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今生不敢再说爱》燕唯凌天成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今生不敢再说爱》燕唯凌天成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 贱人生的小贱人

  "凌夫人,这个新婚之夜,你还满意吗?"他邪笑着贴近她的耳畔,眼睛里却没有一丝温度。

  今天是他们的新婚之夜,可是为什么等来的是新婚丈夫粗暴的对待!

  而且她肚子里还有孩子!

  可是再痛她也无法发出一点声音,因为她是个……哑女。

  凌天成将她的双手抓过头顶,看到身下女孩面无血色的痛苦模样,他心里就泛起一股莫名的兴奋。

  燕唯不敢挣扎太剧烈,唯恐伤着腹中的孩子,只能无声的求着他。

  "孩子?你到真是提醒我了,这个孩子是怎么来的?"凌天成阴冷的笑着,"那晚我被人下了药,你就出现在我房间,怎么就那么巧,嗯?"

  燕唯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拼命摇头,不是这样的,不是的,那晚我真的只是路过你的房间,门没关,而我听到你好像很痛苦的呻吟声,才进去看看的……

  泪水疯狂涌出,燕唯咬唇哭着,分不清是身体的痛还是心痛。

  凌天成看着身下的娇小躯体,触手如丝绸,嫩得仿佛能掐出水,这么想着,他的手抚着她瘦削的玉背,然后在腰侧重重一掐。

  这一掐使燕唯痛得一阵痉挛,她无力的瘫在他身下,身体微微颤抖。

  为什么?天成哥哥……

  看着她痛得发抖,凌天成心里一阵畅快,"你真是你妈的好女儿,一样有心机!你妈没能嫁入凌家,那我成全你,这不正是你们母女梦寐以求的吗?贱人生的小贱人……"

  燕唯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她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

  白日里他们才郑重交换誓言,他给了她一场梦幻的庄园婚礼,她以为她有了个幸福的家,她找到了小时候对她好的天成哥哥,在不久的将来他们还会有个可爱的宝宝,为什么现在一切都变了?

  如果这是噩梦,让她快点醒来吧……

  仿佛看出她心里所想,凌天成一把扳过她的脸颊,迫使她睁开眼睛。

  俊美桀骜的脸带上几分狰狞,"当年刘善荟都死了还阴魂不散把你送到我家,我妈跟我爸因为你大吵,所以我故意把你丢了……"

  说到这里,凌天成温柔的抚着她泪湿的脸,轻轻问道:"而你,想不想知道,我妈后来怎么样了?"

  燕唯仍然抖个不停,她哭着摇头……

  "我妈就在这栋别墅,就在这旁边那个露台,就在我面前!"

  "我妈跳下来死在我面前,红的白的,一地的血和脑浆……"

  他轻轻的在她耳边,像极了情人间的蜜语。

  你一定是误会了什么,天成哥哥,你先放开我,我可以解释……

  燕唯抖着手覆住肚子,眼神凄迷的看着凌天成,想让他看在孩子的份上停止对她的折磨。

  他贴着燕唯的唇喃喃道:"看来凌夫人很在乎这个孽种啊……"

  孽种!

  凌天成居然这么看待她视若珍宝的他们的孩子!

  燕唯眼里闪过震惊、心碎、愤怒,她抬手抽向近在咫尺的男人带着不屑嘲讽的脸。

  狭长上挑的凤眼瞬时阴冷下来,他一把捏住她细弱的手腕,"你的手是不想要了吗?"

  手腕快要被他折断,燕唯却不甘示弱的瞪着他,大有你再说一次"孽种"她还敢继续扇他耳光的架势。

  嘴角被咬出的血迹衬着无暇雪肤,凌天成有片刻的失神,如此模样反而更激起他凌虐的欲望。

  他邪邪一笑,放松力道揉了揉手中细瘦的手腕,"看来凌夫人精神不错,那我们继续……"第二章 你们郎情妾意的样子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凌天成早就不知所踪。

  燕唯觉得浑身像被拆散了,她艰难的撑起身体下床,脚刚沾地就觉得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咬着牙草草洗漱了一下,穿上衣服下楼。

  管家玉婶和大厅里其他佣人都冷冷的看着楼梯上瘦弱苍白的女孩缓慢的挪着,谁也没有来帮扶一下。

  玉婶是凌天成母亲带过来的老人,在这个宅子里很有几分威望。她板着脸,眼里带着毫不掩饰的嫌恶,"夫人,现在是下午4点,吃晚餐还早了点,您要来些点心吗?"

  燕唯勉强扯了扯嘴角,点点头。

  心不在焉的咀嚼着蛋糕,想到凌天成那些刺耳的话,燕唯皱眉,天成哥哥对她有很深的误会。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些误会,但她一定要跟他说清楚。

  "对了,少爷说今晚不回来了,明天也不回来,少夫人自便吧。"

  玉婶凉薄的声音传来,燕唯只觉得香甜的蛋糕瞬时变的苦涩起来,明天是回门啊……

  晚上,燕唯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拿起手机发讯息问凌天成明天是否回来,果不其然没有回音。

  她决定将想说的都写下来,等他回来看到就可以解除误会了。

  换好衣服再化个清新的妆,让气色看起来好点,燕唯独自回到住了八年的天使孤儿院。

  作为一个完全靠民间募捐开办的孤儿院,这里地处偏僻又破旧,还好之前天成哥哥捐了一大笔钱,让捉襟见肘到几乎撑不下去的天使孤儿院充裕起来。

  这间孤儿院大部分都是残障小孩,她就是当初在大的福利院被嫌弃领养不出去而被送到这里的。

  院长雷岚是一位面相就很和善慈爱的中年妇女,是这里所有孩子的"岚妈妈".

  雷岚欣喜的拉着燕唯左看右看,然后又看着门口,"天成怎么没一起来?"

  燕唯早就想好说辞,用手语向岚妈妈解释道:"他工作很忙。"

  这时外面响起孩子们的欢呼声,"医生哥哥来啦!"

  紧接着一个爽朗阳光的男声传来,"岚姨!岚姨……"

  楚铭一直义务给这间孤儿院的孩子定期做体检,和燕唯也认识了几年。

  看到燕唯,楚铭很是惊喜。其实他是知道燕唯今天回门,所以特意将体检的时间提前了几天。

  就像往常的每次体检一样,两人一个检查一个哄,默契一流,配合无间。

  看着楚铭眼角眉梢暗藏的情意,雷岚在心里叹息,楚医生也是个好男人,可惜跟燕唯没有缘分。想当年他还跟自己学手语来着,就为了和燕唯交流。

  院子里一片其乐融融,大家谁也没注意到门口那个眼神阴鸷的男人。

  凌天成面无表情的看着巧笑倩兮的燕唯,还有身边挨着的贼眉鼠眼的小子。

  还是雷岚瞥见门口的男人,一拍掌大呼,"天成来了啊!唯唯还说你工作忙来不了呢……"

  好像刚才是阴鸷的幻觉,凌天成笑了,带着一贯的不羁,"再怎么忙,都要抽时间配老婆回门的。"

  他走上前伸手搂住燕唯的肩膀,看到她惊喜的表情,俯身在她耳边说道:"要是我不来,怎么看得到你和那小子郎情妾意的样子呢?"第三章 更好、更适合你的地方

  燕唯的笑意顿时僵在嘴角,她紧张的摇了摇头,拧眉揪着他的衣角。

  "瞎子都看得出那个楚医生对你有意思,你可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既然你这么耐不住寂寞,那我就送你去个更好、更适合你的地方。"

  楚铭对自己有意思?

  燕唯是真的不知道,她一直都当他是朋友啊!

  不管凌天成说了什么,在旁人看来都是甜蜜的耳语。

  雷岚欣慰的笑看眼前的一幕,而楚铭则是皱眉,总觉得燕唯有点不对劲。

  "凌先生,我是楚铭,我们之前见过。"他伸出手。

  "是,在我和小唯的婚礼上见过。"凌天成笑着,却任由楚铭的手伸着。

  燕唯拉了拉凌天成的手,祈求的看着他。

  凌天成狭长的凤眼闪过一丝寒芒,拍了下楚铭的手。

  虽然不是握手,但燕唯还是松了口气,不然楚铭就太尴尬了。

  凌天成吻了吻燕唯的头顶,对雷岚笑道:"小唯现在毕竟是两个人,我不想她累着……"

  "是该这样,唯唯你还是回去休息,没事不要来了。"雷岚马上赞成。

  车上,燕唯拿出手机写道:"天成哥哥,你回家了吗?"然后转换成语音。

  凌天成闭着眼睛,"嗯"了一声。

  "那你看到我写的信了吗?"

  "信?"凌天成睁开眼,调笑道:"凌夫人是给我写了情书?"眼里却无一丝笑意。

  燕唯摇摇头,"不是,是前晚你说的那些,我觉得你对我有误会,所以写信给你解释,你看了就明白了。"

  "误会?"凌天成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讥诮道,"我没看到什么信,也不想看。"

  没看到?她明明放在很显眼的位置啊!

  燕唯咬唇,等下回去她一定要亲自拿给他看。

  一路无言。

  车停了,凌天成冷冷吐出两个字:"下车。"

  这是哪?不是回家吗?

  她看着周围,没来过,是完全陌生的环境。

  凌天成两手搭在她肩上,迫使她面对着一个华丽黑沉大门,"这就是我说的,更好、更适合你的地方。"

  他在她耳边轻佻的笑道:"它还有另一个名字——极、乐、净、土。"

  什么意思……一定不是她想的那样!

  这时,紧闭的大门自动缓缓打开,就像一只巨兽的血盆大口,要将自己吞噬!

  燕唯甩开他的手转身想逃。

  凌天成轻松的钳住她,毫不费力的把她拖了进去。

  燕唯很想喊出来,但不管她怎么努力,嗓子都无法发出一点声音。

  凌天成似乎对这里熟门熟路,径直来到地下一个宽敞的房间。

  早已候在这的两个男人迎上来,恭敬的弯腰,"凌少。"

  凌天成把燕唯往前一推,薄唇无情的轻启,"这个女人,就交给你们了。"

  燕唯惊惧的退后几步,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他在说什么?!

  "这不是凌夫人么?"其中一个蓄着八字胡的男人有点犹疑。

  "什么凌夫人?靠结婚证还是靠孩子?"凌天成无所谓的耸肩,"圈子里谁不知道我是不婚主义者。"

  两个男人看她的目光顿时不一样了,眼神明晃晃的写着,原来是个借肚子上位的心机婊。

  该说的都说了,凌天成再也不看燕唯一眼,转身就走。第四章 很诚实的吐了

  燕唯慌张的跟上去,却被两个男人制住。

  房门砰的关上,也隔绝了她的最后一丝希冀。

  忙掏出手机,却被微胖男误会,挥手将手机打到房间一角。

  她只能指着自己的肚子,做出环状的动作。

  微胖男呵呵一笑,"瞧我这记性,才想起来凌夫人是哑巴。"

  八字胡眼神闪了闪,"她怀孕了怎么办?"

  "那就上基础款好了。"微胖男捅了下他,"凌少都不心疼,轮得到你这个外人心疼?"

  看着两个男人向自己走来,燕唯马上向门口跑去,手刚触到门把就被抓住!

  放开我!

  燕唯胡乱挥着手,脚也死命蹬着。

  俗话说乱拳打死老师傅,加上两个男人终究对凌夫人这个身份和她的身孕有点顾忌,所以一时半会还制不住她。

  燕唯不知道的是,在不远处的另一个房间里,凌天成正懒洋洋的倚在真皮沙发上,透过一个硕大的荧幕看着这一切,仿佛在欣赏一部文艺片般啜起了红酒。

  微胖男烦了,伸手就是一耳光,虽然收敛了力道,但燕唯娇嫩的皮肤上还是很快泛起几根指印。

  凌天成微微拧了拧眉,然后继续慢条斯理的摇晃着红酒杯。

  被打倒在地的一瞬间燕唯反应极快的调整姿势,没让腹部受到震荡。

  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痛感,脑海中也嗡嗡作响,还没缓过来她就感到有几只手摸到了自己身上!

  呕——

  身体比心理反应更快,燕唯一阵反胃,很诚实的吐了。

  "我操!好恶心!"两个男人没来得及躲开也碰到了一些,急忙闪到一边。

  恶心?那就好。

  燕唯只恨不得再多吐一些,没想到第一次孕吐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真该谢谢孩子。

  微胖男重重擦着被呕吐物沾到的地方,末了丢掉毛巾气道:"这么脏,我来给她清理清理!"

  很快他就提来一个水桶,"哗"的整桶水一下子泼在燕唯身上。

  在温度已经偏低的空调房再被骤然淋上冰水,燕唯觉得好像有无数根刺在身上,仿佛一下子到了三九寒冬。

  身上的呕吐物是被冲掉了,但看这女人一张脸白得像鬼,八字胡迟疑道:"不会出人命吧?"

  "哪会这么脆弱?"微胖男扔开桶子,看着已经被淋得呆滞的女孩,喊道:"看不出啊,凌夫人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今天燕唯穿的是条无袖的白色棉麻连衣裙,沾了水后浑身纤毫毕现。

  形状姣好的玲珑椒乳,纤细得一手就能握住的腰肢,还有修长的双腿……

  冰冻让燕唯的行动力变得迟缓,她抖着青紫的唇,慢慢挪动僵住的手脚,缩成一团。

  八字胡踹了他一脚,低吼道:"出了事可就是一尸两命!"

  凌天成看着眼前春光乍泄的一幕,莫名有点心烦。当听到"一尸两命",他砰的放下红酒杯,扯了扯领带,越发觉得烦躁。

  "这才开始就不行了?"微胖男撇嘴,想了想开口,"正好钟老那边问有没有新货,我看干脆待会就送上去接客……"

  燕唯被冻得迷迷糊糊的,乍一听到新货、接客,惊得睁开眼睛,喊道:"不要……孩子……我有孩子……"第五章 冷笑着拉开她的腿

  八字胡凑近看,"她说什么?看口型是,孩子?对啊,她还有孩子呢,可以接客?"

  "还是那句话,凌少都不心疼,你就别多事了。"微胖男掏出一粒暗粉色的药丸丢进燕唯嘴里,捂上,"老规矩。"

  燕唯费力的掰着男人的手,却无济于事,那颗药丸很快就融了。

  看到她有了吞咽的动作微胖男才松开手说道:"安生点,自己也少受苦。"

  她不停吐着口水,八字胡在一边说道:"没用的,极乐净土顶级催情药,入口即化。"

  而且药效能使任何玉女变成欲女。

  好冷……不,不,好热……

  这又冷又热的感觉实在是难以形容,四肢百骸是冰冷的,但腹部有团热流在流窜……

  慢慢的,燕唯的青白的脸色变得红润,甚至情不自禁的磨蹭着双腿。

  意识到自己的动作,燕唯羞耻的哭着,狠狠一口咬上自己手背。

  疼痛让她有了片刻的清醒,但很快又陷入药效无法自拔……

  "你们把她送到顶楼那间套房。"两人的耳麦突然响起一个低哑的声音。

  八字胡:大佬又要玩什么?

  微胖男:你管那么多呢,照他说的做!

  两人正准备抬起燕唯,凌天成紧绷的声音传来。

  "不要碰到她。"

  不碰到她那要怎么送上去?

  微胖男灵机一动,找来一条大浴巾小心翼翼的将燕唯裹起来,务必裹得严严实实。

  八字胡还机灵的将燕唯的头发拨过来挡住脸。

  两人试着一前一后将她抬了起来。

  耳麦没有再传来其他命令,看来是过关了。

  有钱人就是这么任性,阴晴不定,真难伺候啊!

  路上看到的人对此见怪不怪,进了这里,什么辣椒都给整成甜椒。

  而此刻,凌天成掀翻手边的红酒杯,操!明明是要惩罚那个贱人,为什么看到她春潮泛滥的模样就没忍住下令将她送到自己的套房?

  似乎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他轻佻一笑,心情甚好的朝顶楼而去。

  大床上,浴巾很快被挣脱,此刻因为药效失去理智的燕唯开始胡乱的脱着自己的裙子。

  近距离欣赏着一场脱衣秀的凌天成喉头上下滚动着,觉得自己也热了起来。他扯掉领带将燕唯的眼睛蒙起来。

  感觉到有人在碰触自己,燕唯抽抽噎噎的摇头,无声的呢喃着,"不要,不要……"

  凌天成在她耳边吹了口气,满意的看到她一颤。他刻意变了个声音说道:"不要?应该是想要。"

  我不想要!

  黑暗更让燕唯感到害怕,她一口咬在之前的伤口上。

  凌天成冷笑的看着她徒劳的挣扎,手下不停的撩拨着。虽然这个贱人的身体不是他的菜,但味道却是该死的好。他绝对不会承认被下药那晚,做过两次他就已经解了药效,但她的滋味太好,让他忍不住要了她一夜……

  不过,贱人就是贱人,也只配拿来泄欲!

  冷笑着拉开她的腿……

  感觉到男人的进入,燕唯无力的松开嘴,眼泪无声的肆意流淌,流过蒙眼的领带,在暗红色天鹅绒的床单上散落开来。

  因为被下药的缘故,身体上并没有感到什么痛苦,至少感觉远远好过前两次,但她觉得自己的心随着身上男人的动作一次一次被碾得粉碎!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今生不敢再说爱》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710.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