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莫让年华伏流水》沈幼微孟瑾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莫让年华伏流水》沈幼微孟瑾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 看来,你的身体还记得我

  民国二十二年,晏城,大帅孟子义的孟公馆里。

  沈幼微挺着五个月的肚子这会昏昏沉沉靠在软床上,也没开灯,待她清醒一点的时候忽然发现,房间里站着一个男人。

  她背脊生凉,表面还是淡定:"少帅?宴席散了吗,我该回去了。"

  他一只手勾着下巴,微低着头看着沈幼微:"少帅?这么久没见,连名字都忘记了吗。"

  月光勾勒出孟瑾西那莫测难猜的脸,生得再俊俏也让人毛骨悚然。

  "少帅玩笑开过了,君泽还在等我。"沈幼微撑不住笑容,爬起身想去开门。

  "刘君泽已经把你留在这里了!你不用走了!"

  "不可能,唔……"沈幼微刚走,肩膀就被大力一拉,背撞在床角,捂着肚子疼得她说不出话来。

  孟瑾西的眼中闪过冷冽,他粗暴的把沈幼微拉起丢在床上,两腿一跨欺身上去,毫无任何理由。

  "啪——"

  清脆的巴掌让孟瑾西的身体定住,脸瞥向一旁。

  "放开我!"沈幼微脸色惨白的收回手,强克制住心底的恐惧,不让泄露。

  孟瑾西闭上眼,深吸一口气笑了出来:"沈幼微,什么时候开始,你敢这样对我讲话了?"说完便单手将她双臂压住,黑底绣蝶的旗袍被他硬撕扯开一块。

  身上一阵凉意袭来,沈幼微感受到恐惧,拼命挣扎。

  "不要!刘君泽!刘君泽——!"她向门口大声叫喊,声音颤抖而凄厉。

  对于她来说,此刻哪怕任何一个人,只要能出来救救她都好……

  孟瑾西毫不在意沈幼微的求救,大手毫无阻拦的覆上她的胸口,看着身下的她因为痛苦而扭曲的表情,故意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沈幼微的嘴被他强行掰开,陌生的指间拂过胸前,轻悄的吟声本能的溢出口。

  "看来,你的身体还记得我。"孟瑾西附身,略带讥讽的话语带着温热喷薄在沈幼微耳边。

  他眼底的轻嘲,沈幼微清晰可见,强忍着内心的苦涩反驳:"少帅,我已经嫁给刘君泽了!"

  她也不再是孟瑾西手下指哪打哪,从不违逆的一条狗了。

  "但可惜,你不爱他。"孟瑾西勾唇冷笑,一双手在她身上游走,停留的地方全在敏感处。

  沈幼微呼吸一滞,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也逼迫自己忽略掉心间传来的痛意。

  闭上眼,她嘴唇发白地大喊出声:"刘君泽!刘君泽你在哪!你给我出来!"

  孟瑾西目光一暗,似乎是愤怒她嘴里喊出的人名,大手侵略进了裙底,身下干涸的身体迅速有了反应。

  "呃……"沈幼微身体微微弓起,她为自己这样的本能感到耻辱。

  孟瑾西轻声低笑,他的手指开始在光洁的腿上来回摩挲:"你看,这是你对他的背叛,恶心吗?"

  沈幼微闻言,心苦涩的发疼,她不愿再回到当初的泥潭之中,只能扯着脖子她竭力的嘶喊:"君泽,你给我出来……救救我……"

  挣扎几乎磨光了她的气力,她的哀求甚至快要绝望。

  "幼微——!"

  这时,紧闭的窗外传来一声微弱的呼喊。第二章 要么我死,要么就让开

  孟公馆的楼下,一个男人正疯狂的奔跑搜寻,粗重的喘息干到连喉咙都刺痛,刘君泽看不清楼上那些漆黑的房间,只能用尽力气大声的喊着她的名字!

  对于妻子消失的恐慌,他只能通过呐喊来发泄心中的悔恨,他不该放着她一个人在这里呆着的。

  "沈——幼——微!"空荡的楼下,刘君泽的喊声久久回响。

  孟瑾西因为这声音,只一刻松懈下来,就被沈幼微抓住机会大力推开。

  她所有伪装出来的镇定在刘君泽出现之后瞬间崩塌,被她拦在心里的脆弱似乎瞬间找到了依靠。

  他在!

  他的声音就在她耳边!他没有抛下自己!

  沈幼微跑到窗边拼命的拍打着玻璃,表情满是欣喜和激动。

  "君泽!刘君——呃!"

  话音还未落下,沈幼微就像玩偶一样被大力扯住衣领往后提起,勒得她差点窒息。

  孟瑾西站在一旁玩味的看着她憋红了脸,眉头挑起,松开手,任由她捂着喉咙咳得干呕。

  "沈幼微——"楼下,刘君泽神情迷茫的一遍遍叫她的名字,但无奈没人回应。

  落寞的身影任谁看了都会心疼,原本长带笑意的脸上此刻写满了愁容,寒风中,萧然一人。

  孟公馆的下人追上想将他制止,可他们怎么拉得住年轻力盛的军官,刘君泽手肘一甩他们就差点站不住。

  楼上。

  "咚——"的一声。

  孟瑾西抓着沈幼微的头使劲按在窗户的玻璃上,她脸部的皮肤被紧压扭曲,身体也呈匍匐状态。

  他缓缓在她耳边轻语:"刘君泽就在楼下,你想见他吗?嗯?"

  "君泽……"喷薄出的雾气模糊着沈幼微的脸,她看着楼下的孤身站着的丈夫,心疼得无以复加。

  刘君泽没有目标的四处张望,忽然,二楼窗户上出现一个衣衫破碎,头发凌乱的女人。

  尽管对方发丝被胡乱黏在脸上,但他还是从身形中认出了沈幼微,以及她身旁站着的男人!

  刘君泽诧异的脸上因为愤怒扭曲成一团,那个跟他称兄道弟的少帅现在居然在凌辱着他最心爱的女人。

  他顿时心神剧烈,转身大步冲着阁楼就去!

  屋内,同伍的士兵们见到他,全都举枪拦在面前,防止冲动行事。

  "你们给我滚开!"刘君泽赤红着双眼,大吼出声。

  "少尉!那是少帅!"有人念着旧情提醒刘君泽,希望他以大局为重,注重自己此刻的身份。

  "那是我妻子!"刘君泽红着一双眼睛看着他们,他拍着自己的胸口,一字一顿的吼着,"那是我刘君泽发誓要保护的妻子!是比我性命还要重要的爱人!"

  士兵们抿唇,他们何曾不知道,只是,只是那终究是他们的少帅!

  可是刘君泽却好似无视了他们手中的枪,他继续超楼上迈去——

  砰——

  枪声响起!

  子弹的冲击力让刘君泽的身子顿了顿,左肩上立即涓涓不断的冒出血来,落在军绿色的衣服上,映成深红的重毒的血花。

  刘君泽看了一眼左肩,又直视向二楼的那个房间,他神情凛然,又跨上一阶:"要么你们就打死我,要么就让开!"

  "少尉——三思而后行!!"大家再次高声提醒。

  "不要!"沈幼微在屋内被吓得大喊,头仍是被死死的按住,她只能哭声哀求,"我求求你不要杀他……"

  孟瑾西看见她这狼狈的样子,笑得更甚,但可惜笑意未达眼底。

  沈幼微因为激动,腹部的疼痛一阵一阵,她不明白,这个高高在上的少帅为什么要这样折磨自己,他们早已再无瓜葛:"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

  "为什么?"孟瑾西好像听见了笑话一般,眼神变得凌厉起来,"你想知道为什么!"

  孟瑾西长手一伸,将屋内吊灯拉开,习惯黑暗的眼睛被强光刺的睁不开。

  房子里摆放着女人的用品,衣架上还挂着一件打理好待穿的旗袍。

  这旗袍沈幼微当然认得,魏明珠明媚的身影在她脑海中闪过,她当初羡慕过嫉妒过,但可惜孟瑾西的眼睛永远只落在这个女人身上。

  孟瑾西一米八的身高如同大山一样站在她面前,扯着衣领把她拖行到旗袍前,声音因为激动略带颤动:"你凭什么长着和明珠一样的眼睛?你有什么资格在她出事后过着安稳的日子?!"

  "什么意思?"沈幼微不明白,为什么孟瑾西会用这样的眼神看向自己。

  孟瑾西觉得嫌恶,一脚踢在她的肩胛骨上:"我当初那么相信你才告诉你明珠的身份!却没想到,你那些卑鄙肮脏的手段胆敢用到她身上!"第三章 她是你心上的白月光

  "她怎么了……"沈幼微吃疼趴在地上,睁大了眼看着孟瑾西满腔的愤怒,心生惶恐。

  魏明珠的地下党身份确实只有她知道,毕竟那时她还是孟瑾西手里最趁手一把枪。

  孟瑾西看着窗外的圆月,皎洁明亮。

  "死了。"

  孟瑾西脑海里,再次回想起自己得到的情报,魏明珠去窃取机密的任务不慎暴露,为免受折磨,举枪自杀。

  他的明珠悬在天边,永远的化作了白月光。

  孟瑾西收回视线转头看向她,眼神变得深邃且苦痛:"明珠把你当亲妹妹看待,可你呢?我已经放开你了!你为什么还要出卖她——!"

  "不,我没有出卖过魏明珠!她的死你为什么要赖在我头上……"沈幼微不住的摇头后退,她知道暴怒下的孟瑾西会是怎样的状态,恐惧已经爬满了她的身体。

  门外,刘君泽的怒吼声声传耳,不顾胸上抵着的枪口,红着脸愤怒大喊:"孟瑾西!你有什么事冲着我来啊!掳人妻子算什么军人!!"

  "君泽……君泽救我!!"沈幼微拖着笨重的身子,看着一步步逼近自己的高大身影,忍不住惊恐的大喊。

  她不要待在这里,她不要变成孟瑾西手里待宰的羔羊,不,她要跑。

  沈幼微刚转身,就孟瑾西粗暴的抬起提起丢在床上,他那如魔鬼般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没人救得了你,我要拉着你,一起下地狱!"

  高大的身影压了上来,沈幼微下身一凉,还未反应,就被孟瑾西粗暴的贯穿,完全不顾她怀有五月身孕。

  "啊——"沈幼微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尖叫,声音隔着重重的木门传了出来。

  "啊——!畜生——!"刘君泽是个男人,当然明白里面发生了什么,他浑身都颤抖起来,不住的咆哮想强行往上冲。

  原本温雅的脸上此刻青筋暴露,狰狞地面容吓得抵挡他的士兵组也节节后退,大家对他都有着不可明说的同情。

  军人的情谊让他们谁都不忍对刘君泽下狠手,其中一名副官乘机用坚硬的枪托朝着他太阳穴猛砸了过去。

  "呃……"刘君泽眼前一阵眩晕,脚下不稳,踏空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幼微……"天花板天旋地转时,他还是死死的睁大眼睛,直至落地摊在地上不能动弹。

  "把他架起来,等……少帅通知。"副官皱着眉,说出了他职责内的命令。

  "是!"

  房间里,沈幼微清楚的感受到双腿间的热流,疼痛到麻木,可孟瑾西仍然在动作。

  口中几乎是机械的在呼吸,绝望的眼眶像黑洞一般,干涸得连眼泪都流不出来。

  她后悔了,当初的自己是怎么会爱上这样一个恶魔,沈幼微,你真傻!

  床单很快就被鲜血染红,孟瑾西的下身也沾上了血迹,可是他不在乎。

  沈幼微的脸被粗暴的掐住,确认她还活着之后,披了一件沾血的白衬衫就走出去,似乎嫌脏了眼,还将被子丢盖上她身。

  孟瑾西走出,衣服没有扣上扣子,光洁的胸口因为染上鲜血而生出一种诡异的妖冶。

  刘君泽被士兵们用抢抵着站在一旁,当看见孟瑾西的样子后,他就像一头发狂的猛兽一样,想猛地扑向孟瑾西,可惜全身上下,每一个能动的部位都被士兵用蛮力制住。

  "畜生——你不得好死!!"

  孟瑾西玩味的看了一眼身后的房间,带着嗤笑,走到门边,头稍稍一歪,痞气道:"让他进去。"

  士兵得令,让出了一条道。

  刘君泽也不跟他纠缠,腿脚发软的快速跑到二楼,半掩的门被轻轻推开,一条光洁的手臂毫无生气的垂在地上。

  满屋的血腥味让他难以呼吸,刘君泽看见被撕扯得不成样子的沈幼微,那么残败苍白,他嘴唇颤了一下:"幼,幼微……"

  沈幼微闻言,干涸的眼角滑落一滴眼泪,顺着鼻梁浸入枕头里,最后化为一滩水迹,了无踪影。

  刘君泽眼中一热,上前死死将她抱在怀里,声音温柔的像在梦中,喉头哽咽的不断轻喊:"幼微,幼微,幼微……"

  沈幼微无神的眼睛看着不知名的别处,良久后,沙哑的喉咙里唤出他的名字,"君泽,杀了我吧。"第四章 从此,再无兄弟

  刘君泽抱着她,整个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无声的抽泣代表了他军人的尊严。

  他咬着牙,血丝从唇畔浸出,忍住所有的歇斯底里,他脱下军装温柔地裹住了沈幼微被折磨的身子。

  "乖,我带你回家。"沾着泪水的唇浅吻在沈幼微鬓边,"不怕。"

  一掀开被子,双腿间触目惊心的红让见惯杀伐的刘君泽也定在原地,脸上血色褪尽,额头更是青筋暴起。

  垂放两侧的手止不住颤抖,攥紧的拳头咔擦声响。

  此刻的刘君泽,多么想拿着枪冲出将孟瑾西击毙,可军人的决断也让他明白,这样做并不能救下自己心爱的女人。

  他仰头将余下眼泪逼回眼中,深吸口气弯腰小心地将沈幼微抱在怀中,嘴里满是温柔的爱语:"不怕不怕,我们回家。"

  楼下,士兵们看着刘君泽抱着妻子一步步走出,沈幼微腿间留下的鲜血滴滴落在地上,染红了众人的眼,大家全都不自觉撇眸抿唇。

  军令如山,他们,不得不从!

  刘君泽两眼猩红地看着他们,憎恶的眼神让士兵们更加无法抬头。

  "从此,少帅府邸,再无任何兄弟!"

  大步离去,副官看着刘君泽渐行渐远的背影,无奈而痛苦的闭上双眼。

  君泽,保重!

  医院。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从森白的手术室里端出了一盘血肉模糊的肉团。

  徐医生因受刘君泽威胁,只能对刘母说,孕妇因为情绪激烈和子宫收缩导致流产出血。

  沈幼微醒来的时候,眼神直直地看着天花板,空洞无声。

  "幼微啊……"刘母看到沈幼微醒过来,赶紧擦掉眼泪叫她,"我听说你从楼梯上摔下来,好孩子,辛苦你了……"

  刘母说不下去,撇开头拿着手帕捂住自己的抽泣声。

  她真的心疼自己儿媳,这么瘦弱苦命的孩子,究竟还要遭多少苦难,她的心扯着疼,老人红肿的眼睛写满了悲伤。

  沈幼微颤着手抚上了原本隆起的腹部,眼泪无声滚落下来。

  孩子,对不起……

  "你好好休息,君泽去给你买补品去了,乖啊。"刘母心疼的揉着她的头发,厚重的鼻音里掩不住的担忧。

  这时,有人敲响病房的门,孟瑾西带着一贯礼貌的微笑走了进来:"刘伯母。"

  刘母看见孟瑾西,赶紧擦泪,起身招呼:"少帅来了。"

  "嗯,我来看看刘太太,是我照顾不周,才让刘太太出事。"孟瑾西看着沈幼微,满是抱歉,诚恳真挚。

  "少帅说哪里话,是幼微太不小心了。"刘母点着头,眼底的落寞与疼惜清晰可见。

  孟瑾西眼底暗了暗,面上依旧带着微笑,"这是应该的,君泽也是我的好友。"

  "沈幼微病人家属,赶紧出来缴费了。"

  "好好好,少帅你先坐着,我出去一会就来。"刘母有些不放心地看了看沈幼微,这才跟着护士走出关门。

  孟瑾西一直微笑目送刘母出去,这才转过身看来。

  沈幼微看着他,被子里的手握成了拳,孟瑾西虚伪的表情让人无比难受。

  孟瑾西找了张椅子坐下,优雅的单手撑着下巴,直截了当的看着她:"我知道你的脾气,先别忙着想死,刘君泽在我手里……"

  "你说什么,你把君泽怎么了!"沈幼微死寂的眼神瞬间被惊慌填满,她太清楚孟瑾西对付敌人的手段。

  自己可以死,但君泽绝不能有事!第五章 你从未相信过我

  孟瑾西没有回答,而是坐在位置冷冷看她,无情的眼神里满是痞子味。

  "我说了我没有出卖过魏明珠!你为什么不相信我!折磨我一个人就够了,为什么还要伤害刘君泽!"

  沈幼微从来都知道,魏明珠是孟瑾西心尖上的人,对于这样一个杀伐果断的男人,她在离开那刻就放手了,所以才嫁给对自己温柔呵护的刘君泽。

  "四月二十日!一封匿名信清楚的描述了她的任务内容!"孟瑾西猛的站起,捏紧她的下颚质问,"这个任务是你最后一次为我探听回来的消息!请问,不是你还能有谁!"

  沈幼微脑中嗡鸣,一边回想一边摇头:"不可能,我没有……"

  她清楚记得那是几个月前,她答应了刘君泽的求婚而向孟瑾西请辞,走之前她烧光了所有跟她有关的东西,想干干净净的离开孟公馆里那见不得光的屋子。

  资料,不可能会泄露!

  "沈幼微,你真以为我查不到你身上么!"孟瑾西怒视。

  看着孟瑾西的眼神,沈幼微知道,他根本就不会相信自己。

  明白孟瑾西的脾气,为了不让刘君泽出事,她几乎是用气声,颤抖着恳求道,"我求你。这些事跟君泽没有关系,他什么也不知道!我求你放过他!"

  孟瑾西站起,居高临下的独断宣布,"他娶了你,这就跟他有关系!他对你好让你快乐,这就跟他有关系!"

  "你!"沈幼微气急攻心,手边抓了一样东西就朝孟瑾西扔了过去。

  孟瑾西不躲不闪,额头上赫然泛了红,他微微一笑:"刘君泽的命,你想好了?"

  沈幼微在他的冷静中感受到绝望,缓缓闭上眼,倒在床上苦涩妥协:"你到底想做什么。"

  孟瑾西勾唇,脸上带着神秘莫测的微笑:"你忘了以前是怎么为我做事的了?"

  "你要我做什么!"病房的灯光下,沈幼微的脸,被映照地发白。

  孟瑾西轻轻弯腰,薄唇附在她耳畔说出无情地低语,"你说,刘君泽有没有见过你在刀口舔血的样子?"

  沈幼微攥紧拳头,眼底的哀色,清晰可见……

  孟公馆的地下室。

  里面昏昏暗暗,只靠一盏满是灰尘的钨丝壁灯照明。

  刘君泽被绑住双手双脚,架在一个铁架上,四周空无一人。

  青一块紫一块的脸上,嘴唇还在轻轻聂诺:"幼微……"

  "嘟嘟囔囔什么呢!"

  冷不丁的一碗水泼在刘君泽脸上。

  刘君泽转头吐了一口血水,语声虚浮:"你是什么东西,把孟瑾西叫来。"

  士兵见他敢跟自己叫嚣,举起拳头打在刘君泽的腹部,拳拳带声。

  捶打了一会,似乎觉得不过瘾,他呲着牙揉了揉拳头,取下挂在墙壁上的鞭子,唰的一下打了上去。

  "啪——!"

  皮鞭划过皮肤的脆响,在地下室不停响起。

  刘君泽咬着牙握拳憋住,他是一名军人!一名铁铮铮的军人!再苦,再痛,也不能哼!

  "皮还挺硬,难怪混上少尉这个位置,来,老子让你知道什么是东西!"

  不远处,军靴在湿哒哒的地面发出声响,有人喊了一声:"少帅。"

  声音传到里面,气喘吁吁的士兵赶紧收起皮鞭,跑到一旁立定站好。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2855  或  书名 即可阅读《莫让年华伏流水》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711.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