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道宝天尊》王轲李若溪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道宝天尊》王轲李若溪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 我让你放开!

  “老不死的,你把我的法器碰碎了,赶紧拿两万块钱,否则小爷今天要你好看!”

  “这位小兄弟,我……我没钱啊,两万我真的拿不出,我给您打欠条行吗?求求您行行好吧……”

  ……

  法器?

  王轲闻言不禁眉头一皱,他正要去上班,不禁停下了脚步,向着旁边的人群中望去。

  人群中一个满脸横肉身上有纹身的男子恶狠狠看着瘫坐在地上老人,旁边的地上,满是瓷器碎片。

  老人满脸无助慌乱,急的快要哭出来了。

  望着老人身上破烂的衣服,以及那黝黑的皮肤、瘦骨嶙峋的手脚和脸上深深的褶皱,王轲的眉头不禁皱的更深了。

  就算老人撞碎了瓷器,也不该如此对待吧!

  “谁是你小兄弟,老子还不老!你赶紧拿钱,我看到你那个破布包里有钱,你别给老子装穷!老不死的,赶紧掏钱!”

  男子很不耐烦的说道。

  “这是我孙子的学费,急等着用呢,我不能给您。求求您发发慈悲,我给您打欠条,以后把钱还给您好不好?”

  老人惊慌的紧紧握住自己的满是油腻,破到不能再破的布包,像是握住自己命一样谨慎。

  “狗屁慈悲!你别给老子编瞎话!赶紧拿钱,一老子康熙青花观音尊怎么也要五万块钱,我是看你可怜才要两万,你别给脸不要脸!”

  说完,男子就要去抢老人的布包。

  老人吓得赶紧死死的抱住自己的布包,这可是他辛辛苦苦捡垃圾收破烂给孙子挣来的上学的钱啊,钱没了,他孙子只能辍学了,他死也不能让孙子断了前途!

  清康熙青花观音尊?

  五万?

  如果真是法器不止这个价吧,光古玩的价格就不止这个,更别说古玩基础上给以改变人和商店气运财运的法器。

  王轲闻言疑惑的将目光集中到了地上的碎瓷片上。

  他在古玩街的聚宝堂古玩店工作,虽然对法器没什么研究,但是对于有一定的鉴别眼力的。

  清康熙的青花分为早中晚三期,每段时间的特点都不一样,各具特色。

  眼前的这个康熙青花罐……

  王轲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给我拿来吧你!”

  就在这个时候,男子看周围越聚越多的人,心里不禁着急起来,趁老人不注意一把抓住了老人的布包。

  老人惊叫一声,枯槁的手上爆发出强大的力量,死死的抓住布包,向着男子哭着哀求道:

  “我给您打欠条,这里的人都认识我这个收破烂的老头子,求求您行行好,这个钱我不能给您,真不能给您。”

  “去你-妈的,打你-妈的欠条!”

  男子一脚狠狠的将老人踹倒在地。

  只听“咔嚓”一声让人头皮发麻骨折的声音从老人手上传来。

  老人的手依旧死死的抓着布包不放。

  “求求您了,求求您了,我给您磕头,给您磕头!”

  老人一手抓住布包的另一端不妨,一手捂着胸口从地上艰难的爬了起来,哀求着对着男子“咚咚咚”的磕起头来。

  老人被逼上了绝路,他只能磕头求对方大发慈悲。

  周围的人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刚才那一声骨折让他们听的清清楚楚,眼前的这一幕让他们既心酸,又痛恨男子的无情。

  他竟然将老人逼到了这个地步!

  似乎察觉到周围人有些异样,男子立刻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刀,凶恶的扫视了周围一眼。

  看到刀子,刚才蠢蠢欲动想教训男子的人立刻安静了起来。

  这闹不好要出人命的!

  算了,谁让老人自己不注意把人的瓷罐碰碎了呢,命该有此一劫啊!

  见周围人老实了,男子微微松了口气,但是越来越多的人还是让他越来越恐慌。

  知道不能再往下拖了,必须赶紧拿钱走人,他立刻拿起小刀准备割烂小布包。

  “住手!”

  王轲愤怒的喝道。

  他刚从沉思中清醒过来,一抬头竟然看见老人在冲着那个男子磕头,“咚咚”的磕头声每一声都如同铁锤一般重重的敲击在他的心房,而那个男子竟然无动于衷,还拿刀去割那个布包,这怎么能让他不愤怒!

  一声怒喝让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王轲身上。

  看着眼前的长的有些帅气但是有些消瘦的年轻人,周围人不禁在心里赞叹一声:“好样的!”

  男子也不禁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而老人还在磕着头,嘴里不断哀求着:“求求您!求求您!求求您……”

  “小子,你哪的人,从哪来回哪去,少管闲事!”

  男子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不过他不怕,怎么说也是在道上出生入死过的。

  一个小鸡.吧年轻人他怕什么!

  “放开那个包!”

  王轲冷冷的盯着男子,一脸寒霜,一边说一边往前走。

  竟然用假瓷器骗老人的钱!

  这种瓷器他认识,古玩街老张瓷器店特有的一种瓷器,二十块钱一个,竟然被这家伙拿来骗穷苦老人的钱,罪该万死!

  “你算老几啊!你说放我就放啊,你他妈的最好哪来的回哪去,要不然别怪老子不客气!”

  男子凶狠的比划了一下手上的刀子,要不是今天场合不对,眼前的这小王八蛋要是换个地方敢这么对他说话,身上早就是洞了!

  话音刚落,突然,英勇的年轻人不见了!

  周围人只感觉人影一闪,下一刻英勇的年轻人突然出现在了满脸横肉的男子面前。

  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

  难道自己看错了?

  不少人开始怀疑自己眼花了,一个人的速度怎么能这么快!

  “我让你放开!”

  王轲眼神中闪过一道寒光,手已经握住了男子抓包的手。

  男子也感觉自己眼花了,刚才的那个年轻人怎么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了?

  不过,他没在意这个,他在意的是钱,谁敢挡他的路,他就敢废了谁!

  “你他妈……”

  男子还没说完,就感觉自己手腕上传来了一股巨大的力量,像是被铁钳子死死的夹住了一半,不能移动分毫,而且手腕上不断传来力道,让他感觉自己的手腕快要断了,脸色顿时苍白了起来,冷汗直流。

  男子惊恐的看向握住他手腕的主人,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年轻人竟然有这么大的力气!

  “放开!”

  王轲又重复了一遍,声音又冷了一分。

  “放你-妈的头!”

  男子怒吼一声,立刻爆发了起来,右手拿着小匕首狠狠的朝着王轲扎去。

  看到眼前的一幕,周围人都忍不住发出惊呼的声音,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男子真的敢动手,不禁为王轲担心起来。

  “我让你放开!!!”

  王轲眼神中寒光暴射,怒喝一声,手上猛的爆发出一股强大力量。

  “咔嚓!”

  一声清脆的骨折声响起,随之而来的是男子一声杀猪般的惨叫。

  “啊——”

  眼前的一幕让所有人的都惊呆了。

  一个粗壮的手腕就这样被生生握断了,这得需要多大力量?!

  男子蹲在地上握着手腕惊恐的看着王轲,剧烈的疼痛让他脸上煞白,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珠。

  自己的手腕就这样被生生的握断了?!

  这家伙是谁?

  怎么这么大力气?

  还是人吗?

  男子右手的小匕首早就由于剧烈的疼痛丢到了一边。

  作为一个在古玩街混了一段时间的人,王轲听说了不少碰瓷的事情,但是没想到今天竟然被他看到了,而且还是向一个贫苦的老人!

  简直没人性!

  如果是昨天之前他还会考虑出不出头,但就在昨天他成功突破了,《龙象》功法突破到三重天,体内充满了真气,他也就无所顾忌了。

  “老爷爷,您起来吧,他的瓷器是假的,您不用赔了。”

  王轲冷冷的看了男子一眼,转身将老人扶了起来。

  在扶老人的同时,他的手依旧搭在了老人骨折的手指上,快速将老人的手指接上,真气溢出滋养,老人如果不干重活,三天后手指就会好。

  老人明显有些被男子惊坏了,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老泪纵横机械的点着头,像是在磕头……

  周围人闻言都愣住了,这瓷器竟然是假的。

  “小……小子,你凭什么说我的瓷器是假的,你打伤了我,医药费我让你赔的倾家荡产!”

  男子神色中带着一股戾气,但一看到王轲的眼神,声音就有些发虚了。想到自己的手腕,声音更虚了。

  “随便!”

  王轲根本不在乎这些,反正他也没钱,他盯着男子的眼睛问道:

  “你刚才说你这是清康熙青花观音尊是吧?康熙时期的青花分为三种,早期康熙青花胎体厚重,釉面肥-润呈青白色,有缩釉和小棕眼。中期康熙青花,胎体洁白坚硬,断面有如“糯米糕”,很少有杂质,胎体薄厚适中,注重修胎。晚期康熙青花呈青白釉,亮青釉居多,也有粉白釉,釉面光泽深沉含蓄,胎体比中期要重,硬度高,底足较深普遍采用平切,切削整齐。早中晚,你说你的瓷器属于哪个时期?”

  王轲一气呵成毫无停滞的将三个时期的青花特点全都说了出来。

  不仅男子傻眼了,周围人也全都傻眼了。

  敢情这个年轻人还是一个行家!

  男子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今天这么惨竟然碰到了一个行家,他还是故意找了一个远离古玩街的地方碰瓷,但没想到今天竟然碰到了这么一个硬茬子。

  他刚才之所以那么心急要钱,就是怕引来了警察,要知道他才从局子里放出来没几天,他可不想再进去。

  “我……我……我这个是法器!”

  男子极力躲避着王轲的眼神,强词夺理道。第二章 扒皮老板贱品男

  “你还好意思说法器?”

  王轲冷哼一声说道:“别人不知道我难道还不知道吗?我在古玩街工作,法器必须是古董,你这个就是最近新仿的,老张瓷器店,二十块钱一个,狗屁法器!”

  “我……”

  男子闻言顿时冷汗直流,震惊的看着王轲,嗫嚅的说不出话来。

  他怎么知道我从老张瓷器店买的?

  难道他真是在古玩街工作的?

  妈的!老子的点怎么这么背啊!

  周围人终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原来是碰瓷啊!

  周围人不禁愤怒的看向男子,这种人渣竟然骗一个收破烂的老人辛辛苦苦赚了的血汗钱!

  “无话可说了吧!麻烦大家帮忙报警。”

  王轲转头冲着周围人说道

  闻言,不少人这才想起来报警,纷纷掏出手机报警。

  男子见势不好,爬起来撒腿就跑,但没跑几步就感觉背后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道,让他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挣扎着想爬却没能爬起来,只能恶狠狠地瞪着踹倒他的王轲,那眼神摆明的是王轲给他等着。

  “这是替老爷爷还你的。”

  王轲丝毫不避讳男子的眼神,受了他一脚男子短时间内别想自理。就算报复,他也不怕!

  几分钟后,警车就来了,王轲见事情告一段落,老人也恢复了正常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趁周围人不注意赶紧闪身离开。

  “诶,刚才的年轻人呢?怎么没了?”

  “是啊,怎么突然没了,年轻人真是好样的啊,英雄啊!”

  ……

  过了一分钟,周围人才发现戳穿骗局的王轲不见了,不禁四处寻找。

  经过众人的劝解,老人也恢复了正常,终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忍不住枯槁的手擦了擦浑浊的眼泪,口里一直嗫嚅这一句话

  “谢谢,谢谢好人……”

  ……

  逃离出众人视线王轲立刻将真气布满脚下,身形一闪,如风一样风驰电掣的向着古玩街奔去。

  刚进入古玩街,他就将脚下的真气散掉,他可不想让别人看到他鬼魅一般身形,刚准备赶往自己工作的地方,眼睛突然一阵刺痛,眼前不禁一黑。

  又是后遗症!

  王轲赶紧闭上双眼,无奈的想到。

  昨天突破的时候,他打算一鼓作气冲开龙象第四重天的百会穴,结果真气上不去,都聚集到了眼睛周围,吓得他赶紧撤掉真气,但是还是晚了,眼睛周围剧烈的疼痛让他昏了过去。

  醒来之后他检查了一下自己眼睛,发现没什么大问题,就是时不时的刺痛一下,到现在他也没明白昨天他昏迷之后到底自己眼睛周围发生了什么。

  这个时候,旁边走过的两个人的对话传入了王轲的耳朵。

  “你听说了吗?有人捡了个大漏!一百块钱买了一个法器,有人正出价十万块钱买呢!”

  “真的?在哪?怎么捡漏这好事就落不到我头上呢!”

  “就在前面三宝轩对面。”

  “那还不赶紧去看看,赶紧走!”

  ……

  王轲看着两个人疯狂神色,不禁感叹一声。

  古玩、法器这一行,捡漏永远是最吸引人了,谁都想一夜爆发。

  法器相对古玩来说更甚,捡漏不仅需要古玩知识还需要风水法器的知识。法器摆放在家里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气运,所以比古玩更珍贵,也更让人疯狂。但是一般人很难认出法器,是个真正会玩古玩的人都未必有一个能认出法器。

  就是知道这两点,刚才的骗子才用法器碰瓷。

  不过,这些都和王轲没什么关系,他现在在想如何对付自己的老板。

  这个月已经是他第十次迟到了,老板昨天已经放了狠话,今天再迟到就不用来了,而他因为刚才的事情已经迟到了。

  不过他并不后悔,即使迟到了,刚才的事他也会出手。

  刚到聚宝堂门口王轲就看到了店主周贵生,四十岁出头,人暗地里送他一个称号“周扒皮”,正一脸严肃的站在,似乎就是等他来的。他的旁边正站着一个穿着他们店工作服的年轻人,谄媚的替周贵生端着茶水。

  看到年轻人,王轲不禁一愣。

  这不是半年前和他一起在这家店里面试竞争,最后因为长相被刷下去的孙明吗?

  他怎么来了?还穿上了店里的工作服?

  心中带着疑惑,王轲硬着头皮走了上去,心里不但盘算着怎么开口化解今天的事情。

  周贵生淡淡的瞥了王轲一眼,似乎好久没见王轲似的说道:“哦?这不是王轲吗?你怎么来了?”

  言语之中尽是揶揄之意。

  “老板,对不起,我又迟到了,不过今天绝对是事出有因,我……”

  王轲急忙解释,但还没说完就被周贵生举起的手打断了。

  “原来你还知道自己迟到了啊,我还以为你认为我们小店是晚上八点上班呢。我可清楚的记得我昨天说的是如果某人再迟到,就不用来了,是不是?我还清楚的记得,某人是点头答应了,今天怎么就忘了呢?”

  周贵生看着远处的山,连看都不看王轲,阴阳怪气的说道。

  王轲的脾气再好听到这样的话也是心头一阵火气,迟到是他的错,但也不至于这样吧。

  他之前迟到是有原因的,一个月前他感受到要突破了之后,精神力和记忆力就毫无预兆的急速的减弱,知道最后他连自己干什么都记不清楚了。这一个月他完全就像一个傻子一样,没少干傻事。

  但就在昨天突破的一刹那,他突然全身有种过电的感觉,原来昏昏沉沉的脑子顿时清醒了起来,如同大梦初醒一般,之前的事情如同电影场面一般在脑海中过了一遍。

  他的精神力和记忆力成几何指数的增加,全身真气鼓荡,完全恢复了正常。当然眼睛是一个意外。

  本来今天他想解释一番的,看到周贵生的样子他也懒得解释了,解释只能自取其辱。

  不过,他还是要做最后一次努力,毕竟这是他高中毕业辍学两年来唯一的一份正式工作。

  “老板,您就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你想让我给你一个弄坏我宝贵古董的机会?还是让我给你一个白拿工资的机会?你还挺会痴心妄想的,你这尊大神,小店供不起,赶紧把这个月的帐结了,滚蛋!”

  周贵生冷笑看着王轲。

  “老板,您别生气,喝口茶压压惊,这种人不值得您替他动肝火。”

  旁边的孙明赶紧献媚的端上茶水,周贵生满意的接过茶水喝了一口,趁着这个时候,孙明冲着王轲得意的一笑。

  见状,王恶心的撇了撇嘴,心中异常的鄙视这个一副奴才相的家伙。

  “看到没有,什么叫好伙计,这才叫好伙计!”

  周贵生指着孙明对王轲说道:“我真后悔当初怎么没选他而选了你,要不然这半年我聚宝堂的生意早就红火了,不过现在也不晚,该走的人终于走了,该来的人也来了。我宣布,从你被炒鱿鱼有的今天开始,小孙正式成为本店唯一的伙计了!”

  闻言,孙明冲着王轲骄傲的挺起了胸膛,一副“我比你强”的样子。

  看到周贵生和孙明两人一唱一和的恶心样子,王轲真想一人给他们一拳,帮助他们重新认识一下自己的人生。

  扒皮老板碰到极品贱男,也算是绝配了。

  见王轲一点反应没有,周贵生感觉自己像是被羞辱了一般,忍不住一阵生气,冷哼一声说道:“进来结账,结账完滚蛋!”

  说完,转身进了聚宝堂,不想多看王轲一眼。

  孙明并没有立刻跟着周贵生进去,反而得意的笑着看着王轲,一副很欠揍的样子说道:“王轲,我真该谢谢你,听说你都半年了还是一千五块钱的工资,哟哟,好可怜啊,要不是你把我挤下去了,我现在也是这些,哪有我现在两千五的工资,哈哈,真要好好谢谢你!“

  说着,走过来要拍拍王轲的肩膀以示“鼓励“和“感谢”。

  王轲冷哼一声,根本不搭理孙明,直接走了进去。

  他哪会听不出孙明这一番话的嘲笑意思,今天就当他虎落平阳被犬欺了,他已经突破了,以后还不天高任鸟飞,一个老虎不值当跟一条狗一般见识。

  孙明的手尴尬的留在半空,脸色不定,冷哼一声,眼神中闪过一丝阴狠,也转身跟着王轲走了进去。

  来到柜台,孙明麻利的用电脑将王轲的工资单打了出来,交给了周贵生,一系列动作娴熟的根本不像是第一天上班,更像是早就排练好的。

  看着工资单,周贵生满意的点点头,对着孙明表扬道:“干的不错,这么算正好。”

  “谢谢老板夸奖。”

  孙明立刻衣服受宠若惊的样子。

  这让王轲差一点没把早上的饭给吐出来,人怎么能贱到这种地步!

  周贵生从柜台上抽出五十块钱,将工资单和钱一起扔给了王轲。

  王轲接过工资单和钱,看到上面的条目,顿时心头一阵火气,抬起头看向周贵生质问道:“老板,合同上可没说迟到一次扣100吧,上面说最多扣一天的工资,扣100是不是太过分了?而且打碎一个杯子扣我两百?”

  看到怒气冲冲的王轲,周贵生反而一阵舒爽得意,指着孙明说道:“你给他解释解释。”第三章 我的瓶子!

  接到周贵生的命令,孙明立刻清了清嗓子,像要马上战斗的公鸡一样说道:“合同上是的确记载着迟到一次扣当天的工资,但是,合同的最后一条清清楚楚写着最终解释权归本店所有。而且你迟到次数太多,合情合理作为惩罚当然要扣100,如果你觉得扣的多,可以去找劳动者协会告我们,随时奉陪!”

  说完,孙明冲着王轲阴狠的一笑,然后看向周贵生,似乎在询问自己这么做对不对。

  周贵生满意的点点头,孙明立刻做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你——”

  王轲愤怒的都说不出话来了,第一次见人扒皮扒到这种程度!

  “哦,对了,你刚才还提醒我了,今天还没扣你迟到的钱呢。迟到一次扣一天工资,也就是五十,算了,我发发好心,今天就不扣你一百了,扣你五十吧。”

  说着,周贵生麻利的出手抽走了王轲手上的五十块钱塞进了自己兜里。

  既然已经不是他店里的员工了,他就没必要装慈悲了,该扣的钱为什么不扣?不仅要扣,而且扣的他生不如死!

  话说自己已经够慈悲了,给自己添了这么多麻烦事,没让他赔钱就是好的了!

  王轲愣愣的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等他反应过来之后,内心的怒火瞬间积聚到一个极高点,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今天他总算是见识到传说的周扒皮的本来面目了!

  他真想一拳放倒眼前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打的他妈都不认识他!

  但最终还是强忍住了,杀人犯法!

  双拳紧握,冷冷的死死的盯着周贵生,王轲冷笑一声说道:“怪不得别人都叫你周扒皮,今天我总算见识了。”

  “你说什么?谁是周扒皮?”

  周贵生气的就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差一点跳起来,这辈子最恨别人喊他“周扒皮”。

  “怎么?生气了?周扒皮?”

  见周扒皮恼羞成怒,王轲心中的怒火反而减弱了不少,玩味的看着对方。

  “你他妈的再喊一句?”

  周扒皮冲着王轲吼道。

  “你他爸的我就再说一句,周!扒!皮!”

  王轲一字一顿的冷笑着说道,他还真想看看周扒皮能怎么着他。

  有种你打我啊,快打我啊,打我老子就能还手了!

  周扒皮感觉自己被狠狠的羞辱了,怒吼一声,挥拳向着王轲砸去。

  王轲见状刚想动手,突然想到了什么,嘴角不禁露出了一丝阴笑。

  在这里干了半年,他对店里的每一个角落了如指掌,在他背后,周扒皮冲过去的方向放着一个价值十万的清乾隆瓷瓶。

  亲自撞坏并亲眼看着十万块钱被自己亲手毁掉,这对一个吝啬的人来说会是什么滋味?

  想到这,王轲脸上的笑容更大了,立刻闪身一侧,同时真气暗暗发出,顺着周扒皮前进的方向给了他一下。

  周扒皮一拳挥出,向着自己心爱的瓷瓶冲了过去,眼看就要撞倒了,他突然惊恐的发现自己身子不受控制了。

  这是怎么回事?

  周扒皮惊慌的看着眼前贵重的瓷瓶,无乱他怎么动都无法改变前进的趋势,只能惊恐的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撞上去。

  “啊——”

  随着周扒皮痛苦的哀嚎一声,一个清脆的瓷器破碎的声音响彻了整个聚宝堂。

  “我的瓶子!我的瓶子!”

  周扒皮的低着头痛苦的看着自己心爱的瓷瓶,大声惨叫着。

  十万块钱就这样没了!

  十万啊!!!

  一切都是王轲的错,都是他!他要是不躲能我的十万块钱怎么能没了!

  想到这,周扒皮猛的抬起头恶狠狠的看向旁边一脸轻松的王轲,怒火腾的一声从心底涌起,冲着王轲怒吼道:

  “王轲,你赔我瓷瓶!赔我十万块钱!”

  王轲感觉自己听到了一个天大笑话,说道:“周扒皮,你的脑子撞傻了吧,是你撞碎的,还让我陪?好吧,我,呸!”

  “你要是不躲我怎么能碰碎它!都是你的错!”

  周扒皮此时完全失去了理智,一脸的狰狞之色。

  “对,都是你的错,我看到了,就是因为你躲老板才碰到瓷瓶的,而且你还有故意推他的动作,就是你的错!”

  孙明立刻站出来冲着王轲一副义正言辞的指责道。

  王轲闻言冷冷的看向孙明,寒声问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推他了?”

  他用真气推的,根本没有动作,孙明这么说就是往他身上扣扣屎盆子,用心阴险!

  “我……我……”

  孙明被王轲的眼神吓得不禁倒退了几步,不敢说出话来,那眼神实在太可怕了,让他感觉如坠寒冰地狱一般。

  看到孙明的怂样,王轲不屑的哼了一声,转头看向地上周扒皮貌似很亲切的说道:“扒皮,你的理论好先进啊,你打我还不允许我躲了?躲还是我的错了?那我打你一拳你不躲试试看!”

  说着,眼中精光一闪,王轲一拳挥出砸到了旁边的槐木柜台上。

  邪笑着收起拳头,槐木柜台赫然出现了一个巨大拳头印!

  脉络清晰,骇人听闻!

  周扒皮和孙明呆呆的看着柜台上巨大的拳头印,整个人都傻掉了。

  这可是上好的楠木啊!

  就这么一下砸出了一个拳头印???

  太恐怖了!

  两人艰难的咽了口唾沫,看向王轲的眼神中满是畏惧。周扒皮内心的怒火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在这么深这么大的拳头印下面,他哪敢多废半句话,更不敢提让王轲赔钱的事情。

  “你如果敢不躲,我就敢赔你十万,来,咱俩签字句。”

  王轲阴阴的一笑,冲着周扒皮说道。

  “不了!不了!”

  周扒皮吓得连忙摆手。

  这一拳要打在他身上不死也要残废,别说十万,一百万他也不敢啊!

  我那可怜的十万块钱!

  周扒皮有种打碎了牙和着血往下咽的痛苦感觉,现在他是一点不敢再想那十万了。

  孙明现在内心一阵惊恐,他已经开始后怕了,自己刚才那么得罪王轲,他不会报复自己吧?

  想到刚才那一拳头砸在自己身上的后果,他就一阵胆寒,身体不禁颤抖起来。

  “那我的工资你给不给了?”

  王轲上前一步逼问道,不展示点实力,还真当我是软柿子!

  早知道这招好使,早就用了。

  “这个……”

  周扒皮眼珠不停的四处瞟着,刚刚损失了十万块钱,他可不想再损失了

  但是如果不给……

  他下意识的看了看柜台上的拳头印,忍不住一阵哆嗦。

  还是算了!就当老子破财免灾了!

  周扒皮心疼的一咬牙,肉疼的从柜台里拿出了一千五百块钱,小心翼翼的递给了王轲,生怕这煞神突然发飙。

  王轲冷笑着接过钱,看着手上的钱,微微松了口气,周扒皮不给他还真不好动手,动手了进警察局多不好,既然他识相,那也省的他费事了。

  从钱里抽出六张,王轲往柜台上一甩,不屑的说道:“老子不欠你的!”

  说完,转身向着门外走去。

  周扒皮心有余悸的望着王轲的背影,再看看地上的瓷器,一阵心疼,不过那六百块钱多少给了他一些安慰。

  这小子还真是傻,到手的钱都不要。

  扭头看着吓得脸都没人色的,一脸怂样的孙明,周扒皮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冲着孙明大吼道:“还不赶紧给我收拾一下,看看还能黏上不!”

  孙明吓得一哆嗦,赶紧去收拾。

  出了聚宝堂,王轲抬头望着天空,长长的舒了口气。

  从现在还是他就是一个无业游民了,心里说不出的复杂。

  无业游民也好,至少可以干自己想干的事情。

  王轲安慰自己道。

  从十岁那年从老家的大槐树下挖出来《龙象》开始,他就对玄之又玄的东西开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十二年来,他除了修炼龙象功法,其他课余时间除了学习都在看《易经》,他梦想是成为一个易学大师,了悟阴阳,看破世间万物,最后超脱生死。

  虽然到现在都没看懂《易经》,但是他还一直朝着这方面努力。

  不过他也很清楚,爱好在没有产生经济效应之前只能是爱好,所以他找了一份古玩店的工作来养活自己,也好让自己有经济基础来实现自己的梦想。

  可谁知一旦工作起来,时间久不受自己控制了,现在好了,什么事都没了,自己可以做喜欢做的事情了。

  不过,还是应该先解决自己吃饭问题,龙象功法效益不突破需要各种稀奇药材做铺垫,这也需要强大的资金,所以他必须先要赚钱!

  环顾了一下四周,王轲的目光最终落到了卖古玩的摊位上。

  自己也算是半个古玩通了,看看能不能捡个漏,或许一下就发了,以后就不用为自己的生活发愁了。

  要是能捡个法器,那就更美妙了。

  当然王轲知道自己是白日做梦,多少人想着古玩捡漏,又有多少人想着法器捡漏,哪能轮到他,不过他还是笑着向着不远处的古玩摊走去,练练手也好。

  “小兄弟,来看看这些古董吧,都是刚从乡下收回来的,绝对好货。”

  一个四十多岁的摊主对着王轲吆喝道。

  王轲闻言不禁撇了撇嘴,对于古董和背后的猫腻他还是略知一二的。

  买古玩根本不要相信卖古玩的人说的话,他们都说是从从乡下淘来的,乡下哪有这么多古董让他们淘啊!第四章 真的检漏了?

  王轲来到摊位前,随手端起了一个青花瓷盘,从质地表现来看应该是明朝晚期。

  盘子很好看,显得比较大气,边饰是十六开光,八个大开光内分别绘竹纹和花果纹,八个小开光内绘缨络纹,层次感很分明,盘心绘荷塘鸳鸯纹。

  乍看之下,这个青花磁盘的品相还是不错的,但是细看之下,王轲就发现了不对。

  盘心绘的荷塘鸳鸯纹,笔触显得稚嫩,而且构图失真,青花发色有点发灰,釉面光泽显得很单板,不灵动。

  假的。

  王轲轻叹一声,放下了手上的磁瓷盘。

  摊主一直在观察着王轲,本来还觉得这个面生的年轻人是不懂行的人,但看到王轲把瓷盘放下,表现出的神情,他就知道自己看走眼了。

  现在这么年轻的年轻人都这么厉害了吗?

  摊主有些诧异。

  一连看了几个,王轲都没发现真品,他也知道古玩街很难出现真品,一旦出现真品,早就被一群高手抢走了。

  看来捡漏真没那么容易。

  “兄弟,你看上哪件了?放心,我这里好口碑,价格绝对公道。”

  摊主见王轲一连看了几个都不满意,于是出声问道。

  王轲放下手里的刚拿起的瓷碗,无奈的问道:“老板,你这就没有好货?”

  好货的意思就是真货,在古玩街呆了半年的王轲当然不会傻的直接说真这个字,说了就是坏老板的声誉,会得罪人的。

  “好货?”

  摊主闻言一愣,旋即呵呵一笑道:“没看出来原来小兄弟你是个行家啊,既然这样,我也不藏私了。”

  趁着摊主拿东西的时间,王轲眼睛再次在摊位上随意的扫了一遍,虽然刚才已经看过了,但闲来无事,复习一下自己的古玩知识也不错,反正基本上都是假的。

  刚浏览到一半,王轲感觉自己的眼睛又是一阵剧烈的刺痛,这次比以往更痛,持续的时间更长。

  剧烈的刺痛,让王轲内心一阵阵低吼,整个身体都轻微的抖动了起来。

  怎么这么疼了?

  后遗症不就是一会就完了吗?这次怎么这么长?

  王轲现在担心不是的自己的眼睛会不会出问题,他担心的是自己会不会被疼死!

  实在是太疼了,已经超出了他能承受的范围之外了。

  不能这么坐以待毙,拼了!

  王轲死死的咬住牙关,强忍着剧痛将自己体内的真气调动起来,慢慢的聚集到自己的眼睛周围。

  他这么做只是为了减轻一下疼痛,通则不痛,痛则不通,肯定是哪里不通了才会如此的剧痛,真气有舒经活络的作用,可以减轻疼痛。

  他已经来不及考虑真气聚集的后果了,只能拼一把。

  就在他预示着真气聚集到眼睛周围的瞬间剧烈的疼痛会到来的时候,突然眼睛的疼痛减轻了不少。

  怎么回事?

  这种情况让王轲不禁一愣,随即一喜,难道真气真的可以减轻眼睛的疼痛?

  想到这,他立刻调集更多的真气聚集到眼睛周围,他惊喜的发现果然疼痛减轻了。

  哈哈,终于不用再担心这该死的疼痛了。

  刚刚受过如同地狱般的非人的折磨,此刻突然有种到天堂的感觉,怎么能不让王轲兴奋。

  咦?

  王轲抬起头看向摊位上的一个铜制的金蟾,眼前的情况让他不禁一愣。

  金蟾只有三只脚,背部刻有北斗七星,嘴里衔两串铜钱,头部顶着太极两仪,脚踏元宝山和写有招财进宝的铜钱,但就是这样一个常见的寓意财富的金蟾,他竟然在上面看到了一丝白色的气,而且周围一丝丝的白气正想着它涌来。

  这是怎么回事?

  哪来的气?

  这气又是什么?

  王轲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他感觉这种白色的气和他体内的真气并不一样,真气的能量冲击性比较强,而这个很柔和,甚至感觉不到能量的存在,一不小心可能还没被当做焚香的烟来看待。

  疑惑的王轲忍不住又看向摊位其他地方,前面几个古玩只有一个貔貅玉佩布满了白色雾气。

  如果说是所有的古玩都有白色雾气,他或许能思考一下会不会是自己的眼睛出问题了,但是现在只有两个布满了雾气,那是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摊主直起身来拿出来金黄色的大金龙鱼,冲着王神秘的笑道:“这个如何?”

  王轲现在心思全在那白色的雾气上,根本没有看到摊主一副向他介绍的得意神情,只是应和的点点头。

  摊主见王轲情绪不高,再次神秘的一笑,说道:“小兄弟可不要小瞧这金龙鱼,这可是一件法器。绝对的好东西?”

  法器?

  王轲闻言顿时来了兴致,他只听人说过法器,还一直没见过。

  法器有三种,一种是处在一个很好的方位吸收天地能量自然形成的,另一种是风水师贴身佩戴或者花了很长时间制造的,另外一种就是高僧大德开过光的,无论是哪一个都可以改变一个地方的风水,让一个人或者一家店铺财源广进或者大灾大难。

  第一种第三种比较少,毕竟天然的很难形成,高僧大德也不会随便开光,而且高僧大德有但绝对不多。所以这两种玩法器的很少人关注,几乎没人相信会存在。王轲自然也不相信。

  第二种就比较多了,五千年甚至更久的中华历史孕育了数不清的能人异士和风水大师,自然他们制造和贴身的东西流传下来的很多。

  但是这个多只是相对来说的。

  王轲接过金龙鱼仔细的观察了一番,没看出任何异常来,不禁疑惑的看向摊主,问道:“老板,您怎么知道这是法器?”

  “这还能不知道吗?嘿嘿,我可是找普照寺的主持高僧开过光的,当然是灵器了。”

  摊主嘿嘿的一笑说道。

  开光?

  这是开过光的?

  没什么区别啊?

  王轲更加疑惑了,又看了一会还是没发现什么,无奈他只好放下金龙鱼,转头看向那个金蟾,心中不禁一动,立刻向摊主问道:“老板,这个是什么?看你摆放的位置比较特殊?”

  “这个啊,”

  摊主得意的介绍道:“别看我这个摊位小,这可是我这个摊位的镇摊之宝,真正的风水法器金蟾!这可是花了我好大代价买来的,我发财全靠他了!”

  “这也是风水法器?”

  王轲闻言一惊,随即想到那金蟾上的白色雾气是什么?难道是真正-法器特有的东西?

  如果是这样,那那个貔貅玉佩也应该是法器?

  想到这,他不禁兴奋了起来,难道自己可以看到什么是真正的法器?

  就在这个时候,王轲的眼前突然一黑,身体不由自主的软了下来,幸好他及时扶住了摊位,要不然准瘫倒在地上。

  王轲急忙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下自己体内的真气所剩无几了。

  怎么回事?

  怎么消耗如此的大?

  “你没事吧?”

  摊主见眼前的年轻人突然想要昏倒,赶紧问道,可千万别倒在自己摊位面前啊,多晦气啊!

  王轲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他抬起头不经意间看向金蟾,突然发现上面白色的雾气没了,随即看向貔貅玉佩,发现也没了。

  难道……

  王轲突然想到了一个让他极度兴奋的可能,难道自己有异能了?

  真气灌注到自己的眼睛可以让自己的双眼看到真正-法器上的特点,但是对真气消耗会很大,除此之外别无其他解释。

  因祸得福啊!

  王轲兴奋的想到,自己有了异能眼,可以辨识法器,到时候捡漏肯定无往不利!

  不过,他还是不敢肯定自己看到的是法器,万一不是呢,岂不是白高兴一场,他决定把那个貔貅玉佩买下来,自己金蟾,他就不用妄想了,老板肯定不会卖的。

  见王轲没事,摊主微微松了口气。这个时候又有人来到摊位面前,摊主撇下王轲去招呼其他客人了,这也正好给了王轲看貔貅玉佩的机会。

  毫不迟疑,王轲伸手拿过玉佩,玉佩刚一入手,一股清凉的感觉立刻传了过来,让他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王轲心中一惊,这半年没少接触古玩,还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他低头仔细打量着手上的貔貅玉佩,貔貅在玉佩在中间镂空雕刻出来的,玉雕工并不算好,显得很是粗糙,而且玉的质地也不是什么好玉,不通透,看起来很破旧,但是给人哪一种重新加工过的感觉。

  这种玉明眼人一眼就知道是假的,看都不会看一眼,但是当他翻过来看到背面的时候就有些愣住了。

  这拉丝工……明朝的?!

  王轲的瞳孔迅速搜索,呼吸有点急促,眼神中尽是不敢相信。

  难道自己真的检漏了?!

  “拉丝工”是古代玉器制作中一种以软性线具为主要工具进行拉切透雕或切割的方法。年代的久远以及老玉制作需要长时间的反复拉切研磨,这就导致老玉“拉丝工”痕迹里有较厚的包浆,表面会呈现磨砂状,而仿制的镂空处没有这两种情况,这是判断拉丝工年代的方法。

  眼前这块貔貅玉佩的拉丝工不仅有较厚的包浆,而且表面呈磨砂状,最重要的是符合明朝拉丝工的艺粗犷随意、拉切痕向多角度偏转、对窄缝状镂空部位的镂空多以圆钎砣砣磨、镂空处多有半月形的砣痕等等特点!

  自己真的捡漏了!

  就算不是法器也是一个古董!

  王轲顿时兴奋了起来,仔细观察他也明白为什么这个玉没多少人看上眼了。

  原来作假的人也以为这块玉是假的,于是重新加工上了包浆,一开始还可能像真的,但是时间一长,就更像假的了。

  要不是这样怎么让他有机会捡漏呢!

  可是这样一个好的的貔貅玉佩,怎么给了他这样的感觉呢?难道真的是法器?

  王轲心中更加疑惑,同时也更加坚定自己对异能的想法。

  “老板,这个貔貅玉佩怎么卖的?”

  王轲拿貔貅玉佩想摊主问道。第五章 真是法器

  “怎么?看上这块玉佩了?”

  摊主见王轲手里握着玉佩,笑着问道。

  “看着不错,想给自己侄子买来当小玩意,老板,开个价吧。”

  王轲说谎都不带脸红的,出来混就要脸皮厚。

  “一口价,五百。”

  老板很坚决的说道。

  “老板,你太狠了吧!就这个玉的质地你也敢要五百?!信不信我花五十块钱就能在别的古玩摊位上买上一块很好的玉佩。”

  王轲没想到摊主这么黑,亏他一开始还好意思说价格绝对公道!

  他可不相信摊主看出来这个玉佩是真的,要不然他不会放在那么不起眼的一个位置。

  “那你想给多少?”

  摊主问道,这个时候古玩街上的人开始多了起来,摊位面前看古玩的人越来越多,可不想在这一块破玉观音上浪费时间。

  “三十块钱。”

  王轲直接杀掉了十几倍的价,毫不手软。

  “三十?小兄弟,砍价没这么砍的。这样吧,我也不给你废话了,一百块钱,行,你就拿着,不行,就请便吧。”

  摊主语气变得坚决起来,声音也有些焦急,他已经发现一个大客户了,急等着上前搭讪。

  一百?

  王轲有些迟疑了,一百块钱直接拿下这个价值无法估计的玉佩绝对值,但是他也全身上下一共就九百块钱,还要吃饭交房费,能省点就省点。

  “老板,这个念珠多少钱?”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穿金戴银浓妆艳抹的中年胖女人拿着念珠对摊主喊道。

  “一千。”

  摊主回答道,他知道来傻财主了,于是快速转过头来的对小声王轲说道:“五十块钱,最低价!”

  看着摊主的眼神,王轲这是最低价了,直接从口袋里翻出了自己出门带的仅有的五十块钱,买下了这个玉佩。

  玉佩到手的一瞬间,王轲差点兴奋的跳了起来。

  终于到手了!

  不管是不是法器他都捡漏了!

  告别摊主,王轲向着这条古玩街的最大的法器店尚宝轩走去,尚宝轩有这条街闻名的风水法器大师,他要问问这件是不是法器,如果是他以后的生活就彻底幸福了,如果不是当古玩卖了也好,也能小康了。

  刚走没几步,王轲就感觉自己的头有点眩晕,立刻明白真气用过度的后遗症来了,必须赶紧修炼补充回来,

  迅速扫视了一下周围,注意到古玩街后面有个小山头,他立刻向着小山头跑去。

  找到一个没人的地方,王轲盘起腿来,调整呼吸,慢慢的进入修炼的状态。一个小时后,王轲才慢悠悠站起身来,长长的伸了个懒腰。

  修炼醒来,精神倍爽,原来的不适感完全消失的无影无踪,让他忍不住想打一遍拳。

  在山上找了一块巨大的斜面70度角度的光滑的岩石壁,王轲纵身而上,稳稳的站在了上面,丝毫没有滑下的趋势。

  脚下生根,狠狠的抓住石壁,上身已然拉开了架子。

  《龙象》既有真气修炼的方法,也有配合的招式,这些招式只有在真气配合下才能发挥出强大的作用。不过他一般用不到这些招式,他还没能碰到让他施展出真本事的人。

  随性而起,随心而动。

  王轲没有拘泥的套路和架势,想到哪练到哪,脚下不停地移动,却如生根一般牢牢地抓着石壁,不滑,不动。

  如果是行家人看到王轲的动作一定惊讶不已,因为每一个动作看似没有任何关系,但是里面的劲道却是一点都没有变。

  这就是说,所有的动作下来,劲道都是一个劲道!

  如同一个圆,从哪来回哪去,绵延不绝。

  一套-动作下来,王轲忍不住站在石壁上仰天长啸,真气鼓荡,惊起山林飞鸟一群。

  从石壁上一跃而下,正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发现不远处一个一身素衣马褂一副道风仙骨的六十多岁老者正笑着望着他。

  微微疑惑了一下,他向着老者走了过去。

  还没等他开口,老者已经开口了。

  “小兄弟,看你打拳让人有种赏心悦目的感觉,招式之中磅礴大气,不滞于物,你是练内家拳的?”

  王轲也不知道真气属不属于内家拳,又找不出其他的说法,只能点点头,应和了老者一下。

  “呵呵,如此年轻,内家拳练到如此境界了不起啊。”

  老者微微一笑,然后指着王轲腰间挂的那块貔貅玉佩说道;“我能看看这个玉佩吗?”

  王轲也不怕老者是什么坏人,是坏人也不怕,可万一是一个认识法器的大师呢,自己正好需要验证一下,于是取下刚才修炼匆忙挂上去的玉佩,递给了老者。

  老者接过玉佩仔细的看了看,看到玉佩后面的拉丝工的时候不禁微微一笑,随后将玉佩还给了王轲,笑着说道:“不错,是一件古董,明嘉靖年间的,也是一件不错的法器,是刚买的?”

  真是法器?

  闻言,王轲心中大喜,没想到真的是法器,这么说他真具备了可以看到法器的异能眼,以后古玩街还不是他的天下了?

  想到这,王轲似乎已经看到了天上掉钱了。

  “恩,一个小时前在一个地摊上花五十块钱买的。”

  王轲收敛了心情如实回答道,他已经认定了老者肯定不是普通人,至少也是一个风水法器大师,普通人不会如此肯定和随意的说出一件古董是法器,而且看到法器丝毫不惊讶,更何况他还直接肯定到玉佩是明嘉靖年间的。要知道他自己才判定到是明朝的。

  “眼力不错,捡了个不小的漏,这个貔貅玉佩至少值十万,你之前学过风水法器的知识?你师父是谁?”

  老者点点头赞赏的说道,似乎对王轲很感兴趣。

  听到老者的话,王轲心中惊喜异常,没想到这个一个小貔貅玉佩竟然价值十万,他本来觉得能值一万就不错了,看到法器确实值钱。

  听到老者的问题,王轲微微苦笑着说道:“我没学过风水法器的知识,也没师父。”

  “哦?”

  老者倒是有些奇奇怪了:“既没师傅又没学过,这么年轻一出手就能捡漏,看来你不简单啊。”

  “前辈谬赞了,晚辈只是侥幸而已,晚辈王轲,敢问前辈名讳?”

  王轲恭敬的说道,此时他已经完全肯定老者不是普通人。

  “老朽赵门丰,在省会昌吉市有个小店,如果你以后对法器感兴趣了,可以来找我,这是我的地址和电话。”

  赵门丰从口袋里取出了一支笔随意在地上找了一篇完整的树叶,写上自己的地址和电话,而后递给了王轲。

  王轲恭敬的接过来树叶,小心翼翼的放到了口袋里。他现在对风水法器一点都不了解,而且他有异能也不需要多大了解,所以暂时不用去找老者请教,但是以后说不定能用到。

  两人又聊了一会,老者就告辞了。

  王轲望着老者的背影,握了握口袋里的树叶,他感觉自己和老者还会见面。

  没有在山上过多了的停留,王轲带着貔貅玉佩下山向着法器店走去,既然都知道是法器了,而且知道价格了,那就换钱就行了,法器对他来说没什么用。

  周扒皮的聚宝堂也收法器,不过他可不愿意让周扒皮白白赚钱,于是向着最大的法器店尚宝轩走去。

  就在王轲去卖貔貅玉佩的时候,他刚才碰到的老者却走进了聚宝堂。

  “赵老,您来了,小周我恭候多时了,您上面请。”

  周扒皮立刻衣服谄媚的样子迎了上来。

  赵门丰淡淡的点点头,径直向着楼梯走去。

  周扒皮心里很清楚赵门丰并不想和他打交道,但是自己年轻的时候帮过他一次,他也承诺会帮自己一次,这次来就是实现当初的承诺。

  他可不管赵门丰愿不愿意和他打交道,唯一一次的承诺他当然要好好利用一下,实现价值对大化一直是他的座右铭。最近他找到了一个惊天大-法器,如果是真的,安放在聚宝堂肯定会让他生意兴隆,成为这条街上最富裕的人。

  不过他鉴定法器的实力有限,又不想让这条街上的其他人知道,纠结中他想到了赵门丰,这个全国顶尖风水大师和法器大师,有他鉴定,法器一定逃不过他的法眼。

  虽然一次机会难得,但是好钢用在刀刃上,他也就认了。

  两人正准备上楼,赵门丰突然在柜台那停住了,眼神中满是震惊的看着柜台上那个无比清晰的拳头印。

  “这是……”

  这绝不是加工出来的,加工出来的不会这么清晰!

  难道是……

  想到另外一种可能,赵门丰也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眼神中更是闪露惊骇之色

  顺着赵门丰的眼神望去,看到巨大拳头印的周扒皮想到当时王轲凶狠的眼神忍不住颤抖了一下,急忙摇摇头将自己脑海中的恐怖的印记清空,回答道:“这是今天早上被一个人一拳砸出来的。”

  其实说出来他也不信,但是他亲眼看到的,不得不信,也不得不说。

  “被谁?”

  赵门丰震惊的问道。

  果然是被人打出来的,而且是一拳!

  “我原来的一个很混账的伙计,叫王轲,今天早上被我开除了。”

  周扒皮恨恨的说道,想到自己那十万块钱的瓷器就那么白白的没了他就心疼。

  王轲?

  赵门丰的脑海中立刻出现了一个阳光帅气的脸。

  哈哈,有意思,竟然被我看走眼了,这小子比想象中的厉害,有意思。

  “走吧。”

  赵门丰没有在这件事上过多的纠缠,但是他的脑海中已经深深的留下了那个年轻人的影子。

  周扒皮赶紧跟了上去

  来到楼上贵宾室,周扒皮小心翼翼的从保险箱里取出一个和人头大小的龙龟。

  龙龟气势非凡,昂首向天,嘴里喊着一枚铜钱,架下踏着一顿金元宝,全身金黄色,平添了一个气势。

  赵门丰看到龙龟不禁站了起来,显然他也没想到会见到这么一个龙龟。

  看到赵门丰的神态,周扒皮心中不禁暗暗高兴,越是表现的异常说明这真的是法器的可能性越大。要知道龙龟可是代表财运,一定能让他生意兴隆,赚的盆满钵满。

  赵门丰将茶几上的龙龟移到身前,仔细的观察了起来。

  周扒皮静静的坐在旁边焦急的等待着。

  半响,赵门丰放开龙龟,慢慢的闭上了双眼,

  见状,周扒皮的心都被提了起来,焦急的问道:“赵老,怎么样?”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道宝天尊》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805.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