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如何掩饰心里的伤》苏素萧凌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如何掩饰心里的伤》苏素萧凌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 丧子之痛

  苏素躺在手术台上。

  明晃晃的手术灯刺的她眼睛都睁不开,朦朦胧胧中她只能听到冰冷的机械相撞和医生过于冷凝的嗓音。

  "手术刀。"

  "镊子。"

  "把孩子取出来!"

  她想动,想拼命挣扎,可她绝望的发现她的身体完全不受自己控制。她绝望的盯着刺目的灯光,那冰冷的灯光却仿佛在嗤笑她的愚蠢。

  她只是一个孤儿,十六岁进入演艺圈,之后一直在娱乐圈中混迹,凭借自己的努力闯了个二线女星的名头,二十二岁那年她遇到了莫寻。

  他是A市,乃至国内鼎鼎大名的连锁医院的老总,刚刚二十八岁,优雅温柔。莫寻第一次见了她就开始疯狂的追求她,而她因为自小的经历,从来也不敢相信有人真心对她好,所以一再的拒绝。

  而他却像阳光一样,无孔不入。

  她渐渐沦陷,失去了最后的防备,他们偷偷的同居,他从来也不让她避孕,说如果怀了就生下来,会对她跟孩子负责。

  她真的以为这辈子碰到了能给她温暖的人。

  可是……

  她的爱人,她用尽心血去爱的男人,到头来给了她重重一击。

  原来他接近她,甚至跟她生孩子,不是因为喜欢她,只是因为她和他爱的女人是亲姐妹。

  而那个女人身患白血病,却找不到适合的骨髓做移植,所以在他知道她有个双胞胎姐妹的时候,用尽办法找到了她。但是很可惜,她的骨髓也不能移植给那个女人。所以莫寻就想到了一个办法,接近她,跟她生孩子,为的就是用她孩子的脐带血救那个女人。

  莫寻对她百般宠爱,只是为了这一刻。

  "苏素,白翎她是你亲妹妹,你应该救她。"

  想起进手术室之前莫寻取下温柔的面具,冷硬到不容拒绝的话,苏素惨然一笑。妹妹?她从小被扔进福利院,从哪里冒出来的妹妹?就算是亲妹妹,她们没有一丁点的感情,她又有什么资格要让她的孩子冒着生命危险去救?

  可是莫寻多了解她,而她又多愚蠢!她对莫寻没有一点防备,他轻而易举的就控制住她,给她注入了麻醉,让医生把她推进了手术室。

  她的孩子才七个月,是不足月的孩子,可现在却要被硬生生的取出来。只因为那个女人病情复发,再不救治就要死。

  胸口一阵滔天的恨涌上来,他们凭什么!凭什么这样玩弄她的感情,凭什么这样对她的孩子!

  那也是他的孩子啊!

  莫寻,你怎么忍心!怎么忍心!

  就在这时,耳畔响起孩子微弱的啼哭声。

  孩子,她的孩子!

  叶挽华用尽浑身的力气想要转头去看,却只能看到医生们朦胧的身形,与此同时,还有他们冷硬的对话。

  "孩子取出来了。"

  "快!剪脐带,留脐带血。"

  又过了几分钟,有护士回答,"好了,现在怎么办?"

  "立马把脐带血送出去给白小姐用。"

  "那这里呢?"

  "把孩子放到保温箱,准备缝合伤口。"

  苏素眼眶通红,却干涩的流不出眼泪,她不知道是不是该感谢医生的怜悯,还知道把她的孩子放进保温箱。她的孩子不足月,不放到保温箱根本不可能活下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手术室的大门轰然一响,苏素就听到那个男人焦急而愤怒的声音。

  "你们还在这里磨蹭什么,翎儿都要不行了,你们现在立马去给翎儿做手术!"

  "可是这里……"刚刚剖开的腹部还没有缝合。

  "我让你们立马走!"

  医生怜悯的看了苏素一眼,却不敢反驳。没有别的原因,这家医院也是莫寻手底下的医院。苏素只觉得一颗心瞬间一疼,直到麻木。眼角一滴泪滑入鬓角。脚步声阵阵,很快手术室里就没有了动静,只有孩子微弱的哭泣声越发的虚弱。

  孩子……

  她的孩子……

  腹部一阵阵的发冷,有浓重的血腥味飘了出来,身下的床单渐渐濡湿,苏素脑子越来越昏沉,她死死的咬住嘴唇让自己保持最后的清醒,用尽浑身的力气挣扎着起身。

  看到了。

  她看到了她的孩子。

  皱巴巴的只有小猫咪一般大小,浑身通红,身上还有没有洗去的血迹,哭的时候小嘴微张,十分可怜。苏素的眼泪瞬间决堤而出。

  莫寻!

  你怎么这样狠心,这是你的亲生孩子!

  麻醉渐渐褪去,腹部没有缝合的伤口疼的她冷汗淋漓,有鲜血不停的溢出来,苏素挣扎着躺在孩子的身边,却惊恐的发现孩子的呼吸越来越微弱。

  "来人……来人!救救我的孩子……谁来救救我的孩子……"

  "莫寻,这是你的孩子,你快来救救孩子!"

  直到嗓子都喊到嘶哑,都没有一个人回应她。

  苏素心中一片冰凉。

  她忍不住抚上孩子稚嫩的小脸,她甚至不知道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婴儿的皮肤那样嫩,她甚至怕她的手落在孩子的皮肤上会弄伤。

  就在苏素绝望的嘶喊中,孩子的声音终于渐渐消散,呼吸也一点点的沉寂了下去,直到身体最后一丝温暖都化为了冰冷。

  "为什么……为什么……"

  苏素从来没有这么绝望过,也从来都没有在心里这样恨过一个人!如果是因为白翎手术紧急,不给她缝合伤口她没有意见,她从小没有爸妈,早就尝尽了人间冷暖,死了也不会有人心疼。她不是他心尖上的那一个,不救她情有可原!

  可是为什么!明明只要他一句话,只要莫寻一句话护士就会把孩子送到保温箱,孩子就能安然无恙,可为什么他连这样的施舍都不愿意给她。

  她恨!

  她恨呐!

  用尽浑身的力气,苏素把孩子揽进自己的怀里,她失血过多此时浑身无力,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她知道自己要不行了。

  这个时候就算来了神仙也不可能把她救活。

  "呵呵……"

  苏素望着身子下雪白的床单渐渐血红,忽然笑出声来,她双眸血红,偏偏脸色雪白,宛若从地狱中爬出来的厉鬼一般。

  抱紧了怀中的孩子,腹部的血仿佛没有止境。床单上血色蔓延,渐渐的流到她的全身,湿漉漉的浸湿她的衣服。

  她血红着眼睛发誓。

  "莫寻,如果有来世,我一定要让你尝尝痛失所爱,骨肉分离的痛苦!"第二章 投怀送抱

  苏素站在酒店卫生间的镜前,愣愣的抚摸着镜子中的脸。

  镜子中映出来的脸十分漂亮,大约二十岁左右的样子,皮肤很白,甚至是带着一种病态的苍白,标准的鹅蛋脸,一双杏眼却没有属于年轻人的朝气蓬勃,反而有些阴沉,但是不管怎么都是个倾国倾城的美女。

  此时因为喝了许多酒的缘故,她脸上红扑扑的,显得更加诱惑。

  已经两天了,她还是有些不能习惯这张脸。

  苏素放下手,掬一捧水泼在脸上,她没有化妆,也不担心会弄花脸。冰冷的水泼在脸上,她稍稍清醒了一些。

  谁也想象不到,人竟然能重生。

  在手术台上的苏素死了,却重生在这个年轻的身体里。苏素嘴角勾起一抹冰冷讥诮的笑,既然有机会重活一世,她一定要替从前的自己报仇!

  这个身体也叫苏素,今年才二十一岁,但是她的经历一点都不比自己要简单。二十一岁的女孩,还在念电影学院,却在十六岁的时候被人强暴,已经有了一对四岁的双胞胎儿女。

  她现在还记得两天前从昏迷中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两个小家伙,苏景瑞紧紧的握着她的手,看到她醒过来,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小嘴一瘪就要哭,可硬生生的又被他给忍住了,只是红了眼眶。妹妹小七直接哇哇大哭起来。

  当她接受了这个身体的大部分记忆,知道这两个小家伙是她的孩子之后,就想起了那个死在手术台上跟她无缘的孩子,所以她就当老天怜悯她,又给了她两个孩子。

  事后她问儿子当时为什么忍住没哭,小家伙酷酷的说,"我是男人,要保护妈咪的,怎么能哭。"

  想起一双儿女,苏素阴沉的目光滑进一丝温柔。

  刚刚擦干脸上的水迹,就听到洗手间外有人不耐烦的叫她。

  "苏素,你到底好了没有!"

  苏素讥诮的笑笑,撩了撩今天花了大价钱做的大波浪卷发,缓步走出了洗手间。

  洗手间外的人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看到她出来才松了一口气,冷着眼警告她,"苏素,我可警告你,今天的你要是敢临阵脱逃,别怪我不客气!"

  苏素冷笑,"苏大奎,你放心吧,今天这事儿我肯定给你办成。"

  眼前的这个中年男人是苏素的爸爸,但是跟她却没有什么骨肉亲情可言,苏大奎开了的是一家小小的装修公司,这年头生意越来越不好干,他的公司已经连续几个月接不到单子,眼看着就要倒闭了。

  今天来应酬是因为一个高等别墅正在建修,他托了好多关系才找到施工的老总,只要能把这个工程接到手,那他公司的盈利就赚大发了!

  他转头看着艳光四射的女儿,想起赵总对她的"性"趣,有些懊恼,如果知道苏素的容貌无往不利,他早就把这个女儿拿出来了。

  刚才他们已经在酒店的包间里跟赵总谈的差不多了,眼看就要签合同了,苏素却跑来洗手间,他生怕苏素反悔,赶紧追了过来。

  苏素不是个任人摆布的人,但是她却有把柄在苏大奎的手里,因为她未婚生子,孩子的父亲也不知道是谁,两个孩子不能上户口,监护人也是苏大奎,而这一次,苏大奎就是用孩子的监护权来要挟她,威胁她如果不听话,就把两个孩子送去福利院。

  "苏大奎,你别忘了,我帮你搞定了合同之后,景瑞和小七的监护权……"

  "你放心吧,只要你把这合同搞定了,我立马找关系把景瑞和小七的监护权交给你。"

  苏素抿了抿唇,点了点头,"记住你说的话。"

  重新回到包间,包间里的赵总看到她,眼睛顿时就是一亮,对她招招手,"素素,来来来,快来,继续喝。"

  苏素脸上扬起一抹笑,笑吟吟的坐到了赵总的身边,娇笑道,"赵总,您真能喝。"

  她刚一坐下,赵总的手就在桌布下摸上她的大腿,苏素瞧着赵总笑的露出一口黄牙的模样,恶心的差点没把酒水全都给吐出来。她强忍住,又倒了杯五十八度的茅台递给赵总,仿佛没有察觉到赵总不规矩的手,笑眯眯的道,"赵总真是海量,素素就喜欢您这样豪迈的,来,我再敬您一杯。"

  "好好好,喝!"

  赵总十分享受苏素崇拜的眼神,心里英雄气概作祟,又被苏素灌下去几杯酒,很快就喝的醉醺醺了。

  苏素也醉了,头部一阵阵的眩晕,却努力保持着清醒,趁机掏出苏大奎给她的合同,"赵总,您看这合同……"

  "签,必须签!不过……我也是有条件的,小妖精,今天晚上……"

  苏素抛了个媚眼,赵总三魂立马丢了七魄。

  "赵总,您签了合同咱们当然什么都好说。"

  赵总已经喝晕了,听到苏素的话,想也不想就在合同上签了大名。

  一旁的苏大奎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签了合同,苏大奎就找了个借口带着合同离开了,临走的时候对苏素千叮咛万嘱咐,"好好伺候赵总,不能得罪他了。"

  "苏大奎,明天我必须看到景瑞和小七的法定监护人变成我!"

  "这个……现在都已经这么晚了,明天恐怕来不及。"这个女儿的容貌这么好用,他可不想色诱这样的招数只用一次就失效了。

  苏素仿佛猜到他会推脱,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笑容,她缓缓靠近苏大奎,"你信不信,我有本事让你拿到这个合同,就有本事毁了它!"

  "苏素,你敢胡来!"

  "那就要看看爸爸你打算怎么做了。"

  苏大奎头一次被苏素这样威胁,又恼又恨,可他合同还没暖热,生怕事情有变,只好咬牙答应了下来,"好,明天苏景瑞和小七的监护权就是你的!"

  苏大奎抱着合同逃也似的离开了。

  半醉半醒的赵总直接搂着苏素到酒店里开了个房间,进了房间,苏素把提前准备好的安眠药拿出来混在水杯里,引诱着赵总喝下。

  等赵总沉沉睡去,苏素的心一松,整个人不可抑制的栽倒。

  前世的她作为二流女星经常应酬,酒量很好,所以她才敢跟赵总拼酒,想把他给灌醉,可是她忘了,她重生了,这个身体酒量显然不行,如果不是她努力的保持清醒,恐怕早就醉死过去了。

  房间里是冲天的酒气,苏素一刻也不想跟这个男人待在同一个房间,努力爬起来,踉踉跄跄的出了房间。

  她坐电梯下了楼,胃里一阵阵翻滚,刚走出电梯突然撞上了一个人。

  "对不起……"

  萧凌刚刚打算进电梯一个大红色的身影就撞进了怀里,怀里的女人垂着头,露出白皙的后颈。他眉头一皱,伸手按住苏素的肩膀,嘴角划出意味不明的笑来。

  "投怀送抱?"第三章 一夜春色

  投怀送抱的女人萧凌遇到过不少,因为身份使然,他的身边从来都不缺女人,不过……他目光落在苏素白皙的脖颈上,她的长发披散着,身上没有熏人的香水味,发丝透着一股子清新的洗发水的清香。

  虽然还没有看到脸,他却对这个女人不是那么反感。

  "请让让。"苏素死死的捂住嘴巴就要往外冲,可萧凌此时已经看清了她的模样,拽住了她的胳膊。

  今天的苏素盛装打扮过,一身大红色的无袖短裙,露出瘦削的肩头和精致的锁骨。大红的颜色不是谁都能驾驭的了的,偏她一身的皮肤白皙晶莹,穿上让人觉得恰到好处。皮肤很薄,几乎能看到隐在皮肤下青色的血管。

  萧凌这个见惯了美女的人都忍不住浑身火热起来。

  这女人,生下来简直就是为了祸害人的。

  他看着苏素的五官和眉眼,不知道为什么,竟然隐约觉得有几分熟悉。

  他眉头拧起,沉声询问,"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

  "呕——"

  苏素没忍住胸臆间的翻腾,一股脑的全都吐在了萧凌昂贵的意大利手工西装上,也彻底打断了萧凌没有说完的话。

  萧凌瞧着衣服上沾着的污秽,眉头狠狠的皱了皱。

  "萧总……"

  萧凌身后的美女秘书吓白了脸,要知道,萧总是个十足的洁癖狂,不能忍受衣服上有一丝褶皱,皮鞋不擦的蹭亮根本不出门。张秘书看了一眼还在狂吐的苏素,心中替她默哀了几秒钟。

  空气瞬间就冷凝了。

  萧凌脸色黑的吓人,一把推开倒在他臂弯的苏素,忍无可忍的脱下身上价值不菲的外套,随手就扔进了垃圾桶。

  空气中的酸臭味完全无法忍受,萧凌一把抓住马上要倒在地上的苏素,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几乎能把人冻僵。

  张秘书十分谨慎的退后了两步,她跟着萧总五六年了,还是头一次看到他这样显而易见的怒火。

  张秘书小心翼翼的问,"萧总,要不要……去顶楼换衣服?"

  "换!"

  "那这位小姐呢?"

  萧凌冷冷的盯住苏素,而此时的苏素已经彻底的醉死了过去,如果不是他扶着,早就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换了别人他早就把人给扔出去了,可他怎么看苏素怎么觉得眼熟,他敢肯定,他以前肯定见过她,并且还有一定的渊源。可如果见过,这样漂亮的人应该不会忘记才对。

  他想了想,随手把苏素扔到张秘书的怀里,"把她一起带上来!"

  ……

  苏素做了一个梦,梦里她还是那个娱乐圈的二流女星,她和莫寻依旧相爱,她梦到她偷偷的跟莫寻约会,生怕被狗仔拍到新闻。

  她梦到在莫寻的公寓里,她因为睡得晚赖床不起,每当这个时候莫寻都会吻着她的额头,轻手轻脚的下床,然后给她做早饭。

  一切的一切那么的美好。

  可是仿佛是电影中的慢镜头,一切的美好都瞬间坍塌,她梦到手术室里满满的血,鼻翼间全都是血腥味。

  那样沉重的打击,让她喘不过气来。

  她猛地睁开了双眼。

  房间中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身下是软和的大床,身上……身上是一个男人的粗喘声,压的她喘不过气的不是噩梦,而是这个实实在在的男人。

  苏素悚然一惊。

  她记得她为了让赵总签下合同,一直灌他酒,不得已,她自己为了敬酒也喝了很多。

  然后呢?

  她记得她把赵总扔进酒店的房间里,给他喝下混了安眠药的水。

  再然后……再然后她竟然完全想不起来了。

  身上的男人呼吸越来越粗重,一双大手不停的在她皮肤上游移。

  色狼!

  这是苏素脑海中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

  "混蛋……放手!"

  "小妖精,是你先勾引我的。"

  黑暗中男人声音沙哑,竟然不难听。可苏素这会儿顾不上声音不声音的,除了莫寻,她从来都没有跟人这样亲近过。

  她拼命的挣扎起来,"放开我!"

  萧凌因为苏素的挣扎倒抽一口冷气。他本来也没打算碰苏素,是苏素睡觉不老实,把他当熊一样抱着,他是个男人,而且还是个身心正常没有隐疾的男人,当然忍不住。

  当然,他也没打算忍。

  他伸手握住苏素的两只手腕,举着按在她的头顶,让她不能动弹,冷冷的道,"你接近我不就是为了投怀送抱?既然如此,那就别欲擒故纵了!"

  狗屁!

  苏素在心里爆粗,她什么时候投怀送抱,又什么时候欲擒故纵了!

  可女人的力气跟男人根本就没有办法抗衡。

  她拼命的挣扎也只能让身上的男人欲火更旺。

  "嘶……小妖精,这是你自找的。"

  男人火热的唇在黑暗中精准的找到她的唇,疯狂的啃噬了起来,同时一只手也飞快的剥掉了她身上的衣物。

  "刺啦——"

  刺耳的裂锦声让她僵直了身子,同时也瞪大了眼睛。

  "唔……"放手!

  这个时候萧凌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不顾苏素的挣扎就跟她纠缠了起来。

  苏素的这具身体显然很少经历人事,再加上萧凌的调情手段高明,她竟然控制不住的低喘了起来。

  房间中顿时春色弥漫。

  ……

  苏素再次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已经大亮,窗帘拉开,暖暖的阳光顺着玻璃洒进来,无端的添了许多的温柔。

  苏素身子才刚刚一动,浑身就跟被车轮子碾了似的疼痛起来,她瞬间回忆起昨天夜里的经历,脸色微微有些发白。

  她抱着最后一点希望,轻轻的揭开了身上的被子,被子下的她一丝不挂,浑身都是青紫的痕迹,尤其是手腕上,昨天晚上她的手腕被人箍住,现在出现了一圈青紫的淤痕。她的皮肤本来就薄,又特别的白,因此身上的痕迹就显得越发的明显。

  她身子猛然一僵。

  就在这时,她听到房间中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

  "醒了?"第四章 难道你不打算负责?

  苏素下意识的裹紧被子,缩在床头警惕的盯住萧凌。

  这一看她有些吃惊。

  眼前的男人跟她想象中的色狼有很大的出入,她想象中的应该是跟赵总那个形象的,啤酒肚秃头男,可没想到这个男人长的这样出众。

  此时的萧凌已经洗过澡,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袍。古铜色的皮肤,棱角分明的侧脸,尤其是一双眼睛,宛若寒潭,看人一眼几乎都能把人冻住。

  这是一个气场很强大的男人!

  "你是谁?"

  "昨天才爬上我的床,今天就翻脸不认识我了?"

  萧凌双手抱胸,居高临下的打量苏素。清晨的阳光洒在她的身上,镀上一层玉一般的光泽,她裹着被子,可还是露出了白皙瘦削的肩头,肩膀上红色的吻痕清晰可见,一头大波浪卷发随意的披散着,因为刚刚睡醒眼睛里还有些迷糊。

  可他发现,仅仅就这样看着她,他的身体又开始发热了。

  萧凌眉头紧皱,很快在大床边的沙发上坐下,掩饰自己的失态。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

  昨天夜里他总算想起来这个女人为什么眼熟了。

  五年前,同样是昨天那样的情况,也是在这个酒店。他在房间里睡的好好的,半夜里的时候突然有个醉酒的女人闯进他的房间,并且爬上他的床。

  当时他心情正是最不好的时候,再加上这女人自己投怀送抱,所以他也没拒绝,跟她滚到了床上。

  谁知道第二天醒来之后就没看到人影了,只有床头的床头柜上放了几张大红钞票。

  他现在还记得当时恨不得把这女人找出来撕碎的心情。

  他堂堂寰宇集团的总裁,竟然该死的把他当成牛郎。

  当时他很想掘地三尺把这女人给揪出来,可后来工作太忙就暂时搁浅了,再后来也就慢慢淡忘了这件事。

  现在这女人竟然又出现在他面前,并且完全不记得他了。

  苏素奇怪的看着萧凌。

  她应该记得他吗?

  她又不认识他。

  苏素抱着被子,目光很快在房间里打量了一圈,很显然是酒店的套房,不过十分温馨,像是经常有人住的样子。她看了许久都没有看到自己的衣服。

  "我的衣服呢?"

  "扔了。"

  苏素咬牙,怒目而视,"你凭什么扔我的衣服!"

  这男人有病吧,占了她的便宜还扔她的衣服!

  "想扔就扔了。"萧凌从沙发上起身,很快就离开了卧室,去外面的大厅去了。

  苏素等了一会儿见他没有回来的意思,咬着唇悄悄的下了床,她现在浑身光着,必须去卫生间找条浴巾把自己裹起来才行。

  她身子刚刚一动,又是一阵疼痛,心下把萧凌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掀被子下了床,人还没来得及进浴室,就听到卧室的大门被打开的声音。

  四目相对。

  轰!

  苏素脑子一下子炸开,大脑一片空白!

  "臭流氓,你还看!"

  苏素发誓,她上辈子加这辈子,两辈子都没有光着身子跟一个男人大眼瞪小眼过。

  慌乱之中,她"蹬蹬蹬"两个健步又跳上了床,再次用被子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

  "你这个变态,流氓!"

  萧凌也没想到进了房间看到的是苏素一丝不挂的胴体,听到苏素的骂声,他不耐的皱眉,随手把手里的纸袋扔给她,冷冷的道,"闭嘴!"

  苏素想死的心都有了。

  刚要开口骂人,却瞧见萧凌丢过来的纸袋裂开,露出里面还没有剪掉标签的衣服。她立马闭上嘴巴。

  两只雪白的胳膊从被子里抽出来,把纸袋打开。纸袋里不但有崭新的红色裙子,竟然还有一套崭新的内衣。

  她算是看出来了,眼前的男人脾气一点都不好,所以为了防止他后悔把衣服给她,她抱紧了纸袋。

  "你出去,我要换衣服。"

  "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过了,还有什么好避讳的。"萧凌一双凌厉的目光在她身上转了转,"愿意穿就穿!"

  苏素气恼的瞪着萧凌。

  可萧凌完全没有要出去避一避的意思。

  苏素暗中磨牙,也就是说要么她当着他的面穿衣服,要么就只能这样光着。

  她犹豫了半晌,终于还是妥协了。

  她总不能一直这样光着,当然,她也不会傻到把被子掀起来让别人看光光。她从床头柜上拿来剪刀把衣服上的标签都给剪掉,把衣服一股脑的塞进被子里,躲在被子里穿衣服。

  这期间,不可避免的露出肩膀和整个后背,她又羞又恼,脸憋的通红,好不容易把内衣穿好了,穿裙子的时候却有些不方便。

  裙子是单肩的收身及膝裙,穿在身上好看是好看,但是背后的拉链太长,她根本够不到拉链。

  苏素卯足了劲都碰不到拉链。

  脸憋的通红。

  "要帮忙吗?"

  苏素一转头就瞧见萧凌双手抱胸目光灼灼的看着她。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不需要!"

  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总算是把衣服给穿好了。

  穿好衣服,立马跑到洗手间里去洗漱。

  当看到镜子中照出来的人影时,她实在忍不住,低骂了一声。

  "混蛋!"

  因为裙子是单肩,布料太少,她脖颈上的吻痕暴露的十分明显,这样她怎么回家,怎么见孩子!

  她匆匆的洗漱一番,刚要出去就瞧见不知道什么时候,萧凌竟然倚在洗手间的门口,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让开!"

  "女人,奉劝你,说话客气点!"萧凌声音冰冷。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苏素扬起小脸,露出一抹假笑,"这位先生,能不能请你让一让,现、在、我、要、回、家!"

  萧凌干脆利落的拦住洗手间的门,"不行!"

  苏素怒目而视,"你还想干嘛!"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这位小姐,你占了我的便宜,现在竟然想一走了之,哪有这么好的事。"

  她占他的便宜?

  苏素很想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这人要不要脸,他们到底是谁比较吃亏!

  可是她现在赶时间,她要回家立马把儿子的监护权落实到她这里,没有那么多耐心跟他打官腔,"你到底想怎么样?"

  "平白睡了我,难道你不打算负责?"第五章 惩罚的吻

  她对他?

  她没有告他诱奸,没有告他趁人之危就已经大发慈悲了好吗。

  苏素伸手就去推他,忍无可忍的发飙,"要不要脸了!咱们到底谁才是受害者,我告诉你,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赶紧让开,我要回家。"

  萧凌紧握住她不老实的手,眉头一挑,笑了,"昨天可是你自己投怀送抱的,还有……受害者当然是我,这种事出力的是我,而且你昨天不是叫的挺愉快的,现在想翻脸不认人了?"

  苏素小脸瞬间涨红。

  萧凌见了心情愉悦了许多。

  "你叫什么名字?"

  "干你屁事!"苏素没好气,现在她恨不得把眼前的男人撕碎了。

  萧凌皱眉,"不许说脏话。"

  苏素一向都不是乖乖女,听了萧凌的话立马就反唇相讥。

  "嘴巴长在我身上,我爱说什么说什么,跟你有一毛钱关……唔……"

  萧凌没等她话说完,低头带着惩罚性的吻就落在了她的唇上,他狠狠的蹂躏着她的红唇,辗转啃咬,在她喘不过气的时候狠狠地在她嘴角咬了一口。

  苏素尝到了血腥的味道。

  萧凌呼吸也有些粗重,活了二十六年,他头一次对一个女人有这样强烈的欲望。

  苏素的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一个简单的吻竟然都让他想要丢盔弃甲。

  妖精!

  在失控前,他狠狠推开了苏素。

  苏素离开了他立马就开始用手背狠狠的擦拭嘴唇,就像刚才被脏东西碰了一样。

  "混蛋!混蛋混蛋!"

  不知道为什么,萧凌看着她气急败坏的模样,心情突然就好起来了,"你就只会骂这两个字吗?"

  "卑鄙无耻下流胚子!"

  "还想我惩罚你?"

  苏素立马住了口,她终于深刻的知道"敢怒不敢言"是什么滋味了,因为愤怒胸口不断的起伏着,愤怒的瞪着萧凌。

  她发誓,这个男人是她这辈子见过的最不要脸同时也是最无耻的男人。但是她也知道这个男人不是好惹的,就单单他住这个滨海酒店的总统套房这一点,就说明这男人不是她能得罪的了的。

  "你究竟想怎么样!"她妥协。

  "名字。"

  苏素不甘心的报出名字,"苏素。"

  "哪两个字?"

  "苏轼的苏,朴素的素!"苏素瞪着他,"现在名字也告诉你了,你可以让开了吗!"

  这回萧凌没跟她纠缠,从洗手间的门口退了出来。

  苏素一个健步从洗手间里冲出来,跟萧凌保持安全距离。房间里有个钟表,时间已经指向了早上九点半。

  苏素惊了一下,离萧凌远远的之后,她开始翻找自己的东西。

  她现在必须给苏大奎打电话,问清楚苏大奎有没有把孩子的监护权交给她。

  这也是她昨天晚上没有回家的原因。

  苏大奎让她好好"伺候"赵总,她肯定要制造个假象出来,第一是安苏大奎的心,第二也是要让他提高他的戒心。

  她就是为了告诉苏大奎,她能把赵总哄的服服帖帖,所以苏大奎要是敢跟她玩虚的,她一样敢怂恿赵总对付他。

  她来的时候就打听过了,这个赵总在圈子里人脉不少,而且不是个善茬,如果赵总在他的工程队施工的时候给整出点什么幺蛾子,苏大奎以后的生意都不用做了。

  可苏素翻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她的包包。

  "找什么呢?"

  "我的包呢,你看到我的包了吗?"

  萧凌想了想,肯定的回答,"没有,我昨天看到你的时候你身上就没有带包。"

  苏素一愣。

  难道是昨天把赵总扔到酒店房间的时候,不小心把自己的包也落下了?

  她捂住脑袋,懊恼的低骂了一声。

  她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东西落在赵总那里,如果赵总醒了发现被耍了,打电话给苏大奎,那她就完蛋了。如果在苏大奎把孩子的事情办好之后还好说,如果是在之前,那就麻烦了。

  不能慌!不能乱!

  苏素努力镇定下来,昨天为了防止赵总突然醒过来,她给他下的安眠药剂量不小,如果幸运的话,说不定赵总还没有醒。

  她突然抬头,"这里是不是滨海酒店?"

  "是!"

  苏素抬脚就要往外冲。

  昨天赵总开的房间也在滨海酒店,她现在去他房间,说不定还能把东西给找回来,然后赶紧催促苏大奎把事情给办成了。

  "你要去哪里?"萧凌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现在不许走!"

  "你放开我,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现在哪里也不许去!"

  他好不容易找到五年前"嫖了"他的女人,现在说什么也不会放她离开。

  苏素急的眼珠子都红了,拼命的甩萧凌的手,"我真的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什么事,说来听听,兴许我能帮忙。"

  帮忙?

  苏素看着萧凌的脸,突然就冷静了下来。

  "你的手机能不能借给我用一下?"

  她现在必须问问苏大奎,把事情都给办好了没有。

  萧凌十分痛快的把手机递给了苏素。

  苏素抓起手机就跑到落地窗那里给苏大奎打起了电话。萧凌这回倒很有绅士风度的没有追上去。电话很快就接通,苏素劈头就问,"苏大奎,你事情办成了吗?"

  听到电话那头肯定的答复,苏素一颗心才算是放松了下来,她还不怎么放心苏大奎,让苏大奎把盖好章的协议用照片发给她,她看到了协议之后才算彻底放了心。

  苏素跟苏大奎通话的时候听到儿子和女儿的声音,让苏景瑞接电话,温柔的跟他解释了一夜没回家的事情,小家伙接了电话就着急的问她,"妈咪你昨天去哪里了?怎么还不回来?"

  隐约听到小七抢手机要说话的声音。

  苏素心里一暖,三言两语就把两个小家伙的情绪安抚了下来。

  她挂上电话,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从今天开始,她就不用受苏大奎的威胁了,也不用担心孩子以后的归属问题了。

  至于赵总醒了之后找苏大奎的麻烦?

  不好意思,那跟她有什么关系!

  萧凌不经意的转头,就瞧见苏素脸上柔的可以化开的表情。

  这是用他的手机给男朋友打电话?

  想到苏素或许有男朋友,萧凌的刚才还算柔和的脸色立马就冷了下来。

  上了他的床还想跟别的男人恋爱?

  做梦!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2995  或  书名 即可阅读《如何掩饰心里的伤》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703.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