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岐黄圣手大村医》苏铭康敏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岐黄圣手大村医》苏铭康敏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白日流星

  末阳湖里的水是群山深处的雪山融化汇聚而来,在深山野岭里奔流了一天,依然寒冷刺骨。

  苏铭坐在湖边,看着湖水怔怔出神。他是省城中医学院的学生,读了五年本科,今年六月份拿到了毕业证。毕业三个月了,无论是城里的公立医院还是镇子里卫生院都已经全部试过,投了上百份简历,但回音却极少,就算有,也是热情、礼貌的拒绝。

  村子里的苏军初中毕业便出去工作,现在已经混的风生水起,衣锦还乡后当了个体户,家里起了洋楼,开着小车,在整个乡里都是极为瞩目。

  父亲早逝,母亲靠着种田的那一点微薄的资金供他念完大学,对他一直寄予厚望,若是找不到工作,那他有何颜面去面见母亲?

  对比之下的落差,让他更是心情复杂。

  此时此刻,苏铭真的恨不得纵身跃下末阳湖,死了一了百了。

  噗通!

  一声巨响,苏铭循声望去,一名女孩子在他不远处掉下水里,那姑娘不会游泳,咕咚喝了两口水便沉了下去。

  苏铭心中大急,顾不上脱衣服,立刻跳了下去,朝那女孩子游了过去,他在湖边长大,水性极好,很快便将落水的姑娘救了上来。

  这一名女子大约二十来岁的年纪,此时已经昏迷了过去,苏铭伸出两只手指轻轻的摁在她的脖子上,象牙般白皙的皮肤如如丝绸一般滑腻,但大动脉已经没有了搏动。

  “不好,已经没有脉搏了!”五年的大学生涯学到的知识终于派上了用场,苏铭把女子平躺在地面上,将她的头侧向一边。

  苏铭深知,这种没有了心跳呼吸的病人若是在六分钟内没有得到及时的救援脑部便会受到不可逆的损伤,而心肺复苏便是唯一的办法,但心肺复苏的定位却极为尴尬,在胸骨中下三分之一处,简易定位是胸口两侧连线的中央。苏铭顾不上男女之防,把她的衬衣和蕾丝文胸撕开,苏铭不敢有丝毫的旖念,定好位立刻开始心肺复苏。

  两个按压之后,苏铭开始人工呼吸,她的嘴唇好像是果冻一般柔软,有一股淡淡的香气,苏铭却没有任何的杂念,盯着她的胸廓起伏,目光不免落在她的高耸上。

  苏铭不间断的给女子抢救,很快,年轻女子喷出两口湖水后缓缓的睁开眼睛。

  “姑娘,你终于醒了。”天很凉,苏铭一身臭汗,他的脸上却满是喜色。

  “你为什么要救我,不如让我死了算了!”杨静茹看了苏铭一眼,悲从中来,放声大哭。

  “姑娘,年纪轻轻的,有什么想不开的。”苏铭手忙脚乱的安慰道,“好死不如赖活着。”

  杨静茹哭了一会,哭累了终于停了下来,看了一眼苏铭,低声说道,“谢谢你”。

  “不用客气。”苏铭咽了咽口水,眼睛都瞪直了,眼前的风景实在是太美了,刚刚抢救松解的衣服还没来得及扣回去,这时候那胸前的雪峰奇景如雾霭散去,在苏铭的眼前无所遁形。

  苏铭已经禁欲了很长一段时间,血气方刚的,立刻就有反应了。

  “啊……”杨静茹也发现了,尖叫一声,羞怒道,“你……你赶快转过去。”

  真的好丰满……苏铭有些恋恋不舍的转过头去,一边解释,“姑娘,可不是我故意要占你的便宜,这是救你必须做的。”

  杨静茹脸红的好像煮熟的鸡蛋一般。心中有些羞怒,但想到眼前的男子救了她,心中转而又是感激,又是忧愁。

  “哎,我也该回去了。”杨静茹叹了口气,说道。一次求死不成,她已经丧失了再次轻生的勇气。

  “哦……好。”苏铭搔了搔头,说道,“姑娘,生活很苦,但活着总归还有希望,死了可就真的是什么都没有了!”

  “哎,你不懂的。”杨静茹的神色有些低落,突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杨静茹循声望去,她的包包遗落在湖边,她赶紧跑过去拿起电话,接了起来,片刻之后等到她回来时,脸上的颓丧尽去,露出一抹开心的笑容。

  “谢谢你救了我!”杨静茹感激无比的握着苏铭的手,说道,“真的太谢谢你了!”

  “不客气!”苏铭不由得吞了吞口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前方,杨静茹穿着的是薄薄的衬衫和铅笔裙,湿了水之后更显得透明,胸前丰硕若隐若现,更是诱人。

  杨静茹看到苏铭的目光,脸色通红,寒暄了两句,匆匆离去。

  “这就走了?”苏铭有些失望,这不已经脱纲了嘛?电视剧里的救命之恩无以回报唯有以身相许的么……

  苏铭不经意间抬头,一颗流星划破天际。

  “咦,有流星?”苏铭眼前一亮,他赶快双掌合在身前,默默的叨念道,“流星啊,流星,让我早日找到一份钱多清闲美女多的好工作吧……”

  念叨了半晌,苏铭这才心满意足的睁开眼,顿时吓得头皮发麻,那一颗拳头大小的流星带着一道明亮如火的尾巴,朝他这个方向坠落下来。

  苏铭吓得转身就跑,“奶奶的,我要的是工作,不是流行啊,救命啊……”

  空中的流星骤然加速,它仿佛已经认准了苏铭,以一种极速砸在了苏铭的头顶,苏铭感觉好像被一座大山砸中,骤然晕了过去。

  特么的,果然是好人命不久……这是苏铭最后一个念头。

  “咦?我还没死呢?”苏铭悠悠的醒过来,摸着脑袋,没摸到有血,倒吸了一口凉气,“疼死哥哥了,不会是被砸到脑挫伤了吧?人一倒霉,喝口凉水都噎得慌!”

  苏铭昏昏沉沉,脑海里有无数的画面流转而过,那海量的信息差点把他的脑袋撑爆。

  苏铭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的他在一个仙武世界里纵横,他有着惊世绝伦的医术,纵横四方,无数的权贵屈膝,无数的美人投怀,他成为了一代医圣,傲视寰宇,最终在飞跃宇宙的时候遭遇到了吞星兽,吞星兽不堪他的折辱而自爆……

  “医圣传承?”苏铭脑海中的画面定格在一篇玄之又玄的功法上,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略有些惊疑的神色。第2章家庭

  苏铭回到家里。

  他家在村尾,房子后面三百米便是大山,经常有野猪从山里跑出来蹭他家的土墙,公路只修到了村头,距离他家还有两公里,一路走来都是崎岖的乡间小路。

  破旧的瓦房,没有太多的家具,一张古旧的桌子围着几张破旧桥凳,周围已经空无一物,连电视机都没有,显得空荡荡的,土墙上砖头之间的空隙因为时代过于久远已经被虫子钻空,虽然是初秋,但凉风习习,从缝隙灌入,让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

  烟熏的房梁上垂下一根很细小的电线,在电线的末端挂着一个发黑的灯泡,昏黄的灯光也只能让张恒勉强看清地面,在灯光下有一个老妇人正在缝缝补补,她便是苏铭的母亲张桂芬。

  她今年不过是四十五岁,但常年的劳作以及疾病的折磨,已经让她的腰背伛偻,鬓发斑白,脸上的皱纹如沟壑一般纵横交错,说是花甲老人也不会有人怀疑。

  “妈,我回来了。”苏铭看着苍老的背影,又想起了自己的境遇无法让母亲摆脱这种窘境,不由得悲从中来,有些哽咽。

  “是铭儿回来了啊。”张桂芬回过头来,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慈祥温暖,“饭还在锅里,我去给你热一下吧。”

  “妈,您坐着,我去吧。”苏铭哪里肯让张桂芬劳累,低声说着三步做两步走向了厨房。

  厨房就在大厅的另外一侧,虽然很小,却收拾的很干净,可见主人家的干练,苏铭熟练的把饭菜从锅里端出来,突然听到一声呻吟,声音压得很低,生怕他听到,苏铭心中一酸,从厨房里跑出来,发现张桂芬已经倒在地上,她的脸色惨白,痛苦的满地打滚,额头上布满了黄豆大小的汗珠。

  “妈,你怎么样了?是不是病又犯了?”苏铭扶起张桂芬坐起来,紧张的问道。

  张桂芬已经痛的说不出话来。

  苏铭知道,张桂芬从去年秋天开始便已经开始频频头痛,当时他正在省城求学,并不知晓,后来还是听村子里的张大婶泄了口风,苏铭当时力劝张桂芬去做个头颅的CT检查,但张桂芬一开始以农忙拒绝了,后来也没听说张桂芬的头痛发作,苏铭也就忘记了这件事情。

  但现在看她这副模样,哪里像是没事的样子?

  苏铭心焦如焚,张桂芬强忍着疼痛,轻声说道,“铭儿,妈没事,扶我坐起来吧。”

  苏铭手忙脚乱的扶起张桂芬,当他的手碰到张桂芬时,从他的体内有一股气流涌入了张桂芬的体内,在他的脑海中突然了一个界面。

  一根根淡绿色的丝线勾勒出来的大脑形状就像是三维立体的投影,苏铭可以清楚的看到大脑的各个部位,而在大脑的极深部位有一枚栗子大小的肿块,呈一种触目惊心的红色,肿块周围的脑组织则是呈现出明黄色!

  苏铭如遭雷击,顿时懵了。

  他根本没有时间去追寻这种能力的来源,他死死的盯着界面里的景象,以他的经验,这一枚栗子大小的肿块绝对是……脑瘤!

  一时间,苏铭泪水夺眶而出。

  “傻小子,妈没事,就是受了点凉。”张桂芬摸了摸张恒的脸,安慰道。

  “妈,你就不要骗我了。”苏铭哽咽着说道,“你为什么要瞒着我啊?”

  “傻孩子,什么瞒着不瞒着的。”张桂芬故作轻松的说道,“以前年青的时候落下的病根了,妈没事的,啊,乖,听话。”

  还没说完,张桂芬的头痛加剧,痛的不由得用双手砸自己的头,手脚开始抽搐。

  苏铭知道这是脑瘤压迫脑部导致的症状,若是不及时处理导致脑疝形成,到时候必死无疑。他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发现他在救杨静茹的时候忘记把手机拿出来,手机泡水了之已经坏掉了,无论他怎么摆弄都无法开机。

  “怎么办?怎么办?”苏铭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他虽然是学医的,但毕竟经验不多,而且眼前出事的是他的母亲,已经乱了分寸。

  “不行,不能拖下去了!”张桂芬越来越痛苦,苏铭心如刀绞,咬了咬牙,背起张桂芬就要出门,碰到张桂芬时他脑海中的界面突然再次一变。

  明黄色的范围正在激增,苏铭如遭雷击,脑瘤压迫到周围的脑组织会造成水肿,而那明黄色则是水肿带,若是再以这种速度激增下去,张桂芬必定会因为脑水肿导致脑疝形成,恐怕坚持不到镇子里的卫生院就要死了,而且就算到了镇子上的卫生院也不见得能够救她,突然苏铭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脑海中自然而然的浮现出一种按摩术。

  “医圣传承?一定要有用啊!”苏铭手微微颤抖,深吸一口气,他不知道这按摩术到底有没有用,但目前的情形也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一边努力的回忆按摩术的步骤,这种按摩术好像在他的脑海里扎根一般,他的手触到张桂芬的头部,脑海中便不自觉的浮现出初级按摩术的内容,手法、姿势、力度以及技巧,宛如千锤百炼一般,他的手指轻灵,时轻时重,分经辨穴精准无比,张桂芬的痛苦之色逐渐缓解,皱起来的眉毛逐渐的抚平。

  “有用!”苏铭眼前一亮,开始更卖力的给张桂芬按摩,他在大学里学的便是中医,这初级按摩术跟他学过的有些不同,比普通的按摩更深奥,但经络穴道、基础手法这些基本相同,苏铭的理论基础还是很扎实的,分经辨穴的能力在班里也是数一数二的,他的速度越来越快,对于力度的控制也越来越熟练。

  按摩是一种体力活,苏铭的衣服很快就被汗水湿透,气喘如牛,但他丝毫不敢怠慢,不间断的按摩着。

  过了大约十分钟,张桂芬才悠悠醒了过来。

  “铭儿,妈没事了,你休息会吧。”张桂芬看到苏铭如从水里捞出来的狼狈,有气无力的低声说道,看她的模样的确舒缓了很多。

  苏铭这才舒了一口气,扶着张桂芬坐在了椅子上。第3章希望

  “妈,我不累。”苏铭说道,“您不会有事的。”

  “嗯,妈还想看着你娶老婆,给妈生个大胖孙子呢。”张桂芬眉眼舒展,说道,“铭儿,妈累了,扶妈到床上休息会吧。”

  “妈,我们还是到医院去看看吧。”苏铭劝道,“做个检查也好。”

  “不用了。医生说了,位置很深,手术费用贵,效果也不好。”张桂芬摇了摇头,低声说道,“铭儿,你已经长大了,妈也就放心了,如果有一天妈妈不在了,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苏铭手足冰凉,坚决的说道,“妈,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疲惫的张桂芬已经沉沉睡去,她眉心舒展,有轻轻的鼾声,睡得很安详。

  苏铭不放心,手搭上了张桂芬的手腕,检查了一下张桂芬的情况。

  在他脑海中的投影里,栗子大小的肿块依然一片殷红,而那代表着危险的明黄色水肿带已经消退了几分,看到这里,苏铭舒了一口气,水肿终于过去了,他替张桂芬盖好被子后走了出来,在门槛上静静的坐着,他的心一团乱麻。作为一名医生,他比任何人都了解脑瘤的可怕,手术的风险很大,预后也极差,像张桂芬这种位置极深的脑瘤患者的基本上就是被判了死刑。

  “难道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么?”苏铭只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一般,一想到母亲的病情,他悲从中来,失声痛哭。

  夜风微凉,坐在门槛上的苏铭哭的一塌糊涂,哽咽的哭声黑夜中显得那样的凄凉,很快便随风消散。

  “不,我一定不能失去老妈!”苏铭又想起了医圣传承,他敢肯定他的那一种奇异能力肯定是那一颗流星的功劳,这让他心中升起一抹希望,赶紧坐下来整理脑海中的记忆。

  这一整理下来,把苏铭足足吓了一跳。

  医圣三千年的记忆传承如镜花水月一般,充斥着他的大脑,苏铭头痛欲裂,好几次差点晕死过去,苏铭死死的咬着牙坚持着。

  很快,苏铭把一部分记忆粗略整理了出来,让他惊喜的是,居然真的有办法能够治好脑瘤!

  “筑基之境,奇异顿生,可以针灸秘术截断脉络,围而不攻,其疾自破!”

  简而言之,就是围而不攻,切断补给,饿死丫的!

  苏铭顿时手足冰凉,他翻阅过这一份记忆的一些片段,在仙武世界,修炼者的实力分为炼气境、筑基境、玄关境、紫府境,每一个境界又分为初期、中期、后期、圆满四个阶段,即便是仙武世界顶级的天才,炼气境圆满也要小三年的时间。虽然他那一篇造化经是顶级功法,但在地球这种灵气枯竭的星球,别说三年,就算是十年都不一定能够突破。

  苏铭的心彻底的沉了下去。

  “怎么办?以老妈的情况,即便没有转移到其他的器官,若是脑瘤日渐增大,也是岌岌可危。”苏铭死死的握着拳头,指甲扎入了肌肉,犹然不觉得疼痛,“十年的时间……太长了!”

  “不管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试过才知道!”苏铭的眼神很快变得坚定起来,“我的亲人,就算是阎王也夺不走!”

  月朗星稀,初秋的凉风习习,尤其是在苏家村这种乡下,晚上更是清凉如水。

  若是平时,苏铭晚上睡觉还需要盖上棉被,但现在已经是夜深,苏铭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寒意,反而感觉到极为舒服。传承对他的改变的确很大,让苏铭充满了信心。

  “先找个地方修炼再说。”苏铭暗暗想到。

  地球的灵气枯竭,对于苏铭这样的修炼者来说的确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自从被流星砸中之后,苏铭对灵气的感应极为敏锐,屋子后面的大山比家里的灵气更浓郁,苏铭出发前顺便去看了一眼张桂芬,经过他的治疗之后,张桂芬睡得很安详,打起了轻微的呼噜,看着那一张苍老的脸庞,苏铭的心格外的难受,母亲只不过是四十多岁而已啊,得受了多少苦才会熬到现在这样!

  拿起手电筒,苏铭走到了后山。

  苏家村的后山很偏僻荒凉,人迹罕至,据老一辈传言这山里住着山神,若是进入后山将会受到山神的诅咒,以前也有很多村民进入后山狩猎,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当时还死了几个人,之后后山便成为了禁地。

  苏铭对这个传言将信将疑的,但为了修炼,苏铭决定铤而走险。

  月朗星稀,山林茂密,石头上已经长满了青苔,苏铭沿着野兽出没的痕迹往大山深处走去,走了约摸半个时辰便来到了一个巨石平台上。

  巨石平台从半山腰上探出,长满了青苔,圆月高悬,星辉清冷,从天空中洒落,周围弥漫着一层淡淡的氤氲雾气,以苏铭的感觉,方圆十里的范围之内,这里已经是最适合修炼的地方。

  盘膝而坐,五心朝天。

  造化经的第一层便是整一篇功法的总纲,苏铭已经牢牢的记在的脑海中,苏铭调整呼吸,随着他运转功法,一缕浓郁的灵气汇聚而来,从他的鼻尖涌入,进入到他的体内,沿着他的四肢百骸运行,肢体暖洋洋的,最后汇聚在他的脐下三寸的丹田中。

  地球的灵气枯竭,对于修炼者的确是一种桎梏,而苏铭所修炼的造化经却可以汲取所有一切灵气包括天空中星辰、月辉之力转化成为真气,不过现在他修炼的时间尚短,转化真气的效率并不高,运转了九个周天之后,他的丹田内才储存一丝真气,距离炼气境中期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地球果然是灵气枯竭的厉害啊。”苏铭摇了摇头,有些失望,眼看着天边已经露出了鱼肚白,他还要回去给张桂芬准备早餐呢。

  突然,苏铭闻到了一缕香气。第4章山参

  香气很淡,却让人精神一震,苏铭循着那一缕香味往前走去,最后来到了一个幽深的山洞前。

  山洞漆黑一片,有一股淡淡的阴森气息扑面而来,苏铭不由得毛骨悚然。苏铭的目光落在了洞口旁边的一株野草上。

  野草的茎单生直立,叶子先端渐尖,边缘有细尖锯齿,沾染着丝丝露水,看上去与其他的野草并没有太多的不同,但在苏铭的眼中却宛如夜明珠一般明亮。

  “野山参?”苏铭顿时喜出望外,好像被天上掉下的馅饼砸中一般。

  他在大学必修课里便有中药学、中药炮制学,在这一方面,苏铭是下过苦工的,加上医圣传承的记忆,更是手到擒来,对苏铭没有任何的难度。

  苏铭小心翼翼的扒开泥土,把山参挖了出来。

  野山参足足有婴儿手臂般粗大,三节芦,枣核艼,疙瘩体上紧皮细纹,根须自然分开,完整细长,已经达到了特级野山参的标准。

  “三百年的野山参,虽然算不上珍品,在市面上也是价格不菲啊。”苏铭喃喃的说道。

  这种野山参的药用价值极高,能大补元气,价值不菲,不知道多少富豪求之而不得,可谓是有市无价。

  苏铭心中乐开了花。

  一股森冷的气息从山洞透出,隐隐传来一股唏唏嘘嘘的声响,苏铭毛骨悚然,想到老一辈的传言,苏铭赶紧离开。

  苏铭回到家的时候,张桂芬还没有睡醒,苏铭特意替她检查了一下,她的水肿已经消退的七七八八,脑瘤虽然没有缩小,但她的眉眼如菊花初绽,安静祥和,呼吸均匀,睡得很安详。

  苏铭舒了一口气,进入厨房里开始淘米熬粥,拿出一些腌制的酸豆角清洗之后炒熟,等他把粥熬好之后,张桂芬还没睡醒。

  “这野山参虽然是大补之物,但并不适合老妈。”苏铭暗忖道,“她的身体太虚弱了,虚不受补,需要汤药对抗脑瘤,卖了这野山参应该可以对付一段时间了。”

  为了支持苏铭念书,张桂芬一个月都舍不得吃上一次肉,想到母亲的碗里连油星都不多一滴,苏铭的心中极不是滋味,原本恶性肿瘤便会极度消耗营养,再加上补充不足,张桂芬的身体越来越差。

  吃完早餐,苏铭带上野山参去了镇上,搭着乡村客车去林城市区。

  杏林药店是整个林城最大的药店之一,在华国各个城市均有连锁,因为它的质量和口碑过人,价格也相对实惠,吸引了很多的顾客。

  苏铭进入杏林药店,一名导购小姐迎了上来,微笑的问道,“您好,先生,有什么我可以帮得到您的?”

  苏铭问道,“你们这里收不收野山参?”

  导购小姐愣了愣,旋即笑着说道,“您好,能让我先看看么?”

  苏铭点了点头,从背后的包里拿出了野山参,叶子苍翠,根须完整,那婴儿手臂粗大的野山参还带着一丝黄泥,一股特有的馨香扑面而来,让人心旷神怡。

  导购小姐目光落在野山参上,震撼无比,林城多少年没有见过这种特级的野山参了?这样的一株野山参,最少也有三百年,放在任何一个药店都是不可多得镇店之宝啊!

  导购小姐的心中活络,若是能够买下这一株野山参转卖出去绝对是天价,这一个月她的奖金也将极为可观,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先生,这个我做不了主,我必须要请示我们经理!您能不能等一等?”

  张恒点了点头,导购小姐给他倒了一杯水,蹬蹬蹬的跑上了二楼。

  杏林药店二楼的贵宾室。

  杏林药店的经理苏武看着眼前的两名年轻男女,满脸堆笑。

  “苏经理,真的没有了么?”许清璇不死心问道,“林城出产的野山参全国闻名,难道店里真的没有存货了?”

  苏武摇了摇头,眼中掠过一抹精光,说道,“许小姐,您是不知道,林城的确有野山参之乡的美名,但也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这些年滥挖过度,连十来年的参苗都被挖光了,已经有四五年没有听说过百年的野山参了,您还是去别处看看吧。”

  许清璇柳眉轻蹙,有些为难。

  “姐,我们要不要去别的地方看看?”同行的是许清璇的弟弟许光荣,说道。

  “你懂什么?若是杏林药店都没有,其他的地方更不可能有了。”许清璇没好气的说道,“都怪你,连个包都看不好。”

  “谁知道那个小孩子会是小偷啊。”许光荣委屈的说道。

  这一次姐弟二人从省城来到林城,目的便是探望卧病在床的外公,他们带的礼品在高铁上被偷走了,只好来杏林药店碰碰运气。

  许清璇看到苏武为难的表情,也知道这一趟算是白跑了,愁容涌上脸庞,两手空空的怎么登门啊?

  砰!

  门突然被推开,苏武不悦的抬起头看向门口,见是导购小姐田甜,脸色沉了下来,“我正在跟许小姐、许少爷有要事相谈,不是已经吩咐你们不要打扰我们么?”

  田甜喘了一口粗气,机关枪一般说道,“经理,有人来卖野山参!”

  “这种小事,你自己抓主意就好了。”苏武心中越发的不爽,区区的野山参而已,如此的大惊小怪,回过头对许清璇解释道,“新招的员工,没见过世面,让两位见笑了。”

  “事关重大,我做不了主啊。”田甜抹了一把汗,急切的说道,“经理,那野山参太大了,您还是去看看吧。”

  很大的野山参?估计是萝卜吧……苏武有些不以为然,把野生萝卜当成野山参卖的乡巴佬多了去了,又不是没见过。瞪了田甜一眼,看向许清璇,歉意的说道,“两位先等等,这些年有很多采参客铤而走险,以萝卜冒充山参,我去把他打发了。”

  许清璇一听就没了兴趣,点了点头。

  苏铭慢悠悠的喝着茶,古井无波,他并不着急。林城有着野山参之乡的美名,但这些年来被滥砍乱挖,再也没有听说过有百年以上的野山参出现,他的三百年的野山参应该可以卖出一个好价钱。

  苏武从二楼走下来,现在还是早上,顾客并不多,他们的目光落在了苏铭的身上。

  苏铭长得很清秀,不是很帅的那种类型,他的五官线条柔和,脸上带着一抹微笑,看上去就像是邻家的大男孩一般,阳光中带着一丝腼腆,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不过,当他的目光落在张恒手中的野山参时,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隐隐有些鄙夷。第5章转折

  本来苏武还抱着一丝希望,若是真的收购到野山参,可以借机交好许家,但是……

  谁见过婴儿手臂般粗大的山参?

  那明显就是萝卜嘛!

  “经理,就是他要卖野山参。”田甜小跑着过来,轻声说道。

  听到田甜的话,苏武想到被自己晾在贵宾室的许家姐弟,顿时有一种得不偿失的感觉,恼怒的瞪了苏铭一眼,说道,“年纪轻轻的干什么不好,偏要走这种歪门邪道,还真的当我杏林药店是开善堂的不成?”

  苏武越发的恼怒,指着苏铭手中的野山参说道,“你什么时候见过野山参有这么大了?参来坑骗别人,小田啊,你年纪还小,千万别被别人蒙骗了。”

  “啊?不会吧?”田甜愣了愣,旋即说道,“但我觉得这野山参不像是假的啊。”

  “哼,现在的骗子手段越来越高明了。”苏武冷笑道,“小田,把他轰出去。”

  苏铭也怒了,无缘无故被别人说成是骗子,谁都会恼怒,苏铭沉声说道,“都说杏林药店是林城最大的药店,讲究诚信,童叟无欺,我看也不过如此。”

  “我杏林药店对顾客自然是讲究诚信,但对于你这种拿萝卜当成野山参坑人的骗子自然不需要客气。”苏武武断的说道。

  把萝卜当成了野山参?苏铭愣了愣,他特意来到杏林药店这种大门店,就是相信他们的鉴定会好一点,想不到眼前的这个药店经理居然如此武断,让他有些失望。

  当下也不愿意跟他多啰嗦,这种不识货的人跟他们也说不清楚。

  “既然你没眼光,那就算了。”苏铭拿起背包便要离去。

  “小兄弟等等。”突然围观的顾客冲出一个人来,是一个约摸六十多岁的老头,身体瘦瞿,精神矍铄,盯着苏铭手中的野山参,激动的说道,“能不能让我看一看。”

  苏铭皱了皱眉,这种野山参完整的外观也决定了它的价值,若是被这老头不慎弄坏了,那他可没地儿哭去。

  “哈哈,连托都出来了,你们们就别浪费那个时间了。”苏武撇了撇嘴,冷笑道,“在我这里唱双簧?门都没有。”

  徐福凯皱了皱眉,这杏林药店的话让他有些不虞,不过并没有发作。

  苏铭想了想,把野山参递了过去。

  徐福凯看着野山参,眼神灼灼,激动的嘴角微微颤抖。

  “诸位看看,这么大的根茎不是萝卜是什么?以为带着叶子长出根须就是野山参了?天底下哪有那么大的野山参?嘿嘿……”苏武得意的哈哈大笑,想要蒙骗他苏武?真是可笑!

  “不!”徐福凯的手微微颤抖,激动的说道,“这是真的野山参!而且是极品的野山参!”

  “切!”苏武冷笑不已,“行了,你们就不要在我这里演了,我没时间陪你们瞎胡闹,要不我给你们颁个小金人?”

  “无知竖子,贻笑大方!”徐福凯被质疑,不满的哼道,“这野山参的体态玲珑,有三节芦,枣核艼,疙瘩体上的皮纹紧细,根须自然顺长且直,两腿分档自然,而且它的表面布满了黄褐色的环纹,这野山参最少也有三百年的生长期,绝对是野山参中的极品啊!”

  徐福凯感叹道,“想不到在我有生之年还能见到如此极品的野山参,此生无憾啊!”

  “呵呵……”苏武哈哈大笑,揶揄道,“为什么不再夸张一点呢?三百年太少了啊,这野山参没有千年也长不到那么大啊。”

  徐福凯气得吹胡子瞪眼,“你……你真的是气死我了!”

  “徐老?”一声惊呼,一道高挑清丽的倩影飘到了徐福凯的身前,惊喜的叫道,“您怎么也在这里啊?”

  来人正是许清璇,她在上面等的实在是太无聊,准备下来看看热闹,却不料遇到了熟人。

  “小璇,你怎么在这里?”徐福凯讶然问道。

  苏武心中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觉,小声的问道,“许小姐,你们认识?”

  “介绍一下。这是徐福凯徐老,他可是我们省里有名的名贵药材鉴定大师。”许清璇笑着说道,“徐老,这是杏林药店的苏经理。”

  “原来是徐老,久仰久仰。”苏武热情的伸出一只手,不料徐福凯却哼了一声,“我这个骗子可高攀不起苏经理。”

  苏武讪讪一笑,尴尬不已,突然他想到一种可能,心中骇然,目光落在苏铭身上,目光瞬间变得狂热起来……

  许清璇并不清楚之前发生的事情,对徐福凯的态度一时有些奇怪。

  徐福凯热切的看向苏铭,“小兄弟,这野山参能不能卖给我?”

  他抓着苏铭的手,大有你不卖我就不放手的无赖架势。

  “野山参?”许清璇这才注意到徐福凯手中的野山参,眼前一亮,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这野山参也实在是太大了吧?

  虽然没有人参,但这野山参也不错啊,比人参的效果还好,用来送礼最好不过了,当下说道,“徐老,我外公急需这野山参,能不能将它让给我?”

  “不让。不让,我谁也不让。”徐福凯撇了撇嘴,“小璇,你别骗我,我前几天才见过他,老魏好着呢。”

  “……”

  苏武懊恼不已,若不是他先入为主,现在这野山参绝对跑不了,现在倒好,反而被徐福凯捡了漏,若是传出去,他这个经理也要到头了。

  苏铭笑了笑,说道,“只要价格合理,卖给谁都不是问题,老爷子,您能不能把我的手放开,我的取向很正常,不好这一口。”

  徐福凯有些不好意思,却倔着不放手,说道,“这野山参价值连城,是续命的良药,看它的年头最少也有三百年,若是放在拍卖会上最少也要三百万万。”

  周围的人倒吸了一口凉气,三百万啊!

  苏铭心中砰砰直跳,有些激动,他以为卖个百十来万就不错了,想不到居然如此值钱。

  怪不得那么多人去挖参,一夜暴富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小伙子,快点跟我走,我们去转账。”苏武拉着苏铭的手就像外面跑出去。

  “等等……”苏武赶紧叫道,“徐老,这野山参可是我们先看上的,您这样半途截走,是不是不太好啊?”

  苏武也动心了,若是能收购到这一株野山参,帮许家姐弟解决这个难题,更进一步指日可待啊!

  “啥?”徐福凯怒了,瞪了他一眼,“小兔崽子,刚刚谁还口口声声的说这野山参是假的?现在反而出来抢了?”

  “宝物嘛,价高者得。”苏武被徐福凯瞪得有些发慌,讪笑道,“我出四百万,小兄弟,把这野山参买给我们杏林药店吧。”

  徐福凯气的吹胡子瞪眼。他有钱,但现在能够拿出来的也只有三百万,再多一时也拿不出来了。

  眼巴巴的看向苏铭,但却又不好意思开口,毕竟做买卖都是为了钱嘛,只能生闷气。

  苏武得意的看向苏铭,露出一抹笑容。这小伙子还能够拒绝一百万?

  “小兄弟,野山参卖给我吧,我现在就给你打钱过去。”苏武热情的笑道。

  “不。”苏铭摇了摇头,冷声说道,“别说加一百万,就算加五百万我也不会卖给你们杏林药店!”

  苏铭心中冷笑,污蔑自己造假还想要野山参?想得美!

  苏铭把野山参递给了徐福凯,“徐老,把钱打到我的卡里,这野山参就是你的了。”

  苏武的笑容僵在了脸上。第6章徐福凯的家人

  徐福凯开心的又蹦又跳,好像得到玩具的小孩子一般。

  苏武的脸色阴沉,他没想到苏铭居然如此落他的面子,尤其是当着许清璇的面,更让他下不了台。

  “走走。我们去转账去。”徐福凯拉着苏铭的手,往外走,突然他想起了一件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小伙子,跟我去一趟我家,我的银行卡没带出来。”

  苏铭苦笑,他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被徐福凯拉着上了一辆奥迪,徐福凯抱着野山参好像得到了珍宝的孩子一般宝贝,爱不释手。

  许久之后才想起苏铭,不由得升起一抹歉意,说道,“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苏铭长得像邻家的阳光男孩,修炼了造化经后,他的气质更是发生了一些变化,越发的平易近人,再加上按照原价卖给了徐福凯,徐福凯对他的印象大好,言语间多了一抹亲切。

  “徐老好,我叫苏铭。”苏铭笑了笑,说道。

  “你的年纪跟我女儿差不多,我就叫你小苏吧。”徐福凯一拍大腿,说道,“对了,看你的年纪应该还在念书吧?”

  “没有,已经毕业了。”苏铭觉得没有隐瞒的必要,说道,“现在还在待业呢。”

  “不好意思啊。”徐福凯道歉,现在的大学生一抓一大把,毕业就意味着失业,倒不是什么怪事,说道,“你是什么专业的?”

  “中医。”苏铭说道。

  “中医?”徐福凯抚掌说道,“祖国医学博大精深,是我们的国粹,中医好啊!”

  “中医的确好,只是易学难精啊。”苏铭想到自己的处境,不无感慨,说道,“现在中医院招西医专业,人民医院又不想要中医生,很多人都说中医就像是趴在玻璃窗上的苍蝇,前途一片光明,却没有出路。”

  “苏铭啊,不要小看自己。”徐福凯拍了拍苏铭的肩膀,鼓励道,“我觉得你肯定会走出自己的路来的。”

  “那就承徐老吉言了。”苏铭也笑了笑,有了医圣传承,他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我们到了。”奥迪车开进了一个小区,停在了一栋别墅前面,徐福凯说道,“我进去拿银行卡,小苏你也进来坐坐吧。”

  苏铭跟着徐福凯进入别墅。

  “这别墅是我女儿的,我不常在林城住,平时来林城也会在这里落脚。”徐福凯说道。

  苏铭点了点头,这个锦绣山河楼盘可是很贵的,在林城已经算是最好的楼盘之一了,住在里面的都是一些达官贵人,这徐福凯能住在这里,显然也不是什么普通人。

  别墅内部装潢的并不奢华,反而有一种古色古香的韵味,让苏铭觉得极为舒服。

  “桂姨,丹儿呢?”徐福凯叫道,“有客人来了,快点沏茶,把我珍藏的大红袍拿出来。”

  一个保姆打扮的中年妇女急忙忙的走过来,说道,“徐老,您回来了?快去看看吧,小小姐的病又犯了。小姐他们现在正在守着呢。”

  “什么?”徐福凯顾不上换鞋,急忙忙的跑进去,苏铭犹豫了片刻,也跟着走了进去。

  在卧房里,一名约摸三四岁的小女孩躺在床上,她翻着白眼,全身抽搐,旁边站着一男一女,焦急的看着床上的小女孩,束手无策。

  徐福凯推开门,两个成年人转过头来,苏铭终于看清楚,男人约摸四十岁左右,一身黑色的西装将他的身段显衬出来的越发挺拔,带着一副金丝眼镜,文质彬彬的,看上去很儒雅。

  另外一名女子是一名二十七八岁的少妇,标准的瓜子脸,柳眉弯弯,明眸善睐,挺拔的鼻梁,下巴尖而圆润,皮肤白皙如玉,她穿着一袭白色的雪纺旗袍,将她完美的身段勾勒出来,身材高挑,丰满的胸脯好像要把衣服撑破一般,腰肢纤细,小腹平坦,开叉极高,隐隐可以看到一截象牙般的长腿,这是一个尤物。尤其是她身上的那一股成熟的风情,看上去就像是一颗熟透的水蜜桃,轻轻一掐便可以渗出蜜汁来,让旁边的中年人都不由得心跳加速。

  “小彤怎么样了?”徐福凯问道。

  看到徐福凯,徐丹菲好像等到了主心骨一般,眼泪立刻抑制不住的淌下来,梨花带雨,哽咽道,“爸,小彤的病又复发了,而且更重了,现在该怎么办?”

  徐福凯看向儒雅中年。

  金福来摇了摇头,惋惜的说道,“徐老,小彤这一次复发不同以往,这一次比任何一次都要剧烈,我们已经给她推了安定对抗癫痫,但效果并不好。”

  “那……能不能加量?”徐福凯看着还在不断抽搐的小欣彤,心痛不已。

  金福来摇了摇头,“不行,若是再加量的话会导致呼吸抑制,我看还是送医院吧。”

  “对了,你们没有叫救护车?”徐福凯问道。

  “叫了,但人民路那里塞车,恐怕还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到。”金福来摇了摇头,说道。

  “爸,现在怎么办?怎么办啊?小彤可是我的命根子,没有她,我也不活了。”徐丹菲六神无主,双手捂脸,痛哭失声。

  徐福凯突然回过头来,看向了苏铭,问道,“小苏,你不是学中医的嘛?你看看这样有没有办法?”

  金福来呵呵一笑,一脸不屑,“徐老,推了安定都没有效果,更别说中医了,若是让他乱来反而导致小彤的病情加重,这可就……”

  金福来一听到苏铭是中医,金丝眼镜下的双眼掠过一抹嘲讽之色,他是西医出身,讲究循证医学,中医那一套他是从来看不起的,什么阴阳五行,根本就不符合科学嘛!中医嘛,不都是一些白须老头么,这年轻人看上去不过是刚毕业,他能有什么办法?

  听到金福来这么一说,徐福凯反而迟疑了。

  “有时候过分的相信科学,也是一种迷信。”听到金福来的话,苏铭有些不爽,嗤笑道,“你又不是中医,你怎么知道不行?”

  “好好好!”金福来被苏铭一怼,儒雅的脸庞变得铁青,“年轻人有志气是好事,可要量力而行!”

  苏铭正要上前,发现徐丹菲抿着嘴唇挡在了他的跟前,双手拦住了他,双眼好像护犊子的母狮子盯着苏铭,“你……你不许碰我女儿!”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3087  或  书名 即可阅读《岐黄圣手大村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765.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