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完整版红尘佳人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完整版红尘佳人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关注微信公众号【五星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红尘佳人》全文

  以下为精彩章节:

  我抽了个空子,给他打手机。接过,手机就是打不通,总是提示已关机。

  到底怎么回事。我的心越发不安起来。

  但其他的女孩并没有这样的心情,我向她们打听楠楠的事,她们一个个都推说不知道。然后就是该干涉能安什么。

  玩手机的玩手机,打牌的打牌,抽烟的抽烟。

  我问凤姐,凤姐也说不知道。楠楠也没有跟她打招呼,她还说,楠楠今天不来,要扣全勤的。

  唉,和云姐那个时候比起来,现在做小姐要正规多了。还有全勤奖和提成,就差写年度总结了。当年云姐带女孩的时候,制度还很散漫,女孩们的来去也很自由,不像现在。

  不过,还是严谨点好,至少有个公司可以保护你。

  我问凤姐,楠楠家在哪,她说她也不知道。

  她又说,你去安经理那里问问。他那里有楠楠身份证的复印件。

  我去安非那里问了下,安非在柜子里找了半天,这才找到。我也是这才知道,楠楠的真名叫李小男。

  看得出,他们家真的极度的重男轻女。给女孩子起名字也用这个"男"字。楠楠给自己起的名字是楠木的楠。她大概是希望被人当作宝贝吧。

  我按着身份证上的地址找去了。找到后,那里的人告诉我,他们家早就搬走了。具体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

  回到家,我和云姐说了这件事。

  云姐说:"这件事,你还是别管了。"

  "为什么?"我问她。

  云姐脸色沉了下来:"反正你就别管了。一般女孩失踪,我们都不会太过问。"

  我很不服气:"不过问,如果死了呢?也没有人过问吗?"

  云姐倒是笑了下:"思思,你真是天真。就是因为怕出这种事,所以我们才不过问呢。要是真的死了,我们不是被牵扯进去了吗?我们是这样的身份,要是被牵扯进去,麻烦就大了。"

  原来如此。

  虽然云姐说的话有些冷酷。但也不是没道理。

  在这个人人自危的圈子里,好心总是会成为倒霉的导火索。

  那天,我要去上班时,云姐又嘱咐了一句。

  "思思,我知道你这个人心里要强,也喜欢帮助关心别人。可是,这个圈子真的是太乱了。你还是小心一点吧。"

  走到半路上,我心里总是在想楠楠的事,结果公交车坐过了好几站,我这才发觉,下了公交。我想打出租,可偏偏就是没有。半个小时过去了,这才等到了一辆。

  刚一上公交车,我就忙着给凤姐打电话,告诉她我会晚些到。

  刚把手机放下,来了条短信。竟然是楠楠的。

  楠楠说,今晚她会晚点来,让我跟凤姐说一声。

  我松了口气,至少证明楠楠没事。

  等我到了粉红巴黎,前面开业很长时间了。我一来,凤姐就赶忙对我说:"思思,你的点钟。今晚找机会窜台。"

  没想到,我也有机会窜台了。本以为这种好事只会落在晓晓身上。

  我去了一个包厢,客人是上次来过的。我记得姓董,是做家具生意的。旁边的一个姓孙,也是这一行。

  我和他们说了几句,又推荐了一个女孩过来,把这里稳住了,出来后去了另外一个台。

  就这样,我窜了三个台,正想歇会,忽然听到远处一阵吵闹,似乎有女人喊叫的声音,还有骂声,隐约听到不要脸,狐狸精之类的话语。

  应该是在打架,这种事夜总会也隔三差五地出。一点都不新鲜。

  外面还围着一群人在起哄,这里是永远少不了这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闲人。

  我没心情理会这些,更不想去看谁在打架,我还有工作,要继续去窜台。

  把几个台都照料好了。我找了个机会进卫生间,正在补妆,忽然听到门响了下,一个女孩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

  我回头一看,立刻惊呆了。

  进来的晓晓。她手扶着墙,脸上全是血痕,身上的衣服也是一条一条的,内衣都被扯了下来。

  "晓晓,你怎么了?"我问她,同时跑过去,把她扶住了。

  晓晓惨笑着,摆着手:"没事,你扶我过去,我想吐。"

  我扶着她进入格子,她抱着马桶,哇哇的吐起来。图了好一会儿,这才平静下来。

  "晓晓,刚才是你在打架?"

  晓晓点着头,她抹着脸上的伤,眉头皱得很紧。

  "是啊,那个母老虎,下手真狠。还有那几个家伙,一起对付我。靠!"

  "晓晓,到底是怎么回事?"

  "呵呵,"晓晓笑了,"怎么回事?咱们这种地方还能是怎么回事。龙老板,房地产的龙老板你认识吗?"

  我点头。这个人我当然认识。说句有点自负的话。

  虽然粉红巴黎人来人往,可只要让我看上一眼的人,我就绝对不会忘了。

  龙老板是K市有名的房地产大亨,大概五十岁,经常来这里,是个老色鬼。总是会对小姐们动手动脚,时不时吃个豆腐。有时也会叫小姐出台。当然了,你要是拒绝,他也不会强迫你。这点倒是还不错。

  "龙老板和你怎么了?"我比较关心这点。

  "没事。"晓晓轻描淡写地说,"前些日子,龙老板说,要给我买栋房子,让我跟着他,我就答应了。""你答应了?"

  我非常惊讶,我原本以为晓晓是绝对看不上那个糟老头子,可是她竟然答应了。

  "很惊讶吗?没什么奇怪的吧。我们是小姐。傍大款不奇怪吧。好了,扶我起来吧。"

  我扶着晓晓从马桶旁站起来,走到洗手台前,洗了把脸。水碰到伤口上,晓晓感到一阵疼痛。

  "特么的,母老虎,怪不得那个糟老头子不喜欢你。"晓晓骂了句。

  "晓晓,你喜欢龙老板?"晓晓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我喜欢他,喜欢那头猪?算了吧。""可你答应了。"

  "是啊,我答应了。"晓晓耸耸肩,"我觉得,这是个机会。思思,你看,我们现在光鲜亮丽,可这不是长久之策,总有一天会人老珠黄的。到时候就没有男人喜欢我。那个时候怎么办?当妈咪?继续在这个圈子里混?"

  晓晓说完,自己就摇摇头,否定了。

  "那你就……"

  "是啊,我跟着龙老板。这个老头子还能活多久,顶多二十年吧。二十年后,我还不到四十岁。这二十年里,我要从他的身上好好刮些钱。就是这样,我早就计划好了。"

  晓晓手扶着洗手台,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着自己脸上伤口。她还是在笑。笑得很惨。

  【红尘佳人】

  【红尘佳人】我是真的无法理解晓晓,都这样了,还能笑得出来。

  或许,这就是她的生存方式吧。

  想一想,我的未来也可能和她一样。

  算了,不想了。还是老老实实地赚钱吧。

  想到赚钱,那就要去包厢陪客人。每个客人张长了不一样的面孔。可在我的眼里。他们都一样,都不会留下什么本质性的区别。无非都是我赚钱的工具而已。

  大约到了凌晨,楠楠还是没有来。

  我有些不安。给楠楠发短信,问他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没有来。

  楠楠没有回,我干脆把电话打过去。响了许久,楠楠才接了下来。

  "楠楠,你在哪里?你不是说要来上班吗?你现在……"

  "没事。"楠楠的声音在发抖,而且还在喘着粗气,"我没事。我不过就是想静一静。""你在哪?"

  "在外面,侧门这里。我想先在这里呆一会儿。"

  "我这就去找你。你别动。"

  我放下电话就跑出去找她,结果在侧门的角落里,果然找到了她。她隐身在阴暗的角落中。我看不到她的脸,但看身形,我确定,那就是楠楠。

  "楠楠,是你吗?"

  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出声问了一句。"是我是,是思思吗?"

  那边也传来她的声音。

  我赶忙走过去,问她:"楠楠,你为什么不进去?今天要是还不上班,安经理那个混蛋会生气的。他……"

  我还没说完,楠楠就扑了过来,把我抱住。

  "思思,思思……"

  她叫着我的名字,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把我的衣服都弄湿了。

  我拍着她的手背,问她是怎么回事。

  "他骗我……" 楠楠含糊地说着。

  我不用问都知道,那个所谓的他指的是谁。

  无非就是楠楠的男朋友。那个人自称是富二代。我早就想到,那个人可能是个骗子。和楠楠交往,无非就是骗财骗色。

  "楠楠,别哭,别哭了。有什么好苦的,男人都是混蛋,都是贱货!都是傻叉!骗了就骗了。下次不理会他就行了。"

  我轻声安慰着楠楠。

  可是,楠楠还是在哭。"怎么了?"

  我一推楠楠,近距离地看着她的脸。这一看,把我吓了一跳。

  楠楠的眼睛都青了,一看就是被打的。

  "这是怎么回事?是他打你了?"

  楠楠轻轻点头。

  我闻得这话也真是废话。不是那个混账王八羔子打的,还能是楠楠自己摔得?!

  "特么的混账玩意!楠楠,你别怕,有我在呢。"

  我给她撑腰,就差拍着胸脯保证了。可我是什么人啊。我无非也是一个夜总会的小姐,我能保护她吗?我也真是大言不惭。

  楠楠听了我的话,大概也没有细想,忽然就转怒为喜,露出了一丝笑容。

  "谢谢你,思思。你是我的好姐妹。我们要一辈子要好。"

  然后,我们就再次拥抱在一起。

  如果让外人看到,八成会认为我们两个之间有什么特殊关系呢。

  我拉着楠楠坐下,又出去买了一些饮料,让楠楠喝下去。让她的心情平复一下。紧接着,楠楠就给我说了事情的经过。

  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楠楠和那个所谓的富二代开始交往。他叫阿星。年纪也是二十岁上下。他约了几次楠楠,出手还算阔绰,楠楠当然也跟着他去了几次旅馆。

  上一次,他又把楠楠约出去。结果带到了一个出租屋。楠楠还以为今天有什么特殊的安排,满心欢喜地想着男朋友会出什么花招。

  结果呢,阿星真的开始耍花招了。

  他把楠楠的眼睛蒙上,带到了床上,脱下了全部衣服,然后楠楠就觉得好几个男人一起压了上来。

  讲到这,楠楠哭得更加伤心。

  "思思,我知道我们是小姐。挺下贱的。可我们也是人啊,阿星他不能这样对我。"

  我们也是人,也是有尊严的。我当然知道这些,可那些人不知道。

  楠楠就这样被他们一起弄了。楠楠没记住是多少人,她说最少又七八个。

  七八个男人……画面真是太污了。无法想象。而且,有些还是变态,不但弄,还要动手打,想听女人的喊叫声。

  特么的X一群杂碎,想听女人叫,回家弄你妈去!

  楠楠就这样被他们关在出租屋里好几天。直到他们腻了,才把楠楠放出来。

  楠楠最后又哭了。她说她全身都疼。

  我想了想,觉得还要带她去医院做个检查。谁知道那几个男人有没有的脏病的。还是早点看看好。

  楠楠的手机响了。我瞄了眼屏幕,上面现实的名字是阿星。

  楠楠一看到这个名字,吓得就好像手机漏了电一样,一甩手,手机就掉了下去。

  她退后几步,双手抱着身子,不住地发抖。我把楠楠的手机拿起来,接通后就大叫起来。

  "你x的混蛋杂种,你还是男人嘛?!"

  电话那边大概也是被我吓到了。傻乎乎地过了足足一分钟,那边才传过来声音。"你是谁?我打错了吗?"

  "没有,你不是楠楠的男朋友阿星吗?""是啊!""呸,狗东西,你爸爸怎么不把你喷在墙上呢!"

  大概我骂的太委婉,阿星愣是想了半天才明白过来了。

  想明白了,他立刻就怒了。

  "你是谁?你凭什么骂我?楠楠是我女朋友,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把他送给别的男人玩?你也做得出来?!"

  "呵呵,怎么了。人家给钱了。再说了,楠楠不就是干这行的吗?"对方说的颇为理直气壮。

  这些男人总觉得我们做小姐的不仅是鸡,还是出租车,只要给钱就可以上,还是只要一招手,就随时随地就可以上。

  你们的脑袋里都特么的进水吗?!我们也是人,也是有尊严的!

  我想再骂一顿这个阿星。可楠楠拉了拉我的手。对我摇摇头。我看到楠楠又要哭了。

  电话里还传来阿星的声音。

  "请问你是那位姐姐?如果有空和我出去吃个饭好吗。楠楠的性格太差,我想和她分手了。不如我们交往吧。我告诉你啊,我可是非常行的。不信你试试!"

  ===

  不是我不想回答。而是我也不知道。

  火车越来越快。它要带着我离开这座城市。

  天快亮了。现在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

  我的名字叫顾思。和我熟的人通常叫我思思。可惜,我不是陈思思,或者李思思。

  我记得,我亲生爸爸说过,我的名字的意思来自那句"我思故我在",恰好,他姓顾,所以我的名字就叫顾思了。

  我的亲生爸爸是个管点事情的副局长,具体是哪个局的我也记不清,总之是个文化人。至于我的亲生妈妈,则是人们口中通常说的小三。后来,妈妈要名分,要爸爸和他老婆离婚。结果就是被打了一顿。妈妈说,你得给钱,我才会闭嘴,否则,你懂得。

  爸爸当然懂。他又不是只有妈妈一个小三。于是,一笔数目不菲的钱就到了妈妈的手里,妈妈拿着这些钱远走高飞,把我和弟弟扔给了爸爸。

  爸爸的老婆倒是很喜欢弟弟。因为他还小。那年还不到三周岁,几颗糖豆就可以叫她妈。我则是个大问题了。我已经六岁了。已经能明白很多事情。我见到那个女人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不是我的妈妈。

  既然是问题,就要解决。于是,在我九岁的一天,我被我爸爸的妈妈——或许我应该叫她奶奶吧。

  我被那个老女人送给了一个人贩子。

  是送给,而不是卖给。

  在他们的眼里,我就是如此的一文不值。

  那天以后,我从那座城市消失了。就好像我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样。

  在路上,人贩子把我家的祖宗八辈都骂了一遍。他说,没见过这么狠的人家。死了以后肯定下地狱。

  我的亲生爸爸亲生奶奶啊,你们可曾听到。连人贩子都觉得你们缺德。

  人贩子带着我,辗转来到K市。也就是这里。

  几天后,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来了。她把人贩子家里的几个孩子看了一个遍,最终目光落在我的脸上。当时,我正在低着头啃一袋方便面。别的孩子都用绳子捆着,而我则是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

  她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只有我不吵不闹。人贩子倒是叹了口气,把我的身世说了遍,那个女人问我姓什么叫什么。

  我如实相告。我叫顾思。

  她愣了下,然后:"我也姓顾啊。"

  她跟人贩子说,要把我带走,让人贩子开个价。

  人贩子有些为难,觉得我已经快十岁了。已经能记得很多事。而且,这些天来,我经常帮人贩子做家务,人贩子说,要认我当干女儿。

  那个女人推了人贩子一把,骂了他句,你还是少缺点德吧,小心遭天打雷劈。你要他做你干女儿,你能给她什么。难不成还让她做这行吗?

  人贩子反问一句,那你呢?

  那个女人说,我会把她当成亲女儿。

  人贩子想了想,点头同意。

  于是,那天过后,我成了她的女儿。她给人贩子一些钱,具体多少我也不知道。应该不是很多。

  那个女人叫顾云。不过,这并不是她真实的名字。她说,她以前还有个名字,也不姓顾。这无关紧要。

  她是个风尘女子。也就是俗称的鸡。

  认识她的人都叫她云姐。

  我小时候,K市的夜总会没有几家,娱乐业也不是太发达。云姐一般都会在商业街附近活动。每天晚上,打扮得花枝招展,对着来来往往的男人们暗送秋波。

  有经验的男人会停下来,用馋猫看咸鱼的眼神细细打量云姐。如果满意,就对着云姐打个手势,云姐再回个手势,以此来讨价还价。

  谈不拢各走各的,谈好了,云姐就会靠过去,问去哪。

  那个时候,有车的人还很少。况且人们的胆子也没有现在那么大。

  一般都会去小旅馆,或者男人家中,有的时候,云姐也会把男人带回家。每到这个时候,卧室的那扇门就会被关上。我被云姐叮嘱,千万不要往里面看。

  其实,看不看有什么区别。

  房子的隔音效果那么差,里面的声音又很响。

  开始,我不习惯,后来也就无所谓了。再后来,我甚至可以听出,云姐的那种欢愉的叫声什么时候是真的,什么时候是装的。

  虽然她是这种职业,可我从来没有看不起她。但她却看不起自己。每当那些男人走了,云姐就一边点着钞票一边骂他们是王八蛋。

  拿了钱,就去买酒喝,喝多了,就会骂我。骂完了,酒醒了。又会抱着我哭。她说,思思,你要好好学习,千万别像我这样。你要考大学,你要出人头地,你要做白领。

  我每次都答应她。

  时光荏苒,光阴如梭,一晃几年过去了。

  我们的生活有了一些起色。

  云姐在一家名叫"粉红巴黎"的夜总会当了妈咪。地位提升了,收入自然也多了起来。

  当然,之所以能当妈咪也是有代价的。夜总会的老板强哥和云姐是情人关系。对于这些,云姐倒是不在意。反正对她来说,男人就好像是身上的衣服,总是要换的,千万不要想着多穿几年。

  云姐也曾私下对我说,强哥不是什么好人,要我小心。

  好人,这一行有好人吗?

  平心而论,云姐也算不上好人,却真的有好心。她带过的一些女孩都说,云姐对她们很照顾。不管是在夜总会,还是私下里。

  十八岁的那年,发生了一件大事。

  有一天,强哥喝多了,大半夜地来敲我们家的门。云姐去开门,强哥满嘴酒气地就对云姐说,今天不想上你。你女儿长得不错,我想玩玩。

  云姐回头看了一眼站在那里发愣的我。然后回过头,陪着笑脸:"强哥,你喝多了。"

  "我没喝多。你怎么了?以前我说喜欢哪个女孩,不都是你去给我办的吗?今天怎么了?"

  "那不一样,他们都是我带的女孩,也都懂得规矩。"

  "这个不也一样吗?"

  "这是我的女儿……"

  "你女儿还能干别的吗?!还是先让我上了再说吧。省得以后便宜别人。"

  强哥一边说着,一边指着我,迈步就要冲过来。

  云姐挡了下,却被强哥撞开了。身子踉跄了几步,撞在墙上。

  强哥抓住我的肩膀,把我搂在了怀中。我身上只穿了单薄的睡衣,而强哥的手就隔着睡衣在我身上摸来摸去。

  我没有反抗,我是云姐养大的。如果云姐要我做什么,我不会拒绝。

  我看着云姐,轻轻地叫了一声妈。

  云姐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她忽然大吼了一声:"你放开她!"

  说完,云姐就如同暴怒的狮子一样,把强哥推出了门。

  强哥在外面狠狠地踹了一脚大门,嘴里脏不垃圾地喷着:"你他X的装什么纯。我强哥看上你是你的福分,你他X的,给脸不要脸!"

  他骂了足足一个小时。

  骂够了,开着车走了。

  那天天快亮的时候,有个和云姐不错的朋友打电话过来。说强哥开车出了车祸,掉到河里淹死了。

  听着这些话,云姐吓得缩成一团。

  我心里则是有些窃喜。

  这个混蛋总算死了。我甚至很奇怪,为什么云姐还愁容满面。

  后来想想,真的是我太天真了。

  在强哥死后的第七天,我们的房门被人撞开了。一群人闯了进来。为首的是强哥的老婆——现在"粉红巴黎"的老板。她叫安娜,大家管她叫娜姐。长期的养尊处优,让她的身子发福了,腰围比水桶还要粗上几圈。

  她一进来,就指着云姐。

  "顾云,你给我还钱!"

  第002章 不得不做的选择

  说实在的。

  我早就想过,安娜有一天会来我们家要钱。

  以前,云姐闲下来的时候,喜欢去喝酒,一喝就是一天。不过,那个时候,我不担心。喝酒就算是喝上一整天,也用不了多少钱,更不会出事。

  但后来,让我担心的事情发生了。自从认识了强哥,云姐就开始赌钱。即便没有强哥,她也一样去赌钱。越赌越大,越输越多。

  输完了就去找强哥借。借了多少她也记不清。

  我时常劝她,劝她不要去赌了,赌多了伤身子,可是没用,一眼照不到,她就又去了。

  她的借款大多数是和强哥借的,那个时候,她和强哥的关系还很好,还很好说话。后来,强哥有了新欢。两人的关系就淡了下来。

  现在强哥死了。而且是因为在我家,被云姐赶出去了,才会开车出事死了的。

  安娜更加恨我们。

  她指着云姐的鼻子,把手中的借条甩的啪啪作响。

  "还钱,还钱,你给我还钱!"

  安娜就好像复读机一样在重复着这些话。

  云姐没办法,只好陪着笑脸,对安娜说:"安娜姐,这钱不是说好的过一阵再还吗?你……"

  还没说完,安娜手中成把的借条就抽在了云姐的脸上。

  "我可没答应过你。"

  "可是,强哥说……"

  "呸,你不说强哥还好,你说了强哥,呵呵,强哥就是被你害死的。"

  她的目光从云姐的脸上挪开,恶狠狠地落在了我的脸上。她看着我。嘴角轻轻地跳起来。

  "就是因为她。"

  是啊,就是因为我。因为我不让强哥强x我,所以我错了吗?

  这都是什么逻辑,这到底是什么世界!

  我心里是这么想的,可是不敢说出来,在这里,根本没有道理可以讲。

  云姐苦着脸,看着眼前的这一把借据。她知道,就算把整个房子卖了,她也还不清。更何况,这房子还不是她的。

  我默默地走进房间,从抽屉里取出一个信封。

  "安娜姐。"我也这么叫她,按说我应该叫她阿姨,可是,她们这行不兴叫阿姨。都要叫姐。

  我把手中的信封甩了甩,从里面抽出一叠票子。

  "安娜姐,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是规矩。我们懂规矩,你们也要懂规矩。"

  我像个老江湖似的说着。

  安娜眨眨眼睛,脸上不怒反笑。她大概没想到我这么个小姑娘会说出这样的话。

  我继续说:"我们还不了本金,那就先还利息吧。这些够吗?"

  我把信封连带里面的红票子往前一推。

  安娜还没有动,云姐去突然扑过来,按住了信封。

  "思思,别把这些钱拿出来,这是给你上大学的钱。"

  我苦笑着:"大学……算了吧。"

  其实,我的学习成绩还不错,那几年,大学又开始扩招,即便我不能上个一流大学,上个一般的还是没问题的。

  安娜看到了钱,她的眼睛里露出了红色的光。她一把将云姐推开,伸出五根手指,紧紧抓住了信封。信封被抓成一团,连同里面的钱。

  "这点钱也就够还利息。好,我不逼你们,下个月我再来,下个月——你、们、要、还、钱!"

  他们走了。门没有关上,门被踹坏了,根本关不上了。

  云姐低着头在那里哭。我没有哭,哭也没什么用。

  我去厨房,给我们两个做了点饭菜,都是昨晚的剩菜。热一下很简单。

  "吃吧,妈。"

  我把饭菜往她面前推了推。

  云姐忽然哇的一声哭了。

  "思思,对不起。都怪我不好。"

  她伸出手,甩给自己一个耳光。

  我拉住了她的手。

  "妈,别和自己过意不去。你对我那么好。我怎么会怪你呢。"

  云姐拉住我的手。

  "思思,我们现在就走,走得越远越好,离开K市,去一个谁都不认识我们的地方。"

  我摇头。

  "能跑得了吗?就算跑了又怎么样。去了另一个地方,会不会又遇到另外的强哥和安娜呢?"

  我这么一问,云姐的头又一次低下去。

  我看着她,觉得心疼,于是安慰她。

  "妈,你放心吧。我会去工作,会去赚钱养家,会去的……"

  云姐还是低着头,不说话。

  那天晚上到了半夜,我听到翻箱倒柜的声音,接着,房门被云姐撞开了。

  "思思,你看,我们还有钱。"

  她的手上胡乱抓着几张钞票,对我晃啊晃的。

  我问她是哪来的。她说是以前从强哥那里拿来的,是给一个大富商介绍了一个女人,那个富商很高兴,强哥也得了好处,于是就给了她一笔奖金。

  云姐把钱拿回来以后,放在抽屉里,结果就忘了。不想,今天找到了。

  云姐说,这些钱足够赋下个月的利息。

  我很高兴,也很累很困。

  那天晚上,我做了个好梦。

  梦到我去上大学了。梦很美,我甚至哭了出来,但我咬着牙,不让自己醒。

  天亮时,我不得不醒过来。梦还记得。可现实更冰冷。

  云姐不见了。钱也不见了。

  我的心霎那间就凉了下来。

  我猜到她去哪里了。她又去赌钱了。她大概想拿这些钱换更多的钱。这样的想法何等天真啊。

  天快黑的时候,云姐回来了。是被几个人押着回来了。

  那几个人指着我们住的房子,问房子是不是我们的。

  云姐摇头。这个回答在那些人的意料之中,我们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买得起房子呢。即便有钱也不会去买房子。

  那些人在家里搜罗了一阵,翻箱倒柜过后,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找到。

  领头的人啐了口:"穷鬼,一点值钱的东西都没有。总不能把承重墙拆了吧。"

  他抬起头,看了看我,眼睛瞬间就眯成了一条缝。他回过头对云姐说:"这个小丫头不错,陪大爷玩玩,玩一晚上给一千,等我玩腻了,你还剩下的就好了。"

  云姐断然摇头。

  领头的把云姐的手按在桌子上,从腰上把菜刀抽了出来。

  "马的,给你路你不走,现在我就砍了你的手。"

  我冲上去,扑在云姐的手上。

  "不行,你别这样。"

  那个人竟然真的停住了。

  "哈哈,那么你……"

  "我……"我正想答应,可看着云姐,云姐还是极力地摇头。

  我没办法,也只能答应了。现在要救云姐,其余的我都不在乎。

  就在这个时候,我家的门又响了下,安娜从外面走了进来。

  她拍着手,大笑着说:"哎呦,本来想等一个月,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

  她满眼笑意地看着我。

  我知道,她是来看笑话的。一方面是因为强哥的死,另一方面她和云姐以前就不对付。安娜也是做妈咪出身,可在女孩们私下的议论中,没一个人说她好的。相反,那些女孩对云姐的评价就高得多了。

  安娜一进来,屋子里就立刻静了下来,那个赌场来的男人也对安娜点头哈腰的。安娜和他简单地说了两句,把云姐的借条要了过来。那些人走了,现在我们要和安娜面对面。

  安娜不看云姐,她在看我。

  云姐忽然跑到门口,冲着那群要走的人高喊:"你们回来,你们不是要我的手吗?你们来砍啊。"

  她知道,那群人顶多要她的手,而安娜却会要她的女儿。

  安娜走到我的面前,用手摸着我的脸。我的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我听说,安娜不光是会玩男人,也会玩女人。

  这个传闻不知道是真是假。

  云姐挡在了我的面前,好像母鸡护卫小鸡一样张开双臂。

  安娜轻蔑的说:"顾云,我来是告诉你,要么你还钱,要么让你的女儿去粉红巴黎。"

  "去那做什么?"

  安娜凑近云姐的耳朵:"干什么?做鸡啊。"

  第003章 粉红巴黎

  云姐发了疯一样地扑向了安娜。结果,被安娜的跟班按住。

  云姐回头看着我:"思思,快跑!"

  我没有动。

  "思思,你快走啊!走得越远越好!永远别回来!"

  我还是没有动。

  我能跑吗?我能跑到哪去?

  安娜再次走近我。摸着我的脸。我身上的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到后来也麻木了。

  云姐说:"多漂亮的脸蛋,到了粉红巴黎,一定能成为头牌。"

  她斜眼看了眼云姐,又加了一句:"保准比你妈妈年轻的时候红。"

  安娜走了,云姐从厨房里拿出一瓶酒,咕咚咕咚的喝起来。她喝得很快很猛。喝到最后,瓶子里没有酒了。她就把瓶子往地上一摔,破口大骂气来。

  "他X的,老天爷,你长没长眼?!"

  她又看着我,拉着我的手。

  "思思,你恨我吧,如果没有我,你也不用去做鸡。"

  我反过来,握住她的手。

  "妈,如果没有你。我可能就活不到现在了。"

  我说的是心里话。

  如果没有云姐当年把我从人贩子那里买下来,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现在会变成什么样子。云姐说把我当女儿养,她也确实做到了。现在我也十八岁了,可以帮助她了。

  不管用什么方法。

  这天晚上,我睡不着,就跑出来。想看看云姐睡了没有。结果,云姐不在床上。我拍她又出去赌钱。可又一想,她现在能拿什么出去赌。

  我跑到了楼下,刚想喊一声妈妈你在哪里。

  就看到一个人影出现在马路对面。正看着公路上一辆辆飞奔而过的车出神。

  "妈,你在这里干什么?"我问她。

  她却对我说:"你知道吗?如果被车撞了,人家会赔钱的。"

  "那又怎么样?那是碰瓷!"

  "是啊,我就想试试,兴许我们今晚就有钱。"

  她转过身,向前走了几步,那些车亮着灯,响着喇叭。从云姐身边飞驰而过。

  云姐大概是想找辆好一点的车去碰瓷。可她还没想好,就被一辆车挂倒,身子在地上滚了好几滚,腿上全是血。路上所有的车都停了下来,一起按着喇叭。

  我哭着喊着,可那声音一点都听不到。周围太嘈杂了。

  云姐的腿被撞伤了,撞她的车跑了,根本查不到。况且,我们这样的家庭也没办法去报警。

  云姐呆呆地坐在床上,两只眼睛毫无神采。

  我也不说话,给她做了一些吃的,放在床边,然后对她说:"妈,你好好休养,我去上班了。"

  她忽然伸手拉住了我。

  "思思,你要去哪?"

  "上班。"

  "思思……"

  "妈,别拉着我了。"我还笑了下,"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放心吧。"

  云姐的手总算松开。但我看得出,她一点都不放心。

  傍晚,我来到"粉红巴黎",这里我来过不知道多少次了。当然,以前大多数都是走后门。正面来过的次数相对而言少了一些。

  门口负责迎宾的门童我也认识,一个小赵,一个小钱,一会来换班的一个小孙,一个小李。合起来正好是赵钱孙李。

  他们见到我还打趣,问我来这里干什么,还问云姐怎么这么久没来。

  我笑着对他们说,我是来做公关的。

  于是乎,笑容在这两个毛头小子的脸上凝固了。少许之后,眼神中就显露出无限的鄙夷。

  我知道他们在想什么,这两人一直觉得我是好女孩。

  好女孩?这世界上有的是好女孩,但我不是。我没资格做。

  我还打趣了一句:"怎么了?很意外。我妈妈是这里的领班,我做公关有什么问题吗?"

  小赵似乎想说点什么,小钱拉了他一下。他也不说什么了。

  我和前台接待说了声,安娜早就有安排,我被引领着去见了公关部经理。以前云姐在这里的时候,这里没有经理这个职位。没想到,一阵子不来,这里就改了制度。

  经理室里坐着一个胖乎乎的男人。我看着他眼熟,却一时想不起来。

  他自我介绍,叫安非。

  我一下子就想起来了。他是安娜的弟弟。我听云姐说过,这个家伙是个头顶长疮脚底流脓的坏种。怎么他还在这里掌权了?

  转念一下,也不觉得意外了。

  强哥死了,安娜成了这里的老板。自然要重用自家的人。他弟弟当然要提拔起来。

  安非咂着嘴,看着我,晃了晃手指,意思是要我转一下。

  我按着他的意思做。转了一圈。

  他点点头,小眼睛里闪着贼光。

  他叫来一个凤姐的妈咪。凤姐长得高高瘦瘦的,一身紧身的晚礼服也被穿出了休闲装的感觉。手指上总是夹着烟卷,不时地喷云吐雾。

  她用手指了我一下。

  "这个是顾云的女儿?"

  安非说:"是,云姐的女儿。"

  凤姐呵呵笑了两声,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我被她带去换衣服,衣服也和过去有所不同,是一种类似于晚礼服的长裙。据说,这是安非从日本进口的。这家伙前几年去了日本,说是把银座的夜店都玩了个遍。回来后也念念不忘,说那边的服务好。现在他当了公关经理,正好让他大展拳脚。

  我对这身衣服不反感。女孩子嘛,谁不喜欢穿漂亮衣服,只是这衣服下身包裹得太紧,上面露出来的太多。我用手遮挡了下。立刻就被凤姐拉下来。

  "挡什么挡?!有什么好挡的?!"凤姐吸了口烟,斜着眼看我。

  "可是……"我喃喃说着。

  "可是什么?"她又是一瞪眼,"就是为了让人看,让男人看。"

  我没法了,只要这样。

  脚下踩着高跟鞋。总觉得像踩着高跷一样。这是我生平第一次穿高跟鞋。怎么都不习惯。走起路来晃晃悠悠的。

  我被凤姐带着,熟悉了下粉红巴黎的环境,还带给别的女孩认识。其实,这都不必要,这里我来过又不是一次两次了。那些女孩大部分我也都认识。

  现在见面了。倒是很尴尬。

  云姐在他们面前多次谈起过我,说我不会干这行,以后要上大学,当白领。等到她干不动了,就让我养着她。

  没想到,现在我和她们一样,都在这里讨生活。

  于是乎,几个女孩就阴阳怪气地酸起来了。

  "哎呦,大学生来了。"

  "不是说要去当白领吗?"

  "明明说看不起这行,呵呵,现在……"

  "这身衣服穿着真不错,天生就是干这行的。"

  ……

  这一句句话都像是钢针一样地刺在了我的心里。但我能说什么?和她们吵架,算了,没必要。

  我只是假装没听见。

  在夜场转了几圈。看着包厢里面被男人抱着亲来吻去,时不时吃豆腐,还总要露出笑脸的女孩们。我默默的想着,过不了多久,我就要和她们一样了。

  忽然,凤姐的手机响了下,她低头看了眼短信,立刻抬起头,对我说:"走吧,回去。"

  说是回去,其实是到了安非的办公室。

  凤姐拉开门,她去没有进去。等我进去,她把门带上。

  安非坐在老板椅上,翘着二郎腿,正优哉游哉地等着我来。

  "思思,我知道,我知道你缺钱。哈哈。"

  他的笑声真是讨厌。

  我点了点头,走向他,忽然,脚下的高跟鞋崴了下,我整个身子都朝他扑了过去。他倒是张开双臂,顺势把我抱住。

  他点着我的鼻子。

  "小丫头,倒是挺懂规矩的。"

  关注微信公众号【五星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红尘佳人》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742.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