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月如钩莫说愁》商瑾严景凌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月如钩莫说愁》商瑾严景凌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 我竟爱过你

  "严景凌!你为什么不相信我!为什么!"商瑾好恨,她恨严景凌竟会这般不信任她。

  前一刻温情细语,后一刻严景凌就认定是她下毒害了他的侧妃。

  可如若真的是她动手,那侧妃还有命撑到此时?她又岂会留下什么痕迹!

  "解药,交出来。"严景凌站在昏暗的阴影处,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能感受到他言语中是不化的冰寒。

  "我能有什么解药!我连她中得什么毒也不知道!"商瑾已经不知道第几次说这句话了,她以为严景凌是有过真意的。

  "打。"严景凌的眼中闪过一丝狠意,他像是没有听过她的申辩,只说了一个字。

  带着鲜血的长鞭破空作响,狠狠地落在商瑾早已遍体鳞伤的身上。

  "啊--"

  灰暗的牢房里传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声。

  商瑾吃力的抬头看着这个男人,他曾经在雪夜里为她呵手取暖,挑了好吃的点心玩意都悄悄带给她。

  可他现在站在她面前,对她施着酷刑,逼她交出莫须有的解药,他的眉眼是那么熟悉,甚至他佩剑上的剑穗也没有变化,可他真的,是自己爱的那个男人吗?

  火辣的疼磨得商瑾几乎昏厥,可她死死捏着这尚存的一丝气息,她决不能就这么死了。

  布满血丝的眼睛一霎明亮,她挣了挣被铁链拷住的手,指甲缝里皆是灰黑的污泥。

  "严景凌。"她吃力的抬头看他,"我没有下毒。"

  许是再打就要将她打死,裂骨的长鞭终于停了下来。

  "明明再过两日我便会纳你为妾,为何你就这么迫不及待,非要除去我的侧妃!"严景凌厉声一喝,狠狠的掐住商瑾的脖子。

  "咳……"商瑾的面容顿时抽搐扭曲,她一直看着严景凌,空气一点点消失。

  "哼!"严景凌眼神闪了闪撤回手,商瑾的脖子间已印上了清晰骇人的手指印。

  "咳咳咳,我再说一次……"商瑾拼着一点力气不住的摇头,声音沙哑难听,"我!没!有!"

  可严景凌表情是如她所见的决绝。

  "蓉儿的用药一直都是你管的,她喝的最后一碗汤药是你喂的,你到现在还不肯说,你当真以为我舍不得杀你?!"严景凌执起长剑,一阵寒意落在商瑾肩上。

  "我真的不知道她中了什么毒!"商瑾用尽力气怒吼,"为什么你就是不相信我!"

  "我就是太相信你了,才会把蓉儿交给你。"严景凌的眼中不带一丝温度,"蓉儿若有什么事,我必叫你陪葬。"

  商瑾看着他,那双手轻抚过她的鬓发却深深扼住她的喉咙,那双眼满含温情的望过她,如今却只有冰冷和憎恨,他的唇吻过她的耳垂,此刻恶语如利刃直刺入她心间。

  严景凌,我曾爱过你,我竟爱过你……

  商瑾低低的笑了起来:"你难道还不知道我的为人么?我师从神手申仟,你口中的蓉儿在府中待我刻薄,若是我想下毒,必定教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岂会这般便宜她!"

  商瑾觉得自己可笑,如果今日换作是他被人诬陷,她必定毫无犹疑的相信,可换到自己身上,他却没有。

  连彻查端倪的时间都不给,就严刑逼问跟她要解药,真是可悲,可笑。

  严景凌微微眯起了眼睛,执着剑稍前了一步:"你有解药,我不杀你,但也绝不会让你好活!"

  商瑾听到剑没入血肉的声音,她不可置信的低头,看着离心室一寸之差刺在胸口的长剑。

  严景凌拔出剑,他看着她疼的样子,只觉得她活该!

  "呃——!"商瑾脸色瞬间煞白,额间立即布满汗珠。

  鲜血染洗了商瑾衣服上原本的颜色。

  "这一剑,是为环蓉与我尚未出生的孩子,我要你永远记住这份代价!"剑锋在淌血,而他语声极为冰冷。

  "严景凌。"商瑾的嘴唇白得异常骇人,"你究竟对我,有几分真心?"

  他竟下得了手,他竟刺伤了她?!

  她已分不清究竟是胸口痛还是心在痛,要知道这一剑比杀了她还要让她痛苦。

  严景凌听罢,旋即嗤笑一声:"心思如你这般蛇蝎之人,也配与我谈真心?"

  她如何有脸跟自己讨真心?

  "啊,方才想起来。"严景凌扯下剑柄上的剑穗,"这是你缝给我的?"

  凤尾花案的蓝底锦布,商瑾不精女工,为此熬了几夜才做好。

  "不——"商瑾看着严景凌将剑穗抛入火中。

  她与他都将那剑穗当作信物,此刻全被大火吞没。

  空气中散出一股焚烧甘草的气味。

  严景凌不再望商瑾一眼,顾着环蓉的身子,他转身离去,语声回荡在空落阴冷的牢房里:"记住了,她生,你生,她死,你便为她陪葬!"第二章 真情假意

  "蓉儿,你怎么样?"严景凌拥着病榻上的环蓉,她腹部微凸起,怀着三个月的身孕。

  严景凌看向一旁照看环蓉病情的女子,她生的与商瑾一样,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双生子,唯独能分辨她们的,便是姐姐商婷眼角下多了一颗泪痣。

  "世子恕罪!"商婷惶恐的拜了下去,"侧妃中的毒恐怕是妹妹亲自调配的,没有毒药的方子,商婷也无法解去。"

  "世子……杀了那贱人!"环蓉蜡黄的脸微微扭曲,狠狠的恶咒着。

  "世子方才去牢里,妹妹可有说些什么?"商婷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又迅速收敛小心询问。

  "她不肯开口。"严景凌薄唇紧抿,如果环蓉的孩子有失,他此生都不会原谅她!

  "世子,商婷虽是小瑾的亲姐姐,却也绝不能容忍她滥用医术下毒害人,商婷思来想去,或许有一个法子能拿到解药。"商婷微蹙着眉头,面上凄楚不忍。

  "快说!"严景凌催促,不论任何方法,他都能尝试!

  "此法需取侧妃鲜血一碗,强喂小瑾服下。"商婷跪在他脚边道,"侧妃血中有毒,毒是小瑾亲自配的,便是师傅亲至,也无法解去,但小瑾定然会救她自己!"

  严景凌深邃的眸子不知在想些什么,未几他缓缓的点下头:"按你说的办。"

  地牢里昏暗无光,行人的脚步声格外响亮。

  "张嘴!"一道大力强掰开商瑾的嘴。

  "唔……!"商瑾本能的挣扎,惊恐看着站在一旁的严景凌。

  他这是做什么!他们要喂她喝什么?!

  商瑾拼命挣脱,但强力的手却狠狠的掐住她的脖子逼她开口:"咳……"

  难受得浸出了眼泪,喘息之间,一股浓烈的血腥味直冲入她的口中、喉咙间!

  "呃……咳咳……"商瑾发丝合着血泪粘在脸上,有几缕遮住了眼睛,她模糊看到眼前的空碗,方才她喝的,是血!

  想起此间,胃里又是一阵翻滚!

  "别吐出来,浪费蓉儿的血。"严景凌看着她满身血污的样子,觉得十分嫌恶。

  "你喂我,喝她的血?!"连齿缝间都是血腥味,商瑾以为比起刺她的这一剑,已没有什么好让她难受的了。

  原来他却早已不顾及她的死活。

  她错了,往日种种温情暖意,到头来只是她一个人在幻想罢了。

  她真的错了,他将毒血喂给她,他想以这样的方式逼她拿出解药。

  严景凌,从始至终你都没有相信过我半分,是不是?

  "给她松绑,关进铁牢。"严景凌令下,他看着这个女人,这只是一个想借着他往上爬,不惜手段毫无良知的女人。

  他还想过娶她,他现在只觉得她令人厌恶。

  商瑾被松开的一刹直接摔在了地上,她浑身没有一丁点力气,看守的侍卫拖行货物一般把她扔进铁牢里。

  "我倒要看看,你肯不肯拿出解药!"严景凌站在铁笼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她蜷缩在枯草上,惨白的脸有些瘆人,四肢已经开始微微发痒:"你就这般恨毒了我?!"恨不得逼我喝下她的毒血,恨不得让我死在她前面,如果可以拿我的命换她的命,你是否也会立即答应!

  "蓉儿虽然待人刻薄,但论起狠毒,心思却不如你半分!"严景凌的话语一字一句打在她心上。

  "可惜啊……"商瑾的身子在微微颤抖,她却竟是在笑,"严景凌,我只可惜这毒……不是我亲手下的!"

  否则我定会让她们比现在惨痛十倍!

  她与他这一场,究竟算不算得上花事,商瑾自己也想不明白。

  严景凌这会满是怒火的站在她面前时,她才觉得自己多么可笑!

  她以为他爱过她,未曾想却连他的信任都不曾得到过。

  爱,真是可笑!第三章 双生之子

  "妹妹,你可好么。"

  昏昏沉沉间转醒,商瑾抬头看了看来人。

  "果然是你。"商瑾四肢无力,毒发之时浑身每一根骨节都隐隐被虫蚁啃噬。

  她既有所体会,也就猜到了是什么样的人下的毒。

  "是我。"商婷嘴角微弯,眼角的泪痣也微微上扬,"我来看看你,我的好妹妹。"

  商婷此刻开心极了,她承认得毫不犹豫,因为她和商瑾都知道,这样由人配制的毒,除了配毒之人给出方子,否则几乎无法可解。

  "你究竟要做什么!"

  "我要做什么你看不出来吗!"商婷厉声喝她,精致的脸上满是瘆人的阴笑,"王妃喜欢你,世子要纳你为妾!还有,还有那个不知死活的贱人,她胆敢怀上世子的孩子!"

  她从前活在商瑾的光芒之下就已经憋屈至极,谁知到了王府因着医女身份又由人呼来喝去。

  凭什么妹妹能被世子纳为妾室?凭什么妹妹能得母亲和师傅的喜爱?!她不懂,她们不过只是差了一颗泪痣!却为何所有的好处都只给了妹妹!!

  她不甘心!她恨!她要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你疯了。"商瑾冷冷的看着铁牢前的人,她的亲姐姐,她们从小一起跟随师傅学医,又一起入了王府当医女,本是最亲之人,却最终走向了最远的路。

  "我清醒得很!等你一死,自此之后世子身边就只有我了。"商婷掩着嘴笑了起来,娇妖的笑声令人闻之生寒,"但也许,我还能放你一条生路。"

  "你想要师傅留给我的百草谱?"商瑾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你休想。"

  商婷不信商瑾死到临头了,也不把百草谱交给自己:"我不与你多废话,今日子时之前,你若不告诉我百草谱的下落,不用我,严景凌也会来杀了你!"

  忽地,地牢门口处忽然发出一声闷响。

  "谁!"商婷惊到,立即转身追了出去。

  商瑾躺在地上满脸煞白,她也想不到谁会在这个时候来地牢,但她也知绝不会是严景凌,否则以他的性子,岂会就这样悄然离开。

  可她已无心力再去揣测是谁了,身上泛起了一阵阵由里及外越来越强烈的挫骨之疼。

  她猜想,更早中此毒的环蓉此刻恐怕已是痛不欲生。

  "商瑾!"沉沉之间,商瑾便听到了严景凌冰冷的含着愤意的声音。

  "把解药给我!"严景凌的长剑挥砍在铁牢上,发出一声"叮"响。

  环蓉在榻上疼得翻来覆去,她还小心的捂着肚子,怕伤了她和他的孩子。

  每每想到这里,严景凌如何能忍受!忍受商瑾这般折磨她们!

  地上,商瑾一身衣服都被血汗污湿,一张小脸惨白的不像常人,她方抬头看他,眼中顿时一痛。

  严景凌的鬓发微乱,落了一簇在额间,黑眸微微泛红。

  商瑾不明白,自己也分明受尽百般折磨,若是有解药,岂会不给他?

  "你莫要以为环蓉还没死,你就能拖着时辰跟我谈条件。"他的声音阴冷,剑下藏着肃杀之意。

  商瑾苦涩一笑,原来他竟以为自己是为了拖着时间,才不交出解药的?

  "我没有解药。"事到如今,商瑾还是说这一句话,也只能说出这话。

  "你想要什么?商瑾!"严景凌走进牢房,蹲在她身前狠狠掐住她的下颚,"你想当侧妃?还是世子妃?我都给你如何?只要你交出解药,我都答应你!"

  商瑾的唇齿间还有残留的血迹,她咧着嘴笑,如同鬼魅:"严景凌,我要的……你永远都给不了。"

  商瑾知道自己现在这样子很丑,可她仍是笑眼盈盈的看着严景凌。

  "啪——"

  重重的巴掌打在了商瑾脸上。

  商瑾的头重重的磕在地上,发出闷响,右耳近乎失聪般嗡嗡作响,但她却仍是含笑看着他。

  严景凌漠然的看着她高肿起的脸颊,愤然转身离开,也不知是气了谁。

  商瑾就这么看着他的背影远去,也许这一眼就会是看他的最后一眼,她想看得久一些。

  昏昏沉沉不知过了多久,这时,外间走廊传来的细细响声惊醒了她。

  "谁?"她的视线模糊不清,只依稀看见一个人影朝她所在的牢房走来……第四章 机会

  商瑾定睛看了许久,认出正在打开牢房铁锁的丫鬟袖儿,她是常跟在王妃身边的人。

  她这是做什么?

  开门放她离开?

  袖儿强定心惶,推开牢门进来扶起商瑾:"瑾姑娘,我本随王妃来牢房看你,不想听到了婷姑娘在同你说话。王妃遣走了我,被婷姑娘拦了下来带走,王爷不在府中,世子又无暇见我,我只能来找你了!求你救救王妃吧!"

  商瑾看到自己皮肤之下已开始渗血,若再不出去便不会再有机会。

  "可以,但你要先带我回我房里!"商瑾半个身子靠着她身上,跟她一起出去。

  "好。"

  "站住!"地牢的侍卫持长枪挡在门口。

  袖儿将一块腰牌举起,厉声道:"是王妃要见她,谁敢阻拦!"

  侍卫面面相觑,最终撤下了长枪。

  袖儿扶她到屋内坐下,她立即取出银针为自己施针,不多时就满头大汗。

  袖儿轻吸了鼻子,为她身上的伤口上药,浓浓的鼻音道:"这样狠的手,姑娘疼吗?"

  商瑾扯了个微笑摇摇头,旁的伤都还好,只唯胸口上严景凌刺的剑伤恐伤及了心肺。

  她们只短促的包扎了一番,便立即出了门。

  商瑾身上的毒被她暂时封住,若再拿不到解药,她也只能毒发身亡。

  王妃的卧房内。

  安亭王妃如何也没有想到,今日会被一个小小的医女所要挟。

  商婷调好了药酒,缓缓的送到王妃嘴边。

  "王妃,我也别无选择,只要你喝了这碗汤药补身,或还有一线生机。"商婷弯唇一笑。

  她岂会轻易放过王妃,王妃已经听到了她方才在地牢与商瑾说的话,如若她今日不能用毒物控制住她,那便只能杀之,即使她是王妃。

  王妃紧抿嘴唇,将头别向另外一方。

  "你不喝还能如何,还等着谁能来救你么?"商婷不想与王妃拖时间,放下药酒,从怀中取出了一个玉瓶。

  "多行不义必自毙,你今日杀了我又如何,我堂堂安亭王妃,岂会受你摆布!"王妃始终仰着高傲的头。

  "吱呀——"

  屋外的侍卫都被商婷挟着王妃遣走,房门怎么会被人推开,商婷转头一看。

  "哟,没想到地牢也困不住你啊。"商婷眼带阴冷的笑意,看着搀扶着妹妹的丫鬟袖儿,心道果然漏了一个人。

  "放开王妃!"商瑾看着姐姐手中的白玉瓶,里面装的是‘原虹散’,无药可解的剧毒。

  "你来的正好。"商婷因着王妃不受她威胁,正是头疼时商瑾便来了,"我曾问你要的东西,你愿意给我了么?"

  先前明知自己会死,商瑾并未打算将百草谱交给她,可如今她挟的是对她有恩的王妃。

  "你放了王妃,我就给你。"商瑾不傻,明白此时不是较真的时候,要知道王妃不仅是严景凌的生母,更是唯一来地牢看她的人。

  可王妃已知晓了商婷的秘密,她当真会放过她么?

  商瑾心下了然,从怀中取出一本小册子,这是师傅潜心多年编著的百草谱。

  "让她拿给我。"商婷眼神一喜,但却未动,只是用下巴指了指商瑾旁边的袖儿。第五章 唯一相信她的人

  袖儿愣了愣,便接过商瑾手里的册子向商婷走去。

  "袖儿!"商瑾只在这一刻之差,便看见袖儿瘦小的身子倒了下去。

  王妃脸色惨白,强定下神目睹着商婷抽出刺入袖儿心间的匕首。

  商瑾在心底无数遍斥责自己,为什么没看出来她的杀心!

  这里的人根本不能活着出去!

  "袖儿……"王妃悲痛的闭上了眼。

  商瑾无人搀扶,跌倒在地上,她凑近袖儿的尸身,温热的血在不断的外涌:"我与你一母同胞,你却如此狠毒?"

  商婷正翻着手上的百草谱,眼底还漾着满意之色:"我的好妹妹,总是被人夸赞又讨人喜欢的好妹妹,你又岂会知到我的苦楚!"

  "好了,不与你多说了,王妃该上路了。"商婷抚了抚王妃光洁的脖颈。

  门外传来一阵阵脚步声,有人发现地牢中的商瑾逃脱,搜到了这里来。

  商婷眉头一皱,取出白玉瓶中一颗彤红的药丸,像极了红豆,却有着刺鼻的气味。

  饶是王妃那般的好修养也皱起了眉头。

  "不要!"商瑾满是血污的手抬起,"百草谱是假的!"

  这原本是她拿来救王妃的筹码,外面的脚步声催,她也不得不仓促托出了。

  "你说什么?!"商婷又拿起百草谱翻阅了一遍,到后面竟然多出许多空白之处!

  这一册其实是商瑾自己默写的百草谱,她心知商婷想要什么,特意从房中拿了这本来。

  "别杀王妃!我给你真的!"人语声越来越近,商瑾的只求能拖住商婷,救下王妃。

  可受逼迫的同样还有商婷,她露出憎容:"今日她死定了!"

  彤红的药丸滚入了王妃的口中,商瑾用尽力气扑到王妃脚边。

  "轰——"

  房门被一脚大力踢开,商婷立即丢下匕首,最后一寸衣衫也从窗框里溜走,消失在夜色之中。

  "娘!"严景凌万万没有想到,商瑾敢对王妃下手!

  王妃撑着最后一丝气力,抬手抚了抚商瑾乌黑糟乱的发,她气息越来越弱,不断的说:"好孩子,好孩子……"

  "水……喂她水!"商瑾的眼睛被眼泪模糊,她哭求严景凌,王妃刚服下药丸,若是以水洗胃,也许能救!

  "滚!"严景凌一脚踢开她。

  商瑾也不知身子撞在哪,只立即爬起来去扯他的衣角:"喂水,喂她水洗胃啊,景凌,你相信我,我能救王妃的……!"

  "别碰我娘!否则我立刻杀了你!"严景凌彤红的眼眶如同恶鬼,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大夫!商婷!他们人呢!"严景凌握着王妃的手,他眼中忽然一怔,只见王妃的眼鼻间渐渐渗出血来。

  鲜红的血在她雍容的脸上缓缓滑落。

  "景凌……不是她……"王妃的声音随同呼吸一道湮灭,她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娘……娘!"严景凌感觉浑身都在颤抖不止,他亲眼见着最慈爱的娘亲没了气息,死状竟还如此惨烈。

  "商——!瑾——!"严景凌回望脚边,却只留下一瘫血渍,人影无踪!

  "一个角落也不能放过!"严景凌的眼中是滔天怒火,"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把她给我找出来!"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月如钩莫说愁》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714.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