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手之道》秦朗丁雅韵小说免费阅读全文_小说推荐_感恩在线

感恩

《玄手之道》秦朗丁雅韵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玄手之道》秦朗丁雅韵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被美女壁咚了

  初夏的傍晚,天气炎热,蝉鸣燥人。

  实习医生秦朗刚刚下班,就被盛京怀宁第一医院的院花丁雅韵“壁咚”在了过道里。

  丁雅韵身高足有一米七,素颜如玉,明眸似漆,穿着一身鹅黄色的连衣裙,袅袅娉娉,原本就十分动人。偏偏此刻却用双手拦住了秦朗,两截白藕一样的嫩臂光滑细腻,让他忍不住遐想连篇。

  当然,最让秦朗觉得心跳加速的是,院花的胸还离他那么近,让他一下子就透过连衣裙的现象看到里面胸器的本质,甚至还闻道了她身上若隐若现的芬芳,青春气息十足。

  秦朗忍不住摸了摸鼻梁,咽了咽口水。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开口,丁雅韵就已经抢先说道:“秦朗,那天在酒店,你看也看了,摸也摸了,难道占了便宜之后就想这么算了?”

  秦朗瞬间大汗淋漓,不由自主地向周边看了看,心道:什么叫看也看了,摸也摸了?若是遇到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听到了,岂不是要以为自己是个始乱终弃的臭男人?哥还是正儿八经的纯情处-男好吧!

  作为一朵院花,追求丁雅韵的男人绝对可以从市第一医院排到第三医院去。要是被她的那些追求者们误会自己占了她的便宜之后又始乱终弃,绝对会把他送去解剖室大卸九块——小丁丁要单独剁成一块。

  “丁师姐,咱能不能别把话说的那么暧昧?我只是在你宿醉的时候,好心好意地用我六代单传的按摩推拿术帮你按摩醒酒而已,怎么到了你嘴里,却变成了寡廉鲜耻、十恶不赦的行径了?”

  丁雅韵微嗔道:“按摩难道就不是用手摸吗?”

  呃……

  秦朗无言以对,这尼玛按摩肯定是用要用手摸的,难不成还能用“别的地方”?

  不过,他还是很不服气地道:“丁师姐,当时你的蕾丝内衣包的那么紧,我真的什么也没看到……”

  丁雅韵眼睛里的杀气宛如实质:“你连我里面穿的是蕾丝都看到了,还敢说什么都没看到?”

  卧槽!

  真的是越描越黑了!

  果然,有句俗话说的好,遇到御姐范的美女,最好不要挣扎,因为越挣扎会死的越惨。

  丁雅韵双臂又凑近了几分,将秦朗圈到了墙角,胸器逼人,犹如泰山压顶,压力阵阵,幽香重重。

  秦朗不由得又是一阵眩晕,他感觉要是再这么下去的话,估计鼻血就该冲出来了。

  丁雅韵嘴角翘了翘,抬手给了他一个爆栗:“没想到你这家伙看起来挺斯文的样子,花花肠子还不少,姐姐我还是头一次被男人扒光了按摩,你说怎么负责吧!”

  秦朗瞠目结舌,心道这什么鬼?居然还赖上我了?

  我特么这是应该哭啊?还是应该高兴啊?

  半个月前,他和老同学外出喝酒,遇到酒醉的丁雅韵,当时丁雅韵吐的一身都是,人事不醒,秦朗担心她一个女孩子出事,于是把她送到附近的酒店,照顾她大半夜,帮她处理了身上的呕吐物,还给她敷脸、按摩醒酒……他可以用自己的小丁丁发誓,当时绝对没有占便宜的心思——因为酒醉之后口气真的很臭好吧。

  他没想到自己一番好心,反而让丁雅韵记恨到今天。

  秦朗心中无奈地道:“师姐真要我负责也行,不过我没房没车,身无长物……呃,不对,长物还是有一根的……”

  “臭流氓!”丁雅韵脸颊绯红,冲这他冷笑道:“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哪只手摸了我,就剁掉哪只手,哪只眼睛看了我就挖掉哪只眼……”

  “卧槽!那我岂不是要变成人棍了?”秦朗吓了一跳,“不行,我选第二个!”

  丁雅韵目光锐利:“第二个选择是做我的男朋友,当然,只是假冒的男朋友,负责帮我处理身边那些讨厌的苍蝇。”

  “原来如此!”秦朗终于明白了,敢情这丫头把自己壁咚了半天,就是为了让自己给她赶苍蝇。

  “怎么?莫非你不愿意?”

  秦朗连忙摆出一副正气凛然,当仁不让地道:“当然愿意!能给师姐这样的大美女当男朋友,就算惹出再多的麻烦,我也甘之如饴啊。”

  丁雅韵右手摩挲了一下秦朗刀削般的脸,笑眯眯地道:“那就这么说定了!这个周六是我的生日,晚上六点,在沿江路的希尔顿酒店三楼宴会厅会有一场生日晚宴,记得盛装出席哦。”

  说完之后,伊人转身而去,徒留半缕香风。

  秦朗头大不已,心道这次算是上了这丫头的当了,正当他寻思会不会惹出什么麻烦的时候,麻烦就主动凑上来了。

  一个全身穿着笔挺的阿玛尼、身高连一米六五都不到的矮个青年,从楼梯的拐角处探出头来,见丁雅韵的背影消失之后,才大摇大摆地向秦朗走过来。

  秦朗觉得有些好笑,这货也是丁师姐的追求者之一,医院副院长的儿子陈辉。

  陈辉走到秦朗的面前,一脸高傲地道:“实习生,你的艳福不浅嘛。不过丁雅韵这样的美人也是你能泡的?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的德行。你要是识相的话呢,以后就离她远一点,否则的话,可别怪辉哥我对你不客气。”

  秦朗瞥了他一眼道:“怎么个不客气法?”第2章玉佩、天珠和咬手

  “在这家医院里,只要我爸发句话,你觉得你的实习成绩还能通过最后的考核吗?”陈辉威胁道。“如果你乖乖听话呢,从实习生转正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如果你不听话呢,辉哥我随便找几个人就能让你下半身不能自理……听清楚了,是下半身,不是下半生!”

  秦朗心中鄙视这蠢货,因为就算没有自己,丁师姐也绝对不会看上他这样的货色。不过嘴上却道:“除了让我从实习生转正之外,还有没有别的什么好处?”

  陈辉愣了一下,随即喜笑颜开地道:“不错!你小子挺上道的!既然这样,辉哥我也不介意再多给你一点好处!”

  说着,他抬手从身侧布拉达包里掏出了两叠捆好的红票子,砸了过去。“拿去花吧,辉哥赏你的!不过,你记得要离丁雅韵远一点,知道了吗?”

  秦朗哑然失笑,他可不是什么迂腐的笨蛋,更不会为了面子就把钱反过去砸到陈辉的脑袋上去。

  这两万块钱拿去花掉就等于帮这货做善事了!

  正好丁雅韵邀请自己参加生日宴会,就算是个假男朋友,好歹得帮假女朋友置办个生日礼物吧?

  他只是一个实习医生,一个月几千块只够房租和吃饭,拿什么去买礼物?

  至于离丁雅韵远一点……这根本不算什么,反正自己从来也没对这御姐有什么企图,御姐有时候和女流氓也没什么区别,谁愿和她亲近了?

  于是他坦然一笑,“没问题,以后我一定离丁雅韵远一点。”

  出了医院,秦朗在路边的敏子烧烤屋点了些翅膀、肉串,又喝了几瓶冰啤酒,总共只花了不到两百块,但是在这样的炎炎夏夜,简直太爽了。

  其实如果今天不是有陈辉这货白送他两万的话,他是舍不得花这两百块钱的。

  因为他还有一个妹妹刚刚考上大学没多久,全靠他这个哥哥供给学费和生活费,所以平日里他都是啃馒头过日子的。

  钱真的是个好东西啊!

  酒饱饭足的秦朗走在过街天桥上,看着从脚下迸流而过得车海,接着酒意大吼道:“我要做个有钱人……”

  冷不丁身后有人喊,“小伙子,你做白日梦无所谓,但不能挡着我做生意啊?”

  秦朗吓了一跳,他记得刚才旁边好像没人的,要不然他也不至于当着人大声吼了。他连忙回头一看,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多了一个少数民族装扮的老头子。

  这老头身穿麻布长袍,头上扎了块白头巾,相貌清癯,双目炯炯有神,长得好像小时候看的动画片里面的阿凡提,不过却缺了条左臂。

  他蹲坐在桥边,身前摆了一块一米长的白布,上面放满了各种石头、首饰。

  秦朗有点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喝醉了,有点眼花,所以才没有看到人。

  他随口问道:“阿凡提大爷,您这石头怎么卖?”

  “什么石头?年轻人,这是正宗的和田玉籽料,至于价格嘛,嗯,这个是需要看缘分滴。”老头看起来莫测高深,颇有当神棍潜质,“还有,我不是阿凡提,我是阿卜杜拉?穆塔利卜?秦善,是一个阿拉伯人。”

  心道价格看缘分这还是第一次听说,秦朗被他的话给逗乐了,于是他指着一块两寸大小的白玉雕佛问道:“阿卜杜拉……什么善,算了,还是叫你阿凡提大爷吧。阿凡提大爷,咱俩也挺有缘分的,你这个石佛怎么卖?给个实价。”

  老头依然面无表情,伸出两个手指。

  “两千?大爷,这可太贵了?”

  “小伙子,你想多了,这尊佛,一口价两万。”老人伸手指点道,“你可以去玉器店里转一转嘛,我这么好的玉,这样的雕工,在店铺里面卖绝对不止这个价……”

  秦朗拿起佛牌,仔细端详,真是细腻可人,光润洁白,即便不懂玉的人,也能看出不是凡物。

  街角的那几家玉器店,同样的玉至少也得十几万。

  秦朗翻开衣兜示意:“阿凡提大爷,你这东西是好东西,可我身上真没带这么多钱,谁也不可能平白无故带着两万块现金搁在身上啊?您说对不对?”

  阿凡提大爷深深的看了秦朗一眼:“小伙子,我看你也的确是一个有缘人,既然你没有两万块钱,那就一万九千八卖给你,另外我再搭你一件。”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只奇怪的牙齿状的石头珠子,黑色的材质上面纹有白色的眼睛。

  秦朗傻眼了。

  他口袋里除了结账花了二百,还剩下一万九千八,这事只有自己知道,老人却一口价要的如此之准,绝对不是普通人。尤其是老人后面拿出来的那个物件,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上面的眼睛是在盯着自己,隐隐约约让他一种仿佛很熟悉的感觉。

  有人花钱买运气,有人花钱买机遇,就怕有钱什么也买不到。

  他索性将剩下的钱一股脑掏出来,全都给了老头:“难得有缘,就听大爷的,一万九千八。”

  老头拿到钱,满脸皱纹终于来了个菊花开:“既然有缘,那我阿卜杜拉?穆塔利卜?秦善就再免费为你介绍一下,这个看起来好像牙齿的珠子可不简单,它是一颗天珠,九眼天珠。”

  九眼天珠?什么鬼?搞的这么神神秘秘的?

  秦朗正胡思乱想之际,忽然听到远方有人大喊:“城管来了,大家快收衣服啊!”

  阿拉伯老头虽然只有一只手,可动作十分麻利,只见他一挥一卷,白布已经打好了包袱,他背起包袱,揣上钞票,对秦朗挥手道:“我走了!”

  眼看着老头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融入人群,秦朗目瞪口呆,耳边远远传来老人的声音:“记得那是天珠,九眼天珠……”

  真是回声嘹亮啊!

  几名城管急速的迈着小步追上天桥,其中一个制服肥胖男一边大口喘气,一边双手掐腰喊道:“最近有个假冒的阿拉伯老头在这儿卖假玉,如果有受骗群众,一定要及时报警。”

  卧槽!这回多半是上当了!

  秦朗无语,正要和警察说话,忽然感觉手上剧痛,他低头看时,那九眼天珠上面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长出了一只尖锐的针刺,扎进了他的手掌。第3章传说中的透视眼

  秦朗连连甩手,想要将这个怪异的天珠甩掉。

  可是,那东西却“刷”的一下钻进了他的手臂,他抬起手发现并无血迹,也没有出血孔,一切倒好像是一个幻觉。

  突然,秦朗觉得一阵头晕,双眼发黑,胸口剧痛,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他胸口彻底扎根了,他忍不住“噗”的一口血,喷泉一般溅了出去,紧接着晕了过去。

  此刻,在极远的一处高楼天台顶上,阿拉伯老头阿卜杜拉一边望着秦朗,一边低声嘱念道:“秦天老怪,老夫按你的要求已经把东西送到了。只不过并未如你所愿交到你的天才血裔手上,谁你他妈暗算老子的?哈哈哈……老子偏偏不如你愿,老子把东西交给了你的一个远房支系最没有天赋的俗人手上。不管怎么样,老子也算是完成了对你的承诺,大不了以后老子躲你远远的?难道你还能来咬我不成?哈哈哈……”

  突然,虚空之中一股黑气从阿卜杜拉的包袱中爬了出来,凝成一张巨口,向老头的屁股咬去。

  阿卜杜拉正在得意之中,忽然屁股剧痛,他吓了一跳,发出一声惊叫,“妈的!你还有没有一点素质,居然真的隔了亿万星空催动虚空蛊来咬我的屁股?”

  说完之后,他就以肉眼难辨的速度遁入虚空之中,消失不见。

  昏昏沉沉之中,秦朗感觉眼睛发酸发涨,一个劲儿的冒热气。然后就是一阵冰凉的舒爽,从心脏出发,沿着血脉一路从上到下,循环往复,那真是晶晶亮透心凉,从头到脚哪都舒服。

  等他从迷糊中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天桥下的小诊所。

  估计是哪位好心人见他晕倒,把他扶到这里来了。

  就在这时候,他抬起了头,发现一片黑云压顶,黑云里面还有白云,白云里面还有一只hellokitty在冲自己招手?

  什么鬼?

  秦朗定了定神,居然看到一个白花花的大屁股迎面而来,隐然有屁意无限,随时都有可能崩出一个屁来。

  尼玛!这是打算用屁来熏自己吗?

  危急时刻,秦朗不慌不忙,抬起左手比了个手枪造型,食指正正的顶到了菊花正中,

  顿时,他耳边传来一声惨叫:“我擦,朗哥你又耍我?”

  秦朗挣扎起身,原地跳了两步,发现轻松无比,问他的老同学、好兄弟,外号“大头”的王伟民同学,此刻正委屈的撅着屁股,一副洞房花烛夜被爆了菊花的凄惨模样。

  “大头,你怎么会在这儿?你搞什么鬼?”

  王伟民眼神幽怨地道:“诊所的人用你的手机给我打电话了,说是我的名字在你最近通话序列中排第一,非要把我叫过来!我来了之后,医生说你各项指标都没啥问题,就是睡的比较死!所以,我准备给你来一招‘无敌醒神屁’,没想到关键时刻被你顶到残废……”

  “草!”秦朗一阵恶心,臭骂道:“你大爷……幸亏老子醒的快,不然不得被你的hellokitty捂死?”

  王伟民一脸不好意思地道:“你妹的!朗哥你居然偷窥我的内裤,要不要这么重口味啊?”

  “内裤?”秦朗猛然醒悟,对啊,为什么自己会看到“大头”的内裤?

  “走吧,朗哥,手续已经办好了,你可以滚回家睡觉了!”

  两人从小诊所出来,秦朗看到天桥另一端走来的一位大学生美女,1米65的身高,清纯靓丽,洁白的连衣裙,遮不住青春的活力,黑丝长筒袜掩不住粉嫩鲜活的底色。

  秦朗的目光不禁意的撇过她的胸口,嗯,胸口的蕾丝罩有些老旧了,不过天球饱满,雪腻宜人,蹦跳起来真是很可爱……

  卧槽!等等,为什么我能看到美女的的蕾丝罩?

  秦朗目光如电,一路往下,发现这位大学生美女穿了一条黑色丁字裤——重要的是她的臀部竟然在滴血。

  “这妞莫非是生理期?”

  秦朗按捺住心中的疑惑,对着美女轻轻挥了挥手,不料却得到了美女不屑的白眼球。

  秦朗见状,只好压低了声音道:“美女,你下面在滴血,还是早点包扎一下比较好,不然被更多人看到可就尴尬了……”

  美女被他搭讪,本不欲理睬,可是似乎忽有所感,一低头果然发现黑丝袜上端隐约有色彩流出。

  美女不由得一阵惊慌,羞涩不已,打开小挎包拿出姨妈巾,四处寻找wc救急。

  秦朗指着天桥下方的一家肯德基道:“那里有卫生间。”

  美女颊飞红晕,蚊子一般小声道谢,飞一般离开。

  秦朗看着美女玲珑凹凸的背影渐渐走远,已经确信自己可以透过衣服看到里面的无限风光,他深吸了一口气,对王伟民道:“大头,哥好像要转运了。”

  王伟民莫名其妙地道:“你要转什么运?”

  “可能是桃花运吧!”秦朗笑嘻嘻的道。

  过了一会儿,换好了姨妈巾的美女回来了,她嫣然一笑,自我介绍道:“我叫陶慧涵,盛京大学大二学生。”

  秦朗伸出手轻轻握住美女的柔荑玉手,自我介绍道:“秦朗,我哥们王伟民,外号大头。”

  王伟民也赶紧伸出手去,想要一亲芳泽,却被陶慧涵躲开了。

  “为表谢意,请你吃夜宵怎么样?”

  秦朗有些不好意思地道:“让美女请夜宵,说出去的话我会被人喷死的!”

  “没关系!毕竟你让我避免了一个尴尬的夜晚!”

  陶慧涵性格开朗,直率,并不忸怩。

  她拿出手机,拨打号码,片刻后,又有一个卡哇伊的美少女走了过来。这美少女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年纪,染了一头墨绿色的头发,脸蛋儿略有婴儿肥,却胜在可爱。

  大头赶紧拉住秦朗的衣袖,轻声提醒道:“朗哥,这个是我的,你可不能多吃多占啊!”

  陶慧涵似乎并没有注意两个人的小动作,开口介绍道:“这是我的好姐妹,超级天才美少女吕沫薇。”

  大头屁颠屁颠的迎上前去,拉住美少女的粉嫩小手,自我介绍道:“美女你好,我是王伟民。”

  天才少女明显神经比较大条,居然不介意被大头拉手,迷迷糊糊的问道:“陶子,这两个人是谁?莫非是你男朋友吗?”

  陶慧涵白了她一眼道:“我的姑奶奶,你不愧是情商为零的天才美少女,我可能有两个男朋友吗?还一起约会?”

  吕沫薇摸了摸后脑勺,迷糊的说道,“不可以吗?”

  陶慧涵无语,一副被她打败了的样子。

  王伟民同学英雄出马,为吕沫薇解围道:“怎么不可能,桃子妹妹这种美女,别说两个男朋友,十个八个都有可能。”

  吕沫薇冲大头微微一笑,大有英雄所见略同,惺惺相惜的感觉,

  秦朗挥手拦住一辆出租车,招呼三人上车,直奔烧烤屋而去。

  四人在敏子烧烤屋一通吃喝海聊,两个大学生和两个应届毕业生竟然聊的十分默契,互留联系方式后,秦朗打车送二位美女离开,约好再聚。第4章梦承神受

  月上中天,已近子夜。

  秦朗和大头一路返回医院宿舍。

  “秦朗,咱们刚才是不是真的和美少女一起吃饭聊天了?不会是做梦吧?”大头求虐,“要不你打我一下。”

  秦朗挥手一凿,大头抱头惨叫,“哎呦,我擦,你怎么这么使劲?”

  他按摩着额头上的青肿,喃喃自语道:“原来一切是真的,朗哥,这一夜太特么爽了,以后兄弟就跟着你混了。”

  秦朗无语道:“别闹,早点睡觉。”

  “得嘞。”大头也不洗漱,翻身上床。

  秦朗仿佛陷入了一场黄粱梦中,度过了一世又一世,每次轮回都是一类身份,或是医生、或是道士、或是江湖郎中。

  这一夜之中,坑蒙拐骗的道道儿学了不少,医术药方似乎也突飞猛进,甚至有一世还曾经炼出过异种金丹?可惜后来被天雷劈杀。

  天雷殛体啊!

  秦朗一阵哆嗦,从床上掉到了地上,幸亏此刻并非学生宿舍那种上下铺。

  秦朗猛地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回响着昨晚的透视异能,和这一夜的几世轮回,不禁愣愣的有些出神。

  大头哈哈大笑:“朗哥,人家都是春梦了无痕,朗哥你怎么好像春梦被雷劈,是不是销魂的要死要活啊?”

  秦朗瞪了他一眼,忽然道:“大头,你最近是不是腰酸腿软,四肢乏力,白天上班精神不振,夜尿多?”

  大头早已习惯秦朗闹妖,此刻自然不会上当,扭头面朝墙壁道:“别闹了你,又开始忽悠我!”

  见他不上当,秦朗继续发大招,说道,“哼哼,王伟民同学,你最近经常遗精盗汗,睡不安寝,总有美女入梦盗取元阳,再不治疗,嘿嘿嘿”

  “咦,朗哥,你怎么知道我睡不安寝,总有美女入梦?”大头此刻真的有点慌了,朗哥能猜内裤,还能看穿别人的梦吗?

  秦朗看了看大头床底下堆叠如山的卫生纸,暗笑道:你小子几天用去了一包卫生纸,若是晚上没有美女入梦才怪。

  不过,他表面上并不露相,皱着眉头严肃的说:“你这是康斯坦丁纯思多动症,时间长了不治疗恐怕会损寿啊!”

  大头长大了嘴巴,一副看上帝的样子,说道“朗哥,咱俩是同校校友,都学的西医,我怎么没听说过这种病呢?”

  大头一副我读书少,你可不要骗我的可怜样子。

  秦朗心说:你丫白天思春晚上多动,早晚精尽人亡。可不就是坑死坦丁春思多动吗?

  “我骗你有什么用?骗财还是骗色?”

  大头一想极是。

  “你这个病啊,用中国老话说就是招了狐狸精了,阴魂附体盗取元阳!”

  大头惊恐万分:“这么恐怖?要怎么破?”

  “你去给我找一包银针,我帮你治治看。”秦朗趺坐床边,闭目养息,莫测高深。

  大头听他说的严重,套了件裤衩子,一路跑去别的宿舍借专业针灸用的银针去了,医院别的都缺,就是不缺医疗器械。

  秦朗趁机回忆昨夜遗梦,似乎曾经得高人传授了一部黄帝内经真解,共分几部分内容,其中灵枢一篇专讲针灸,素问一篇专讲经络穴位以及炼神双修之术,此刻这些内容历历在目。

  恰巧胖子最近梦遗肾虚,自己正好以梦里学到的针灸术为他调理一番,如果效果显著的话,恐怕那篇三昧真火术也是真的。

  三昧真火来自于一篇《乾离真火诀》,三昧包括上中下,君臣民三火;另有玄妙称之为心火肾火和膀胱火,此火产生于人体内部,妙用非凡,非凡水所能熄灭。

  《乾离真火诀》通篇古文,幸好这梦传神受得到的便是文中神意,否则秦朗绝对看不懂半个字。

  《乾离真火诀》先是讲述如何激活修炼体内的三昧真火,炼精化气,锻体炼骨,后面更有如何搜集后天凡火,将其融入先天真火,提升火焰威力的方法。

  秦朗闭目凝思,按照《乾离真火诀》中的寻火法感应自己体内的火力,赫然发现自己的上丹田竟然有一团异种能量充斥其中,反观中丹田亦有一团异种能量充斥运行,只有下丹田空空如也。

  秦朗若有所思,上丹田为神府,是心火凝结之地,主管思想梦境,昨夜怪梦,恐怕就与此有关。

  中丹田为檀中,是肾火凝结之地,主管身体内脏肺腑,昨天得到的两件宝物恐怕就是化入了上中两处丹田之中。

  翻开枕头,发现果然如此,除了现金之外,昨天购得的玉佩和天珠一样,也已经不见了踪迹。

  很快,大头这个夯货兴冲冲的拿着一个针囊跑了回来:“朗哥,针灸可是个技术活,从没见你学过,你真的行吗?”

  秦朗一巴掌打在他的后脑勺,骂道:“你才不行!男人哪有承认自己不行的!再废话,小心老子废了你。”

  大头这才乖乖的爬好。

  秦朗略微思索,大头的肾虚明显属于春梦加自摸过度,应该以脾肾双补,温阳固涩为主,因此正面选择了关元、气海和神阙三个穴位。

  行针过程中,秦朗尝试调动自己上丹田的异种能量,发现只有细若游丝的能量可以被意念引导控制,遂将其加持在银针之上,辅以灸法。

  大头果然淫贱的连呼几声:“朗哥刺的我好烫,好爽……”

  见针灸治疗有效,秦朗放下心来。

  大头起身感觉浑身舒爽,腰酸背痛消失一空,只觉精力充沛,精神焕发,倒好似吃了灵丹妙药一般。

  他一边扭腰摆臂,一边踢腿纵跳,不由得慨叹:“朗哥,你啥时候学的这本事?真是神了。”

  见他体内阴阳调和,神气百倍,秦朗也是十分开心,更加坚定了探秘梦传神授功法的信心。第5章生日宴上狭路相逢

  白天医院的实习任务结束,秦朗就打车直达市中心的希尔顿大厦。

  希尔顿三楼的宴会厅,此时已经嘉宾齐至。

  丁雅韵的父亲丁冠忠是本地卫生局长,此次为女儿庆生,虽然是家宴,但是也颇有一些好友、权贵、富二代参加,何况他也有心介绍一些年轻才俊给女儿认识。

  丁雅韵很难得的穿了一身公主服,洁白的蕾丝裙映衬着她姣好的脸孔,越发美丽迷人。

  她远远的看到秦朗神采奕奕、身形挺拔地走来,不禁十分满意,远远的挥手致意。

  等到秦朗走过去之后,丁雅韵挽着秦朗的手臂,低声警告道:“小秦子,晚上要好好表现哦,说不定姐姐给你个一亲香泽的机会。”

  秦朗尴尬点头回应。

  众人看着丁雅韵挽着帅气的秦朗走来,无不好奇其身份,纷纷瞩目凝视。

  这一幕,很快就被陈辉看到了。

  陈辉瞬间气的菊花都快要爆炸了:好你个臭实习生,居然给我老子来当面一套背面一套?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他正要去拦住秦朗,不料却被丁雅韵伸手直接拨拉到了一边,脸色更是黑的没人样了。

  丁雅韵带着秦朗来到她父亲丁冠忠的面前,介绍道:“爸爸,这就是我的男朋友秦朗。”

  丁冠忠国字脸,大背头,脸色灰暗,却不怒自威。

  “伯父您好,初次见面,请多指教。”秦朗伸出手去,然而却被丁冠忠无视了。

  “小雅,过来见过陈中全伯伯?”

  丁雅韵见父亲无视秦朗,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也不并不回应父亲,挽着秦朗手臂站在一边,气氛忽然尴尬起来。

  陈辉方才被拂到了一边,心中怒火隐隐,他父亲陈中全是怀宁区第一医院的副院长,本待自己攀上卫生局局长丁家的门槛,能再高升一步,可此刻看来,似乎被秦朗抢先半步。

  陈辉眼看着丁冠忠似乎并不待见秦朗,顿时心花怒放,忍不住蹦出来质问道:“秦朗,你这个言而无信的小人,你忘记答应过我什么吗?”

  “我受丁师姐青睐,邀请我务必前来蹭饭,我实在不好意思拒绝!”秦朗淡定地道。他可不怕陈辉拿钱贿赂自己不要接近丁雅韵的事情曝光,因为那样的话,丢脸的只会是陈辉自己!

  不料他这话却惹恼了丁雅韵,于是,丁雅韵在他腋下狠狠的捏了一把。

  剧痛之下,他只好转变口风,说道:“雅韵爱慕我多年,如今我们终于走到一起。陈辉,希望你能够成人之美。”

  丁雅韵心中羞窘不已,心说:臭小子你还真是恬不知耻,谁爱慕你多年,还走到一起?回头我再好好收拾你!

  必过,毕竟是她要求秦朗过来冒充男朋友,此时只好配合着做出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

  陈辉脸色难看,一字一顿的威胁道:“秦朗,凭你个下九流身份,有什么资格追求小雅。我和你说明白,如果你执意如此,将来可不要后悔。”

  听到陈辉以权势威胁,此事想必是不能善了。但是,秦朗却感到一身轻松,他如今有异能在身,天下之大,哪里去不得,根本不用吊死在第一医院这个树上。

  他不禁微笑道:“陈辉,你这话就说的不对了,我没资格追求她,难道你就有吗?就你这一米六都不到的身高,如果雅韵插到你这摊牛粪上,那才真叫可惜呢。”

  陈辉看着秦朗和丁雅韵站在一起,郎才女貌,身高搭配正好,而自己即便穿上高跟鞋,大概也是刚刚到丁雅韵的肩膀。一时间,陈辉面如死灰,仿佛遭受到一万点暴击的伤害。

  这时候,第一医院的陈中全副院长忽然开口问道:“小辉,这人是谁?怎么如此不懂礼貌?”

  陈辉有些黯然说道:“是咱们医院新来的实习医生秦朗!”

  陈中全微微皱眉,暗骂儿子没出息,居然被人几句话就骂得毫无斗志。他语气里隐隐威胁,开口道:“秦朗?没听说过,我的医院可不要这么没有素质的人!”

  这是明摆着威胁秦朗,说第一医院不会让他这个实习生转正了。

  秦朗眯起眼睛,正要质问他是不是打算以权谋私,以势压人。

  为人出事十分老道的丁冠忠城府很深,他一看众人闹僵,立即插嘴道:“今天为小女庆祝生日,来者是客,希望大家能够快快乐乐的,所以,咱们谁都不许提其他的事情。”

  宾客到齐,在他的指挥下,服务生推出了一个三层大蛋糕,丁雅韵吹蜡烛许愿,又亲自操刀切成小块,众人凭口味选取。

  吃过蛋糕,众人这才纷纷献礼,陈辉得父亲支持,恢复了几分元气,此刻又有些固态萌发,

  他横了秦朗一眼,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盒,打开之后,竟然是一对彩色钻石的耳坠,灯光之下熠熠生辉。

  “哇!”众人一阵惊叹,纷纷猜测这漂亮的耳坠价格不菲。

  陈辉得意洋洋的开口道:“南非彩钻,顶级切割,大师设计,价值超过20万美元。”

  众人又是一阵赞叹。

  “不知道某些穷小子会送什么礼物?”陈辉再次看向秦朗,挑衅道。

  秦朗落落大方,拿出自己购买的玉佛,在丁雅韵羞涩之中,帮其挂到了脖子上。

  “我可没有那么昂贵的礼物,只能买这么一个玉佛。不过,我建议小雅不要收受这么贵重的礼物,那可是20万美元,也不知道某人的父亲要赚几年啊?”

  陈辉气急败坏地反驳道:“这是我用自己的钱买的!”

  “自己的钱?陈医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也是刚毕业没多久吧?请问以你的工资,即便每个月都昧着良心收取病患一万块的红包,这对耳坠大概需要你赚多少年?”秦朗暗暗设套。

  “你管得着吗?富人的世界不是你们这种穷鬼可以想象的!”

  陈辉果然上道,配合的天衣无缝。

  丁雅韵忽然拿起耳坠放入盒子里,递给陈辉道:“你这种富人,我可高攀不起,我丁家家风严谨,也绝不会同意我和你这种富家公子交往。”

  说罢,转身抱住秦朗的脖子,轻轻在他额头献吻道:“darling,谢谢你的生日礼物,我很喜欢。”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玄手之道》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791.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