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爱你如坠深渊》江安宁傅寒渊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爱你如坠深渊》江安宁傅寒渊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 一个野种而已,死了活该

  夜深了。

  江安宁跪在医院门口,卑微地求着眼前的男人:"寒渊,孩子是无辜的……"

  "无辜?你跟野男人怀上的种,能是什么好东西?"傅寒渊唇角噙着抹冷笑,

  江安宁睁大眸子,脸色骤然煞白:"寒渊,你可以讨厌我,可是你不能污蔑我,我除了你,怎么可能有别的男人?"

  他真的厌恶她到了这种程度吗?

  甚至不肯承认,她孩子的身份……

  "你自己看!"傅寒渊狭眸中迸射出明显的恼意,然后,将一叠照片用力地扔在地上。

  江安宁翻开照片——

  竟然是她和别的男人的床-照!

  男人只露了侧脸,模糊不清,而她的脸,却格外的清楚。

  照片中,她和那个男人姿势暧昧不清,显然是正在办事的状态……

  "这是有人陷害我!"她根本就不认识这个男人!

  江安宁用一双充血的眼睛看向他:"我知道了,是江绾绾!是她想要陷害我!"

  男人的眼神骤然狠戾下来,将她的头发提起,直接砸在了医院的门上。

  一声巨响,江安宁的整张右脸都被大门上的装饰品划破,划出一道狰狞的血痕。

  他却毫无怜惜,半弯下腰,狠狠地掐着她的脖颈,似是下一秒,就要让江安宁一尸两命:"你有什么资格提她?因为你,她连孩子都怀不上。既然如此,你就让这个野种——血、债、血、偿!"

  说完,几个保镖便上前,狠狠扣住江安宁。

  江安宁忍着下腹的痛,拼命挣扎着,无论如何都不肯跟他们走。

  傅寒渊的语调矜冷:"拖着她去。"

  说完,那几个保镖便拉着她的手,像是扯货物一样。将她拖进了医院。

  小腹在冰凉的地板上不断地摩擦着,几乎可以听见咕隆咕隆的血流声。

  "傅寒渊,我们去做亲子鉴定……"

  无人应答。

  压上手术台的那一刻,江安宁听见医生说:"傅总,太太以前似乎受过重伤,子-宫-畸-形,没办法清宫。"

  没有听到傅寒渊的回答,她便已经被痛晕了过去。

  ——

  不知道昏了多久。

  江安宁脑海里,都是傅寒渊那句话。

  她猛地被惊醒,睁开眼,就看见傅寒渊站在床头。

  江安宁坐了起来,激动地掐住被子,几乎是吼出来一样问他:"我的孩子呢?告诉我,我孩子呢?!"

  "死了。"傅寒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口气平淡异常。

  在他眼里,死的是个野种,无须在意。

  可在她眼里,那个三个月大的孩子,是她的半条命啊……

  她努力回想着,唇颤了颤:"医生不是说,我不能堕胎吗?"

  "可以剖腹。"

  江安宁怔住,随即心如刀绞:"傅寒渊,你怎么这么狠心?"

  她说完,眼泪便猛地往下掉。

  成型时拍的那张B超,她还留着,看不清五官,却总觉得孩子长得很像傅寒渊。

  而现在,他被傅寒渊亲口判了死刑。

  "一个野种而已,死了活该。"傅寒渊薄唇上勾,露出嗤笑的弧度。

  忽而,他想到什么,微微低头,"江安宁,你就这么想生傅家的继承人?"第2章 你生下来的,能有什么好东西?

  "我……"

  傅寒渊勾起她的下巴,声音万分森寒:"你害绾绾不能生,你就替她生一个,好不好?"

  "生一个,流着我和绾绾血的孩子。"他的嗓音,冷漠得没有任何起伏。

  "江绾绾不配!"江安宁紧紧攥住被子,冷着声音道。

  她死都不会给江绾绾代孕!

  傅寒渊闻言,周身掌控一切的气势骤然爆发,狠狠擒住她的下巴,语调带着冷硬的锋芒:"你再敢说绾绾的坏话,别怪我对你儿子不客气!"

  江安宁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

  为了她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傅寒渊连他们的儿子都不肯放过吗?!

  她只觉得浑身发冷,双手捂住小腹,强忍着眼泪:"我不会同意的。我才是傅少夫人,凭什么要给她代孕?"

  "傅少夫人?"傅寒渊揪住她的头发,唇角勾起嘲讽的弧度,"这个位置是怎么偷来的,你再清楚不过!"

  江安宁身子一颤,贝齿咬住血色尽失的唇。

  傅寒渊还以为,是她给他下了药,然后奉子成婚的吗?

  不是这样的……

  明明……

  "是江绾绾想要算计我,结果我……"

  "江安宁,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恶毒。"

  他低着头,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刻薄极了,"婚礼前夜,你开车撞了绾绾,导致她不能怀孕。现在,到了你补偿她的时候!"

  "我没有撞她……"

  男人冷声打断她的话:"江安宁,你是不在乎傅一里的命了?"

  江安宁的大脑一下子陷入空白。

  ——"傅寒渊,你要对薇薇做什么?!她是你的亲生骨肉!!!"

  男人低嗤:"你生下来的,能有什么好东西?"

  每一个字,都像是刀一般,狠狠地捅在她的心口。

  江安宁低着头,压住满心愤怒与苦涩。

  半晌后,才缓缓地道:"我答应你。"

  ——

  一个月后。

  傅寒渊亲自将江安宁送进了手术室。

  他低着头,正在看手机屏幕。

  眼神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江安宁的余光微微瞥了一眼——那是江绾绾的一张生活照。

  她忍不住自嘲地笑了一声,人和人啊,果然是不一样的。

  转身,便走近了手术室。

  躺在手术台上,她将一张卡递给悄悄递给主刀医生:"三百万,你按我说的做。"

  ——

  江安宁怀孕后,傅寒渊对她几乎是寸步不离。

  或者说——对她肚子里尚未成型的孩子寸步不离。

  他拿着江绾绾笑得甜蜜的照片,指腹轻轻摩挲着,唇角的淡笑满是爱意。

  "宝贝,你看,你妈妈长这样,你说你生下来,是像我一些,还是像你妈咪一些?"

  "你妈咪正在国外,等你出生了,我们就去找她,把她找回来,好不好?"

  "她虽然不能陪着你,但是我和她都很爱你……"

  江安宁低着头,佯装冷静,可心中却始终情绪翻涌。

  傅寒渊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对她天大的嘲讽。

  腹中……明明是她的孩子。

  可是她不能说。

  因为,只有这个时候,她才会得到傅寒渊片刻的陪伴和仅此一次的温柔。

  为了保住这个孩子,她必须要……守口如瓶。

  突然,傅寒渊的手机铃响了。

  江安宁吓了一跳。

  傅寒渊见她的动作,眉微微一蹙,接通电话:"晚上孕妇要休息,不要给我打电话!"

  那端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

  忽然,傅寒渊的脸色从错愕变成惊喜。

  "……你说绾绾回来了?!"第3章 "拿一个孽种来骗我"

  语毕,江安宁如坠冰窖。

  江绾绾回来了?!

  没等她从莫大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傅寒渊已经匆忙起身,离开了傅家。

  整座别墅内,安静得只剩她一个人。

  她护着肚子,大脑像是断了线一样。

  怎么会……

  怎么办……

  如果江绾绾回来了,等她生下孩子,那个孩子,势必会立刻交到江绾绾手里。

  那是她的孩子,凭什么要认江绾绾做妈妈!

  别墅内开着暖气,可她却冷得直打哆嗦。

  江安宁下意识将自己蜷缩成一团,将下腹护得死死的。

  她脑海里思绪一片混乱,不知不觉地,就在沙发上呆了三个小时。

  夜色已深,江安宁这才平复好慌乱的情绪,准备先上楼休息。

  她怀着孕,绝对不能熬夜,这对孩子不好。

  却没想到,她刚走下沙发,门便被"砰"的推开。

  傅寒渊看见她,俊美的脸上平白湛出几分寒气:"江安宁,你可真-他-妈厉害!"

  他走近她,将她狠狠推在地上。

  江安宁微耸的下腹,直接撞上了茶几最尖锐的角。

  她看着傅寒渊冷沉的脸色,一阵后怕。

  该不会……傅寒渊知道她动了手脚的吧?

  下一刻,傅寒渊便微微俯身,对她近似咬牙切齿地道:"拿一个孽种来骗我,江安宁,你可真聪明!"

  他真的知道了!

  "寒渊,我……"

  没等她说完,傅寒渊的凉意在唇上加深:"这个孩子,是我来动手,还是你自己弄掉?"

  "不要……"江安宁使劲摇着头,"寒渊,你对他是有感情的,不要这样……"

  那是她的孩子啊!

  她怎么可能下得去手,亲自要了他的命?

  "我只对绾绾的孩子有感情,至于你怀上的野种,我只想你带着他,一尸两命!"

  江安宁只觉得血液倒流,全都凝结在了心口处,凉得发疼。

  门口,蓦然响起傅家保镖冷冰冰的声音::"傅总,绾绾小姐发了低烧,正在医院。"

  傅寒渊那张矜贵冷淡的脸立刻沉了下来:"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下次没有按时报告,我就把你送去非洲挖矿!"

  说完,便径直向外走去。

  走到门口时,他突然顿住,随即,没有半分情感地冷声道:"把她送去医院,流掉孩子。"

  那个"她",指的当然就是江安宁。

  江安宁挣扎着站起来,声音卑微到了地底:"寒渊,我求求你……"

  傅寒渊却没有半分留恋,急忙离开。

  ——

  医院。

  江安宁一手护着肚子,一手推开前面挡住的行人,气喘吁吁地道:"让一让……"

  身后,是好几个人高马大的傅家保镖。

  跑到拐角处,江安宁腹部突然一绞,她眼前一黑,直直地摔在了地上。

  几个保镖立刻上前,将她压住。

  江安宁的心里,不由得升起了浓浓的绝望。

  不要……

  她已经失去了一个孩子了,为什么傅寒渊还不肯饶了她,要让她失去第二个?!

  她声音沙哑,却带着前所未有的坚定:

  "你们要是敢押我上手术台,老爷子不会放过你们的!这是傅家的继承人!"第4章 "你就是太善良了。"

  保镖闻言,目目相觑,似乎也犹豫了。

  感觉到他们的迟疑,江安宁心里立刻升起了希望。

  傅老爷子,绝对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傅家继承人被堕掉的!

  就在她暗自松了口气的时候,身前,突然响起傅寒渊不冷不热的声音:"不去做手术,我就亲自弄死他,江安宁,别拿傅家威胁我,我最讨厌受人威胁。"

  江安宁抬起头,就看见不远处的傅寒渊,还有……

  "江绾绾!"

  她尖锐的声音,似乎吓到了江绾绾。

  江绾绾睁大了眸子,靠在傅寒渊怀中,声音柔柔弱弱:"寒渊,姐姐她怎么了……"

  "乖,等她把孩子堕了,我立刻去给你找新的代孕妈妈。"傅寒渊轻声安抚道。

  江绾绾嘟起唇,天真烂漫的眸子看着她,说出的话却充满了恶意:"可是我想姐姐帮我怀。她那么喜欢你,肯定会好好照顾肚子里——我和你的孩子的,对吧?"

  说着,低下头,又染上几分哭腔:"姐姐,因为我,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怀上孩子,你为什么不肯帮我?"

  嘲讽和苍凉,肆无忌惮地在她血液中横冲直撞。

  江安宁双眸赤红地盯着她:"江绾绾,别忘了——是你打胎太多,留下后遗症,所以才不能怀孕!"

  话音一落,傅寒渊将江绾绾护在身后,淡邪的唇轻启:"去找傅一里。"

  听到自己儿子的名字,江安宁像是被人狠狠泼了一盆冷水。

  从心脏到肌肤,没有一处的温度是热的,冰凉得让她发颤发疼。

  "薇薇正在郊区静养,不能离开……"

  "你也知道她在养病,"傅寒渊冷哼一声,"你要是再耍花招,我就把傅一里从医院扔出去!"

  江绾绾低头,几不可闻地得意微笑。

  接着,她又抬头,低柔地说:"寒渊,这样不好吧,无论姐姐做了再多错事,她的孩子也是无辜的啊。"

  "你就是太善良了。"傅寒渊看着她,又是宠溺,又是无奈。

  江绾绾咬了咬唇:"我可以跟姐姐出去说说话吗?我有一些事,想跟她商量。"

  她无辜的小鹿眼看着男人,令傅寒渊升不出任何拒绝的心思。

  "好,"他转眸,又看向江安宁,警告道,"你要是敢再对绾绾做什么……"

  "我不会的。"江安宁低下头,紧紧攥住粉拳。

  傅一里是她的软肋。

  为了傅一里,她就算有满心的不甘,也不得不强忍下来。

  江绾绾佯装亲密地挽住她的手,走到了医院外。

  一离开傅寒渊,江绾绾脸上的笑便彻底冷了:"江安宁,我真是小看你了!"

  "不过,你以为你赢了吗?呵,江安宁,既然我回来了,我就要亲手折磨你,让你跟傅一里,不得好死!"

  语毕,就在江安宁还微微怔住的时候,她伸手,直接将江安宁推到了马路上。

  不远处,一辆蓄势待发的越野车立刻踩下油门,以两百码的速度朝着江安宁碾过来!

  倒在地上之前,江安宁听见江绾绾尖叫一声:"姐姐,对不起,是你先推我的!"第4章 "你就是太善良了。"

  保镖闻言,目目相觑,似乎也犹豫了。

  感觉到他们的迟疑,江安宁心里立刻升起了希望。

  傅老爷子,绝对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傅家继承人被堕掉的!

  就在她暗自松了口气的时候,身前,突然响起傅寒渊不冷不热的声音:"不去做手术,我就亲自弄死他,江安宁,别拿傅家威胁我,我最讨厌受人威胁。"

  江安宁抬起头,就看见不远处的傅寒渊,还有……

  "江绾绾!"

  她尖锐的声音,似乎吓到了江绾绾。

  江绾绾睁大了眸子,靠在傅寒渊怀中,声音柔柔弱弱:"寒渊,姐姐她怎么了……"

  "乖,等她把孩子堕了,我立刻去给你找新的代孕妈妈。"傅寒渊轻声安抚道。

  江绾绾嘟起唇,天真烂漫的眸子看着她,说出的话却充满了恶意:"可是我想姐姐帮我怀。她那么喜欢你,肯定会好好照顾肚子里——我和你的孩子的,对吧?"

  说着,低下头,又染上几分哭腔:"姐姐,因为我,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怀上孩子,你为什么不肯帮我?"

  嘲讽和苍凉,肆无忌惮地在她血液中横冲直撞。

  江安宁双眸赤红地盯着她:"江绾绾,别忘了——是你打胎太多,留下后遗症,所以才不能怀孕!"

  话音一落,傅寒渊将江绾绾护在身后,淡邪的唇轻启:"去找傅一里。"

  听到自己儿子的名字,江安宁像是被人狠狠泼了一盆冷水。

  从心脏到肌肤,没有一处的温度是热的,冰凉得让她发颤发疼。

  "薇薇正在郊区静养,不能离开……"

  "你也知道她在养病,"傅寒渊冷哼一声,"你要是再耍花招,我就把傅一里从医院扔出去!"

  江绾绾低头,几不可闻地得意微笑。

  接着,她又抬头,低柔地说:"寒渊,这样不好吧,无论姐姐做了再多错事,她的孩子也是无辜的啊。"

  "你就是太善良了。"傅寒渊看着她,又是宠溺,又是无奈。

  江绾绾咬了咬唇:"我可以跟姐姐出去说说话吗?我有一些事,想跟她商量。"

  她无辜的小鹿眼看着男人,令傅寒渊升不出任何拒绝的心思。

  "好,"他转眸,又看向江安宁,警告道,"你要是敢再对绾绾做什么……"

  "我不会的。"江安宁低下头,紧紧攥住粉拳。

  傅一里是她的软肋。

  为了傅一里,她就算有满心的不甘,也不得不强忍下来。

  江绾绾佯装亲密地挽住她的手,走到了医院外。

  一离开傅寒渊,江绾绾脸上的笑便彻底冷了:"江安宁,我真是小看你了!"

  "不过,你以为你赢了吗?呵,江安宁,既然我回来了,我就要亲手折磨你,让你跟傅一里,不得好死!"

  语毕,就在江安宁还微微怔住的时候,她伸手,直接将江安宁推到了马路上。

  不远处,一辆蓄势待发的越野车立刻踩下油门,以两百码的速度朝着江安宁碾过来!

  倒在地上之前,江安宁听见江绾绾尖叫一声:"姐姐,对不起,是你先推我的!"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爱你如坠深渊》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782.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