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轻倚时光待花开顾谨诚宋念轻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轻倚时光待花开顾谨诚宋念轻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关注微信公众号【五星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轻倚时光待花开》全文

  以下为精彩章节:

  此时的宋念轻小脸跟火烤似的通红一片,额前的碎发也被汗水浸湿,乱乱的贴在额头。莫天珩忍不住伸手将她的头发一缕缕的拨开,拽住自己衬衫的衣袖替她擦了擦。

  顾谨诚正被父母审问,没有看到这一幕。但始终站在一边的钱培佩却目睹了这一切,这看似很简单的动作,他却做的小心翼翼,加上他眼底那藏不住的心疼,让她放在身侧的手不自觉的握紧。

  "感冒引起的高烧,体温39度2."莫天珩看了看体温计,对刚好回来的井晗说,"你先喂她把药吃了。"和药一起的还有退热贴,酒精棉,都是刚刚在路上途经药店买来的。

  "我去拿水,"钱培佩说。

  莫天珩将退热贴在宋念轻额头贴好,等井晗喂完药后,提议最好再配合着做些基本的物理降温。

  钱培佩听完他所说的物理降温方法后,对井晗说:"要不还是我留下来照顾她吧。"

  "不用,我自己来就可以。"顾谨诚说。

  钱培佩看了莫天珩一眼,他面色如常的说:"那记得一定要多喂她些温水,有什么事随时叫我。"

  夜间反复了几次,直到凌晨快2点宋念轻才算彻底退烧,顾谨诚也才放心的躺在一边睡去。

  宋念轻一大早醒来就看到连衣服都没换的顾谨诚睡得正沉,手却还紧紧抓着她的不放。虽然昨晚她不清醒,但迷迷糊糊中有些事还是记得的。

  她轻轻动了动手指,不想却惊醒了他。他睁开眼的一瞬间,她就看到了他眼里的红血丝,尽显疲惫之态。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顾谨诚紧张的问。

  "没有,我只是想上厕所。"宋念轻摇摇头说。

  顾谨诚这才松开手,边起身边说:"我抱你去。"

  "才不要,"夏沐果赶紧拉住了他,"我又不是不能自理了,你赶紧睡觉吧!"

  看着穿着他的衬衫的娇小身影,越发显得单薄无力,却也倔强的让人无可奈何。

  宋念轻从洗手间回来,井晗还坐在床上,看样子是在等她。等她爬上去,他把她拉进怀里搂紧,说:"才6点不到,再睡会。"

  她搂住他的腰,脑袋贴在他的胸口,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听着听着,不知何时真的又睡着了。再醒来时,身边空空的,摸了摸还是温热的。

  宋念轻走出卧室,刚好看到顾谨诚正在关门。然后就是扑鼻的香味,引得她肚子很适宜很给力的咕噜噜的响。她可是从昨晚到现在一直没有吃东西,说饿的前胸贴后背真的一点都不夸张。

  顾谨诚笑了笑对她说:"过来吃点东西,"在瞄到她脚下的时候,语气来了个天翻地覆,"怎么不穿鞋就乱走。"

  吓得宋念轻硬是将伸出去的小脚丫子给收了回去,站在原地有些委屈的说:"我没看到有鞋子啊!"

  顾谨诚一愣,他昨晚是直接将她从车里抱回来的,然后一直都待在床上。酒店的拖鞋也在柜子里,她不知道也很正常。

  他干脆走过去将她抱到了沙发上,把她微凉的小脚丫子放在手心焐了焐,让她自己打开茶几上的粥先吃。

  "叔叔阿姨呢?"宋念轻小声的问,语气中带着明显的抱歉,加上淡淡的鼻音,更显得可怜巴巴的。

  "我让他们都先回去了。"

  "哦!"

  一时间沉默,顾谨诚起身去帮她拿来拖鞋穿上,恍惚间让他想到他们真正意义上初相识的那天……转眼间,他们于彼此而言已然是不可分割的关系了。幸好,幸好他遵从了本心才没有让自己错过她。那种被另一个人牵了心智而首尝患得患失没了自信的感觉,只有她能做到,而他甘之如饴。

  ===

  他向秘书挥了挥手,说没有必要去追逐白色的水晶。

  秘书张开嘴说了他想说的话,但是当他发现他的眼睛里有重物时,他就把它咽了回去。

  只要在心里祈祷,我希望那首歌不会承受那么多的痛苦。

  但上帝是如此的残酷,有时命运对宋年的光似乎是无尽的磨难,最后,宋年的光芒仍然是一个平凡的女人,一次次的伤痛最终将她击倒。

  由于小雨的死亡和宋体的崩溃,这首歌很轻,在得知他的孩子被白净带走后,竟然没有表现出过激的反应。

  相反,她每天都在一片寂静中漫步。

  医生已经被允许离开医院,她改变了主意,要求他留在医院,并接受24小时的监护。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风险。

  顾医生没有拒绝医生的建议,因为他们都知道……歌曲的状态不是接受现实的平静,而是失去所有的希望,心就像一个字的死亡!

  歌不想活……

  如果没有24小时的监督,她本可以选择逃避让她痛苦的生活。

  "读轻声。今天是你的生日。跟我出来。"

  看这首歌的颜色是轻的,即使已经有好几个月了,当顾真诚的看到她的样子,还是有一种像刀割的感觉。

  他喜欢唱歌,他也不愿意伤害她。,

  "…"这首歌很轻,就像你听不到普通的坐在床上的声音,就像一个被封闭起来的白色玩偶,但它就在你的面前,但在玻璃窗里很难触摸到。"

  他的纤细的手指慢慢地绷紧了,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脸上,他把他的手放在他的外套上,然后把她拉向门口。

  感觉真诚,这首歌就像木偶一样轻盈,虽然身体在动,但眼睛里没有波动。

  "你真幸运,对你这么好。"走了一小段路后,宋被送回到病房,由护士照顾。

  看着顾主的背景,小护士脸上的羡慕是不言而喻的,它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这首歌是光到顾真心想爱的样子。

  如果是她,不管发生什么事,只要能陪在她身边,她就会满意。

  歌读到护士的话,仿佛要消失,在一闪一闪的光里。

  事实上,歌太轻了,他不知道现在照顾自己是多么珍贵,但一切都太迟了。

  小雨死了,孩子走了,一切都很晚了……

  宋年的光从来没有问过他们的孩子和白晶的下落,因为她一直认为可以有白景谷的真诚,现在各种对她的爱,却深深的愧疚。

  如果你只是花时间和你散步,你会要求一份声明,甚至要求你的孩子回来。那一定是自己造成的尴尬,一厢情愿!

  那是一种思想,而歌失去了继续生活的希望。

  "好了,你该休息了。"小护士注意到这首歌的轻眼睛停在水果刀上,便冲过去把苹果递给了宋,然后把刀放回盘子里,然后直接打开了病房。

  在宋代,有一定程度的抑郁,病人受到医院的监督,所有危险的器械都不能由她来满足。

  当她看到小护士拿着刀离开的时候,这首歌读起来有点失望,这时她注意到一个小女孩在病房门口偷看她。

  愣了一会儿,宋读轻揉眼睛,还以为是自己读错了!但是当小女孩看着她手里的苹果时,她犹豫了一下,然后挥手问道:"你想吃这个吗?"那么,来吧。"

  小女孩显然对这首歌很激动,但她很担心。

  "你可以放心,我不是坏人。"看她怕的样子,歌读光知道一定是她的脸色太难看了,然后很不情愿地挤出一个干涩的笑容。

  本想增加一点亲和力,但宋说他知道她会比她哭得更开心。

  毕竟,发生了那么多……她完全忘记了如何微笑。

  在这可怕的微笑下,小女孩惊恐地转过身,转身逃走了。

  "唉!你……"宋年光没想到她应该直接逃跑,只能无奈苦笑,想忘记它,但是看到下一块红色的物体在地上在门附近,走过去一看是一个手帕,和孩子们显然是刚刚那个小女孩。

  她抬起头,看到走廊里的那个小女孩就在不远处。

  "你怎么这么快?"我不是坏人。如果不锻炼,可能太长时间了,这首歌很容易追上女孩。

  "嗯……我以为你会打我…"虽然大姐姐看上去很善良,可她只是笑得太厉害了!"

  我从歌中接过手帕,我很尴尬地知道我误解了歌。

  "你叫什么名字,你的父母?"这是一个疗养院,虽然有孩子,大部分是自闭症患儿,但这个小女孩显然没有问题。

  所以宋认为她一定是和来访的父母分开了。

  "我的心,我的父亲刚刚离开……""我住在108号儿童房。"

  "在医院里,所以……"我想不出她有多坏。她需要住在这个地方。"

  由于某种原因,她面前的小女孩的想法可能不够好,而宋小姐的心情是如此糟糕,以至于她会像她一样被困在医院里。

  想想,宋读光倡议想要邀请心脏去医院的休闲区吃东西,顾欣欣原来是连苹果都是贪心的小朋友,自然不会拒绝!

  "你吃得慢,我不会抢你的。"看着眼前的群山,小女孩吃着食物,歌有点困惑。

  现在的孩子都被宠坏了,没有零食吃。

  但这是孩子的心脏,但它就像零食的样子……

  第二十五章 毕生补偿

  宋年光不知道在孩子面前是白净养大,身材要求白净,零食不能少吃脂肪,甚至更高的水果糖不允许她眼睛里的仆人。

  她不愿做一个孩子,这是有必要的,事实上,如果没有一个佣人在照顾活着的人,我恐怕即使照顾营养不良!她不在乎。

  "嗯……你可以吃它,但你必须以后刷牙。宋说他越来越担心孩子们,因为他们决定在疗养院出售的零食是健康的食物,他们没有停止心脏。

  "大姐,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顾欣欣喝了这首歌里的水,纯洁而无辜的抬头。

  在她的印象中,只有父亲会对她那么好,而你周围的女人,无论是白净还是那些仆人,只有当父亲温柔地来到她身边时,她才会感到难过。

  "也许你让我想起我自己的孩子……"他应该和你一样大,但我没有和他一起长大。我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样子。歌的光说着,眼睛变得更暗了。

  我不知道孩子现在有多好。她很长时间没有听说过白水晶了,更不用说孩子的信息了。

  "妹妹,别难过,你会找到他,和他在一起的!"当她在白晶周围长大的时候,她被虐待,她的心比一般的孩子更敏感,她立刻拾起了那首歌,赶紧去安慰她。

  "嗯,这是你的吉他……宋年轻轻地拍着心心,嘴里说着她的心没有任何希望,毕竟,即使她知道了孩子的消息,我怕我不会让她看到孩子……

  "我希望我能找到他。"即使只是看到第一眼,有了自己的孩子,这首歌太轻了,没有希望。

  尽管宋毅依稀记得她曾答应在她神志不清的时候把孩子还给她。

  但她认为这只是一种幻觉。毕竟,这是他给她的孩子,她又怎么能把它还给她呢?

  "你已经找到了吗?"

  就在这首歌正陷入心脏病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后面响起来,在那首歌读到之前,他开始大声叫喊。

  "爸爸!你为什么在这里?

  "爸爸……爸爸?"当然,宋说:"说话的人是谁,小女孩是什么意思?"

  她的名字叫顾伟诚,是父亲吗?

  众所周知,只有一个孩子,也就是说……

  "轻声细读,我很抱歉,我想等着你变得更好,让你见面。"他不知道这首歌是怎么读的,是关于那个被白水晶养大的孩子,或者他是否愿意接受他们的父亲和女儿。

  所以在抓白晶的时候,把孩子带回来,他听了医生的建议,让受惊吓的顾心新白晶虐待,也呆在疗养院里,给世界卫生组织时间等最好的。

  但谁知道呢,顾鑫却自己跑了起来,读了光病房门口。

  护士告诉他后,他马上就来了,认为宋年的光线很可能会刺激,但看到了泰瑞和金姆的一幕很和谐,也从他们的谈话中得知,宋年的灯光或想要找到他们孩子的遗嘱。

  他认为这首歌不是在谈论孩子,因为他不想要孩子……他是世界上最愚蠢的人!

  "读轻声,对不起……我太傻了,不能让你受这样的委屈。看着他的背影,顾新成不知道如何开始,只能放弃他的一切尊严,一遍又一遍的他的债务和遗憾。

  "我不理解你,甚至让你的母亲和女儿分开,这不是我的错。""

  "你是什么意思?听了顾的真诚的后悔,宋读了一个转身看着他,眼里顿时充满了泪水。

  "这不是你……"安排?

  听着这首歌,他小心翼翼地用酸的声音,顾维成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冲上前去放了那首歌。

  我试着把整个事情从头到尾解释清楚,心里充满了遗憾。

  "我真的不知道白晶做了什么,但我知道这都是我的错。"我现在不要求你原谅我,但是你能给我一个机会吗?"我甚至不敢去听那首歌来读那明亮的眼睛,因为害怕她会拒绝自己,把他送进地狱。"

  他真的不能再输了!

  "…"

  答案是沉默的,但地上的泪水却把两颗心的热度拉了出来。

  在这一刻之前,离我们很远的两个灵魂真的很近。

  "我怎能不原谅你,我是……"我非常喜欢你。歌读了一个轻拳头在胸前,结的心终于打开了,乌云渐渐散去,一缕阳光悄悄地射进了她沉默的生活。

  "阅读灯…"我不认为我做了那么多愚蠢的事情,而宋可以原谅他!"

  这个男人有眼泪,但此刻,顾完全无法抑制他那微酸的眼睛。

  "歌读光,我爱你,一生,永远爱你。"

  被迫颤抖的声音,假装说着誓言,只有顾真诚地知道他等了太久才说这句话!太困惑太久了!

  "我也是……我一直都是,都爱你,只爱你。宋先生啜泣着说,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冲进了他的真诚的怀抱。

  当眼睛碰撞时,在第二世界产生了模糊的呼吸,就像鼻尖越来越近一样!

  "那……突然,从侧面传来一个柔和而微弱的声音。

  这时,两个被困在一起的大男人以为屋子里有个小人物,便匆匆离开了。

  "咳…尴尬的光咳嗽掩着红色的光晕,这首歌读起来很紧张,看着心。

  如果她没有弄错的话,那孩子应该……

  她的女儿!

  "心想,就得附和。"顾真诚的耳语,话语中充满深情。

  "温柔地读,这是我们的女儿,你爱的结晶。"

  闻一闻,小女孩怯怯地看着这首歌读光,它就像是下定决心,张嘴胆怯地喊了一句:

  "妈妈。

  听着这首歌读着泪雨,捂着嘴完全不知道怎么做才好。

  在这里见到你!我真诚地希望你能成为一个母亲和女儿。

  关注微信公众号【五星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轻倚时光待花开》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746.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