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兵种神将》宋楚扬林芳菲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兵种神将》宋楚扬林芳菲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 凶悍车技

  苏南市西部,盘山公路,一辆普桑急速飞驰,一路上不断出现"此路不同,禁止通行"路牌。

  宋楚扬叼着烟,悠哉急转弯,加大油门,丝毫不顾路牌提醒。

  "老大你疯啦,我早就把安全路线发给你了,你为了省点时间至于么!"电话那头焦急的声音传来。

  "我是老大,做事需要听你安排?麻溜点发份地图来。"宋楚扬挂档,一脚地板油,普桑发出暴躁的轰鸣声。

  蛇盘山,位于苏南苏北市中间,路况极差,车祸极多,十年前就被政府禁止通行。

  新建的十车道高速公路,直接将蛇盘山给绕开,虽然远了一点,但胜在安全。

  除了飙车党,还真极少有人会选择这条路通行。

  "老大,各种导航都没有这路段路况,我黑进军用卫星,给你发了一份,你现在调头还来得及。"电话里劝说。

  滴,宋楚扬挂了电话,将手机扔在副驾驶座位上。

  看了一眼工具箱上的照片,宋楚扬嘴角不禁浮上了一丝笑容,这美女的颜值和身材,啧啧!

  一回国就有这样的如花美眷在等着自己完婚,这么好的待遇,老子兵王都不想干了,让我绕一个大圈浪费时间,怎么能答应?

  突然,一阵急促的喇叭声传来,打破了宋楚扬的思绪。

  随即便是,狂暴急躁的引擎轰鸣,轰轰!

  宋楚扬当兵王多年,世面见的多,光一听声浪,这车至少三百万。

  声浪越来越近,加之大灯照射,黑漆漆的山腰上,一片明亮,宋楚扬从反光镜看到,一辆玛莎拉蒂从身后疾驰而来,这速度,简直是那生命开玩笑。

  几秒过后,玛莎拉蒂GC已经贴近了宋楚扬,宋楚扬让开道,让对方通过。

  谁知道,对方超过时,扔出两个酒瓶,一个砸在引擎盖上,一个砸在挡风玻璃上。

  "麻痹,老子都让道了,还敢这么嚣张?"宋楚扬方向一打,一脚油门,快速占回道,点了根烟,保持八十多码速度,悠哉的开着。

  宋楚扬的车技是盖的?不想让道,对方左突又超根本没机会过去,喇叭嘀嘀嘀的狂按,发泄不满。

  到了下一个转弯,机会出现,瞬间一脚油门,唰的一下超了过去。

  宋楚扬微微一笑,教训一下也就算了,谁知,对方降下窗户,对着宋楚扬大喊道:"我说这么大年纪的,在哪待着不行?弄辆破普桑在这里装比,你这是作死啊!自己作死就算了,别害我们!"

  "麻痹,就这速度,还飙车?你就慢慢爬吧!"

  两句嘲讽后,一脚油门,连串的声浪暴起,玛莎拉蒂拉远距离。

  宋楚扬刚要开骂。

  突然间!

  这玛莎拉蒂猛的一脚刹车,宋楚扬急忙跟着刹,差点追尾!

  下一秒,对方又一脚油门,双方拉开距离,疾驰而去。

  "嚓!心里这么阴暗?车好,却用错了地方。"宋楚扬扔掉烟头,真是被这垃圾给气到了。

  辱骂不说,还玩阴的!

  "麻痹的,老子玩车时,你这小屁孩还在玩泥巴呢,真当老子好欺负啊!等着!"宋楚扬方向一打,普桑急速内切,一脚油门轰上。

  为了减少离心力,加快前行,追上前车,宋楚扬选择内切贴边而走!

  簌簌的碎石滚下,掉落黑不见底的深渊!

  谁敢这么玩命?但宋楚扬敢!

  强大的心里素质,高超的车技,宋楚扬的普桑贴身峭壁急速前行。

  一分钟之后,宋楚扬追上了玛莎拉蒂,内切并排而走,左侧两只轮胎,一半都不在地上,这比刀尖跳舞还要危险!

  宋楚扬却淡定的如同古井!

  没一会,追上了!

  车窗放下,中指竖起,宋楚扬咧嘴道:"小娃娃,就你这技术,乖乖在电脑上玩极品飞车吧。"

  两车在狭窄的路段并行,轻微擦碰。

  对方吓了一跳,急往内打了方向,宁愿侧边刮花,也不愿被挤近崖边。

  再一看,竟然是刚才那辆普桑,顿时气急败坏的吼叫道:"一辆破普桑还敢来挑衅,老子要完爆你十条街!"

  "来嘛,车技不行,别说玛莎拉蒂,就是蒂拉莎玛也没用,蒂拉莎玛?咦?莎玛特?果然如此,哈哈!"宋楚扬大笑着扬长而去。

  路况越来越复杂,连续的不规整S弯,宋楚扬叼着烟,左手扶着方向盘,右手放在手刹上,连续的几个甩尾,平线切角,在不规整S弯上如履平地。

  身后的玛莎拉蒂越发着急,如果是直线狂飙,八缸发动机可以将普桑爆的只剩渣渣,可是在S弯!

  "麻痹,这口气忍不下!"此人微微松开油门,将车道让给了宋楚扬。

  "老子超不过你,可以撞你,哈哈!"此人大笑起来,一脚油门轰下,从身后顶了上来。

  砰!一声爆响!

  追尾了!

  宋楚扬差点撞上挡风玻璃,方向往左一打,一半已悬空的右前轮,打了回来。

  宋楚扬急扣上安全带,狂骂道:"你麻痹,现在的神经病太多了,飚不过老子,竟然想撞死老子!"

  点了一根烟,宋楚扬嘴角浮现邪笑,很好,既然对方耍阴的,想谋杀,就别怪我下黑手了。

  宋楚扬目光看着前方,心中默默计算撞击时间。

  哐!

  又是一声!

  普桑后备箱已经憋进去了!

  哐!哐!哐!对方越撞越来劲,丝毫不顾玛莎拉蒂的车损,疯狂的撞击,将怒火撒向普桑。

  很快!

  后保险杠裂了,后备箱连续憋进,三厢成了两厢!

  眼看对方又一次撞来!

  算准时间的宋楚扬猛的一别方向!

  急拉手刹,嗤!橡胶在地面狠狠的摩擦,留下深深的印记,手刹上的巨大反馈力,导致宋楚扬右手青筋虬结!

  普桑如电般急转掉头,玛莎拉蒂在电光火石间被错开。

  下一秒,就要冲出路面,坠入悬崖!

  "啊!"杀马特双眸瞪大,暴起尖叫。

  条件反射般,急打方向,捡回了一条命。

  杀马特脸色惨白,连吐重气,妈妈呀,捡回一条命。

  越想越不甘心,刹车,减速,掉头,去找宋楚扬算账。

  谁知,宋楚扬的普桑停在原地,动弹不了了!第二章 暴打杀马特

  刚才的连续被撞,加上急转漂移,老迈的普桑,直接熄火了。

  "哈哈,车不行,技术再好有卵用,有种来追我啊,哈哈,笑死人了!"杀马特开车玛莎拉蒂回头停在宋楚扬边上,大笑讽刺道。

  "这坏在半山腰,打电话喊拖车估计得折腾半死吧,希望你能喊到人哟,拜拜!"杀马特挥挥手,对着普桑喷了好一会尾气,挂档离去。

  "麻痹,老子还要见媳妇啊!小子,这仇老子记住了!"宋楚扬一拳砸在方向盘上,恼火道。

  快速下车,打开引擎盖,宋楚扬眯着眼睛查找故障,只能搭根线了,肯定撑不到苏南市区。

  宋楚扬嘴角一扬,心中有了妙计。

  五分钟之后,普桑晃晃悠悠的朝山顶开去。

  蛇盘山山顶,很多的纨绔,豪车,美女,烧烤架!

  一处火堆,围着七八个人,男女都有,各种发色,各种造型,就没一个正经的。

  一杀马特,搂着一女人,女人手里拿着喜力啤酒,自己抿一口,然后喂给男的喝,嘻嘻哈哈闹做一团。

  火堆旁的跑车,堪比一个车展。

  哒哒哒,宋楚扬的"两厢普桑"华丽丽的登场,三秒之后,一声呜咽,引擎盖白气直冒。

  小伙伴们陷入石化,三秒之后,爆笑四起。

  有人甚至朝着普桑砸酒瓶,朝着宋楚扬做起了loser手势。

  "谁啊?这车还敢来?"

  "垃圾,报废车还不滚蛋?丢人现眼!"

  宋楚扬下了车,丝毫不受影响,目光环视四周,最终落在了一个大的报废油桶那。

  玛莎拉蒂和它的主人。

  那货左拥右抱,和两个美女在嘻嘻哈哈的说着什么。

  宋楚扬抽出一根香烟,点上,慢慢悠悠的朝着杀马特走去,脸上虽然挂着笑意,但特别的渗人!

  那货摸了一把美女,卖弄起刚才的表现:"嘿嘿,真过瘾,可惜没拍下照片,你们不知道有多帅,玛莎拉蒂在S弯狠撞普桑,那普桑根本只有打转本事,要不是哥手下留情,这货就栽悬崖了。"

  真心吹牛不打草稿的。

  "虎哥,你当时怎么做的,快跟咋讲讲细节啊,下次咋也好用这方法修理人!"旁边一个跟班小弟谄媚着问道。

  "那!贴上去的时候,一定要控制好方向,进S弯的时候,带点手刹,对方刚要出弯时,一脚油门,松手刹,直接顶上去!啧啧,就像你们滚床单那样,凶悍不留余地,狠狠的一下!"

  "连续几个弯下来,嘿嘿,别说没有车身稳定系统的普桑,就是同样的玛莎拉蒂,也得嗝屁,这不,普桑歇菜了,晾在半山腰,哎,老子看他可怜,放他一马!"

  "哈哈,老大,就是彪悍啊。"

  "老大,那货待在那肯定哭比比了!"

  "老大,肯定爽死了吧?"

  杀马特灌了两口就,飘飘然道:"爽,爽翻了,老子本来还想在耍耍他,可惜他停那不动了,我就转回去,请他吃了一分钟的尾气,那滋味,哈哈,爽翻!"

  说到这里,杀马特狠狠的捏了一把美女。

  美女眉头紧皱,但还是露出笑容,在他怀里扭捏了一下:"讨厌!"

  "哈哈!下次带你一起撞人,爽的很。"杀马特眉飞色舞道。

  "虎哥牛的一塌糊涂。"

  "虎哥,下次也让我们见识见识。"

  "没事,喝完酒,再去看看,那王八蛋车要是好了,再撞他一次。"杀马特笑道。

  宋楚扬已经来到他们身后,刚才的一席话,听得是清清楚楚,眼皮微眯,抽完最后一口气,扔下烟头。

  宋楚扬拍了拍对方肩膀,笑眯眯道:"王八蛋说的谁呀?"

  杀马特一愣,转过头,瞧见是宋楚扬,顿时乐了,抖着脚,学着街头篮球里的样子,摇着手指道:"说曹操,曹操到啊,车修好了啊?怎么?咋们再飚一次?"

  宋楚扬嘴角一扯道:"可以啊,但先要热热身!"

  话没说完,如电般出手,瞬间抓住对方摇动的手指。

  "摇啊,你再摇下给哥看看。"宋楚扬人畜无害的笑着。

  "啊!痛!"杀马特痛的龇牙咧嘴,想要挣脱,但是,手指就像是被钢钳夹住一般,越扯越痛。

  杀马特急忙靠近宋楚扬,以缓解疼痛。

  "跪下!"宋楚扬冷声道。

  "你!你有种掰断!"杀马特骂道。

  咔嚓,话音未落,食指断了,杀马特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周围的纨绔,本来散落在各个圈子,听到惨叫,纷纷起身,朝这边拢了过来,手里头有酒瓶,棒球棍,扳手之类。

  "麻痹,大家打死他!"杀马特呼唤众人。

  砰!一拳砸在他脸上,杀马特满脸开花。

  宋楚扬笑道:"刚才不挺牛的么?怎么现在就想找帮手了哈?"

  "你!"众人脸上微微发烫。

  宋楚扬丝毫不在意人多,狠狠的补了一脚:"怎么样?人多就不打你?还在老子面前装比么?"

  大家看到宋楚扬这么不讲道理的手段,全都傻眼了。

  他们平时也打架,但基本都是以人多势众吓住对方,然后一拥而上,拳打脚踢,跟踢足球没啥区别。

  可现在,对方不但不怂,反而更加嚣张,一时间,他们的火气被恐惧给压制了。

  这货到底什么来路?

  打人这么凶?到底为什么啊?连理由都没说。

  说毛理由,杀马特惹毛了宋楚扬,宋楚扬上来就打,一下比一下狠,这就是他的风格。

  "你们上啊!"杀马特惨叫连连。

  可是,大家都有点懵,没人上前,反而纷纷向后,让出一个圈,宋楚扬就这么一下一下的揍对方。

  没一会,杀马特已经惨不忍睹了,估计也很难认出来,就在地上不时的打滚。

  宋楚扬一把将其拎小鸡般拎了起来,将他拎到玛莎拉蒂的边上。

  砰的一脚,踢在他腰上,砰!杀马特的脸与引擎盖来了个亲密接触。

  宋楚扬摁着他的脸,叼着烟问道:"你不是很会撞么?来啊,我让你多撞你下!"

  砰砰砰,杀马特的脸一次次撞着引擎盖。

  眼看叫声都没有了,宋楚扬还在那撞,刚才憋了一肚子火,这杀马特发哪门子神经,竟然想把自己撞到山下去,这还能饶过他?

  突然!宋楚扬耳朵一动!第三章 谁敢再嚣张

  宋楚扬急忙向一侧躲开,一个酒瓶擦着他的脸砸在了挡风玻璃上。

  轰的一声,炸开,火光四溅。

  "擦!敢偷袭老子!"宋楚扬火冒三丈,这群屁孩竟然玩偷袭,还把汽油撞在瓶里。

  众人顿时楞了,这人绝对练过,后脑好似长了眼,这样的偷袭都能躲开。

  愣神的恐惧,宋楚扬已经快步赶来,一个飞腿,将刚才偷袭之人给踢飞。

  "冲啊!"

  "我们人多,干死他!"

  宋楚扬冷笑着扑上去,一拳一个,一脚一个,从不打第二下,只是几秒钟,已经放翻七个。

  剩下等人拎着棒球棍,酒瓶步步向后退去,他们怂了,真没见过这么猛的。

  宋楚扬一个跨步,一把揪住一人的头发,将他拎到了火堆前:"怎么?你也想用火烧我啊?"

  "没错!老子要烧死你,为虎哥报仇!"这人咬牙切齿。

  "呵呵,还挺有骨气的。"宋楚扬冷笑着,将他手里的酒瓶夺下,将里面的汽油浇在他头上。

  然后猛的将他往火堆前靠!

  "妈!"那人闭着眼睛,惨叫连连,以为要被烧死了,吓得当场就尿了。

  "就这怂样还玩火?"宋楚扬乐了,一巴掌将其扇飞。

  宋楚扬回头,眯着眼睛看着其他人,眉头一挑,道:"怎么样?还要打么?一个个偷袭太慢了,你们速度一起上,我还急等回家见媳妇呢。"

  此时,宋楚扬已经不是普通人,火光映照在他邪气的脸上,微笑变得狰狞,如同戏谑的恶魔。

  纨绔们想逃,可是心有不甘,这么多人被一人欺负的跑路,以后在这圈子还怎么混?

  "麻痹啊,兄弟们,一起整死他!"

  "这是我们的地盘,弄死也别怕,开普桑的穷比,我爸能摆平!"

  "我舅也能摆平,大家下死手!"

  这么一喊,如同打了强心针,不多的勇气,顿时暴涨起来。

  抄家伙,酒瓶,扳手,棒球棍,燃烧的树杆,握在手里,冲向宋楚扬。

  一时间,整个蛇盘山上怒吼,嘶喊声,绵绵不绝。

  宋楚扬满意的笑道:"一群小撸瑟,这么想死,那我便成全你们了!"

  话音未落,一个杀马特手中酒瓶砸在宋楚扬脑袋上,砰的一声爆响。

  宋楚扬纹丝不动,连血都没出。

  "什么?"杀马特看看手里的半个酒瓶,愣在那儿。

  "滚你麻痹!"一个飞脚,送他十米之外。

  其他几人已经冲到跟前,宋楚扬化掌为到,连劈数下,全部脖子一扭,栽倒在地。

  咔嚓!一条粗链子,猛的套在宋楚扬脖子上!

  不等对方用力,宋楚扬急速一个翻身,反手一拉,对方一个狗啃泥。

  宋楚扬将铁链子套在他脖子上,将他勒晕过去。

  各种手段齐上,但是全被宋楚扬给破解,上来的人,没一个还能站着。

  宋楚扬一边打一边骂:"麻痹的,欺负你们就跟欺负小学生一般,不过,你们也太不像话了,老子今天就做一回老师,好好教教你们做人。"

  "就这种身手,还飙车?还想打群架?一个个杰森斯坦森来了啊?"

  "把老子弄死,你爹能摆平?你舅能摆平?刚才谁说的?举个手?"

  没人举手!

  "没人举手是吧?你们就一起挨打!"宋楚扬一路过去,见到站着的就放翻,再敢爬起来的,再次打倒。

  没一会,那些没晕的杀马特,老老实实的趴在地上,不敢再爬起来了。

  局面控制了下来,宋楚扬掏出白沙,点上一根,舒服的吸了一口。

  眯着眼,微笑着看着众人,随即来到玛莎拉蒂前,照着反光镜,梳理了一下头发:"马上要去见媳妇,还好没破相!"

  杀马特们面面相觑,大哥,你这是什么路数?!

  猛的,宋楚扬发怒道:"特么混账,老子三十块钱刚做的离子烫都给你们弄乱了!你们必须赔!"

  杀马特再次面面相觑,大哥,都什么年代,还离子烫,你从哪里来的!

  四处火光,热浪滚滚,但是,除了宋楚扬,没人敢说话,气氛极为肃杀。

  "到底赔不赔?"宋楚扬再次问道。

  "赔!你说咋赔?"有人害怕的试探问道。

  "对啊,大哥,我们服了,放过我们,你开个价吧?"

  宋楚扬抽了口烟道:"老子本来急等着去见媳妇,现在车被你们撞废了,发型也毁了,我媳妇见到我这样,还不骂死我?"

  艾玛,他这么凶悍的人物,还怕媳妇?果然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大!大哥,这里这么多车,你看中哪辆,开走即可,跟你换普桑。"

  宋楚扬满意的点点头,笑道:"你们看看,你们看看,原来一个个眼比天高,嚣张的不得了,经过我的悉心教育,立马就上道了,会做人了。"

  "是是是!大哥教育的好,教育的好。"杀马特刮花的脸上露出违心的笑容。

  "可是,我这普桑不值钱啊,我要是跟你们换,这不是强买强卖么?我这么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怎么能做这种事?"宋楚扬有些犹豫的掏出根烟。

  有个杀马特,壮着胆子,爬起来,赶紧给点上火,陪笑道:"大哥什么话,你这普桑原装进口限量版,现在已经停产,极具收藏价值,你看那些古董老爷车,都卖到上千万了。"

  宋楚扬满意的拍拍他的脑袋:"嗯哼,你小子不错,可以做让你做班长了。"

  "班长?哦!谢谢班主任,谢谢班主任栽培。"杀马特一愣,顿时回过神,立即拍马屁道。

  "行了,我就开那辆捷豹吧,以后这个班就交给你管理了,好好带带他们,别一天到晚的惹是生非,好好学习是王道,知道了吗?"宋楚扬掐灭烟头。

  "是,班主任放心,请走好。"

  宋楚扬走到普桑那,将媳妇的照片取下,进了捷豹,一脚油门,捷豹飞驰而去。

  一个纨绔不服气道:"老大,咋们就这么算了吗?摇电话,喊几卡车兄弟,让他们在山下堵路,砍死那装比犯!"

  啪!一记狠狠的耳光扇来,"班长"火冒三丈道:"摇你麻痹的摇,你想作死,现在可以去追他!你没看出来么,他刚才只是教训我们一下,要不然咋们全部嗝屁!我们和他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好么?赶紧收拾下,还能动的都他娘的别趴着了,将昏迷的送医院。"

  捷豹在山路上疾驰,宋楚扬玩了几个惊险的漂移,骂骂咧咧道:"这么好的跑车,在那些废物手里,真心玩渣了,哎。"

  几个轻点脚刹后,一脚刹车,极佳的制动性能,捷豹停下,宋楚扬解锁后备箱,大声道:"行啦,出来吧。"

  过了几秒,丝毫没有动静。

  宋楚扬哂笑道:"嘿,小妮子还挺倔的,不怕我是坏人?"

  宋楚扬点了根烟,大声道:"你要再不出来,我就连续几个甩尾,把你甩的吐出来!"

  咔哒,后备箱开了,慢慢探出一个脑袋,然后整个人缓缓爬出后备箱!第四章 风一样的男子

  小皮裙,高跟鞋,紧身短袖,头发很乱,五官倒是精致,可惜,左边假睫毛耷拉了下来。

  姑娘刚想说话,胃部急剧翻涌,连续干呕了几下,脸红彤彤的,支支吾吾道:"那个!我!你?"

  宋楚扬弹了弹烟灰,笑呵呵道:"刚才揍他们的时候,我就看到你钻进了后备箱,要不然我怎么偏偏选这部车呢?"

  姑娘脸更红了,前番的事情很复杂,有一点,她确实不是和飙车党一伙的,而是另有原因,但是这个原因,她现在说不出口。

  宋楚扬扔了烟,招招手,道:"上来吧,我去苏南市,你要是顺路呢,就带你去,要是反向呢,我到了苏南后,你开车再回去。"

  姑娘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坐在了副驾驶上。

  捷豹跑车,再次启动,开得飞快,姑娘吓得脸都惨白了,好在系着安全带,比在后备箱里舒服多了。

  过了一个小时候,姑娘终于忍不住了,鼓起勇气道:"你好,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会躲进来?"

  "哈哈,我这个人只会对我媳妇问东问西。"宋楚扬嬉皮笑脸道。

  "你!"姑娘脑袋垂了下来,遇到奇葩的人了。

  过了一会,心情平复了不少,姑娘道:"谢谢你,要不是你!"

  宋楚扬打断道:"别介,我这个人不接受口头感谢,要么来点实惠的。"

  "实惠的?"姑娘一愣,脸瞬间绯红,"你是要钱?还是!"

  姑娘看了看宋楚扬,虽然穿的很差,但是车技如此了得,以他这种车技,架势这跑车如同吃饭般简单,估计也不是缺钱的人。

  不缺钱,要实惠?难道是!

  "别想歪了,我手上现金用完了,给我一百块,再带我去一家理发店,不要高档的,只要能恢复我的发型就好,然后,你把捷豹车的事情处理好,我来苏南,不喜欢麻烦。"宋楚扬道。

  "就这些?"姑娘眼睛一亮,连眨了几下,不可思议的望向宋楚扬。

  "就这些!"宋楚扬一本正经,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两个小时候,车到苏南,宋楚扬花了三十块恢复了发型,带着七十块,和对方分手。

  "我叫闵晓柔,谢!"

  "宋楚扬,说了,我要实惠!"

  "那我请你喝酒吃饭,想吃什么都可以。"

  "不必,我现在急等有事,下次吧。"宋楚扬拦了一辆出租车。

  看着远去的宋楚扬,闵晓柔呆愣在原地,真是风一样的男子,平生从未见过,好有范。

  急促的手机声音打断了闵晓柔的思绪,一看手机,闵晓柔失声道:"呀,差点忘了正事!"

  闵晓柔急忙开车离去!

  半小时后,聚优国际正门口。

  那几个保安,拦在门口,一脸警惕的盯着宋楚扬。

  宋楚扬则是一副犀利哥打扮,一只脚在抖着,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也难怪他们不把他当好人。

  聚优国际成立的时间也比较久了,只是最近几年确实是很不景气,几乎到了破产的边缘,就在这生死关头,他们换了总裁——林芳菲!

  林芳菲上任以来,这聚优国际真的像置之死地而后生一般,蹭蹭地又满血复活了。

  不仅如此,跟败落之前相比,甚至还增进了不少。

  所以,眼前的聚优国际早就不再是之前的模样,即便是保安,也是有很强的责任心,他们在门上,撑着的就是企业的门面,自然是要精神抖擞一丝不苟。

  所有的人都很服这位卓越的女总裁,她平常也总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让人敬而远之,唯恐一不小心就得罪了她死无葬身之地。

  宋楚扬则是一副完全无视他们的样子,看着上面"聚优国际"四个大字,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真的像一个饿汉终于找到了他们家的厨房,这长途跋涉地,总算是到了啊!

  眼见着他就要走进去,却被这几个不知好歹的保安给挡住了去路,那人很不客气地就道:"你干嘛?"

  "林芳菲在的吧?我找她。"宋楚扬一副轻描淡写的模样。

  保安有些惊异,道:"我们林总!跟你什么关系啊?"

  他继续用审视的眼光看了看宋楚扬,道:"你之前跟我们林总有约?"

  宋楚扬则是一脸茫然道:"没啊!"

  "哦,那您就请回吧,既然没有说好,我们林总很忙的,她估计没时间见你!"那保安带着几丝轻蔑的意味道。

  这会旁边的一个保安就道:"当然,这也不是唯一见她的方法,你要是真的认识她,你就联系她啊,让她下来接你也行的!"

  不知道是为了让宋楚扬知难而退,还是此人慧眼识金,透过宋楚扬破败的外表看到了他的不凡身份?

  他在社会上混迹这么多年,也明白了以貌取人的不靠谱,毕竟,一个冲上来就叫他们总裁大名还要进厨房一样进他们企业大门的人,要不是真的身份非凡,那就是脑子有毛病。

  "啊!我没她的联系方式啊。"宋楚扬不禁有些无奈,这个他还真是没的。

  那人一看他的样子,估计已经揣摩出来这就是个骗子,估计是在别的口中听到了他们总裁的大名,然后来这里骗吃骗喝了。

  那保安瞬间面色一冷,道:"对不住,我们不能放你进去,还有,我们企业今天是有客人会来的,你能不能站到旁边去?"

  接着,那人一使眼色,旁边那几人快步上来就要将宋楚扬架起来扔出去。

  宋楚扬正打算为自己辩解几句,这会突然发现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了一边。

  一辆奔驰S600开了过来,接着,从上面下来了一个女子。

  只见刚才要赶走宋楚扬的那个保安,顿时换做一副十分谄媚的嘴脸,殷勤地小跑过去,刚要开口称呼!

  但是不知道为何,那保安就发现这美人既然盯着门前的一个什么东西目不转睛,眼神里面满满的都是吃惊,或者说是有几分惊喜!

  来人正是闵晓柔,她和宋楚扬分别后,就赶忙回去换装补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翻来覆去,竟然一直想着宋楚扬。

  她第一次见过如此精湛车技的男人,也是第一次男人带她飙车,第一次有男的问她要一百块,好多的第一次,闵晓柔真的无时不刻不在想着这些事。

  以至于刚才手里的合同,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意外的是,时隔不到一小时,她居然又见到宋楚扬了。

  那保安头子,误以为是犀利哥挡在了门上大煞风景,让闵晓柔生气了,心下忙道不好,急急示意那几个手下将那犀利哥扔到旁边去。

  手下立即付诸行动。

  怎么说也是来见媳妇的,宋楚扬心情本来不错,对方误解自己,也不生气,但是,这么一群人竟然开始对自己动粗,那还得了?

  正要好好教他们做人,就听见一个清脆的声音:"住手!"第五章 有种打我啊

  正是闵晓柔喊的,看着他们对宋楚扬不客气,马上就喝住了他们。

  宋楚扬这才看清了快步走过来的女人,正是昨天自己搭救的姑娘,她已然换了职业套装,十分端庄好看,与昨天的狼狈,简直判若两人。

  宋楚扬就纳闷了,这姑娘也在这地方上班么?

  宋楚扬朝着她微微一笑,道:"闵晓柔,又见面了,你来这里干嘛啊?"

  哎哟保安头子面色刹那惨白!

  其他手下,也吓得面面相觑。

  打死他都想不到,这个邋遢的男人不但和闵晓柔很熟悉,而且还能直呼其名。

  宋楚扬并不知道闵晓柔的身份,这些保安却是再清楚不过了,聚优国际总裁林芳菲、闵氏超越集团的闵晓柔,两人并称苏南商界姊妹花。

  两人情同姐妹,闵晓柔是商界巨擘闵氏的千金,从身价来看,要比林芳菲还要强。

  偏偏这闵晓柔还生得一等一的好相貌,只要是男的,皆是对她过目不忘前赴后继,多少富二代官二代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可是没一个入得了她的眼的,所以到现在,依然是单身。

  不愧是林芳菲的闺蜜,二人的择偶观估计都是差不多的,都给人一种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清冷感。

  所以,这个犀利哥模样的人居然跟闵晓柔这么相熟,不得不叫人大跌眼镜!

  "哦,我是要办点事呢,正想问你,有没有时间,请你喝酒啊?"闵晓柔很是热情地询问道。

  那保安头子几乎要抓狂了!

  我读书少,别骗我,瞧瞧这犀利哥的衣服,昨天自己可是在夜市上看过同款的,二十五元一件!

  这不可一世,高高在上的闵晓柔,要请这样的穷比喝酒?这么投怀送抱?

  幸亏四下无人啊,不然这绝壁是天大的新闻,整个苏南市的所有官二代富二代都要买块豆腐撞死啊!

  宋楚扬则是不假思索地道:"算了吧,今天实在没时间。"

  那保安头子瞬间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见过会装比的,但没见过这么会装比的,靠,装的这么的轻描淡写,装的这么的清新脱俗,真有种要掐死他的冲动!

  知道苏南市多少有钱有名有地位的人,跪舔都得不到这样的机会吗?

  他竟然说没时间,拒绝了,他这是在作死,知道吗?

  哥们,能把机会让给我么?

  保安头子,气的吐血,心里将宋楚扬骂了几百遍了。

  谁料,宋楚扬话锋一转道:"我个人觉得咖啡好点,等我忙完,到时候约你。"

  那保安头子百爪挠心,又吐三口血!

  你这样的货色,真是给点颜色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啊?

  你这什么说话的口气啊,你知不知道只要闵晓柔一开口,那些有钱有名有地位的官富二代们,泔水都能喝个津津有味啊!

  可是,事物的发展总是背离人们的猜测,因为闵晓柔马上就道:"好的,我家里有好几种进口的咖啡豆,你要是愿意去的话,我亲自煮给你喝!"

  保安头子惨叫一声,一命呜呼,而他的小伙伴们都被雷焦了,看不出来啊,闵晓柔,这就是传说中高冷的闵晓柔吗,约男人直接约到家里了?

  大清早的不要这么刺激好不好?心脏受不了啊。

  那一群人沉浸在惊愕中,一直反应不过来,宋楚扬跟闵晓柔倒是不以为意,慢慢地就走进了聚优国际。

  只听见宋楚扬回答闵晓柔道:"我觉得咱们还是白天比较好,我可是有家有室的人。"

  所有保安,嘴角抽搐一下,然后静静地闭上了嘴,退到一边继续站岗。

  "这样啊,哎,为什么世间的优秀男子,都是有家有室了呢?你有弟弟或者哥哥什么的么?"闵晓柔跟宋楚扬毫无忌惮地开玩笑,她觉得和宋楚扬熟悉了后,宋楚扬还是挺好相处的。

  只是玩笑里面,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别的成分的,她很想知道宋楚扬会怎么说。

  "我有不少兄弟,下次给你介绍。"宋楚扬微微一笑道。

  一抹娇羞浮在闵晓柔的脸上。

  嗡!轰!保安们震惊了,闵小姐竟然脸红,昨晚他们发生了?还敢这么谈笑?一时间各种八卦在急速脑补。

  眼见着二人已经到了楼门口,二人正跨步往上走,宋楚扬打量了一下,这里金碧辉煌,应该是贵宾通道吧!

  在二人并肩一边走一边说话的时候,突然传来了一个突兀的声音:"晓柔,你也来了啊,真是太有缘了,又见到你了。"

  回头一看,一个浑身GUCCI,脸上掩盖不住肤浅轻佻的男人,正慢慢地走向他们,此刻看着闵晓柔的眼神满满的都是谄媚。

  自然,他马上就瞧见了一边的宋楚扬,瞬间眼神里面满满的都是厌恶,直接毫不掩饰地就道:"你是扫垃圾的吗,以前咋没见过你,你难道不懂规矩吗,这是贵宾通道,不是给你走的,你快点死到一边去!"

  宋楚扬瞬间就炸毛了,靠,扫垃圾怎么了?扫垃圾也比你这个没素质的垃圾强!

  在看看他脖子上那一指宽能挂死人的金链子,宋楚扬火冒三丈,肤浅!肤浅的装比!

  而此时闵晓柔,也是一脸不屑跟嫌恶。

  看宋楚扬依然这么看着自己,那男人很是霸气地道:"你这个扫垃圾的是不长耳朵呢?还是没有脸皮太厚啊,劝你三秒钟消失,不然后果很严重!"

  "不想活了是不?"宋楚扬不想忍了,反骂道。

  "哎哟你还真是不知死活啊,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你就是红果果的找死!"那男人死死地盯着宋楚扬,完全不将他放在眼里。

  要知道,可从来没有一个这样身份的会用这种口吻跟他答话,除非是活腻了。

  "靠,你以为你的GUCCI是装逼神器啊,你要是再不知好歹,老子就教你怎么做人!"宋楚扬今天不打算轻易放过这个人。

  这样的人他见过的绝壁不少了,肚子里没二两货,全是凭着自家老爸的两个臭钱,仗势欺人,看起来不可一世,其实就是一块草包。

  这种人,一般都是欺软怕硬的,他们那点尊严,也就是在对地位比他低的人大肆的侮辱中提升上去的,你若不把他当二两货,他还就真什么都不是。

  要说比谁钱多的话,宋楚扬真心不怕啊,自己的资产自己实在不是很清楚,但是放倒眼前这样百十来个二货富二代,还是毫无压力的。

  一般炫耀什么的人,就是最缺什么的人,真正富有的人底气那么足,是完全不需要向别人夸耀来获得满足感的。

  所以,响水不开开水不响,那些炫富的人,永远不要觉得他们是真的多有钱。就是某元首,也没你这么高调啊!

  眼见着宋楚扬一副就要动手的样子,而且眼见着此人是练过的啊,那个肌肉,啧啧!这富二代说不怕还真是假的。

  可一瞥见闵晓柔在场,富二代压下心虚,这些没钱的人,就只能用自己没用的臭力气逞能了,有本事咱拼爹呀?

  这年头,有个有钱的爹比啥都好使,于是,那富二代丝毫不惧,道:"你行啊,来,你尽管来,朝这儿打,你丫要是真敢,马上我就摇一帮人来回报你几千几万倍,不怕死的尽管来!往这打,你不打就是我孙子!"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兵种神将》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769.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