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至强斗魂》杜少甫东离青青染夜曦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至强斗魂》杜少甫东离青青染夜曦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挑战。

  银白的曙光渐渐显出啡红,朝霞映在了整个石城上空。

  杜家的门前,一大早就聚集起了大片身影,低声的议论汇聚成了热闹嘈杂的喧哗声,今天可是杜家招聘护卫的日子,有心参加的人早已经在擂台前排队,一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就算是无法参加的人,也是借此机会来看看热闹,开开眼界,毕竟这等热闹之事平常可是难得一见。

  杜家大门前,也出来了不少杜家之人,加上不少护卫在四周,倒是这热闹的场面中,也没有人敢闹事。

  "那不是杜家的那傻子少爷么,又在那荒山上犯傻了。"

  "那石碑好像不见了,怪事啊。"

  杜家外密密麻麻的围观者中,不少人遥遥望着杜家侧门之前那一座荒山,一个紫袍少年正在那荒山上捣鼓着什么,不用猜测,石城之内的人都知道那人怕是除了杜家的那傻子少爷之外,也不会有其他人了。

  这十年间,傻子少爷杜少甫的大名和轶事,私下里早就已经是人人皆知,家喻户晓,是石城茶余饭后间不得不提的话题。

  要说杜少甫,身为杜家的少爷,在这石城之内,也绝对算是天之骄子般的存在,只不过杜少甫六岁那年检验武脉,发现却是废脉一条,根本就无法修炼武道。

  在这武道昌盛,以武为尊的世上,无法修武的后果可想而知。本来凭借着杜家在石城现在的声望势力,一个杜家的少爷,就算是无法修武,在族中没有地位,不过至少是能够过上体面生活的。

  但祸不单行,就在检验处废脉的当天,这位杜家少爷一时心气不顺,狂风暴雨中,不知怎么的就跑到了那死地荒山上的石碑之前,结果一道雷击落在了那石碑上,石碑没事,这可怜的杜家少爷却是受到了无妄之灾,被雷劈的三天之后才苏醒过来。

  从那之后,这位少爷就经常跑到那石碑之前,一开始一站几个时辰,后来站的时间还逐渐越来越长,双眼痴呆,奇奇怪怪,有时候甚至对着那石碑手舞足蹈。

  一开始还有杜家的人去管,去找人医治,却一直毫无效果,所以时间久了之后杜家也只能够作罢。

  十年时间,这傻子之名也悄然从杜家传到了整个石城,谁都知道,杜家的少爷之中出了一个傻子少爷。

  "要是杜家的后辈都像是他一样,那今天就容易多了。"

  一个满脸胡渣,皮肤略微黝黑,体型魁梧的汉子望着远处荒山上的一道身影低声轻道。

  "杜家的小辈们出来了。"

  "据说这一次杜家小辈中杜宇和杜雪可是极强的,五品武脉的天赋,十四岁后天六重的层次。很有可能十七八岁就踏足先天境,十七八岁的先天境,那可是万中无一的。"

  随着杜家大门内十几个不凡的少年少女踏出走上擂台,一个个整齐而立,年纪虽小,却是已经气势不凡,令得喧哗的擂台前也顿时短暂的寂静了一下,一道道的目光都是落在了那十几个少年少女的身上。

  杜崎走上擂台,面对着擂台周围密密麻麻的围观者,道:"招聘护卫现在开始,三招不败者就能够成为我杜家的护卫。"

  "嗡!"

  一道低沉的钟声响起,招聘护卫正式开始,一个个早已经排队的大汉纷纷跃上擂台,和一个个少年少女交手在了一起。

  "铛铛!"

  "砰砰!"

  顿时间擂台之上金戈碰触,掌拳对撞的声音不时传出,加上周围不时的呼喊助威声,远远的就能够听到那热闹喧哗的声浪传出。

  所有的目光都是被擂台吸引,也没有人再注意那荒山上的少年身影。

  "石碑怎么会碎呢,这第一式之后应该还有第二式的啊。"

  荒山上,杜少甫在一堆碎石粉末内东扒西找,扬起大片灰尘,身上本来还有些像样的紫袍已经是灰尘遮盖,嘴中喃喃轻道,满脸尘土,倒是显得那原本就极为洁白整齐的牙齿越发的洁白干净了。

  "算了,看样子这里面是真的没有第二式存在了。"

  杜少甫从碎石中走了出来,双手拍了拍袍子,灰尘弥漫,刚毅锐志的脸庞上,目光透亮深邃,隐隐间有着精芒闪烁,此刻的模样,哪里像是满城声名在外的傻子。

  "轰。"

  手印凝结,杜少甫的掌心之内,一股黄色气流涌动而出,浑身紫袍一震,令得周围空间气浪波动,像是要将气流震碎一般,整个人也无端间多了一种莫名的霸道气势,"修炼成功了这第一式,武脉应该到了别人的二品左右了吧。"

  感觉着这十年时间领悟出石碑上第一式后身体内的变化,杜少甫脸庞上露出满意笑容,那石碑内神秘的第一式就是天生为了废脉者准备的一般,竟然是能够修复武脉,能够让废武脉者可以修炼。

  石碑上密密麻麻的秘纹裂缝,就和修复武脉有关。好歹也是出身修武世家,杜少甫感觉着自己此时身上的武脉层次应该是和别人的二品武脉差不多。

  不过杜少甫也发现自己此时身上的武脉层次似乎是有些特别,虽然是和别人的二品武脉层次差不多,不过又明显不是一般二品武脉的层次所能够相比的。

  修炼成第一式之后就能够让武脉修复到和别人二品武脉差不多,要是以后能够找到后面的第二式,第三式,那以后的武脉能够达到何等地步,这让杜少甫心中极为期待。

  "至少,以后能够修炼了,不过,这傻子的名头得想办法摘掉才好。"

  杜少甫手印一收,玄气徐徐消失在了掌心之内,目光笑意微露,自己乃是整个石城出名的傻子,这些年来,所有人都将自己真当成了傻子。

  对于傻子的名头,这些年杜少甫从来不在意,甚至乐得见到别人真当他是傻子,只有这样自己在石碑前领悟才不会有人打扰。

  但是现在已经领悟有所小成,一个傻子在修武之路上,可是得不到族中的资源支持,而现在资源正是自己需要的,何况每天被人当做傻子,也不是一件什么好事,这十年时间失去的东西,杜少甫觉得,自己也该慢慢要回来了。

  "砰砰!"

  杜家门口的擂台上,十几个十三四岁的杜家后辈少年少女,或赤手空拳,或刀剑在握,正和十几个大汉在交手。

  这十几个杜家后辈年纪虽然小,但面对着那些跃上擂台的大汉,却是显得游刃有余,几乎一招两招就能够将那一个个跃上擂台的大汉击败,令得周围不少的围观者暗暗惊讶,对于杜家也越发的敬畏起来。

  "不就是抗衡三招么,拼了啊。"

  "这一次一定要成为杜家的护卫,拼啊。"

  一个个大汉见到那些杜家的少年少女厉害,却是越发的兴奋了,若是他们进入杜家有幸修炼到杜家的一招半式,那不是就厉害了么。

  只不过那些兴奋冲上去的大汉,一个个能够支撑三招不败的寥寥无几,不到一个时辰下来,足足两三百人摩拳擦掌的越到了擂台上,但一个个都是不断被摔落在了擂台下,不过那十几个少年和少女,也是气喘吁吁,估计消耗的也差不多了。

  最后终于是有着二十人勉强支撑了三招,不少人的身上,都是带着伤势,但能够留在擂台上的,都是兴奋激动不已。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落在擂台上,杜少甫从荒山上走了下来,也没有人会注意到他。

  杜少甫挤进了人群中也看起了热闹,看着擂台上那些应该算是自己堂弟堂妹的出手招数,有时候还会眉头微皱,似乎是在琢磨着什么,然后双手在长袖中微微变化。

  "杜家的这些武技,怎么破绽百出,难道是我想多了么。"

  嘴中喃喃轻道,人群中,杜少甫面色越来越是疑惑,以前也看过家族内的人练习武技,那时候还丝毫看不懂,后来随着领悟石碑上的那一式,对于杜家的武技,感觉好像能够明白一些东西了。

  而到了现在,杜少甫看着那些家族的武技,却是明显的感觉出了不少的漏洞,很多都是破绽百出。

  "停,二十个名额已满,招聘到此结束。"

  当最后一个精瘦汉子以嘴中喷出一口鲜血为代价支撑下了第三招后,擂台一角的杜崎走上前来,望着此时那都支撑了三招的汉子道:"恭喜你们以后加入杜家护卫团,有伤势的待会到杜家的医馆免费治疗。"

  "多谢副统领。"

  二十个大汉高兴点头,身为杜家的护卫,这待遇就是不一样。

  "哎,名额就满了么,今天白来了。"

  "杜家的人还真是够强的,小小年纪就如此强悍!"

  随着杜崎宣布结束,不少原本等着上台的汉子后悔的场子都青掉了,早知道就早点来排队等着上场了,围观热闹的人群,也在兴奋的议论声中准备散去。

  十几个杜家后辈也是打算离去,对于他们而言今天只是初步试手,和平常族中的相互切磋,这种试手又是不一样的。

  "请慢。"

  就在此时,那二十个支撑了三招的汉子中,一个满脸胡渣,皮肤略微黝黑,体型魁梧的汉子向前跃出了一步,微微沉了沉色,然后望着杜崎,鼓起勇气道:"副统领,是不是只要击败或者平手了任何一个杜家主系小辈子弟,就能够成为护卫队长?"第三章一招秒败。

  "咦,有人要挑战护卫队长的职位啊,胆子可不小。"

  闻言,那写正欲散去的围观者顿时就停住了脚步,看样子又有热闹瞧了。

  十几个杜家的小辈子弟也都是转身留在了擂台上,各自目光对视一眼露出了笑意,既然是有人想要找虐,他们自然是不会客气。

  杜崎也颇有意外,微微抬头目光落在了那黑子的身上,刚刚此人在擂台上的表现他也有注意,此人应该正式修炼过武道,但武脉不高,修为也只是后天两重左右,但在这二十人中的却是属于绝对靠前的了。

  "你真要挑战护卫队长的职位么,有争取心是好事,不过这护卫队长的职位可不是好挑战的。"

  杜崎对黑子似乎是引起了一些兴趣,前院的那些后辈修为最弱的现在都是后天境四接近五重的层次了,此人虽然算是这些人中靠前的,但想要和那些后辈平手和击败,怕是除非出现奇迹。

  黑子在杜崎那无形气势下显得有些发颤,目光不敢直视,但想到能够成为杜家护卫队长之后所能够带来的好处,自己也有远方亲戚在杜家,也不怕先得罪这副统领了,微微咬牙,再次对杜崎说道:"难道杜家说过的话不算数么,怎么样也要让我试试吧。"

  "挑战护卫队长。"

  "杜家不能够出尔反尔吧。"

  一些好事之徒在人群中也是不适时宜的开始起哄,对于围观者们来说,还有热闹瞧,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了。

  杜崎目光从擂台四周起哄的人群中扫过后,然后目光望了望那有些不识抬举的黑子一眼,眼中抹过些许不悦,道:"既然如此,你要挑战杜家哪一位少爷小姐?."

  黑子吞了吞唾液,目光慢慢在此时那十几个早就对他虎视眈眈的少年和少女的身上望过,最后却是骤然一个转身,目光直视在了人群中的一个紫袍少年身上,道:"他应该也是杜家的少爷吧?"

  "杜少甫。"

  随着黑子所指,一道道目光最后都是穿过人群落在了那紫袍少年的身上,然后杜家的人率先面色变得奇特了起来,那家伙不是杜少甫还能够有谁,不知道这傻子什么时候来的,平常这种热闹可是见不到他身影的。

  擂台周围密密麻麻的围观者也随即都是落在了杜少甫的身上,众人这才发现,堂堂的杜家傻子少爷就在他们身边,刚刚竟然是没有人发现。

  杜崎望着不知道何时来了的杜少甫,也是脸庞暗自抽了抽,然后微微皱眉对黑子道:"不错,那是杜少甫少爷,自然是我杜家的少爷。"

  "那就没错了,我今天要挑战这位杜家的少爷,若是我胜了,应该就能够成为护卫队长了吧。"

  黑子嘿嘿一笑,目光可是极为微笑的落在了杜少甫的身上,杜家的情况他可是极为了解的,刚巧见到了那大名鼎鼎的杜少甫少爷也在场,这可是有如神助啊,那自然是不能够放过的。

  虽然挑战一个傻子的手段是无耻了一点,不过想起成为护卫队长后的好处,哪怕是被人骂骂无耻,黑子现在也认了,能够成为护卫队长,这才是最重要的。

  "什么……"

  "挑战杜少甫那傻……这家伙太无耻了。"

  所有在场的杜家之人的目光,无不是立刻就精彩了起来,谁不知道杜少甫是一个无法修炼的人,还是一个傻子,此时看那有些呆呆的模样,那绝对是如假包换的真傻啊。

  "黑子挑战杜少甫,这家伙还真是够无耻的,不过这下杜家可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

  "杜家的人莫非是不敢了,那就直接让黑子成为护卫队长吧。"

  "黑子好样的,干趴杜家的少爷,哈哈……"

  密密麻麻的围观者内,一道道的目光也是变得怪异了起来,对于那声名在外的傻子少爷,整个石城之内,又有几个人不知道。

  人群中那些好事之徒躲在角落,再次开始起哄起来。要是明着起哄,他们倒是不敢得罪杜家的。

  "这傻子,今天这场合跑出来是祸害整个杜家啊。"

  "这下可怎么办才好?"

  杜家的人都是暗自绯骂,杜少甫再怎么样也是杜家的少爷,到时候要是被一个护卫给一招打趴下了,杜家的脸也算是丢大了。

  这要是输了那点待遇是小菜一碟不值一提,可杜家的名声却是不能够丢的。

  杜崎脸庞抽搐,谁会想到此人会无耻的挑上杜少甫,今天这护卫招聘可是他负责的,要是令得杜家的名声受到了任何的一丝影响,怕是到时候他这副统领也没好果子吃了。

  "谁叫我,有人找我么?"

  人群中的杜少甫看完了台上的热闹,正打算离去,突然之间察觉到自己的大名隐隐间响彻在周围,所有人的目光也落在了他的身上,最后循着周围的目光将视线也落在了擂台上。

  周围的大声起哄和奇特目光中,黑子目光偷偷从擂台前杜家人群中扫过,见到他那远方亲戚也在其中,并没有多表露出什么来,胆子也是越发的大了起来。

  "杜家的少爷,请上擂台指教吧。"

  黑子望着擂台之下的杜少甫抱拳以礼大声道,不过眼中却是并没有对其他杜家之人的那般敬畏之色,反而是有着一些嘲讽笑意。

  "你要挑战我?"

  杜少甫一愣,这下听的明白了,然后稍稍抬头,眼中清朗的目光微微波动,望着擂台上的黑子,微微一笑道:"这样不太好吧,你先挑战我那几个堂弟堂妹最弱的一个,看看有没有一丝机会。"

  "咦,这傻子今天竟然说话了,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啊。"

  "这话说的,倒是看起来不是太傻啊。"

  "这傻子今天居然开口说话了。"

  听着杜少甫的话,杜家众人中,顿时有些目光就变得意外了起来。

  黑子望着擂台前的杜少甫,听着四周的起哄声,越发的壮胆了起来,反正他从杜家之内的那远方亲戚的口中得知,这一个无法修武的傻子少爷在族中也没地位,得罪了也不怕,目视着杜少甫大声笑道:"莫非堂堂的杜家少爷不敢和我交手不成,要是这样,那我是不是直接就能够成为护卫队长了。"

  "杜家少爷不敢上擂台啊。"

  "这堂堂杜家也不过如此。"

  周围不少起哄的声音越发的肆无忌惮了起来,人群中也出现了一些骚乱。

  "杜家的这位少爷,你是真的不敢交手么,那杜家就直接请我成为护卫队长算了吧,哈哈。"黑子大笑,越发得意了起来,能够让一位杜家的少爷在自己的面前如此吃瘪的,他应该是石城之内的第一人了吧,这种大风头,他可是还从来没有出过的。

  "既然你要坚持,那就如你所愿吧。"

  淡淡的声音字杜少甫的嘴中传出,在众多奇特复杂的目光中,杜少甫脚掌一朵地面,脚跟周围两股青色气流猛然喷出,借势身躯一跃,便是在擂台周围无数惊讶的嘘声中,直接出现在了擂台上黑子的身前,落地之处,擂台也是为之一晃。

  "不可能,怎么会……"

  瞧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杜少甫,黑子面色顿时震惊的呆滞了起来,就刚刚这一手,眼前的这杜家少爷真的是传说中的又废又傻吗?

  杜少甫出现在了黑子的身前,脸庞上的神色没有太多的变化,负手而立,紫袍微动,清朗的目光中,泛着清澈的目光,对呆滞的黑子轻道:"还不动手么?"

  "不可能,一定是老子眼花了。"

  黑子闻言,这才回过神来,刚刚肯定是自己眼睛花了,难道自己还怕一个傻子少爷不成,咬了咬牙,身子略微沉寂微躬,五指握拳,拳头之前虎虎生风,然后拳头之前三道朦胧的半虚拳影笼罩向了杜少甫而去。

  短短一瞬,黑子的三道朦胧拳影出现在了杜少甫的身前,三道朦胧拳影一缩汇聚成一点,一拳就砸向了杜少甫的胸口而去。

  "破!"

  蓦地,就在那拳头到了杜少甫胸口之时,杜少甫嘴中一道大喝声传出,喝声似龙吟九天,似神象长鸣,清朗的双眸中有着闪电般的光芒闪烁而出,周身紫色长袍刹那间猎猎一震,整个擂台再度一颤,以杜少甫双脚为中心,擂台上一道道裂缝龟裂蔓延开去。

  "咔擦!"

  所有的目光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喝震惊的还没有回过神来,包括是黑子本人,而随着一道低沉的闷响声中似乎是还伴随着骨头断裂的声音传出,众人眼前一花,然后便是见到一道魁梧的身影如同是断线的风筝一样倒飞出去,直接飞出了擂台重重的摔落在了擂台之下。

  擂台之上,杜少甫的身影依然是负手而立直直的站着,劲风带着紫袍微动,无端有着一股莫名的霸气激荡。

  "噗嗤!"

  黑子被震飞擂台后挣扎着爬起,捂着胸口下方一口鲜血喷出,看样子,肋骨绝对是断了几根,目光望着擂台上的那一个清瘦挺拔的紫袍少年,满目涌出震惊之色。

  没有几个人看清楚了,但所有的人都看到了,那传言中的杜家傻子少爷根本就没有出手,那一声大喝声下,黑子就直接被震飞了,神乎其技,令人叹为观止,亲眼所见也难以相信。

  整个擂台四周的起哄声嘎然而止,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幕,惊愕的下巴久久收不回去,对于那些刚刚起哄嘲讽的人来说,无疑是挨了一巴掌般,那真的是一个无法修炼的傻子少爷么。

  整个杜家刚刚出口不逊的人,此刻间的脸庞上也一个个不太自然,火辣辣的感觉爬满脸颊。

  "你们继续,我先回去了。"

  擂台上,杜少甫并没有再看擂台下的那黑子一眼,望着此刻间身边不远处的杜崎说了一句后,抖了抖双手紫袍长袖,然后跨步淡淡离去。

  "轰隆!"

  随着杜少甫离去,整个擂台一颤,随即从杜少甫刚刚所站之处开始,擂台开始龟裂破碎,最后整个擂台中央直接崩塌出一个大窟窿,周围众人接连退后。

  "咕咕……"

  擂台周围众人惊愕的面面相觑,不少人为之倒咽唾沫。第四章:神秘的石棺。

  可能是因为不少人都是到了门外瞧热闹,因此杜少甫在杜家内一路上也没有遇上什么人,也直接就回了自己所住的院子。

  其实杜少甫就是平常遇到了杜家的人,甚至是仆人护卫,也都不会理会杜少甫这一位杜家少爷的存在,这些年来在整个杜家,杜少甫就是透明般的存在。

  虽然是透明的存在,不过杜少甫住的地方倒是还不错的,极为宽阔的一座院子,整个杜家这种宽阔的院子也没有多少,只有几位德高望重的杜家长辈才有资格住的。

  杜少甫能够住这样的院子,其实也是沾了父亲的光,要不是他父亲乃是杜家现任家主的三弟,怕是他这些年也没有这个待遇,光是凭着他头上傻子少爷那四个字,这院子根本轮不到他住的。

  杜少甫到了院子中,一把靠背藤椅上,一个熟悉的醉汉正醉醺醺的沉睡着,怀中抱着一个葫芦酒壶舍不得松手。

  "爹,你怎么又在这喝醉了。"

  杜少甫走了过去,望着那一个被散乱的头发遮住一般脸庞的醉汉,眼中清朗的眸子中涌出心疼的目光。

  十六年来,杜少甫对于父亲杜庭轩最多的记忆,也便是院子中父亲经常抱着一个酒壶望着天空,酒气熏天,然后醉醺醺的睡去。

  "少甫,你回来了么,肚子饿不饿,去厨房找点吃的吧。"

  杜庭轩模模糊糊的醒了,抬手揉了揉惺忪迷糊的双眼,身子从藤椅上坐起,说话间嘴中还有着一股酒气喷出,个头比起杜少甫要高上一些,倒是一样的清瘦,从那散乱的头发下隐隐间能够见到,若不是酒气冲天,怕是那一张脸庞也极为英气的。

  "爹,我不饿,我扶你去房间休息吧。"

  杜少甫上前欲要搀扶父亲,却是被站起了身子的杜庭轩挡住了手,摇了摇手中的酒壶,笑道:"不用,又没酒了,我出去买点酒去。"

  话音落下,杜庭轩拖着醉态的身子已经摇摇晃晃的走出了院门,剩下杜少甫一个人在院中静静的站着。

  从有记忆起,杜少甫就记得那个酒壶是父亲从不离手之物,而母亲对于杜少甫来说,那完全就是陌生的毫无记忆。

  静静的站了一会,杜少甫在厅中找了一口水喝后,就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中,杜少甫盘膝而坐,手印凝结,一股玄气顿时在周身涌出,掌心之内,更加是如同有着符箓秘纹要喷薄而出一般,喃喃轻道:"这神秘的一式还真是不弱,还好只是稍微动用了一下。"

  清朗的眉目中露出了些许笑意,杜少甫刚刚在擂台上动用的正是这十年从那古老的石碑之内所领悟出来的一式,只不过却只是稍微用了一点力,因此对于那神秘的一式也越发的为之震撼。

  只有杜少甫自己最为清楚,石碑内的神秘一式不仅仅能够让自己的武脉恢复,还能够修炼出玄气,更重要的虽然这只是一式,却是包罗万象般,变化无穷,奇妙无比,也很是霸道。

  只是现在杜少甫也遇到了一个颇为尴尬的情况,体内空有玄气,可却是没有任何的修为境界。

  那一式虽然是能够修复武脉,也能够让体内修炼出玄气,可是那一式毕竟不是功法,无法让他拥有修为境界。

  也就是说杜少甫现在空有玄气在身,可是严格的说起来,他甚至连一重层次的后天武者也算不上。

  这世上修武之人的境界分为后天武者,先天武者,只有迈进了先天层次才能够算是一个真正的武者,但绝大多数人一生都可能是逗留在后天层次无法踏足先天,足见哪怕是能够修炼,先天层次也不是随便一个人都能够踏足的。

  虽然一直无法修炼,不过出身在修武世家,加上这些年也没有浪费时间,杜少甫对于自己现在的情况也比较清楚,后天武者层次分为九重,但自己身上有的玄气,加上那神秘一式的玄妙,怕是面对后天层次八重九重的都没有问题。

  "武脉恢复了一些,既然已经能够修炼,明天该去藏武楼找一套功法修炼了。"

  杜少甫心中琢磨着,那神秘的一式之后的招式无法得知所在,更加是无从该如何修炼了,因此目前来说,也只能够是先修炼一套功法,好让境界提升上去。

  没有境界,那神秘的一式都能够有着那般的威力,一旦境界提升上去,那神秘的一式也绝对会越发的强悍,这让杜少甫心中也很是期待。

  "继续领悟那神秘一式。"

  心中有所决定之后,反正每天也没啥事,杜少甫手印凝结,双眸微闭,开始进入了一种领悟状态之内。

  虽然十年的时间对于那古老的石碑内藏着的第一式领悟有所小成,不过杜少甫也清楚,对于那神秘的一式也只是有所小成而已,还没有领悟到完美层次。

  十年之前,检验出身负废脉,根本无法再修武之路上有所成就,这让杜少甫从内心深处无法接受,狂风暴雨中冲出杜家到了石碑之前想发泄一下。

  谁知道一道雷霆劈在了石碑之上,石碑无碍,落在石碑上的那一道雷霆却是通过石碑像是转移一般劈在了杜少甫的身上。

  三天之后,杜少甫才苏醒,昏迷的三天中,实际上他却是进入了一种奇妙的领悟状态,那一道雷霆劈下,古老的石碑内一片神秘的符箓秘纹伴随着雷霆也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那些神秘的符箓秘纹一开始杜少甫也不知道是什么,但随着在那种奇妙的状态中,杜少甫感觉着自己像是开窍了一般,最后从中得知那竟然是一招厉害的招式,那神秘的一招,竟然是专门为废脉者准备的一般。

  武脉分为一品到九品,一品最低,九品最高,武脉品阶越高的,修武一途上自然是成就越大,这是无数年来这世上不变的规律,也是不变的事实。

  杜少甫检验出的武脉是废脉,没有品阶的废武脉,可以说是压根无法在修武一途有所成就,练一些三脚猫把式来强生健体还差不多。

  那神秘的一招,让杜少甫从低谷中看到了希望,领悟那一招竟然是能够修复武脉,能够让废武脉者可以修炼。

  杜少甫再次到了石碑下,石碑上的那些裂缝,在杜少甫的眼中却是再不是简单的裂缝,而是一条条和人体有关的秘纹。

  那满满的裂缝,就像人体之内密密麻麻的经络一般,深奥无比,无比奇妙,最后能够领悟修炼成那神秘的一式。

  杜少甫沉浸在那等领悟中,就像是鱼儿进入了大海,无边无际,找不到出口。

  整整十年时间,杜少甫终于领悟出了那神秘的一式,也从领悟中得知,这神秘的一式应该不只是如此,后面应该还有第二式,第三式才对,只是杜家之前的那古老的石碑内,却是只有第一式。

  房间中,随着领悟,杜少甫也逐渐进入了一种忘我的状态中……

  清晨,万籁俱寂,东边的地平线泛起的一丝丝亮光,小心翼翼地浸润着浅蓝色的天幕,第一道阳光刺破黎明前的黑暗,跨越山峦,穿越海洋,最后笼罩在了石城之上。

  杜少甫也清醒过来,睁开双眼,眼前却是一片漆黑,但浑身却是轻快无比,像是被洗髓伐经了一般,说不出的舒服。

  "咔咔!"

  似乎是早已经习惯了一般,杜少甫伸手朝着上面一推,一声石板摩擦的咔咔之声传出,然后一块石盖滑开,杜少甫站起身来,此刻出现在了一副石棺之内。第五章:极品伏一白。

  石棺悬挂在一间青石古屋之内,青石古屋如同古老的宫殿,铺满的是斑驳的青石地板,整间石屋弥漫着古老沧桑的气息。

  石屋里面布置的也格外简单,只有一些杜家先辈牌位存在,而四面的青石墙壁上,刻画着一些神秘的符文印记,极其的玄奥复杂,痕迹也极其古老,整体来说,这青石古屋应该是一个祖祠所在。

  "又在这里面了。"

  整理了一下思绪,杜少甫丝毫也不觉得奇怪,这十年来,已经是不知道多少次醒来的时候是在这杜家的祖祠石棺之内了。

  杜少甫还记得大约也是十年前,自己清醒之后发现是在祖祠的石棺之内,当时可是吓的不轻。

  然后接连的每天早上清醒之后发现自己都是在石棺内,杜少甫也彻底被吓倒了,就找到了大伯二伯等人说起了此事。

  只是那时候已经是背上了一个‘傻子少爷’的名头,族中根本没有人相信他的话,甚至有人说,那是他自己顽皮,傻傻的爬到了祖祠内的石棺内睡着的。

  族中的一些长辈还特意警告杜少甫,祖祠内的石棺可是杜家先辈所留之物,不可冒犯,若是再爬进去石棺内,定然要受到严惩。

  这十年间,虽然不是说每天清醒都会在石棺之内,但是每一个月中,杜少甫都会有那么几天醒来之后就身在祖祠内的石棺中,对于怎么进去的,却是浑然不知。

  为了找到原因,杜少甫甚至数夜不眠不休,甚至装睡,但却丝毫无用,该早上出现在石棺内,还是照常出现在石棺内,对于怎么睡着的,还是浑然不知。

  所以到了最后,杜少甫也习惯了,也没有再和家族说起,反正杜少甫也清楚,就算是将此事告诉了族中,也不可能有人相信,还有可能为自己惹来族中的惩处。

  每一次从石棺内清醒,从一开始的惊讶和奇怪,到了后面,杜少甫便是开始有着期待和兴奋,因为每一次从石棺之内清醒之后,杜少甫就会发现自己能够得到巨大的好处。

  刚刚开始的时候,杜少甫发现自己每一次从石棺之内清醒出来,整个身上的衣衫都是被汗水侵的湿漉漉的,汗水浑浊乌黑,甚至带着臭味。

  后来次数多了之后,汗水也就越来越干净了,臭味也不见了。

  在这其中,杜少甫也自然是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好,每一次从石棺内清醒过来,身体都像是被洗髓伐经了一次,甚至是领悟起了那古老石碑的那神秘一式都轻松了很多,同时对武脉修复也有着不少好处。

  每次从石棺内清醒后,杜少甫都能够感觉到自己身上那废武脉的变化,似乎变得有一些和一般的武脉不一样了,但具体的变化,杜少甫自己也无法说出一个大概和详细来。

  "玄气又饱满凝实了一些,这石棺一定是宝物。"

  杜少甫跃下了悬挂的石棺,感觉着体内的变化,回头望着悬挂的石棺,清朗的目光中也泛起了些疑惑之色,可以肯定的是这石棺绝对是宝物。

  "该去藏武楼找一套功法修炼了。"

  杜少甫喃喃轻道,体内的玄气又凝实和饱满了不少,浑身都充满玄气一般,有着一种随时要爆体而出的感觉,这让杜少甫也颇有些凝重起来,玄气在体内像是真的爆炸开来,那可不是一件妙事。

  稍作收拾,杜少甫就离开了这杜家的祖祠,祖祠在杜家的后山,不知道是杜家哪一位先辈,将这祖祠弄的颇为隐蔽,因此平常也没有人注意此处,也不会有人没事跑来祖祠。

  藏武楼,杜家收藏武技功法,还有所有贵重之物的地方,也是杜家绝对的重地。

  藏武楼,杜家的长老也不是说来就能够来的,后辈们想要来挑选武技和功法,也是需要每一次奉命过来才行。

  不过每一次去藏武楼的杜家后辈,就算是奉命前来,也不一定能够就顺利拿到功法和武技,因为看守藏武楼的是伏老。

  想要打发伏老,每次不带点好吃的或者是好玩的,除非是这位伏老心情极好,要不然的话,就别想得到武技或者是功了,正常的手段在伏老的面前根本行不通。

  伏老可不是一般的正常人,就算是不让人进去藏武楼,所有人也都只有老实的等着。

  伏老,名叫伏一白,整个杜家都知道,家主在这伏老的面前,也是要躬身作揖,尊称一声伏老,地位可想而知。

  据说伏老在杜家的时间已经很长了,上上任杜家家主在世的时候,伏老就在杜家,可以说现在的伏老在杜家,已经是绝对的三朝元老。

  杜家中,有的人说伏老有修为,有人说伏老没有修为,也有人说伏老会一点点修为。

  但伏老到底有没有修为,从来没有人真的知道,因为杜家最年长的杜家长者,也从来没有见到伏老出手过。

  不过这并不会多影响这一位伏老在杜家三朝元老的地位,何况还看守着藏武楼,这就令得伏老在杜家的地位更高了。

  藏武楼,一共三层的宫殿建筑,坐落在杜家中央,面积并不大,也不宏伟,还显得有些破旧,不过自有一股难以言叙的古老韵味。

  杜少甫到了藏武楼之后,一个衣衫褴褛,一头白发上还夹着几根杂草的邋遢老头,拿着一个也不知道用了多少年的破旧扫帚正在左一下,右一下的扫着藏武楼外的地面,扬起大片的灰尘。

  正在扫地的邋遢老头感觉到了有人前来,抬头一望见到是杜少甫的身影之后,顿时面色大变,头也不回的就打算离去。

  "咳……"

  杜少甫故意干咳了一声,望着正打算离去的白发老头,张了张嘴,颇为熟络和亲热的说道:"老白,你扫地啊?"

  听到杜少甫的声音,转身的老头面色立刻就难堪了起来,转身走向了杜少甫,满脸褶子的脸庞上却是拼命的挤出了一丝笑容,呵呵一笑,显得极为厚贼,道:"大哥,我刚刚没看到你呢,你怎么来了?"第六章:紫气朝阳经。

  此刻,若是杜家有人见到这个老头如此称呼杜少甫,估计整个杜家也要被掀翻半边。

  这老头是谁,伏一白伏老啊,家主在其面前都是要躬身作揖的人,可是却称呼一个杜家的傻子少爷为大哥,这不让人震惊才怪了。

  "我来看看你,顺便想去藏武楼转转。"

  杜少甫似乎是对伏一白的表现很满意,倒是伏一白一听说杜少甫想要去藏武楼,顿时就瞥了撇嘴,露出那有些泛黄的老门牙,望着杜少甫道:"你又去里面做什么,你要知道,不是谁都能够随便进出藏武楼的。"

  "别忘记了,我是你大哥,怎么,有意见?"

  杜少甫直直的瞪着伏一白,可没给这老头什么好脸色,挑了挑眉头,淡淡说道:"当初怎么发誓来着,谁输了,就叫赢的人大哥,以后就要无条件听大哥的,有违此誓,一辈子尿频尿急尿不尽,另加屁股长痔疮!"

  "没意见,没意见,谁叫你是我大哥呢。"

  听着杜少甫的话,伏一白顿时就萎了,脸庞挤出了灿烂的笑容,呵呵一笑,小声道:"你进去吧,我帮你看着点,想看什么随便看,有什么需要的随时找我。"

  "嗯,老白,我就喜欢你这态度,放心吧,我也答应过你,不会在人前不给你面子的。"杜少甫满意的拍了拍伏一白的肩膀,然后大步走进了藏武楼。

  "这小混蛋要是真傻该多好,可惜是假傻啊。"

  望着杜少甫的背影,伏一白恨的牙痒痒的,早知道当初就不发那么毒的誓了。

  想起当初打的那个赌,伏一白现在还欲哭无泪,好几年了都难以想明白,他怎么可能会输呢,还是输给一个傻子。

  这辈子打赌,伏一白就输了这么唯一的一次啊,还输的不明不白的,那毒咒也是他发的,想起那毒咒,伏一白就不由摸了摸自己的干瘪屁股。

  "伏老,我奉命可以去二楼挑选一套武技。"

  就在这时候,一个华服少年高高兴兴的跑了出来,能够来藏武楼挑选武技,那可都是在族中获得了奖赏的。

  "挑什么武技,学那么多武技有何用,贪多嚼不烂,先给我把地扫了。"

  伏一白心情本就不是太好,面色顿时一沉,直接将手中的破旧扫帚扔给了那少年后,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

  "是,伏老。"

  少年刚刚高高兴兴的脸庞就变得委屈了起来,却是完全没办法,将扫帚抓在手中,老老实实的开始打扫起来,压根就不敢偷懒。

  藏武楼,杜少甫不是第一次来了,虽然每次来的都不是太过于光明正大,但对于杜家的功法和武技所摆放的地方倒是一清二楚。

  这一次进来藏武楼的目的,杜少甫就是想要找一套合适的修炼功法。

  功法有着天地玄黄四种层次,最强的为天级,最低的为黄级,每一种品阶之中还分为初品,中品和高品三种。

  杜家主系族人修炼的功法,主要的有三套,据说最强的一套功法叫做‘紫气朝阳经’,品阶到了玄级初品的地步了,只有家主和极其少数的族中重要之人才能够修炼。

  而其他的族中子弟,则大部分修炼的都是‘玄阳浩气诀’和‘明月诀’,也是到了黄级高品层次。

  杜少甫驾轻就熟的上了藏武楼的第三层,那是杜家高品武技和功法所在的地方。

  既然打算要修炼功法,杜少甫就打算修炼高品的,反正族中没有人理会他,有些违规的地方也顾不得了,有时候被人当做傻子,也是有傻子的好处的,万一被发现了也没办法,自己先修炼再说。

  藏武楼的第三层极为宽阔,并没有摆放太多的东西,透着一股古老的气息,当然,能够这么直接进来藏武楼第三层的人,怕是除了杜家家主之外,也没几个人能够像是现在杜少甫这样能够随意就跑到第三层来了。

  "紫气朝阳经放在哪呢?"

  杜少甫想要找杜家现在最高的紫气朝阳经,却发现这第三层内找了一圈也没有,倒是见到了‘玄阳浩气诀’和‘明月诀’,只不过这两套功法,杜少甫并不想修炼。

  "咻!"

  蓦地,正在到处寻找紫气朝阳经的杜少甫,身后突然传来了破风声,一股劲风转瞬间到了身后。

  "是谁。"

  杜少甫目光骤然精芒闪烁,本能反应下,脚步急速而退的同时侧身而转,手印凝结,周身一股玄气外泄,然后玄气在周身旋绕出一道道诡异的弧线最后在掌心汇聚,五指握拳,一道拳印凝聚,隐隐间有着符箓秘纹跳跃,直接对撞在了刚刚身后的劲风之上。

  "嗤啦!"

  劲风溃散,吹起杜少甫额前的发丝,脚步踉跄向后震退了三步,最后靠在了墙壁上才稳住身子,抬头目光望去,刚毅锐志的脸庞上那漆黑明亮的双瞳眨了眨,整个藏武楼第三层空无一人,就连鬼影也没有见到一个。

  "咦,这是什么。"

  没有见到任何人影,杜少甫却是见到了一个特别之物,一个物件不知怎么的就从上面墙壁楼阁角落的一个夹缝内掉了下来,刚好掉在了杜少甫的额头上。

  要不是刚刚这退后的数步摇动了墙壁,怕是墙壁楼阁夹缝内的东西也掉不下来。

  杜少甫伸手握住了此物,乃是一个泛着古铜色的小塔,只有大拇指大小,显得很不起眼,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灰尘,看样子平常也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此物。

  打量了这不起眼的小塔一会,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可能就是一个小玩意而已,杜少甫心中更多的还是在惦记着刚刚到底是谁在偷袭自己。

  "到底是谁。"

  将那小塔顺手收起放进了怀中,杜少甫还在疑惑刚刚到底是谁在对自己出手,随即也只能够打算先出去再说。

  虽然没有找到紫气朝阳经,但既然来了藏武楼,以杜少甫的性格也不会空手而回,修炼不了紫气朝阳经,但是武技还是能够修炼的,怎不能够以后一出手就动用那神秘的一式。

  稍微看了一些武技的介绍,杜少甫拿起一套武技就塞进了自己怀中,接着似乎是旁边看到了什么特别之物,也顺手就收了起来。

  最后杜少甫又到了藏武楼第二层又去找寻了一番,然后才满意的离去。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至强斗魂》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775.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