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完整版夜半尸语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完整版夜半尸语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关注微信公众号【五星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夜半尸语》全文

  以下为精彩章节:

  事实证明,确实如此。

  那晚,我熬夜写东西,困了趴在桌子上,打算眯一小会。

  可就在我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时候,竟然听见了女生嗯啊的低吟声,像是压抑的呼吸,却又夹杂着一丝丝欢愉。

  我睁开眼,发现李可坐在电脑前,身上只穿了一套情趣内衣。

  娇嫩的胸部随着喘息一起一伏,黑色镂空的花纹,雪白的皮肤浸了湿漉漉的一层汗,右手不知道在下面鼓捣着什么,身子却因此而颤抖……

  我掐了自己一把,会痛,不是梦!

  但李可还在继续,先是对屏幕打了个飞吻,而后摸到后背细带的蝴蝶结。

  我震惊到了极点,立刻起身帮她把电脑扣上,并拿浴巾给她遮身体。

  李可却火大了,扯下自己戴的面具,砸在我脸上,气冲冲得骂我神经病,边喊边用力推我。

  我本来就没站稳,再加上穿的拖鞋,一下就摔地上了。

  闹声把另几个舍友吵醒了,很明显,她们是站在我这边的,我们现在还是学生,直播露肉这事万一捅到学校,那可严重了。

  大家劝她差不多得了,李可却根本听不进去,非说我们是嫉妒,见不得她好,还嘲讽我们是女屌丝。

  阴阳怪气的调子,把大家气了个够呛,而她却还在叽叽歪歪得念叨……

  另几个舍友忍不下去,索性搬出去住了。

  而我,因为没找到落脚地,暂时留了下来。

  后来有天晚上,我刚回宿舍,李可就迎了上来,主动递给我一些甜点,特别热情,问我是不是还没找到实习。

  我把餐盒推开,简单嗯了一声,说让等消息。

  李可却继续把吃的推过来,让我尝尝。

  动作间,她跟我说,粉丝一直好奇她的样子,刚才她夸了海口,刷够多少金币,她就摘面具露一下脸。

  没想到,真的够了,但她那样子……

  李可看了看我,说我长得这么漂亮,有好资源就别浪费了,还承诺不会让我白帮。

  我一听,立马拒绝了,就她之前那大胆的行为,我哪敢顶上去。

  李可先是不停得抬价,看我是真没那个意思后,当下就翻脸了,说我不够朋友,这点小忙都不能帮,又骂我没眼见,活该没钱,白瞎了那张脸。

  我呸了一声,忍住揍人的冲动,忙别的事儿转移注意力。

  可是,没几天,我扣扣被盗了。

  而且,那个人还在我的自拍下,跟有个陌生男的甜言蜜语,搞得好多人问我什么时候交了对象。

  不过,庆幸的是,李可倒安分了不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按约定露脸,搞得粉丝不高兴了。

  反正,这几天她再没直播过。

  但李可却并没有失落的情绪,反而很滋润,天天乐呵乐呵得收快递,那些东西一看就价值不菲,名牌包包手表一大堆,就连手机也换了最新款。

  我察觉到了不对劲,原本不想管,但念着几年的同寝情分,害怕她真的给毁了,就拐弯抹角劝她。

  但李可不仅不留情,反而骂我思想龌龊,澄清她是交了男朋友,然后拿出那些礼物,一个劲得显摆。

  原本以为事儿就这么过去了。

  没几天,有个师妹说见了我的快递,地址也对,就顺便帮我取了。

  我没收到快递短信,但除了手机号,别的信息确实是我的。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李可进来了,一把将盒子抢过去,扫了一眼后,大声骂我:穷婊子,你手断了?缺钱不会自己赚啊,偷自己舍友的东西,还要不要脸!

  我当下就怒了,按住快递盒,指着上面的名字,让她自己说。

  李可眼神有点飘忽,但很快恢复过来,大声说是店家的问题,关她什么事儿,一个名字跟她乱计较,真是小题大作。

  我气得说不出话,李可却拆开快递,笑出了声,里面是一块晶莹剔透的玉坠,一看就是好东西。

  她迫不及待得戴到脖子上,瞅了我一眼,小眼睛里满是得意。

  但就在这时,李可突然哎呀了一声,用力抓脖子,到最后疼得实在厉害,只能把玉坠摘下来。

  脖子一圈,明显红了,应该是过敏。

  李可照完镜子后,轻摸了下那里的皮肤,又杀猪得大喊起来,慌忙跑出了门。

  我骂了句活该,视线却不由得被那块玉吸引,走到那里,甚至差一点就拿起了玉坠。

  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后,我用力掐了自己一把,也跑下了楼。

  溜达的时候,我发现好多人看我,而且眼神特别不对劲,偶尔还会指着我,交头接耳说着什么话。

  我觉得有些不自在,随便买了点东西垫肚子后就打算回去了。

  可在路上,我被人给堵了。

  他叫王俊,跟我一个专业,仗着家里有钱,看上我后就老缠着我。

  我没给他个好眼色,想绕道而行,王俊却从身后抱住了我,死死捂着我的嘴巴,拉着我往旁边的小胡同拖。

  一进去,王俊就把我压在了墙上。

  他的手伸进我衣服里面,从腰间往上游移,罩在我的胸口上后,用力得揉捏。

  我痛呼了一声,却激得王俊更变态了,他在我脖子上咬了一口,把手指伸进我嘴里,淫笑了一声,"先尝点甜头,一会喂你更大的。"

  我被捅得难受极了,很想干呕,王俊却爽得直哼气,手指在我的口腔横冲直撞,碰上我的牙齿后,我一口咬住。

  王俊甩了我一巴掌,我松嘴后,他立刻把手缩了回去。

  我趁机想逃,可没几步,王俊就把我按在了地上,一边扒我的裙子,一边大骂,"一个被包养的烂货,装什么装,被谁上不一样,只要你把小爷我伺候得好,大把钱给你。"

  说着,还摸出一叠钞票塞进了我的内衣,手捏着我的胸脯,猥琐到了极点。

  我又气又急,使出所有的力气想挣脱,却根本没有用,他就那样死死压着我。

  这时,"哐当"一声,王俊把皮带解开了,紧接着,一个又硬又烫的棍子蹭在了我的臀间,还有着向下滑动的趋势……

  我快吓哭了,求他放过我,我如果被包养了,怎么可能还是处女。

  但王俊铁了心要我,还说是不是干净的,他试过就知道了。

  但就在他撕破我底裤千钧一发之际,王俊突然停下了动作……

  第二章:你回来了?

  我抓住机会,哭着往前面爬了几步,扭过头发现他呆滞得靠在墙上,不知道是犯病还是怎么回事,整个人很麻木。

  我顾不上多想,跌跌撞撞得站起来后,就往前逃。

  可是,我却清晰得感觉到,背后有个目光一直紧盯着我,如野兽般犀利,又带着势在必得的自信。

  我越跑越快,进宿舍后,靠在门后大口喘气,许久,才缓过劲儿来。

  在我回自己床铺休息的时候,无意间瞄了一眼李可的电脑,这下脚动不了了。

  她正打开着聊天框,但那个头像分明是我被盗的那个扣扣的。

  我气急了,翻找聊天记录,发现在我上次拒绝帮李可露脸后,她就盗了我的扣扣,还骗别人照片上的人是她。

  我还想继续看,这时,李可回来了,一看我坐在她电脑前,立刻把我拉了起来,又骂我贱。

  那么理直气壮的口气,完全没有一点心虚的意思。

  我冷笑了一声,反问是谁贱,她自己心里最清楚!

  李可却不理睬我,扭头回去发信息,完全不屑于给我一个解释。

  我窝火到了极点,把她揪起来,表示自己已经知道她用我照片乱勾搭男人的事儿。

  难怪大家那么看我,原来是我帮她背了黑锅。

  李可却说自己已经洗白了,直播也不弄了,现在她有一个心爱的男朋友,又帅又有钱,可宠她了。

  但是,如果我敢做什么破坏的话,一定不会放过我。

  后面那句话,李可是咬着牙说的,她阴狠的表情让我愣了一下神。

  我甩了甩头,暗骂自己没种,叫嚣着让她快点把扣扣还给我,还要帮我把事情澄清。

  李可像是听到可笑的事情,特别轻蔑,让我有本事就自己拿回去,然后假惺惺得谢我,多亏我以前的信任,才让她这么顺利得把所有安全密保都改了。

  言外之意,怪不了别人,要怪就怪我太蠢。

  我快气疯了,可就在这个时候,李可脖子的红疹又犯了起来,而且擦药根本不管用,她急得不行,冲出了宿舍。

  我长呼了一口气,想趁机把扣扣搞回来,没想到,电脑剧烈振动了起来,对话框那里赫然出现几个大字:你敢耍我?

  对方冷峻的口气,隔着屏幕都让人觉得生寒,我当下就被震得一抖。

  不对,又不是我犯了什么错,怕什么。

  我反应过来后,赶紧解释,没想到那人知道我的身份后,竟然还继续把我当他恋人,问我那个玉坠喜不喜欢,还想要什么,他都可以送我。

  我简直无语了,都说了跟他调情的人不是我,他怎么还这样。

  我气呼呼得回了一句,让他别缠着我,就把他拉黑了。

  可就在我起身的时候,手碰到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滚出那枚玉坠。

  剔透的光泽,完全把我的目光给吸引住了,鬼使神差中,竟然捧起来,多看了几眼。

  可这样是不对的,我掐了自己一把,强压住喜欢,赶紧把它放了回去。

  过了门禁时间,李可都没有回来,给她发信息,又没有回复,我就把门锁了。

  因为这一连串的事儿,我的心乱糟糟的,到天亮的时候才眯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我赶紧洗漱,没想到,一跑进课室,就看到王俊对我不怀好意得笑着。

  他根本不和我同课,来这里,一定是为了昨晚的事儿。

  为了避免冲突,一下课,我就往外跑,但王俊速度更快,叫着我的名字说有事找我。

  王俊生拖硬拽得扯我上了天台,宣称手里有我的把柄,让我乖一点,否则,一定叫我后悔。

  说话的时候,他还色情得蹭了几下我的身体。

  我狠狠跺了一下他的脚,反问他什么意思。

  王俊拿出手机,里面有个戴面具的女人袒胸露乳,我知道她是李可,但她拿着我的照片去糊弄人,不熟的人确实会误会。

  我澄清那个人不是我,李可直播的事儿,我们别的舍友完全可以证明。

  但王俊压根听不进去,拉着我的手就伸向了他的裤裆,我当然不从,使出吃奶的劲儿。

  推搡间,我们俩人都摔倒了。按理说,根本不会有事。

  但王俊好像又犯病了,站起来后,不是向我这边走,反而退了几步。

  到天台的边缘后,他的瞳孔放大,好像是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画面,直勾勾的,让我的心头升起一股寒意。

  他扭曲的面孔,像是在挣扎对抗,僵硬的脚步缓慢得向后挪,一步接着一步……

  到最后,王俊张开手臂,直直得往后倒去,就这样,摔下了天台。

  这时的我,大脑一片空白,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他刚刚还想对我施暴,怎么一眨眼的功夫,竟然……

  我愣了几秒,赶紧扑过去。

  此时,王俊头朝地摔下面,后脑勺像是皮球一样破了,流出一大滩的血,如颜料一般平铺在地面上。

  突然的,他的身子猛烈抽搐了一下,瞪大眼睛看向我的方向,怨毒如炬的目光带着一种可怕的穿透力,他的手还朝着我的方向抬了一下,仿佛想要拉我一起下地狱……

  我赶紧缩回了脑袋,腿不停得发抖,慌张到了极点。

  王俊死了,他怎么会,怎么会就这样跳下去?

  我要怎么办?

  可是,现场就只有我一个人,我还年轻,我不能进监狱的。

  下定决心后,我就抱着自己的头,咬牙撑着身子,逃下了天台。

  下去后,很多人都围在王俊尸体的旁边。

  我不敢停下,就连再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我害怕,更多是心虚,总觉得路上的人都在盯着我,还像是在说你这个杀人犯,逃不了的……

  我跑回了宿舍,空落落的,宿舍里一个人都没有。

  李可,就算是这个让我厌恶的人在也好,可直到晚上,她还是没有回来。

  我抱着自己蜷缩在被子里,不知过了多久,竟然昏睡了过去,梦见有人叫我闭上眼睛说要送我一个礼物,而后,胸前凉凉的,好像被戴上了什么东西。

  可当我睁开眼睛,眼前的人却消失了。

  我跑来跑去都找不到,奔跑带起来的风抚在脸颊上,痒痒的,似乎有什么人正在摩挲。

  我翻了个身,那种异样的感觉却还是没有停下,冰凉的触感让我有些抵触,而且还有点刺痛。

  我猛地睁开眼睛,发现李可竟然坐在我的床边,手抚弄着我的脸。

  我用力推了她一把,问她什么时候回来的,大晚上搞这么一出,是不是想吓死我。

  李可不理会我的话,痴痴得盯着我的脸,手还想继续伸过来。

  我没好气得把她的手甩开,骂她神经病,李可却一个劲得嗤嗤笑……

  这时的李可,好像疯了一样,竟然想要硬生生把我的脸给撕下来。

  她的力气那样大,按着我都喘不过气了。

  我着了急,拿旁边的台灯砸她,但她根本感觉不到痛,死活不松手。

  直到后来,我扭动着身体,脖子上的东西砸在她的手上,她这才触电似的锁了回去。

  我赶紧低头,发现自己不知何时,把那块玉坠给戴上了。

  而李可明显对这个过敏,龇牙咧嘴,好像特别疼。

  我也是被气着了,起了坏心眼,甩着玉坠又弄了她几下,好好出了一口恶气,让她给我滚远点,这才继续扯被子蒙头休息。

  第二天起床,我并没有看见李可,更奇怪的是,她的床铺整整齐齐的,并不像回来过的样子。

  而那枚玉坠安稳得躺在我的手心,尽管我很喜欢,但这毕竟是别人的东西,所以我把它放回了李可的地方。

  就在我下楼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我心里咯噔一声,颤颤抖抖接起来,发现是朋友的电话。

  刚刚松了一口气,那头却传来爆炸般的质问,陆涟,你怎么回事,为什么大家都在传,你在某直播软件里大秀身材,后来停手不干了,却又走上了被人包养做情妇的路子?

  挂掉电话后,她又传来几条彩信,那些照片赫然就是王俊给我看的那些。

  可他不是死了么?那这些又是谁干的?

  我刚想回电话解释一下,几个警察却出现在我面前,出示证件表明身份后,问我是不是陆涟,让我跟他们去警局走一趟。

  我僵硬得点了下头,跟着他们上了警车。

  刚上去,其中一个警官可能见我太紧张了,拍了拍我的肩膀,解释有个案子,需要我配合回答几个问题,让我放松一点。

  我吸了吸鼻子,用力点了下头。

  到警局后,他们把我带到了审问室,递给我一张照片,问我认不认识上面的人。

  是王俊。

  我嗯了一声,不敢说假话,于是把事儿交代了出来,但人真的不是我推下去的。

  "你们相信我,不是我、是他自己跳下去的,跟我没关系……"我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抱着自己的头又哭又喊。

  一想到王俊跳楼之前扭曲的表情,我就发颤。

  警官拍了拍我的背,让我稳定下来,告诉我,他们这里有份监控能证明,王俊最后是自己跳下去的,但这个事儿,实在有些不对劲,所以叫我来了解一下情况。

  他继续说道,王俊那时候的表现有点像是出现了幻觉,但他们解剖尸体并没有发现他有嗑药的症状,而他死前见到的最后一个人是我,所以希望能多了解点情况。

  我一五一十得把我们的对话又陈述了一遍,他们点了点头,这才放我离开。

  临走前,我突然想起王俊威胁我的照片,但警官却说,他们并没有发现王俊的手机。

  怎么可能,手机是跟着王俊一起掉下去的,下面那么多人,不可能会被人偷走。

  我感觉自己乱到了极点,在外面又溜达了很久。回到学校后,已经很晚了,但路上依旧有人能借着灯光把我认出来。

  那些不屑的眼神,让我越发委屈。

  被包养,杀人犯,每一个包袱都压得我好重重的。

  我把头发拨到前面,尽可能得遮住自己的脸,拖着脚步回了宿舍。

  连灯都没开,我就爬上了床,想掩藏在黑暗里。

  没想到,我刚上去,一个低哑的男声在我耳边炸开,"回来了?我可等你一天了。"

  第三章:自己男人,都不认识了?

  一听到这个声音,我吓得心都出来了,竟然是王俊!

  我反应过来,立马起身想要逃开,他却一个翻身压了上来,放大的瞳孔,扭曲的五官,搭配着那不怀好意的笑,阴森至极……

  我又抓又咬,想把他推开,手上却黏黏的,沾上了好多血。

  眼看着王俊就要凑上我的嘴唇,我抓起旁边的东西一股脑全砸了过去,其中有个莹白色的光泽异常显眼。

  那块玉,我明明放回了李可的位置,怎么又出现在我的床边。

  但我顾不上想这些,趁着王俊被逼离的时候,慌忙得跑出宿舍,可是,门就像坏了一样,不管我怎么扭动,都开不了。

  "救命!救救我,开门啊,我……"我又喊又叫,用力拍打着门,连带着哭声,嗓子都哑了,绝望好像潮水般涌过来,顷刻间就能把我淹没。

  千钧一发的时刻,门终于开了,我慌张得跑出去,却撞进了一个草本清香的怀抱,安全感扑面而来。

  一个男人的声音,问我怎么了。

  我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用力扯着他的衣角,哽着嗓子说,里面有人、要害我。

  他挡在我的身前,安慰我别怕,想跟我一起进去。

  我连忙摇头,王俊明明已经死了,说不准现在里面的,会是什么东西。

  可那个男人不知道是不信我的话,还是真的不怕,非要进去。

  我原本不想管的,可这毕竟是我招来的麻烦,自己反而不进去,真是说不过去,于是迟疑了几秒后,也踏了进去。

  男人已经开了灯,宿舍里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而落地窗也是锁得紧紧的,而且他好好检查了一遍,还是没发现有什么人。

  他回过头来,剑眉星目,一张极为好看的脸,出现在我眼前。

  我呆了一会,狠掐了自己一把,回过神,指着床边,"刚才,他就在这里。"

  男人很熟络得摸了摸我的头,然后摊开手心,将玉坠挂在了我的脖子上,"你可能是太紧张出现的幻觉,乖,戴好它,就没事了。"

  我忍不住心跳加速了一小会,然后一把甩开了他的手。

  这么会撩妹,肯定撩过不少人!

  想到这里,我把他轰出了门,让他赶紧去修宿舍,免得别人投诉。

  我紧靠着宿舍门,长呼了好几口气,刚才我真的是神经过敏,才会异想王俊来报仇了么?

  但他要真的报仇,应该是找真的杀他的那个人才对。

  我越想越觉得自己是出现幻觉了,手攥着那枚玉坠,心渐渐安稳下来。

  不行,我不能继续逃避了,这样下去,我自个就能把自己逼疯。

  我必须尽快把那些破事儿给解决了,不然指不定又会跳出什么人。

  我打开电脑,登录学校论坛与贴吧,发现朋友告诉我的那些帖子,竟然全部被删除了。

  一条关于我的诽谤都没有了,而且更关键的是,我发现有人在帮我洗白,把所有证据摆了出来,告诉大家是李可直播,然后又利用我的照片去骗钱。

  下面的舆论也渐渐往支持我的方向倒……

  我赶紧打电话给之前的舍友,谢谢她们帮我作证。

  但是,她们说不是她们做的,她们之前有帮我说话,但那些网络喷子非得说她们故意混淆事实什么的。

  她们又拿不出实打实的证据,帮不了什么忙,只能作罢。

  不是她们,难道是他?李可交的那个富二代对象知道内情,但他为什么要帮我?

  我正奇怪的时候,手机突然振动了一下,还是特别关注才有的声音。

  点开扣扣,我发现真的是李可交的那个富二代,可我这是新扣扣,他怎么会知道的,不对,他什么时候加的我?

  我正要发信息过去,他却仿佛猜到我的心思一样,回答我这些不重要。

  我觉得有点道理,把自己最好奇的疑惑抛出去,问他论坛那些是不是他搞的,为什么要帮我。

  屏幕很快出现几个字,"我的女人,岂有不护的道理?"

  呸,我明明不认识你,要不是你对李可那么好,大家也不会误会被包养了。

  我表达了自己的谢意,但自己已经有男朋友了,所以不想跟别的异性多联系,希望他可以就此打住,别跟我纠缠不清。

  没成想,那人不依不挠,我只好把刚才撞到的小哥模样描述了一下,说那人是我对象,长得老帅了,我是不可能背叛他的。

  一股脑说完后,我就拉黑了那个人的扣扣。

  因为刚才的事儿,我对自己的床有一点阴影,于是把自己的东西搬到了另一个床位。

  爬上床后,我还是有点不安,把台灯一直亮着,慢慢的,才睡了过去。

  这一夜我睡得很安稳,竟然还思春似的,梦见了那个超级帅的男人……

  真是没救了!这都什么时候了,我竟然还想这个?

  我又赖了好一会,好不容易爬起来,整理床铺的时候,却隐约闻到了那股草本清香。

  我昨晚就抱了那个人一小会,竟然把这味道留了那么久?

  不过,确实挺好闻的。

  我甩了甩头,让自己别再乱想,梳洗完毕后,戴上帽子撑着伞,磨蹭去了课室。

  我挑了个比较偏僻的位置坐下,结果,还是有人对我议论,而且故意把那些难听的话说得很大声。

  偶尔有人想帮我出头,但很快就有另外的人回嘴:包养陆涟的那个人那么有钱,那些证据可能全都是假的,想把脏水泼到李可身上,再买水军使劲黑她,不然凭李可的长相,哪里傍得上大款。

  她身旁的朋友也觉得说得对,我长得就是一副狐媚样,现在骚气直接传到外面去了,真是丢学校的脸。

  "烦不烦!有意思?"我用力拍了下桌子,站起来瞪那个尖下巴女生,"我被包养?你看见了?还是说,你是羡慕得不得了,想被包养?哎呦喂,你下巴怎么了,怎么歪了,整容要适度啊,可别到最后,瞎子也不要,毕竟硌得慌。"

  她被我踩到了痛脚,第一反应就是摸自己的尖下巴,拿出化妆镜左看右瞧。

  意识到我在扯淡后,尖下巴张牙舞爪得想骂人,幸好,上课铃响了。

  老师走进来后,按照惯例点名,点到李可的时候,没有人应答。

  就在她要登记逃课的时候,突然说自己搞错了,李可办了手续,以后都不会再来上课了,自己怎么忘了这一茬,然后把她的名字划掉了。

  李可转学了?难道她是因为这些舆论?不对啊,现在明明还是我在承受大部分的压力。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我赶紧往宿舍跑,希望在她离开前,能跟她好好谈一下。

  但是,李可并没有回去,等到天黑,她都没有出现。

  手机也是,一直关机,根本联系不上。

  我在桌子上趴了一会,不知道怎么的,迷糊了过去。

  直到,一阵动静划破了寂静的夜。

  李可床铺前站着一个佝偻的中年妇女,她弯着腰收拾东西,一边摩挲,一边哽着嗓子,压抑的哭声刺得我的心一颤一颤的……

  我打了个冷战,好好揉了揉眼睛。

  睁开眼,人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苍白如纸的脸上,刻着道道皱纹,尤其是左眼,竟然空空的什么都没有。

  "我的妈呀!"我往右边挪了一下,直接栽下了椅子。

  中年妇女连忙往后退了几步,让我别怕,她是李可的妈妈,来给她收拾东西,很快就好了,不会吵到我的。

  我长长呼了一口气,"李可呢?她怎么没来了,为什么前天晚上回来一趟后,就再也没出现了,我有事找她,您可以帮我联系她一下么?"

  哪成想,我刚说完,李可妈妈像是不可置信一般,哑着嗓子重复了一句,前晚,小可回来过?

  我点了点头,她眼睛立马红了一圈,连连摆手说,小可不会回来了,你们不会再见的。

  我有些懵,虽然我们之前吵了一架,可她退学的事儿,又不是我搞的,不至于一面都不想见吧,我还有好多事想问她呢。

  我恳请李可妈妈帮我约一下李可,她却哭得越发厉害了,好像我触及到了她的伤心事,不理会我,转身继续收拾东西。

  整理好后,她跟我说了一声,就提着一大袋东西要出去了。

  这时,我突然想起脖子上的玉坠,赶紧摘下来,说这是李可的东西,既然她要走了,我也不好意思一直占着。

  李可妈妈看到玉坠后,一把推开了我的手,情绪特别激动,半天从牙缝挤出几个字:不是我们的东西,不能要。

  我还想说什么,她却说,李可不喜欢玉这类的东西,坠子送我了,着急离开。

  李可走了,肯定是那个富二代做了什么。

  关注微信公众号【五星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夜半尸语》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745.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