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夜市名媛》苏钥白祁邵谒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夜市名媛》苏钥白祁邵谒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 她睡了一个美男

  黑暗中,嗅觉和听觉往往会更加灵敏,昏暗包厢内浓重的酒气和酒瓶碰撞的声音便越发显得清晰了。

  苏玥白身子发软几乎就要站不住,仍是摸索着去开门,身后却有急促粗重的呼吸声逼近,一只灼热的大掌猛然握住她纤细的腰身,那是一只男人的手,宽厚而有力,此时却将她紧紧禁锢住,带到了床上。

  带着酒香气的吐息就喷薄在她的脸颊、脖颈处,只是呼吸交错间,苏玥白就觉得自己好像要醉了,男人的身子压了上来,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脸,只是隐约从那禁锢住自己的双手也能感觉到强势的气息。

  那贴上来的身体滚烫,甚至是有些异常,苏玥白来不及多想就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衣服被男人撕破了,肌肤之间直接接触,那灼热的温度激得她浑身一颤。

  男人的吻细细密密的落了下来,显得有些急切,苏玥白张了张嘴想要呼救,却被男人的唇重重堵上。

  有撕裂般的剧痛传来,苏玥白吃痛狠狠咬住身上作乱的男人,却好像反而刺激了对方,引来一次又一次更加凶狠的掠夺……

  不知过了多久,隐约有声音响起,苏玥白集中精神听着,那断续的词语逐渐变成了整句。

  “祁先生,有警察出警是否意味着您和这位小姐发生关系属于强迫行为呢?”

  “请您解释一下和这位小姐的关系,祁先生!”

  “……”

  嘈杂尖锐的声音不绝传入耳里,苏玥白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就是一阵闪光灯的洗礼,刺眼的灯光使得她根本不能完全睁开眼睛,只能眯着眼强迫自己去适应。

  面前是簇簇拥拥的一群人,将门口挤得满满当当,最前面的两人表情严肃,穿着警察制服,后面的人则是扛着摄像机和录音笔等设备,一脸的兴奋,像极了嗅到血腥气的蚊蝇。

  苏玥白皱了皱眉,警察却是已经出示证件,道:“祁邵谒,我们接到举报你蓄意强奸的报警电话,你需要和我们去一趟警局接受调查。”

  祁邵谒?强奸?

  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她顺着警察的视线猛地侧过头去,正对上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透过眼表薄薄的水层,那眸子里的彻骨寒意仍是清晰的传了过来,让她瞬间如坠冰窟。

  联想到之前听到的那些话,她瞬间明白了现在是什么情况,嘴角勾起一个冷笑,眼睛却涩涩的发痛。

  注意到她的动静,警察这才看见另一当事人也醒过来了,急忙说道,“小姐,你是受害者,也需要和我们回警局协助调查。”

  听到这话,苏玥白回过神来,却是紧了紧胸前的被子,不解道:“抱歉,我不太明白你们的意思,难道说和自己的男朋友在外睡一夜这种事情,也会构成犯罪吗?”

  她声音清亮悦耳,不似作假,男人的视线不由得又重新落到了她的身上,英挺的眉头却是蹙起,不明白她这是又演得哪出戏。

  “男……男朋友?”发问的警察听了这话,也是搞不清现在的状态,毕竟他们确确实实接到了报警电话。

  她这话一出,后面那些早就迫不及待的记者急忙冲上前,将话筒、摄像机对准了他们,“这位小姐,你和祁先生确实是男女朋友吗?”

  “祁先生,这不是一夜情而是名正言顺的女朋友吗?那么对于宁小姐您是何态度?”

  “请问……”

  记者还要发问,却在接触到祁邵谒的眼神时瞬间熄了音,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似是蕴着风暴,随时会将人卷进去,撕扯个粉身碎骨。

  “你们所属哪家媒体?”他语调平静,却是听得在场的人心中一凛,不敢再出声。

  这是谁?

  是祁邵谒!祁氏集团的总裁!

  得罪了他只怕不仅他们要丢工作,公司能不能继续经营都是问题!在场的都是人精,知道再呆下去讨不到好果子吃,纷纷做鸟兽装散去,只短短不到十秒钟,房间内便只剩他们二人。

  门被识趣地带上,包厢内一片静谧,祁邵谒这才懒懒侧过身看向苏玥白。

  因着有混血血统,他的眸色不是一般亚洲人惯有的棕色或黑色,而是略显浅淡呈灰色,看人时有股漫不经心的感觉,周身强势压迫的气势却不容忽视。

  苏玥白下意识握紧了手里的被子,对方却已是掀了被子站起身来。

  男人原本隐在被子下的劲瘦体魄因为这一动作完全暴露在苏玥白眼前,不同于单纯健美所构建的结实肌肉,他身上的每一处更像是经过巧匠精密测量之后才细细雕琢出来,完美的如同艺术品。

  已经到嘴边的话又被吞了下去,苏玥白慌乱地低下头,方才的冷静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差点都要忘记他们两人现在是“赤裸相呈”的状态了!

  取了一旁的外衣随意披上,祁邵谒走向包厢内侧的沙发,坐下,一双长腿随意交叠。

  看着苏玥白无意间露出的小半个肩膀,他眸色沉了沉,那洁白莹透的肌肤上布满了斑驳的痕迹,提醒着自己昨晚的放纵。

  他一向不喜女色,却没想到放松之际,竟是一时大意着了道!

  今天这件事情很明显就是单纯针对于他,毕竟媒体和警察来得时间太过巧合,原本他以为这女人是背后主谋派来的人,但现在看来似乎没有这么简单。

  想到这里,祁邵谒眉头微蹙可见不悦,沉声问道:“你的目的是什么?”第2章 你的目的是什么

  苏玥白原本还低着头,听到这话不由得苦笑了下,觉得真是荒谬极了!

  原因无他,只因这男人是她男……或者说是前男友祁邵泽的大哥,对方不认识她也很正常,因为祁邵泽从未正式将自己介绍给他的家人。

  她清了清嗓子,边回忆昨晚的所听所见边说道:“我叫苏玥白……”

  昨晚她之所以会来这间酒吧是因为收到祁邵泽的一条短信,说是为了纪念交往三周年,特别准备了一个惊喜,可来到祁邵泽所说的那个包厢后,却是只有惊没有喜,包厢内是男女淫靡忘我的声音,肆意交谈着如何给祁邵谒安上一个强奸罪的名头。

  当甜腻的娇吟和低吼声响起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想要破门而入,只是还没来得及动就被人从身后抓住,接着就被喷了满脸的刺鼻液体,迷迷糊糊带到了另一个包厢。

  那人估计是祁邵泽或者庄汀柔派来的,却和她错过了些时间,不过也因此她才能听见那些话,不至于被蒙到鼓里。

  说到这里,苏玥白扯了扯嘴角,看向男人,“这件事你我二人都是受害者,也是我识人不清,所以我没什么可埋怨的。”

  起因经过结果都对得上,若一切真如眼前女人所说的那样,倒是需要对她刮目相看了,毕竟在遭遇了这些事情之后,还能如此冷静镇定的分析现状,可不是随随便便一个女人就能做到的,看来祁邵泽别的不行,眼光却还不错。

  沉吟片刻,祁邵谒从外衣里掏出手机,拨通后低声吩咐了几句,便随手放到了一旁。

  看着那骨节分明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着桌子,苏玥白面上虽是很冷静,实则却很有些忐忑,毕竟她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自己说的是事实。

  一个自己完全不认识的人和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大多数人都会选择相信后者。

  她突然想起酒吧走廊好像有一个摄像头,刚要开口,门就被重重推开,发出巨大的声响。

  身材妖娆的女人踩着高跟鞋走了进来,一脸得意又鄙夷的指着床上的苏玥白,对着外面说道:“我早就说过苏玥白一直在外面和别的男人乱搞,你还不信,现在事实就摆在眼前了,你还觉得她清纯干净吗?”

  看着门口的女人,苏玥白便能想起昨晚看到那不堪的画面,她怎么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自己的好闺蜜庄汀柔和祁邵泽一起策划了这一切!

  随着话音落下,又走进一位面容英俊的男人,他满脸尽是嫌恶和悲痛,“苏玥白,亏我一直那么相信你,没想到你却背叛了我!我还以为你是真的单纯,什么都不懂才不让我碰,结果是我看错了人,你根本就是个荡妇!”

  颠倒是非、倒打一耙的功力真是世界级!

  苏玥白视线扫过洋洋得意的庄汀柔又重新回到祁绍泽身上,冷笑道:“祁邵泽,昨天晚上我在你和庄汀柔的包厢外呆过几分钟,知道吗?”

  祁邵泽听了这句话顿时脸色大变,苏玥白的话却还没有说完,“你如果嫌我家穷,想要和我分手另找他人,大可以直说,我绝对不会缠着你。但你却故意把我送到别的男人床上之后,再来个捉奸在床,难道是有什么别的目的吗?”

  “你胡说什么呢!?”

  有些人往往刻意提高音量并非真是大义在手,而是借以掩饰心虚,祁邵泽便是这类人,他不敢再看苏玥白,慌忙地移开视线,却瞬间僵在原地,甚至连后背都仿佛起了一层白毛汗。

  刚才他和庄汀柔因为是在包厢门口,所以并没有看见里面还有其他人。

  可那让他自小便一直恐惧到大的浅灰色眸子,分明就是他那同父异母的大哥祁邵谒所有!

  “大、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原本应该被带去警局的人竟然出现在这里,祁邵泽瞬间方寸大乱,想到刚才苏玥白说的话,他太阳穴突突直跳,难不成祁邵谒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事情?

  不不不,就算如此,在那么多记者和警察面前,这种情况他也难逃其咎!

  祁邵泽心下稍安,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做出一副吃惊又痛心的表情,愤声道:“原来是你一直和这贱人……”

  “滚出去。”

  他话还未说完,祁邵谒已是冷声道。

  男人眉眼凌厉,显露出长期处于上位者的强势霸道,他薄唇轻启,与其说是谈话更像是单方面的命令,却仿佛原就该如此,“我只给你三秒钟。”

  祁邵泽原本就心虚理亏,听到这话,稍微顿了一顿,便拉着自听到祁邵谒声音就一直处于慌乱中的庄汀柔,急忙离开了包厢,反正继续待在这里也是半点用处都没有。

  包厢内重新恢复了安静,苏玥白倒也很想赶紧离开这里,只是昨晚她穿在身上的衣服现在是“死无全尸”,散落了一地。

  她忽然又想起了昨晚那场翻云覆雨……

  女人小巧可爱的耳朵泛上了粉色,祁邵谒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也像是想到了什么,难得起了逗弄的心思,眉尾轻挑,站起身来。

  旁人单穿只会显得狼狈的外衣,在他身上偏偏显现出一股雅痞的风格,显得不羁又强势,他长腿三步并两步,在苏玥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是单膝半跪在了床上,双臂支在她身侧,“现在,该谈谈我们的事情了……女朋友。”第3章 乐意奉陪

  祁邵谒最后三个字咬字很轻,听得苏玥白耳朵有些发痒,她余光扫到侧壁上的镜子,不自在地向后稍微移了移。

  因着男人的动作,他们两个现在的姿势就好像是一对耳鬓摩斯的亲密爱人一般。

  不同于祁邵泽那种挥霍无度的富家公子做派,祁邵谒不到三十岁便已将祁氏集团做到了全球知名,其动辄影响巨大,他是祁氏的总裁,是A市百年家族祁家的未来掌舵人,也是众多名媛女士梦寐以求的结婚人选。

  虽然自己是在情急之下才会那么说,但是谁知道他会怎么想,毕竟她只是一个无名小卒,刚才那话很容易会被认为是贪慕对方的钱财。

  看出她的忐忑,祁邵谒不再逼近,而是就着这个姿势坐到了床上。

  从苏玥白的角度,正好可以看见那刀刻般的侧脸线条,仿佛独独受尽上帝恩惠的宠儿般得天独厚。

  距离拉远,她却仍旧没有放松,清了清嗓子问道:“谈什么?”

  女人严阵以待的模样像只时刻保持戒备的猫儿,祁邵谒勾了勾嘴角,一字一句道:“谈你……喜欢怎样的订婚请柬。”

  男人的声音低沉还带着磁性,该是很悦耳,可那内容却是让苏玥白瞬间浑身僵硬,大脑一片空白。

  “订婚请柬?”她张了张嘴,好半天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之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尽是不可思议,“你是说,你和我的订婚请柬!?这可一点都不好笑。”

  “我向来不开玩笑。”祁邵谒声音是与表情一般的淡然,“明天A市大大小小的新闻报、娱乐报、经济报和网上媒体估计都会有相关的报道,你觉得标题会是什么?”

  苏玥白怔然,虽然自己当时是为了解围才会那样说,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她把事情又带进了另一个僵局,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再加上记者多是巧舌如簧,所以还能是什么。

  祁氏总裁与女友酒吧春宵一度?

  或者含蓄点,祁氏总裁和神秘女友不得不说的那些事?

  “你可以说我们分手了。”苏玥白急道。

  “和昨晚还上过床的人分手?”祁邵谒挑眉。

  “那以祁氏的财力人力,把报道压下来。”她刚才可是看见男人一个眼神,就吓退了那些记者和警察。

  “这是无谓的浪费资源,也许还会有漏网之鱼。”祁邵谒起身,拿起沙发上的手机,点开,一份关于苏玥白的个人资料已经传了过来。

  他下划了两下,在“父不详”一行略顿,随后缓缓走向她,“而且就你目前的情况来看,和我订婚只有好处,毕竟以你现在打各种零工的薪资,很难负担得起你母亲那高昂的治疗费用吧?”

  “你调查我!”苏玥白惊声道,她咬紧牙关,总算知道祁邵泽为什么这么讨厌这个大哥了!这人实在是霸道又傲慢!

  一直警惕的猫儿终于亮出了利爪,祁邵谒却是好心情地关了手机,“你也可以把这称作了解,而且只需要保持一年左右的订婚状态就可以。”

  苏玥白向来是聪明的,很快就明白了这话的意思:祁邵谒作为众多人关注的对象,如果和不久前还发生过关系的女人分手,只会造成许多不好的影响,可若是一年之后,便可以用感情淡化或者彼此不合适等等理由来解除婚约。

  看出她态度有所松化,祁邵谒继续说道:“我会邀请最权威的专家和医疗团队为你的母亲进行治疗,婚约解除之后你还能得到一笔钱,一笔可以让你和你母亲后半生不用那么辛苦的钱。”

  自她懂事以来,记忆中便只有母亲一人,单身母亲独自养大一个孩子很是艰难,所以落下了病根,她不得已在高三那年便辍了学,学历限制下只能靠打各种零工用来支付医药费。

  治好母亲的病是她这么多年最大的心愿,所以祁邵谒的话对她来说实在是很有吸引力,没再多想,苏玥白缓缓点了点头。

  “明智的选择。”祁邵谒赞道,聪敏是祁邵谒对苏玥白的第一印象,现在又多了一个识时务,看来自己这次捡了个宝贝。

  “另外,今天晚上你就要履行作为我未婚妻的义务了。”

  “……什、什么义务?”苏玥白握着被子的手更紧了,她下意识吞了吞口水,才发现自己竟然结巴了。

  该不会是她想的那个吧?

  看到苏玥白这幅表情,祁邵谒便知道她想歪了,他浅色的眸子凝起星星点点笑意,听到敲门声,点头示意让自己的助理进来,接过他手里的袋子,道:“这就是你需要履行的义务。”

  苏玥白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服装设计师,是以看见袋子上面的LOGO,就知道这里面装的是礼服,而且还是非常知名奢贵的礼服。

  她脸一红,大概知道祁邵谒所说的义务,是让自己陪他出席宴会之类的了……

  祁邵谒突然发现自己似乎多了一个乐趣,那就是逗弄眼前这小女人,他薄唇轻启,道:“或者,你想要履行些别的义务我也乐意奉陪。”第4章 纠缠不休

  觥筹交错,酒光涟漪,金碧辉煌的宴会厅里尽是西装革履的上流人士或妆容精致的名媛淑女,他们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似是在小声的在讨论些什么。

  苏玥白从未参加过这种场合,众人或有意或无意投来的目光更是让她觉得不适,比祁邵谒那突然兴起的劣根性:逗弄自己,还要让人不适,毕竟他至少懂得适可而止。

  早上他说完那句话,便从包厢的独立浴室里给她拿了一件浴衣,让她穿上,两人就这么在那里待到了下午,餐点都有专人送来。

  其间她还听到了男人和他那看起来很和善的助理,商讨如何用最少的资金收购那间酒吧,并且换掉原先的安保人员。

  感觉到臂弯里那手的僵硬,祁邵谒微微侧低下身,凑到她耳旁低语,“放轻松,微笑。”

  温热的吐息钻进耳朵里,痒痒的,苏玥白状似不经意地蹭了蹭耳朵,却是照着那话深呼吸几口气,扬起嘴角。

  在外人看来就像是一对亲密无间的恋人在说悄悄话,男人身材修长、面容俊毅,女人身量娇小、清丽可人,很是般配。

  不得不说,祁邵谒吩咐助理准备的礼服很适合苏玥白,浅绿色若是穿在一般人身上,大概会显得很难看,但苏玥白皮肤白皙,这颜色反而衬得她秀美雅逸,腰身处收紧之后下摆些微向四周散开,凸显出女人独有的有致线条,与礼服同色的项链在锁骨处凹陷,整个人清纯且昳丽。

  见她还是有些紧张,祁邵谒毫不吝啬的赞美道:“你很美,比在场的任何女士都美。”

  这是在帮她建立自信,让她放松吗?

  苏玥白看了男人一眼,没说话,化过淡妆的脸颊显露出好看的红晕,虽然这话没有让她多些自信,但害羞的情绪却掩盖了些许紧张,所以效果算是……不错?

  祁邵谒天生便有一种吸引人的气质,是以只短短的几分钟就有不少人过来同他寒暄。

  祁氏是A市的龙头集团,祁邵谒更是风云人物,只是他本人却很少会在这种商业宴会露面,尤其是带着女伴。

  那人交谈的时候,时不时就看苏玥白两眼,最后终于忍不住问道:“不知这位是?”

  听到对方问起自己,苏玥白心里一紧,觉得自己的嘴角有些僵硬,祁邵谒却是揽住她纤细的腰肢,道:“我的未婚妻,姓苏。”

  “苏小姐!二位可真是郎才女貌!”

  得了回答,那人又寒暄几句,便离开了,四周听见的人则是心思各异,看向苏玥白的眼神更是意味不明。

  “我一会儿要为宴会致词。”

  听到这话,苏玥白猛然看向男人,她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却只沉默着点了下头。

  将她这幅模样看在眼里,祁邵谒浅色的眸子闪过深意,直到那抹浅绿色的身影逐渐远离,在餐台前停住,他才轻捻了下手指,转身向台上走了过去。

  拿了一碟造型精致的糕点,苏玥白在宴会一角较为僻静的地方坐了下来。

  刚才她想说什么?又能说什么呢?

  他们只是各取所需的利益关系,而她也是成年人了,哪里有资格说自己不想一个人待在这里,还是紧张这种无关轻重的理由。

  尝了一口糕点,入口即化,香甜柔滑,大概是因为糖分,她的心情稍微好了些。

  甜品大多是女士的选择,为了保持淑女的形象,所以这糕点做得很小,苏玥白三两口就吃完了。

  她舔了舔唇,决定让自己的心情再好一些,起身向着长长的餐台走去。

  各式各样的甜品让人眼花缭乱,她挑选了几个看起来很是可爱的糕点,刚要转身就有一股重力从背后传来,盛着糕点的碟子瞬间破碎,她皱了皱眉还未开口,对方竟又是狠狠一撞!

  为了搭配礼服,她脚下穿着的是细跟的高跟鞋,根本来不及反应就失去重力,摔倒在地。

  “啊……!”

  刺痛感从掌心传来,苏玥白抬起右手才发现零碎的瓷片都嵌进了进去,还有鲜红的血液不断流出。

  “哎呦,真是不好意思,没看见你!”

  熟悉的女声响起,苏玥白将视线移了过去,正看见庄汀柔和她旁边的祁邵泽。

  看着苏玥白,祁邵泽眼里闪过惊艳,他从来没有想过那个被自己舍弃了的女人竟然可以这么楚楚可人。

  即便是泥做的人也有几分脾气苏玥白她咬了咬牙,刚要开口,祁邵谒就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长身玉立。

  已到嘴边的话又被吞了回去,她忍着疼将瓷片拔出,站了起来,不准备理会这两人。

  不管怎么说,现在她的身份都暂时是祁邵谒的未婚妻,不想招致这种无谓的麻烦。

  只是虽然她这么想,庄汀柔和祁邵泽却不会就这么让她走,“你怎么会在这里?该不会是知道阿泽会来这个宴会,故意跑来纠缠他吧?”第5章 解释

  离开酒吧之后,庄汀柔和祁邵泽想了很久,最后得出的结论是:祁邵谒大概是用了什么手段,才没有被带去警局,但是苏玥白和他赤身裸体同在一张床上的场景肯定是被拍下来了。

  而祁邵谒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讨厌被算计,对苏玥白一定厌恶极了!

  她家里一穷二白,又有个病恹恹的妈,除了紧紧抓住祁邵泽,还会有别的办法吗?

  听了这话,苏玥白甩开庄汀柔的手,不由得冷笑了下,她以为祁邵泽是人见人爱的金疙瘩吗?

  看到她脸上毫不掩饰的鄙夷表情,庄汀柔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怎么不说话?被我说中之后心虚了?”

  苏玥白闻言却是笑了,原本清丽的面容竟显得有几分妖娆,“我没有和狗对咬的习惯。”

  “……你这个贱人,竟然敢骂我是狗!”

  庄汀柔先是愣了几秒,随后眼里好像淬了毒似的,想也不想地冲上前去,抬手就要给她一耳光。

  只是自小就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哪里比得过高中辍学就开始打零工的苏玥白。

  虽然是不想招惹麻烦,但她也不可能一二再而再三的被欺负了还忍气吞声。

  见自己一个人讨不到好,庄汀柔急忙对祁邵泽使了个眼色,后者原本还在惊艳于苏玥白,见此立刻会意从身后抓住了她,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见那迷人的胸前风景,他吞了吞口水,呼吸变得粗重,竟是卑劣地用胯部向前顶了几下!

  庄汀柔没有看见这一幕,苏玥白却先是有些怔愣,等反应过来之后胃里就是一阵接着一阵的恶心,那抓着自己的手就像是水蛭毒蛇一般,让人厌恶极了。

  她拼命地挣扎着,脸上却是重重挨了一耳光,顿时被打得侧过头去。

  这一耳光庄汀柔大概是用了全身的力气,苏玥白脸颊发麻,甚至连嘴角都渗出血迹,却像是不知疼一样仍在继续挣扎。

  看着她狼狈的模样,庄汀柔勾了勾嘴角,刚要再嘲讽几句,就看见她脖颈上的那条项链,“这是……L.C首席设计师July的手工项链,你怎么会有!?”

  L.C是全球有名的珠宝公司,其中首席设计师July的作品更是让众多都名媛趋之若鹜,他三年前便隐身匿迹,而其收官之作,也就是由他亲手制作的项链在全球只限量发售101件,当时还引起了很大的争论狂潮。

  在预售一周前她还特意飞到了L.C的德林总公司,即使这样也没有抢到,可现在她竟然在苏玥白这个穷鬼身上看见了!

  庄汀柔眼里尽是嫉妒,讥讽道:“我可真是小看你了苏玥白,这么快就找到下家了!”

  “汀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戴的项链有钱人都不一定能买到,肯定是和男人睡了,那男人给她的。”

  祁邵泽脸色顿时有些不好,手下的力道也加重,“苏玥白,你就这么缺男人吗?刚和我分手就迫不及待地去勾引别人!”

  听了这话,苏玥白只觉得荒谬可笑,他难道忘了是谁设计自己和他大哥发生关系了吗?

  “你也说了我们已经分手了,那我的事情和你有关系吗?”

  被苏玥白说的哑口无言,祁邵泽面色铁青完全找不到话反驳,庄汀柔却是伸出手就要去抢那条项链,“你这种人怎么配戴这项链,它是我的才对!”

  这项链是和礼服一起装在袋子里的,她当时只觉得应该很名贵,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奢侈,但既然现在已经知道了,那就绝不能让别人抢了去,苏玥白挣扎得愈发厉害。

  他们几人所处的位置本来就僻静,没什么人会注意,现在致词人的声音更是将这点动静都盖了过去,竟是没有一个人发现这里的状况。

  手被祁邵泽牢牢抓住,根本挣脱不开,眼见那只涂着艳丽指甲的手就要碰到项链,苏玥白发了狠似的干脆一口咬了下去。

  “啊!你这贱人竟然敢咬我!”

  庄汀柔吃痛,空出的一只手狠狠扯住苏玥白的头发,抬手就是接连几个耳光,为了宴会精心装扮的一张脸此时十分狰狞。

  苏玥白被打得阵阵晕眩,耳朵也嗡嗡作响,终于松了口,却仍是死死盯着她。

  看着自己手上那血迹斑驳的齿痕,庄汀柔眼神阴婺,竟是想也不想地捡起地上的碎瓷片,朝苏玥白脸上划去!

  饶是原本气愤难堪的祁邵泽也被这举动吓到了,教训归教训,要是真见了血那可就不是小事了!

  他松开苏玥白想要让庄汀柔停手,却有人比他更快,一把捏住她拿着瓷片的手,在祁邵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一脚踢向了他。

  被那一脚重重踢倒在地,祁邵泽低声咒骂了句,刚想抬头看看是谁在找死,就听见那人低沉却隐含着怒意的声音,“是谁给你们的胆子,敢这么欺负我的未婚妻?”

  松开原本捏住庄汀柔的手,将人甩开,看着苏玥白嘴角的血迹和已经肿起的脸颊,祁邵谒一双浅灰色的眸子似是暴雨前的浓雾让人捉摸不透,却无端的让人遍体生寒。

  他视线略过地上不敢言的祁邵泽,定在了吓得脸色惨白的庄汀柔身上,一字一句道:“不如你们解释一下。”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夜市名媛》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790.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