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至强高人闯情关》江小白柳芸之夏若雪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至强高人闯情关》江小白柳芸之夏若雪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一叫成名

  少女的娇吟声在耳畔响起,听的江小白骨头都酥了大半,眼睛在绝美少女身上不停打转,手上的动作更是不停。

  这少女一头乌黑柔顺的头发垂在背后,和雪白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五官精致的如同鬼斧神工雕刻而成,那双漂亮无暇的眸子更是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眼神里满是魅惑。

  她只穿了一件吊带长裙,衣服里是真空的,因为江小白一眼就看到了,这女的没穿内衣,下面怕是也没穿。

  江小白觉得,浑身就像被火点着了似的,热的难受,而良药就是面前诱人的少女。

  他不是个没正经事儿的人,自然能看的出来这女的在勾引他,不过看她那眼神,他却觉得这少女是认识他,甚至对他情深已久。

  那少女一个字都没说,只是一直在笑,很美很魅的笑,这个时候,江小白觉得,盛世美颜也不过如此。

  随着沉重又性感的呼吸声,舌头从耳朵到脖子慢慢的滑落,舌尖快速的挑逗,使得少女忍不住哼出了声,这时候女子把男子的头慢慢往下推。

  关键时刻,江小白喘息出声,嘴里呢喃着:“美人儿,美人儿。”正想亲吻少女,却突然觉得脑子一痛,立马醒了。

  卧槽,我的美人儿呢?美人儿呢?面前这老太婆是谁?

  “哈哈哈笑死我了,第一次见到有人上课做春梦叫出声,还敢调戏老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怎么会有这种极品!上课竟然做春梦……”

  “就是啊!竟然叫灭绝师太美人儿哈哈……”

  “太恶心了吧……怎么会有这种男的……”

  “没想到平时看起来老老实实的江小白竟然那么猥琐……”

  “对着师太那张脸他是怎么喊出来的哈哈哈……”

  一群听起来声音还有些稚嫩,甚至一部分刚变音的公鸭嗓,在江小白耳边各种说,大多都是压低了声音,可以江小白的能力听这些声音轻而易举。

  时间好像过去很久,其实也不过两秒。

  灭绝师太,哦不,准确来说应该是叫李萍,李老师,此刻是气的不行了。本来课上的好好的,江小白在课堂上睡觉,睡觉也就算了,这家伙本来就是个学渣,不影响纪律算好的了。可江小白突然呻吟喘息了起来,还不停的叫着什么美人儿,流着口水。

  作为一个已经年近五十的中年女人,李萍教了半辈子书,从来没见过在自己课堂上睡觉做春梦还叫出声的学生。

  刚刚她拿着戒尺直接敲了江小白放在桌子上的手,本以为会把他叫醒好好认错,哪知人是醒了,抬头看她时竟叫她美人儿!竟然调戏她这个年过半百的老人!

  气的她又准备狠狠打江小白两下,却被江小白抓住了戒尺,甚至满脸警惕的问了她一句,“你是谁?”

  这个时候,课堂上的同学再也忍不住了。平时就喜欢打闹的张东伟问了一句,“嘿!我说,江小白你不会是准备装失忆吧?”

  “哈哈哈,装失忆?那可是高难度,你以为你问了一句你是谁就完了么?你还要说,我是谁?我在哪儿?哈哈哈”张东伟右边的一个男生立即附和着,这话接的,班里同学更加乐呵了。

  江小白有些慌,面前这是什么情况?春梦?面前这些学生模样说他在做春梦?刚刚那个美得惊人的少女是他做的梦?

  可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一个教室?一群学生?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脑子里传来了一些零散的记忆。

  绝世宝藏,龙魂玉佩……CIA……争夺……

  他想起来了,自己身为国外顶尖雇佣兵的头目,在执行一次任务的时候,为了保护好宝藏,把那块龙魂玉佩给吞到了肚子里,然后扯了手榴弹的引线。

  跟CIA的首脑等一群人同归于尽……

  “江小白,你居然在我的课这么的放肆,你给我滚出去,以后凡是我的课,你都给我站在外面听。”李萍真的是气炸了,竟然有学生当众违逆她,还跟她装失忆。

  江小白手中拿着戒尺,坐在那里不说话,事实上,他的心底是震惊的,他竟然重生了!

  准确来说是魂穿到了这个也叫江小白的身上!

  “现在!你给我出去!”李萍的声音非常冷,但到底是四十多岁的人,没有失去理智转身离去,只是回到了讲台上不想在看江小白一眼。

  而江小白也听话的出了门,临走时还听到了那些学生的闲言碎语。

  他一个人在校园里乱逛,因为是上课时间,校园里没几个人,只是还没走多远,就听到了下课铃的声音,一群学生蜂拥而出。

  打闹声,嬉笑声不断。江小白转过身来,抬眸,一眼就看到了那些学生。

  龙江市圣兰高中虽然有自己的校服,但不是正式场合也没规定必须穿,所以基本上没几个穿校服的,何况又是夏天,女生们当然想穿自己的衣服,虽然穿的不算暴露,但也很好的展示了自己的身材。

  女生之间大多是手牵着手或是手挽着手,还有的挽着胳膊,看上去很亲密的样子,男生看上去倒是没那么亲密,却也是几个人几个人一起。

  情侣不多,至少表面上看来不多。

  这就是所谓的青春么?

  江小白十六七岁时在干什么?在训练,在拼搏,在亚马逊森林里过着吃野兽野果过活。

  如果要说他一个人,那也不对,因为他有上百个人陪伴着,要说朋友,那也不对,因为那些人都想杀了他。

  一百个人只能活两个,没人不想杀了他。

  江小白摇了摇头,不想让自己想那么多,转身离去,又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

  下课铃声一响之后,学校的学生蜂拥一般的冲出教室,江小白坐在操场的一张凳子上,脑子的记忆还是模模糊糊,他不停的甩甩头。

  “哟,这不就是刚才被发在校园微信群里那个在教室娇喘的江小白么?”

  “喂,哥们,说说梦到什么了?分享分享!”

  江小白抬头一看,三名男生正在坏笑的望着他。

  江小白没有说话,然后起身准备离开。

  “喂,你特么的干嘛呢?老子跟你说话呢!”一名男生大吼一声。

  “我没什么想说的,还有,最好不要烦我!”江小白说完抿了一下嘴角。

  “哟呵,还嘚瑟起来了,老子今天就要烦你。”那男生说完准备扬起了手掌。

  “王子明,你干嘛?又在欺负咱们班学生!”

  一个很好听的声音响起。

  江小白和三名男生几乎同时转过身子。

  “哟,我道是谁呢,原来是三班班长莫小琳啊,怎么着?莫大校花是想为这猥琐玩意儿出头不成?”王子明阴阳怪气的哼了一声。

  “大白天的,你们在学校欺负人,而且还是我们班的,我能不管么?”莫小琳说完挺了下胸。

  “老大,真特么的尤物啊,校花就是校花啊,你看面前那一道风光,我都忍不住……”

  “老子一耳巴子,老子看上的女人,你特么最好别乱想,否则老子阉了你!”王子明瞪了一眼身边的那名男生。

  “既然莫大美女不喜欢我白天欺负人,那么咱们晚上玩玩如何?”王子明说完慢慢的靠近莫小琳。

  “住手!”江小白见王子明靠近莫小琳忍不住大吼一声。

  “作死!”王子明啪的一个巴掌甩在了江小白的脸上,江小白一下就被打趴在了地上。

  此时江小白的头一阵刺痛,脑子涌进了一道属于现在这个江小白的记忆……第二章龙魂玉佩

  江小白是这个身体的名字,跟他原本的名字一模一样。今年十八岁,平时性格胆小懦弱,做什么都唯唯诺诺的,所以很多人不喜欢他,甚至欺负他。

  而他这种性格,也有一部分源于家庭,爸爸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出车祸去世,母亲一个人带着他生活了很多年,最后还是找了一个男人嫁了。

  新的家庭有一个继父和一个妹妹,只是那个继父对他很不好,很看不起他,当着他妈的面儿倒也不显,他妈不在的时候,就言语侮辱他,有时候甚至打他。

  而夏若雪,就是继父的女儿。

  江小白的记忆里,真没什么值得一提的东西,生性懦弱,性子又内向,说起来他真没什么朋友,加之成绩又不好,老师自然也看不上他。

  但接着出现在他脑海里的东西,却让江小白十分惊喜。

  一个龙型玉佩漂浮在神识里,碧绿色的光芒让人惊叹!而玉佩后面,是一个半透明的龙,尽管是透明的,可却十分具有真实性,宛若盘在自己的身体里面。

  这……这就是龙魂玉佩?CIA的人做梦都想得到的至宝!

  紧接着,一套功法传到了江小白的脑海神识里,江小白震惊!那被传的神乎其神的修真功法《神龙决》么?

  我也有今天?我也能翻盘?

  一时间不知是该哭还是笑,就是因为这个鬼东西,导致了他的死亡,可也是因为这个东西,他重生了。

  一睁眼,便是刺目的白,看的江小白的眼睛生疼,这是哪儿?

  “你醒了,小白,你终于醒了。”一个有些哽咽的女声在耳边响起,江小白看了看,原来是这个身体的母亲,林娇语,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女人。

  “竟然在课堂上做出这种事情,要是我亲儿子,腿都要被我打瘸了!”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插了进来,那是一个中年男人,叫夏冬向,是江小白的继父。

  林娇语倪了他一眼,声音有些不悦,“孩子还小,犯些错也是可以原谅的,哪有你那样教孩子的。”

  “就是你这样教孩子才教成这样,也不看看若雪多好,那是我教出来的,不仅学习成绩好,人还听话,哪像这小子,净干些混事儿!”夏冬向显然很不开心,不满的说道。

  “你打夏若雪了?”到底是自己亲儿子,林娇语平时就比较宠江小白,说到孩子方面,也不认为是自己做错了。

  夏冬向只是冷哼了一声,却没多说什么。打女儿?他疼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会打女儿?

  “我想喝水。”江小白的声音很平淡,对于这个身体的亲生母亲和继父,他没有任何感觉。

  听到这句话,林娇语连忙去给他倒水,然后喂给他。

  喝了水的江小白,觉得精神好了很多,看了看那两人,“你们先走吧,我休息会儿。”

  林娇语皱了皱眉头,“要不再叫医生来检查下,我有点不放心,要是没事儿,你怎么那么久才醒?”

  “你就把你那心放下吧,这孩子命硬着呢,我看现在就能出院了,这医院可不是个好呆的地方,一晚上得好几百块呢,有这个钱干什么不行。”夏冬向显然不满,虽然这钱花的不是他的,可林娇语的还不就是他的?有这些钱,还不如给女儿买两件漂亮衣服。

  “夏冬向,先不说这些钱是我赚的,就江小白现在是你儿子这点儿来说,你怎么就能说出这样的话?”林娇语气的眼睛都红了。

  “我儿子?我可没有这种儿子。”夏冬向冷哼了一声,大步转身离开。

  林娇语看了看床上的儿子,最后还是给他放在床上五十块钱,然后说了一句,“好好照顾自己。”然后离开了。

  江小白家里算不得有钱,也算不得穷,林娇语是一家电子厂的员工,月薪三千多,夏冬向是在一家修车店里做修理工,工资也不高,而且他的工资大多都给女儿买衣服用品了。

  贴补家用等,基本上都是用的林娇语的钱。

  看着床上的那五十块钱,江小白突然想笑,前世,他从来没为钱烦恼过,对于钱,也没什么概念,但还是第一次拿着一张五十的钞票,而这五十块钱,还暂时是他是所有的家产。

  江小白想让林娇语和夏冬向离开,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龙魂玉佩里的功法,《真龙诀》

  刚醒来时他就知道,这身体没有过任何锻炼,武功更是别想了,甚至身体还十分虚弱。

  所以他要尽快的修炼《真龙诀》,才能给自己一分自保之力。

  打坐几炷香的时间之后,江小白明显感觉到了身体非常的精神,看来可以修炼《真龙诀》里面的拳法《真龙九式》了。

  江小白在医院只呆了两天就回家了,而也是这两天,他的修炼功法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拳法也是大有长进。

  身体底子强了,凭着上一世的记忆里的那些年当兵王的招术,也能运用得收放自如!

  虽然对于真正的高手来说,这些远远不够看,可对于那些仅仅学了跆拳道之类的武术的人,那是完全没有问题。

  回到家时,夏若雪正在客厅里看电视,不得不说的是,夏若雪确实长的很漂亮。

  长长的卷发却不显得成熟,很突出这个年纪的年轻时尚,脸上好像是化了淡妆,显得更加精致漂亮,身上穿了一件吊带上衣,很好的突出了姣好的胸部和细腰。

  一件白色热裤包裹着小屁屁,露出了笔直白皙的长腿,此刻随意的往沙发上一坐,身材尽显得淋漓尽致。

  “看什么看,江小白?在看眼珠子给你挖了!”看到江小白回来,一向讨厌他的夏若雪瞪了他一眼,这话说起来也是随意,好像是再说,你今天吃什么一样。

  江小白本想说,挖我眼珠子?你倒是来试试啊,后来一想,她还是个孩子,便懒洋洋的向自己房间走去,随意说了一句,“懒得跟你计较。”

  江小白平时是胆小懦弱的很,什么时候这样回过她?是以,夏若雪很生气,大叫了一声,“爸!爸!江小白非礼我!”

  听到这句话,本准备回房间江小白也停了下来,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原来你喜欢睁着眼睛说瞎话啊。”说完摇了摇头,有些遗憾的说,“那这双眼睛还不如不要。”

  夏冬向刚从房间出来,正好听到这句话,十分恼怒的看着江小白,“你他妈说什么呢?我女儿也是你能亵渎的?”

  说着,他就拎起了一旁的凳子,向江小白走去,看那模样是准备打他了。

  江小白讽刺一笑,“你真的要打我么?”

  夏冬向可不想给他废话,拿起凳子就想往他头上敲,而一旁的夏若雪则是幸灾乐祸的看着他,还口语跟他说,让、你、欺、负、我。

  江小白别的没想,只是觉得夏若雪这嘴还挺性感的。

  “啊——”

  一声尖叫,却不是来自于江小白,而是夏冬向,他伸手摸了摸脑袋,却摸到了一手血,证明了刚刚的疼痛,确实是来自于他!

  可他明明是去打江小白的啊!

  一旁的夏若雪也看到了这一幕,有些狐疑的看了看还站在原地的江小白,然后赶紧去扶自己老爹,“爸,你没事儿吧?你头上流了好多血,你刚刚不是去打江小白的么?怎么打到你自己了?”

  “你拎起凳子砸自己,就是想跟我演示一下你买的凳子有多结实么?”江小白笑了笑,淡淡的说道。

  “小兔崽子,是不是你搞的鬼?”夏冬向狐疑的看着江小白,脑袋却在这个时候疼的厉害,赶紧让夏若雪扶自己起来。

  “快送我去医院!”第三章羊羔阳痿?

  看着面前这一幕,江小白觉得很无趣,便转身进了房间。

  江小白大致熟悉了一下房间,很快就到了中午,想着也不可能有人给他做饭,便出去买了份快餐,然后去了学校。

  一进校园,便看到很多人都在看他,那眼神异样的很,看的他莫名其妙。

  突然,脑袋里好像闪过什么,他刚重生的时候,好像有人说他在班里做春梦叫出声,该说什么微信群。也就是说,他刚重生过来那点事儿,被传遍了整个校园?

  “喂!江小白,你还有脸来学校啊!”一个男声响起,一个长的瘦高瘦高的男生走了过来,身后还跟了两个矮胖矮胖的男生,瞧那谄媚的样子,应该是他的小跟班。

  “你谁啊?”江小白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这身体的记忆里并没有这个人,应该不认识才对。

  “哈哈哈,你不认识我也是对的,可我认识你啊!整个校园微信群,贴吧,论坛,空间,传遍了你的照片和光荣事迹,在课堂上睡觉做春梦还叫出去的你可是第一个!兄弟,我告诉你,你火了!”高阳伟哈哈笑出声,明显的幸灾乐祸,他身后那两个小跟班也笑出了声。

  周围也渐渐围过来一些学生,明显的笑话,哪能不看?

  再说了,那可是现在在学校顶级出名的江小白。

  不认识他的?那就是陌生人咯。江小白没准备再跟这几个人说话,直接准备离开。

  那高阳伟可不乐意了,觉得江小白是看不起他,当即阴阳怪气的说,“你干什么呢?江小白我跟你说话呢?没听见?”

  江小白依旧自顾自的离开,瞧这样子,周围的一些学生笑出了声,高阳伟觉得,这些人肯定是笑他的,他高阳伟什么时候被人这样看不上嘲笑过?

  “你知道我是谁么江小白?”高阳伟恼羞成怒的上前抓住江小白的衣领,江小白的眼神一冷,不过也只是一瞬间,然后就嬉笑出声。

  “你是谁?你自己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

  这句话让人想起来几年前一个热播的电视剧,很多人都笑出来了声,一些认识江小白的,也惊讶的看着他,难以想象一向懦弱的江小白竟然说出了这种话。

  高阳伟气的无话可说,不是说江小白一向胆小懦弱,就算被欺负了也不会还口的么?

  “我叫高阳伟,刚从别的学校转过来不久,你不认识我也正常,但高天阳是我哥,这下知道了吧?”高阳伟这话说的一脸骄傲,仿佛已经看到了江小白跪在地上对他苦苦哀求。

  高天阳,这个名字一说出来,很多人都是震惊,因为这个人,在兰圣高中很有名气,长的帅不说,家世也好,虽然很多人不知道他家到底是干什么的,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个高家,但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高天阳这个人。

  他混黑。

  如果说一般的高中生顶多是拉帮结派,那高天阳就是真正的混黑,有不少人见过他打架,那真的是拼了命的打架,钢管等工具,不留任何情面的往人头上砸。血水顺着脑袋往下流的那种。

  被他打残废的人数不胜数,可他这个始作俑者,却好好的在学校上学,不受任何影响,还能说他家里没有任何背景么?

  “高阳伟?羔羊阳痿?”江小白抿了抿唇,轻笑出声,“这名字有些独特,我以后会记住你的。”

  本来刚听了他的话,大家都在沉醉于对高天阳的恐惧中,可听了江小白这句话,不少人爆笑出声。

  高阳伟?羔羊阳痿?哈哈哈哈哈哈——

  这名字也太搞笑了吧!

  高阳伟这名字不少被调侃,但大家也都碍于他的身份,不敢出声,可偏偏有人念了出来!本来只是有些阳痿的含义,他还愣是给他加了一个羔羊!妈的!

  “狗子瘦猴!给我弄死他!”高阳伟后退了两步对着他身后那两个矮胖跟班说道。

  这名字一出,又有不少人笑出了声,甚至连江小白都转过身来,看着狗子和瘦猴戏谑的说道:“你俩这名字也真是明不其实,倒是瘦猴这名字挺适合你的。”这话说的时候,是指着高阳伟的,然后又笑着说,“不知道你是喜欢阳痿呢,还是喜欢瘦猴?我觉得这俩名字都挺适合你的。”

  一些围观的学生都是想笑不敢笑,虽然很搞笑,可被用来搞笑的那个人,可是高天阳的弟弟啊!是那个恶魔一般的人的弟弟!

  狗子装作凶狠的样子,龇牙咧嘴,但其实他长的白白胖胖的,看起来十分的滑稽。

  他走过来就想扇江小白一巴掌,却反被江小白一巴掌打在地上,当即疼的叫出声。

  因为速度太快,根本没有人看到是江小白出手,瘦猴有些奇怪的看着他,阴阳怪气的出声,“狗子你该不会是害怕这家伙,然后自己先把自己撂倒的吧?”

  别说围观群众和瘦猴这样以为了,连狗子自己都这样觉得!虽然真相是,他还没打到江小白,就被江小白一巴掌扇到地上,但他心底还是不信的。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是人的速度?他明明是去打他的啊!怎么会被反打?

  再说了,江小白这家伙不是一个软弱无能的家伙么?他本来还想发泄一下这几天的怒气呢。

  “是你打我?”狗子没理瘦猴,而是充满怒气的看着江小白。

  高阳伟刚想骂狗子,却听到江小白说,“是我,怎么了?有问题?还是说你眼瞎没看到?”

  围观群众都觉得,刚刚是不是他们眼花了,不然怎么没看到那一幕?

  “好啊江小白,你竟然敢还手,看老子不给你好看!”高阳伟气的准备亲自出手,只是还没有打到江小白,就被他一脚踢的,坐在地上。

  这回大家都看清楚了,确实是江小白动的手,哦不,准确来说是动的脚,因为江小白没有特意施展他的步法,如果过早的施展武功,还没完全学会《真龙诀》的他,可能会吃亏。

  高阳伟本身就长的瘦高瘦高,现在被人一脚踢在肚子上,然后坐在地上的模样实在是狼狈极了。

  江小白摇了摇头,觉得实在无趣极了,这人就这点儿本事,还来找他麻烦?

  正准备离开,却听到了一个阴冷的男声,“是谁打我弟弟?”

  是谁打我弟弟?弟弟?高阳伟?高天阳?

  想到来人很有可能是高天阳,围观的学生散去了大半。开玩笑,高天阳主场的事故,他们可不敢看,万一惹祸上身怎么办。

  江小白眼神玩味的看向来人,又看了看跪坐在地上哀嚎的高阳伟,问了一个很多人都想问的问题,“你们真的是兄弟么?”

  说真的,高阳伟长的又瘦又高脸上也没几块儿肉,说他不丑都算是抬举了。而高天阳,是真的长的帅气,身材也很好的样子,可以看得出来,经常健身。只是眼神阴冷,仿若毒蛇一般,让人有些不喜。

  “就是你?”看着江小白瘦小的样子,高天阳不屑的冷哼了一声,“你小子倒是有本事,做了那样丢脸的事儿,也敢出现在学校。”

  “怎么丢脸了?难道你没做过春梦?还是说你那里不行?”高天阳的嘲讽,对于江小白来说,那是一点用都没有,反而是江小白三言两语说的高天阳脸色变了又变。

  说男人那里不行,那是谁都接受不了的,高天阳自然也一样,当即愤怒的看着江小白,“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下!”第四章惩戒恶霸

  “这句话我听过无数遍,可那些说话的人大多坟头草两米高了。”本以为江小白会害怕,甚至跪地求饶。可偏偏,江小白懒洋洋的说了这样一句话。

  高天阳狞笑着看着江小白,一字一顿的说,“还是第一次有人在我高天阳面前如此放肆。”

  江小白有些惊讶的看着他,“这么说来你很厉害咯?”

  高天阳这个人,江小白的记忆里还是有的,虽然记忆里的江小白很怕高天阳,可他并不是原本的高天阳,他江小白,可从来不知道怕字怎么写。

  不想再跟江小白废话,高天阳觉得,这人也就嘴上的功夫,虽然他跟资料上写的一点都不一样,可这不代表他就会退群甚至害怕。

  “今天,我就让你看看我高天阳的厉害,让你好好的记住一个名字,高天阳。”高天阳冷笑了一声,冲手下摆了摆手,立即有人谄媚的围了上来,递给他一根钢管。

  对了,整个兰圣高中有两千人左右,而高天阳的党羽,就有两百人,所以大家才对高天阳这个人那么恐惧。

  兰圣高中基本上没什么小道势力,因为都被高天阳融了去。

  高天阳上前,一双算得上好看的眼睛在江小白身上扫荡,在思考着是给他来个几级残废。

  刚抬起钢管,还没打在江小白身上,就听到了一声娇呵。

  “住手!”

  这个声音很熟悉,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他刚重生过来的时候,也遇到过这个人。

  一回头,果然如此,是那天那个见义勇为的女生,莫小琳。

  “小琳?”高天阳明显认识莫小琳,神色有些虚,脸上出现了一抹僵硬的笑容。

  “哼,你还知道我叫什么啊高天阳!上次你不是答应我不再欺负别人么?你现在在干什么?”莫小琳生气的看着高天阳,气的胸都在抖。

  还别说,不愧是校花,莫小琳长得十分漂亮,身材很好,丰胸细腰大长腿,皮肤也是白皙如玉,胸部几乎要撑爆了衬衣,下面的牛仔裤也是勒的紧紧的,性感火辣的很。

  莫小琳的出现,成功的让很多的视线转到他身上。

  高天阳之所以对莫小琳那么虚,就是因为莫小琳是他喜欢的女生,只是一直没有追到手。

  他喜欢莫小琳,可高阳伟不喜欢啊,是以,对着莫小琳他也是冷嘲热讽,“你那么护着江小白,该不会是喜欢他吧?你也是痴情,江小白在课堂上睡觉做春梦叫出声你也不在乎,该不会春梦里的人就是你吧?”

  这话刚说完,高阳伟就挨了一巴掌,打他的不是在一旁看戏的江小白,更不是气的胸部一鼓一鼓的莫小琳,而是他的亲哥哥高天阳。

  “怎么说话的?莫小琳那是你嫂子!”高天阳不悦的开口。

  白白挨了一巴掌,还是被自己亲哥哥打的,高阳伟别提多气了,可生气又能怎样。别说别人怕高天阳了,就高阳伟他自己也怕极了高天阳。

  “我错了哥,这不是气的太厉害了么?你可不能就这样看着别人欺负你弟弟啊。”高阳伟直接认错,他从小最怕的,不是他爹不是他妈,而是这个跟他一起长大的哥哥。

  “谁是你嫂子?”莫小琳瞪了高天阳一眼,她可从来没交过男朋友,哪来的嫂子这个称呼?

  “我喜欢你那么多年,你早晚是我的女朋友,这声嫂子自然是应当的。”高天阳笑呵呵的说道,可以说,他那帮小弟从来没见他这样笑过。

  莫小琳不喜欢高天阳,那是自然的,别看两人认识了很多年,可她对于高天阳那是一点儿都不感冒,先不说他混黑,整天除了打架还是打架,就单单他这个人,她都觉得假。

  这不,又开始欺负别人。

  她不想在这儿跟这几个人废话,拉着江小白,就想走,却被高天阳拦在身前。

  “莫小琳,你当真要袒护这个男人?”高天阳的脸色,可以说是十分阴沉了,手里的钢管紧了又紧,看着江小白的眼神,更是带着怨恨。

  能不怨恨么?他追了两年的人,手都没牵过,这江小白第一面就直接牵上手了。

  “高天阳,江小白的事儿我管定了!”莫小琳也是同样不悦,这高天阳平时骚扰她也就算了,怎么能欺负同学呢?欺负同学也就算了,还偏生被她看到了!

  虽然生气,但高天阳也没想着去打自己心爱的女人,而是拎起钢管就去打江小白的腿,准备把江小白的腿打断。这事儿他干的不少,力道也是算的精准。

  他的脑海里已经想象到江小白被他打的腿都断了,躺到在地哀嚎的模样了。

  偏生的,钢管被江小白一把抓住,然后邪笑看着他,高天阳正迷糊呢,就被江小白一脚踢在肚子上,飞的老远。

  莫小琳惊讶的张着樱桃小嘴,这人是江小白?懦弱胆小的江小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江小白?

  老天呐。开玩笑吧!

  少数的围观吃瓜群众也表示,十分惊讶!第一次见所向披靡的高天阳吃瘪,他们不会被灭口吧?

  高阳伟和一帮小弟赶紧上前去,高阳伟摇晃着高天阳的晕乎乎的脑袋,关心的问,“哥,你没事儿吧?”

  “原本是没事儿,你再晃老子就睁不开眼了!”原本就晕乎乎的高天阳,被高阳伟晃荡的差点吐出来。甚至开始怀疑,这人真是自己亲弟么?

  江小白出手,一向有分寸,他知道面前这人是他惹不起的,至少现在的他是惹不起的,所以他踢的也很有技巧。虽然很疼,却对他没什么伤害。也就看上去恐怖了点儿。

  不过也是这一手,让高天阳有些狐疑的看了看他,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你是江小白?”

  “当然,我不是江小白难道你是么?”江小白笑眯眯的看着他,一点儿不觉得自己打了兰圣第一恶霸有什么恐怖的。

  高天阳让高阳伟扶自己起来,摸了摸下巴,看着江小白笑的阴阳怪气,“那你隐藏的挺深啊……兄弟们给我上!打的他妈妈都叫不出来!”

  虽然刚刚高天阳看似侧打的很惨,但其实没什么伤害,所以他带来的一群小弟一点儿都不怕江小白,以为刚刚只是个侥幸,便全都冲了上去,准备给他个教训,顺便给高天阳报仇。

  莫小琳刚想站在江小白身前保护他,就看到江小白转瞬间飘到那群人之中,迈步,出拳,一个又一个兰圣学生被江小白打倒在地,莫小琳彻底惊呆。

  如果是别人在她面前演了一出英雄救美,她或许只是不屑冷哼,可面前这种情况!实在是他亲眼所见!而且被打之人是高天阳的小弟!怎么可能做的了假???

  一群人被打倒在地哀嚎,江小白只是站在那群人中间,然后看着高天阳微笑,而高天阳却只觉得那笑容里,满满的讽刺。

  江小白转身离去,一群人只是看着他的背影,却不敢再一次叫他,开玩笑,刚刚那场纯属单方面殴打的群架,他们可不想再体会一次。

  “江同学。”

  一个好听的女声从前方传来,江小白一抬头,觉得眼前一亮。

  那是个二十多岁模样的女人,长的很漂亮,一头长及腰际的秀发柔顺自然的垂着,一双黑如宝石的眼睛灵动动人,鼻梁挺直,樱桃小嘴微微一笑。一身白色长裙,很符合她的气质,温柔又干净。

  这人是他的英语老师,今年二十四岁,叫廖依瑶。

  “老师,有什么事?”跟这样一位美女在一起,是舒心的,所以江小白十分乖巧的开口道。

  “是这样的,老师要搬宿舍,但是老师一个人可能有些麻烦,江同学愿意帮老师搬一下么?”廖依瑶微微一笑,更是美得惊心。第五章我是你姑父

  “当然愿意。”江小白毫不犹豫的回答。

  看到江小白跟着一位美女离开,很多人都羡慕的看着他,小声议论。

  “那不是江小白么?”

  “就是贴吧论坛里那个上课做春梦叫出声的哥们?”

  “就是他?真恶心!”

  “他怎么还跟着廖老师啊?该不会是想猥亵廖老师吧?”

  “说不定呢,廖老师长那么漂亮,这猥琐男不一定存了什么心思呢。”

  原本耳朵就听的比较远的江小白,听到这里差点笑出声,猥琐男?他怎么就成猥琐男了?不就跟着一个美女走在一起么?再说了,他长的那么清秀,怎么也算不得猥琐吧?

  廖依瑶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回头,皱了皱眉头,有些忧心的问,“江同学,你真的在课堂上做了那种事么?”

  “是真的哦。”仿佛在回答今天天气好么一样,江小白的神色不变,懒洋洋的声调,那双眼睛也是不闪不躲,直直的看着廖依瑶。

  廖依瑶呆了呆,最后还是抿了抿唇,“身为一个学生,你这样做是不对的,以后别这样了,好么?”

  “好。”这话江小白答应的干脆利落,开玩笑,虽然他并不在乎那件事,可上课睡觉做春梦叫出声这种事儿,他也不认为自己会做第二次。

  如果那个梦能再来一次,他倒也不在乎自己名声。

  看到江小白答应自己,廖依瑶开心的笑了,本就长的漂亮,这一笑,更是美丽动人,让江小白呆呆的看着她。

  不是没见过比廖依瑶更美的女人,但她第一次见一个美女的气质那么干净纯粹,又温柔清纯,她最吸引人的,不是那精致的五官,而是那脱俗的气质。

  “依瑶!”

  一个男声响起,廖依瑶偏了偏头,又是一笑,只是笑容淡了很多,“原来是王老师啊。”

  来人是隔壁班的数学老师,王越超,据说是为了廖依瑶才来兰圣教书的。

  王越超的神色有些不悦,他喜欢了廖依瑶很长时间,甚至为了廖依瑶当了一个小小的老师,可这段时间廖依瑶总是以各种方式推阻他的追求和靠近。但这个时候,她竟然跟一个男学生在一起那么近,甚至还笑的很开心。

  而且这个男生,还是前两天在学校出了名的男生!

  江小白不觉得自己有做错什么,所以只是懒洋洋的斜靠着一旁的墙壁,等着廖依瑶这边儿的事儿处理完,就帮她搬东西。

  “依瑶,你为什么跟他在一起?你喜欢他么?”王越超这句话一问出声,江小白就明白他为什么一丁点儿都不得廖依瑶芳心了。

  没有那个女生喜欢说话阴阳怪气,一出口就说别的男生不好的男生,再说了,这个男生还是和这个女生关系不错。

  廖依瑶有些生气的看着他,“王老师,这是我学生,而且我不觉得我的事情有必要向你报告。”她回头,对着江小白喊了一声,“江小白我们走。”

  对着王越超声音还是有些生气的,语气也很不好,可叫江小白的时候,却温柔了很多。发现这一细节的王越超更加愤怒了。

  “你信不信我弄死这个小白脸?”王越超指着江小白,对着廖依瑶吼道。

  江小白摸了摸脸,喃喃自语,“我的脸很白么?”

  本来正生气的廖依瑶听到这句话,忍不住笑出了声,“你的脸不白,但是你的名字白。”

  江小白江小白,能不白么?

  可偏偏,江小白十分委屈的对廖依瑶说,“他说我小白脸啊,老师,他竟然说谎。”

  周围听到这里的学生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有时候小白脸不是指脸白啊少年,再说了,人家说弄死你,感情你的关注点都在小白脸上了,完全没在意弄死你这个词啊。

  王越超的脸色变了又变,“你们竟然这样羞辱我!”

  江小白奇异的看了他一眼,一脸无辜的说,“没人羞辱你啊,不是你自己过来的么?再说了,就算我们羞辱你了,那也是你自己找羞辱的不对么?”

  听到这里,一些围观的学生再也忍不住的爆笑出声。

  “哈哈哈哈原来江小白那么会说!”

  “之前不是说江小白是猥琐男么?我怎么觉得人挺幽默的?”

  “就是啊,啧啧,真是谣言啊!”

  “没想到原来江小白是这样的,真想结交一下。”

  虽然很想给江小白一个教训可现在明显是他吃亏。如果他是一个学生也就算了,可他是老师,如果当众打架,后果不可言语。

  所以他最后只是留下一句,“江小白,你给我走着瞧!”

  廖依瑶有些担心的看着江小白,“真是不好意思江同学,本来只是想让你帮老师搬个东西,没想到会遇到王老师,还给你惹了麻烦。”

  “没关系的老师,我最不怕的就是麻烦,我们还是赶紧去搬东西吧。”江小白倒是一脸无所谓。

  王越超?那还不够看!

  兰圣高中教师的宿舍都是一人一间,有单独的卫生间厨房啥的,条件算是很好的。廖依瑶这一次搬宿舍,是要搬一个靠近女生宿舍的教师楼。

  因为她一个侄女转到这个学校上学,而她为了更加方便照顾侄女,所以才要搬宿舍。

  而她原本住的这个宿舍,是离女生宿舍非常远的,就是因为清静她才选的,没想到现在竟然还要搬宿舍。

  教师楼之间,可以叫一辆车,但是她住在三楼,让江小白帮忙,也主要是这三楼的距离。

  江小白大致看了一下房间,有些意外,一个人住的房间也那么温馨,房间里有着淡淡的馨香,不仔细闻根本闻不出来。

  廖依瑶正在收拾东西,江小白眨了眨眼,他刚刚好像看到有什么东西从阳台那里掉下来了,想了想,还是跟廖依瑶说一下,“廖老师,你的东西好像掉了。”

  “你帮我捡一下。”廖依瑶也没多想,便说出了声。

  江小白应了一声,便走向阳台,去捡东西。

  而这边廖依瑶好像是意识到了有些不对,边说“等一下,”边往这边走,却一眼就看到了江小白手中的东西。

  那是一个米色的内衣,虽然简单,却很可爱,被江小白拿在手里,再看江小白,一脸无辜。

  想着自己平时贴身穿的小内内被一个男生拿在手里,廖依瑶羞的小脸通红,低骂一声,“小流氓。”然后快步上前抢了内衣,快速离开。

  江小白依旧是一脸无辜,挠了挠头,可是她让他捡的啊,怎么还骂他流氓?

  不过她刚刚脸红的样子真可爱,简直漂亮的不像话。

  因为这个小插曲,廖依瑶面对江小白的时候多少有些不自在,虽然知道江小白不是故意的,可她就是容易多想。

  很快东西收拾的差不多了,两人坐着车去另外一个教师宿舍楼,因为廖依瑶要整理东西,所以她让江小白先把东西搬上去,江小白也听话,搬这点儿东西对他来说,和空着手没什么分别。

  只是刚进门,他就听到了一声娇呵。

  “你谁啊!我姑姑呢!”那是一个女孩儿的声音,江小白向她看去。

  一个十六七岁的女生懒散的坐在沙发上,及肩的中长发,干净利落的梳在耳后,头上反着带了一个棒球帽。长的很干净,有点偏中性美,身上穿了一个很大的篮球服,不过他看的出来,并不是真的篮球服,而是那种样式的裙子。

  “我是你姑父。”想着廖依瑶还没上来,江小白邪笑着想给这小姑娘开个玩笑。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3089  或  书名 即可阅读《至强高人闯情关》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764.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