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一朝春去红颜老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一朝春去红颜老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关注微信公众号【五星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一朝春去红颜老》全文

  以下为精彩章节:

  她的墓碑建在一座雪白的教堂里,就像一只睡着的鸽子,躺在山顶上。两边都是白玫瑰,在清晨的露水里,它们在绽放。

  这个墓碑是由lotcourt建立的,但它没有留下任何关系或地址。孤独的"舒晋之墓",就像她多年来在风中飘荡的样子,可以如此干净利落地扫过她的心。

  舒晋弯下腰,把白色的百合花放在墓碑上,画面上方的瓷器从容而优雅地微笑着。但是,熟悉的面孔已随着岁月的流逝而归于尘土,只有灵魂依然坚定地守护着过去的意识。

  "请问,您是…"

  他身后有一个问题,声音嘶哑,仿佛是从天空的边缘传来的,但又冷又冷。

  Shujin转身呼吸。

  今天,身穿黑色西装,戴着深色眼镜,半张脸,皮肤比三年前更白——不是舒服的白色,而是近乎沉郁的苍白。

  他比以前瘦了,有点老练和克制。他摘下墨镜的那一刻,他的眼睛里的东西似乎已经被剥夺了他年轻时的傲慢和自负——他和电视,在采访中,在杂志上,是不同的。ShuJin思想。

  那男孩,三岁,在他的臂弯里,他目不转睛地盯着书金。

  舒晋的心忽然振作起来,她梦寐以求的小脸就在她面前。让她几乎抢了一句"小看",几乎眼泪都掉了!

  "爸爸,这个阿姨……"那孩子轻轻地靠在他的身上。

  "我……"我只是路过。"来看看我的父母,发现有一个名字像我的同学,只是…反正我买了一束花。

  "那我就谢谢你了。"他弯下腰,把手里的花束分给儿子,"读了,寄给我母亲。"

  孩子跳到墓碑上,用胖乎乎的小手抓着花瓣,像小天使一样把他们分散开。

  年轻时,他无法理解生与死的真正意义。他的微笑在阳光下绽放,几乎融化了舒津的心。

  "这是孩子的母亲吗?"

  "好吧。"

  "还是那么小,让他试着去理解死亡……"会残忍?"她伸出手摸了摸孩子的头。"很多父母会选择等待,直到他们成年。"

  "死亡就是死亡,即使对于成年人也是如此……"这不是那么容易。"上帝很有意义地看着书金,他确信自己没有见过这个女人,但出于某种原因,她的眼睛已经吸收了一个灵魂。尤其是她左脸颊上的泪珠……

  自从淑晋死后,罗就一直没有盯着一个女人看。包括他的妻子,宋雅…

  山上的风很大,男孩突然打了个喷嚏。

  "冷,不是吗?爸爸会带你回家。当他进来时,他弯下腰,给孩子添了一条围巾。他的温柔和柔情被拖进了书金的不安的记忆中,她记不起来了。那是什么样的人?

  下山的路只有一条,所以他们必须走到一起。

  舒晋跟着,小心翼翼地保持着35米的尴尬距离。

  "爸爸,我午餐想吃汉堡包。"

  "再吃垃圾食品吗?没有。"

  "但是我父亲说,如果我今天不告诉妈妈我今天和你一起来这里,你会答应我一个条件的。"

  "臭小子,还学霸?"哦,不!

  听着父亲和儿子之间的日常对话,舒晋的心逐渐打开了冬日阳光下的恢复。在那一刻,她紧紧抱住她的手掌的决定几乎崩溃了,甚至想了想——你想放弃吗?

  这是孩子的爱。他能给他最好的保护,让他踏上人生的光明之旅。

  至于她自己做的那些疯狂的事情,她难道不在乎吗?她能选择不进入他们的生活吗?

  舒晋觉得自己还不够坚强,一点点的温暖就消融了,一点点的退却都是徒劳的。

  但就在这时,前面的男孩突然摔倒在地。就像一只被惊吓的小桔色猫,橙色的棉衣在路上滚来滚去!

  "小的想法!在一阵恐慌中,法庭冲上前,喊出了孩子的名字。

  "他怎么啦!"看着孩子的小脸,他又肿又紫,他的四肢抽搐了一下,舒晋立刻跟着他。

  症状吗?!不——

  "这是癫痫。他从小就有。"孩子的头被抬起来了,孩子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但是孩子很严肃,嘴巴和鼻子已经开始溢出白色的花泡。

  "癫痫不能这么做!把他放平,围巾都松了!孩子痛苦的样子,深深地刺痛了舒心的心。她无法想象那种令人安慰

  她无法想象那种令人安慰的感觉的突然结束是如此难以忍受的现实。

  她的儿子,怎么会有癫痫?

  "不,他会咬他的舌头!"小燕的双颚铿锵作响,舒瑾把手腕伸进了它。在疼痛的作用下,两岁的孩子的尖利的小臼齿被插入肉中。舒晋几乎感受不到痛苦,眼泪在一瞬间忍不住了。

  "嘿,你!看着血从舒筋的手腕流出,罗感到惊讶和感激。"我有一个爸爸。"

  "不需要,孩子太小了,纤维会损伤他的牙龈。"舒晋慢慢地抚摸着他那小小的心灵的胸膛,放松了他的四肢。渐渐地,孩子的肌肉变得柔软了,抽搐的力量变得温和了,终于睡着了。

  "穿上你的衣服,你会着凉的。"舒晋拉出了她的手腕,去取纽扣。在她出生的第七天离开了她的舒晋,抚养孩子的经历几乎是零。所以你们要穿戴整齐,好像在主里没有更熟练的人一样。

  "谢谢你。"孩子怀里抱着罗婷的怀里,感激地说:"伤口还好吧?"

  "这是好的。我是一个医生。这就是我要做的。"舒晋从包里拿出一张纸巾,擦去皮肤上的血迹。"去医院,孩子吃得太多了,可能需要一些营养液。"他,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六个月的诊断,两年多的疾病。""我看过很多医生说,孩子太小,不能推荐药物治疗。"只能先用身体的方法来预防为主,让孩子吃很多苦……我要等他长大一点,到国外去治疗。"

  "如果他的母亲在天堂有精神,她会有多大的伤害……"舒晋有一张脸,低声说了几句话。

  "你说什么?

  "没什么…"舒金觉得有点涩,嘴唇有点干,下意识地到包里摸口红,不小心拿出一堆透明的L型文件夹。一份噼里啪啦的简历就是证明。

  她一手抱着孩子,弯下腰为她捡起来。

  "哦,谢谢你。

  "唐云,你叫什么名字?"他瞥了一眼简历上的名字,抬起眼睛,打量着书锦。

  他握紧拳头,不敢面对自己的脸。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走了出去。看见门焦急地担心染墨和刘的,停了一步。

  "你进去照顾公主,秦风去叫医生了!"与此同时,穆成军失去了他的灵魂,走得很轻。

  刘艳慢慢睁开眼睛,看到熟悉的床帘,她没有死!为什么不干脆死吗?显然已经感到渴望死亡!

  她转过头去看床上的墨水,她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把没有睡着的墨水弄醒了。

  把墨水染成惊喜的头:"公主,你醒了吗?"你感觉如何?

  刘燕愿意对着墨水笑着说什么,但一张虚弱的脸却无法表达。只能慢慢眨一下眼睛,告诉染色墨水她没事。

  他笑了笑,笑着擦了擦眼泪说:"公主,你现在太虚弱了。"你等一下,丫头这是叫医生。"

  当她吃完后,她站起来,跑出去给在大厅里呆了几天的医生打电话。

  刘燕跑去阻止墨水,但她太虚弱了,连笑都笑不出来,其他人呢?

  染墨用完后,护士刘石看到了,知道一定是刘燕醒来!她不得不冲进去,现在她不能单独和她在一起了。

  刘雯急忙跑到柳岩的床上,看着刘艳的尾流,眼睛湿润了说:"醒来好,醒来好,护士更怕公主……"呸!奴隶们说什么?他们太激动了,说错话了!

  刘燕只带着眼睛跑去看刘,然后对护士眨了眨眼睛。只是刘燕的眼睛有点迟钝,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而护士刘也是有了孩子的人,自己就是了解刘艳的现在心情。她拿出手帕,按了一下眼睛。"你现在不那么想了,公主。现在有一个好身体是很重要的。这个孩子……一定还有更多!

  刘说,看到刘燕跑的好像没听见,或失去了神看着床帷,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走到刘燕跑到被子里。

  这时,院子里已经听见了,染墨的声音:"医生,你老人们可以走得更快,我们的公主已经醒了,还在床上躺着!"

  "你急着去弄墨水,老人只能走得这么快!"医生气喘吁吁地吸着墨水,撩起袖子擦汗,在他面前保持着墨水。

  很快,他们走了进来。染墨迅速向前,轻轻拉出刘燕的手,把丝巾放在她的手腕上。

  医生走上前,慢慢地、轻轻地看了看那棵柳树的颜色。就把它拿去给刘开始脉搏:"公主梗阻现在,只是流产了,而且流血了,它太弱了,我开了处方,只要带着,好孩子,孩子们在未来就会明白的。"这是先退休,这些日子还住在府邸里,公主有事,派人去找牧师。"

  医生看到刘艳还没有反应,帮着帮了胡子,叹了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到内室开了处方。这样的事他见得太多了。

  在竹林的尽头,一个仆人快速地走到秦风前,鞠躬行礼。

  "这是什么?秦风站在书房的门口。

  男孩看了看眼睛,想了想,俯身在秦风的耳边耳语。

  秦峰一边侧边,仔细听着男孩说,脸上慢慢露出了笑容,喜气洋洋。

  男孩很快地说,秦峰挥挥手让他放下,然后转身看着书房的门,无奈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然后走上前,敲了敲门!

  "进来!"

  当秦风打开门时,他看到穆成的头朝前鞠了一躬,他的工作人员一直在批准文件,这是非常繁忙的。

  "主啊,公主醒了!"

  穆成军的手停了下来,握着笔的手,紧紧地握着:"啊!"

  在秦国的声音里,他犹豫了一下,问道:"你要见公主吗?"

  穆城想了很久,然后放下笔,把纸翻过来。"国王不会痊愈,也不会在过去做任何事情。你去储藏室,拿些有营养的东西给公主,就这些!"

  秦峰说,想多说些。

  "你不知道本有多忙吗?"这里不需要你做任何事。去做吧!

  只有手没有露出一页的官方文件,露出了木城军的不平静的心。

  是! ! !当mu cheng jun听秦峰说刘艳醒了,他已经很兴奋地去竹园见刘燕了。

  但是他不敢,他害怕!他不敢去竹园,看见柳树的眼睛充满仇恨。所以他尽自己的力量控制住自己,他抑制不住想看到刘燕的心。

  抬头一看,他看见秦风从书房里出来了。穆成军安静地放下书,站起来,走到窗前,他的黑眼睛望着翠绿的竹林,眼睛里满是痛苦和悔恨。

  大约两三个小时后,穆成军终于从窗口看到了秦风的完成。他以为秦峰会回到竹园来汇报情况,但秦刚回来时,他只是站在门口,没有任何事要向他汇报。

  慕城急着想知道他急于求知。柳呢?好不好?医生怎么说?这秦峰,这次怎么不知道报告情况呢!

  "C !你进来!

  慕城看了看公文,没有在他的手里动过,然后开始叫秦风,但没有说话。

  秦风进来了,很长一段时间,慕城没有说话,心里充满了疑问:"王先生,您有什么吩咐吗?"

  ===

  看了一眼灶台上的花猪脚汤,油腻腻腻的。对于正常人来说,没有油和盐就很难看到这种汤。

  "我记得你以前从来都不喜欢猪脚?"

  "哦。"舒斤把盖子盖上,"牛奶。"

  一个母亲为了她的孩子和一点点坏的食物可以做这件事吗?

  深吸一口气:"没关系。"

  "不,不,不!我可以,我很好!科学上说母乳对孩子有好处,我真的不在乎,只要孩子能……

  "我再说一遍,我不是为你!""你的健康状况不够好,不能养育你的孩子,你的孩子也可能不健康。"我不知道你会坚持什么,除非你只是想用这种方式表达我的同情。

  "我……我明白了。她握紧拳头,低下了头。

  "另外,"路说着,低声说道:"我……"聘请外国医学专家为儿童提供特殊配方。他是我的儿子,我知道怎样对他好。上帝举起手表,看了看时间。

  他不知道他从商业的晕眩中出了什么事,突然他让司机转过身来。

  大学毕业后,她离开了洛杉矶的家,和她一起买了这套公寓。事故发生一年多以后,她再也没有去她家,但在附近和财产走廊里的一切都让他看起来像是在做梦。

  天已经很晚了,他知道安雅还在家里等他。但是正当他要把腿抬到门口时,他突然陷入了困境。

  "法庭见!你怎么了?

  舒晋扑向他,抓住了他。他的手压在他的肚子上,他的脸突然变得惨白,抽搐。

  "你是吗?胃疼了?喝!"

  罗婷的胃病很严重,舒晋知道这一点。

  我喝了半杯。我很好,我们走吧!

  "你不能喝酒,是吗?"你吃过胃药吗?书金把他拖到沙发上,紧紧抓住他冰冷的手。寻找他口腔的穴位,并熟练地揉搓它。

  胃痉挛不是杀人,而是海浪和海浪的痛苦,没有人能做到。

  罗婷闭上眼睛,靠在沙发上,从舒斤上下口袋,失败了。

  "换衣服,换别的包。"

  "我有,你等等!书金急忙回到卧室,找到两种药,倒了一大杯温水。"首先,你可以喝它,如果你吐出来,你会感觉更好。"

  "我告诉过你不要这样!"她不耐烦地用手推着她的手,热水倒了半杯。

  "我是一个医生!舒晋提高了嗓门,"即使你恨我,现在也不能拒绝我!"

  看着那女人微微红着的脸,忽然间的记忆就与视线重叠了。

  "啊,jin,你钢琴弹得这么好,为什么不读艺术,想学医呢?"累是多么难啊。

  "我们太明智的吗?医学院很便宜,她帮我们省钱。

  "不…我的胃不好,我总是出去喝一杯。如果我成为一名医生,我就能照顾他。他不能拒绝任何事!哈哈。"

  温暖的水缓缓流进了喉咙,温暖而温暖,覆盖着纠结的疼痛。舒晋的手很薄,但很软,她在她的穴位,像那一年无数次一样。

  后来,他对一些酒精和食物残渣感到很舒服。写字板的入口,在胸腔里,渐渐变成了一种温暖的睡意。他依偎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也许他从来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周围的那种平静的心境,早已成为一种偶然的习惯。

  她跪在地板上,等她缓过气来。

  他望着他那宽松的领带和汗衫,叹了口气,伸出手去帮助他。

  小麦色的皮是光滑和光滑的,因为呼吸会产生激素。舒金不由自主地红了脸,回忆起一年前的那个荒谬的夜晚。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也不知道是酒精还是毒品,她像野兽一样兴奋,像兔子一样温柔。

  他压住她,打开她,让她挣扎。但当他走进她的时候,他说"啊,jin".

  这也是"阿金"的声音,让她滚下眼泪,放下一切安全,向他投降,宽容他。这是她第一次爱上她。

  "在你的心中,在你的心里……"你爱谁?你知道吗?"舒晋弯下身子,无法抑制她的眼泪,泪水在他平静的睡眠中翻滚。

  但有那么一瞬间,我身后发生了一场车祸。

  宋安的身影出现在敞开的门口,像鬼一样!

  "你——"她抖动着苍白的嘴唇,两盒保养品在她的脚下。

  与此同时,他醒来的同时,他知道发生了什么,而不去想它。

  "安雅!你在这里做什么?我……"

  "我……"宋雅轻轻地碰了下唇。"我听说舒晋生病了,带了一些产后护理用品。你……哦,别管我,我先走……"

  "安雅!望着那女人的头不回往负的空气,罗婷起身追赶,这才意识到他还没穿衣服!

  "我的衣服!翻了个身,他那无法控制的怒火又一次涌上了舒津!

  "你吐,我改变……"

  "谁叫你管好自己的事!"舒晋,我真的太小了,看不见你,现在你还来找我惹麻烦吗?"其中一个人捏着舒金的下颌,卢瓦尔的眼睛里充满了怨恨。他看见那个小妇人倒在沙发上,就像他前面的一个陀螺。

  她的脸颊在燃烧,像咸的嘴唇。

  Shujin挣扎着站起来:"我真的很抱歉,我不知道她突然……"

  "别这么狡猾!你可以第一次做这个!我真的不理解。你能有多便宜?

  你想让她看到我吗?我要你!

  在刺青的声音中,法庭用她的手打开了她的衣领。让她的白皙纤细的身体,像一只被屠宰的羔羊,沙沙地发出沙沙声。

  "耶和华!请不要这样做!

  "给我的?这是你想要的!腿打开!"

  "不,不!

  血污的纱布在腹部和身体下面都不清楚的恶露,伴着一股强烈的血气,让罗法院几乎感到恶心。

  但是惩罚和虐待的刺激让他变成了野兽!

  "满意?你这个无耻的女人,一定要这么舒服吗?!"

  从房间的顶端往下看,洛杉机的主用一种冷笑,用纸巾擦去了他身上的痕迹。

  舒津就像一个皱巴巴的棉花,瘫倒在沙发上,喘着粗气。

  "说话!

  沉默和压抑使法庭变得越来越激动,但他不确定这一烦躁是否源于他对刚刚所做的事情的极度厌恶和不赞成。他弄不明白,在那一瞬间,他会有一种莫名的快乐和占有欲。

  "我让你说!听!他捡起书中凌乱的头发,凝视着她的眼睛,"喂,你想让我一个人呆着吗?"让它去吧!

  "法庭见过……"吃下一堆痛苦,舒斤闭上眼睛,"如果我说,我爱你。有错误吗?"

  "你配不上它!

  "但爱是爱,是错误的……""

  罗婷恍惚中,手的力量渐渐失去了。舒晋的眼泪有点过了脸颊,她是一个坚强内向的小女孩,很少在她们面前流泪。

  "当你遇见我的时候,你对我意味着……"甚至有点…一个小…"

  "没有。"惊心动魄的心跳在胸腔里跳动着,洛法院落了放手,柔丝。回到过去,我穿上外套。

  "舒晋,你可以听我说。我从来没有爱过你,请不要再缠着我和安雅。我可以回答你前几天问我的问题——是的,我想让你死。你死的时候,我和安雅之间没有人。你死了,我的世界是干净的!"

  一记耳光后,左耳嗡嗡作响,但她能听到一颗破碎的心。

  她恨自己这么愚蠢,她一遍又一遍地踮着脚尖,一遍又一遍地倒在她的肩膀上。

  他不爱她,只是不爱她。

  忍着痛苦的身体,舒晋穿上衣服,穿上外衣。她把头发梳得整整齐齐。

  "你要去哪里?当他转身离开时,他惊奇地发现他穿好了衣服。

  "我要去宋雅,我……"向她解释一下。"

  "ShuJin !你——"

  当她被赶出去的时候,她已经跳上了出租车。

  "你是孩子的合法父母,我真诚地希望你能做好。"感谢你在我的生命中,我…我不后悔爱你。

  风在耳边呼啸,寂静的灯光也没有了。

  在法庭门口,罗婷握紧拳头,感到一种奇怪的冲动。

  "ShuJin !别再和我吵了!如果你真的对我有好处,你就会死得很干净!"

  真正的心叫出来,心好,脑痛。

  这些话是我说出来的,我的舌头是好的,但是我的心在痛……

  罗婷不知道她是否坐在车里。如果是这样,他希望…她不想听。

  "小姐的歌吗?我……我们能谈谈你的方便吗?"她拨通了宋雅的电话号码,她正穿着大衣坐在街上的一家咖啡馆里。

  她此刻唯一的安慰是掌心的热水。

  "ShuJin ?哦,我觉得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

  "别误会我,我不是为了孩子……"我知道你会是个好妈妈。这是一个真正的误会。他晚上有胃病,所以他休息了一会儿。在他的心……你是唯一一个……"

  在我认识你之前,我不知道一个人的皮肤有多厚。好吧,你得谈谈。红旗街老城第三巷,等我。

  在寂静的巷子里,舒晋在她的大衣里瑟瑟发抖。

  过了一个小时,她见了面,等着她来,但只有三、五个人在等她。

  舒晋抬起她的心,吸了一口气。

  "你……你在干什么!在调皮捣蛋的流氓面前,shujin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

  钱包,手机,银行卡,还有妈妈把她放在手腕上的玉镯。舒晋顺从地交出了财产。

  她仍然珍惜自己的生命——她是一位母亲,她希望有一天能再见到她的孩子们。

  "这是所有的吗?那个女人可以说,经营生意。是我的朋友赚了所有的钱。

  蜀金:"那个女人呢?你到底是谁?谁发给你的?你想做什么?

  "你想要什么?当然是你了!一个满头黄头发的歹徒露出了他的牙齿,把他的手放在了舒晋的脸颊上。"它很嫩,而且心痒!"

  "不要!不要来这里!舒瑾不明白发生在她身上的可怕事情是什么!

  "不要吗?哥哥也就是拿钱办事,要怪只怪你得罪一个人!帮我扶住她!

  冒犯了吗?是宋雅送人的!

  "不!放开我!舒晋的腿就要跑了,几个壮汉冲到昏暗的灯光下,坐在她的眼前,就像宰一只羔羊!

  一阵哗啦哗啦的声响,天空中传来了耻辱的泪水。

  舒晋只觉得力量在消逝,身体的痛苦是无法控制的。在敞开的领子下面,哺乳动物的优雅姿态暴露在动物贪婪的獠牙下。

  "不!不! ! !请不要打扰我!我可以给你钱!

  她挣扎着,叫喊着,宁愿死在一个瞬间,而不是最重要的理由!

  "钱?啊,女人是不诚实的,脖子上有一条金项链!流氓眼睛一亮,上手撕掉了锁住的锁链!

  但谁也没想到,掌管她的舒晋会突然爆发出一阵反抗。

  "不,这是一文不值!给它回来! ! !"

  "妈的!敢咬我!那个黄头发的流氓手里拿着痛苦的东西。他咒骂了一声,立即把匕首拉到腰间。

  关注微信公众号【五星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一朝春去红颜老》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747.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