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这一世我无路可逃》霍轻轻白冷擎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这一世我无路可逃》霍轻轻白冷擎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 把孩子打掉

  “霍小姐,基于你已经做过三次人流手术了,我们不建议你做第四次手术。既然怀上了,请你和你丈夫好好商量一下,把孩子生下来。”

  从医院回来的时候,霍轻轻还在想着医生的话。

  晚上十点,她将车停在别墅的小花园,女管家立刻迎了出来,表情复杂的看着她。

  霍轻轻心里一沉,下意识的就攥紧了手里的包。

  “他……今晚回来了?”她不确定的问。

  管家点头,小心回道:“恩,先生等您好久了……”

  霍轻轻深吸了一口气,将衣袖往下拽了拽,挡住自己手背上的输液针孔。

  她肚子里,怀了两个月的身孕。

  她记得,第一次怀孕的时候,她无比高兴的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她已婚三年的丈夫,本以为这会成为两人关系的转机,却没想到,他无情的将她拽到医院,狠毒的让她流产了。

  后来,第二次的结果也是如出一辙。

  到第三次的时候,她是背着他,偷偷去做的人流。

  也因为之前的流产让她伤了身,这次怀孕,她的胎像十分不稳,医生甚至不答应她继续做流产手术。

  所以,她的心里生出了个大胆的想法,瞒着丈夫,把孩子偷偷生下来。

  忐忑的推开门,霍轻轻勉强挤出笑容:“你回来了……”

  男人就端坐在沙发上,面容俊美却冷峻,眉眼深邃,盯着她时,眼底一片冰冷的幽冷。

  “你怀孕了?”他一开口,就是这么一句话。

  霍轻轻瞬间面色惨白,矢口否认:“我没有……我没有、怀孕!”

  白冷擎抬起那双幽冷的眸子,锐利沉冷的盯着霍轻轻:“撒谎!”

  他一眼就看穿了霍轻轻拙劣的谎言。

  站起身,高大挺拔的身躯靠近霍轻轻:“给你两个选择,自己去流掉,或者,我派人帮你流掉。”

  霍轻轻想起之前她怀孕时,拼命反抗不愿意流产,可这个男人,他派了两个保镖,当着所有人的面,硬生生的将她架到了医院,去做人流。

  从那以后,她成了所有人口中的笑话。

  全市的人都知道,霍家大小姐霍轻轻,恬不要脸抢了自己妹妹的恋人,结婚后遭到报应,怀孕却屡次被丈夫强迫流产,毫无家庭地位。

  霍轻轻往后退了一步,护住小腹:“白冷擎,我同意跟你离婚,你想去找霍依人,想跟她在一起,我成全你们。但我求你,不要流掉我的这个孩子。”

  霍依人是霍轻轻同父异母的妹妹,也是白冷擎最爱的女人。

  当初,他们订婚后,霍依人就神秘消失了,从此再没出现过。

  而白冷擎,越发的恨她入骨。

  白冷擎毫无表情的看着她,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充满了寒冷:“你以为我会让你这样的**,生下我的孩子?”

  霍轻轻身体狠狠一颤,没想到他会这般狠毒。

  白冷擎漠然的收回视线,朝着门口走去:“明天之内,我没得到你流产消息的话,就别怪我让你又一次,成为全市的笑话。”

  他说完,人已经消失在门口。

  屋子里,霍轻轻捂住脸,忍不住痛哭出了声。

  小腹又细细的传来疼痛,医生才告诫过她,要注意保持平和的心态,不然就又会伤到胎气。

  她急忙深呼吸,稳下心态。

  不管怎么样,这次,她已经决定留下这个孩子。

  既然白冷擎对她不留情,那她就离开这里,找个地方,悄悄把孩子生下来。

  想到这里,霍轻轻连东西也来不及收拾,直接抓起手包转身就走。

  “霍小姐,这么晚了,您去哪儿?”女管家追出来。

  霍轻轻没回答,几步冲上车,启动,车子朝着公路开去。

  她要带着孩子离开……

  车子开出别墅小区,朝着市区外一路开过去。

  可是,在经过一个红绿灯时,一辆轿车忽然横冲出来,砰的一声撞在了霍轻轻的车上。

  她被巨大的惯性力狠狠颠了一下,小腹一阵剧痛。

  深吸了几口气,缓下疼痛,霍轻轻开门下去看另一辆被撞车的情况。

  车窗开着,驾驶位置上坐着的人,竟然就是她那个消失三年的妹妹,霍依人。第2章?你敢伤害她?

  霍依人没有系上安全带,所以车祸的撞击让她额头受了伤,蜿蜒的鲜血顺着她白皙的脸蛋流下,看着十分狰狞。

  “霍依人,你回来了?”霍轻轻怔楞开口,她没想到自己会在今晚遇见她。

  不过也正好,霍依人回来了,这样白冷擎就能放过她了!

  “正好你……”可霍轻轻的话说到一半,却被霍依人打断,她一脸心痛受伤,连声音也是委屈无比的。

  “姐,你为什么一次又一次的要害我?”

  霍轻轻没听懂她的话:“你说什么?”

  霍依人哭了起来,痛斥着霍轻轻:“当初你为了跟冷擎哥结婚,逼走了我,为了让你幸福,我选择了隐忍离开。现在我只是想回来看一眼爸妈,可你竟然要用车撞死我!姐,你怎么可以这么狠毒!”

  “你胡说什么?”霍轻轻皱起眉头,“当初明明就是你自己走的!而刚才,要不是你突然从岔路口里冲出来,我根本不会撞到你!”

  而且如果霍依人系好了安全带,额头也完全不会受伤!

  霍依人突然诡异的笑了一下,伸出雪白的手指,将一旁支架上正在跟白冷擎通讯的电话挂掉,随后才抬头看向霍轻轻。

  “是啊,当初是我自己走的,车祸也是我故意撞的。可是……”她唇边笑容越来越得意和狠毒,“一会白冷擎来了之后,是会相信你呢,还是相信我?”

  原来又是她在算计自己!

  霍轻轻沉下面色,镇定的看着她:“你这样做有什么意思?我已经打算跟白冷擎离婚了,你想跟他在一起,你们就尽管在一起,我退出!”

  她说完,转身就要走。

  霍依人却立即抓了她,表情狰狞狠毒。

  “你以为你退出就完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肚子你还怀着白冷擎的孩子!我不会让你把孩子生下来的!”

  这就是她今晚这场车祸的目的吗?

  阻拦她离开,然后让白冷擎带她去流产?

  不,她才不要!

  这个孩子,她一定要保住!

  霍轻轻一把将霍依人推开,随后快步冲向自己的车。

  手指才碰到车门,背后陡然响起一声尖锐的车鸣。

  黑色的宾利轿车急刹停在她的身后,车门一开,白冷擎从车里下来了。

  俊美的脸上,是阴冷沉戾的狠色,尤其是那双幽深的眼眸,充满了毫不留情的冷意。

  “霍轻轻,你好大的胆子!”他沉声开口,字字都带着伤人的戾气,“你竟然敢伤害依人!”

  霍轻轻心尖狠狠一疼,他果然是只相信霍依人。

  哪怕,眼前这个车祸现象明明一眼,就能看出来谁才是真正的责任方。

  霍轻轻不想跟他争吵,她沉默的拉开车门,只想赶紧离开。

  可车门拉开到一半,却被从身后伸来的一只大手狠狠的拍了回去。

  白冷擎逼近到了她的身后,胸膛几乎贴到了霍轻轻的后背,她甚至能感觉到他说话的时扑在她发际的热气。

  “你弄伤了她,不付出代价,就别想走!”可他说出的话,却那样的冷。

  霍轻轻用力的闭了一下眸子,镇定下所有沉痛的情绪,转身竭力平静的看着他:“那你想我怎么样,开车撞回来吗?”

  白冷擎眯着冷眸狠盯着霍轻轻,她毫不怀疑,这个男人一定会说好!

  就算是将她被撞死在了眼前,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冷擎哥……”霍依人突然在这个时候开口,劝架似的将白冷擎拉开,“我没事的,你别责怪轻轻姐了。她现在是孕妇……”

  白冷擎温柔的将霍依人揽进怀里,黑眸一转,冰冷无情的盯着霍轻轻。

  “孕妇?过了今晚,就不是了!”第3章?她的绝望

  过了今晚就不是?白冷擎这是要她现在就流产吗?

  霍轻轻捂住了小腹,满脑子装着的都是逃跑!

  她逃似的想钻进车里,却在下一秒被白冷擎粗暴的拽了出来,他连受伤的霍依人也暂时不管了,抓着霍轻轻的手腕,硬生生的将她往宾利车里塞!

  他要亲自送这个女人去做流产。

  霍轻轻奋力挣扎,拼死也不想进轿车。

  在一旁看着的霍依人心中冷笑,面上却一连惶急,想要帮忙似的伸手过去拉霍轻轻。

  正奋力挣扎的霍轻轻根本没有注意到她,无意中的一挥手,就将霍依人推倒在地上了。

  “好疼!”霍依人纤细的身体倒在柏油马路上,随即便满脸痛苦的抱住了膝盖。

  只见上面一片血肉模糊,似是伤得不轻。

  白冷擎瞥了一眼,面色陡然阴沉,扬手便狠狠一巴掌,扇在了霍轻轻的脸上。

  “我警告你,霍轻轻,别再动依人!不然我要你命!”

  霍轻轻瘦削的身子都被扇得一偏,撞在了一旁的轿车上。

  半张雪白的脸蛋瞬间红肿起来,唇间也弥漫出一股血味。

  可霍轻轻却一点也没感觉到疼,刚刚白冷擎说的每一个字,都像是带着倒刺的鞭子,阴狠无比的直戳霍轻轻心脏最柔软的地方,疼得她浑身发颤。

  白冷擎将霍依人从地上抱起,轻柔的放进车前座里,随即转头,冰冷粗鲁的一把扣住霍轻轻的手腕,直接将她给推进车里。

  车门随即被锁上,白冷擎发动了汽车,目的地直奔医院。

  “冷擎哥,你开慢点,我头晕……”霍依人扶着还带着血的额头,虚弱委屈的开口。

  白冷擎立即降下了车速。

  “还有没有哪里难受?依人乖,我们马上就到医院了。”他的声音是从未在霍轻轻面前出现过的温柔语气。

  车后座的霍轻轻听着他们之间充满了柔情蜜意的对话,慢慢垂下了睫毛。

  她也好疼啊……可要是说出来,却只会得到白冷擎的冷嘲热讽。

  小腹又传来一阵细细密密的疼痛,霍轻轻无声的捂住小腹,感觉到了腿间的濡湿。

  她垂眸一眼,一片艳红色,正在缓缓染红她的裤子……

  眼圈瞬间一红,霍轻轻哭了,脆弱而绝望。

  她对白冷擎的所有的执念和深爱,终于在一刻,像腹中的孩子一样,流产了……

  车里安静,她细声啜泣的声音,很明显的被前面的两个人听见了。

  霍依人立即关心的问道:“姐,你怎么了?”

  “她能怎么?不过是演戏。”白冷擎开口,嗓音里是毫不修饰的厌恶。

  霍轻轻一边哭着,一边自嘲的勾起了唇。

  白冷擎从后视镜里看见她又哭又笑的狼狈模样,眉头一拧:“霍轻轻,给我收起你那副令人反感的虚伪嘴脸!我看着就反胃!”

  霍轻轻嘴角的笑意却越来越大。

  “白冷擎,要是我这个孩子也没了,我会恨你一辈子。”她轻声开口,指甲早已深深的扎入掌心软肉里,她却丝毫未察觉。

  白冷擎抬眸,从后视镜盯着霍轻轻那张惨白凄惨的脸,对着霍轻轻的那句话,他的回应,只有一声冷笑。

  霍轻轻无力的闭上了眼睛,白冷擎他根本不会在意自己是爱他、还是恨他。

  车子,终于到了医院。

  白冷擎回身,威胁霍轻轻老实流产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见那面色凄惨的女人自己下了车,头也不回的往医院里走。

  车里的白冷擎盯着她的背影,心脏忽然缩了一下,他想跟上去看看那个女人是不是又要玩什么把戏。

  “冷擎哥……”霍依人却拉住了他的手腕:“我膝盖疼,走不了路……”

  白冷擎的注意力被拉回到了霍依人的身上,他将她温柔抱起,至于那个背影决绝的女人,转瞬就被他给抛到了脑后。

  霍轻轻自己到了妇科,挂号,流产。第4章?我不离婚

  换好手术服,她安静的躺好,按着医生的命令,分开双腿。

  与其等到白冷擎安顿好霍依人后,亲自带着人将她抓到医院流产,不如她自己主动来。

  还免得被医院的人免费看笑话。

  冰冷的仪器探入她的身体,刮宫所带来的剧烈疼痛,随即狠狠袭来……

  霍轻轻用力的抠住了手术床,死死咬住嘴唇,面上却依旧一言不发。

  她会永远记住这份疼痛,日后,加倍还给白冷擎。

  霍轻轻一个人做完流产,腿间的疼痛让她好一阵都没办法站直身体,一个人在手术室外的凉椅上坐了半个小时,她才终于有力气,缓缓站起身,撑着墙壁往外走。

  一个人穿过漫长的走廊,在半道上,遇见了被白冷擎抱在怀里的霍依人。

  她额头和膝盖上的伤口,都被处理过了,裹着雪白的纱布,这会正缩在白冷擎的怀里,满脸甜蜜的笑着说话。

  白冷擎垂眸看她的眼神,柔软得刺目。

  霍轻轻站定了脚步,只觉腿间的疼痛更加剧烈了,让她几乎站立不稳。

  “咦,姐,你还在医院吗?”霍依人看见了霍轻轻,一脸单纯的开口问她。

  白冷擎也抬眸,冷冰冰的看向了她。

  霍轻轻垂在身侧的手指又一次用力握紧,她唇边勾起惨淡的笑容,哑声说道:“我已经做了流产手术,白冷擎的孩子,我打掉了。”

  她说着,抬起颤抖的睫毛,看向身躯挺拔的那个男人。

  医院的灯光惨白透亮,落在霍轻轻那双澄净的眸子里,光芒细碎而明亮,像是在散落在漆黑夜空里的星子。

  白冷擎的心口忽然被拨了一下,有几分异样快速从他心口一闪而过,很快消失不见。

  “算你识相。”白冷擎冷声开口,抱稳了霍依人,面无表情的从她身旁走过,“既然已经流产了,就赶紧滚吧,别在医院碍眼。”

  霍轻轻身子一颤,终究还是没站立稳,噗通一声,发软的双膝着地,跪倒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此刻已是半夜,走廊里安静无声,她摔倒的声音,无比清晰。

  可白冷擎却连脚步也没有停下半秒。

  “冷擎哥,轻轻姐脸色好差,我们要不要送她回家?”霍依人担忧的开口。

  “管她死活干什么?碍事!”这是白冷擎的回答。

  霍轻轻的唇角缓缓扯出一抹笑,可眼角,却滑下了泪。

  她最后还是在医院住了一晚,流产的后的腹疼让她实在是没办法走路,在医院休息了一天之后,她傍晚办理了出院,打车回家。

  可一推开别墅的大门,却看见霍依人那个不速之客,就坐在她客厅的沙发上。

  “姐,你可终于回来了。”

  霍依人姿态曼妙的侧卧在沙发上,一边看着自己新做的指甲,一边颐气指使道:“去给我倒杯水吧,以后,你就要在家好好照顾我了。”

  霍轻轻皱眉看着她:“谁允许你进来的?”

  霍依人坐直了身体:“当然是冷擎哥,她说我膝盖走路不方便,叫我住在你这里,让你照顾我的起居饮食。”

  霍轻轻才刚刚做了流产,自己都照顾不过来,哪里还有精力照顾她?

  不想跟霍依人在这里吵架,免得这个戏精又演戏说自己欺负她,霍轻轻直接转身就走。

  步子才迈出两步,一道修长挺拔的身躯,就出现在了大门前。

  是白冷擎!

  “冷擎哥……”霍依人立即甜甜的开口,“你回来啦。”

  白冷擎对着她点了点头,眸光随即阴冷的落在了霍轻轻身上。

  “既然来了,这个,签字吧。”

  他将手里握着的一份文件,扔在茶几上。

  霍轻轻垂眸看了一眼,加粗的‘离婚协议书’几个字刺得她眼睛发涩。

  抬起眼睛,她直视着白冷擎的眼睛,缓缓开口:“不好意思白冷擎,这个婚,我不离了。”

  想要失去了一切的她退出,然后成全他和霍依人?

  做梦!

  白冷擎瞬间阴冷的盯着她:“你再说一遍?”

  霍轻轻直直的对上的白冷擎满是寒意的眼睛,毫不畏惧,字字清晰:“我说,我不同意离婚。白冷擎,是你不给我留余地,杀了我的孩子,现在霍依人一回来,你就想踢开我跟她在一起?不可能!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好过!这个婚,我永远也不会同意离!”

  白冷擎眼神狠狠一沉,他一步上前,大手直接掐住了霍轻轻纤细的脖颈。

  只要稍微用力,手中这脆弱纤细的脖子,就能直接被掐断。

  “霍轻轻,你别给脸不要脸!离婚协议书,马上给我签字!”他冷声威胁,同时指头用力收紧,给予霍轻轻窒息的压力和痛苦。第5章?妈妈生病了

  只要稍微用力,手中这脆弱纤细的脖子,就能直接被掐断。

  “霍轻轻,你别给脸不要脸!离婚协议书,马上给我签字!”他冷声威胁,同时指头用力收紧,给予霍轻轻窒息的压力和痛苦。

  霍轻轻伸手握住白冷擎的手腕,不挣扎,也不喊叫,只是平静的看着他:“我不会签字,白冷擎,有本事你就直接掐死我,要不然,我死也不签字!”

  这个素来听话乖顺的女人,今天竟然敢违逆他!

  白冷擎心中的怒气,陡然一盛。

  “冷擎哥,你不要伤害我姐姐!”霍依人突然扑了过来,抱住了白冷擎的腰,“姐姐不愿意离婚就算了,我没关系的!”

  霍轻轻转眸看着装模作样的霍依人,面上冷笑。

  这个霍依人,没去当演员,真的是可惜了。

  白冷擎毫不怜惜的一把将霍轻轻扔在地板上。

  居高临下,冷漠无情的开口:“霍轻轻,别你以为这样就能威胁到我,你不离婚,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生不如死!”

  霍轻轻捂住被掐得青紫的脖子,唇边轻轻的漾开了笑。

  生不如死?

  她早就过得生不如死了,白冷擎还能怎么让她继续难受?

  如今的她,可不会傻到再怀一个孩子,然后给白冷擎去打掉!

  “滚出去!”白冷擎将霍依人抱了起来,对着霍轻轻毫不留情的下逐客令。

  霍轻轻扶着墙壁站起身,片刻也不停顿的,转身便走。

  出了别墅,她茫然的看着周围黑漆漆的街道,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能去哪里。

  霍家?

  自从父亲跟母亲离婚,娶了继母之后,霍家就再也不是她的家了。

  母亲现在也重组了家庭,自己突然回去,不知道会不会打扰她的生活。

  可除了母亲那里,她也真的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去了。

  霍轻轻提着手包,打车去了市郊的贫民区。

  到的时候,已经深夜。

  霍轻轻犹豫了一阵,还是敲响了母亲的家门。

  可她敲了好一阵,却一直无人应答,霍轻轻心中黯然,以为母亲是不欢迎她,正要离开,邻居家的门却开了。

  “你找林芳?”好心的邻居询问。

  霍轻轻点头,礼貌笑道:“我是她女儿……”

  邻居叹气说:“那你快去医院吧,你妈生了重病,正在医院治疗呢。”

  霍轻轻大脑一片空白,立即赶去了医院。

  幸好母亲的病发现的早,只要做一个手术,就能挽救生命。

  只是前后的手术费需要二十万,母亲和她贫穷的第二任丈夫,根本拿不出这么多的钱。

  霍轻轻看着母亲憔悴的脸,笑着说道:“妈,你放心,手术费,我会帮你筹到的。”

  从医院出来,霍轻轻用力的抿紧了唇。

  霍家不管她,白冷擎也从未给过她半分钱,连别墅的日常开支,也是靠她支付,所以她的工资每个月都得花光,根本没有存款。

  现在想弄到二十万……

  用离婚去跟白冷擎做交换?

  不,那只会便宜了那个混蛋!

  霍轻轻抬头,眸光落在对面的一家夜间酒吧。

  她就算是去卖,也不会向白冷擎低头。

  他不是一直说她的脏,说她下贱吗?

  现在她就下贱给他看看!

  反正她早就声名狼藉,尊严尽丢,一无所有了。

  临死之前,再拉上白冷擎的颜面做垫背,她不亏!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这一世我无路可逃》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799.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