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姹紫嫣红了残生》沐萱裴湛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姹紫嫣红了残生》沐萱裴湛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 这孩子留不得

  南楚,天启元年。

  今年的雨水隔外多。刚过霜降,又下起了小雨,雨斜斜地飘洒进来,染湿了一角青色的衣袖。

  沐萱被囚禁在这小小的院落已经两个月了,没有裴湛的允许,不得迈出房门半步。

  屋内传来脚步声,沐萱没有回头,目光却不知道飘荡到了何处。

  来人静默了一会,随手拿起一件绛红色的披风帮她系上,声音一如往常的魅惑,"怎么不多穿点,外面有雨,小心受凉。"

  沐萱转过头来,眼前是裴湛英俊的面庞。

  她讥讽地一笑,却顺从地将手从窗外收了回来。

  裴湛的目光滑到了腰间,她已有四个月的身孕,尚未到显怀的时候,腰身依然窈窕。

  他嘴角噙着笑意,语气温柔,"最近可能吃得下东西?小家伙这两天有没有闹腾?"

  "相公,你真的希望我生下这个孩子?"沐萱紧紧盯着他的脸,不放过一丝表情。

  被猝不及防地一问,裴湛的笑容僵在脸上,过了半天才恨声道,"是哪个下人在你跟前嚼的舌根子?"

  沐萱哂然一笑,笑意凄凉,"我父亲妻妾众多,我从小长在后宅,什么样的阴私手段没见过。整个梨白居里都是你的人,大夫给我开的药,到底是保胎的,还是滑胎的,你自然心里有数。"

  裴湛过了半天,才哑声说道,"你别恨我。这孩子留不得。"

  心底的疑惑有了答案,沐萱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她再也顾不得骨子里的骄傲,跪倒在地,对裴湛哀求道,"婆母病重,我也心急如焚。可那游方道士的话怎可相信?他说这个孩子克父克祖母,你便要杀了他。若那疯道士说是我克的,你难不成要连我一起杀了?"

  "老爷,药煎好了。"红木漆盘上是一碗黑乎乎的药汁。

  裴湛看着沐萱,神色复杂。过了半天,才涩然开口道,"服侍夫人服药。"

  有两个身手利索的丫头走上前来。

  沐萱一把打翻了红木漆盘,药碗碎裂在地,汁水渗入青石地面,瞬间没了踪影。

  她扯住裴湛的衣袖,泪水不断地滑落,"你算什么样的父亲?虎毒尚且不食子,你却要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真是禽兽不如。"

  此刻,她不是在母亲膝下承欢的女儿,不是裴家的儿媳,只是一个绝望的年轻母亲。

  裴湛面无表情,只冷声说道,"再去给夫人煎一碗。"

  啪地一声脆响,裴湛白皙的脸上浮现出五个红色的指印,触目惊心。

  下人们噤若寒蝉,谁也不敢上前。

  这一巴掌沐萱用劲了全身的力气,"我十五岁嫁入裴家,这两年来自问没有做过半点对不起你和裴家的事情,为什么要这么对我?这孩子也是裴家的骨血,为什么容不下他?"

  裴湛轻启薄唇,一字一顿地道,"怪只怪他来的不是时候。"

  好一个不是时候!眼前的裴湛再不是那个深情款款的温柔夫君,沐萱心里一阵绞痛。

  冒着热气的药汁又被送了进来。

  沐萱踉跄着站了起来。裴湛想来搀扶她,被她一把推开。

  裴湛终于有了一丝不忍,他背转过身看向窗外,对着房内比了个手势。

  身边的丫头立刻上前架住沐萱。

  "放肆!"沐萱拼命挣扎,丫头们到底不敢下手太重,居然被她挣脱了开。

  "不用你们,我自己来!"沐萱擦了擦眼泪,端过药碗一饮而尽。

  裴湛这一夜睡的极不安稳,到了后半夜,突然听到有下人小声通报,"老爷,梨白居的那位夫人小产了!"

  "你说什么?"裴湛猛地起身。

  纱账内,看不清楚裴湛的表情。年轻的小厮壮着胆子再次说道,"老爷,梨白居的那位夫人小产了!"

  默了半晌,才听到裴湛慢慢说道,"知道了,你下去罢。"

  小厮悄无声息地退下,屋内静的可怕。裴湛伸出自己的右手细细端详,黑夜中看不清楚颜色,只能看到修长的指尖。

  正是这只手,下令杀掉了自己的骨肉。

  裴湛突然有些自厌,他疲惫地闭上双眼。第二章 你已经不能生了

  自沐萱小产后,裴湛取消了禁足令。

  这一日天气晴朗,沐萱由吴嬷嬷陪着出来在花园里散步。

  "听说没,昨夜主院里又要了两次热水。老爷真是精力好,新夫人早上都没下得了床。"

  院中几个婢女和婆子一边晒着太阳,一边闲聊。

  ……

  沐萱站在梅树下,听着下人们的议论,不敢置信地回头看向吴嬷嬷。

  新夫人?她刚失去孩子,最痛苦无助的时候,他就转身娶了旁人!而她这个正室却一直被蒙在鼓里。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从园子里走了出来,被众星捧月般拥在中间的女子长的娇艳明媚。

  "卿卿?"沐萱惊疑不定地打量着眼前的人,正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沐卿卿。十五岁的女孩长的娇俏可人,只是头发梳了上去,已是出嫁妇人的打扮。

  沐卿卿锦衣华服,相比之下,沐萱身上的青布棉衣就显得格外寒酸。

  "姐姐,听说你不慎小产,我本应探望。只是相公说小产的妇人晦气,不让我去。姐姐可别怪我才好。"沐卿卿娇滴滴地说着,不断打量着沐萱的神色。

  果然不出所料,听到裴湛说她晦气,沐萱脸色一白。

  沐卿卿将她的表情看在眼里,心里难掩得意。沐萱是正室生的嫡女,这些年,她这个庶出的女儿一直被压了一头,今天终于扬眉吐气了。

  "姐姐,外面这么冷,你不请我进去坐一坐吗?"说完,不等沐萱说话,就带着人往梨白居走去。

  梨白居里阴冷潮湿,劣质木炭散发着呛人的气味。

  沐卿卿靠在榻上,白皙的脖颈上露出几个红色的吻痕。沐萱心里一紧,她这些天在梨白居里冷清度日,相公却和自己的妹妹夜里缠绵。

  "姐姐,你可是在怨我?"沐卿卿突然落下泪来,"父亲本也不想让我做妾,可姐姐你已经不能生了,裴家这么大的家业,怎么能便宜了旁人。"

  "我不能再生养?你听谁说的?"沐萱呆了一呆,过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沐卿卿的话。顿时整个人如跌进了冰窖里。女人不能有子嗣,在裴家这样的门第意味着什么,沐萱比谁都明白。

  她母亲是正室,沐萱原本有个弟弟,五岁的时候不幸染病去世,父亲以无子为由,妾室纳了一房又一房。

  沐卿卿垂下羽睫,指甲上的丹蔻红的刺眼,语气里满是嘲讽,"大夫说,你流产时伤了身子,以后恐怕再难有孕。裴家想继续和沐家结秦晋之好,父亲才同意送我过来做贵妾。姐姐,你也不要再执迷不悟了,反正你又不能再生养了,霸着这个正室的位子做什么?"

  沐萱手攥的紧紧地,弄断了指甲也浑然不觉。沐卿卿绕了这么大的圈子,原来是想让她退位让贤。她一个刚进府的妾室,哪来的这样的底气?

  她稳了稳心神,敛去所有情绪,默不作声地品着茶水,屋里静悄悄的。

  沐卿卿从小到大,最讨厌沐萱这副不动声色的模样。明明已经低到尘埃里了,可她却永远云淡风轻,叫人不能小瞧半分。

  她话锋一转,冷笑道,"姐姐,道士说你这胎儿是个孽障,克的自己的祖母一病不起。我原本也不相信。可你看看,孩子刚没了,老夫人的病就好了。"果然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知道怎么说话能扎到对方的痛处。

  沐萱脸色一沉,正要说话,门口出现了一个英俊挺拔的身影。第三章 你们在做什么?

  梨白居里寒气逼人,裴湛皱了皱眉。

  "相公!"沐卿卿娇嗔地一笑,上前亲热地挽住裴湛的手,"你今天不是去铺子里了吗?怎么有空过来。"

  裴湛握住她的手道,"听说你在这里,过来看看。手怎么这么凉?以后出门前,记得让丫头随身带个手炉。"话语里满满的宠溺。

  沐萱将满是冻疮的手往袖子里缩了缩。她和裴湛成亲两年,裴湛从未有过如此小心翼翼的模样。

  母亲临终前曾说,若是一个男子真心爱你,你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他都放在心上,不舍得你受一点点委屈。若是不在意你,你就是死在他面前,他也不会心痛。果然是这样!

  裴湛转过头,冷冷地看了沐萱一眼,"卿卿身子娇弱,比不得你身强体壮。以后记得让奴团们在屋子里多生几个炭盆,省得她受凉。"

  沐萱一向畏寒,小产后更是怕冷的厉害。但冬天的炭火有定例,她和吴嬷嬷只能省着用,不到天寒地冻,不敢浪费一点柴炭。如此委屈小心,但到了裴湛的眼里,却成了她身强体壮。

  沐萱强忍着苦涩,点头称是。

  沐萱站在桂园的门口,犹豫着推开门。刚才有个眼生的奴才来梨白居传话,说裴湛在桂园里等她。

  她心里有些惊讶。今天是裴母的五十大寿,裴府里热闹非凡。沐卿卿和裴湛在前厅招呼客人,这会应该忙的脱不开身,怎么会有空来找她?

  裴湛的书房在竹园,旁边就是桂园,因满园子桂花而得名。沐萱推开桂园的房门,屋子里打扫的干干净净,书桌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笔墨纸砚。

  上好的银霜炭烧的整个房间里温暖如春,炭火里还有一股若有若无的清香。沐萱坐在梨花木椅上候了约一盏茶的功夫,不见有人来。

  裴湛到底想做什么?她突然烦躁起来,屋里越来越热。正在昏昏欲睡时,有人推门进来。

  "你怎么在我的书房里?"来人进来打量着她,眼神锐利。不知是因为烛光太暗,还是因为许久未见,裴湛的皮肤不像以往那样白皙,

  看起来也消瘦了许多。

  "不是你叫我来的吗?"沐萱奇怪地说道。

  裴湛愣了愣,随即低笑一声,"好久没回来,现在府里的丫头都这么大胆!"

  丫头?他在说谁?周围的一切变得模糊,只有他的脸格外清晰。沐萱头越来越晕,她挣扎着起身,一不小心踩住了新换的襦裙,整个人朝前摔去。

  裴湛一愣,手臂牢牢扶住她柔软的腰肢。两人离的极近,彼此的呼吸都清晰可闻。

  他们已经多久没有如此亲近了?

  扑面而来的男性气息令她烦躁不安,他的身体温热而有力,让她觉得烫手。她低下头,双颊发烫,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他的手慢慢抚上她的脸,整个人被抵上旁边的墙壁,炽热的气息迎面而来,他吮上了她柔软的双唇,带出十分缠绵的情致。

  "你们在做什么?"一声暴喝,房门被人猛地踹开。第四章 休书一封

  门外站着的正是裴湛和沐卿卿。裴湛满脸怒意,额头上青筋暴起,眼光凌厉地能杀死人。沐卿卿小鸟依人地站在他身边,脸上是不加掩饰的得意。

  沐萱茫然地看着缓缓走进来的裴湛。不可能地,裴湛怎么会站在外面?那她身边的这个男人又是谁?怎么会与裴湛长的如此相像。

  "大哥!"裴炎毫不在意地笑了笑。他和裴湛是一母所生的亲兄弟,从小被过继给了二房。

  少女的眼神如受惊的小鹿般不安。在母亲的寿宴之日与丫头调情确实有些过火,但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裴炎安慰地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放心。没想到这个动作却彻底激怒了裴湛。看到眼前的两人如此亲密,他竟然感到胸中憋闷。

  裴湛一把扯过沐萱,用力太过,沐萱被带倒着跌坐在地上,脸上还是一片懵懂。

  裴炎脸上多了一丝玩味,"大哥,这是你房里的丫头?"

  裴湛还没回答,突然面色一变,低头看了一眼正在燃烧的炭火,极忙上前弄灭,目光灼灼地盯着裴炎问道,"谁在炭火里点的合欢香?"

  "合欢香?"裴炎一愣,"那不是青楼里用来催情的香吗?府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姐姐真是好手段,看到在相公这里失了宠,居然想要勾搭刚回府的二公子,连合欢香都用上了。"沐卿卿慢悠悠地说道。

  什么叫勾搭二弟?一想到自己的女人居然看上别人,裴湛突然很不爽。

  "你是说,她是嫂夫人?"裴炎不由得有些惋惜。本来还想着这丫头不错,回头向大哥讨去收房,没想到居然是大哥的女人。

  沐卿卿拿起一杯凉茶,朝沐萱泼过去。被冷水一激,沐萱立刻清醒过来。

  裴湛的怒火越烧越旺,他用力捏住沐萱的下巴,"说,你晚上跑到二弟的房间来做什么?"这个爱慕虚荣的女人,真是小瞧了她的胆子。居然敢背着他勾引自己的弟弟。

  沐萱吃痛,强忍着眼泪说道,"不是你晚上让我来桂园的吗?"

  裴湛气极,都到这个时候了,她还在说谎。他一晚上忙着晚宴的事情,什么时候让她来过桂园。

  "你是从哪里弄到的合欢香?"

  沐萱怔了一下,合欢香?只听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她死死咬住嘴唇,身上一片冰凉,"我不知道什么合欢香。刚才有奴才说你在桂园等我,我才来的。何况,我也不知道他是二弟,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对他有心思。"

  沐萱明白,她这是被人算计了。可府里会有谁想算计她?是沐卿卿吗?

  对上沐萱的眼神,沐卿卿下意识地转过头去,对着裴湛说道,"相公,都说家丑不可外扬,今晚的事情还是算了吧。要是让婆母知道了,难免要惹她老人家生气。"

  沐萱愣了愣,沐卿卿居然在帮着自己说话?她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好心?

  果然,沐卿卿话锋一转,"虽然是自家姐姐,可我也不能偏袒她。不守妇道,又不能生子,裴府怎么能有这样的女主人?相公你说是吧?"

  冬日寒冷,沐萱浑身湿透,已经快冻僵了。兜兜转转了半天,原来还是想要正室的位子。

  裴湛脸色一沉,随即道,"就按卿卿说的办。明日送休书到梨白居。"

  那冷漠的语气,让人心寒。沐萱不敢置信地抬起头来,眼底里尽是恐惧和不安。能嫁给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她曾以为这是前世修来的福气,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两年的真心相待,换来的却是休书一封。母亲已经去世,娘家已经不是她的家了。她心底茫然不知所措,被休了之后,她还能去哪里?第五章 滚出去!

  子时,梨白居里一片漆黑,只有主卧内还亮着光。

  裴湛挥了挥手,打着灯笼的内侍吹灭了蜡烛,安静地退到了墙角。

  沐萱泡在温热的水中,慢慢闭上眼睛,小声哼起小时候最爱听的儿歌:月光光,亮堂堂,开开后门枇杷黄。哪有枇杷不吐骨,哪有父母不爱郎!

  她用手抚上腹部,心里一片凄凉。

  哪有父母不爱郎?可她的孩子,却被自己的父亲亲手杀死。而她,也马上被逐出裴府。

  眼泪终于没能忍住,一点点的滑落在水里。

  "你在做什么?"沐萱被一声惊慌失措的吼声惊醒,整个人被人从水里拦腰抱了出来。

  她抹了把脸上的水渍,眼前的裴湛满脸怒意。

  刚才那一刹那,沐萱确实生出了一丝软弱,觉得生无可恋,真想随母亲一起去了。

  他刚才是在担心自己吗?刚一生出这样的念头,沐萱立刻在心里否定掉了。他怎么可能关心自己,都要被休了,怎么还敢妄想。这个男人,他的心里早已没有她的位置。

  她清醒过来,看了看裴湛身后,嘲讽地说道,"相公这么早就来送休书了?就这么迫不急待,连一晚上都等不得?"

  两人默默地对视了一会,沐萱想起今天所受的委屈,突然觉得难过。他明明知道自己是被冤枉的,却无动于衷。她拿起书桌上的一只砚台扔了出去,"滚出去!"

  反正要被逐出府去了,任性一次又如何?

  裴湛头一偏,砚台落在了地上,墨汁溅的到处都是。

  裴湛掸了掸衣角,神色晦涩难明,"夫人就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

  沐萱的眼里满是辛酸和不甘,"你明知道我是被人算计的,还这样对我?我被休之后,哪里还有什么活路?早死一天,晚死一天,又与你何干?"

  轻薄的中衣湿漉漉地贴在身上,勾勒出玲珑有致的身段,让人浮想联翩。

  裴湛冷笑道,"你生是我们裴家的人,死是裴家的鬼,连这身子都是我的,怎么能说与我无关?"

  说着,不顾沐萱的挣扎,一把抱起她向内室走去。

  裴湛曾经温柔体贴,很在意沐萱的感受,总是要做足前戏才肯进入。

  可今夜的裴湛像换了个人,简单、粗暴,毫不怜惜。

  房间里传来衣帛的撕裂声。

  沐萱被反剪着双手,以一种屈辱的姿势跪伏在床上,忍受着裴湛的横穿直撞。等急风骤雨过去,她才发觉,嘴里一股咸腥。

  沐萱身上的中衣被撕成了碎片,露出诱人的雪白。她一把扯过被子,将自己遮住。

  裴湛慢条斯里地穿上衣服,捏住沐萱的下巴,迫她看向自己,薄唇里吐出的话字字锥心,"夫人这身段确实诱人,怪不得二弟差点被你迷住。要是送到青楼去,准能卖个好价钱。"

  沐萱血气上涌,死死咬住嘴唇,"亏你们裴家还是书香门第,居然说出如此不知廉耻的话!好呆我也曾是你的妻子。"

  她曾经放在心上的人,拿她和青楼的女子比。

  "妻子?"裴湛恍忽了一下,眼前突然浮出新婚之夜沐萱青涩的模样,那时她才十五岁。

  他顿了顿,薄唇说出来的话却恶意十足,"说起来你们沐家也是名门望族,可女儿不是照样拿来卖的吗?可以花钱买来的玩物,和青楼女子又有什么分别?"

  沐萱消瘦的脸上已经失了血色,"你今晚来就是为了羞辱我,羞辱沐家的吗?我们沐家的女子可杀不可辱,你不如现在就杀了我!"

  "杀你?"裴湛笑容冰凉,眼神里闪过深意,"杀你太便宜你了。当年我们裴家所受的苦,总得要你们沐家的人如数奉还。"

  夜风寒凉,绝望的寒意涌了上来。她到底做错了什么,居然让他如此恨他。

  "在我没杀你之前,你的命是我给的。"裴湛像是看透了她的想法,"你要是敢死,我会让沐家的人为你陪葬!"说完,扬长而去。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姹紫嫣红了残生》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713.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