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爱若尘埃》苏清泠秦慕白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爱若尘埃》苏清泠秦慕白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 生不如死

  夜,苍凉如水。

  皎洁的月光下,一座豪华别墅如巨兽匍匐,隐隐显露出峥嵘的轮廓。

  别墅的二层还亮着灯,深沉而寂静的夜里,传来阵阵似有若无的呻吟。清冷的月光从窗户挤进去,映照着卧室旖旎的一幕。

  “慕白……疼……轻,轻一点。”豪华大床上,一个面容精致的女人,赛雪的肌肤上,散落着斑驳的抓痕和吻印,疼痛让她白嫩的脸上布满泪痕。

  她的身上,一个男人动作着,狂野粗暴,面对女人可怜的哭喊,没有丝毫怜惜,那张冷峻邪肆的面容上满是冷酷和凶残。

  他伸手用力捏着苏清泠尖细的下巴,强迫她对着自己的目光,唇角勾起冷漠而冰冷的微笑:“苏清泠,是你说要做我的妻子,这只是你应尽的本分,你以为秦太太这么好做吗?”

  苏清泠本就苍白的脸,因为男人的嘲讽,更白了。

  她的手指因用力而发白,死死抓着床单,承受着男人的撞击。

  她努力抬着头,眼中噙满泪水,和男人对视,断断续续地说道:“可是,我不后悔。”

  秦慕白一听,坚实的身体猛地绷直,随后像一只被踩到痛处的狮子,狠狠地抓起身下的女人,更加粗暴地进入,每一下都像要将她的灵魂贯穿般,以此来发泄自己的恨意,残忍而疼痛。

  每一下剧烈的冲撞,他弧形优美的唇瓣间都会喊一声:“贱人!”无情,暴戾。

  苏清泠努力昂着头,不让眼泪掉下来,她依旧倔强的看着秦慕白,如同一个断线的玩偶,任由他摧残折磨。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苏清泠感觉自己快要死掉的时候,秦慕白停止了动作,一脚将她从床上踢了下去。

  好像是在踢一条供他泄欲的玩物,充满厌恶。

  疼痛让苏清泠回过神来,死死咬着牙,吸气声也被自己吞到肚子里去,生怕秦慕白反感。

  秦慕白依旧阴沉着脸,麻利地穿上衣服,居高临下地审视着趴在地上狼狈不堪的苏清泠,那种厌恶的眼神好像在提醒她,她连狗都不如。

  “把避孕药吃了,你只是一个工具,没资格怀我们秦家的孩子。”

  转身,摔门而去。

  月光从开门的瞬间穿进来,仿佛更加清冷了。

  苏清泠狼狈的爬起身来,颤抖着走向床边,僵硬的手指抓过毯子将身子裹了起来,无神地望着床单。

  “嘎吱”一声,门被打开了,佣人端着一杯水和药走了进来。

  现在就连佣人都不把我放在眼里了,苏清泠自嘲地想着。

  “太太,请你马上把药吃了。”佣人用一种冷漠疏离的态度看着苏清泠。

  苏清泠眼底弥漫着一层浓浓的悲伤,她颤抖着手指,接过那杯水和那片药,闭上眼睛一饮而尽。

  药片的苦涩在喉咙间弥漫着,苏清泠体会到一种远比药片浓烈的苦涩。

  这是代价。

  爱上秦慕白的悲凉。

  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三年前,是她苏清泠用自己的骨髓为条件,要挟秦慕白娶了自己,所有人都骂她不要脸,说她攀附权贵,竟然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来逼迫秦慕白娶自己。

  可是,谁又知道,自己偷偷爱着秦慕白,十五年,而秦慕白一点也不知道。

  秦慕白当场拒绝了自己的要求,还骂她真是下贱,不知廉耻!

  因为在他的心里,只有白清儿一人!

  所以当她得知秦慕白需要骨髓治疗,只有自己的跟他匹配时,她窃喜不已,她只想靠近秦慕白,抓住自己的幸福,哪怕最后遍体鳞伤,也在所不惜,她错了吗?

  最终,苏清泠成功了,秦慕白还是妥协了,跟她举办了婚礼。可是,婚礼上只有他们两个人,没有鲜花,没有祝福,没有戒指,只有秦慕白阴沉的脸和一句寒到她心里的话。

  他说,苏清泠,我成全你,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呵呵,生不如死,回想新婚之夜,秦慕白如同一只发狂的野兽,疯狂蹂躏摧残她的身体,那一夜她失去了自己作为女人最宝贵的贞洁,望着床单的点点落红,很疼,但是她很开心,因为她觉得自己终于得到了秦慕白。

  所有人都这样说,他们说是她拆散白清儿和秦慕白,像她这种恶毒的女人,一定会有报应的,活该被秦慕白这样糟践。

  想到这三年秦慕白对自己的态度,苏清泠紧咬双唇,抽噎着,想要努力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却怎么也忍不住,滚滚而落。

  ……

  苏清泠表面上贵为秦家少夫人,可是谁都知道当年她是怎么嫁到这个豪门的。

  上到秦慕白,下到所有佣人,没有一个人看的起苏清泠,尤其是婆婆杨淑红,逮着机会就折磨苏清泠,对她非打即骂。

  苏清泠的地位连佣人都不如,每天要早起做早餐,只要有一点做不好就要挨骂。

  这天,苏清泠早早地将早餐摆放在餐桌上,给婆婆盛了一碗热汤,杨淑红挥手就将滚烫的热汤泼到她的身上。

  苏清泠手背上瞬间起了一排水泡,她惨叫一声,痛苦地弯腰捂着自己的手臂。

  杨淑红还不解气,一脚苏清泠踢倒在地,语气恶毒地说道:“没用的废物,给我重新弄一碗。”

  忍着手臂烧伤的剧痛,苏清泠爬起来走向厨房,准备用冷水清洗一下伤口,却撞到了前来吃早餐的秦慕白。

  秦慕白正眼都不看她一下,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那一刻,苏清泠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被一双手紧紧地攥住,疼痛弥漫着整个胸腔。

  重新端了一碗汤过来,苏清泠站在一边看着秦慕白发呆。

  杨淑红看着苏清泠的样子就感觉厌恶,冷冷地吩咐道:“明天就中秋了,你出去买食材回来,单子我已经列好了,要是做的菜我不满意,我抽死你!快滚,看见你就烦!”

  “好的。”苏清泠呐呐地应了一声。

  “你怎么还不滚!”苏清泠越是这样唯唯诺诺,杨淑红就越生气,一个女佣的女儿竟敢耍这种手段要挟秦家,简直混账。

  苏清泠脸色苍白,余光瞟向秦慕白,发现他依旧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好像对他来说,苏清泠远远不如早餐有吸引力。

  三年了,每次杨淑红责打自己的时候,秦慕白都是冷眼旁观的。

  她原以为,自己嫁给他终有一天会将他的心焐热,他会维护自己,现在发现自己的想法有些可笑。

  苏清泠落寞地转身,走向厨房用餐,她是没资格在餐厅吃饭的。

  看到苏清泠离开,杨淑红将目光投向了秦慕白,问道:“慕白,清儿的身体恢复了吗?”

  秦慕白点点头,算是回应。

  “嗯,中秋你把她叫过来,是时候和苏清泠这个贱人摊牌了,占用秦太太的名分这么久,我们也算仁至义尽了。”

  杨淑红皱着眉头,喝了一口苏清泠煲的汤。

  此时的苏清泠还在厨房抽着冷气,清洗着胳膊上的红肿,完全不知道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第2章 你才是外人

  转眼就到中秋节了,苏清泠一大早就开始准备饭菜。

  她喜欢秦慕白吃她做的菜,虽然没机会跟他坐一起吃。秦慕白平常很少回来吃饭,苏清泠想每天都给他做饭吃。

  虽然她的手红肿未消,但她毫不在意,嘴里小声哼着喜欢的曲子,喜滋滋地做着自己的拿手菜。

  她记得每个人的忌口,虽然今天有点奇怪,忌口里面多写了两个——花椒和辣椒。

  转眼就到了下午六点,苏清泠正准备打电话问问秦慕白什么时候回家吃饭的时候,门口传来了管家的声音。

  “少夫人,少爷刚才打电话说今天路上有点堵,晚一点回来。”

  “那就等他回来再开饭。”杨淑红尖锐的声音从客厅传过来。

  苏清泠听到声音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

  她计算了下时间,解开围裙,准备上楼去装扮一下,怎么说今天也是中秋,她要好好打扮一下,迎接秦慕白。

  苏清泠换上一套修身的浅色棉质长裙,画了一个淡妆,披肩的长发被自己用心地烫了一下,秦慕白喜欢直直的头发。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身材修长,凹凸有致,她满意地点点头,便下楼去了。

  刚到楼下,就听到杨淑红热情的声音:“快过来坐,今天都是你喜欢吃的菜,没有花椒和辣椒。”

  苏清泠的心猛地一跳,刚想要上前迎接秦慕白,却看到秦慕白身边小鸟依人地站着白清儿,两人手拉着,显得异常亲密。

  白清儿穿着银色长裙,精心打扮后更加柔美漂亮。秦慕白身形挺拔高硕,两人站在一起,郎才女貌。

  苏清泠脸上血色顿消,呆呆地看着门口的两个人。

  “清泠,好久不见啦。”白清儿注意到楼梯中间的苏清泠,笑吟吟地打着招呼。

  苏清泠用力握着自己的手,却发现手心一片冰凉。

  “你是傻了还是呆了?还不滚去摆碗筷?”杨淑红看到苏清泠僵着身子一动不动,忍不住冷着脸呵斥道。

  苏清泠倏地转过头,盯着杨淑红,冷漠地问道:“妈,今天是中秋节,为什么会有外人在这里?”

  听到这话,白清儿脸上泛着淡淡的委屈。

  杨淑红没想到苏清泠会用这种语气跟自己说话,正准备开口,秦慕白冷硬地开口说道:“苏清泠,在我心里,你才是一个外人。”

  说着,伸手揽过白清儿的腰肢,抱在怀里。

  “你才是外人”这五个字如同幻听一样在苏清泠的耳边挥之不去。

  苏清泠用力握着手心,努力隐忍着心口的疼痛,倔强地说着:“我不是,秦慕白,就算你再讨厌我,我还是你的妻子,而她,只是小三。”

  苏清泠的因为激动,音调都变得有些尖锐。

  “苏清泠,我看你今天是皮痒了吧?你说谁是小三,当年要不是你,清儿和慕白早就在一起了。你也不想想,你一个佣人的女儿,当年如果不是你卑鄙要挟,怎么可能嫁到我们秦家?你放心,很快你就不是秦家少夫人了。”杨淑红尖锐刺耳的声音传了过来。

  苏清泠冷淡地看着杨淑红,说道:“可是,我还是秦家的少夫人。”

  “你说是就是吗?你在我们家什么地位大家心知肚明,三年都生不出蛋,还想继续占着少夫人的位子吗?”

  杨淑红的恶毒的嘲笑,让苏清泠的身子颤了一颤。

  她抬眼望着秦慕白的方向,那张刚毅的脸上,异常冷漠,苏清泠的心,疼的厉害。

  “阿姨,您别说凉了,她现在的确是秦家的少夫人,而我,的确是……”白清儿说着,眼底挂上了一层水雾,转身扑向了秦慕白的怀抱。

  苏清泠望着白清儿装模作样,脸上满是讥讽。

  别人不知道白清儿,苏清泠可是最清楚了,这个女人,最会演戏了。

  “清儿,你胡说什么?你现在怀着我们家的骨肉,千万不能动气,小心肚子里的孩子。”杨淑红的话,让苏清泠身上一阵发冷。

  她身体如同石化了一般,僵硬地望着白清儿的肚子。

  孩子?

  白清儿竟然怀孕了?

  怀了秦慕白的孩子……

  他们今天一起过来……是要逼宫吗?

  “都怪慕白心急,都让他做保护措施了啦,结果他太猴急了。”白清儿满脸娇羞,挑衅地看了苏清泠一眼,将头又埋进了秦慕白的怀里。

  秦慕白摸着白清儿的头发,说道:“早点生孩子身体恢复快,这是为你好。”

  苏清泠第一次见到他的眼神那么温柔,语气那么宠溺,只不过是对别的女人。

  她感觉心脏的位置好像被人挖走了,空荡荡的,就连呼吸都变得艰难起来。

  “滚回楼上去,这里没你说话的份。”杨淑红眯着眼睛,看着苏清泠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表情充满了阴毒。

  苏清泠掐着手心,努力调整自己的语调,不阴不阳地说道:“白小姐做演员真是选对了呢,做小三还要装作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你真应该开个教学班,教教那些小三怎么爬到男人的床上。”

  “苏清泠,你今天是要造反了吗?”杨淑红气的直哆嗦,指着苏清泠的鼻子骂道。

  “滚!”没有多说一个字,秦慕白脸上一片冰寒,连一个字都懒的和她说。

  苏清泠身子剧烈地抖动着,眼底蒙上了一层水雾。

  转身,挺直脊背,向着楼上走去。

  看着苏凉的背影,白清儿的唇角有些阴暗的勾起。

  ……

  楼下,一片喜气,白清儿被围在中间,庆祝着中秋,而她,一个人孤独地坐在窗边发呆,与清冷的月光为伴,和楼下的热闹恍若两个世界。

  她忙碌一天,滴水未进,精心打扮,换来的是这种结局。

  苏清泠死死地掐着手心,一想到白清儿在秦慕白怀里幸福娇羞的样子,她心口就疼痛地无以复加。

  房门突然在这时候打开了,苏清冷转过头,来人却是白清儿,看着白清儿一副胜利者的姿态走向自己,苏清泠就心生厌恶。

  “臭婊子,你来做什么?滚!”苏清泠不耐烦地说道。

  “啧啧啧,苏清泠啊苏清泠,就算你嫁给了秦慕白又如何?他还不是乖乖爬上了我的床,每次他都好心急啊,可是我好喜欢呢。”白清儿娇滴滴地对着苏清泠说道。

  看着白清儿那副得意的嘴脸,苏清泠讥讽道:“白清儿,你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戏子,戏演的这么足,你别忘了,谎言终有被拆穿的一天,十五年前救了秦慕白的人是谁,你我心知肚明,你把这份救命之恩揽在自己身上,终究会遭到报应的。”

  “呵呵,那又怎么样?要不然你和慕白说是你救了他,看看他会相信谁?你这种心机深沉的女人,活该被慕白厌恶。”

  白清儿有恃无恐地嘲笑着苏清泠。

  “知道为什么三年后我才回来吗?”白清儿阴森森地说着,渐渐靠近苏清泠。

  苏清泠看着渐渐走近的白清儿,眼中的厌恶再也掩盖不住。

  “因为,我就是要慕白从骨子里讨厌你,蹂躏你,你白白付出了三年青春和自己清白的身子,而我,只是随便做做戏就能得到你的一切,苏清泠,你跟我斗,真的太嫩了。”第3章 你,没得选择

  “你这个贱人!总有一天,我会撕开你的假面具,让所有人看到你这个婊子的真面目!”苏清泠被说到痛处,激动地一把推开白清儿。白清儿嘴角挂着一丝诡异的微笑,直直地往地上倒去,等到苏清泠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卧室的门开了。

  来人正是秦慕白,白清儿躺在地上,装作满脸痛苦的样子,有气无力地说道:“清冷,我知道你恨我,可是孩子是无辜的啊!”

  “清儿。”看到白清儿满脸痛苦缩成一团的样子,秦慕白的双眼瞬间变得通红一片。

  他将白清儿扶坐起来,血红的眼睛直盯着苏清泠,神情充满暴虐的气息。

  “你敢推她?”

  “我没有,不是……是她……”秦慕白的样子吓到了苏清泠,她指着白清儿,说话都有些结巴起来。

  话还没说完,就被秦慕白粗暴地一脚踢到胸口,将她踹到了地上。

  好一阵苏清泠才喘过气来,剧烈地咳嗽着,急促地说道:“秦慕白,白清儿是坏女人,你不要被她……”

  “给我闭嘴,你个贱人!你给我听清楚,清儿肚子里的孩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陪葬!”秦慕白神情凶狠,一巴掌将苏清泠拍到一边,抱起白清儿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白清儿在秦慕白视线看不到的地方,讥肖地看着苏清泠。

  苏清泠感觉自己的心在一点点地冷下去,眼神中充满落寞,一片死寂。

  秦慕白……你为什么就是看不到这个女人的本质,她,真的不是好人……

  当年把你从火场中背出来的人是我,是我!你知道吗?

  ……

  苏清泠差点害的白清儿流产,杨淑红的态度越发恶劣起来,苏清泠默默忍受着,这天,刚被杨淑红训斥完,苏清泠就接到了妈妈陈媚的电话。

  陈媚是白家的佣人,一直都在白家帮佣。

  “清冷,你救救你弟弟吧,他借了人家一千万的高利贷,要是三天内拿不出钱来,就要弄死他了。”陈媚的声音带着些许哭腔。

  “妈,我没有……去哪里给你弄这么钱啊。”果不其然,陈媚这次打电话来又是问自己拿钱。

  “你怎么会没有?你可是秦家的少夫人?一千万对于秦家来说不是九牛一毛吗?难道你想看着你弟弟死在那些高利贷的手中?”陈媚听到苏清泠不肯给钱,声音陡然变得尖锐起来。

  自从苏清冷嫁入秦家,陈媚和苏文就把她当成了提款机。苏文是苏清泠的亲弟弟,吃喝嫖赌啥坏事都干,每次闯祸都是苏清泠给他擦屁股。

  以前只是问她要几十万,现在开口就是一千万?昨晚上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以她现在的地位,凭什么问秦慕白拿钱?

  “你个没良心的,现在嫁到豪门想不管我们的死活了吗?我怎么生了你这个白眼狼?反正三天之内你如果凑不齐钱,你就等着给你弟弟收尸吧,到时候我也活不下去了。”陈媚扔下一句狠话,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的盲音,苏清泠的心越发地冷了下去。

  不就是死么?大家一起去死好了!你们和吸血鬼一样只会从我这里拿钱,我过得好不好你们从来不过问!弟弟这样的坏蛋废物,早点死了算了!

  苏清泠猛地打了一个激灵,暗骂自己怎么突然会起了这种邪恶的想法。

  其实就连苏清泠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经过秦家和家人三年来的种种折磨,曾经那个单纯善良的姑娘已经慢慢地渐行渐远,突如其来的这种想法正是不甘于被人摆弄陷害的反抗。

  她努力摇了摇头,将乱七八糟的念头抛在脑后,开始思考一个问题:  她究竟要怎么开口向秦慕白要这一千万?

  苏清泠拨通了秦慕白的电话,在等待接通的过程中,一颗心好像跳到嗓子眼一样。

  电话接通了,秦慕白冷冷地问道:“有事?”

  苏清泠心里一颤,鼓足勇气小声说道:“慕白,你现在在哪里?”

  秦慕白语气有些不耐烦,说道:“医院,没什么事我挂了。”

  “我……我有事找你,你……你能回家一趟吗?”

  苏清泠咬着嘴唇,小心翼翼地问道。

  秦慕白嗤笑一声:“苏清泠,你这次又要多少钱?”

  苏清泠一听,脸上带着难言的窘迫。

  每次都是这样,她还没开口,秦慕白已经猜到她想要什么了。

  或许在他的心里,自己本身就是一个阴险势力的女人吧。苏清泠突然无比厌恶自己那如同吸血鬼一样的弟弟和母亲。

  这是又一次,情感占据了自己的理智,这种感觉让她抓狂。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压下心中的酸涩和烦闷,苏清泠小声说道:“我……我想要一千万。”

  秦慕白讥讽的声音从电话里传过来:“你们苏家还真是厉害呢。”说完,就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那边的盲音,苏清泠好像经过一场艰辛的大战,身上的力气瞬间被抽干,踉跄几步,跌坐到地板上。

  她用力捂着脸,神情痛苦而落寞。

  自己这个样子,只会让秦慕白越来越厌恶吧。

  晚上,秦慕白下班回来了。

  苏清泠小心翼翼地看着靠在墙上抽烟的秦慕白,大气不敢喘。

  不知过了多久,秦慕白将烟蒂掐灭。

  他就这样淡淡地看着苏清泠,直到苏清泠将头深深低下,才不紧不慢地说道:“苏清泠,离婚吧。”

  苏清泠猛地抬头,眼底充满了恐惧,惶恐地说道:“我……不要!”

  她费尽心思才嫁给了秦慕白,即使秦慕白一直恨自己,折磨自己,就算这样,她也无怨无悔。

  她只想陪着秦慕白,其他什么也不想要。

  “这由不得你,清儿怀孕了,我要跟她结婚,我要给她一个名分,你听清楚,这婚,你离也得离,不离也得离!”秦慕白说得斩钉截铁,冷酷的脸上看不出丝毫感情。

  他要给白清儿一个名分,那自己这三年来到底算什么?秦慕白残忍的话语,深深刺痛了苏清泠的内心,眼眶瞬间就爬满了泪水。

  秦老爷子一向中诺,当初两人结婚的时候,秦老爷子虽然有些不悦,但还是答应了,对秦慕白嘱咐,秦慕白的命是苏清泠救的,秦慕白必须一辈子将苏清泠当成妻子,不离不弃。

  秦慕白最敬重的就是秦老爷子,现在,他要离婚,只能苏清泠去和秦老爷子去说。

  “这个婚离定了,条件你开,只要不过分,我都答应。”秦慕白走近苏清泠,高大的身影完全挡住了苏清泠娇小的身躯。

  苏清泠抬起头,早已是满脸泪痕,但她依旧瞪大眼睛盯着秦慕白,说道:“如果我不肯呢?”

  “你,没得选择!”冷冷地扔下这句话,秦慕白转身离开了房间。

  郎心如铁!望着秦慕白冷酷的背影,苏清泠万念俱灰。第4章 离婚条件

  “你说什么?秦慕白要和你离婚?”昏暗的酒吧里,白薇一脸不可思议,抓着苏清泠的手臂问道。

  苏清泠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她醉眼朦胧地呢喃着:“薇薇,你说,我到底在坚持什么?”

  白薇看着苏清泠落寞的样子,叹了口气,问道:“没有别的选择了吗?”

  “我还有选择吗?”苏清泠失落的样子,让白薇一时间失了声。

  她知道苏清泠为秦慕白到底付出了多少,也知道这个打击对于苏清泠来说到底有多大,所有人都说苏清泠是个恶毒的女人,只有她知道,苏清泠的心地有多么纯良。

  白薇看着苏清泠的样子,心疼地抱了抱她。

  她知道苏清泠说的没错,如果秦慕白坚持离婚,苏清泠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第二天,苏清泠宿醉醒来,下意识地抓起手机,没有任何电话和信息。她自嘲一笑,就算自己死在外面,秦慕白也不会担心一下她的。

  也许,自己真的该放手了吧。

  迈着宿醉后虚浮的脚步,苏清泠走出酒吧,包里电话想起,她满心期待地拿起来,看到来电显示,脸上的失落一闪而逝,按了接听键。

  “清冷,你有没有拿到钱啊?高利贷那些人今天又来找你弟弟了,他现在正躲在这里,你一定要救救你弟弟呀!”电话里传来陈媚哭天抢地的声音。

  苏清泠厌恶地撇了下嘴,淡淡地说道:“明天,我会把钱给你。”说完,便挂了电话,朝着对面马路走去。

  也许是她想的太认真了,竟然连红灯都没看到,一辆灰色的车子从远处冲过来,就要撞上苏清泠。

  “苏清泠,你想死吗?”她感觉肩膀被一股大力拉扯,灰色的车子擦着她的身子向前驶去。

  冰冷的声音划破她的耳膜,她抬起头,看到了秦慕白那张冷酷俊朗的脸,是秦慕白救了自己,他还是在乎自己的。

  苏清泠的缓缓抬起手,颤抖着手指,伸到秦慕白脸上,呢喃道:“慕白,我是真的……爱你。”

  秦慕白身子一颤,随后冷漠地说道:“上车。”

  苏清泠怔怔地看着秦慕白冰冷的表情,转身落寞地坐上了他的车子。

  上车之后,两人都没有说话,狭小的车厢内,弥漫着一股沉闷的气息,“拿去,这里是一千万,还有什么条件,你说。”秦慕白嗤笑一声,率先开口,并将一张一千万的支票递给苏清泠。

  苏清泠低着头接过支票,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我答应你,离婚。”苏清泠知道,自己需要这笔钱,离婚,是她最后的筹码了。

  “还有什么条件,你说。”秦慕白眯了眯眼睛,冷淡的看着苏凉嗤笑道。

  “我想……你陪我,过完25岁生日。”苏清泠垂着眼睑,心中揪成一团,但还是努力保持着平缓的语气。

  “时间。”秦慕白有些意外,在他想来,这个女人无非是想要更多的钱,自己也在心中给出了一个不会让她拒绝的价码,所以当他听到这样的要求时,清冷的眼眸泛着些许阴暗,他冷漠地扫了苏清泠一眼,表情有些不耐烦。

  什么时候?

  苏清泠的脸上泛着浓浓的苦涩。

  在一起三年,秦慕白从来没有问过她的生日,也许是从来都不曾在意吧,自然不会知道她的生日在什么时候。

  “七天后。”

  “好。”

  秦慕白没有拒绝她提出的最后条件,说完这个字,便将视线转向了窗外,好像一句话都不愿意多说,车厢内又是一大段的沉默。

  苏清泠鼓起勇气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他的眸子黝黑明亮,脸型轮廓堪称完美,俊美的侧脸在淡淡的光线映衬下,显得异常冷漠疏离。

  苏清泠呆呆的看着秦慕白,拼命压抑着心中的酸楚和疼痛,直到看见他眉头皱起,才狼狈地将头撇开。

  那个自己深深爱了十五年的男人,自己背负骂名嫁给他做了三年的妻子,以这种冷漠决绝的方式,要和自己划清界限,甚至,都不愿意多看自己一眼。

  他们身处狭小的车厢,他就在她的身边,中间的距离,却好像隔了几亿光年的银河系。

  即使自己再努力,不是她的,终究会失去,自己那么努力的爱着,换来的却是满身疲惫,心冷若死。

  ……

  苏清泠和秦慕白协议和平离婚,苏清泠拿了那一千万,其他的钱苏清泠没要,她将支票给了陈媚,陈媚笑眯眯地收下钱,恬不知耻地对苏清泠说道:“早知道秦家这么大方,就再多要一千万了,你弟弟想开个工厂,有了秦家做靠山,你弟弟的工厂还怕做不大吗?”

  苏清泠忍不住对着陈媚喊道:“妈,你看看苏文那个样子,不是我说,他这辈子除了坐牢,没有其他的出路,一辈子都是这个鬼样子。”

  “有你这样当姐姐的吗?怎么能这样说你亲弟弟,这次他已经知道错了,他会改的。”陈媚非常不满苏清泠的诋毁,大声嚷嚷道。

  我宁愿不当这个姐姐,为了这个废物弟弟,我答应了秦慕白的离婚条件。苏清泠的心中无比悲凉。

  苏文那种废物,除了拿钱吃喝嫖赌之外,他要是能堂堂正正做人,苏清泠才会觉得自己见鬼了。

  苏清泠并没有将她和秦慕白离婚的事情告诉陈媚,这个家,她一刻也不想待着,看着陈媚势利的嘴脸就感觉恶心。

  苏清泠转身离开了家,去往医院看望秦老爷子。

  秦老爷子年纪大了,身体一直不怎么好,都是待在秦家旗下的疗养院,因此,苏清泠也会经常过去陪老人家聊聊天。

  秦老爷子也很喜欢苏清泠这个孩子。

  秦老爷子年轻时也是穷小子,白手起家一手创立了秦家基业,因此对于门当户对这种观念,老爷子看的很淡。虽然当年苏清泠借着骨髓要挟秦家,但是后来老爷子发现苏清泠是真的喜欢秦慕白,也是一个非常善良乖巧的孩子,便对她越发喜爱,当初的不快早就烟消云散了。

  秦老爷子今天精神好很多,见到苏清泠,就握住她的手,慈祥地问她什么时候有喜讯,自己都等不及要抱孙子了。

  听到孩子两个字,苏清泠鼻子有些酸涩。

  三年来,秦慕白一直把她当成一个工具,每次事后都会派人给她送来避孕药,即使自己想要,也是有心无力。

  “爷爷,孩子的事情,讲究的是缘分。”苏清泠低头轻轻地说道。

  秦老爷子还不知道白清儿已经怀孕了,只是一脸怜惜地拍着苏清泠的手,和蔼地说道:“你是一个好孩子,慕白他总有一天会看到你的好。”

  苏清泠将自己的落寞深深埋在心底,振奋精神,说了好些开心的事情,直到老爷子说自己累了,苏清泠服侍他吃药之后才离开。

  刚走出病房门,就在走廊看到靠在墙壁上抽烟的秦慕白。

  看到苏清泠,秦慕白转过头,冷着脸问道:“你没有和爷爷说清儿的什么坏话吧?我警告你,你最好别……”

  秦老爷子个性传统,对于做演员的白清儿一向没什么好感,哪怕她贵为白家的千金小姐,也依旧如此。

  听着秦慕白的冷言冷语,原来他特意过来,只是担心苏清泠会在秦老爷子面前说白清儿的坏话。

  苏清泠感觉自己一直以来压抑的情感就要喷薄而出,她打断秦慕白的话,直视着他说道:“你以为我会和老爷子说些什么?”

  声音从喉咙里艰难地挤出来,有些连她自己都意想不到的尖锐。

  秦慕白眉心不由得皱了一下,大概是听出了苏清泠话语中的讥讽。

  他弹了弹手中的烟蒂,冷淡地说道:“最好是这样,苏清泠,你别耍什么花招。”

  苏清泠闻言,手指倏地捏紧,而后,又慢慢地松开。

  她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对上秦慕白的目光,第一次,她的眼睛里曾经的小心翼翼消失了,冷冷地说道:“秦慕白,你放心,我不屑于耍花招,也绝不会耍什么花招,既然我答应了你的离婚条件,就一定会遵守诺言,希望你以后不会后悔。”

  说完,再也不看秦慕白一眼,径直走进了电梯。

  秦慕白似乎第一次看到苏清泠这个样子,曾经的她一直以来都是小心翼翼的,可是就在刚才,她居然敢给自己甩脸色。

  秦慕白的眼神,变得更加阴冷了几分。

  ……

  白家老爷子生日这一天,秦家也在受邀之列。苏清泠跟着秦慕白一起参加白老爷子的寿宴。

  秦慕白带着苏清泠进入会场之后,转身就去找白清儿去了,和白清儿一副你侬我侬的样子,周围人嘲讽的眼神若有若无地向苏清泠身上瞟过来,让她的脸色有些发白。

  那天的白清儿穿着及地长裙,其上点缀着闪亮的晶片,精致的妆容将她姣好的面容衬托得更加立体,好像画里走出的绝色佳人。

  全京城的人都知道,白清儿和秦慕白青梅竹马,三年前是苏清泠用骨髓要挟,狠狠拆散了一对璧人,所有人都骂苏清泠是京城最无耻最阴毒的女人。

  “啊!我的项链怎么不见了!”宴会刚进行到一半,突然一个贵妇摸着自己的脖子,尖声大叫了起来。第5章 再相见

  音乐戛然而止,在场宾客齐齐看了过来。

  白清儿眉头一皱,不去看她。

  原来,这贵妇是白清儿的继母——李欢。原本身为白家保姆的李欢,在白清儿母亲去世后,顺理成章得到了白若旭的垂爱,不到一年的功夫,就野鸡变凤凰,成了白家名副其实的女主人。

  白清儿却对此嗤之以鼻。

  苏清泠失落地看着秦慕白对着不大开心的白清儿嘘寒问暖,鼻子一酸,紧紧攥着手中的高脚杯,心里好不凄凉。

  几名侍应生四下找了半天,摇头说没找到。

  李欢急了,正要破口大骂侍应生办事不利,突然眼尖地看见了身旁的苏清泠,带着一模一样的项链。冷笑道:“苏小姐,我能问一下,这条项链的来历吗?”

  苏清泠也不慌张,淡淡地说:“白夫人,您这么问,不太合适吧?”

  她好歹是秦家现任的长孙媳妇,好歹还没和苏慕白离婚呢!

  李欢冷笑道:“没什么不合适的。以你的人品,想必,我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都不算过分吧。”

  苏清泠眉头一皱,看向不远处的秦慕白,然而对方恰合时宜地别过头去,不看她,倒是白清儿一脸看好戏的玩味表情。

  看来,奢望那个男人帮自己是不可能了。苏清泠苦笑了一下,看着咄咄逼人的李欢。

  “白夫人,我这条珍珠项链是祖母生前留下的遗物。如果真是我偷了您的项链,我又何必带上惹您怀疑呢?”

  “遗物?”李欢厌恶地皱着眉:“就你们家穷成那副德行,还能留下什么遗物?早被你那败家母亲和弟弟卖了还债了!”

  说完,抬手就要抢。苏清泠当然不能放任李欢这么糟蹋自己,伸手去档,结果,一不小心,锋利的指甲划破了李欢的小臂。好在,没有流血,只是微微泛红。

  苏清泠自知伤了人,气势明显弱了下来:“对不起……”

  难以置信地看了一眼自己受伤的小臂,李欢顷刻就气得火冒三丈,抬手甩了苏清泠一记响亮的耳光:“苏清泠,你不亏是陈媚的女儿,真是恶心至极!你给我滚,我们白家不欢迎你!”

  “什么事情这么吵?”

  一个严厉的声音响起,刚刚还肆意妄为的李欢,为之一振,突然不说话了。

  白若旭从楼梯上走了下来。白清儿立刻飞奔过去,小鸟依人地扑在父亲的怀里:“爹地呀~是李姨呀,因为人家偷了她的项链,就和别人大打出手。”

  白若旭一脸宠溺地摸了摸白清儿的头发,又一脸不耐烦地看向李欢,突然大笑了起来,有些歉疚地说道:“内人最近脾气是大了些,各位多多包涵,不要扫兴!”

  又朝着乐队说道:“音乐继续!”

  众人也都识趣地继续刚才的事情,全当这一场小风波没有发生过,会场再一次恢复了歌舞升平的氛围。

  李欢委屈地想要对白若旭说些什么,却被他狠狠地瞪了一眼,只好灰溜溜地上楼了。

  苏清泠捂着自己火辣辣的右脸,愣愣地杵在原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秦慕白急忙快步上前,越过孤立无助的苏清泠,看都没看她一眼,仿佛她是空气一般。径直走到白若旭面前,亲切地问候道:“伯父,好久不见。”

  白若旭也很是欣慰地拍了拍秦慕白的肩膀,和蔼地笑着,那眼神分明是在看自己的女婿:“慕白,你小子可是好久都没来看我了。怎么,如今当了秦总,就忘了伯父了?”

  秦慕白也恭敬地笑了:“伯父哪里的话,最近工作太忙,不能亲自拜访。不过,我倒是经常托人过来。不知道,上次从法国带回来的红酒,您喝着怎么样?”

  白若旭满意地点了点头:“不错,有品位。”

  白清儿亲昵地挽过秦慕白的手臂,娇嗔道:“还不是我陪着慕白去挑的。”

  其实,他们才应该是一家人的。

  苏清泠自知此处已经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地,只好讪讪地走出了宴会厅。

  可刚到门口,却碰到了姗姗来迟的白薇。

  “清泠,你怎么走了呀……你的脸怎么了?”

  苏清泠拉住白薇的手,痛苦地摇了摇头:“白薇,别说了,让我走吧。”

  白薇瞪圆了眼睛,不依不饶地问道:“他们欺负你了?白清儿打你了?”

  苏清泠只是摇头,哽咽着说不出一句话。下一秒,眼泪夺眶而出。

  白薇的脾气是出了名的火爆,苏清泠生怕她再闹出什么乱子,只是拉着她往外走。

  可惜,白薇还是火了。或者说,她早就看不下去了。

  “秦慕白,你给我出来!”

  白薇的一声怒吼,再一次惊扰了宴会厅的吃瓜群众。

  大家面面相觑,摸着胸口想着:白家今天是怎么了?搞个生日宴会一惊一乍的。

  苏清泠慌张地想去拉住怒气冲冲的白薇,却被一只大手狠狠地抓住,拖走了。

  她吃疼地“哎呦”了一声,定睛一看,不是别人,正是秦慕白。

  他的面若冰霜地瞥了苏清泠一眼,手劲儿却丝毫没有减少。

  苏清泠眯着眼,闭上了嘴,尽管脚下踩着精细的“恨天高”,跟着秦慕白大步流星的速度,每一步都踉踉跄跄。

  她努力保持着身体平衡,尽量不去依靠秦慕白的身体来获取暂时的稳定。

  就这样,两个人拉扯到了一个僻静的角落。

  秦慕白将苏清泠重重地甩开,苏清泠的瘦削的脊背撞击在冰凉的砖墙上,疼得她低下头,五官扭曲在一起,却愣是没发出一声。

  碎发散落下来,挡住了苏清泠的脸。

  没等苏清泠站稳,秦慕白就用力掐住了她的下巴,她本能地挣扎了一下,不想被更大的力道扯了过来,只得尴尬地看着苏慕白,男人俊美的容貌映入眼帘。

  女人的左脸已经微微肿起,泛红,发烫。男人的眼里,却没有丝毫的怜惜,更多的,是厌恶,随之,手劲更大了。

  就这样僵持了半晌,苏清泠明知这个男人不会疼惜自己,心底却还有一个声音在说:万一呢……万一,他只是想别扭地问我,会不会委屈呢?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爱若尘埃》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807.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