼吞虎咽吃起来。

  最后结账的时候,她还是用手机连接店里的WIFI,直接用微信抢来的红包才付了款。

  饭饱后,她转身要离开面汤店的时候,有个熟悉低沉的男声喊住了她——“雪竹,是你吗?”

  叶雪竹回头望去,发现喊住自己的竟然是从前的老同学,陆承。

  陆承穿着正经规制的西服,一看便是刚刚下班的装束。

  他瞧见了叶雪竹,还有些意外,眼睛亮亮的:“雪竹,没想到真的是你。”

  叶雪竹朝他友好的笑了笑,她记得上学的时候,陆承家境就不错,周围总是有很多同学围绕着他,而他的话却总是很少。偶尔叶雪竹在去教室上课的时候,会偶遇到他,他也是文质彬彬安安静静的走路,没有与自己展开什么对话,更别提交流。因为从来没有深入的交流过,两人毕业后也就没有再联系,连社交软件都没有添加对方。

  难得遇上了老同学,俩人坐在面馆里聊了片刻,各自问了对方目前的工作状态后,陆承提出要添加叶雪竹的微信,叶雪竹答应。

  离开的时候,陆承执意要送叶雪竹回家,叶雪竹起初还推脱,后来拗不过,只好上了车。

  陆承的车子就停在附近,他开一辆大众CC,叶雪竹上了车,陆承按照她说的地点将她送回家。

  叶雪竹让陆承在出租屋的巷口停车,与他告别后,便自己走进了巷子里。

  她前脚刚一踏进出租屋的门槛,耳边就听到房东太太刻薄的嗓音:“叶小姐,你今天应该有钱可以交房租了吧?”

  叶雪竹身上根本一分钱都没有,原本还想着这个点回来,房东太太应该外出散步了,没想到,她竟坐在院子里等着自己!

  “房东太太,是这样的,我今天加班,所以暂时还没有时间去银行里取款。”

  “是吗?”房东太太冷笑一声,“既然如此,那你现在就去取,要是你觉得麻烦,我陪你去取!取不出你今晚就得给我搬出去!”

  房东太太讲话尖锐又大声,顿时就惊动了左右邻居,连楼上的住户都打开窗户探出脑袋往下看。

  叶雪竹手足无措,内心更是煎熬,她不知道这个谎言要如何继续圆下去。

  就在这时,熟悉低沉的嗓音再次从身后响起,“雪竹,你的手机和钱包落在我车上了。”

  叶雪竹一转头,就看到从外头走进来的陆承,手里头还拿着她的手机,并没有钱包。

  陆承走进院子里后,先把手机拿给叶雪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又走到房东太太面前,掏出钱包说:“她的钱包在我这里,她欠你多少房租?”

  房东太太说了个数字,陆承从钱夹里掏出数十张人民币,连带着下个月的房租也付了。

  房东太太拿到钱,满意的走了。

  叶雪竹站在原地看着像救星一样出现的陆承,感激的道 ,“陆承,谢谢你,我会尽快还你钱的。”

  陆承却只是笑笑,没说什么,临走前,又塞了一叠钱给叶雪竹,“谁都有手头紧的时候,你先拿着。”

  叶雪竹迟疑了一会,陆承却不给她拒绝的机会,把钱往她手里塞入后,便径直离开了。

  叶雪竹目送陆承的身影走远,心里对他的感激又深了一分,陆承的帮助并没有施舍怜悯的味道,这让她觉得自己尚还有点做人的尊严,她在心里默默感谢陆承的帮助。

  夜晚,叶雪竹总算是能踏实的睡个好觉了,她再也没有做梦梦到自己被房东太太追债,也没有梦到自己的行李被房东太太扔出去。

  她做了一个香甜的美梦,然而,这个美梦却没有持续太久。

  睡到一半时,叶雪竹突然听到外面有激烈的拍门声响,拍门声响暴戾且剧烈,带着摄人的力度。

  紧接着传来了一个令她浑身颤抖的男性低沉嗓音——“叶雪竹!开门!”

  竟是沈星曜!第004章 一晚多少钱

  叶雪竹没想到沈星曜竟然会追到这里来,平日里他要见她,都是直接打电话叫她过去他的住处。

  她一直以为沈星曜连自己住在哪里都不知道,可今晚他怎么会找到这个地方的?

  叶雪竹慌乱的下床,赶紧走到门口给沈星曜开门。

  沈星曜高大的身子站在门口,一手插在裤袋,一手搭在门边,神色看起来有些疲惫,瞧见叶雪竹开门,眉头也不抬一下,直接走进了屋子里。

  这是沈星曜第一次出现在叶雪竹的出租屋里,关上了门,叶雪竹局促的站着,她不知该如何伺候这位大驾光临的爷。

  沈星曜随便找了处地方坐下,低头,点燃一根香烟,问她:“你电话怎么打不通?”

  叶雪竹心口咯噔一跳,敢情他大半夜出现在这里,只是因为她电话打不通吗?

  “我手机欠费了,所以就……我明天就去缴费。”叶雪竹语气结巴的解释着。

  沈星曜盯着她惨白的脸,舔了舔牙齿,“你紧张什么?怕我吃了你?”

  “我没有。”叶雪竹声音低下去,随手给他倒了杯开水。

  沈星曜接过水杯,放在桌上,修长手指弹了一下杯缘,清脆有声,“我刚才打电话找不到你。”声音听起来竟似有些失落。

  “哦。”叶雪竹应了一声,“不是说明天晚上再去找你吗?”

  沈星曜点头,示意她过去,一把揽住她的腰,将她往怀里带,让她坐在腿上,吸几口烟,故意往她脸上吐,像恶作剧的少年,叶雪竹被他的烟雾呛得咳嗽。

  沈星曜这个人常常让叶雪竹看不透,他做的很多事情都是莫名其妙的,就比如今晚,他突然到访她的出租屋,却只是让她坐在他腿上看他抽烟。

  他抽完了半包烟,烟头注满了半个烟灰缸,起身的时候,丢下一叠钱在桌上。

  叶雪竹见他要走,赶紧将桌上的钱拿起,还给他,“不用了,你把这些钱拿回去吧。”

  沈星曜往外的脚步停下,侧首看她,“你连充手机费的钱都没有,确定不需要?”

  叶雪竹点头,“对,不需要了,你拿回去,以前欠你的钱我以后也会慢慢还给你的。”

  原本已经快要走到门口的沈星曜闻言,脸色骤沉。

  他再度返回出租屋里,细细打量叶雪竹的脸,脖子,锁骨,蓦地低笑出声,伸手用力拍打她的脸颊,“说说,你今晚去了哪里?说不出今晚就别睡了。”

  说罢,他坐回到刚才的位置,再度点燃香烟,眼睛直直看她,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

  叶雪竹看着他阴沉的脸,紧张的声音发抖:“我,哪里都没去……”

  “哪里都没去你哪里来的钱?”沈星曜盯着她,眼底滑过狠戾的光,“出去卖?一晚多少钱?”

  叶雪竹摇头,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沈星曜冷笑,玩味道:“叶雪竹,我是不是对你太好了?出去卖,嫌自己不够脏?”

  叶雪竹急着辩解,“我没有出去卖!”

  “那你哪里来的钱?”沈星曜语气冷得渗人。

  叶雪竹支支吾吾开口:“一个朋友借的……”

  “哪个朋友?”沈星曜黑曜石的眸子隐隐射出愤怒的光。

  叶雪竹知道自己完蛋了,她这回又惹怒沈星曜了。

  两人沉默对峙几分钟,沈星曜又抽了几根烟,依旧等不到叶雪竹的答复,他让叶雪竹把她的手机拿过来。

  叶雪竹战战兢兢将手机递到他眼前。

  沈星曜给她手机充了钱后,随意的翻看她的通话记录,发现她手机最后的通话记录是自己。

  于是便开始查社交软件,叶雪竹的微信好友只有寥寥数人,最后一个聊天对象则显示着“陆承”。

  沈星曜盯着手机屏幕,眼眸眯了眯,问她:“陆承?是叫陆承吗?叶雪竹,他在微信里和你说晚安,你怎么不回复书名,笑得很是灿烂,“叶雪竹,你行啊,花着我的钱,现在还学会去外面找小鲜肉了?你真的很行啊……”

  叶雪竹盯着沈星曜笑得灿烂的脸,心口沉了又沉,沈星曜这个人向来喜怒不形于色,当他笑得最灿烂的时候就是他最愤怒的时候!

  叶雪竹求饶:“沈总,我没有,你信我!”

  沈星曜大手用力扣住她的下颌,嘴角依旧含着危险的笑意,“说说,你和他进展到哪一步了?他摸过你了?操过你了?”

  叶雪竹用力的摇头,下颌被他掐得生疼,眼泪掉下来,心里觉得无比耻辱!

  沈星曜根本不信她的辩解,大手往下滑,落到她的喉咙处,狠狠掐住,用力一甩,将她丢在床上!

  “脱!”沈星曜低沉的嗓音夹杂着暴戾的欲望气息,命令她。

  叶雪竹呆呆的蜷缩着身子,看到他眼底的愤怒,她眼泪流得愈凶,狼狈的一件一件脱下了衣服。

  沈星曜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手指颤抖的解开衣服,将她压在身下,把她当玩具一样的狠狠玩弄,发泄,碾压!

  一次过后,他还停在她身体里,叶雪竹动了动身体,想要下床,他大手扣住她两个手腕,反压在她头顶,维持着刚才的姿势,不让她动弹半分,另一只手取来她的手机,摁了几个键后,手机摄像头对着她的脸和身体,身下继续攒动起来,叶雪竹抓着身下的床单,难受的发出声音。

  叶雪竹以为他只是在用手机拍她,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她习以为常,默默承受。

  沈星曜盯着她布满泪痕的侧脸,却突然残忍的笑了,“叶雪竹,你猜你的陆承,看到你高潮的样子会有什么反应?真该让他看看你躺在我身下的时候有多爽!”

  “你在干什么?”叶雪竹震惊的开口,伸手想要抓他手里的手机。

  “没看到我在干你?”沈星曜冷笑一声,晃了晃她的手机说:“我只是刚好打开了你的微信,点了陆承的头像,然后录了一小段你在我身下高潮,爽到哭的小视频,发了出去。你满意吗?”第005章 一直恨着他

  “沈星曜!”叶雪竹气哭了,“你不可以这样,你住手!你不能这样做!我和陆承什么都没有,他只是我的同学,你不能这样做!”

  沈星曜结束了手机录像,从她身上抽离,冷笑着轻拍她的脸,“你以后最好给我长点记性,下次再让我看到你和这个男人接触,事情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说罢,他猛地抽身离开,转身去了浴室。

  叶雪竹见他进了浴室,赶紧找到手机,想要撤销刚才的视频。

  点开微信,却发现沈星曜根本没有发什么高潮小视频给陆承,她和陆承的聊天记录,停留在陆承发来的那句“晚安”。

  原来他刚才只是在吓唬她。

  叶雪竹赶紧将手机关机,藏在枕头底下,之后她安安静静躺在床上。

  沈星曜洗了澡出来,她拿吹风机给他吹干头发,沈星曜的火气似乎被这个澡冲没了,直到离开,他没再对叶雪竹说过一句话。

  桌上的钱,他也没有拿走。

  叶雪竹将钱收好,一整夜辗转反侧,无法入眠。

  第二天起得很早,她吃了早餐,搭车去公司上班。

  恰逢上班高峰期,等候电梯的队伍排到大厦门口,她耐心的等候队伍前行,手机突然响了一下。

  叶雪竹打开手机一看,是沈星曜发来的信息,只有三个字:“牛肉粥。”

  沈星曜想要喝粥,一定是胃病又犯了。

  他的胃向来不太好,空腹喝酒的缘故,胃不舒服的时候他就喜欢喝粥,偏偏他挑剔,粥不能太稠能太腻还不能太素,有一回叶雪竹给他做了牛肉粥,他吃过一回,之后他想起的时候就会让她去煮。

  叶雪竹拿着手机编辑信息回复书名,今晚煮了带过去你那。”

  叶雪竹正专心编辑着信息,身后突然有个女同事走过来拍她的肩膀,笑嘻嘻说:“咦……雪竹!你是在和你男朋友聊信息吗?”

  这个女同事名字叫石小冉,是和叶雪竹同一批进入工程部的女同事,目前担任的职位也是工程部助理。

  叶雪竹收起手机,赶紧道:“没有。”

  “没有?”石小冉笑得意味深长,“是没有男朋友?还是没有和男朋友聊信息?我都看到备注了啦!”

  叶雪竹顿时一个头两个大,“啊……”

  石小冉一脸了然的说:“哎呦,备注叫‘猪’的,还能是谁?当然是你最爱的人啊!男朋友啊!”

  叶雪竹顿时心虚,“谁说的?”

  谁说备注“猪”就是最爱的人?事实上,从叶雪竹拥有手机开始,沈星曜在叶雪竹通讯录里的备注,一直都是与猪有关的,最开始的时候他是“萌萌的猪”,后来他是“可恶的猪”,再后来他是“恶毒的猪”,现在她把形容词去掉,就变成了“猪”!

  一来是害怕备注太长会引人注意,二来也是担心哪天一个不小心被沈星曜发现,自己会死得很难看。

  叶雪竹表面温顺,其实她一直暗暗记恨着沈星曜,可是能力有限,她也没什么好办法可以报复沈星曜,所以她只能私底下暗暗报复,沈星曜的来电备注是猪,微信备注也是猪,各种社交账号都是以猪开头。

  别看沈星曜在商场雷厉风行,英明决断,可这么多年来,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在叶雪竹的手机里是以“猪”横行的!

  为了打消石小冉的探究,叶雪竹只好继续说:“真的不是我男朋友啦,只是一个,一个从小就认识的朋友而已,比较亲密,所以就……”

  石小冉眼底绽放亮光:“亲密到可以喊他猪他都不会生气哦?好羡慕哦……”

  话说一半,石小冉突然看了前头,惊叫一声,“噫!快看!老板耶!他今天换了一套西装!好像更帅了!”

  叶雪竹顺着石小冉的目光望去,果然见到了被众人簇拥着,从门外走来的英俊男人,他穿着矜贵的深灰色西服,身姿颀长,眉目英俊,单手插在裤袋里,半低着头,垂眸,薄唇一张一翕,正专注与身边的人交谈,清晨的阳光就倾洒在她身上,他一路走来俊美高贵,惹得无数女员工侧目,他却仿佛对此完全没在意。

  沈星曜搭乘的是专属通道电梯,和他一起的一群人进入电梯后,他看一眼隔壁的员工电梯,指了指石小冉的方向:“一起?”

  石小冉“啊?”了一声,反应过来后,意识到沈星曜不是在邀请一个人,而是在邀请她身边的一群人,于是迅速抓起身边最近的叶雪竹,冲进了老板的专属电梯。

  叶雪竹进了专属电梯,由于前面还陆续有员工进来,她被挤到了电梯最里边,脚上踩着高跟鞋,后退的时候有些站不稳,一只大手稳稳揽住她的腰,将她带到快到他胸口的位置。

  叶雪竹清楚这力道属于谁的手,吓得抬头向四周张望,还好没有人朝这边望来,沈星曜见她站稳了,很快松了手。

  沈星曜收回手,扯了扯领带,她就站在他前面的位置,很矮,低着头,头发不知道为什么要扎成了一个丸子,他看着看着,伸手不经意去碰了碰她的丸子头,叶雪竹回头看他一眼,很快又转过了头,看着前方。

  沈星曜玩心起,再次抬手去碰她后脑勺的那颗丸子,这一次他绝对是故意的,像恶作剧的少年,出手的力度还很大,几乎要将那个整齐的丸子头打散。

  叶雪竹手往后紧紧捂住自己后脑勺的发髻。

  于是,沈星曜便再也碰不到那个丸子头了。

  他低垂的眼眸,全部注意力落到她后脖颈露出的那一截粉白肌肤,一低头仿佛就能闻到她身上特有的香味,还有她头发的味道,拥挤的电梯里,他竟觉得味道也不是那么难闻了,仿佛四周都是她的香味。

  所有人陆续走出电梯,他的手在所有人看不到的视线里,暗暗扣住她的手掌虎口。

  等所有人全部走光,只剩下他们两人时,叶雪竹动了动被他扣住的手掌,也想要抬脚走出电梯。

  沈星曜一只手扣住她的肩膀,用力将她往回拉,摁在电梯冰冷的墙壁上,手顺着她细腻的脖颈往下滑动,沿着她的衬衫,滑过她的曲线,一直落到她一步裙的裙摆处。

  指尖往里探入的时候,叶雪竹用力推开他的手,“别这样,有人……”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南风遂我意》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812.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