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那一年的秋风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那一年的秋风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那一年的秋风》全文

  以下为精彩章节:

  张军平咬着牙看着车灯前的康校长,"对不起,我只是转转!"

  "你找死不成,这里路这么窄,你转也不找个地方,张军平,你真是个丧门星!"康校长的怒嗔张军平真不敢说什么,冷冷的低了头,等着腿不痛了就回办公室。

  几个副手立马跑了出来,康琼也来,唤着杨宁副主任跟时主任架了张军平要去医院检查。

  "蹭破了皮有这个必要吗?"康校长拉了一把康琼。

  "爸,这撞伤可不同于绊伤,我去帮忙。"

  司机忙过来陪笑,"康校长,是你们学校的老师就好,小心一点为妙。"

  康校长自觉无趣,一个人回了办公室。

  张军平被副手们架上司机的车,康琼从时主任那里拿了一千块钱,然后朝着医院而去。

  这时正值晚上九点多,只能去急疹科检查,大夫很热心,大概司机师傅认识,检查完毕,司机笑了笑:"没多大事情,你们都回去吧!观察二十四个小时即可,这种情况说不准,明天保险一些。"

  康琼喘着气息拉着张军平蹭破皮的腿不住的流泪:"刚才没看到,都流了这么多血,军平,你要挺住呀!"

  张军平点了点头,又笑了一下,"没多大事的,只是蹭破了皮,康琼,你跟司机回去吧!"

  康琼摇了摇头,"我不回去,我要在这里陪你。"

  "张老师,是我的车撞了你,我要负全责,我也陪在这里吧!花多钱全由我出。"

  看着司机师父的老成,张军平摆了摆手示意要他回去:"大夫,如果真无大碍就让我出院吧!"

  大夫摇了摇头,取了止血的棉球跟药膏准备上药。

  "忍着点,你!"大夫指了指康琼,"别让他的腿动,很疼的。"

  康琼抱了张军平的脚趾转到了一边。张军平也转了过去,这从小到大还没进过医院,没想到第一次进医院竟然是被车撞了。

  大夫用棉球蘸了碘酒进行清洗,张军平感觉像是中了万千毒针一般的难受,他咬了牙,用手紧紧捏着康琼的手。

  "痛就哭出来,都流汗了。"康琼取了纸巾擦拭了一下张军平的额头。

  大夫弄得很快,笑了笑,"只是擦破了点皮,明天还得观察,这被车撞了之后最怕不出血了,也不知道撞到哪里了?"

  "车灯没开,我看得不仔细。"司机说话语速很快。

  "我只觉得腰跟腿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然后就跌倒了,头好像没着地。"

  "你的头还疼吗?"医生问道。

  "医生,头刚才痛,现在不痛。"

  医生转了几个圈圈出去了,过了大概半刻钟的光景又走了回来,医生手里拿着拍的片子,"头部照现在看来没事,你的腿部没有问题,这个片子我刚看过了。"

  医生的话稍微给大家带来了一丝的镇静,医生准备走,又补了一句,"昨晚也出了车祸,一个男人被车撞了之后来检查安然无恙,我们要观察二十四小时,他坚决不肯,今天早上又送来了,脑部流血很多,死了。所以说撞了头部的血要流出来。"

  医生只是随便的说了下,但却把张军平跟康琼吓坏了,司机的脸色也很难看,蹲在一角抽着烟卷。

  "我说没事就没事,我这人命大。"张军平突然想起自己小时侯的事情来,他想通过这个故事将气氛缓和一下。

  康琼很开心的笑着,一脸的矜持全然没有了,只存留着一丝温情。

  "我出去一下,有什么事情唤我一声。"

  司机刚出去一会就进来,朝着康琼喊了一声,"康老师,康校长让你开机接个电话。"

  张军平点了点头,从康琼的包里帮着取出手机,然后开了机。

  手机铃声刚过,康校长的电话就响了,康琼叹了口气,鼓了勇气接了爸爸的电话,她怕爸爸在电话里说军平的不是,笑了笑,走了出去。

  康校长态度很生硬:"琼,快点回来,你妈病了,快点呀!"

  康琼吓了一跳,最近几天只是听说妈妈很忙,竟然没有顾得上去管妈妈,康琼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走进病房,康琼一边擦拭泪水一边坐到张军平的跟前。 "要回去吗?康琼,我不打紧的,有医生呢!"

  康琼点了点头:"讲完你福大命大的故事吧!听完我就走。"

  张军平笑着伸了手,他有些怕,第一次去摸这个女人的脸,他不敢,因为他从来没有爱过这个女人,怎么办,难道真的要去抚一下女人的脸吗?伸到半空当中,他有些窘,手伸了几次又缩了几次,倒是康琼来得干脆,用自己的双手拥着张军平的手贴到了自己的脸上。

  "我出去等,康老师。"

  司机说完出去了,张军平下意识的想立马将手缩回来,但未来得及就被康琼的手死死的卡住了。

  "就这么宠着我吧!军平,我不要你离开我。"

  张军平有些颤栗的点了点头,用眼睛瞟了一下康琼那双有些迷人的眼睛,心下热乎了许多。"小时侯,跟伙伴们玩跳井游戏。"

  "跳井?没玩过。"

  "你是城里人,我们乡里的老井比较多,一边有个高垅,其它三面都低一点,井就在下面。"张军平怕自己说的康琼听不清楚,就用手势打了个比方。

  "我知道,你说得很形象了,继续呀!"

  "我们有四五个,年龄大概都在五六岁,好像七八岁吧!我记不清了,反正那时都很小,从上面往下跳,当然不是往井里跳,只须轻轻加力,双腿一蹬就可以跳过去,我试了几次都没问题,然后大家玩得很开心。"

  康琼听得很仔细,两只眼睛里闪着快乐的泪花,仿佛那就是她的童年一般。"跳着跳着,轮到我的时侯,我刚刚起跳,双腿还未用力就被后面的一个男生一推,出大事了,我被推到了枯井里。"

  "枯井,深吗?"康琼显出极度焦急的眼神,她的手紧紧拉着军平的手。

  "怎么能不深呢?有三四十米深,虽然填了一些土跟石块。"

  女人的手紧紧的拔着,一刻也不放松,张军平笑了笑:"本来大家都觉得我是凶多吉少,但我很幸运,没有死,并没有折腿,是我大伯用笼子把我吊上来的。"

  "哦。"

  康琼两眼闪着激动的泪花,张军平好像是在说她一般,她幸福的眨着眼睛,然后又将自己的头枕到了张军平的肩膀上。

  "康琼,该回去了,要不然康校长会急的,我没事,等下给我爸打个电话,他会来照顾我的。"

  "那你现在就给伯伯打吧!他来了我就放心了。"康琼站在原地等着张军平打电话,张军平没有办法拔通了家里的电话:"喂!爸爸,我是军平。"

  "军平,工作了吧!你一直没打电话,我跟你妈都很担心。"

  "没事,爸,你有时间来下城里,我想跟你说些事情。"

  "哦,是你的婚事吗?爸明天来城里正好贩些东西。"

  "嗯!我先挂了。"张军平说完挂断了电话。

  说实话,他真不想让自己的父母为自己操心,这只是一个小事,并无大碍,只是他偿想为了自己让康校长为难。

  "回去吧!康琼,我会随时给你电话的。"

  康琼走了停,停了走,最后终于走出了病房。

  司机师傅打了声招呼也跟着去了,康琼真有些怕军平会出事,心里一直很纳闷,只是自己的妈妈突然病了,自己必须去处理。

  走到半道的时侯,突然车没油了,司机要去加油,康琼自个儿朝学校走去,听爸的口气,妈妈估计在学校。

  这一段路没有路灯,很黑暗,开始还稍微有几个行人,但快到学校的时侯,突然没了人影,康琼有些怕,心里怯生生的,自己总觉得后面好像有什么人影在动,她紧走了几步,但后面的人影好像也紧走了几步,她真想大喊一声。

  "美女,回家呀!"

  突然侧角里溜出个身影,手里拿着酒瓶子,朝着康琼走了过来,本来就怕,被男人这么一吼,康琼吓得坐到了水泥路面上。

  "你是谁?滚呀!"康琼呦喝着用手摆动着。

  "我没做什么,美女,只是想亲一下,你衣袋里的钱有的也可以给我,打麻将输得一败涂地,你有就给些路费吧!"

  这家伙长得倒还白净,脸方眼大面色清秀,就是满嘴的酒气,一边说话一边还往里面灌,"来,美女,让我先亲一口。"

  这家伙扔了酒瓶,双手一把搂住康琼的肩膀扑的嘴唇就伸了过来。

  那浓烈的酒味呛得康琼直想吐,他一边哭一边大喊,"救命呀!"

  这救命只喊了一声,整个嘴唇就被男人死死的堵住了。

  康琼两只手闲着,掏了手机拔通了110,虽然康琼没有说话,但男人的一言一行都被对方听得清楚。

  "好大的胸呀!让我亲一口。"男人一把将双手抚到了女人的胸前。

  "流氓,快滚。"康琼怒吼着双手一把将男人推倒在地上。

  "别跑呀!陪爷我乐呵一下,咱两是生理需要,你陪我我也陪你呀!"那家伙突然撕了自己的衣服,意欲强上。

  康琼吓得缩了身子在墙角,"你放了我,要钱,我给你,我这里有一千块钱,你拿走吧!"康琼说着将包里给张军平看病的一千块钱递了过去。

  醉酒男人笑着接过那一把钱塞进裤子里,身子一下子扑了过来。"美女,我劫财还劫色,想女人了,你就随了我吧!"男人说着双手用力的卡住了康琼的脖颈,双手扑了过来。

  康琼只是流着泪水,浑身没了劲儿去推男人,只觉得身体处奇痒无比,她一恨心,用牙咬了男人一口。

  醉酒男人"啊"的起了身子,朝着康琼就是一巴掌,然后又扑了过来。

  警车终于响起,康琼的心里始才放松了一下。

  本想着听到警笛声这家伙会收敛一下,然后跑掉,但没想到他视若罔闻,竟在康琼放松戒备之后更加猖狂,双手乱摸不说,这下面的东西竟然摩挲得更加带力。

  康琼惊叫着唤着那帮警察。

  终于警车停到了康琼的跟前,那醉酒男人仍然还在摩挲,甚至还想再脱康琼的裤子。

  "救我呀!"

  几个干警立马将醉酒男人拉了起来。

  "陈局长,怎么是你?"几个干警看来认识这个男人。

  那个被唤作陈局长的男人怒吼着就是几巴掌:"老子玩女人你们也敢管,是不是不想混了,信不信我明天把你们废掉。"

  康琼趁着这当儿赶紧站了起来,从路上捡起被醉酒男人扔掉的钱跑了。

  "我的美女,别跑呀!情还没调好呢!"陈局长想扑过去追,可是因为醉酒,晕头转向哪里能追得上呀!几个干警忙上前搀扶。

  "陈局长,您没事吧!我们送您回家。"

  虽然被人家打了几巴掌,但他们识得眼色,搀了陈局长坐到了警车里。

  这家伙一坐上警车就又大骂起来,"你们什么东西?也不看看我是谁,把我送哪里,是警察局吗?"

  "不是,陈局长,送您回家。"

  "不,先去酒吧找我那帮兄弟,然后送我回家。"

  几个干警连忙点头,转了向去了酒吧!

  话说康琼哭着跑回到了学校,一进校门就哭个不停,门卫忙给康校长打了电话,康校长一边跑一边唤其它的领导,等到了门口,发现自己的女儿衣衫全被撕破,康校长忙斥退旁人,搀了女儿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司机赶到康校长房子的时侯,康琼正在洗脸,她一脸的悲伤,满身的土,这可把司机吓坏了。

  "康校长,半道没油了,康老师怎么了?"

  康校长正有气无处使,一把揪住司机的衣领怒喝着:"让你接我的女儿你却去加油,你看看我的女儿成了什么样子,若是她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玩。"

  司机吓得直下跪,幸亏这个时侯邵部长过来了,拦了康校长。

  "先上司机去吧!"邵部长推搡了一下康校长的衣服。

  "你的车费等明后年再报销吧!滚!"康校长大怒着转了身子。

  邵部长一见女儿的样子扑哧一声泪如雨下,就这么一个女儿,没想到晚上就出了这样的事情,她真恨不得立马就去收拾那个男人。

  "玉娟,你看看女儿成了什么样子,这个恶徒,竟然撞到咱们的头上来了。"

  邵部长忙打来热水,帮着女儿洗脸洗手,康琼自从回来之后就一言不发,她的眼球冷冷的盯着面前的地板。

  "女儿,别吓妈呀!没事的,都成人了,没事的,要哭就哭出来吧!"

  邵部长这么一说,憋了一路的泪沙水终于夺眶而出,康琼紧紧的抱着邵部长,泪水滚到了邵部长洁净的衣服上。

  "妈妈,我不想活了。"

  邵部长一边陪女儿哭一边用手抚着背,"没事,不就是被那男人碰了吗?没事的,你终究要长大的,还要经历更多的成人之事,妈妈理解你的,你是妈妈的好女儿。"

  康琼抹着泪水,点了点头,那事她倒不怕,只是她被那个场景吓坏了,男人竟然强上自己。

  "琼,别伤心,我们不会饶过那个男人的,一定要让他给咱一个交代。"

  "老康,先扶女儿去换衣服吧!我打个电话,问下公安局的莫局长,让他查一下今晚那个行凶人的身份。"

  康校长点了点头扶了女儿去了房间,邵部长取了干毛巾拍了一身体上的土粒,然后坐到了电话旁,她该怎么问这件事呢!要是说是自己的女儿,肯定会被领导们见笑的,堂堂邵部长的女儿竟然在夜里被男人侮辱,这会给自己带来负面影响,邵部长思量再三,想了一个万全之话,然后拔通了莫局长的电话。

  虽然已经是十点左右,但邵部长的电话莫局长是必须接的。"邵部长,你好呀!"

  "莫局长,十点多了还打扰您,真是不好意思。"

  "领导说的哪里话,吃公家饭,随时都会工作,邵部长快高升了吧!"

  "莫局长,刚才在平林中学这一块,有个女人被一醉酒男人侮辱,不知那个男人是谁?"

  "邵部长,那个女人你认识吗?"莫局长问道。

  "不,莫局长,不认识,只是刚来平林中学,就听到这事,想了解一下情况。"

  莫局长说完挂了电话,然后查问此事。

  邵部长说话转变很快,语气中并未有任何的惊讶。

  康校长慢慢进来站到了邵玉娟的对面。

  "你直说不就行了吗?让莫局长好好的整治一下这个男人。"

  "先让他查吧!等查出来再说,这些人精得很,肯定知道我的意思,但咱不能直说,老康坐下吧!康琼最近的表现怎么样?"邵部长嘘了口气褪了自己的皮鞋。

  "玉娟,我去帮你拿拖鞋。"

  康校长钻到里室,拿来一双新式拖鞋送到了邵部长的脚跟前。

  "泡脚吗?我帮你。"

  邵部长点了点头,用手拔弄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你这有我的衣服吗?明天还得开会,说不准又得出差,这个被女儿弄脏了,你帮我洗一下吧!"邵部长说着褪了自己的外衣。

  "嗯!"康校长有些不乐意,"玉娟,我是平林中学校长,要我天天给你洗衣服,这不大好吧!老师们看了会笑话我的。"

  康校长稍微鼓了一下自己的男性尊严,"毕竟我当上了平林中学的一把手。"

  邵部长并未在意丈夫的变化,只是摇了摇脖子,"你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从你民办转正那一刻开始,我的父亲给你帮忙,然后就是你的升职,我的父亲过世之后,就是我弟弟给你开道,老公。"邵玉娟唤的很亲密,眼神里闪着一丝的慵懒,"体贴下吧!刚刚出差回来,快来帮我泡脚吧!"

  本来刚刚升起的高傲之情突然又被妻子的一席话压了回去,康校长唉叹了一声,点了点头,走到老婆跟前,吻了一口,"好老婆,在老师们面前我是领导,可是在你跟小舅子面前我就是一个奴隶。"

  "少说这些了,要不是你嘴甜,说不准你还不是我的老公呢!"女人咧了咧嘴仰了头凝起神来,康校长赶紧过来拿了洗脚盆弄了些热水,送到了老婆的跟前,双手轻轻褪了老婆的袜子,然后像按摩师一般轻轻按摩托了几下,再然后才清洗起来。

  康校长虽然觉得不大舒服,但一想起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心里自然宽解了许多。

  脚正搓着,突然门帘子被掀了起来,一个女人闪了闪眼睛钻了进来,康校长下意识的忙将手从洗脚盆里取了出来,想训斥一下这个没有礼数的女人,一抬眼睛竟然是胡倩老师,忙陪笑了一下。

  "胡老师,有事吗?"

  胡倩笑嘻嘻的看着正在凝神的女人,以前见过邵部长,而且还吃过几次饭,因为自己的老公是财政局的一个员员,想升职,拖了康校长的关系办理过,只是没有成功。

  邵部长依旧仰着头,好像闭目休息,胡倩扭了头上前打了声招呼。

  "邵部长,你来了,最近忙吗?"胡倩的表情很积极,碰上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当真不容易。

  "哦!"邵部长轻轻的点了点头,拿出了自己在县委办的姿态,这种官态就是见了下一线打个呵欠,装作没看见。

  康校长有些不适应,忙拉了椅子让胡倩坐在邵部长的旁边。"玉娟,这就是那个财政局的许枫的老婆,我们学校语文教研组长,很能干的。"

  康校长先给这个女人戴了个很大的帽子,然后坐到了邵部长的旁边。

  "就是那个小许呀!知道了,那事儿比较难办,其它几个的年龄大一些,要动弹得花些心思,老康呀!"邵部长一句话还没说完,眼睛又转向了康校长,"我的脚趾有些痛,快点帮搓一下。"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那一年的秋风》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756.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