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大秦铁血战士》李东来张诗诗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大秦铁血战士》李东来张诗诗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归来

  2008年暑假,东山省水城河县的一处破厂房。

  一个少年,猛然睁开了眼睛,眼睛中一道光芒猛然射出,虚空成电,激发的空气中一阵噼啪的声响,之后,这光芒便是收敛了起来,他茫然的看了一眼四周。

  周遭的环境很陌生,但,他却没有一般人突然出现在,陌生环境中的愕然,眼中只是露出了些许思索的神色。

  “每一次重生,我都会出现在一个跟我有关系的地方,这里是?”

  “看四周的环境,应该是一处厂房?”

  “厂房?”

  “难道是?”

  “我回到了21世纪?”

  李东来眼中露出了一丝喜悦的神情。

  李东来,有很多称号,惧他者,称他为恶魔,敬他者,尊他为神佛,但,这些人不知道的是,他只是个穿越众而已。

  前世,他二十九岁的时候,从现代穿越到了秦朝。

  到了秦朝时,他一直谨小慎微的活着,直到得到不死药后,才真正的开启了逆袭之路,也才真正的将偶然得到的《九转重生真言诀》入门。

  修炼《九转重生真言诀》的他,修为提升飞快,在秦朝就压的诸多成名武将,抬不起头来,但是仍旧被恼羞成怒的始皇帝嬴政的几十万铁蹄,追杀的,逃离了华夏。

  之后,开始肆虐西方蛮夷的世界。

  曾凭借个人武力,打下了一个小国,作威作福。

  也曾装作神棍,在西方传教。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身边的好友、手下,一个个死去的时候,李东来逐渐的产生了厌世的情绪。

  并且,随着他不死,众人视他为魔鬼,认为他之所以能够活这么久,是盗取了他们的生命。

  他被钉在了十字架上,活活烧死。

  当然,这是他们自己认为的,实际情况是,李东来被从天而降的雷电,劈成了灰烬。

  不知道过了过久,李东来又从迷惘中,醒来,那是他第一次重生。

  之后,每隔一段时间,李东来就会被雷霆劈成灰烬。

  随着一次次的死亡,一次次重生。

  李东来也发现了一个规律,每次死亡之前的十年,他的修为就会增长特别快——他将这十年称为圣者时间。

  第一个圣者时间,他刚刚入门的《九转重生真言诀》,便直接修炼成功了第一个真言,黄字诀。

  第二个圣者时间,修炼到到了玄字诀。

  黄玄地天,荒洪宙宇。

  到了最近的这次,也就是第八个圣者时间,直接将他修炼到了八字真言的最后一字,宇字诀。

  在第八个圣者时间里,他修为也因为突破太快,地球都隐隐承受不住,无奈,他只能凭借宇字诀横渡虚空,避免力量外泄,而让地球崩灭。

  李东来将思维整理了一遍。

  其实每一次重生,对他来说,都仿佛睁眼闭眼而已。

  因此,这次重生,他前一刻的的思维,还是在宇宙中飞驰着,宇宙大星,都在他一呼一吸之间崩灭。下一刻,也就是此刻,却已经出现在了这处厂房中。

  “额……”

  一道声音引起了李东来的注意力,李东来看去,便看到了两个穿着背心的肌肉男,正愕然的看着他。

  “草,你是这小子的亲人吧,没想到啊,你们这一家人,都是一样的尿性,多管闲事。”

  那个脸上有道刀疤的肌肉男,拿着明晃晃的刀子,冷冷的笑着,“草,还是个暴露狂!”

  李东来每次重生,都不着寸缕,不足为奇。

  李东来却只是看了他一眼,便将目光落在了躺在了地上,已经昏迷过去的少年脸上。

  那张脸?

  居然跟自己有八九分相似,只是五官没有自己的这张脸精致而已。

  看到这张脸时,李东来心中便涌起了异样的情绪,紧接着哈哈大笑起来,回来了,真的回来了。

  那躺在地上已经昏厥了少年,不是别人,正是高中时期的自己。

  忽然,李东来心中一动,产生了一股不好的念头,领悟了‘宇’‘宙’两个真言后,他对时空规则,便有了清晰的认识。

  宇宙规则,不可能让两王相见的,这跟宇宙的唯一性,是相悖的。

  果然,在两个肌肉男的、不敢置信的目光的注视下,那少年,化为了无数的亮白粒子,蜂拥进入李东来的身体中。

  就连,那身在暑假期间,干快递兼职,而穿的工作装,也附着在李东来身上,容貌快速的变得平庸起来,身高也到了不足一米七的高度。

  快速的,李东来早已忘记的,已经模糊的东西,重新清晰而深刻的出现在他脑海中,前世的一些事情,也从他脑海中,复苏过来。

  前世的今天,李东来见到这两个暴徒,将他们学校的校花学姐,迷晕了,便想也不想的就挺身而出了。

  但,那时李东来只是一个手无缚鸡的高中学霸。

  自然,英雄没救了美,反而把自己搭进去了。

  虽然,有了他的搀和,学姐没有被人强暴,但是,却在之后警察赶来,与这暴徒对峙的时候,被暴徒划花了脸,还在腹部捅了一刀,丧失了生育能力。

  他也因为心有愧疚,而让学习退步不前。

  今天可以说是他人生发生变化的一天。

  在这之前,他是一中学霸,之后,他却逐渐的沦为垫底。

  本能考取一个重点大学的他,也只是考了一个二类本科,一直到穿越之前,都碌碌无为。

  而跟他颇有情愫,但因为脸部被刮花、丧失生育能力的学姐,也因为不想拖累他,到了穿越前,两人也没有结果。

  可以说,要不是这一天,他那近三十年的人生,不会如此的凄惨。

  忽然,李东来脑袋产生了一阵眩晕,他知道这是宇宙规则在影响他,试图让历史沿着原有的轨道,进行下去。

  “给我破。”李东来心中一喝,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八字真言诀,快速在心间流转,轰然间,那无形的枷锁,破碎。

  “怎么会这样?”李东来脸色一变,他发现一直在神庭,也就是意识海,盘桓的八字真言,快速融合,化为一个一字。

  而那眩晕感,越来越强。

  “难道天命不可为。”李东来心中一寒。

  突然,他目光一冷,看向那两个暴徒,心思电转,之所以会有今天之事,都是这两人所为。

  啪!

  李东来在晕倒之前,反手一拍,旋即陷入了黑暗之中。

  而那两个暴徒,仿佛被无形的力量击中,化为飞灰。第二章弹指可灭

  李东来醒来在一个满是消毒水气味的房间,这房间让他有莫名的熟悉感。

  前世,他便是在英雄救美不成后,在这样一个房间中醒来——医院特护病房。

  难道?历史没有被改变?

  李东来如是的想着,但是,转瞬他就释然了,就算是按照历史发展又怎么样,自己不再是那个无法决定自己命运的弱者。

  张诗诗的脸就算被毁了,他也能够还给她一张绝美容颜。

  李东来闭目,心神全部沉入神庭,发现那八字真言,还真的消失不见了,只有一个‘一’字,在神庭中。

  他又内视丹田。

  一丝精纯真气,游龙一般在丹田中,一圈圈的盘桓,在李东来的意识,触碰到那真气时……

  轰……

  李东来的耳边起了惊雷,那丝真气快速的进入经脉中,按照《九转重生真言诀》的路线快速的奔腾起来,每过一秒,这丝真气便壮大一分,这真气壮大的速度,比任何一世,都要快。

  快的多。

  忽然,李东来结了一个玄之又玄的手印,一道道莹白色的光芒,撒入身体的各个角落。

  良久后,他松了一口气睁开眼来,感觉了一下,那真气提升的速度,终于降下来了,但,还是太快啊。

  第八世,他过早的离开地球,就是因为实力提升太快,这一世的速度比第九世还要快。

  这是一个大问题。

  忽然,一个青年带着一个保镖摸样的人,走了进来。

  李东来皱了皱眉,这人正是张诗诗的表哥王永飞,当年,他跟张诗诗最后没有在一起,便是有这人在其中作怪的因素。

  “看什么看。”王永飞被李东来的眼神看的有点发毛。

  其实,李东来正在整理记忆,看看这人到底该不该杀,算了,他是张诗诗的表哥,饶他一命。

  “小子,这笔钱,给你。我表妹不是你能觊觎的,从此两不相欠。”

  当李东来将那目光收回的时候,王永飞只当自己产生了错觉,语气倨傲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我配不上张诗诗?”

  李东来听到王永飞的潜台词,想笑。

  这些年来,他李东来招招手,就有无数的王公贵族,将自家女儿洗干净送上来,只有他挑选的份,却没想到此时刚重生,就被人鄙视。

  就算现在,他孑然一身,但,从秦朝开始他便一直存在着,留下的后手有多少?

  况且,他的那些部下,吃了他炼制的弱化版的不死药——可延长百年寿命,也不会都没了。

  固然,他怕改变华夏历史,所发展的势力,都在国外——怕历史改变,而让父母消失在历史当中。

  但这些势力,也不是一个小小的王家能够比的。

  王家这种家族,当年,他弹指可灭。

  “恩,你是什么……”东西。

  王永飞从李东来身上,感觉到了一种蔑视,让非常恼怒,但总算没有说完这话语。

  面对着李东来,他有种古怪的感觉,感觉浑身不自在,每一次与李东来目光对接,他都有种蝼蚁一般的自卑感。

  “李东来是吧?”王永飞道:“我知道你能将那绑架我妹妹的人打跑,手上是有两下子的,但是……”

  打跑?李东来听到了这两个字眼,便知道自己的昏迷前的那一掌,并没有白拍。

  “但是……”王永飞,没有再将但是说下去,而是用实际行动告诉了李东来,他那‘但是’的内容。

  只见他使了一个眼色,他身旁那保镖模样的人,便是一拳轰出。

  轰!

  那拳头落在雪白的墙体上,只见那墙上,下一刻便留下了一个深刻的拳印。

  “你明白了吧,像你这种人,有很多,我们王家有的是钱,随便挥一挥手,便会有无数的人,给我们卖命。”王永飞继续说道。

  说着便他将之前的那张支票撕掉,揉碎,又重新刷刷刷写了一个金额,一后面有七个零,递给李东来。

  李东来,抬头,目光在那保镖一扫,移开,这种蝼蚁,弹指可灭,接过那支票,说道:“这是你给我的?”

  王永飞眯了眯狭长的丹凤眼,点了一下头。

  “恩,很好,买了一条命。”李东来平淡的说道,王永飞的命。

  正好他刚重生回来,还没有钱花。

  “算你识相。”王永飞却以为李东来说的是,后者救下他表妹的事情。

  王永飞就走,却听到咔的一声,李东来弹动支票的声音。

  皱眉,他虽感到奇怪,弹动支票的声音怎么会这么大,但仍旧脚步不停的离开了。

  他看不到的是,李东来弹动支票时,一道气流,像流星一般飞射而出,在他耳边快速划过。

  李东来淡笑着摇了摇头,伸手一勾,一个男士耳环被他抓在手中。

  “你怎么起来了啊?”

  这时,一道清脆的如百灵鸟一般的声音响起,李东来看去,便看到了一个身穿白色护士服,面容清丽的女孩。

  关于女孩的记忆,出现在脑海中。

  当年,他被两名暴徒打成了重伤,又加上没有救下张诗诗的自责,心情抑郁,让他的整个人差点垮了。

  是这个叫做刘卓娅的女孩,一直照顾他,他才能够熬过那段艰难的岁月,没能垮了。

  直到后来刘卓娅进入演艺圈,两人也一直联系,当年,他不明白刘卓娅心意,权当对方只是看自己可怜,可现在回头一想,便知道刘卓娅对自己的情意。

  只是他到现在也不明白,刘卓娅为什么会喜欢他。

  “看什么看?”

  刘卓娅被李东来看得脸蛋滚烫。

  “看你好看不行啊?”

  李东来调戏道,忽然他想起来一件事,“我昏迷了多久?”

  “两个多小时吧。”刘卓娅被李东来的调戏之言,弄得脸色发窘。

  “呼,没有通知我父母,就好。”

  “你怎么知道没有通知你父母啊?”

  听到李东来居然这般笃定,没有通知他父母,这让刘卓娅百思不得其解。

  “王家不会那么多事的。”他当年,昏迷了一个月,王家人也是直接利用手中的权力,令快递公司掩盖李东来受伤的事实。

  直到多年后,李东来的父母,才知道李东来居然在暑假中,受过伤,就是那个暑假改变了李东来的一生。

  因为在王家人看来,若是被李东来的泥腿子父母知道后,必然会讹诈他们,不管赔多少钱,依照他们这些泥腿子的秉性,都不会满足。

  而李东来这个小毛孩子,就好对付的多了。

  忽然,病房的房门,打开了一条缝,丝丝光线照射进来,在雪白色的墙上反射,让门口被一团光充塞着。

  一道倩影走了进来,看到李东来身边居然还有一个人,一个漂亮的女人,这倩影眼中的光芒不由的暗了暗。

  而后……

  大眼睛一眯,眯成了月牙,嘴角弯起一个弧度,脸颊上两个满是蜜汁的小酒窝出现。

  这一刻,李东来心间仿佛被什么充满了,他发誓这是他这几辈子,看到的最甜的一个笑容。

  张诗诗。第三章你想气死我啊

  王永飞晚上回到家之后,便见到了让他畏之如虎狼的爷爷。

  “今天,你干什么去了。”王爱军问道。

  “我去看了一下救了诗诗的那小子。”

  “你是不是去威胁人家了?”

  王爱军怎么会不知道自家孙子的性格呢,这小子就是个混不吝,他一向把张诗诗当作自己的亲妹妹的,小时候,谁要惦记张诗诗,他都能上去跟人家干架。

  王永飞没想到自家爷爷,这般料事如神,听到王爱军的话语后,便是有些愣了。

  “罢了。”王爱军挥了挥手说道,忽然他轻易了一声,对王永飞说道:“没想到你小子转性了啊,那成天挂在耳朵上的耳环,居然摘掉了?”

  “什么?”

  王永飞不明所以,摸了摸自己的耳垂,却发现那自己非常喜欢的耳环,居然不见了,但心里也没有太在意。

  晚上,张诗诗来王家吃饭,吃完饭,可怜巴巴的对王爱军说道:“外公,你劝劝我妈吧,我根本就没在那次绑架中,受到什么惊吓,根本不用去做什么心理治疗。”

  “还没有受到什么惊吓呢,你说你以前,对哪个男孩那么上心了,那叫李东来的小子,不就是救过你一次吗?你就成天朝他那跑?”王丹丹,也就是张诗诗的的妈妈说道。

  “我看你,就是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了。那个李东来有什么好的,一个穷学生,暑假里还去快递公司打工,送快递,她怎么能配的上你。”

  张诗诗不说还好,一说,王丹丹就炸毛了,嘴里噼里啪啦的说了起来。

  深知自己母亲秉性的张诗诗,自然知道在这种时候,绝对不能顶嘴,低着头任凭她妈妈说个不停。

  但,王丹丹的看不见的是,她每说一句,张诗诗就自顾自的嘀咕一句,李东来就是好,就是好,多帅啊,暑假打工,人家那是自食其力。

  王丹丹说得口干舌燥,她也了解自己家女儿,知道不能硬来。

  但是,一想到自己原本高冷的女儿,从小就是学校女神,居然对一个穷酸,那么上心,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深呼吸一下,她就是铁石心肠,必须得把张诗诗送到海上市,去看心理医生了,不是她真的以为自己闺女,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爱上了李东来。

  而是知道,像张诗诗这种少女,突然间,被人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的戏码,自然是会出现这种,芳心暗许的情况。

  当初,张诗诗他老爸,就是给她来了这么一出,所以,她就鬼迷心窍的嫁给了他,还给他生了个这么漂亮的闺女。

  可是结果呢。

  有他们王家这么强大的家族做后盾,张诗诗她爸,居然还只是一个县级的一把手。

  她不可能让自己女儿到自己的覆辙了。

  她要送张诗诗离开,让张诗诗冷静一段时间,反正像这种小年轻,感情来的快,去的也快。

  张诗诗的气鼓鼓的将饭后甜点,搓成一团团的,将王丹丹的平常教育她的淑女形象,抛到了一边。

  看着自家闺女,因为一个小瘪三,居然连自己平常教导的话,都抛在脑后,王丹丹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诗诗啊,我也是为了你好。”王丹丹又想教育张诗诗,但却被王爱军打断了。

  “你少说两句,诗诗还不能有个异性朋友了。”

  “就是。”张诗诗立马站在了王爱军这一国。

  突然,她好像想到了什么,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只男士耳环,递给了王永飞,“这是,东来同学,捡到的,我一看,就是你的,不过,这耳环好像被什么切割成两半了呢。”

  接过耳环,王永飞一直到张诗诗跟王丹丹走,也没回过神来,他姑姑期间瞎操心,给他介绍个女朋友,他也是有一声没一声的应和着。

  这看的王爱军紧皱起来了眉头。

  王永飞确定这就是他的那只耳环,但奇怪就奇怪在这里,就算是他的耳环掉了,也不可能被切割成两部分吧。

  一想到有人悄无声息的将自己的耳环,切割成两半,他就感到不寒而栗,若是切到他的脖子上?

  他打了一个寒颤。

  送张诗诗、王丹丹二人走后,他便风也似的跑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打开放映器,将今天录制的视频,接到放映器上——他为了让张诗诗死心,偷偷的把李东来接过他那张支票的情景给录制下来。

  “小子,这笔钱,给你。我表妹不是你能觊觎的,从此两不相欠。”

  投影布上,放映出他当时进入那特护病房时的情形,没有什么异常,但是,他莫名的感觉有些不对劲。

  突然,房间被人粗暴的推开了,正在仔细观看王永飞打了一个寒颤,转头看到了带着一脸怒容的王爱军。

  王爱军在王永飞表现出异常后,他就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来,心中有了个不好的猜想。

  难道王永飞这小兔崽子,又犯了当年的毛病了?

  要知道,他可不是当年那个还在省里执掌大权的封疆大吏了,若是这小子再犯下,当年那种错误,他就保不住他了。

  当王永飞进入自己房间后,他便随后来到了外面,他从外面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似乎王永飞在看视频。

  瞬时间,他就怒火攻心。

  当年,这小子浪荡成性,祸害了很多小姑娘,当然,这些小姑娘,都是自愿的,但是,这小子错就错在,他把祸害小姑娘的经过,都录制了视频,还一不小心发到了网上。

  那些姑娘有些可是一线二线的明星,为了撇清关系,就朝王永飞泼脏水,说被下了药,这在当年的引起了轩然大波。

  最后,还是他利用手中的权力给压了下来,可也因为这个,被对手抓住了把柄,在退休之前,都没有再更进一步。

  若是,这小子,再给他整这一出的话,他现在不知道还兜不兜得住。

  王永飞看到王爱军那一脸愤怒的样子,也是有点傻了,手忙脚乱的去关掉放映器,他不想让他爷爷看到,他带着保镖去耀武扬威的样子,他爷爷可是最看不惯,这种仗势欺人的做法的。

  “你给我让开。”王爱军看到王永飞的做法,以为事情就是像他猜想的那样,“你个小兔崽子,又做这种见不得人的事,你想气死我啊。”第四章魔术?

  王永飞苦着一张脸,他终于知道自己爷爷为什么这么愤怒了,原来,以为自己是老毛病犯了啊。

  看着自己爷爷被气的几乎就要昏厥的样子,他知道若是不让自己爷爷看这视频,定然会引起更大的误会。

  “好吧,我给您看,我哪有什么干不得人的事情啊。”王永飞苦着脸,将视频重新放映了。

  展现的是他在特护病房中与李东来的对话,看到李东来将王永飞的那张一千万的支票,收下了,王爱军眉头皱了皱,李东一居然是个贪财的家伙,这种人不是良配啊。

  “你是想用这视频,让诗诗死心是吧。”王爱军爷洞若观火的说道,“但是,你为什么着急忙慌的来这屋里再看一遍呢?”

  王爱军眼中散发着智慧的光芒,看的王永飞头皮发麻,他就知道,爷爷是不会这么轻易相信自己的。

  “是因为这耳环。”王永飞又将自己的猜测,说了一遍。

  “你说,可能这断裂的耳环,跟李东来有关系?”

  “恩。”王永飞点头。

  忽然,王永飞点了暂停键,而后又将画面倒退了回去,之后,有按照正常的顺序,放下去。

  只见前一刻,还在他耳垂上挂着的耳环,在下一帧画面的时候,便消失不见了。

  王爱军正想问王永飞发生了什么,但目光也是落在了那画面上,他皱了皱眉头:“放慢一点。”

  王永飞这时,才从呆滞的状态,醒转过来,慢速一倍。

  没有发现什么。

  慢速两倍没有发现什么。

  忽然,王爱军看到李东来在王永飞耳环掉落之前,用手指轻轻弹了一下支票。

  “能局部放大吧?”王爱军看了一眼王永飞,他自己对这种高科技,不太明白。

  “能。”

  “那按照我的意思做,你先放到你耳垂部分的画面,以慢速三倍放映下去。”

  局部放大,又加上,慢速三倍放映,他们两人终于,看到了一道透明的气流,快速的在他耳垂,掠过。

  耳环一分为二,垂直掉落下来。

  “倒退回去,停在那气流划过之前。”王爱军说道,“将李东来的手放大。”

  “您是说?”王永飞说道。

  “嘶!”

  王永飞突然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看到了什么?

  只见,李东来在他说完话,转过身后,突然用手指弹了弹那支票,便见到一道气流从他手中产生。

  只要不傻,就能知道这产生的气流,究竟干了什么?

  若是那气流角度差一分的话,便能够将他的脖子上的大动脉切断,似乎,想到了什么,他匆忙跑到大落地镜前,将衣服领子拉下,又是冷吸了一口气。

  只见在他的脖颈处,一条细细的血痕展开,细到,在这条血痕产生的刹那,血液就凝固住了,根本没有再有血液流出,要不是仔细观察,这条血痕,根本就发现不了。

  当时,他还以为有蚊子叮咬了他一下呢。

  “外炼大师?”

  王爱军皱着眉头,说出了四个字组成的疑问句。

  “什么是外炼大师。”王永飞焦急的问道,正所谓未知才是最可怕的,他迫切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给你找的保镖,就是一个真正练家子,一个人能够放倒几个成年的大汉,而他们这些真正的手上有功夫的,就外炼者。”

  “我的保镖也能只手弹出气流吗?”王永飞听到王爱军说,他的保镖就是外炼者,立马松了一口气,既然他的保镖就是外炼者,那李东来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怕的。

  王爱军:“你那保镖只是外炼者中,最底层的存在,估计就连外炼入门都没有进入。”

  “入门?”

  王爱军继续说道:“外炼分为入门、小成、大成、圆满。外炼圆满便被称为外炼大师。”

  “入门、小成、大成、圆满?那不是保镖阿虎,跟李东来差四个级别。”王永飞暗道。

  “外炼大师,这种人弹指成风,杀人于无形。”王爱军深深的看了一眼,定格在画面中的李东来,这外炼大师,也太年轻了吧。

  “这岂不是说,他们就相当于一个人形杀器了,有像这种人在,岂不是社会就乱套了。”想到自己居然在这种人前,耀武扬威,他心里就有些后怕。

  “虽然他们很强大,但是,也不是无敌,起码,枪他们就防不住。”王爱军口中说到,但心中却在想,若是他再进一步成为练气者便不一定了。

  “枪?”王永飞眼中精光闪了闪,心情有些激荡,今天给他的刺激实在是太大了。

  既然王家没有惊动自己的父母,李东来自然也不会,让父母知道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了。

  这一天,他从医院办理了出院手续,便离开了医院,打算去快递公司把职辞了,也想想怎么把王永飞给他的一千万,交给父母,还不让父母怀疑。

  临到公司,却被一男一女,拦住了。

  “李东来,这钱你拿着。”辛进军从口袋中,掏出一张支票说道。

  李东来接过支票来,看了一眼上面的金额,果然不出所料还是一百万。

  之所以说,不出所料,是因为当年,张诗诗的母亲王丹丹,便让人送来了一百万的支票,要求他不要打扰张诗诗。

  但不同的是,送支票的人不同了。

  看到李东来脸上那戏谑的笑容,那女人却有些不爽了,怎么看李东来,怎么不顺眼。

  像李东来这种穷屌丝,还惦记王总家的闺女,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快点收下吧,这些钱你一辈子也挣不到。”张依依说道。

  李东来哂笑一声,一道火苗猛然从指尖蹿出,支票瞬间燃成了灰烬。

  他收下王永飞的支票,是因为王永飞当年对他跟张诗诗做的事情,用那一千万就能抹平,而王丹丹所做的一切……

  他眼睛眯了眯。

  若王丹丹不是张诗诗的母亲,他早就用幽冥火将她肉身毁灭,灵魂在火中,煎熬千年万年。

  “魔术?”张依依嗤笑一声,“怪不得想泡王总的千金呢,有两把刷子。可是,这种小把戏骗骗小姑娘还行,泡王小姐,你还嫩了点。”

  李东来转身就走。第五章开发脑域

  李东来皱着眉头,从快递公司走了出来。

  他被辞退了。

  虽然这跟他来这的目的是一致的,但是说实在的,他心中有些不爽。

  而当张依依、辛进军这两个人,挡在他面前耀武扬威的时候,这种不爽更甚了。

  他非常不爽。

  “小子,知道我们的厉害了吧。”

  张依依怪声怪气的说道,“你要明白后果,不要在去骚扰张诗诗大小姐了,若是你再执迷不悟的话,那么,失去的就不是你自己的这份兼职了,而是你父母两人的工作。”

  说到最后,她强调,“你们一家赖以生存的工作。”

  李东来皱了皱眉头。

  若是放在以前,这种苍蝇,他早就拍死了,但回到现代,他要的是平静的生活,他可不想因为两个苍蝇,而影响自己的生活。

  是以,当这女人在那嘚吧嘚的说个不停的时候,李东来都没有搭理她,但说到最后这女人,居然用父母来威胁他。

  李东来停下脚步,扭头,看向张依依。

  张依依话语一滞,这目光好可怕。

  “你的意思是,你们随便的一句话,就会让我父母失去工作是吧?”李东来平淡的说道。

  “怎么小子,你是害怕了吧。”张依依虽然觉得李东来,这小瘪三的眼神有些邪门,看的她浑身发毛,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

  还没等她继续说下去,李东来在她身旁稍微驻足,便走了过去,仿佛她是一个苍蝇一般。

  这种态度,让她怒火中烧,可是下一刻,便仿佛一碰冷水从她头上浇了下来。

  李东来走到门口,脚步停下,嘴巴微微开合,“那时,就是你们的死期。”

  “我擦,这小子有点邪门啊。”

  按照辛进军的性格,有人这么给他们夫妻俩说话。

  他肯定是先大嘴巴抽过去,但是,李东来威胁之言发出时,他却仿佛被按了暂停键,浑身冰冷,别说是抽李东来嘴巴了,就算是动弹也动弹不得。

  回到家,李东来见到久别几千年的父母,但奇怪的是,仿佛他只是离开了一会儿。

  听到父母喊了一声:“东来,洗洗手,过来吃饭了。”

  他哦了一声。

  便跟平常没有任何不同,吃起了晚饭,根本没有多年不见的隔阂,也没有许久不见的激动。

  ‘很平淡。’李东来嘴角微微翘起,但就是这种感觉。

  他夹了个菜,伴着被妈妈蒸的有些过了的大米饭,吃的非常踏实。

  “哎,最近厂里又要裁员了。”老妈又唠叨起来了。

  “是啊,不过,不用担心,不会裁到咱们的,咱们最起码也是个干部啊。”老爸安慰道。

  李东来心中一动,便道:“爸妈,为什么自己不做个买卖的,咱们家不是还有点存款吗?”

  “那钱还要供你上大学呢。”老妈看了一眼李东来道。

  老爸附和,表示好歹也是国企,虽然发展的不太行,但仍是铁饭碗。

  李东来无奈。

  他家里还真是有点存款的,记得当年,他高考失利,只上了一个二本,第一年的学费,足足有几万块,老爸老妈,二话不说就拿了出来了。

  若是能拿出那笔钱,做点小生意,他们家以后的生活,也不至于会那么拮据。

  这次试探了下,老爸老妈,却还是决定像前世一样的,把这笔钱,留下来,作为他上大学的费用的。

  李东来张了张嘴,将自己有一千万巨款的话语,吞回了肚子里。

  他这才猛然发现,其实父母都是普通人,他可以面不改色的从王永飞手中接过这笔巨款。

  但是对父母这种保守的普通人,这一千万的重量,实在太过重了些。

  无奈,李东来只有将这些话,都藏在了肚子里。

  深夜,李东来猛然睁开了眼睛,跏趺而坐。

  手指轻盈而动,像莲花一般开放,一道复杂的阵法在方寸之间,便布置成功。

  若是让懂行之人,看到这种情景,估计会被惊掉了眼睛——居然有人能够在方寸之间布阵。

  而若是让阵法大师看到这情景,必然会惊呼出,这不是失传已久的五指方寸山吗?

  五指引灵气,方寸一世界。

  而李东来的展现出来的东西,要更加恐怖,普通的五指方寸山,最多一只手布置一个阵法。

  但随着他手指不停的灵动展开,五指如莲花开放凋谢,一个个阵法便从方寸之间跳跃而出。

  五蕴阵。

  养气阵。

  灵圣阵。

  一刹那之间,便有七七四十九个阵法,成型。

  这些阵法,都是最为高级的阵法,长时间在这阵法中生活,能够百病不侵,百邪不进,并且能够开发自身潜能。

  “玄。”

  突然李东来轻喝一声,两个玄妙的字符从眉心跳跃而出。

  他屈指轻弹,两个字符,便穿透墙壁,进入父母的房间,印在父母眉心。

  老爸轻轻的挠了挠额头。

  老妈皱了皱鼻子,便又重新睡去。

  这‘玄’字符,便是李东来的《九转重生真言诀》的第一字,‘玄’字诀,这字真言能够开发人的脑域。

  李东来在秦朝那种能人异士遍地走的年代,没被吃的渣都不剩,便是因为这玄字符,开发了他的脑域。

  “有了开阔的脑域,超越一般人眼界,父母还会甘于做一个普通人吗?”李东来眼睛越来越亮,很是期待。

  一般人的脑域,开发只有百分之三到百分之四,爱因斯坦也才开发了百分之十左右,而他这个玄字诀,却能将父母的脑域开发到百分之二十左右。

  到那时,根本不用他将那一千万的给父母了,单凭超越常人数倍的智力,他们便能够白手起家,成为千万富豪。

  而自己,嘿嘿,就能成为一个光荣的富二代了。

  自己埋下的坑,闭着眼也要跳下去。

  前世暑假,他想让自己的这高中的最后一个暑假——高二与高三的暑假,一般都是在补课中度过,不算是假期——过得有意义,又加上,暑假之前,刚刚处了的女朋友跟他分手了,所以,就跟家里说,这个暑假,他要自己挣钱,为将来上大学做准备。

  但现在的情况是,他有了一笔巨款了,但,这这笔巨款却不能让家里知道。

  他这时,又刚刚辞了职,所以,他必须要把自己挖的坑埋上,他再去找个工作。

  这一天,李东来正在想去哪找工作呢,却见到从家里出发,去工作的父母又回来了,眉头不展。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3083  或  书名 即可阅读《大秦铁血战士》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767.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