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鬼灭灯》刘子强露露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鬼灭灯》刘子强露露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 那年的盗墓(一)

  时间过得太快,转眼就是十多年过去了,这已经是二十世纪的末页。

  我从英国留学回来以后,一直都没有找到一份属于自己想要的工作,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几个久经盗墓的土夫子,也想跟着他们在这个行当上发点小财。几经周折,我终于跟他们去了。

  这天夜里,甘南的这个小山沟里的静得出奇,四周是一片杂树林,唯独中间有一块平地,平地上铺着厚厚的落叶,一阵冷风吹过,身后像有无数双眼睛正紧紧盯着我。

  我心下一阵胆怯,紧了紧裤腰带便向麻子等人慢慢靠过去,双手还在不停地清理地上的杂物。

  "慢点,慢点,尽量不要让泥土散开,一会儿不好收拾,你不能再胡乱搅合,否则我们可不按事先说好的办事!"麻子悠闲地坐在地上抽着旱烟。

  我一听就有些来气,心想老子一个人干活,你们三个懒鬼坐在旁边抽烟,这还不按规矩办事,也太他妈的坑人了吧。

  我停下手中的活,便问:"麻哥,那你说着下面的东西咋个分喃?"

  麻子抖抖手中的烟灰,缓缓地站起身来,对我的话似乎一点都不放在心在,用那长长的烟锅子在旁边的一块墓碑上重重一敲,过了半天才说:"刘子强!别他妈不知好歹,这次不是看在你干爹的份上,我们才懒得带你出来发财!"

  他说的是实话,他们确实是看在我干爹的份上才带我出来的。我顿了顿神,心中很是无奈。可是,眼下他们人多势众,再跟他们较劲对我也没啥好处,于是勉强答应道:"好嘛,就依你们的意思,我占一成!"

  "这还差不多,快干活去吧!"麻子奸笑了几声便走开了。

  我拿起手中的铁锹又开始清理地上的杂土,二牛瞥了瞥嘴,向我吼道:"瞧你傻样儿的,慢点,慢点,看清楚再说!"

  他言下之意很是看不起我。我心里头想,这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可是眼下没有办法,只想早点弄开这个古坟,从里面找得几件值钱的东西。

  在这个时候,我也不想跟他们计较这些,只顾埋头干活。

  突然,几束手电光陡然射在一块躺在泥土中的墓碑上,墓碑上模模糊糊刻着一些文字,二牛上前用手不停地一阵细摸,随后骂了一句:"他娘的,这是个汉墓!不晓得下面有没有好东西!"

  "麻哥,我看还是先把墓碑挖开再说!"我拿起铲子在脚边扬了扬,给麻子建议。

  麻子点了点头,让我继续开始干活。

  我沿着石碑四周一阵挖铲,没过多久,就将整个墓碑挖现出来,于是便对麻子说:"好了,麻哥!"

  麻子还在打盹,二牛拉了拉他。麻子打了两个哈欠,起身走了过来,然后四下瞧了瞧,转身向一个胖子喊了一声:"鸡鸡艾,快过来帮忙把石碑移开!"

  这鸡鸡艾的确是个大胖子,体重至少二百五斤以上,走起路来胸前两块大肉都在上下跳动,浑身总像是有使不完的力气。

  鸡鸡艾走过来伸手将我一推,说道:"小白脸,快让开!别挡住你鸡爷爷的发财路!"

  我被他这么一推向后退了好几米远,还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心下非常来气,低声抱怨说:"你他妈的肥的跟头猪似的,还自以为了不起,老子一个人在这里干活,你不用我了就这样把我推开,你真他妈不是好东西!"

  只见鸡鸡艾弯腰抱住墓碑,试了试手劲,一张圆盘大脸胀的通红,脸上渗出豆大的汗珠。

  "起!"鸡鸡艾一声大吼,墓碑被他翻了个面,下面什么东西都没有。

  麻子又对他说:"鸡鸡艾,你再用洛阳铲探探下面的情况!"

  鸡鸡艾长长地松了一口长气,便说:"麻哥,你让老子也休息一哈(会儿)嘛!"

  这鸡鸡艾口中在抱怨,手上功夫却有没耽搁,只见他抖动手中瓦筒状的短柄铁铲,在地上每隔几米就铲起一堆黄土,然后左右量了量距离,在地上画了一个大大的"田"字,又在田字的四角和中间取了九个点并做上标记。

  我很是不明白他这是在干啥,于是凑过去顿了顿手中的铁铲问他:"鸡哥,你用这个玩意儿在干啥子?"

  "这都不晓得,你还想盗墓?今天就让鸡爷爷给你长长见识,我手中的这个东西呢,它不是玩意儿,它叫洛阳铲,是探墓用的好东西。我这个取点定位呢,那是利用九点寻穴的方法来确定下面墓室的位置,以便我们准确的找到主墓室所在,然后好摸金!"鸡鸡艾一脸阴笑,很是得意。

  他这么一说,我才晓得这个短柄铁铲叫做"洛阳铲".

  我以前曾听别人说过洛阳铲是个好东西,只是一直没有机会亲眼所见。还真如他们所说,这东西造型简单,却是极为实用。他们所带的这种洛阳铲是可以伸缩的那种,一节不够还可以在上面另加一节。

  鸡鸡艾双手还在不停地转动着洛阳铲。他一铲下去,铲头便深深插入土中,他攥住探杆一使劲,这洛阳铲又下去一大截。

  我心下猜想,这玩意儿真管用,用它来探墓倒是省了不少力气。

  突然,一阵阴风拂过,鸡鸡艾向前扑过去,然后摔倒在地上,麻子急忙问:"啥情况?"

  鸡鸡艾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张口便骂:"他妈的,老子没注意,一铲通到下面墓室去了!"

  麻子挥了挥手,骂道:"没用的玩意儿!"

  鸡鸡艾也没有理会他,起身又在洛阳铲的探杆上接了一节探杆,继续向下探去,随后拉上来一些泥土,放在鼻边嗅了嗅,便说:"没得问题,下面的东西还在!"

  麻子说:"那你赶紧抓紧时间探探墓室的位置!"

  鸡鸡艾点了点头,接着依次探完田字四角,也未见什么异常情况,便说:"好了!可以动手了!"

  麻子起身查看了一下,随后指着右下角的探洞对我说:"你来开始挖!"

  我对这些根本就是个棒槌,只好按照麻子指的点位将泥土挖刨在自己脚下,随着我的挖刨,地上渐渐现出一个粗略的土坑。我读书这么长的时间,也没怎么干过活,这么一劳累,直累的我满头大汗。

  二牛嫌我太慢,夺过我手中的铁铲骂道:"瞧你这傻样,铁铲给老子!"

  我发现自己真的没用,也就没有跟他争吵,是好乖乖地退到一边。二牛冷笑一声,随后跳到土坑中就开始打盗洞。

  他的动作非常麻利,铁铲上下飞扬,一股股泥土不断甩向身后,随着他的身形下移,盗洞是越挖越深。我们几人也在盗洞口帮忙将泥土运上来。突然,盗洞下传来"嗙"的一声。

  "有墓砖!"二牛大吼一声,随即抬头望着我们说:"狗日的,下面堵住了!"第2章: 那年的盗墓(二)

  麻子往墓洞里扔了一条绳子把二牛拉了上来,然后向鸡鸡艾招了招手说:"快,下去瞧瞧!"

  鸡鸡艾提了一根铁棍走到洞口,双脚挽住绳子,"吱"的一声便已滑到盗洞底端。接着,墓洞下传来一阵捣杵声。

  "砰!"一声闷响,鸡鸡艾喘着粗气说:"麻哥,通了!"

  麻子急忙滑下盗洞,往里探了几探,回头对鸡鸡艾说:"这下面有条墓道,我们得探探虚实!"

  鸡鸡艾向我招了招手,喊道:"刘家二少爷,过来吧!该你表演的时候了!"

  我心下大是不快,暗骂:"你妈的,有危险就让老子先进去,这可是你们让我先进去的,有好东西老子先摸几样再说,你们可不要后悔!"

  我学着麻子的模样,悠然滑下墓洞,发现盗洞口是一面青石墙,墙上现出一个大洞,刚好可以容一个人钻进去。

  我爬过石墙,小心翼翼地朝拱形墓道里面走进去,身后传来麻子的一阵阴笑声:"我们跟在他后面,若是有粽子出来,肯定得先逮着他!"

  我心下大是不解:"真是几个莫名其妙的狗家伙,人死如泥,哪儿会有那么多的邪门儿事!",转念一想:"难道粽子真有他们所说的那样厉害?"

  我也没有考虑那么多,慢慢向里面走进去了,身后传来二牛的说话声:"麻哥真是英明,搞个棒槌给我们探路!"

  我一听就来气,回头斜眼望了一下二牛,便骂他:"你他妈的才是棒槌!"

  鸡鸡艾连忙说:"不是那个意思,我说我们二少爷是英雄!"

  我也不想跟他理会,便向前走了一段,发现墓拱形道开始变得宽阔,而且还有一阵阵霉气从里面扑出来。

  我逐渐感觉呼吸有些困难,急忙掏出包里的防毒面具戴上面上,然后继续向前面走去,麻子几人只是远远地跟在我身后,似乎非常地害怕。

  我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所以对鬼神之说一向都是天不怕地不怕,只管往前直走。

  突然,我脚下一滑,向前摔了出去,我暗自骂道:"真他妈晦气!"

  "咋个回事?二少爷!"麻子在问我的同时也停下了脚步。

  "没事,摔了一跤!"我答应了一声,便要爬起来。

  突然觉得腰间一痛,发现身下压着一个圆滚滚的东西,直抵的我肋骨生疼,于是伸手一摸,却是一具死人的头骨。

  这东西我在国外的文物室几乎天天见到,所以并不害怕。我当即捡起头骨,心下一阵暗喜,转身将头骨扔了过去,口中喊道:"麻哥,接到!给你个好东西!"

  一道模糊的白影闪过,鸡鸡艾将头骨接在手中,他双手直哆嗦,一把将头骨远远扔了出去,开口骂道:"我的个妈呀!你这个该死的小杂种,竟然吓老子!"

  "鸡鸡艾,凭这点胆量你就不如我们的刘家二少爷!"麻子拍了拍他的肩膀发出一声阴阳怪气的笑声。

  鸡鸡艾一脸的无奈,结巴道:"麻哥,他这个小杂种!"

  "你娘的!"我心下一阵窃喜,说道:"我还以为你是钢筋铁骨,原来你也有害怕的时候。"

  我偷笑着向里面走去。一路上,墓道两旁凌乱的散落着不少牛羊尸骨。

  再走了一段,前方渐渐地显出一个大厅,大厅正中央放着一只三足青铜鼎,这鼎中插着三支没有燃完的香。看样式这里应该是祭祀用的香炉大鼎。他们见没什么事,也跟了上来。

  我正要踏步进去,麻子拦住我说:"等等!"

  "啥事?麻哥!"我定了定神,侧脸问他。

  麻子没有理我,小脑袋四下打量了一番,于是便说:"小心驶得万年船!"

  我也不知是真是假,心里一阵凉丝丝的。几束电筒光晃过,我们发现厅后的墙壁往里砌筑了三个大小不一墓室,墓室四周全由青砖砌筑而成,三个墓室一字排开,每个墓室中都停放着一口棺材。

  中间墓室的那口棺材较大,看来应该是一个主墓室,两个陪葬室。

  "还好,没有粽子!"麻子松了口气。

  他走到中间的那间墓室旁对我们说:"我们这趟甘南没有白来,里面的好东西定然不少!"

  他小眼一眯,指了指中间的那口棺椁。

  鸡鸡艾似乎非常会意他的意思,转身从包中摸出伸缩铁钩、电锯、凿子、手套等等工具放在地上。然后走到中间的那具棺材处,选了棺材的小头用手比了比就开始用电锯切割。

  我见他们此举非常怪异,心下大是奇怪:"真啰嗦,直接撬开不就行了,何必搞得这么复杂?"

  没过多久,鸡鸡艾将棺材的堵头开了一个长宽约为三十公分的口子,然后用两把凿子放在切割缝使劲向外一撬,"噗"的一声,这块棺木便被他撬了出来。

  麻子摆了摆手说:"好了,你休息去!"

  "要得,麻哥!这下看你的了!"鸡鸡艾说着便收拾东西让开。

  麻子刚蹲下身,墓室一角传来一阵"吱…吱…"的叫声。

  麻子后退了几步,脸上露出慌张的神色,于是便问:"啥东西?"

  大厅中一下安静了,我还在四处寻找是什么发出的声音,二牛早已飞身冲到了盗洞口,口中大声喊道:"快跑!粽子!"

  突然,一只一尺来长的耗子从我们面前一下跑了过去,鸡鸡艾开口就骂:"你娘的,是只耗子!瞧你那熊样,没一点出息!"

  "算了,老子怕粽子!"二牛摇了摇头,似乎非常惧怕,我心下忍不住好笑,一只耗子都把他吓成这样,真是个脓包。

  麻子摇了摇头,带上一双长筒胶皮手套,将手伸进棺材中四处探摸。

  突然,他脸色一沉,自言自语的问:"咦,这是个啥玩意儿?"

  他说着从棺材里拿出一尊青铜佛像。

  二牛忙着赶上去,双手接过佛像,说道:"麻哥,这可是个好东西呀!我们花了这么长的时间,总算是没有白白浪费精力!"

  二牛很是欢喜,脸上露出一副贪婪的表情。

  鸡鸡艾发出一丝冷笑,对他说:"二牛,我们这是瞎猫碰见死耗子!"

  "说个求,滚一边儿去,你是瞎猫,老子不是!"二牛踢了鸡鸡艾一脚,将佛像拿在手中不停地翻看。

  "你俩莫吵,这里面还有好东西!"麻子止住了他俩的争吵。

  突然,他手中一抖,又从棺材里摸出一张黄金面具,我心下大吃一惊:"这玩意儿可值不少钱!"

  紧接着麻子又从棺材里陆陆续续的掏出陶罐、玉镯之类的东西多达十几件。

  我正想让他拿几样让我开开眼界,麻子却对我喊道:"刘家二少爷,帮我把铁钩拿过来!"

  我心下立即明白,他要用铁钩把里面的东西全部钩出来。

  果然不出我所料,麻子将铁钩伸进棺材慢慢捣动,一会儿工夫又从里面钩了不少东西出来,他几经探摸,发现里面确实没有东西了这才罢休,这才捡起一旁的棺材木还原上去。

  麻子脸上露出得意的表情,扭头对我们说:"这叫人不知鬼不觉!你们说是不是?"

  "是是是,麻哥高明!"二牛跟鸡鸡艾对麻子很是佩服。

  我心下很是气愤:"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麻哥,这两个还弄不弄?"二牛指了指另外两具棺材问。

  麻子摇了摇头,摆出一副很高深的模样,叹气说:"孺子不可教也,跟了老子这么长的时间,这点本事都没学会,没看出来这两具棺材特别小么?这是两具陪葬棺,没有啥值钱的东西!"

  二牛垂头丧气,一脸无助的表情。

  麻子弯腰在地上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庆幸道:"这次还好没遇见粽子,不然够得老子们喝一壶了,哎这些年却是被粽子吓怕了,胆儿也小了不少!"

  他收拾好东西后向二牛使了个眼色。二牛点了点头,从背包里挑了几样小件的玉器塞到我手里,对我说:"二少爷,这些老玉可值钱了!带回去一准儿可以卖到好价钱!"

  我望着手里的几块破玉,心下很不是滋味,突自一阵抱怨:"你们把好东西全部挑完了,就捡几样不值钱的给老子,真不是东西!"第3章: 那年的盗墓(三)

  麻子走过来拍拍我肩膀,对我一阵安慰,而后便说:"二少爷,这真是好东西,我们也是按事先商量好的办事,你也别抱怨,明天晚上我们还准备摸一单!不晓得你愿不愿意跟我们一路?"

  我心下徘徊了一阵,转念一想:"既然来了,多几样小物件也好,总比没有强,他们肯定又想让我帮他们探路,不过这次还得跟他谈谈条件。"

  于是我装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对他说:"原意倒是愿意,不过我占的成数太少。"

  麻子似乎有些为难,独自捏着下巴在地上走了几圈,回头对我说:"这样吧,这次还是由你给我们探路!我给你两成,怎么样?"

  我听他说愿意给我两成,那是再好不过的事了,我心下一横,立马答应他说:"带路就带路,怕个锤子(什么)!"

  "是,我们二少爷是英雄!"麻子对我竖起了大拇指,言下之意似乎很是看重我。

  "他不晓得粽子的厉害!"耳边传来鸡鸡艾的阴笑声。

  我心下一阵纳闷:"难道真会有这么多粽子?"

  突然,鸡鸡艾一脸神色慌慌张张的,他指着墓室喊道:"棺棺棺材在动!"

  我听到他的颤抖声回头望去,只见陪葬室的两具棺材上下一阵抖动,里面似乎装有活物。

  正要开口问他们里面是啥,麻子大吼一声:"快跑,是粽子!"

  我见他们跑的着急,心想肯定是遇到啥危险的东西。我离墓道口较近,急忙一把扯掉头上的防毒面具,提起铁铲向外跑去。

  突然,身后一阵疾风吹了过来,直袭我头顶,我俯身一避,只觉眼前一黑。"砰"的一声闷响,一具棺材盖子堵住了洞口。

  我心下大惊,失声喊道:"麻哥,洞堵死了!"

  "快,准备东西先对付粽子!"麻子一声吆喝,二牛跟鸡鸡艾四下跳开。

  "轰轰"两声,棺材爆开,从里面站起来两具浑身长满黑毛的干尸,干尸全身发黑,头顶生着些许白发,面部扭曲,脸上布满皱纹,嘴巴大大的张开,两颗长牙向外凸出,瞧这模样,肯定死亡的时候是非常痛苦。

  干尸左右一扭头,然后双眼死死地盯着我们,并踏步向我们走过来。

  我心下立即明白:"他们说的粽子原来就是干尸。瞧这模样还真他妈吓人,也难怪他们口口声声喊害怕。"

  转念想起小时候王爷爷讲的故事,暗道:"不好!看来粽子真的很厉害!"

  麻子双手不停地翻动黑线,口中急喊:"这是老粽子,快拿东西收拾他!"

  二牛扔下手中的袋子,掏出一包东西扔给过来,对我吼道:"快撒出去!"

  我慌乱中松开袋子一摸,里面装着的全是糯米,心下非常奇怪,便问:"这糯米也能收拾粽子?"

  他们几人没有理我,而是各自忙活手中的事情。

  俗话说初生牛犊不怕虎,但是见到这怪模怪样的干尸,心里还是有一些害怕。我见干尸正向我走过来,来不及多想,我急忙抓了几把糯米撒出去。

  粽子伸出黑手向上一挥,身子已经跃起,然后直向我冲下来,我心下一慌,手中的糯米也就掉了。

  就在这在一瞬间,粽子已经欺到我身前,伸手便抓向我的脖子,我急忙举起铁铲前去抵挡,"当"的一声,粽子的一只黑掌劈中铁铲,震的我连连后退,我不禁骂道:"他妈的,这么大的力气!"

  粽子一下没抓住我,但是他并没有放弃。突然,粽子欺身上前,双爪化成一个椭圆状又向我掐过来。

  我急忙就地在青石砖上一滚,哪知粽子斜出一脚将我绊倒在地上。我正要翻身站起,另一具粽子又向我扑下来。

  我百忙之中将铁铲端端抵向粽子的前胸,一股大力压下来。我松掉手中的铁铲,急忙向一边滚去,粽子一扑未能成功,伸出长爪一撩。

  我的衣袖被撕破,肩上传来一阵剧痛,伸手一摸全是血。我心下大惊:"这粽子看似不太大的身板,还他妈死沉死沉的。"

  片刻间,这个大厅竟成了我们四人对战粽子的战场,一旁的麻子跟二牛正拉着两条墨线来回移动,试图将粽子困在中间。

  "鸡鸡艾,快搬开棺材盖子!"麻子连连吆喝,喝声中双手并不停留,上下直甩动墨线。

  二牛也是左摇右摆,一张老脸拉得陡长,丝毫不敢松懈。我心下暗暗吃惊,粽子如此厉害,也难怪他们一直口口声声叫害怕。

  鸡鸡艾提着一桶黑狗血围着青铜大鼎游转,他身体本就较胖,移动起来更是艰难。

  我急忙冲过去向他喊道:"鸡鸡艾!给我黑狗血!快去打开墓道口!"

  鸡鸡艾不再嘲笑我,将狗血一扔,转身向墓洞口跑去,粽子从身后向我扑过来,我弯腰一弓,躲过粽子的一扑,然后快速跑开。

  粽子一扑未中,不再向我追击,扭动黑身向前一倾,鸡鸡艾来不及躲闪,向前一个大摔。这时,粽子的一只利爪已经插入他的右腿。

  "啊!"鸡鸡艾发出一声惨叫。

  我提起黑狗血正准备泼出去,另一具粽子骤然跳出麻子跟二牛的包围,"呼呼"两脚向我踢来,只觉面部一凉,粽子的鞋边擦破我的脸颊。

  我心下大骇,急忙弯腰躲到青铜鼎下,心下暗叫:"好险!"

  粽子一踢未中,双爪向前急推,一直巨大的青铜大鼎向一边滚过去,发出一阵"当当当"的回响声,震的我头昏眼花,双耳更是"嗡嗡"作响。

  我把持不住,手中一抖,一桶黑狗血泼了出去。粽子"蹬蹬蹬"退向一边,我立时松了一口气,骂道:"你这该死的黑毛杂种!"

  被黑狗血泼中的粽子身上开始冒出一阵白烟,下肢开始化脓,双爪还在四周乱抓,看似非常痛苦,一阵悲鸣声后,化成一堆烂泥,鸡鸡艾对我发出一声赞赏,说道:"二少爷,好样儿的!"

  一旁的二牛麻子正在跟另一具粽子僵持,鸡鸡艾扭过头一瘸一拐的走向墓道口,双手抱住棺材盖子,使出全身力气试了几次也没能搬开,直等得我们心下发慌,二牛更是连声催促:"鸡鸡艾,你个杂种倒是快点喃!"

  鸡鸡艾本就受了伤,不免有些怒气,再听到二牛的叫骂声,心下很是不爽,回头骂道:"你催个求,再催老子不搬了!"

  粽子见自己的同伴消失,怒气陡生,竟不顾麻子二人手中的墨线,向外直冲出去,哪知身子刚碰到墨线便被弹了回去,麻子急声大喊:"二少爷,快用糯米弄死它!"

  我正在青石地上寻找丢落的糯米袋子。

  突然,鸡鸡艾发出一声大吼:"嘿!".

  接着"砰"的一声,棺材盖子在地上几弹,险些砸中我,我不禁怒道:"你他妈的还真会挑时候,险些要了老子小命!"

  鸡鸡艾摸了摸受伤的右腿,连连抱歉:"二少爷,我不是故意的!"

  突然,二牛脚下一个踉跄,前向跌出去,两根墨线顿时失去作用,粽子向左一闪,趁机抓住麻子,然后一个飞奔,回手将二牛揽在怀中,双臂一交,麻子跟二牛的脑袋被撞的粉碎。

  粽子扔掉手中的二牛,一口咬住麻子的颈项,"噗"一股热血直直的喷出来。看到粽子身手如此了得,我心下大骇,一时间不知所措。

  "快跑,二少爷,我们不是粽子的对手!"身后的鸡鸡艾连声催促。

  我侧头指了指地上的包袱,鸡鸡艾怒道:"快跑哦,这些东西没小命值钱!"

  我同鸡鸡艾仓惶逃出古墓,突然觉得口袋中有些硬邦邦的东西,伸手一摸却是几件小玉器。

  鸡鸡艾指了指我的口袋:"二少爷,你的玉器?"

  "没得!"我向后连退几步。

  "拿过来吧!你!"他伸手便掐向我的脖子。

  我飞起一脚踢在他的伤口上,骂道:"你他妈的真不是东西!"

  鸡鸡艾双手捂住伤口发出一阵惨叫,骂道:"你…你…你这个该死的杂种!"

  "你自己慢慢在这儿耍,老子可不陪你了!"我从包里摸了两块小玉扔在他面前,匆匆忙忙离开了甘南,带着这几件小玉器四处奔波。

  几年后,我成立了自己的拍卖公司……第4章: 残破的古书(一)

  俗话说"挖一座坟,要修一扇门,修一扇功德门!",回想起几年前的盗墓经历,时时不寒而栗,一切犹在昨天。身为拍卖公司的老总,我也只好将这些事情永久埋在心里。

  两年前的三月份,古董拍卖行的生意可真是门可罗雀。公司一干人平日里只有帮个人做做古董鉴定,拍卖一点小物件勉强度日。

  在蓉城这个休闲的城市,处处都能听见从茶馆里传出来的麻将声,吆喝声。闲暇无事之余,只有喝喝茶,听听音乐打发打发时间。

  我在百般无聊之中点了一支烟,拿出牙子让我翻看的破书,这书淡黄色的封面已是残旧不堪,上面还布满了一些细小的虫眼,书上竖着几个大字"厥式游记",封底虽也有些陈旧却没有正面破损的严重,我用手一摸,皮子又有些柔软,似曾是一张烤制过的羊皮。

  我戴上手套,平了平书签,小心翼翼的将书打开,心下不禁一阵暗笑:"也不知牙子在搞什么玩意儿,居然弄了一本游记给我。"

  说起这个牙子啊,他的本名叫做孟国溪,是我儿时在干爹家的玩伴,他小的时候说话口吃,人又有点胖,所以我们便给他取了一个"牙子"的绰号。

  翻开这本老式游记,书中记录了北宋时期各地的民俗特色以及一些塞外的风土人情。从南方写到北,自东写到西,真是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我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觉得这书太平常不过。最多也只能算是一本老书,对考古以及研究中国的民俗文化还是有很大的价值。从古董市场的行情来说,三、四十万还是当值。当下也没有太注意,顺手将书放在办公桌上。

  突然,我一不小心将桌上的茶杯打翻,急忙抢手拿起古书。可是,书已经浸水了。我抖了抖书上的茶水,心下暗暗叫苦:"这下完了,这书本就已经残破不堪,又给浸了水,这如何跟老朋友交代噢?"

  当下只好将书放在空调旁准备用热风吹吹,那知我刚放下去,书面上密密麻麻的显出一条条细线,心下很是觉得奇怪,拿出放大镜抵在上面细细一看。这一看不打紧,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儿,上面似乎绘着一张图。

  出于好奇之心,我又将整个图型拍下来,匆匆忙忙给牙子打了电话,问他这书从何得来?他在电话里说的模模糊糊,我们只好约了个时间再进行详谈。

  三天后,我在老家同牙子见了面,旅途的劳累搞得一脸风尘仆仆,看来着实累了。可是,对于古书的好奇之心实在令人心痒,我急忙问他:"牙子,你那本书是咋回事?"

  牙子显得有些神秘,邹了邹眉头说:"这话说起来就长了,且听我给你慢慢道来!"

  根据他的回忆我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几年前,牙子还在部队的时候,甘北发生过一次地震,部队派他们驻扎那边抢险。在一次余震中,有些人家的房屋倒塌,官兵接到通知便奉命前去救援。搜寻过程中,牙子发现一口棺材被掀开,他在旁边看了一会,发现里面似乎有个黑黝黝的东西,随即用铁铲铲去旁边的杂物。

  棺材里放着一口黑色的箱子,他担心是什么害人的东西,远远的用铁铲给铲过去,铲了好几回,这才将箱子弄开,却看见里面的东西用油布给包着,他当时还以为是发财了,急急忙忙的去掉几层油布,发现里面却是一本用石蜡给封了的书。

  他不以为里面记录了什么天大的秘密,回到营地悄悄打开一看,却是一本游记。在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不知将这书翻看过多少次,也没看出什么稀奇之处。不过这书放在棺材里而且还有多层包裹,这令他存在着很多的不解。他总是希望找人帮忙给瞧瞧,看看书中是不是另有玄机。

  退伍回来后,牙子一直忙着奔波生意,也渐渐地淡忘了这事。直到年前遇见我,他听说我在做古董拍卖生意,这才拿来让我给参考参考。

  听了牙子的故事,我不禁微微一笑,于是便对他说:"牙子啊,你他妈的真是个收破烂的,不管什么东西都要!不过这书倒还是真的有些奇怪!"

  牙子也不理会我骂他是个收破烂的,两眼瞪得老大,直问我:"有啥奇怪?有啥奇怪?"

  我嘀咕了一阵,心想我也说不上来这书究竟有啥奇怪,给他说了也是白说。

  正在犯愁的时候,牙子连声催促我说:"二少爷,只是啥?你别磨蹭,快说!"

  我又迟疑了一阵,牙子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便说:"二少爷,你再不给我说,我就揭了你老底,告诉彭玉是你摸了她屁股。"

  我听他说起这事,不经一阵大笑,开口便骂:"你他妈的还是不是人?我摸她屁股都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你到现在都还拿出来说事!"

  当下我只好将古书浸水后出现的一些情况给他说了之后,牙子半天目瞪口呆,拽着我问:"二少爷,你说的这可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又没得糖吃!可不许给彭玉说是我摸了她屁股,不然老子对你不客气!"我说着拿出事先冲洗好的照片递给他。

  回想起牙子刚才说这件事情,我自己禁不住暗笑了几声。当年我还小,那个时候也不太懂事,对男女之间的一些事情有着许多的好奇,所以才去摸了彭玉的屁股。只是她一直不知道当年摸她屁股的那个就是我。

  现在的彭玉是个娇滴滴的大美人,而且就在我公司,还是我的秘书,我的恋人。

  我正在回忆童年的往事,牙子发出一阵长长的叹息:"这书陪了我这么多年,没想到你在无意中发现其中的秘密!"

  "得了吧,这不算是发现秘密?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这才找你问个所以!"我拿过照片又细细的看了一番,也都没有发现什么。

  牙子趴在桌子上给我出了个主意:"二少爷,不如找个对古文化有研究的人给瞧瞧。"

  他这一下倒是提醒了我,使我想起干爹的好朋友陈叔叔。陈叔叔原名陈佩云,是考古的专家。如果将这书拿给他参考参考,他或许能发现这其中的秘密。

  当即我就问牙子是不是有兴趣一起去看看。他一听这话,双手在桌子上一拍,一本正经地说:"哎呀,二少爷,你他妈的还不清楚我?我他妈这辈子其他的都不爱,就爱干这些稀奇古怪的事。"

  我俩又是一阵嘻哈之后便告别了母亲,准备直接开车回蓉城,在路上我的电话突然响了,一看却是做舞蹈教练的妹妹。她告诉我,她很快就会来我这边。

  其实,她并不是我的亲妹妹。早在多年前因为父亲去世的关系,母亲便把我送到历经几代世交的张家由他们抚养,说起这张家,那可是方圆几百里的大富人家,因为我祖上三代跟张家是世交,所以母亲才把我送到他们家,我在张家排行老二,邻里乡亲都叫我为"二少爷",我上面有一个哥哥张天彪,下面还一个小妹张露露,这次来的正是她。我跟露露一番寒暄过后,牙子早就溜不见了。

  没过多久,远远地就看见他被交警拦了下来,我急忙赶了上去一瞧,这交警不是别人,正是昔日的同窗刘九,我打开车窗问他:"九哥,你怎么把我车子拦下来了啊?"

  刘九一愣,而后反应过来,随即大笑:"哈哈,子强?是你!都发财了也不关照关照我们这些弟兄?"

  "九哥见笑了,我勉勉强强的混口饭吃,哪能跟你比?还是你的权力大,这不我的车子都被你拦下来了吗?"我口上这么说,心下却盘算这以后说不定能用得着他,大家又是瞎扯了一通。

  我在车上扔了几包烟给他,他更是连连称"谢"!

  我们到了陈叔叔家,跟他说明了来意。他很是惊讶,有点不太相信,于是便说:"有这么回事,快拿来给我看看。"

  我将拍到的照片、古书都拿出来交给他,这考古研究人员一辈子最见不得这些事情,不见着还好,一见着便会刨根问底。

  他看了一会儿,独自笑了笑说:"有些名堂,小慧你去拿些碘酒过来。"

  小慧是他的女儿,也是我们从小的玩伴,现在刚刚从考古学院毕业。

  她匆匆忙忙的拿来碘酒,陈叔叔用吸管吸出碘酒,慢慢地沿着曲线勾勒出了一幅图形又细细的将图形看了一番。

  陈叔叔又拿着古书对着大灯仔细端详,我也为他捏了一把冷汗,希望他能看出什么端倪。只见他眉头紧皱,半天才说:"这好像是一副地图,而且是北宋末年的地图。这幅地图是用绣花针针刺上去的,如不细看,很难发现!这也是古人惯用的一些伎俩,把某些秘密藏在其中。根据地图的描绘,似乎可以推演出几个地名,不过这"第5章: 残破的古书(二)

  陈叔叔止住了口中的尾话,他把封面同封底合在一起又加了碘酒。

  片刻之后,书面上可以看到一些模糊的文字。经他给我们解读,我们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公元1226年,宋徽宗手下的大臣蔡京把几件旷世奇珍藏在几个地方,而且在这几个地点中还可以找到秦始皇曾经让方士徐福精炼长生丹的丹炉以及两把上古利器。

  我觉得此事有点太过于离奇,于是便问他:"我们如何才能寻得具体的地点?这几件旷世奇珍又是啥?"

  "如果你们要去找这几件东西,凡事在努力的同时还得讲究缘分。"陈叔叔的话刚说完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于是改口说:"不过这都是国家的文物,你们还是不要去了,这些探索发现的事情就留给考古学家们去研究吧!"

  听他如此一说,我也不好多加追问。当下在他们家吃了顿便饭,饭后大家又是一阵寒暄。陈叔叔便让小慧到我公司锻炼锻炼。我一想反正公司里的人也闲着,让她学习学学习也好,当即便答应了。

  离开他们家,我直接赶往机场接露露。露露刚下飞机,我一眼便认出了她。

  几年不见,当年的黄毛丫头如今已是一位丰满成熟的美人坯子。她一身白色的西装,戴着一副墨镜,头发也卷了起来,一双高跟鞋把身形修的十分苗条。我俩一别多年之后再次相遇,个中感情实在难以用语言表达。

  第三天早上,我接到小慧的电话,她说是有好消息告诉我。

  我俩在公司碰了面,从她的口中得知,那本古书经过陈叔叔的仔细翻看,发现书里隐藏的秘密太多。

  写书的人故意把很多的东西都藏匿在其中的诗中。经过他的推敲,发现有四个地点是藏东西的地方,这四个地点分别是陕西汉中的午子山,四川的青城山,峨眉山,河南商丘的芒砀山。

  "陈叔叔真不简单,总会有别人想不到的思维与逻辑。"我的话语间不禁对他多了几分赞许。

  小慧微微一笑,对我说:"父亲是根据"午子铭仲千里寻,流看霸角思青城。峨眉辞去娑紫缕,古风琉璃化砀山。"

  诗的首尾各代表一个地点。这也只是他的推测,具体是真是假都未曾得到论证。不过他曾经猜测过,这四个地方应该都埋藏着有些秘密,至于具体是什么,他也不知道!"

  听了她的这番话,这无疑是一个耐人寻味的事情。我心里犹如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

  小慧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诡笑着对我说:"子强哥哥,我可对这些探寻秘密的事情非常感兴趣。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就叫我,就当我在实习了,也许可以帮上忙,父亲不会知道的。"

  听她这么一说,我心下大喜,转念一想:"如果我们前去探寻秘密,有你在,那是最好不过。陈叔叔是一代名流,我们去干这些事情便同盗窃没什么区别,他要是知道了,对我们大家都不好。"

  奇特的秘密实在难以阻挡我的好奇之心,很想去探寻一番。回家刚同牙子说起这事,他一阵狂呼:"有这样的事情,那还等啥?"

  露露一听说要去寻宝,那股高兴劲儿也是难以形容,非得要跟着我一路。牙子猛吸一口烟,鼻孔中呼呼喷出两股烟雾,随即哈哈一笑,说道:"这发财的事情谁他妈都想干!"

  这探寻宝藏无疑是去冒险,而且挖坟掘墓的时候比较多,难免会遇上那些厉害的粽子。

  这时,我突然想起几年前的事情,只好自己安慰自己,心下转念一想,以前曾经遇到过粽子,但是总不会每次都那么倒霉吧!

  既然大家都愿意去,我也做好了打算,就按照陈叔叔给出的地点,先到汉中的午子山探探。打定好主意后,我便叫上小慧随我一路同行。但是干这些事情,还需要装备。

  我是一个拍卖行的老总,但平日里接触盗墓寻宝这个行里的人很多,加上多年前又干过一件这样的事情,也知道需要准备哪些东西。

  我当即弄了一些对付粽子用的墨线、黑狗血、糯米、蹄子以及我们日常用的工具绳子、水壶、冷光灯、强光探照灯、放大镜、防毒面具、雨衣、水靴、水壶、罗盘、一些食物、军用匕首等等,还特意搞了两把高压气枪,以备不时之需。

  伴随着汽车里的歌声,我们一行四人直奔陕西的汉中的午子山。

  午子山位于偃口镇310国道旁。数以万计的白皮松林尤为壮观,其间以"三峰峭立,二水环绕"为主体。庞大的古建筑群令人叹为观止。

  我们在游览的同时也将所经过的每一个地方都细细地查看了一遍,试着希望有一些发现。上得灵官庙,午子山的左右石壁腾空。石壁上书有"飞凤山",相传为三国张飞所书。

  我们一路游玩至明代的两尊铜佛像时,一尊佛像肥头大耳,嘴巴大大张开,两眼半眯,似乎在哪一个角落都会被他看见,直看的人心下发毛。

  小慧似乎对这些东西很似了解,她给我们做了解释:"这是笑佛,不要奇怪!"

  "也难怪看着这么别扭,原来是笑佛!"我说着继续顺着道路往前走去。

  在午子山的近侧,可以清楚地看到崖壁上有一个山洞,洞旁书有"鹁鸽洞",在旁边残崖上题有一首诗‘洞口碧桃花,层层笼绎色。彩鸽添锦色,断鹤纪年华。’

  牙子抬头望了望鹁鸽洞,便问我:"二少爷,你说这书中提到午子山的秘密是不是跟这洞有关?"

  "现在不好说,晚上进去瞧瞧!"我看了看小慧,想听听她的意见。小慧只是点了点头以示同意,我们四人当即脱离了游人队伍,来到午子山白松林的一处隐蔽地方休息。

  天色渐渐暗下来,我看了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于是便招呼他们回到"鹁鸽洞"下面的平地上准备行动。

  露露向我们打了个手势,意思是瞧她的。我们帮忙给她准备好攀爬的工具,她捣动攀岩工具,沿着崖壁不怎么费劲就已经爬到了洞口。

  牙子揉了揉眼睛,不太相信她有这般本事,很是吃惊:"咦,你好久这么厉害?"

  露露瞥了他一眼:"狗咬耗子多管闲事,我啥时候这么厉害要不要给你说?"

  她这话直把牙子说的很无语。我也很是奇怪,转念便已明白:"这个可能跟她平时练习舞蹈身体柔韧性好有关。"

  可这里毕竟是断崖,我也不禁为她捏了一把冷汗。

  露露将固定好的绳子给我们放下来。我试试绳子的承受力便让牙子先上,他有些害怕,便对我说:"二少爷,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给我吧!"

  "牙子啊,你他妈就那点出息。人家露露没有绳子都上去了,你一个大男人还不如人家一个小姑娘?"我说着又踢了他一脚,他抓住绳子一溜烟的爬了上去。我跟小慧也接着爬上鹁鸽洞。

  洞内时不时的发出一阵"咕咕"的声响,牙子觉得有些奇怪,侧耳在洞口边听了一会儿,骂道:"他娘的,也不知道里面是啥声音,老子听了半天都没听出什么名堂!"

  "滴水声,不要啰嗦!赶紧准备东西!"我嘴上这么说,心下也是拔凉拔凉的,担心里面会有粽子。

  我们在洞口换上防寒服,打亮手电筒走进山洞。没想到洞内另有美景,两旁许多凸出的岩石。有的像老虎,有的像鸽子,很是怪异。

  我一下想起石壁上的古诗,便问小慧:"陈叔叔从书中找到古诗,这外面的石壁上也有古人的题诗,会不会是一种巧合?"

  她显得非常地冷静,在身后说:"进去看看就知道了,现在先别下结论,待未证实之前不能给出肯定的答复。"

  我们往里走了段,牙子在地上捡起一块石头使劲往洞里扔进去,只听得洞中传来一阵"咕咕咕"的响声。

  声音类似鸽子的叫音,久久在洞里徘徊,回音很是美妙。可细细听起来又有些令人毛骨悚然。露露在身后紧紧抓住我的衣服,双手都在不停地颤抖。我知道她肯定是有些害怕。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2732  或  书名 即可阅读《鬼灭灯》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701.html
分享到: