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妖娆替身:女奴的冷夫》苏诺北辰寒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妖娆替身:女奴的冷夫》苏诺北辰寒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 女奴福晋

  笑,怎么也止不住,是啊,因为今天是她的大喜的日子!可是泪,也止不住,因为注定那个男人不是自己奢望的。

  新房,喜烛的光盈盈的摇曳着,一滴眼泪蓦然从喜巾下掉落,然后第二滴,第三滴,如同决堤的堤坝。

  苏诺并没有抬手去擦,而是任由这眼泪失控,是啊,这样幸福的眼泪在之前就是不曾想到的。

  因为一个卑贱的女奴能嫁给自己深爱的主人从来都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可现在,她这样一个低到尘埃里的女奴竟然真的能嫁给主人。

  可,她也知道,虽然今天是新婚之夜,但从现在到天明都只有她独自一个人。主人的话正在西厢房,那个叫若红的美丽女子那里的。不过没有关系就算让她一直一直这样等着,她也是甘愿的,何况,她一直一直,一直一直等的话,说不定主人无聊的时候就会想起她的。

  只要这样就完全够了的。

  轻色的光芒从窗子外透进来,将屋内照的还算清晰。

  床上是一对男女,女子如同一条妖媚的蛇将赤裸裸的身体缠上男人的,贴着男人的耳际柔媚道:"王爷,你居然让一个女奴做你的福晋,红儿可就要不依了。"

  男人微微睁开眼睛,瞬时,清冷的光芒就透了出来,吐出两个字:"下去。"

  名叫若红的女子瞬时变了脸色,摇头道:"王爷,红儿开玩笑的,这亲事是当今皇上指的,自然是好的。"

  "滚。"男人的声音又冷了一分。

  若红这下彻底的慌了,赤裸着身体狼狈的在地上跪下:"王爷,红儿知道错了,红儿再也不敢了。"一边说一边用力的磕头,额头与坚硬的地面相碰,很快就红了。

  男人从床上起身,随手将外套披在身上,对外面招了招手,吩咐道:"送去万花楼。"

  听闻,若红脸上没有丝毫的血色,更是用力的磕头,但两个侍卫已经无情的将她拖出去了,可若红凄凉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王爷,若红愿意做任何事,不要把若红送去万花楼",可男人面无表情,好像根本没有听见。

  周管家从外面进来,摇摇头,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十一个送到万花楼去接客的女子了,他们家的王爷果然是个冷心冷面的人,即便刚刚温存也能在下一刻不留情面。

  "人呢?"男人问道。

  周管家连忙跪下:"回王爷,福晋这会儿还在正厢房睡着。"

  男人寒冰一样的视线瞬时横过来,让周管家蓦然闭嘴:"一个下贱的女奴能成为福晋?周管家,别在让本王听到第二次。"话落往正厢房走去,留下周管家吓出一身冷汗。

  房门被忽然踢开,苏诺惊醒过来,本能的从床上起来,却因为嫁衣过长而摔倒在地上,艳红的喜巾便飘落了下来,苏诺看着那掉到地上的喜巾不禁失落,不管怎么样,她还是希望这喜巾是由主人亲手揭开的。

  "苏诺,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北辰寒眯着双眼,将苏诺如同一只待宰的羔羊抓了起来。

  苏诺一愣,随即道:"主人,诺儿不敢。"

  "不敢?苏诺,你该不会以为嫁给本王,你就真的是福晋了。"北辰寒的话又冷又满是讥诮。

  苏诺连忙摇头,她从来不曾这般想过,她只要能这样呆在主人的身边就够了。北辰寒冷哼一声:"没有?那你在这里是等着谁来伺候。"

  "诺儿,诺儿没,诺儿是,是不小心睡着了,我,我想等主人,回来,可——"急切想要解释却让原本的话更加的没有次序。

  北辰寒墨色的眸子看着苏诺因为急切而变红的脸,忽然将苏诺抱在怀里:"我怎么忘了,诺儿最喜欢等我了,但却每次都会睡着。"

  被这么一说,苏诺的脸红的都冒烟了要,只能低低的垂着。

  北辰寒一下一下的摸着苏诺的头发:"不过诺儿,你要记住,我之所以会娶你完全是因为那个死老头的指婚,一个女奴的话是永远也不可能是我北辰寒的妻子,二王府的福晋。"

  心口好像被一把刀缓缓的刺进,苏诺将整个脸垂得不能再低:"诺儿知道。"

  怎么不知道他这样善变的样子,自己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了。第2章 一辈子的宠物

  坐在马车上,苏诺还是有些不能相信,主人真的带她进宫。今天是大婚后的第一天,自然是要进宫见皇上的。

  "诺儿,等会儿你可要将这场戏演好了。"北辰寒道。

  苏诺顺从:"是,主人。"

  北辰寒皱了皱眉:"怎么还叫主人,诺儿,这个世界上可没有妻子叫丈夫主人的",苏诺有些不知所措,北辰寒用修长的手指抬起苏诺的下巴:"叫寒。"

  苏诺的眼睛瞬时睁得大大的,北辰寒再一次重复,脑袋一片空白的苏诺只凭着本能的重复道:"寒",北辰寒应了一声,满意的带着苏诺下马车。

  "来了。"身着龙袍的北辰岩招招手,让进来的北辰寒跟苏诺坐下。苏诺向来没有见过市面,害怕紧张的手心都是汗,北辰寒牵着她在一边坐下,喊道:"父皇。"

  北辰岩点点头,看向苏诺,苏诺低着头轻声道:"皇,皇上。"

  "怎么还叫皇上,应该是父皇。"北辰岩纠正,苏诺只能硬着头皮喊道,北辰岩这才满意的点头,顿了顿,深深的叹了一开口气:"诺儿,朕对不起你们全家,要不是朕,在苏将军镇守边关的时候出现变故,不仅让你姐姐被人掳走,还让你们全家蒙受冤屈,现在让你代替你姐姐嫁给寒儿,真是委屈你了。"

  "父皇,你不必自责。"北辰寒道。

  可苏诺却是看得清清楚楚,不管她的主人掩饰的多好,只要在涉及到姐姐,她主人唯一的爱人,那一种强烈的情绪都是会泄漏出来的。

  "罢了,那些陈年往事就不提了。"北辰岩想到了什么,道:"对了,爵儿这两天就回来了。"看向苏诺:"爵儿自小就喜欢黏着你,这回回来又该不知道怎么缠着你了。"

  苏诺的嘴角不自觉的弯起,这么多年了,那个人终于要回来了,可那个人现在到底会是怎么样,还是跟以前一样吗?

  北辰寒将苏诺的变化看得清清楚楚,不动神色的坐着,眼眸却划过极冷的光。

  苏诺已经很努力的在走,但怎么也赶不上前面的北辰寒,忽然,一个着急,她整个人就摔倒在地上,脚上传来剧烈疼痛,是扭伤。

  北辰寒停下脚步,回头冷冷的看着她,苏诺道:"主人,你先走吧。"一个女奴怎么能拖主人的后腿呢。

  "我先走?"北辰寒的脸上忽然露出一抹冷笑:"那诺儿呢,是要在这里等那个该死的北辰爵来救你吗?"

  苏诺一时之间不明白。

  北辰寒一下子掐住了苏诺的脖子:"苏诺,我告诉你,你这一辈子都本王的宠物,何况,你现在还是本王的福晋,那个该死的北辰爵就是一根手指也不可能得到。"手上的劲道骤然用力,竟是硬生生将苏诺弄晕了过去。

  "诺儿,你觉得本王应该怎么惩罚你。"苏诺的意识刚刚恢复就有一个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苏诺睁开眼睛,果然主人是将她带到了刑房。

  虽然她不知道这一回主人为什么会突然生气,其实很多时候主人生气她都是不明白的,但既然主人想要惩罚她,她都是会接受的。

  "只要主人开心就好。"苏诺在潮湿的地上跪好。

  "那一百鞭如何?"那带着笑意的声音格外的冷酷。第3章 主人,请惩罚

  "好。"苏诺起身,自觉的站立好,北辰寒拿着鞭子缓缓走过来,然后抬起手,那鞭子就无情的落在苏诺的身上。

  苏诺是疼的,疼得她很想放声大哭,但事实上她就是连一点小的呻吟声也没有发出来,因为她知道,主人向来是不喜欢的。

  苏诺不知道整整一百鞭是什么时候结束的,只是等到她再一次从昏迷中醒过来的时候,主人已经不在了。苏诺知道,这个时辰的话,主人自然是回房去了,而她应该要去提水伺候主人休息,死死的咬着牙从沾满自己血的地上起来,往外走去。

  苏诺是真的疼的连死的心也有了,刚刚伺候主人洗澡的时候,主人将她带下水,那种无法形容的疼痛感觉真的很可怕,只是啊,再怎么样的疼痛若是主人帮忙上的药都是值得的。

  北辰寒将药膏抹在苏诺那些可怕的伤口上:"诺儿,你现在知道谁才是你的主人了吧?"

  "诺儿知道。"

  北辰寒满意的应了一声,不紧不慢的给苏诺抹着药膏,只是那动作渐渐的变了味道。

  "主——"苏诺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北辰寒的吻就已经一个接着一个的落了下来,那微微变得急促的呼吸在苏诺的耳边也越发的清晰。

  "转过去。"北辰寒命令道,然后就整个压上了苏诺的身体。

  苏诺依言将脸转过去,留下侧脸。其实她不应该等主人开口的,这已经是一种规矩的,在主人想抱她的时候,必定要转过脸,因为,她的侧脸是最像姐姐的,而她的眼睛是最不像的。

  北辰寒的动作一点也不温柔,那抹上药的伤口很快就又更加严重的裂开,鲜红的血从口子里流出来,可苏诺只是用力的咬住嘴唇,努力不发出任何声音,现在的话她的主人正是兴头上,她怎么可以打扰。

  "颜儿。"在快到达顶峰的时候,北辰寒呢喃出声。

  日子又回归到了平静,其实对于苏诺而言倒是没有多大的区别的,她依旧每天最早起床,最晚睡下,一个人包揽了北辰寒所有的事物,因为北辰寒严重的洁癖,从来不让任何人触碰他的东西的,当然除去从十一岁那年开始跟他,到现在整整七年的苏诺。

  "王爷让你过去。"一个丫鬟走过来居高临下的对苏诺道。

  苏诺蓦然从一堆衣服里抬起头来,眼眸里带着亮光,但随即低下头:"那个,我,我知道了。"

  "知道了你还不快去,想害我被王爷骂啊。"丫鬟的语气相当的差,这也是自然,对于自小是女奴的苏诺就算是府里的丫鬟也是相当看不起的。

  "是。"苏诺垂着脸应道。

  刚刚进西厢房就有女子娇柔的笑声传出来,苏诺本能的将眼睑下垂,艰难的提着水桶进去。一进门,就看见一个美丽不可方物的女子就那么躺在主人的怀里,心口蓦然抽疼,但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过去将水吃力的倒进大木桶里。

  北辰寒抱着美丽的女人过来,在苏诺的伺候下脱了衣服进木桶,女子看着苏诺的眼神满是厌恶,对北辰寒撒娇道:"王爷,柔儿不喜欢这个丑八怪。"

  北辰寒似有似无的应了一声:"她就是一个女奴,来伺候柔儿的。"

  雪柔嘟了嘟嘴,但最后什么也没有说。

  视线是低垂着的,恨不能黏在地上,可即便是不抬起头,那一声比一声更暧昧,更妩媚的呻吟声还是能清清楚楚的传进耳朵里。苏诺用力的咬住嘴唇,其实这样赤裸裸的画面她早就不是第一次见到,可心脏还是会狠狠的疼痛的。

  苏诺是想离开的,真的很想很想,可只要主人没有开口,她就一动也不能动。只是此时此刻,她是多么的希望那个人已经回来了,如果是那个人的话,一定会——第4章 风流王爷

  城门外,只见一匹通体白色的马缓缓走过来,马上是一对男女,即便是在远处也是知道是极其好看的。

  女子穿着一身雪色的纱裙,蒙着脸,被男人抱在怀里。

  "王爷。"马自觉的在城门停住,女子想要自己下马,被男人阻止了。

  "美人当然生来是享福的,怎么能让小城城受苦呢。"男人的一双桃花眼里流动着满满的风流,好看的脸上是登图浪子般的轻浮,说着已经抱着颜倾城下了马,竟是径直的往宫里走去。

  两边的侍卫都齐齐的摇摇头,果然,他们的三王爷还是跟以前一样放荡不羁,是个美人就一定会受到他的祸害。

  "爵儿。"北辰岩原本带着笑意的脸在看见北辰爵抱着颜倾城进来的时候有些不怎么好看:"爵儿,出去这么久怎么还是改不了你那破毛病。"

  北辰爵丝毫不在意:"父皇,自古英雄不过美人关的",被抱着的颜倾城倒是不自在了,索性北辰爵最终将她放在一把椅子上。

  就在这个时候,北辰寒从外面走进来,北辰爵看见他带着不满道:"真倒霉,一回来就看见这个冰山脸。"

  "你个臭小子,这是你二哥。"北辰岩斥责道:"真是越来越没个正型,到现在嘛连个福晋也不知道要。"

  "你要是把小诺诺指给我,我马上成给你看。"北辰爵不正经的说到。

  北辰岩瞪眼:"胡说什么,诺儿是你大嫂",一瞬间,北辰爵脸上一直挂着的轻浮笑意消失的干干净净,但这变化太快,转瞬而逝。

  北辰爵无奈的耸耸肩:"父皇,这就不能怪我了,那福晋的位子就只能一直留着了",一边的颜倾城看了一眼北辰爵,眼眸里夹着一丝忧伤。

  悠长的廊道,北辰爵跟颜倾城走在北辰寒的后面,忽然,北辰爵大声道:"冰山连,该不会是你逼着小诺诺嫁给你的吧。"

  北辰寒止步,冷冷的看着他,嘲讽道:"逼?北辰爵我告诉你,就是我不娶诺儿,诺儿这一辈子也不会离开我",说完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留下北辰爵站在原地,眼眸里印出蓝色的天空,湛蓝湛蓝,很是忧伤。

  王府。

  "你说什么?"雪柔的眼眸骤然眯了起来。

  一边伺候的侍女被狠狠的吓了一大跳,哆哆嗦嗦的重复:"她,她是福晋。"

  雪柔的视线盯着正蹲在湖边洗衣服的苏诺,挥了挥手让侍女离开,这才站起身,悄声的来到苏诺的身后,阴冷的眸子定在苏诺的悲伤,然后扬起笑,抬起脚就把苏诺踢了下去。

  忽如其来的撞击力让原本就疲倦不堪的苏诺连挣扎都没有掉进了水里,雪柔看着面朝下挣扎的苏诺,一字一字道:"你一个下贱的女奴有什么资格跟我争,就给我死掉好了。"然后转身离开。

  根本就不会游泳的苏诺不管怎么挣扎都只会一直往下沉,一大口一大口的水被呛进嘴里非常的难受,而满是伤痕的身体在这样的水里也变得非常的不真实。

  苏诺觉得自己要死了,可她不能死,在刚刚得到跟主人能成亲这样无比奢望的事情,她怎么舍得就这样死去,不行的,绝对不行的。

  苏诺用尽全身力气死命的挣扎,终于,苏诺的右手触及到了湖边的石头,她拼命的拉着,这才艰难的上了岸,在草地上躺了很久,才一点一点勉强的回到她的小屋。第5章 小诺诺,乖!

  夜,皇宫里一片热闹,是给北辰爵接风洗尘的。

  北辰爵的视线无声的扫视了一圈,最后定在远处正在喝酒的北辰寒身上,这才往偏僻的角楼走去,然后一个飞身,出了城门,一边的颜倾城紧跟其后。

  "小诺诺。"北辰爵还没有进小木屋就已经喊了起来。这是王府里最角落的地方,索性没有人会听见的。可在僻静的湖边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回答。北辰爵推开门走进去,在稀疏的月光下看见浑身湿漉漉的苏诺就那么毫无生气的躺在地上。

  北辰爵的瞳孔骤然收缩,慌乱的抱起苏诺:"小诺诺,你怎么了。"触及到苏诺已经非常微弱的呼吸,让北辰爵更是不知所措,赶忙要给苏诺传内力。

  颜倾城见状出来阻止:"王爷,你身上的毒还没完全解,不能——"

  北辰爵完全不顾,就给苏诺传内力,颜倾城用力的咬着嘴唇,眼神满是愤怒。北辰爵的脸色有些不太好,但索性苏诺总算缓过一口气来,北辰爵拿出一瓶药,要给苏诺喂下。

  "王爷,这是最后一瓶圣药,你不能给她喝。"颜倾城坚决的阻止道。

  北辰爵扯了扯嘴角:"不要说是一瓶圣药,只要是小诺诺要的,就算是整个天下我都送给她,可惜,她不要。"将颜倾城的手拿开:"回去。"命令道。

  颜倾城还想要说什么,但看见北辰爵不容反驳的态度只能将所有的话咽回去,不情愿的离开。

  北辰爵嘴对嘴的将圣水喂进苏诺的嘴里,苏诺的意识微微的恢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在看清楚之后一下子起身:"你,你——"

  "小诺诺,你醒了。"北辰爵脸上又是一副轻浮的嬉笑,手上却是不留痕迹的将药瓶扔掉。

  苏诺用力的擦着嘴巴,用力的瞪眼前的人:"你,你怎么一回来就——"后面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可这个人怎么就跟原来一模一样,不,比先前还要不正经,居然一回来就吃她的豆腐。

  "小诺诺,你的味道真甜,我还要亲亲。"北辰爵一边说着一边又要亲下去,把苏诺给气的,亏她还一直心心念念的想着这么个人。

  苏诺从他怀里离开,站起身来,但一动就牵扯到伤口,疼得脸上的表情都拧成一团。

  "小诺诺,你是不是很疼?"北辰爵问道。

  苏诺忍着,让那一阵疼痛过去,摇摇头:"没事。"

  北辰爵没有再问下去,道:"那小诺诺,我明天再来看你,你早点休息吧",说完转身离开,留下苏诺有些错愕。

  皇宫,北辰爵站在最外面,直直的看着北辰寒,然后随意的从桌上拿了一杯酒,一口喝完,走到北辰寒面前,带着轻浮的挑衅:"冰山脸,这么久没见,我们比划比划吧。"不等周边的大臣反映过来,北车爵已经抽出剑向北辰寒刺过去,北辰寒回击,冷声道:"好啊。"

  瞬时,大臣们就凑成了一对,看两个王爷打斗,只是打着打着,两个人就越发的偏远,然后就看不见了,大臣们都叹了一口气,两位王爷不和睦是可谓人尽皆知,真是很想看看到底会打成什么样子。

  剑法都非常的犀利,只要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刺死,但两个人的功夫都差不多,一直都没有胜负。

  忽然,北辰寒跟北辰爵同时刺出一剑,就在北辰爵将要刺进北辰寒胸口的瞬间停住了,而北辰寒的剑却是直直的刺了进去。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妖娆替身:女奴的冷夫》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732.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