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人夜色银月当空》夏冰倾慕月森小说免费阅读全文_小说推荐_感恩在线

感恩

《撩人夜色银月当空》夏冰倾慕月森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撩人夜色银月当空》夏冰倾慕月森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说不定我碰了!

  深夜。英国。

  精美绝伦的古堡在经过婚宴的喧闹之后,慢慢的陷入安眠。

  月光轻轻的从高高的拱顶上泄下来,为古老而宏伟的城堡盖上了一层唯美的纱幔。

  悠长的走廊上,夏冰倾拖着冰蓝色的礼服歪歪斜斜的走着,娇嫩的身子不时的撞到墙上,额头也磕了好几回。

  头越来越昏。

  几乎连方向都分辨不清了。

  不是说鸡尾酒不会醉嘛,为什么她才喝了两杯,就成这个样子了?

  感觉自已走了很久,又好像一直在原地没有动。

  扶着墙壁摸索到一扇房门前,她像条壁虎似得趴在门上,醉醺醺的拍着门:“阿茵我回来了,你开开门,把开开门……”

  喊了半天也没有应,夏冰倾只好尝试着自已开门。

  轻轻一绞门就开了,她摸黑走进去,摇摇晃晃的来到床边,没站稳就一头栽了下去。

  坠落的瞬间,“砰——”的一声,她砸到了一个热源体。

  “阿茵——”

  夏冰倾嘟哝的叫唤,趴在温热的肉垫上,小手拍了拍身下的人。

  黑暗中,不耐的戾气自鼻腔中呼出,在寂静中极为清晰。

  下一秒,她的脑袋被用力的推远。

  “唔——”

  夏冰倾醉醺醺的又嘟哝了一声,被推下去也没在意,调整了一下睡姿,侧过身抱住旁边的“大白”。

  在家里,她有一只同样体积的。

  被死死缠抱住的“大白”,在黑暗里闭着星眸,眉心的蹙的越来越深。

  同样喝的酩酊大醉的他,没有力气去处理掉此刻手脚并用,像蔓藤一样缠绕着他的小东西。

  他大幅度的翻过身背对着她,以为这样就能甩开她,让他安静的睡觉,哪知这软绵绵的小东西随即就黏了上来,狗皮膏药似的贴在他的背上。

  往边上挪了挪,小东西也跟过来,还怕他跑了似的搂住他的腰。

  厌烦的扒下搂着他腰的小手扔到一边,不出三秒又摸上他的腰,最后干脆不客气的连腿都架了上来。

  她就这么锲而不舍,没完没了的骚扰他。

  终于——

  他忍无可忍,翻身过去将她压在身下……

  ……

  重。

  夏冰倾浓密卷翘的睫毛抖了抖。

  一阵阵热热的呼吸拂在她的脸上,阳光下,清透白皙的小脸上一层细密绒毛摇曳着,泛着少女特有的光泽。

  她滚动着眼珠子,难受的缓缓睁开睡意迷蒙的眼睛。

  她梦到自已被压在一座大山下动弹不得。

  满室的阳光洒进她的眼睛。

  瞳孔里的影像逐步变的清晰,是一张好看的脸,挺直的鼻梁,薄薄的嘴唇,高高的眉骨上两道浓黑的剑眉,眼窝深邃,轮廓精致英朗,清俊的出了尘。

  她瞬间怔住。

  这是个……男人?

  男人!

  “啊——”脑袋从片刻的卡壳中反应过来的当下,一股惊恐的气流冲上大脑,吓的她失声叫了起来,情急之中卷着被子乱滚带爬的逃出房间。

  站在走廊上,她不住的喘息。

  她的思绪很混乱,越是着急想要回想起来,这断了片的大脑就越是不停使唤。

  特别是她望了一眼房间号,发现不是自已房间的时候,她简直要疯了。

  昨晚婚宴之后,男方女方家的亲戚朋友全都留宿在古堡里,她帮姐姐去发婚宴的回礼,有个房间还在狂欢,她进去后也被灌了几杯鸡尾酒,出来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出什么事了?”

  隔壁房间的门打开了。

  出来的两个人,是昨晚大婚的慕锦亭跟夏云倾。

  看到裹着床单站在走廊中央的夏冰倾,他们无比的诧异。

  夏云倾穿着睡袍快步来到妹妹面前:“冰倾你裹成这样站在这里做什么?”

  “我——”夏冰倾不知该怎么说。

  特别是看到后头的姐夫,她更是难以启齿了。

  一双纤细白嫩的小手抓在胸前的被单上,脸烧的如同熟透的番茄。

  慕锦亭朝开着的那个房门里瞅了瞅:“冰倾,告诉姐夫,这房间里头有什么?”

  夏冰倾蠕动着嘴唇,很小声的说:“有……有个……男人!”

  “什么!”夏云倾惊叫起来。

  “别急,我进去看看——”慕锦亭提步往房间走。

  刚踏出两步,一道颀长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门口。

  男人的眉头蹙的很紧,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凛冽的寒气,仿佛一座移动的冰山,温度瞬间就被他给冻结住了。

  他身上的衬衣的领口大开着,墨黑的发丝未经打理显得有些凌乱,他揉着太阳穴,下颚的线条绷的紧紧的。

  “月森!”

  夏云倾跟慕锦亭看到出现的人,脑子当时就炸了。

  慕月森的目光没有旁顾,直接就落在夏冰倾的身上,冷飕飕的将她上下打量了一圈:“你就是昨晚吵的我不能睡觉的小东西?”

  他的声音冷冰冰的,如同腊月里静寂无声的寒气。

  夏冰倾攥着被单,喉咙里像是塞了棉花发不出声音。

  这个人的气势好强大!

  接触到他的眼神,她竟然连动也动不了了。

  “月森,这是我妹妹,你们为什么会——”夏云倾小心翼翼的开口。

  她还没问完,慕月森就冷冷的打断了她的话:“这是我的房间!”

  夏云倾顿时没了声音。

  他的意思是指——是冰倾自已送上门去的。

  夏冰倾羞愧的低头,咬住嘴唇。

  慕锦亭出来打圆场:“月森昨晚替我挡了很多酒,喝的是烂醉如泥,这个状态怎么可能还发生什么嘛。”

  慕月森面无表情的看向慕锦亭,目光幽冷的开口:“那也不尽然,说不定我碰了!”第二章:难逃!

  轰!

  夏冰倾大脑一下子炸了开来,化为一片空白。

  她眼神慌乱无序的飘忽着,粉唇一咬,就渗出了血。

  气氛,凝滞。

  慕锦亭悄悄的对夏云倾打了个眼色,让她赶紧带夏冰倾先离开。

  夏云倾会意,上前扶着夏冰倾裸露在外的肩膀,迅速的进了隔壁的房间。

  慕月森懒懒的收回视线,正打算退回房内,被慕锦亭快一步推了门,表情严肃的问:“你跟我老实说,你到底有没有动人家?”

  慕月森扔给他一个冷傲高深的表情:“你说呢?”

  “冰倾她才十九岁?”

  “不管是十九岁还是十八岁,都是她自找的。”

  说完,慕月森推开他的手,砰的一声将房门关上,丝毫不留情面。

  他心情极差的走回卧室。

  忽而,他停住了步伐,目光锁定在前方的床单上,微微了眯了起来。

  一朵以血染红的花朵正放肆的渲染白色的床单中央。

  另一个房间里。

  “你到底有没有被他占便宜?”

  “我不知道!”夏冰倾摇头。

  她是真的不知道。

  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夏云倾急了:“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不知道呢,男人那东西——”尴尬顿了顿,她继续说:“男人的那个可是很厉害的,你是第一次,他要是进去你的身体,你会很痛的。”

  夏冰倾的小脸顿时烧了个透,她捂住耳朵:“姐你不要再说了,我不要听不要听——”

  看妹妹反应如此的激烈,夏云倾也只有先不说了。

  房间里,陷入了短暂的沉寂。

  一会,看夏冰倾平静下来,夏云倾又再次开口:“你知道刚才那个男人是谁吗?”

  “我哪知道啊!”夏冰倾现在肠子都悔成海菜梗了。

  “他叫慕月森,慕家三少爷,你姐夫的弟弟,今年二十六岁,是又高傲又高冷,别看他年纪不大,这城府却很深,说出来的话更是毒辣的不得了,就像刚才你姐夫好心想要打圆场,他就不给面子的拆台。他的个性就属于任谁都琢磨不透,又很难相处的类型。这从家里到公司,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就没有人不怕他的。他还是目前集团培养的接班人,过几年坐上正位,那是还要不得了,我说你还真是会挑房间!”

  “那现在怎么办?”

  夏冰倾苦着一张脸。

  夏云倾用力叹了一口气,她思索了一下,说:“这事本质上属于一次意外,你们都喝醉了,也没个谁对谁错,唯一的问题在于是你闯进了人家月森的房间,就算他真对你做了什么,你也只能是哑巴吃黄连,这理都在他那边,而且以月森的那种猜不透的脾气啊,弄不好他还会来找你算账呢。”

  “不会吧!”夏冰倾忐忑的捏紧了被单。

  “不是姐姐吓唬你,这是极有可能会,万一他找你的话,你千万别跟他硬碰硬,不管你们有没有发生,这事都没办法了,以后你跟他见面的机会还多的是,伤了和气也不好,我想,你好好跟他说话,他应该也不至于会那么小气。”

  最后那句话,夏云倾说的自己都没有底。

  夏冰倾崩溃的一头撞在膝盖上。

  “好了,别多想了,赶紧去洗个澡!”夏云倾拉起她,推进浴室。

  站在花洒下,热水哗啦啦的从头顶流淌下来,冲湿了夏冰倾的秀发,也打湿了她的脸跟身体。

  想着想着,沮丧难过心情瞬间仿佛呼啸而来的海水,把她彻底淹没。

  眼睛红了一圈。

  相比起伤心难过,更多的还是害怕与逃避,她根本就不敢去细想到底有没有被那个人占便宜,她根本就不敢去想,更加不敢往深里想。

  因为……

  她真的无力承受。

  她唯有遗忘,好像什么记不起来,就真的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洗过澡,换上干爽的衣服,夏冰倾感觉好了很多。

  她打起精神来调整好了自已的心情,决定不再去想这件事。

  跟随姐姐一起下去吃早餐,她又见到了那个人,姐姐口中超级难搞的慕家三少爷慕月森!

  此刻,他一派尊贵的坐在那里,气质高冷。

  一身蓝色的哑光面西装,笔挺优雅,墨黑的发丝向后梳理,透着一种天生领导者的霸气。

  那张犹如冰块雕刻而成的脸,有着完美的轮廓跟精致的五官,白玉一般的肤色,英俊硬朗的同时又是那般的清逸俊美,惊艳着所有人的目光。

  因此,尽管他一副生人勿近的高冷模样,餐厅里的女人还是不住的偷瞄他。

  一道凌厉的目光向她射来。

  来不及躲避,夏冰倾就被抓了个现行。

  四目相对,她的心脏下意识的就瑟缩了一下。

  好可怕!

  强大的气场如同泰山压顶般,将她一点点的压下去,压成一只小蚂蚁。

  在他的注视下,夏冰无辜的把头压低,默默的咬着叉子上的食物,再也没敢把头抬起来。

  夏冰倾如坐针毡吃完早餐。

  她回到自已房间里,拖出行李箱,胡乱的把衣服塞进去。

  萧茵在那边发完微博,看到回来的夏冰倾,蹦跳着她的面前:“昨晚你去哪了?”

  “去梦游了!”夏冰倾随口胡诌。

  打死她都不会说昨晚她跑错房间,还是个男人的房间。

  “梦游?”

  “快别说了,赶快收拾行李吧,我们要马上走!”夏冰倾推了一把还愣着的萧茵,俨然一副准备逃难的架势。

  萧茵是她的好姐妹,这次她来英国参加姐姐的婚礼,坐的是慕家的私人飞机,反正免费,她就把好姐妹也带来了,两个女孩还计划要在这个暑假游遍整个英国。

  收拾好了行李,夏冰倾拉着萧茵匆匆去跟姐姐姐夫道了个别。

  两个少女一前一后的下楼。

  忽然,看到站着前方的高大身影,夏冰倾猛的停下步子,紧跟其后的萧茵一时刹不住车,撞上夏冰倾,把她给推了出去。

  “啊——”夏冰倾往前扑,一头撞进温热的胸膛。

  男人的气息顿时弥漫了她的鼻尖,那种气息就像是晒过阳光的青草,甘洌而清香。

  “趴够了吗?”慕月森垂眸子去看趴在他胸口的女孩,气压极低的开口。第三章:是你吃亏还我吃亏?

  夏冰倾忙从他身上起来,退开,低头不说话。

  完了完了,他该不会来找她算账吧。

  “嗨~~~~,你好!”萧茵看到慕月森,顿时变成星星眼,笑的跟花痴似的对他挥手。

  慕月森看也没看后面的女孩,一双幽深的寒眸只注视着眼前这个低着头的美丽少女,长发及腰,清透稚嫩的小脸只有巴掌那么大,印着小黄人的T恤跟白色球鞋也透着青春可爱的气息。

  还真的是个小东西。

  收敛了目光,他淡淡的开口:“你跟我来!”

  说完,他单手插袋,往右边径直走去。

  夏冰倾忐忑不安的跟过去。

  来到一面落地玻璃前,他站定。

  跟得太紧的夏冰倾差一点又撞到人家的背脊上,吓的魂飞魄散,急忙刹住车,往后退开一段距离。

  慕月森望着窗外沉吟的片刻,轻启薄唇:“关于昨晚的事情——”

  “对不起!”

  他只开口说了几个字,夏冰倾就阻止了他,并且很大声的向他道歉。

  慕月森怔住。

  这小丫头竟然跟他说对不起?

  他转过头看她,轻皱起眉头,这丫头的智商……

  夏冰倾看慕月森的脸色不仅没有缓和,反而看起来更加阴沉冷冽,她又赶紧补充道:“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走错房间,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知道你很生气,我也很自责,可悲剧已经发生,也倒退不回去了,不如你就想开点,我们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好不好!”

  双手合十,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恳求的望着他。

  慕月森隐隐挑了下眉毛:“哦,那你觉得你吃亏了还是我吃亏了?”

  当然是她吃亏了!

  夏冰倾在心里愤怒的回答。

  可闯进房间的是她,她自个作死,哪里还敢跟他横。

  在心里撇了撇嘴,她相当违心的说:“当然是你吃亏啊,不过你要我对你负责,我也没有这个能力,所以你就大度一点把这事给忘了吧,那个……”她指了大门的方向,脚步偷偷的移动:“我还要赶火车,你保重!再见!”

  说完再见两个字,她撒腿就跑。

  好像晚那么一秒种,就要逼着她对他负责似的。

  慕月森盯着那抹逃走的身影,有些哭笑不得。

  生平头一次,有那么一件事情以如此出乎意料的方式发生在他的身上。

  半晌,他清幽的吐纳出了一口气。

  从英国回来后不久,夏冰倾就收到了s大的录取通知书。

  能考到第一志愿的大学,全家上下都很开心,夏云倾跟慕锦亭也为此从s市赶来。

  夏家庭院里。

  “房间已经给你布置好了,以后你就给我安心的读书,什么都不用操心!”夏云倾拍拍夏冰倾的手,高兴的说。

  夏冰倾把手从姐姐的手中抽出来:“姐,我想住校!”

  夏云倾的笑容顿时从脸上消失:“之前不是说的好好的嘛,等你考上s大,就来跟我一起住。”

  “姐姐,我已经长大了。”

  “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个小孩,姐姐十五岁就去了外地念高中,这些年来我一直渴望能跟你一起生活,现在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了,你想伤我的心吗?”

  “姐——”

  “就这么定了。”

  “可我不想去慕家!”夏冰倾脱口而出。

  夏云倾被妹妹的喊声吓住。

  慕锦亭似乎联想到了什么,对夏冰倾温和的笑笑:“冰倾,是不是因为上次在英国的事情?因为月森?”

  “没有,不是的,那事翻篇了!”夏冰倾心虚的承认。

  “既然不是因为月森,那就别拒绝了。”

  “可是姐夫我真的——”

  “就这样决定吧,你姐姐可都念叨一星期了,”慕锦亭宠溺的看了看娇妻,又对夏冰倾说:“先住一段时间,万一真的住不习惯,到时姐夫再给你安排。”

  看着如此执意的姐姐跟姐夫,又看到从屋里头走出来的爸妈,生怕被他们知道英国那次的事,她只好答应下来:“那好吧!”

  午后,骄阳似火。

  树上的知了拉扯开嗓子叫的声嘶力竭,热气如透明的棉絮般浮动着,覆盖在夏冰倾的脸上,让她快要窒息过去。

  她就是顶着这样的烈日来到慕家的。

  眼前白色的豪宅气势恢宏,仿若宫殿般气派,花园仿佛一幅油画般色彩斑斓。

  管家从里头出来迎她进屋,帮她把行李拿上楼。

  夏冰倾之所以选在今天到达,是因为之前姐姐在电话里告诉她,这个星期慕家的家庭成员都会去山上避暑。

  那样,她就可以暂时避免见到慕月森了。

  没错,慕月森,光是想到这个名字,她就头皮发紧。

  “冰倾小姐,你先休息一下,无聊的话可以四处走走,熟悉一下环境,你有什么需要也可以来找我!”

  “好的,谢谢大叔!”

  夏冰倾乖巧的道谢。

  管家退出了房间。

  夏冰倾打量了眼前的欧式梦幻少女屋。

  一定是姐姐给她布置的!

  走到床边坐下来,她抱过放在枕头上的毛绒娃娃,摸了摸光滑的绸缎被面,抬头望着头顶的水晶灯,感觉竟有那么一点不真实。

  收拾好行李,她先去浴室洗了一个澡,换下满是汗味的衣服。

  在房间里呆了一会,她有点无聊。

  想起刚才进来的时候一路的金碧辉煌,流光溢彩,简直华丽的让人目不暇接,家里其他的地方,一定也很漂亮吧。

  少女粉嫩的小脸上自然的浮现出一抹兴奋。

  反正家里的主人都不在,不如就去溜达一圈吧。

  夏冰倾从床上下来,出了房间。

  在如同迷宫一样大的房子里漫无目的的穿梭,在欣赏让人咂舌的奢华的同时,她发觉自已竟然迷路了。

  她只好找到下去的楼梯,先折回一楼再说。

  下到一楼,她走过一个转角,左边有一扇门,一丝波光从里头透出来,她好奇的推门进去,发现是一间很大的室内游泳馆。

  巨大的圆形泳池,大理石的地面,拱形的天花板,四周的墙壁上都是精美的壁灯,灯光照在水面上,反射出莹亮的波光。

  “哇,好漂亮——”

  她惊喜的跑过去。

  她很喜欢游泳,可家里条件有限,不能给她提供什么私人泳池。去游泳馆里头,每次都跟下饺子似的,所以看到这么漂亮的室内游泳池,她真的喜欢极了。

  她沿着泳池慢慢的走,不时的蹲身用手撩泳池的水。

  前头,是一面黑色的屏风。

  夏冰倾上前,欣赏屏风上的精美浮雕,脚步由屏风的背面绕到里面。

  目光不经意的往旁边看去。

  一具精壮光洁的男性裸体就那么没有一丝预兆的冲入她的视线。

  呆若木鸡!

  一秒……

  二秒……

  三秒……

  “啊——”

  反应过来的她,尖叫着捂住眼睛背过身去。第四章:确定要我放开手?

  心在狂跳。

  脑子里还深深印刻着刚才看到那一刻的画面。

  英俊的面孔,宽阔的肩膀,精壮的腰腹,完美的人鱼线,颀长的双腿,这一些全都清晰的印刻在她的大脑里,挥都挥不掉。

  最最重要的是,这个人好像是……好像是……慕月森!

  不会这么冤家路窄吧!

  头皮顿时像是爬满了千千万万的蚂蚁似的,整个都发麻了。

  长椅上的男人幽幽的睁开眼。

  一双波澜不惊的冰眸完全没有被她的大呼小叫所影响,他望过去,看到背对着他的纤白身影,本没有情绪的眸底,激起一丝浮光潋滟。

  他等的小兔子来了!

  “夏冰倾!”

  淡淡的磁性嗓音在偌大的空间里回响。

  那声音就像是最高级的音响发出来的,低音炮还自带混响功能,要命的好听。

  听他准确无误的叫出她的名字,夏冰倾更加的慌张了,她结结巴巴的回答:“我……我是,你好!”

  慕月森从躺椅上起来,走到她的面前。

  “把手放下。”

  “你先把衣服穿上。”夏冰倾嘟哝,还是把小脸埋的密不透风的。

  “这里是泳池,你见过穿着衣服游泳的人?”

  “呵呵,也对,也对,”夏冰倾尴尬的笑笑,借机说:“那……那你游,我不打扰了,再见!”

  她蒙着眼睛,莽莽撞撞的往前走。

  走出没几步,身体就被扯了回来,落入一个强壮温热的胸口。

  “跟主人家见面,连看都不看就要走,是不是太没礼貌了?”

  “我想起我行李还没有收拾,等会我再来拜访——”

  意识到自已被他抱住,夏冰倾慌张的挣扎起来,她的头发无数次的擦过他的下巴,柔软的腰肢在他的腹部来回摩擦,她丝毫不知道,自已这些无意识的行为,在他的身上制造了多少的燃火点。

  “别动!”慕月森太阳穴上青筋跳动,受不了的喝止。

  他被她惹了一身的火。

  夏冰倾被他的喝止声威慑住,一动也不敢动。

  两人的身体无缝黏贴在一起。

  体温上升。

  呼吸灼热。

  一触即发。

  “慕月森你流氓!放开我——”夏冰倾虽说单纯却也不笨,她感受到一种危险的火焰快要将她吞噬,让她想要逃!

  “确实要我放开?”慕月森嘴唇靠近,热气喷洒在她的耳畔。

  她的耳朵霎时红了。

  “确定!确定!确定!你放开!”她生气的喊。

  “好,我松开,你可千万别后悔——”

  慕月森松开。

  夏冰倾一获得自由就往前跨了一大步,瞬间一脚踩空:“噗通——”

  还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她就已经沉入了水底。

  鼻子里灌入了水,喝了一大口“酸梅子”她才挣扎着浮出水面。

  站在泳池里,她不住的喘息。

  怎么会这样?

  岸上的男人正背对着她慢条斯理的套上蓝色的浴袍。

  ……

  穿好了浴袍,他转身不紧不慢的走到泳池旁。

  优雅的半蹲,目光浅淡看着泡着水里的女孩:“明白我为什么拦着你了?”

  夏冰倾似乎想明白了,尴尬的咬住下唇。

  他是看她往泳池里走,才拦下她的,可她还死活非要往水里走。

  好丢脸!

  真的是太丢人了!

  呆在水里,她不知道该说才好,一下子,非常的不自在。

  “上来吧——”慕月森把手递给她。

  夏冰倾默不作声的把手递给他。

  慕月森握住她的手用力一提,将她从水里捞了出来。

  站定在地面上,她垂下眼帘小声的道歉:“谢谢!”

  他手还圈着她纤细的腰肢上,沾着水珠的小脸红的像苹果:“你还知道我叫什么吗?”

  夏冰倾思索的滚动着眼珠子,有些犹豫不决似的点头:“我知道!”

  “那我叫什么?”

  “慕月森!”

  “倒是真没忘记,”慕月森嘴角轻微的勾出一丝笑意,松开她的腰肢:“行了,上楼去换衣服吧。”

  “那我先上楼了!”夏冰倾如获大赦。

  转身跑了两步,也不知道是踩到了什么打滑的东西,只觉脚下一滑,整个人都往后翻倒。

  “啊——”

  慕月森反应迅速的接住她。

  夏冰倾惊魂未定的死死拽着他的浴袍,头顶,近在咫尺的面容俊美绝伦,宛如盛着满月般的熠熠生辉。

  心脏莫名的就漏了一拍。

  慕月森低头看了一眼被她全部扒开了浴袍,可疑的看着她:“夏冰倾你确定不是故意摔倒的?”

  夏冰倾盯着他的袒露的胸口,眼睛猛的睁着,忙直起腰,七手八脚的拉拢他的浴袍。

  “对……对不起,我真的不是——,请相信我!”她涨红了脸努力的解释,可为什么连她自已听着都显得那么薄弱呢。

  呜——

  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上帝作证!

  见他不表态,她也实在没脸再待下去了:“我走了!”

  她匆匆逃跑。

  慕月森盯着那抹跑的飞快的身影,嘴角轻微的往上勾,小丫头又“非礼”了他,这种累犯,绝对不能再放过了。

  回到房间的夏冰倾,简直想把自已拧成麻花冲进下水道。

  闯了人家房间一次。

  看了人家裸体一次。

  扒开人家衣服一次。

  慕月森他会不会找杀手来做掉她?

  早知道他在家,打断她的腿也不会出房门半步的,可是……姐姐不是说大家都去避暑嘛,为什么他在家啊?为什么他不去啊!

  傍晚。

  天色逐渐昏暗。

  “笃笃——”

  敲门声吵醒了睡觉的夏冰倾。

  揉着眼睛下床,打开门,看到是慕月森,她立马精神抖擞,警惕的看着他:“三少爷!”第五章:带她出去吃饭

  慕月森看她歪七扭八的裙子:“在睡觉?”

  “嗯!”夏冰倾点了点头。

  “换一下衣服,我带你出去吃饭。”

  夏冰倾连忙摆手:“不用那么客气,我自已随便吃一点就好了。”

  慕月森眸光疏淡的自顾着说下去:“我在楼下等你,换好衣服马上下来。”

  把话搁下,他转身就走了。

  夏冰倾傻眼的看着走掉的男人,自此明白了一个道理:他的话里头永远不存在问号或是感叹号,有的只有句号。

  还是命令式的句号!

  也天独断专制了。

  夏冰倾内心有点小小的不满,可转念一想,跟他成为敌人,对她真的一点好处都没有。

  算了,不就是吃饭嘛,谁还跟美食过不去啊。

  她迅速想通,回房间换了一身衣服。

  坐在大厅沙发的慕月森听到脚步声抬头去看,只见夏冰倾穿了一件红色的雪纺衫,牛仔小热裤,娇俏清纯,浓密长头发扎成了马尾,露出修长细白的脖子,侧面望过去很是诱人。

  慕月森的眉头不由的皱了皱。

  他从沙发上站起来,大步走到夏冰倾面前,伸手扯下她的发圈,云雾般秀发从他的指尖滑落。

  夏冰倾被他的举动给吓到:“你干嘛扯我头发?”

  “头发披下来比较好看!”

  “可今天外面好热,我要扎起来!”

  “餐厅里的冷气都打的很足,不会热的。”

  慕月森手一抛,将手里的发圈轻轻的抛到垃圾桶里。

  夏冰倾僵化!

  这是她的东西,他凭什么扔掉!

  还有,他凭什么主宰她的头发!

  自大狂!

  “走吧。”无视她快要爆发的情绪,慕月森一身尊贵清冷的往外走。

  夏冰倾憋着气,极力让自已忍耐。

  跑车飞快的奔驰着。

  夏冰倾的头发被吹的到处乱飞,群魔乱舞。

  她在心里已经开始默默的扎小人了。

  半路上,慕月森的手机响了,接起来寥寥的说了几句就切了电话,车子在前面的路口掉了一个头。

  大约开了半个小时,才到达所在的地点。

  一处半山腰的独栋小别墅。

  这里怎么看也不像是一间餐厅啊。

  夏冰倾心里嘀咕。

  看慕月森下车,她也跟着下去,小跑的跟在他的后头。

  走进别墅。

  夏冰倾环顾了一圈,外头看起来不怎么起眼的别墅里面却是异常的豪华。

  前面,隐约有嬉笑声传来。

  慕月森径直走进最里面的餐厅。

  一张西式长桌上,坐着四个人,三男一女,空气中弥漫着红酒的浓郁香气。

  “呦,我没有眼花吧,今天月森竟然带着女人来,这可真是百年难得一见哪!”穿着咖啡色衬衣的顾君瑞探出头来,眼尖的发觉这一奇像,连声的惊叹不止。

  其他还没注意到的,也都饶有兴致的转过头去看。

  他们的目光都聚焦在夏冰倾的身上。

  慕三少是出了名的冷情无趣,无论多清纯或是多美艳的女人往他身上扑,他都无动于衷,统统被他的一个眼神杀回来,因此关于他的性取向一直被外界所揣摩。

  所以说今天他突然带了个女人来,对他们来说有多么的震惊。

  “不仅如此,还是个水灵灵的小妹妹。”温若连将夏冰倾从头到脚看了一遍,恨不得找出个三头六臂来。

  “小妹妹可口是可口,只怕是没经验。”抿着红酒,眼神色眯眯的管容谦,道行很深的将夏冰倾打量了一圈,他敢打赌,这绝对是没开过封的。

  “关键是,他这么蹂躏国家的幼苗真的好吗?恐怕这小女孩晚上会吃不消吧——”

  顿时,几个男人心领神会的坏笑起来。

  另一边,穿着黑色高腰裙,美丽成熟的温紫惜瞪着他们一眼:“好了好了,你们这几个臭男人都知道调戏人家小姑娘,非得把人吓跑才甘心是吧。”

  几个男收敛了笑意,摆摆手,表示不再说了。

  夏冰倾在心里反感的呼了一口气。

  带她来的是什么鬼地方嘛。

  “去坐吧!”慕月森淡淡的看她一眼。

  “等一下——”夏冰倾伸手拉住慕月森的衣袖,往边上扯了扯,在别人兴味的目光下,凑近他的耳边,压低了声音说:“你能不能跟你朋友解释一下。”

  “解释什么?”

  “就说我们不是那种关系啊!”

  “那种关系是什么关系?”他挑眉。

  “就是男女那个什么什么的恶心关系,你必须给我解释清楚。”夏冰倾鼓起脸来,表示她生气了。

  “你以为他们会信?”

  “不管他们会不会信,反正我们要正大光明的。”她颇为正气的抬头。

  慕月森“鼓励”似的拍拍她的头:“好,那你去说吧!”

  他放下手就往餐桌边走。

  “喂,你——”夏冰倾气的喊他。

  他怎么这样啊!

  心里郁闷的紧,甚至想要当场走掉,可见他过去坐下,她也还是跟了过去。

  “月森,介绍一下这个小美人吧!”

  慕月森看了夏冰倾:“你自已说怎么样?”

  夏冰倾打从心里没兴趣跟他这群“狐朋狗友”认识,不过她倒是可以乘机澄清跟他的关系。

  她坐直了一些,一本正经的清了清喉咙:“你们好,我叫夏冰倾,我跟慕月森不是男女朋友关系,我们只是亲戚而已,请你们不要误会。”

  她说完,一餐桌的人顿时没了声音。

  你看我,我看你的。

  气氛诡异。

  几个死党拼命的憋着笑。

  这小丫头的口气可满满的嫌弃啊!

  他们还是头一次见到还有女人看不上慕三少的!

  慕月森没什么反应,还有惯有的冰块脸。

  他拿起桌上的水杯抿了一口。

  “人都到齐了,开始上菜吧!”温若连对着里头喊了一声,以此缓解变的有点不自然的气氛。

  尽管这心里都快笑出内伤了,可谁也没敢当面笑话慕月森!

  稍后,一道道精美的料理按着顺序陆续上桌。

  这是一家只接受预订的法国餐馆,他们这一帮子人都是这里的常客。这里头的人跟慕月森关系都是最好的,管容谦跟顾君瑞是幼稚园的玩伴,温若连跟温紫惜这对龙凤胎兄妹是他念大学的时候认识的,久而久之,大家就都成了朋友。

  这个世界永远都遵循着人以群分的规则,有钱人永远都只会跟有钱人玩。

  夏冰倾就只顾着埋头吃。

  虽然这群人她不怎么喜欢,不过这食物真好吃。

  几个男人暗中观察着慕三少带着来的小美女,看她吃的那么欢,还丝毫不做作的样子,都觉得可爱极了。

  温紫惜切着盘子里的鸭胸,眼睛思量的看向慕月森,内心踌躇了一番,她微笑的把切好的鸭胸叉起来放到他的盘子里,温柔娇媚的说:“今天的主菜特别好吃,你尝尝!”

  “嗯。”慕月森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

  他没有把鸭胸给剔除掉,也没有去吃,而是转而给了旁边的夏冰倾:“吃掉它!”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撩人夜色银月当空》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788.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